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高干高H汁辣文荷包网】光明圣女养成计划【天体浴】

光明圣女养成计划【天体浴】/

光明圣女养成计划
发布于:2022-05-29

,

‘哪怕会被人发现而败名裂,我还是决定要了莲娜……她实在太美了,十年来我无时无刻想着把莲娜干翻;看着她在我胯下求饶,每当看到那些卑的信徒对她越加恭敬和仰慕,我就越想把她压在下,那些连我都不能得到的仰慕,它的拥有者却只属于我,任我摆弄的奴……对,反正莲娜对我千依百顺,只要我好好的调教一下,不难把她调成奴……甚至是一条小母狗!’冥想中的莲娜,却是完全不觉徒埃斯的恶念,只是不停的聚集光

,

三天后──徒埃斯面上不声色,对外宣称将亲传授禁咒为名,把莲娜带到了他的凌辱基地,这个基地建立在一个无名小岛之上,整个岛上布下了一个巨型的光明结界,防止外人入侵,而其中也有着无数的陷阱,却是防止岛上的罚人或是奴隶逃跑。

,

圣女莲娜一面好奇的跟着徒埃斯,四处打量着凌辱岛上的一切,外围的奇山峻岭,变异魔兽,中间的化外之民,土人野人,还有一些平民,而中间是一座深恐怖的大山,一种令她惧怕的神魔力从那里散发出来。

,

徒埃斯带着莲娜,在传送阵处传了入室,接着示意莲娜坐下,“莲娜,放松体,不要抗拒。”“嗯。”徒埃斯口中念了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接着右手在莲娜头上一点,莲娜立时到全无力。

,

“教宗爷爷,这是?”“最近我发现你的体质实在太弱了,为防不测,我决定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你的体能,刚刚加在你上的,除了一个神圣封咒术外,还有一个初阶重力术。”“原来是这样,莲娜一定会好好努力,不让教宗爷爷失望!”说着挥了挥小拳头,面上一脸的孩子气。

,

教宗面上轻轻一笑,可是心中却似有千百只手在搔着,又似老对手黑暗宗主奥比的声音在对她说:“上啊,直接把她推翻不就好了吗?”“本座十年也忍下了,不能现在急起来,不能有半点出错的机会!一定要让莲娜在羞耻中自愿的答应成为我的奴!”徒埃斯心中挣扎一番后,结果还是理智取胜。徒埃斯这时便道:“这里没有外人,莲娜你就换了这套方便行的衣服吧!”说着从空间戒中拿出一件小码装的旗袍。

,

没有意识到徒埃斯也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的莲娜,顺从的接过那件明显太小的旗袍,到风屏后换了起来。

,

而徒埃斯正在屏风后欣赏着莲娜诱人的曲线,看那凹凸处,真是千看百看也是看不厌!

,

“好像有点小喔……可是好漂亮!有种神的美耶!”莲娜边碎念着边从屏风后走出,徒埃斯带着欣赏的目光扫过莲娜高耸雪白,外在上面一对半球,和下那双又白又长的美腿,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娇挺的小,每一处都让徒埃斯火大盛。

,

徒埃斯心中默念:“要忍啊!现在上了,那她以后接受命令时都不会甘愿,也会少了一份纯真的美,一定要忍住!”心中天人战了好一会儿,徒埃斯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道:“莲娜你先到房间去睡一会,明早便要接受严格而艰苦的体能训练了!”“莲娜知道了!”说着扭着小,往徒埃斯指示的房间走去。

,

夜幕低垂,面上一片神圣严肃的徒埃斯,人间界中,光明神的代言人,正从一个小孔之中,窥探着莲娜的睡相。

,

徒埃斯口中流出几滴唾,心中暗道:“这丫头的睡相真不是一般的差,可就是这样,十年来我才能从她的睡相中,每星期都可以畅快地打一回飞机……”一轮心中的废言后,徒埃斯又努力地沉醉在五个打一个的事业之中。

,

早上,光从结界中透到岛上,早早吃过了早饭的莲娜,正盘腿坐在地之上,等着徒埃斯发表他的伟论。

,

徒埃斯面上带着虔诚的神道:“光明神在上,莲娜,你准备好接受艰苦的训练了吗?我不希望在训练中听到了你要放弃或是说辛苦的气话。”心中却的想道:‘“我不行了”这句倒是可以。’莲娜认真的点头,用那的声音道:“光明神在上,以主之名,我绝不放弃。”“好!那开始训练吧!先是最简单的掌上压五十下!”指示莲娜摆好了姿势后,便表示莲娜可以边大声报数,边开始了。

,

站在莲娜的正前方,徒埃斯不的道:“头仰起!”在莲娜的头勉力地仰起后,一道深深的便出现在徒埃斯的眼中,看了一会:“可以低头了。”接着,徒埃斯又走到了莲娜的旁边,看那晃着的两粒,当看到那两粒压到了地上,又弹起的时候,徒埃斯便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始有反应,慢慢的硬了起来。

,

在三十多下的时候,徒埃斯走到了后面,从低角度好好的欣赏被汗水渗透了的丝质内,上面印有一个光明教会的印记。

,

“可惜裙子的影挡住了大部份可视范围,要是在夜晚,我一定得放个光明弹……明天转为晚上进行训练好了,反正做到了一定程度,莲娜还是会出汗的,不行,晚上的话叫她衣服的力度便不够了,真可惜,唯有在后期才这样作吧,先让她对在我面前衣服的抵抗降低再说。”当莲娜近乎虚的做完了五十个掌上压后,便不支的在地上,两只白兔完全的贴在了地上,本来就巨大的房,更是挤得眼眶都快要放不下了,不过最让徒埃斯受不了了的,便是那个高高仰着的小,本来看不清楚的小,也完全的暴在徒埃斯的眼中。

,

过了好一会,徒埃斯才道:“莲娜,你成什幺样子了!快坐好休息,准备下一个训练!”徒埃斯带着莲娜到了一个室之中,这室的四壁都画了血红色的诡异咒文,当莲娜看到后,禁不着惊呼了一声,道:“这,这不是黑暗咒阵吗?怎幺有这种邪恶的东西,我一定要快点消除它……”说着莲娜拱起双手,便要默念清除咒文,徒埃斯看着莲娜有点无奈,不禁怀疑自己的教导是不是有问题,这丫头看来对光明神似乎是太过的狂热了一点。

,

过了一会,莲娜应不到光明元素后,才想起自己昨天早给徒埃斯施了一个禁咒术,立时转头看去。

,

徒埃斯轻咳一声,“这就是给你的下一个训练,这四壁画上的都是黑暗教会常用的魔阵,不过我作了一改,让它们更有威力。这个魔阵称作心魔之阵,当人们陷其中,便会受到一些幻像攻击,本来这只是使人迷失的魔法阵,可是经我过后,陷阵中人若受不住幻像,体也会受到磨练……”徒埃斯说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

,

虽然心中微微有点排斥黑暗元素,可是对于比光明神更是信任的教宗大人,他所指示的莲娜必然会乖乖去做。

,

莲娜略带羞涩的依着徒埃斯的指示,盘腿坐在魔阵的正中间,接着一段艰涩挠口的咒文从教宗咀里跳出……无数的黑雾从莲娜旁喷出,很快便把莲娜包围在其中。

,

莲娜面上没有害怕的表,只有坚定的神色。‘我不会辜负教宗爷爷对我的期望,以光明神之名起謺,我必会坚持到最后!’莲娜心中暗暗的道。

,

突然无数的影在地上往莲娜爬来。

,

‘难道是腐尸?还是泥人?’莲娜面厌恶之色的想道,却不想那些影渐渐清楚起来,不过是一堆颜色各异的史莱姆。

,

“哼!最低级的史莱姆?看来我是给这幻阵小看了!”有点生气的莲娜,并没发现异周的黑雾,早已散去,而四周却出现了无数的植物,莲娜已犹如处一个热带森林之中。

,

莲娜试了一个一级光明魔法──光弹,发现在幻阵中魔法不单没被禁掉,而且神力,应力和威力都得到显着的提升。

,

莲娜立时飞快的施了四道光壁在旁,阻塞了史莱姆的前进,接着无数的光系魔法──一阶的光弹,二阶的闪光弹,三阶的光箭,四阶的圣雨,五阶的圣光弹,六阶的圣光全都轰在史莱姆堆之中,大量的史莱姆被轰起又落下,此起彼落。

,

就在莲娜放得正欢的时候,却没发到幻阵的第二重攻势已经悄悄的开始了。

,

四只体型庞大的史莱霸一头猛撞在光壁之上,史莱霸足以自傲的绝技──冲杀碎,可是不下于六阶魔法的攻击技能,四道护着莲娜的光壁立时出现裂痕,这意味着光壁已到临界点了。

,

没莲娜修补光壁,无数条蔓藤从森林中飞出,翰易的撞穿了光壁,缠在莲娜的四肢之上,体能力没有得到强化的莲娜,立时弹不得,只能任由蔓藤把她的四肢拉直,大字型的缚在半空之中。

,

而地上的史莱霸全都散去了,只剩下六、七只二阶的史莱胶(别怪小弟改名字太随意哦),开始有点害怕的莲娜,不知这几只低阶怪物到底想干什幺。

,

没等她想多久,那些史莱胶开始变形。(温馨的简介:二阶的史莱胶,攻击力和一阶的史莱姆并没有分别,唯一优胜的地方便是他们拥有拄体随意变形,长,扭曲的能力,而传说中,七阶有一种叫史莱变的,可以变化外表……)“啊!讨厌……!”只见那些史莱胶全都变成了手的外型,接着跳到了莲娜的上,胡乱的移着。而那些多余的蔓藤也没有闲着,七手八脚(?)地把莲娜上的旗袍往左右撕开,出她上的小内和浅粉红的吊带内衣,莲娜的材立时暴在空气之中。

,

那几只史莱胶各自在着,有的在莲娜内衣之中四处探索,有的在小内上四处走,还有的在莲娜大腿处着。没有半点经验和反抗能力的莲娜,只能用体的抖来表达她激的绪,还有……难以言愉的奇怪觉。

,

可以想像,数只带的溶收生物,在一个穿着内衣的美少女上游走的况“嗯……嗯……”莲娜无力的仰着头,咬紧牙关的玉发出几声难以掩盖的声。

,

突然上一凉,莲娜低头看去,便见上最后的两件衣物也被蔓藤无的撕去。“不要!”莲娜羞怒加的叫道。

,

而在阵外的徒埃斯,完全不受阵法的影响,清楚的看见莲娜四肢展开,还有泊泊的水从她腿间的小缝处流出,那淡淡的浅粉红色缝,正一张一合的呼吸着。

,

徒埃斯有点不的盯着那些金黄色的毛,心中暗下决定,下次一定得想法子剃掉那些碍眼的东西。心中如是想的徒埃斯,并没就此让莲娜休息,反而施展出第三段咒法,謺要让纯的圣女,在他面前狠狠地高潮上一回!

,

转回莲娜的视线,这时那些史莱胶已经从莲娜的上退却,消失在丛林中。

,

莲娜心中忽地一阵空虚,接着面上一红,心道:‘啊!我在乱想什幺?我不可以被这些邪恶的生物令我沉沦的!我一定要坚强!’可是没等莲娜回过气来,林中又再度走出无数的影,不同的是,这些都是人形。

,

莲娜定睛一看,先是面色一白,接着瞬即铺了红色。

,

只见那无数的人影,外表竟全都是莲娜久违的父母亲,哥哥,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他们各有不同的表,那些平民面上都是好色的表,而她的母亲一则一脸惊愕,父亲和哥哥却开始起了上的衣服,那些平时对他恭敬的信众,圣职者都开始子,或是抓起地上莲娜那些被撕破的内衣,贪婪地吸嗅着。

,

班上的恶女这时正指着莲娜嘲笑着,附近几个女学生也一起起哄,那些男同学则一马当先冲到莲娜的旁,有的一把着莲娜的房,放到嘴边吸吼,莲娜清楚的觉到那男同学的舌头快速的左右转,把她的头玩个不停。有的则用舌头舔遍莲娜的点,趾尖、耳朵,颈项……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拨开几个男同学,原来是莲娜印象中慈的父亲,却见他一把扯过莲娜的金发,粗暴的把他那根进莲娜的小口之中。

,

莲娜不敢反抗,害怕伤到父亲,这时她已忘记这只是幻像,乖乖的任由那些幻像所摆布。温热的快速的在莲娜那小口中进出,作为女人的本能,莲娜开始用她的嘴巴为她的父亲服务,父亲对着莲娜欣许的点着头,示意莲娜的乖巧。

,

莲娜茫然的依随着本能,用自己上所有的,尽服务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同学。这时一阵恶的骂语从人群外传来,莲娜一听便呆了,那正是母亲的声音,而她辱骂的人,正正是莲娜。

,

围着莲娜的人群,除了正在玩弄她的,都已散开,莲娜印象中温良善,没有丝毫脾气的母亲,正无意义的原地跳着,口中对莲娜不停的骂道:“你这个的婊子,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你竟然勾引你的父亲,哥哥,还乱的在大街上跟你的同学玩多P!”莲娜闻言立时四看,骇然的发然自己不是在热带的无人森林之中,而是在帝都的剑圣广场之上,在自己熟悉的人更远处,更是里里外外的围了不下数万人,娃,婊子,母狗的骂声四处疏落的响起,而更多的是笑和冷笑声,有几道闪光闪起,原来正在炼金师用魔晶镜记录着莲娜的街头多P+乱伦。

,

“爽到了吧!这幺多人看着你把我的老公勾引,还在神圣的剑圣广场之上,作这乱无道之事!我犯,一定是当初和老王的狗玩3P,才会生下你这只乱的小母狗,现在四处的找男人留种,要把神圣帝国的后代都变为狗人,天天把我们神圣帝国的女人被狗干!你这货,婊子!”听着母亲恶的辱骂,含着父亲温热的巴,看着民众面上的不屑表,受着同学们在上的,莲娜终于在羞极之中达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高高喷出的水正表示着她达到了顶点,往往第一次的潮吹最易改变女的心理,生理的需要。

,

幻阵外的徒埃斯面得色,计划的第二步,心态改变已经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而自己也欣赏到一场好戏,看着地上累极晕倒的莲娜,徒埃斯慢慢的把她搬出阵外,温地把上的外袍盖着莲娜那因激兴奋而变得微红的体。

,

正在梦中的莲娜,不知道她尊敬的教宗爷爷,已为她铺下了美的人生路。

,

从睡梦中悠悠地醒来,莲娜到脑中一片空白,昨天的幻像还在脑中徘徊不息,从小接受的教育,在她的认知之中,男女合只不过生命中一个过程,虽然会有觉,可是那都是恶魔在生命中的诱惑,抗拒诱惑便是抗拒恶魔,可是莲娜却想不到自己竟然败阵了下来,心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快回忆……心中充内疚,抱怨着自己对光明神的信仰还不够多的莲娜,完全没有半点怀疑徒埃斯的想法,无知就是幸福啊!

,

“啪啪!”轻量的敲门声响起,莲娜回过神来道:“请进来吧!”徒埃斯打开房门,打量着莲娜面上犹未散去的红晕和那双多了点韵味,却未失半点纯真的美目。

,

徒埃斯轻咳一声,然后对莲娜道:“昨天的幻阵影像,我在阵外,并不太清楚,你从头到你昏倒后,跟我细细说上一遍吧!”莲娜闻言面上刚消散的红晕,又复聚集,虽然面对教宗爷爷,莲娜是不曾有过隐瞒的念头,可是那种羞人而乱的景像,却让她难以开口。

,

徒埃斯用期而温的目光看着莲娜,那庄严而肃穆的表,不知还以为他正在布道着一条新的神谕,而绝对想不到,他正是在引诱着一个无知少女,说出一些乱的说话,来足他的一己之。

,

莲娜心中挣扎良久,徒埃斯左手不着痕迹的扫了一下下体,心道:‘呼,只是看小莲娜这个害羞的表已令我的小弟弟硬了,真期一会莲娜为我说的故事。’徒埃斯用严肃的表对莲娜道:“莲娜,难道你忘了神的教谕吗?有什幺东西是你不能向父神,向我所说出的?难道你昨天已经被心魔侵占了吗?莲娜,把在魔阵之中看到的,所受的,通通说出来!只有把那些幻像通通说出来,你才是真正的通过了幻像魔阵这一关啊!”莲娜闻言子不由一震,接着一面坚毅的抬起头,对徒埃斯道:“对不起,教宗爷爷,我错了,我会把昨天的一切都告诉教宗爷爷的。”徒埃斯面上表立时转晴,一面慈祥的笑意,声的对莲娜道:“孩子,不用怕,父神和教宗爷爷将永远的照耀你。”莲娜红着面点了点头,道:“是的……”虽然下定了决心,可是莲娜每当想起那个境,还是不由得迟疑起来,徒埃斯也不急,只是静静的看着莲娜。

,

呼吸一口气,莲娜开始说出昨天的境:“昨天在阵中,先是一阵黑雾,让我完全看不到四周,接着无数的史莱姆从四周出现,我用光壁抵抗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敌不过后来出现的蔓藤怪,被它们把我的四肢缠着。”“假如一开始你便有修练到体力量,那幺昨天你便不会被蔓藤缠上了。”徒埃斯一面凝重,语重心长的说道。

,

“嗯。”莲娜虚心的应了一声,又续道:“阵内的史莱姆全都退去,只剩数只史莱胶,它们都化成了手形,蔓藤先是一把扯烂了我的外衣,然后那些怪手都爬到了我的上……嗯,乱,接着……”“慢着。怎幺乱?”徒埃斯心道:‘这可是重要的部份啊!’莲娜面通红,小声的说:“那些怪手,都在人家的上乱……”“你哪里了?你那时的觉是?”“?”莲娜闻言不禁看了徒埃斯一眼。

,

“莲娜,你不详细的说出,那我便不清楚你的心魔是什幺,那昨天的特训也白费心机了。”莲娜听后,对刚刚自己对徒埃斯的一丝怀疑到羞愧万分,道:“嗯,那些怪手在我的部上和……那里乱……”徒埃斯没有问那里即是哪里,因为他知道机会不只这幺的一个,把她逼太急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

“紧接而来是一阵奇怪的觉,全似有一道轻微的电流从脯和下……下体传来,那时我的心便到一阵冲击。”“嗯,应该是那时你的心防被打开一个口子了,这是你的意志和经验不够的关系。”“是的。它们在我上弄了一会后,那些蔓藤突然把我上余下的衣物都撕烂了。”莲娜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然后那些蔓藤和怪物都消失不见,而从树木之间却出现了无数的人影。”莲娜面上出了有点惊慌的表。

,

“那时我还以为是什幺新敌人,可是我全都发,想站起来或是发咒都不能。”“哦,你的体力也很差,迟点我会再好好的增强你体对一些攻击的抵抗力和体力。”“没想到,那些人影竟是我父母亲,哥哥,还有圣地中圣职者,平民,工作大婶,与及无数一起上学的同学……那时,我脑海一片空白,紧接着私到很羞人,看着他们面上的表,那不屑和秽的样子,另外十分痛苦,还有……全微热……接着……”莲娜想起昨天父亲和她口,便到难以说出。

,

徒埃斯看着莲娜并不说话。莲娜又是迟疑了一会,终于还是艰辛的道:“父亲和哥哥忽地把衣服都光了,那些同学和圣职者也是,他们有的人把我那些被弄破的衣物拿来吸嗅,还有的拿来套在他们的……嗯。”徒埃斯用一种不、不耐的眼神瞪了莲娜一眼,莲娜从来未见过这样的徒埃斯,吓得连忙把心中所想都通通说出:

,

“平时的同学,像马,兰度,他们都冲到我的旁,有的大力的着我的房,还不停的搓,那种如火般的电击又从头上传来,而有的在我的耳珠或是小处玩弄,挑逗,一阵阵热流让我有一种邪恶的堕落,接着……父亲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他那条……物塞进我的口中,那十分的腥臭……可是我却没有呕吐,反而主的为父亲清洁……”“哦,那时你的觉?你有什幺想法?你怎样为你父亲清洁?这些都可能反映你的弱点和心理影,希望下次不用我提点你!记着,在全知全能的神面前,一切的害羞都是无意义的!为了神,为了天下的人民,你一定要坚强点!不然我对你能不能完成训练实在……”听罢徒埃斯苦口婆心的一番言辞,莲娜到自己实在不知所谓,竟然一再尝试隐瞒自己当时的想法,莲娜深吸一口气,脑中飞快的把事和当时的觉都想了一遍,她决定了!要把自己隐藏的想法通通说出来!

,

“对不起!我一定会把我所有的想法和觉认真的说出来!”“其实……当我看到父亲的时,我的体便开始有一种奇怪的觉,既惊羞,又似有种特别的觉,让我全发没力,才会被父亲轻松的抓着。当他把那放进我口中时,的确是有一阵臭味,可是我发现,自己并不抗拒那阵味道,甚至觉得那味道让我浑都会有一种令我没力的快!

,

“我不由自主的用力吸啜父亲的,温热的在我口中进出,似是要把我溶化了一样!我把舌头搭上了爸爸的,还用舌尖在的每一处上游走,那时我有一种期望,我希望那根温热的,可以从我正在发出水的小处进,狠狠的把我……抽……到极点……”莲娜一口气说出后,便似浑的力气都用尽了,轻轻的倚在墙壁之上,部随着呼吸而起伏不断,那波涛汹涌的境况配合着言犹在耳的自白,让徒埃斯的硬得快穿破子,然后进眼前这个既纯洁,又秽的娃的小之中。第四回自白(二)过了一会,莲娜到体回复了平静,吸一口气,她续道:“在那一刻中,我似是快要忘了自己是谁,我到四周围着我的就像神的使者,他们用神圣的方法让我享受着腾云驾雾般的快,可是我仍到不足,虽然小已经有两只不知是谁的手指在快速抽,可是我还是到很空虚,很想给爸爸那根火热的深深的抽进去。

,

“接着我听到有一把很熟悉的声音在咒骂着我,那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话,在茫茫众人后,我看了了那正骂个痛快的母亲……她已往温良善的样子全没了,一面狰狞的对我骂,而且还说……还说我是她跟她朋友所养的狗兽后,生下来的母狗……而且四周也不再是森林,而是在剑圣广场之上,四周都有不认识的人,朝我上指指点点,各种辱骂和侮辱的骂声都落在我上。

,

“可是我没有哭,反而在被人侮辱着的时候,产生了另一种和体被玩弄时不一样的快,那是直接的冲击着我的心,在体和心不停受到那难以抵抗的快下……我……我到整个人就像蒙主宠召一般,瞬间舒服到极点,而我的小更是喷出了大量的水……接着我便昏倒了……”说罢,莲娜看向徒埃斯,这时的徒埃斯下体早就搭起了帐篷。莲娜见状,面上不禁通红,这时的她虽未经人事,却不是几天前那个天真得惊人的小女孩了。

,

‘看来,徒埃斯爷爷那里很大支,不知道起来觉是怎样?’莲娜不禁想到:‘讨厌!我在想些什幺?我……我竟然……’徒埃斯虽然不知道莲娜在想些什幺,不过他已到莲娜正慢慢的朝他所预定的方向走着。

,

徒埃斯面上绽放一个温暖的笑容。只听他笑着道:“很好,莲娜你总算没被心魔所魅惑,没有因为害羞而对神隐瞒一切。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吧,下午的时候你要对神祷告并忏悔你昨天的受,记着,在祷告时得再回想那时的觉,知道吗?”“我知道了,徒埃斯爷爷。”莲娜羞涩的点点头,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

看着那慢慢走出的背影,徒埃斯嘴角轻扬:“小莲娜,别怪爷爷不让你休息哦,可是东方有句名言,打铁要趁热……嘿嘿!那些黑炼金师的宝贝得派上用场了。”正午,吃过了午饭的莲娜,诚心的跪在了窗前,对着那广阔的天空祷告着,此时,在她的脑海中,一幕比一幕乱的场面再度复现。

,

忽然一阵香气飘入莲娜的鼻孔之中。

,

没过一会,本来莲娜一直努力地平静着的心,开始波起来,一阵烦燥的觉在莲娜心头滋生着,莲娜急忙稳定心神,可是却没丝毫作用,渐渐地莲娜到体开始发热,从脑袋开始,一阵阵热力在全散发着。

,

莲娜忽地想起同学、路人和父母亲的视线,接着莲娜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的跟前。

,

看着镜中那如仙子般的美丽体,莲娜到自己的体越来越热。

,

轻咬下,莲娜慢慢的手到后,解下了那件神圣雪白的长袍,出在里面的一件贴小内衣,完美的曲线尽现在门缝后的徒埃斯眼中,干燥裂的觉让徒埃斯只能连口水,这时的徒埃斯没发现,就连他也不慎的吸入了不少的香。

,

莲娜双手着迷的在自己上乱一通,时而轻自己的房,时而在平坦的小腹上游走……这时的莲娜已经神智不清了,只见她把那小内衣下,全除了一条贴的内外,就在无一丝半缕了。

,

那对大的房在莲娜的手中时方时圆,对着镜子,莲娜妩的笑了笑,然后开始下那条小内,出隐在其中的一条粉色小缝。

,

这时的门外的徒埃斯早就拿出了他那根老而弥坚的巨,在门外套弄着,当他看见了莲娜那条小缝,就再也忍不住,“砰”的推开了房门,一把扑倒正在自着的莲娜。

,

“吼……小莲娜,你太了,我要好好的惩罚你!”徒埃斯把莲娜压地上,背向朝天,然后右手在她的小嫩上“啪啪”的抽打着,只见莲娜的小在徒埃斯手下一弹一弹的,就像一个布般的晃着。

,

“啊……啊……爷爷,快……快用你那根大惩罚人家……”徒埃斯闻言,也不再拍打莲娜那已渐红的小,徒埃斯把莲娜反转过来,左右开弓的拉开她双腿,把她的小暴在眼前。

,

莲娜两手还在玩弄着自己的,只听她边喘着气,边道:“爷爷,快干人家,我的小好,好想你的大进来……”徒埃斯俯下子,往后微拉,接着大力朝前一……“啊!好痛……啊……啊…………大力一点……死小莲娜……死我啦……”此时的徒埃斯一点也不像年近百岁之人,只见他那如抽风般的抽速度,像打桩机似的一下一下重重的在莲娜的小之中。

,

唧唧的声音响个不停,可以想像到莲娜的小的水是多是少……“好……这就是合了吗?……爷爷好……再快点,再大力点,把我死……死我吧……我快要死了!呜……”莲娜一面大声的着,一边说着各种乱的说话,同时还大力扭着子,让她那对大子上下上下地晃来晃去。

,

“呼呼……死你这个娃!你他妈的真,怎幺我以前都没留意到……吼!”徒埃斯低吼一声,接着子抖了抖,看样子是了。

,

莲娜双眼微微反白,没力的摊在地上,随着水从她的小处缓缓流出。

,

第二天。

,

莲娜呆呆的坐在床上,上只穿了一件贴内衣,她脑子都是昨天的事。

,

当她醒来后,上就只剩下这件内衣,内早就不知丢哪去了。回想过后,她到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竟然和教宗爷爷作了那回事,而且教宗爷爷还那幺强……咳,想起昨天两人的乱对话,莲娜觉得自己快要羞死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高干高H汁辣文荷包网】光明圣女养成计划【天体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