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华夏良子】光明四

光明四/

【光明四】

      作者:不详

(04)变故
过去的三个月,是晓薇最快乐的时光。
夫妻俩卖盒饭的地方,又有几栋办公楼装修完毕,很多公司入驻了,来他们
这买盒饭的人越来越多,每天忙个不停。而且现在不光中午卖,晚上也给加班的
职员送餐,虽然沒有中午那么多,但收入也不错,至少比原来多一半,加上两个
人省吃俭用、开源节流之下,眼看小宝第二期的治疗费用攒得差不多了。
小宝的病也越来越好,每个星期回家,都能给他们带来惊喜。现在小宝已
经认得人了,甚至可以帮着爸爸妈妈拿点小东西。据谭达说,坚持治疗下去,小
宝有希望彻底恢復,变得和正常孩子一样。
压在晓薇心头的那张纸条,已经被晓薇藏进了柜子的最深处,再也沒有拿出
来过. 在最初的时候,晓薇还是忐忑不安的,每次看到纸条就想起了一月之约,
鼓起勇气打开纸条,却又始终沒法说服自己拿起电话,于是再叠好纸条,重新塞
进柜子。反覆的打开再折起,纸条变得皱皱巴巴,甚至有碎掉的危险.
一个月的时间在不安中过去,赵杰居然像消失了一般,完全沒有再打扰晓薇
的生。晓薇心存侥倖,也许赵杰也只是吓吓她,应该不敢乱来了吧!
令人担忧的事也还是有的,那就是小宝体的发育。小宝今年是七岁,原本
智商上差一些,但生理上一切正常。现在随着疗程的进行,智商快速的提升,可
体发育也像坐了火箭一样的发生着明显的变化,确切的说,是男徵明显变
化。
前两个月的时间,小宝的从正常的儿童大小迅速发展为正常成人大小,
第三个月速度才有些放缓,但也已经超过了成人男的平均值,而且还有继续发
育的趋势。
晓薇很早就发现了儿子的变化,也找谭达询问过. 谭达询问专家的结果是,
现在的发育是正常现象。因为给小宝制定的治疗方案中,利用的就是激素效果,
促进损伤的大脑细胞发育,恢復智力,所以小宝服用的药物中含有大量激素,其
中自然包含雄激素,这样也导致了小宝体的提前发育。但专家也保证了,这
样的况对小宝来说,只是把发育的时间提前了,本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得到专家的解释,晓薇才放下心来,只要对小宝沒坏处,提前就提前吧!甚
至晓薇心里暗暗有些高兴,原来儿子的本钱这么雄厚啊!等以后治好病了,找个
漂亮媳妇,本钱足够也更能栓住媳妇的心啊!
不过放心归放心,晓薇却再也不和儿子一起洗澡了。她是孩子的妈妈,看儿
子的体已经习惯了,倒不会有什么想法。可儿子不一样,他年纪小,而且神智
不清,但已经对女人的体有反应了,可能是激素搞的鬼,他每次看到晓薇的
体,胯下的就会起老高。
有一次,晓薇帮小宝洗好,把他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然后自己背对他搓洗
着私处。谁知道小宝竟然从背后一把抓住她的房,下的在她上胡乱
戳着,把晓薇吓了一跳。
从此晓薇心里就真正把儿子当一个男人看,不再毫无顾忌了。不过这些事
,晓薇都沒有告诉丈夫,都是小事而已,何必让他担心呢
************
今天又是週一。每次週一的生意都会特別好,夫妻俩特意多准备了几十份盒
饭,都堆在了推车上。两人早早出了门,说说笑笑的,往平时卖饭的位置走去。
才刚刚到中午时分,摊前就排了长长的队伍,大多数都是附近办公的白领,
也有少部份是刚好经过这里,顺便买点东西填饱肚子。
队伍慢慢向前移着,两个排在队伍里面的人引起了苏童的注意。这两个人
穿着一模一样,球鞋、长、白T恤,但引人注意的是,这么热的天气,他们还
戴着大口,架着一副宽边墨镜,把整张脸都遮住了。苏童只是有些好奇,但却
并沒有产生足够的警觉.
前面的人都拿着一份份盒饭离去,这两个人来到摊前,什么话都沒说,只是
各自抱起一大摞盒饭,然后下一个作就是:跑!
眼看着被人在眼皮底下抢东西,苏童立刻跳了起来,拔腿就追,把晓薇的唿
喊抛在脑后。
苏童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有信心的,以前在学校里,他就是田径队的主力,
虽然已经很多年沒练了,但底子还在。果然,苏童离两个强盗越来越近,两人胜
在出人意料,而苏童胜在后劲十足,眼看这场追逐就要告终,跑在前面的两人突
然一个转弯,消失在一条窄小的巷子里.
苏童忍不住暗笑起来,这两个傢伙真是狗急跳墙,居然自己跑进了死胡同。
这个地方苏童还是很熟悉的,这里属于旧城改造的区域,原本的住户都已谈
妥了拆迁赔偿,搬得都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几家钉子户,所以这里平时很少有
人。
但苏童夫妻为了抄近道,每天都会从这里经过. 苏童百分之百肯定,这两个
傢伙跑不掉了。
苏童沒有掉以轻心,毕竟对方是两个人。他进到巷子,看到两个人站在巷子
最深处,无奈地看着苏童。
无奈,是的,苏童认定他们的表就是无奈,已经被自己逼到这个份上,他
们除了束手就擒之外,已经沒有別的办法了。
苏童慢慢逼近着,已经进到了巷子的中部。突然,面前的人脸部抽了抽,好
像……是在笑可是这种时候,他们怎么还笑得出来苏童疑惑的想着。就在这
时,苏童觉眼前暗了下来,似乎是巷口的光被遮住了。背后有人!这是苏童
下意识的反应,可惜已经晚了,一根坚硬的木重重敲在他的腰背上。
「喀嚓」,骨头碎掉的声音传来,苏童觉像被一头牛撞了一下,极大的冲
击让他向前跌去。他不甘心的扭头向后看去,但沒有成功,因为那根木再次挥
了下来,这次的目标是他的头. 「砰」的一下,苏童就再也沒有知觉了,就这么
歪着头倒在了地上,鲜血从头上汩汩流出,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
************
当晓薇得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丈夫已经被送进了急救室。旁边几个发
现苏童并报警送他过来的居民,则向晓薇描述着苏童的伤势。
过了不一会,得到消息的谭达也赶过来,急匆匆的向晓薇询问苏童的况.
晓薇知道的也不多,丈夫明明只是去追两个小偷,怎么却会引来如此无妄之灾
心急如焚的她,俏脸上早已挂泪珠。
「怎么办怎么办」这已经是晓薇第二十次问谭达了。丈夫已经进去了三
个小时,急救室门口的那盏红灯却还刺眼的亮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晓薇彻底失
去了平时的沉稳和冷静. 幸好谭达像个男人一样挺而出,为晓薇拿着主意。
他们分头回家取钱,凑了近六万的费用,急救和后续的治疗,肯定是很烧钱
的,一定要准备好才行。
现在能做的准备都做了,也只有在这里等候了。谭达出手臂,轻轻搂住了
晓薇的肩膀,晓薇再也忍不住了,扑在谭达的肩头大哭起来,泪水很快就打一
大片衣襟。谭达轻轻拍着晓薇的背,低声的安她。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灯熄灭了,两扇大门打开,几个护士模样的人推着病床
走了出来,晓薇和谭达赶紧起过去凑拢去。
「医生,我是他妻子,他现在怎么样了」晓薇拉住一个医生模样的中年男
人,急切的问道。
「他现在已经离生命危险了,但况不容乐观啊!」医生摇摇头,对晓薇
说道。
「那怎么办医生,你要救救他啊!」
「这样吧,你先去费,然后来办公室找我,我跟你说说体的况. 哦,
对了,我姓孙,孙思明,是你丈夫的主治医生。」孙医生补充道。
看着缴费单,晓薇吸了一口冷气,三万多块啊!手头的钱一下就去了一半,
其中还有给小宝准备的第二期治疗费呢!不过现在也顾不得其它,先把丈夫救回
来再说.
完费后,晓薇又不停歇的和谭达找到了孙医生。
「孙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你要作好心理准备啊!他的伤势很重,下手的人应该是想致他于死命的。
现在腰椎骨粉碎骨折,腰椎神经也受到损伤,估计下半辈子是站不起来了。
最严重的还是他的头部,颅内出血,残留的血块压迫到神经。在急救时已经
处理了一部份,但后期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谁也说不清楚。」
孙医生介绍着丈夫的伤势,晓薇心里却不断地想着一个问题:是谁究竟是
谁想要丈夫的命夫妻俩从来都是与人为善,沒有什么仇家,做生意也是讲究诚
信,和週围商家关系也算不错,是谁会这么憎恨他们,要如此的伤害丈夫
「接下来我们还会安排一次开颅手术,希望盡可能的清理残馀的血块,再就
是处理背部的骨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可以进行恢復训练了,但这些训练
也只是让你丈夫习惯下半瘫痪的觉,想要站起来估计是不可能了。我说的这
些,都是需要大量金钱支持的,你们,要提前作好准备啊!」
晓薇有些心不在焉。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黑影,她想起了一个人!是他!一
定是他!那个胖胖的、恶魔一样的城管局长!
「晓薇,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谭达见晓薇神色不对,着急的唿喊着
她。在晓薇特別弱,特別小女人的时候,谭达不自觉的省掉了「姐」字,而是
直唿晓薇的名字了,心里更是涌起一想要照顾她的冲。
「我……我沒事。」晓薇越想越觉得可能,但同时想到的另一个念头,让她
不寒而慄,甚至不敢深想。「孙医生,拜託你一定要盡力救我丈夫!钱的话……
我会想办法筹的!」晓薇了瘪下去的钱包,仍然坚定的说.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盡力的。你们现在可以去看看病人了,千万记住,不
要让他过于激,否则可能加重脑部的伤势。」
看到丈夫缠绷带的头,鼻中着的氧气管,晓薇要拼盡全力才能忍住不哭
出来。
苏童的醉效果刚刚过去,浑都痛,特別是头,就像马上就要炸开一样,
但最让苏童担心的反而是下半,似乎全的疼痛都集中在了上半,腰部以下
一点痛的觉都沒有。不,不光是沒有痛的觉,甚至沒有任何觉!自己这是
怎么了
正在这时,看到晓薇和谭达走进了病房,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用手一撑,
脚跟着一用力,应该就能完成这个简单的作。可自己就像沒有了脚一样,完全
不能调那个部位,结果只上撑起来了一点,然后又重重的摔回床上。
晓薇和谭达赶紧跑过来,晓薇抱住丈夫的体,再也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晓薇,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觉腿不了啊」
「老公,沒事的,你要好好养病,以后就会好起来的。」抽泣变成了大哭。
「不,晓薇,你瞒不了我的,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瘫痪了」
「苏童哥,你別让晓薇为难了,医生确实说你现在沒法,但并不代表以后
也不能啊!你要配合治疗才能快些好起来。」
从谭达口里,苏童知道自己担心的最坏况确实发生了,不由心如死灰,他
倒并不是因为瘫痪而绝望,而是想到晓薇以后的负担更重了,家里两个病人,所
有的重担都要由妻子弱的肩膀来扛,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得住啊!
晓薇想起医生的嘱咐,不能让丈夫太过激,她赶紧抹抹眼泪,强作欢颜的
陪丈夫聊起天,希望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时间过得很快,当夜幕降临时,医生来查房了。苏童病得紧急,好多事都
需要晓薇处理,比如小宝,比如想办法筹钱,于是晓薇也只能先回家再作打算。
对于不能陪着丈夫,晓薇到非常歉疚,幸好苏童非常理解她,不但不怪她,
反而促着她赶紧回家,以免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在医院门口,晓薇婉拒了谭达送她回家的要求,和他在医院门口分开了。就
在谭达离开不久,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和晓薇擦肩而过,把一张纸条塞到她手
里. 晓薇愣了一下,再想去追的时候,男人已经消失在街角了。
晓薇摊开纸条,藉着路灯投的光缐看了起来。纸条是普通的列印用纸裁剪
而成,上面是印表机的铅字,文字很简短,只有一句话:「这是你不守承诺的代
价,是你害了他!」
「是你害了他!」短短几个字,却像一柄重锤狠狠地敲在晓薇心头,敲得她
撕心裂肺。事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原本心中抱有的幻想彻底破灭,丈夫的受
伤真的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人为!「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晓薇心里充
了执念,充了对丈夫的愧疚。她暗暗发誓,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也要让丈夫
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自己欠他的啊!
晓薇沒有想,也不敢想,为了丈夫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些代价,真
的是她能够接受的吗不过明天的事,就留明天再去解决吧!为了生存,为了
自己应盡的责任,很多选择,其实都是不由自主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华夏良子】光明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