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关于爱情的现代诗】供电局梁婷 (1-2)

供电局梁婷

【供电局梁婷】(第一、二章) 作者: 熊孩子一生之敌2021-11-19发表于SIS 第一章男友李泰 梁婷的男友名叫李泰,是梁婷大学的同班同学,大学时苦苦追了梁婷四年,在临近毕业一周的时候,答应李泰的告白。 在这之前,已经数不清李泰告白多少次、而梁婷又拒绝多少次了。 梁婷并不喜欢李泰,而最后梁婷之所以答应李泰,只是叹他对自己的执着与痴罢了,另外闺蜜们不断劝说起哄,反正临近毕业各奔东西,梁婷这才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李泰分到了D省A市供电局,距离梁婷所在的L省B市数千公里,李泰并不看好这份以后的发展,所以格外珍惜到单位报道前的这一个月,而L省Y市供电局的新入职培训打乱了他的计划,李泰心中忿意难平,直接跟了过来,打算让梁婷白天接受单位的业务培训,晚上接受自己的培训。 原本梁婷认为自己和李泰的“一个月恋”,只是对李泰四年付出的弥补,以后不可能有结果,相处时也就让李泰小手、搂搂肩膀,最多再来一个分手,并不想将自己守护了二十二年的贞献给李泰,可惜世界运转并不以梁婷的意志为转移,半推半就的退第一步,无可奈何的退了第二步,接着就会理所应当的退了第三步、第四步。 李泰最初也是纯向的好年,但是梁婷温闲适的气质和一对难逢敌手的大灯实在让他心难耐,而梁婷的提前离开更是直接激发了李泰心中的黑暗面,让他对这个美丽的姑娘不再怜惜。 ---------------------- 梁婷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傍晚的夕照在她姣好的面容上,一米六七的高在一套暗红色印的宽松连衣裙笼下,显得清新自然、温和可亲,但又有谁能想到,这简单衣物下所隐藏的波涛有多么汹涌、多么挺拔。 李泰看着她心中一阵澎湃,松开牵住梁婷的手,要往梁婷的裙子低下,梁婷连忙用手按住李泰的手,但是梁婷一个妹子,一只手哪里按的住李泰一个大老爷们,一边往后躲一边转过来,用两只手把李泰的手按在出租车后座上。 由于作剧烈,梁婷前一对大灯紧的晃了几下,看的李泰一阵头晕目眩。 顾不上前头开车的司机,李泰另一只手过来,直接将梁婷两只手都控制住,接着往自己怀里一拉,直接把将梁婷扯的扑在李泰上,然后用一只手按住梁婷双手,另一只手用力的揽住梁婷的腰,嘴上一,直接住梁婷的小嘴。 李泰的一点也不温,把梁婷整张嘴都含在嘴里,吧唧吧唧的吸吮,还强行撬开梁婷的牙关,把舌头到梁婷嘴里去挑逗梁婷的舌头。梁婷的腰是点,被李泰揽住之后浑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只能任李泰施为。 “咳咳”,司机听不下去了,李泰的吧唧作响,实在影响司机开车。 李泰透过后视镜和司机对视了一眼,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对梁婷的钳制。梁婷被李泰的浑发,依偎在李泰怀里,头靠在李泰的肩上,撅起微微发肿的瓣,一边仰着头让李泰擦去她嘴边的口水,一边用手锤李泰的大腿。 “坏东西,坏死了……唔!” 梁婷突然低呼一声,引得司机再次通过后视镜看过来,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当这对小两口刚刚又进行了什么刺激的小游戏,只可惜自己错过了。 刚刚梁婷惊呼,是突然发现有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一只玉兔,原来是李泰色心不死,搂住梁婷的那只手偷偷使坏,从梁婷腋下的袖口入,一把抓住了一坨大的美,五根手指都陷进梁婷的房中,梁婷的头顽强的从李泰的指缝之间探出头来,一块一块形状不规则的白腻从李泰的指缝之中鼓了出来,随着李泰手指作而变化出各种的形状。 想不到梁婷竟是真空上阵! 梁婷看着李泰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悄声说到:“坏,你是不是都算计好了,难怪今天早上非不让我戴”。 梁婷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去捉李泰那作乱的大手,大手就躲,在两座山峰之间和梁婷打游击。 “疼,坏,轻点儿”! 闻言,李泰那只在梁婷房的大手,减轻了力度,被梁婷捉到。梁婷房这时已经被李泰大力抓的微微出汗,使得抓起来更显腻,手更好。 李泰看着而梁婷体微微后缩,小心的用双手隔着衣服捧着自己的手,耳边穿了略显粗重的喘气声,心中一,空着的那只手径直向梁婷的裙下撩去。 “别,哥哥,别这样”,梁婷低声哀求道,梁婷是一个很自傲的女人,对学生会的前辈都是称呼学长、学姐,而不是套近乎,叫XX哥、XX姐,对李泰更是直呼其名!这声“哥哥”,代表着梁婷服,更代表着梁婷的自尊又被李泰敲下一块。 李泰立马止住手,将手放在梁婷的大腿上,又将在梁婷前作乱的大手抽出,轻轻的环在梁婷的腰上。 一般来说,把手放在女人的腰上,都是搭在胯骨上,这样才不会下去,而李泰不需要这样,只需要将手放在梁婷的后腰处往下一点点,就会自被托住,因为梁婷的腰比较为夸张,而且部很,在腰相连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形成一个缓坡,供李泰放手。 “告诉哥哥,没”,李泰把头伏在梁婷脸脖处,轻轻嗅着梁婷那甜到发腻的体香。 运会使人发热,而发热会使人发汗,有的人体质好,得需要相当的运,才会发汗,而还有的人稍微一运,就开始发汗,我们也叫发虚汗,梁婷就是这样人,特别容易出汗,刚才被李泰一阵摆弄,弄得上半汗津津的。与旁人不同的是,梁婷有体香,随着汗的蒸发,一甜腻的香气开始发散。 “妹儿,你真香”,闻着梁婷的体香,李泰不自觉的套弄起。 这其实不怪李泰,他闻到的梁婷的体香,不过是他的心里作用,真相是梁婷的汗带有大量荷尔蒙,刺激着李泰的大脑,思想上把闻到荷尔蒙识别成了香气,而体上则是对传过来的“我”信号起了反应。 “嗯”,轻如蚊子的一声,表示了应答,梁婷羞得把头埋在了李泰口,梁婷刚刚是想对李泰回答“”的。以前还不是男女朋友的时候,李泰讲荤段子,梁婷都是笑骂一句“”就打发走的,可是回想起刚刚被李泰的玩弄,心里一阵发虚,不想忤逆李泰,又不想说一些不知羞的话,只能模糊的回应一下。 进了市中心,街上也变得开始堵车,大大小小的饭店也亮起了霓虹灯,纷杂缭乱,就像梁婷的内心,即羞又悔混乱异常,如果当初给李泰机会,自己也就不会被这么轻薄……想着还有一周,李泰就要去D省A市供电局报道了,自己这段孽缘也该断掉了,梁婷暗自打气,以后一定要坚定信念;一定不要男人轻易得手;一定…… ------------------- 下车之后李泰和梁婷吃的海鲜烧烤,李泰这两天亏空的厉害,逮到烤生蚝和烤韭菜就是猛吃。 梁婷看着李泰狼虎,心里想到这个家伙,真是单纯,单纯的喜欢自己,哪有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能喜欢四年的,看他吃东西的样子,虎头虎脑的,还有点可。少年慕色,这些事也不能全怪他……这两天好好陪陪他吧,这将是独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回忆。 梁婷心中定计,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美食上,简简单单B市特产的海鲜而已,外加最简单的烹饪模式——烧烤,就吃的两人心意足。实在是这两人初尝禁果,不加节制,搞得体亏空的厉害,尤其是梁婷,晚上与李泰盘肠大战,白天还要上班,根本休息不过来,只是现在年轻,还熬得住而已。 两人饭饱之后,天也暗了下来,梁婷提议到旁边的B市大学去散散步,受一下211大学的氛围。李泰不想去,他只想回酒店,受着自己体内澎湃的力,和边的青春的力,李泰的目的很单纯。 “哥哥,你的目的很单纯啊”,梁婷开始跟李泰撒娇,经过刚才的思绪回转,梁婷目前很接受自的角色,甚至还能反过来调戏李泰,“是不是就是单纯的想上我”? 李泰有点不知所措,这是他认识梁婷四年以来,梁婷最生的形象,天烧烤摊的灯光照在梁婷的脸上,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光彩。 “傻样”,梁婷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 李泰瞬间惊醒,眼睛里好似要喷出熊熊烈焰,要将眼前的娇娃融化。李泰快速的巡视一圈四周,一把将早已恭候多时的梁婷搂了过去,一手抓,一手,张开嘴就向梁婷的丹咬了过去。 “呜呜呜呜”,梁婷未曾想到会玩火自焚,李泰亲起来没完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泰才练练不舍的松开梁婷。 “乎”,两人大口喘气,刚才都憋的够呛,梁婷脸上的红晕在夜色下显得更加迷人了。只是两人都没注意到,街边一道贪婪的目光。 面对梁婷的撒娇,李泰根本抵挡不住,只能牵着梁婷的手往B市大学走去,而B市大学也不愧全国最差211之名,两人大半个小时就逛了一圈,梁婷体验到了一种种单纯的、放心的被人护的觉,受着边人传来的阵阵热力,想象着今晚李泰可能对自己施展的各种羞人的手段,梁婷的脸越来越。 忽然,站住脚步,抓着李泰的衣服,抬头盯着李泰的眼睛,郑重的说:“哥哥,我你”! 李泰被梁婷突然的举搞蒙了,急忙应答道:“啊,我也你,我的宝贝”。 看着梁婷扬起的面庞,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格外娇,低下头在梁婷耳边温的说到:“宝贝,天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梁婷轻轻嗯了一声后,骂了一句坏,抱着李泰的胳膊向路口走去,李泰受着手臂被两大团住,并且随着走路的颠簸的节奏,手臂处好似又两只大兔子在不断跳。 李泰心中一阵火热,看来之前准备的一些东西几天能用上了! ------------------ 乾元大酒店套房内。 梁婷带着黑色眼,上一丝不挂的站在落地窗前,上半努力的挺起,双手反剪被牢牢绑住,腰部弯成一个夸张的角度,努力的往后起,两条腿绷得直直的,有规律的踮起脚尖,努力的迎合着抽小的节奏。 梁婷上由于天然负重,挺直体压力很大,并且双手被反绑在后,使不上力,导致整个上半的压力都压在那只的手上。 “啊、啊啊啊啊、啊嗯、哦哦哦哦啊……”梁婷放开自我,不再抵触,在李泰年轻几把的冲击下,开始不自主的浪叫。 梁婷的主迎合,刺激了李泰的发挥,一手,一手按胯,又是一阵加速输出。 梁婷浑肌肤如同最极品的羊脂玉一般,白的温但不刺眼,但此时,如同快要开锅的大虾一般,从里到外透着粉红。 “哥哥……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梁婷在不断浪叫,全站在窗户前、眼睛被遮住、手被反绑、前的大手在大力的搓着的头,这些刺激是梁婷此前从未受过的,像是一块处女地被开发,梁婷也在被李泰开发。 之前在出租车上梁婷被李泰调戏的下漉漉的,下车后又自我开解,心里彻底接纳了李泰,之后面对李泰的侵犯十分,最终在李泰巴有节奏的抽查下,梁婷体验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随着梁婷一阵高亢的叫,梁婷的小喷出大量水,接着双腿一便瘫倒在地上。 李泰给浑瘫的梁婷摆了一个双腿跪地的姿势,抓住梁婷的大,使得部高高撅起,使劲抽。梁婷的上半没有支撑,只能的用头杵在地上。梁婷的两个大子贴在地上,随着李泰抽查的加速,晃出一片炫目的浪。 随着一声低吼,李泰的巴完成了,他单膝跪地骑在梁婷的大上,停了一阵后,抽出半的巴,发出“噗”的一声,还带出了许多水。 李泰了发酸的腰眼,一手从梁婷腋下过,捞起一只肥嫩的房,一用力,就将梁婷翻了过来,抱在怀里,俯下肆意品尝梁婷甜美的气味。 梁婷本就初经人事,又被李泰强行征挞延长高潮时间,此时还没从高潮的余味中回过神来,只是的躺在李泰怀中,喘着粗气,腰部肌偶尔痉挛抽出一下,仿佛她的道还在承受的冲击。 李泰一边在和梁婷温存,回味着刚才的疯狂,寂静的房间也好似重新回到人间,车水马龙的喧嚣从窗外传入,梁婷两篇厚嘟嘟、嫩嫩的大被李泰的肿了起来,显得更加诱人。 地毯上一大片都被梁婷的打,李泰手了,在梁婷耳边道:“媳妇,你真啊。” 梁婷没说话,白了李泰一眼,窗外的月光洒在梁婷的脸上,显得格外娇。 忽然门口传过来一阵清晰且急促的脚步声,好似针一般突然扎了李泰一下。 李泰悚然一惊,连忙解开梁婷手上的束缚,一展开,就盖在梁婷凹凸有致的躯上,原来李泰是用自己的T恤把梁婷捆住的。 李泰快速起来到门口,只见房门大敞肆开,李泰心中一沉,刚才和梁婷在电梯里就开始疯狂,进房间之后好像好像没关门! “哥哥,怎么了”,梁婷被李泰突然的举吓了一跳。 “没事,刚才有人路过,吓我一调”,李泰心里有气又怕,气的是自己忘记关门,怕的是自己的娇俏女友被人给看光了。李泰把头出门外,左右巡视一圈,发现那人已经没了踪影,整个走廊静悄悄的,便轻轻把门掩上,回去和梁婷继续温存。 ————————————————– 第二章取包 今天是梁婷在B市培训结束的日子,她和所有新入职的同事坐在会议室,等自己岗位的分配结果。李泰是今天凌晨的飞机,在临别前夜,用巴给梁婷的小嘴开了苞,临别前还给梁婷布置下了好好练口的“作业”。 “我随时有可能过来检查“作业”,做好准备哟”,梁婷想起李泰临别前的调戏,面通红,“这就是吗?做做的事……两个人全心全意的相,就会达到快的高峰,取悦彼此呀。” 单纯的梁婷根本分不清自己对李泰的觉,是还是,与或者两者皆有,但可以承认的是,李泰对梁婷的体的,不但开发了梁婷的体,还扭曲了梁婷心。 梁婷想着想着,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觉,既难受,又甜蜜,还很害羞。“那……我现在是失恋了吗?” 突然,旁边的牛大力推了推梁婷,道:“快,点到你了。” 梁婷紧的答了声“到”,转头看向牛大力,道:“我分到哪里了,你听到了吗。” 牛小刚和梁婷是大学校友,同专业隔壁班,大课都是一起上的,两人很熟,这次又难得又缘分分道一个单位。 “下面的县级市,M市供电局营销部”,牛小刚答道,“我也是那里,你一个女孩子去营销正对路子,我就惨了,妈的,不知道都咋想的,居然给我一个大老爷们安排营销去了。” 专业对口的运检部没进去,反而去了营销部,这让想要在供电局干出一番作为的牛大力气急败坏。 分配岗位的人资部副主任念完名单后,各位县局或支撑部门的团委书记们,就将分到自己单位的新人带回单位报道,唯独剩下了梁婷。 梁婷市主要求留下的,因为她的一个包不知道被谁给拿走了。包里全都是梁婷和李泰在一起时候的回忆——字、丝袜、趣内衣外加一点SM用。这个包要是被别人打开了,可就羞死了,一定要追回来,梁婷心里下了决心。 “包里有什么贵重物品吗?”,M市供电局的团委书记王亚辉问道。 “都是一些换洗的衣服……”,梁婷有些难以启齿。 “哦,那没事,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拿错了,我在群里问了一圈,看有没有人拿错,有的话就让他给你送回来吧”,王亚辉很热心,“咱们先去吃饭吧,在这里干等着也没用”。 “嗯,好的,谢谢辉姐”。梁婷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吃完饭过了一会,王亚辉的团委书记群就传来了消息,梁婷的包被一个分到q县供电局的小姑娘给错拿了。 王亚辉提议让梁婷和她先回M市供电局,被错拿的包让q县供电局直接搭跑线车送到M市供电局,但梁婷哪里肯干,包里那么多隐私,还是她自己去取这个包更稳妥。 梁婷的自做主张让王亚辉有些不悦,但还是给梁婷联系了去Q县的跑线车,还给梁婷付了往返的车费。 这些跑线车都是黑车,B市的两区八县市都是山区,通不发达,人们出行很依赖这些黑车。 梁婷一路很顺利,到了Q县供电局,还和错拿她包的小姑娘聊了一会,互相加了微信,但出了Q县供电局,就发现在路边等她的跑线车不见了,心中一慌,刚要给王亚辉打电话,就听旁边有人叫她,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出租车的司机。 司机解释道,拉梁婷过来那趟车的司机是跑Q县到B市的,对M市不熟悉,就把去M市的这趟转给了他,司机说他就是M市的出租车,专门跑M市到Q县的。司机说着话,打开了后备箱,让梁婷清点一下,看行李少没少。 梁婷上前看到自己的箱子就躺在后备箱了,心里就相信了司机说的话,撇了撇嘴,点了一下行李,顺手关上后备箱后就坐上了后座,示意司机可以出发了。 一路翻山越岭、钻山绕林,看着道路两旁的青山绿水,梁婷心变得舒畅,男友的离开和包被错拿带给梁婷的不安开始消散。出租车绕过一道山梁后,来到一个小镇,但是突然车头一转,没有驶入小镇,而是沿着小河边,顺着一条村路向前开去。梁婷心中有些不安。 突然,出租车开进了一个碎石厂,院子里堆的一座座小山一样高的碎石,绕过这一座座小山,出租车开进一个山谷后停了下来,车一停下,之前守候在车门两侧的大汉的就拉开车门,把惊慌失措的梁婷架了出去。 梁婷被一路架到一个小二层楼中,扔到床上,屋里一个长得像大马猴一样的年轻人早已恭候多时了。 大马猴上来就来梁婷的子,梁婷被吓得都了,值得双手死死捂住腰带。 “啪!啪!啪!”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松开!”大马猴抽了梁婷三个巴掌,厉声喝到。 梁婷挨了打,被吓坏了,眼睛睁得圆圆,娇嫩的双颊上,赫然印着一深、一浅两个掌印,中间还有一个鼻孔在流血。梁婷双手无力的搭在要带上,根本抵挡不了大马猴粗暴的作。 只见大马猴解开腰带后,右手用力一扒,就把梁婷牛仔了下来,梁婷两条洁白的长腿彻底暴在空气中。大马猴急坏了,哪里见得了这个,上前一步跨在梁婷上,直接就把梁婷压在下,摁住梁婷的头,一张臭嘴就要往梁婷脸上拱。梁婷双手用力支开大马猴,大马猴亲不到,抬手就狠狠的又是一巴掌“啪”! 这一下非常重,梁婷被打的那一侧的耳朵一阵鸣响,彻底不敢反抗了。 大马猴如愿亲到了梁婷的小嘴,臭烘烘的舌头在梁婷的嘴里不断翻,调戏着梁婷的香小舌。大马猴口水很多,一边一边流,的啪唧作响,不过更多的口水都流进了梁婷口中。梁婷被恶臭的口水熏得恶心想吐,但又不敢反抗,只能被忍受。 这时梁婷已经被大马猴剥成了光猪,一对洁白的房平摊在前,与两天苗条的躯形成了充分的对比。 大马猴看到这里,褪下短,出早已立直的超大巴,搬开梁婷大腿就要往里捅,连套都没带! “啊”,梁婷痛的大叫,一把推开大马猴。 大马猴很瘦,超过一米八五的各自,体重却才过百,但是巴却超级大,放松的状态下足有16公分,大马猴如果上蹲厕,得用一只手托着巴,要不然巴能垂到坑里去。 大马猴的大巴起后,长度超过30公分,直径接近10公分,堪比驴的家伙式。这一进去,还没经过,哪里是梁婷这初经人事的小嫩逼能承受的了的,惨叫一声,就把大马猴推开了。 梁婷已经被大马猴的巴掌扇怕了,连忙对大马猴说到:“大哥,你巴太大了,我实在受不了啊!” 大马猴火攻心,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抬腿一脚就踹到梁婷肚子上,大声喝到:“你妈的,挨打没够是吧!” 梁婷疼的差点闭过气去,作为在家备受宠的独生女小公主,梁婷哪受过这些,捂着肚子佝偻在床上,半天都没缓过来。 大马猴见梁婷老实下来,从床底下拿出一条狗链,把项圈套到梁婷的脖子上,又用狗链狠狠的绑住梁婷的双手,最后把狗链的末端系在床脚上,看梁婷没有作,走过去又是一脚踢在梁婷圆挺的上,掀起一阵浪。 梁婷像个地葫芦一般骨碌到地上,“大哥你别打了,你想咋我都行。”梁婷不住的哀求,他已经被大马猴打服了,根本不敢反抗大马猴,更不敢忤逆大马猴的意愿。 “站起来!”大马猴命令道,“两条腿分开,一条腿踩到床上!” 梁婷不敢违逆,按照大马猴的命令摆出了这个的姿势。梁婷像狗一样被拴在床脚上,直不起来,只能对着大马猴撅起,而上由于没有支撑,重量都压在腰腿上,整个人根本站不稳,颤巍巍的,分开的双腿更是一直在颤抖。 的部暴在大马猴严重,一簇稀疏的毛的趴在上面,看的大马猴热血沸腾。 大马猴一把扯过狗链,将巴塞到梁婷嘴里,“好好给老子舔,舔不好老子就打死你!” 梁婷的小嘴昨天晚上才开苞,哪里有什么技术可言,而大马猴的巴又粗又大,塞的梁婷的小嘴当当的,根本口不了,一口牙齿就会碰到大马猴的头,大马猴吃痛,就把巴抽了出来,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一瓶药,开梁婷的嘴,一整瓶都被灌了下去。 接着把大巴慢慢入梁婷的道,俯下子去抓梁婷的房。大马猴一点也不怜惜梁婷,狠劲的抓,几下就在梁婷白嫩的房上留下几道青紫的指痕,不理梁婷的痛呼和求饶,一下一下的干着梁婷的小逼。巴经过了梁婷口水的,已经能顺利的入。大马猴越越深,干了七八下,大马猴一使劲,大巴被梁婷的小逼下一大半,直接给干到心了,随着大马猴慢速的抽查,梁婷的体开始有了反应,道在慢慢分泌水,慢慢的,梁婷的道被大马猴干的噗嗤作响。 大马猴越干越猛,根本不讲究什么九浅一深的套路,一路猛攻,下下直奔心,每干一下,梁婷就一下,没几下,梁婷就被干的瘫在床上,一条腿搭载床边,另一条腿站在地上,随着大马猴抽查的节奏,一下一下的踮着脚。 大马猴这边爽飞了,梁婷的道紧致温暖,小里面的好像小嘴一般,在大巴上,大巴来回抽查的阻力很大,但大马猴抽查的力度更大!大马猴大概干了20分钟,之前给梁婷灌的药起作用了,梁婷现在就觉得自己好似在云端,两只脚的使不上力,下的快一波一波袭来。 “哦、啊、啊、嗯、嗯”,梁婷不住的开始叫,“啊啊啊”,一阵带着颤音的高亢叫声,代表着梁婷已经被大马猴到高潮。 刚才大马猴给梁婷吃的是给牛配种的药,经过稀释的,所以慢慢一大瓶,这是大马猴在好几个女人上才试探出来的最佳用法,稀释之后药效持久,能达到30小时左右,而且药效不那么猛烈,不会把女人直接弄死。 大马猴又干了三十几下,拔出大巴,把梁婷的狗链解开。梁婷的双手一离束缚,就迫不及的向大马猴的大巴,口中浪叫道:“老公,好老公,我啊。” 梁婷的带着颤音,见大马猴不过来她,就起跪倒大马猴面前,捧起那只大巴小心翼翼的舔起来,像是在舔糖一样,在嘴里转圈的舔。大马猴突然抓住梁婷的头,整只大巴往前一送,直接就把巴查到梁婷的喉咙里。梁婷虽然被憋的喘不上气,但只敢轻轻拍大马猴的腿。直到大马猴看梁婷快要晕过去,才抽出巴,带出大量的唾。 噗叽,梁婷再次达到了高潮,不过这次是小嘴被干,干到眩晕高潮。 大马猴将梁婷抱起来放到床上,将梁婷的一只大腿骑在下,将另一只大腿抗在肩上,有浅入深的慢慢抽起来。梁婷经验不足,还在迎合这大马猴,不知大马猴将她摆成这个姿势的用意——干近梁婷的子! 大马猴只了十几下,就明显加快了速度,而且每一下越干越深,对梁婷的刺激越来越大,刚刚高潮的梁婷,体早就已经变得,在药的作用下,居然再次高潮,喷出的水顺着大马猴的巴流出。 随着大马猴加大抽的力度和速度,梁婷被的声不断,完全沉浸在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中,完全没注意自己的上半的美包括两个大房在内,早已伤痕累累,是青紫发黄的指印和牙印。 梁婷已经记不清被干出几次高潮了,只觉小腹一疼,大马猴的大巴好似得更深了一点,然后就被一热流淹没,昏了过去。大马猴终于来到了高潮,并且成功将大头攻入到梁婷的子内,将所有的子一滴不漏的进梁婷的子。 过了好一会,梁婷渐渐转醒,下的床垫一片狼藉,了好大一片,梁婷捂着疼的仿佛要裂开的小腹,趴在床上嘤嘤嘤的哭了起来。一天之前,她还是前途光明的大学毕业生,供电局的正式职工,如今可能就要沦为别人的奴,甚至连健康都得不到保障,想到自己没有听从刘亚辉的意见,导致自己遇见这种事,心中更是懊悔不已。 大马猴正一边吃饭,一边欣赏自己刚才爆梁婷的英姿,脑海中正在想着还要把那些样使在梁婷上,梁婷是个极品,难得一见,不要说玩死了,就是玩坏了,也是很浪费的行为。大马猴想起之前自己强一样的,都快把梁婷的小逼裂了,不由得一阵心痛,打算先让梁婷休息两天,再好好玩玩她,等以后玩腻了也不要弄坏,还可以和朋友们换着玩,甚至还可以送给自己老爸,这种女子,是老爸最喜欢的类型。 正在大马猴纠结是将梁婷送给老爸,还是留着自己玩的时候,一队队武警包围了这里,看来梁婷的噩梦可以终止了,实际上呢?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关于爱情的现代诗】供电局梁婷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