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差差漫画登录页面入口链接】『卫斯理白素淫传』【成人生活片】

『卫斯理白素淫传』【成人生活片】/

卫斯理又沉思片刻后,用力握紧白素的手,缓缓道︰「我看陈博士那人不简单,他不会因为我们的几句劝说就放弃初衷的。」白素点点头,听着他继续道︰「就他现在的想法也许是好的,但只要有人出得起钱或者用暴力抢到这技术,那就真的可怕了,我想干脆……」

白素忽然站起来,打开衣柜,等她再合上衣柜时,手里已多了两套夜行的黑衣。
「你,你已经想到了?」 看着卫斯理有些吃惊的表,白素开心的笑起来︰「刚才在开会时你突然要去洗手间,我就想到你肯定是去探路了,当然也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卫斯理哈的一笑︰「果然瞒不过你,素,你真是厉害!」

一部已熄火的汽车慢慢至勒曼医院旁的小径中停下,两个穿黑色衣的人迅速下车后挨靠在医院的围墙边,其中一人向上挥手,一块不大的石头越过围墙飞了过去,「啪」的一声轻响从墙的另一边传出,两人静听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其它响刚才那人再次挥手臂,一条前端带着十字钩的绳索立刻吊住墙壁的顶部,两人都地攀上围墙,又似壁虎般了下去,全然没发出半点声音。

医院里一片漆黑,令人想象不到几小时前还是宾客如云的景。 二十几分钟后,陈博士睡房中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什么,有人闯入实验室?好,我马上到!」从他的住处到实验室距离非常近,陈博士连衣服都没换就跑了过来。保卫部的黄经理就站在医院入口处焦急的四处顾盼着,见到陈博士赶到,他忙迎上前︰「院长,刚才有两个蒙面的黑衣人跑进来,可能想偷资料,幸亏他们触了警钟。」

「抓到了吗?」陈博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眼睛紧盯在他的脸上等着他的回答。 「没,没抓到,那两个人手非常好,打伤了我们五个人。」

陈博士不再理会他,迳直向二楼的实验室走去,黄经理连忙跟在后面。面对着凌乱不堪的实验器,陈博士沉着脸注视了黄经理一会儿,又走进放置计算机的办公间,里面的计算机正开着,陈博士一言不发地坐下,手里飞速地按起来,黄经理小心翼翼的站着没敢走。过了不久,陈博士慢慢站起来,本来紧皱的眉头业已放松,他依旧是盯着黄经理的脸,但是口气却很轻松︰「你形容一下那两个人的体态,看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找到什么线索?」

「好的。」听到院长似乎并没有责怪自己,黄经理暗擦了把冷汗,他想了想道︰「那两人,对了!应该是一男一女。」「你怎么知道是一男一女?」

「他们穿的黑衣很合,其中一个我肯定是女人。」这两人是谁呢?陈博士陷入沉思,凭他估计那两人并非是来偷资料,而是想删除掉计算机中的所有研究资料,但幸好被删除的全是实验记录,虽然也有损失,毕竟不是最严重的。

陈博士踱到窗前,一阵夜风吹来,他惊讶地仔细观看,窗上的玻璃竟是破碎的,上面还留有些残缺不齐的碎碴。 「那两人就是从这里跳出去的。」黄经理的声音从后传来。原来是这样,陈博士点点头,卫斯理和白素两人的样子在他脑中不断涌现,难道是他们?他回忆着酒会中卫斯理的话语。

「那两人有人受了伤,」黄经理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叫起来。陈博士向他望去,随着他手指处的玻璃碎碴上确实有血迹存在。「叫化验部取样化验,快!」

陈博士坐在沙发上闭目休息着,黄经理很快走了回来︰「院长,化验部的初步检验是血型为O,应该属于女,详细的报告要再过一个小时送来。」

陈博士笑着睁开眼睛,向黄经理道︰「好了,你去休息吧!」 「那,院长你……」「我还有事,你先去吧。」黄经理走后,陈博士就站在窗前,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忽然他笑了起来︰「卫斯理,和我作对的后果马上就让你明白!哈!哈哈……」

***********************************
「卫斯理,你可算回来了!」才一进家门,老蔡就带着一脸地不高兴向我诉起苦来︰「这几天一直有个姓许的,叫什么许天来的天天打电话找你,还来了几次电报,我告诉他你不在家里,好像我骗他似的,」我搜索着大脑的记忆,许天来,这名字我从未听说过,刚经过长途周转,实在是不 再跟老蔡纠缠,「那些电报呢?」我不耐地打断了他的话。

「就放在楼上的办公桌上!」
老蔡显然还要继续唠叨,我忙向楼上的办公间冲去,回头告诉他︰「对了,白素的手受了点伤,你去拿些伤药。」 等我进了房间,楼下老蔡和白素的声音还不断传入我的耳中。 办公桌上赫然摆着几封电报,我抄起来迅速地翻看,其中还着封信,都是那个叫许天来的。信的大意说他是专门研究地质和矿产的学家,听朋友介绍对我认识很多,只是未曾谋面希望有机会一见,其中不乏些恭维的语句,后面说某日在珠峰附近发现有贵重的矿产出现,希望我能与他同去。

我将信丢在一边,拿过电报来看,按日期顺序是这样的︰「君必意,望君速来,盼。」「大发现,望君速来,等。」
「事有隐,君请速来。」
本来我对这个邀请并不重视,不外乎个学者有些什么新发现,但这几封电报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匆匆打开信纸,果然在最后找到尼泊尔××酒店的字样,我又看了看信封上的日期,应该是我和白素出行后的第三天发出的,也就是说距离现在已有整一个星期了,看来要去的话得赶紧了。

我给航空公司挂了个电话,他们告诉我三小时后就有班直飞该处的航班,只能在飞机上休息了,我下楼向白素和老蔡说明后提着行就出发了,白素向来很了解我的格任由我离去。 在到机场的路上,我高兴地想起这次勒曼医院之行,虽然白素的手臂受了点轻伤,但总算是将陈博士那可怕的计划都毁掉了。我忽然又想到也不能小看勒曼医院的能力,有几个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它,这些国家都是由铁腕权利控制的,属下的特务机构势力范围错综复杂,最高领袖又都是些迷信自己可长生不老的老头,实在是轻惹不起。

「院长,卫斯理已经到达尼泊尔,住在××酒店。」声音甜美的女助手向陈博士报告。 陈博士点点头,拿起一沓资料给女助手︰「让她记牢这些东西,另外你再教会她些必要的常识,只有一天的时间。」

「知道了,院长!」
看着女助手走出时向两边摆的部,陈博士笑着了自己的下腹。一间不大的房间中只放置了两个小沙发、一个小 和张床,有个女人正平躺在床上,她瞪视着天板,似乎被那里的什么东西吸引一般。她只穿着件白色宽大的袍子,可袍子却丝毫掩盖不住她娇好的材。在屋中白帜灯的光线下,她的肌肤白皙如雪,前隆起的双峰上深色的尖和下腹处的一团黑色图案都清楚的显着,五官匀称的瓜子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更是醒目,她一不的躺在那里,彷彿没有任何事可以打扰到她。

房门被轻轻推开,着资料的女助手闪进来,她笑着望着床上的女人,把手里的资料放在床边,看那女人没什么反应,笑着道︰「我叫安尔,剩下的课由我来上,你先把那些资料记熟,一小时后我来问你。」安尔又看了一会儿,转走出了房间。 那女人慢慢地拿过资料,喃喃的念了起来。

「你是谁?」
「我叫白素。」
「你的丈夫叫什么?」
「卫斯理。」
「你的父亲是谁?」
「白老大。」

陈博士在门外意地点着头,走回自己的实验室。时间过了不久,安尔笑着回来︰「院长,她都记清楚了,我是不是该……」  陈博士向她挥挥手,「是!院长,我这就去!」 房间里忽的黑了下来,那女人坐了起来,四处观望着,有种声音在黑暗中由小逐渐越来越大,直至让人完全听清。那是男人和女人在合时发出的喘息和器结合的声音,混合着有节奏的音乐。那女人惊讶地围着墙壁转,想要知道这声音的来路,跟着两边的墙壁慢慢浮现出图像,内容都是些男人和女人在欢,有的女人正张大了嘴快速套含着男人的,有的是几个男女用不同的姿势发着各自的。

那女人呆呆地注视了一阵墙壁,然后猛地趴在床上,用双手紧按住自己的耳朵。「这是很正常的男女,你明白的。」有只手轻轻拉开她手,她抬起头,安尔就站在自己面前︰「来,放轻松,我教你。」  她愕然发现,安尔很快掉上的衣物,一个健康的女体就了出来。安尔拉着她的手摩着自己的部,高耸的峰经过后格外显得挺立︰「男人会这样的……对了,就是这样,喔!好舒服……」

安尔向后躺倒在床上,拉下她上的白袍,藉着两旁影像的光亮,她的体完全暴出来,不大但依旧坚挺的房,细嫩的腰肢,笔直的双腿都是那么完美无暇,连本是美女的安尔都不由发出声叹息。 两个赤的女人纠缠地躺在床上,安尔引导着她向自己的下体︰「对!就在这儿,哦……」

她听话地用手轻安尔张大的双腿间已的部,手指还好奇地向深处探索着源泉,安尔张嘴含住她的尖,报复似的开始舔啜。「原来女人和女人可以这样。」她心中暗想着,耳畔的痱之音似乎随着安尔的摩而越来越听,她觉得自己的体开始发热,有一说不清的东西好像在体内燃烧,「啊……喔……」自己竟发出了想象不到的声音。安尔把子靠过来,抓住白素的房,慢慢搓那娇嫩的头。“白素,你的材真,真让人喜欢。”

安尔忽然凑过头去吮吸了一下白素的头,这让白素到一阵酥。安尔一下用体压了过去,两人倒在地毯上,接着热烈的拥起来。安尔仍然不放过白素的头,得她的头都已经发硬了,不时用舌头添添白素的耳垂和脖子。安尔把手指放到她的壁上,慢慢地时,她把头埋在安尔的房上,低声起来。她的核被安尔着,两人的声变得越来越大。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安尔的双手和舌头就象是魔鬼般在她的上游走,转眼就到了她的大腿根部,舌头在那片漆黑的毛发上扫过只达下面的部。眼前被黑色体毛覆盖下的暗红色裂缝紧紧地闭合着,连上的皱褶都显得那么诱人,难怪有那么多男人想干白素这个体。 安尔手指轻按住她的向两边分开,里面鲜嫩的色随着手指的分开而逐渐扩大了出来,能看到狭小的洞正稍稍悸着,安尔出舌尖由下向上舔了起来。

「呜……啊……啊……」她大声着,下体不断传来的刺激叫她不知如何是好。没过多久,她只觉体内一热流向下体涌去,两腿间爆发出阵阵的抽搐,她紧闭着眼睛体会着这抽搐的余韵。 「这就是女人的高潮,你现在明白了吗?」她慢慢睁开眼睛,安尔正笑着看着自己,她到自己的脸上热得厉害。白素把眼睛闭上,把自己沉浸在火之中。

安尔用手指都非常熟练,很快两人体都开始紧紧的绷住,拼命地对方的和头。安尔回过头去,把放在一旁的两个电按摩拿过来。一支到自己漉漉的道里,一支到白素的下面。按摩是一对的,共着开关。当安尔把开关打开时,按摩的振让白素同时放出欢快的声音。
“……请用力我……我好舒服……”
按摩做得很仔细,上面还有一些小凸起,在道里送时能给女用户带来很大的快。安尔使用按摩也很有技巧,都在寻找白素最的部位。两人用房互相摩擦,四紧紧贴在一起,这些的作能让她产生快。
“啊……啊……我快丢了…………丢了……”
两人全绷得很紧,同时达到了高潮,全痉挛着分开,各自躺倒在地毯上。按摩还一直在振,使得两人的高潮时间持续很长……

「她都明白了吗?」不知何时门被打开的,陈博士正色地望着两个赤的美女。  「她已明白了,院长。」安尔穿回自己的衣服笑着道。 「好的,我要试试。」陈博士走到床前,拉开链掏出来套弄着,笑着向安尔道︰「你让她含着它。」
安尔点点头,纤手轻着眼前怒张的,引导着向她靠近,同时缓慢地的摩擦着,「这样,对!含住它……」一经放入,陈博士就快速地抽起来。 他注视着她美丽的脸庞和在她秀气的间进出的,「卫斯理,你的夫人真是爽死了,哈!哈!」他在心中大喊着。 

先前一直认为白素是个气势强盛的女子,现在看到她如此专心的侍奉着自己,陈博士寒冷的心不禁温暖起来,他轻的着沉迷在自己上的白素的头发。「白素,这样就好了!」陈博士觉得一阵快袭来,连忙将抽离白素的嘴。「我要进去了喔!」「我喜欢从后面进去!」
白素回应着,将两手放在自趴下,请求由后面进入的白素腰上,他将前端顶住炽热的处,吸一口气,往前一挺。「啊!」白素的背挺了起来,发出娇,濡的部,响起了刺入的之声,将男根整个没。白素的体热,让陈博士到兴奋,男女的合,使人受到自己与他人的亲。「好!真舒服!」

白素的内部被男根充,全洋溢着震的充实;膨胀的一边推开壁,一边往深处推进的觉,真令人兴奋。又长又大的男根整个被没,根头在子的入口迅速地刺激着。「嗯,啊,这里…」白素妖的着,于是陈博士毫不客气的刺进入口。

陈博士用力撞进去,每次挺进时,白素就扭子,发出娇美的叫声。白素的内部,就像熔铁般炽热,且充甘;腰干每一下,淡红色的祕就缩一下,兴奋的核抽抽慉慉的颤抖着。

「嗯…..,啊……..,真的好舒服哟!」白素不断,而房则在每次抽送时,都会嘟噜嘟噜的摇晃着,陈博士受不了眼前的波漾,于是由背后牢牢地抓住她超大的美。「哼!啊…」暂时停止抽送,陈博士的手毫不留的紧紧揪住房,虽然很痛,白素仍旧发出甜美的喘息声,头发散乱的低着。「好!好喔!」白素热如火,陈博士觉得这简直是人体的奇迹。

当天晚上,陈博士躺在睡房中,安尔跨坐在他上,上下摆着体,前的双峰也随着来回摆着。

「是我好还是那个假白素好……?」安尔腻声问道。

陈博士抓住她的房使劲搓着︰「可惜没有她的大脑存储器细胞,要不然任他是谁也分辨不出真假。」

到达尼泊尔的当晚,我在××酒店中见到了许天来,先是简短的寒暄后,许天来从房间角落中的保险柜中出两个布包,他小心翼翼地递给我,略带神地道︰「卫先生,你的见闻广博,相信对这里面的东西不会陌生的。」看来布包中的物件相当的珍贵了。 我轻轻地翻开其中的一个,里面包着的竟是件保存完好的瓷器,不用仔细看就知道年代已很久远。我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忍不住笑了出来,「许先生,你转行搞起古董了。」

许天来让我问得不明所以,忙指着瓷器道︰「卫先生请你仔细再看看!」看他一脸正色的样子,我又捧起那瓷器端详起来,反着光亮的釉面和特殊的纹路让我心中一︰「这是钧窑!」 许天来忙接口道︰「不错,卫先生果然名不虚传,正是钧窑!」这钧窑是瓷器中的极品,在大陆的古玩界就有「钧窑一副千万厦」之称,可知其价值不菲,又在瓷器的排名「钧汝官哥定」中列在首位,是许多收藏家梦寐以求之物,可惜流传至今的不过百十几件,真品实物也只是在拍卖场中才偶有一见。但真正令我惊奇的是许天来从何处搞到此物,总不成他跑到珠峰脚下乱挖就挖出来了?

我注视着他,希望听到他的解释,他却又指了指另外的布包,大概想让我看完后才告诉我事的来龙去脉。这里面包的是两个环形的汉玉,以我的眼光估计那也是真品。「相信卫先生你现在肯定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些古物的吧?」 我点点头,确实想知道。

「卫先生,你知道我是研究地质的,而我也一直在这一地带考察,珠峰下的岩石层是我的钟,从这里可以找到史前地壳板块迁移的痕迹。」他的神色越来越兴奋,我赶紧打断他的话道︰「这些我都明白,可也不能证明这些古物的来历吧!」

「卫先生请你别急,我马上就说到了,」他有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接着道︰「那是前几天我去考察,在距离珠峰脚下五、六公里处发现的,我也了解这些古物的价值,但来历我也想不通,虽说古来波斯一直与中国经商,可是途径却不在这里。」 我当然知道他所说的「途径」就是丝绸之路,「为此我翻阅了些资料,我想那附近肯定还有很多可发掘的地方,因为这些古物不会被普通的人物带到此处,相信有商队经过。」

我仔细地想了想他所说的话,点点头道︰「很有可能,但又怎样呢?」 他吃惊地看着我,似乎像在看怪物︰「卫先生,你还不明白吗?如果沿着这地势向东还能有发现的话,那就等于发现了另外一条丝绸之路,这,这还不算是大发现吗?」

他的嘴都因兴奋颤抖了起来,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就笑着道︰「那可恭喜你了,希望你早日成功!」「不是我,是我们!」
「我们?」我楞住了。
「卫先生,希望你能帮助我一起来实现。」他依旧沉醉在兴奋中。
「我对这些研究一窍不通也不兴趣,为什么要拉上我?」我得找机会了。
「我听人说卫先生你对很多事都有好,而且思想独特,所以才想到邀你同来。」

这种搞科研的人脑子好死板,让我陪他挖地得干到什么时候?「这样,我的时间很紧张,只怕不能在这里陪着你,不如你有什么发现挂电话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我知道你很忙,但请你抽出些时间好吗?」

我有些心烦意乱起来,把我从温暖的家叫来这地方已经够烦了,还要我留下来。
相信他看去我的脸色已不太好看了,他用带着央求的口气道︰「卫先生,就请你留几天,看在介绍人的面上,这样吧!两个星期内如我没有发现,你尽管离去!」
说起那介绍人,是我的好友,以前曾帮过我很多忙,现在把他提出来,我还真是没办法了,看来拒绝不了,好在两个星期就当是在这里渡假吧,我叹口气点头答应了。

还真不能小看这地质学家,三天的时间里他几乎都是泡在研究中,完全不顾休息,似乎他的体对风雪加的严寒有免疫功能。当晚,我硬是把他拉回了酒店,灌下几杯威士忌后,我们才摆了外面的冷意。我告诉他不好好休息和吃饭的话我马上就走,他这才开始认真吃饭。共进晚餐后,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能马上冲个热水澡是我现在最大的望了,将热水阀调到很高,不久浴室中就弥了白色的蒸汽,我光衣物跨入浴盆,水温的刺激很快让我的全发红,我放松地躺下,闭上眼享受着舒服的温度。

浴室外「嗒」的一声轻响让我骤地警惕起来,这种声音对普通人的耳朵只怕造不成什么影响,但对于习武之人就有反应了,如果没有这种反应,相信我可能不到现在。我轻轻地翻出浴缸,抄起条浴巾围在腰间,慢慢拉开房门,然后猛的窜了出去,任何人都会被这样的作吓得吃惊的,但来人并不惊慌,相反却让我吃了一惊,因为来人竟然是白素……。

「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注视着她,但不知为何她似乎在躲避着我的视线。
「我好想你,就过来看看你。」
她的回答让我更觉奇怪,因为白素很少会说出如此的语言,再加上我们从不妨碍各自的。「你不是病了吧?」我关切地问道。
「没有,才下飞机有些不太适应,我想先洗澡。」
这句话是我觉得挺正常的语言,刚跑到个温差如此大的地方,是让人不太舒服,我笑着道︰「我去放水,你好好洗吧!」我躺在沙发上,等候着她出来,但几天来的疲倦和浴室中有规律的水流声,让我不久就进入了梦乡。清晨醒来,我到处也找不到白素的痕迹,我很怀疑那是否是梦境中的况,但又有模糊的记忆告诉我那是真的,睡梦中她翻着我的体,用热的双亲我的全,后来还含住我的上下舔啜起来。

在这种从未享受过的刺激下,我的很快就亢奋地硬挺了,她坐在我上面引导着我的进入她体,可能平时太缺乏夫妻间的了,她没几下我就将入了她体内。但这记忆相当朦胧,我努力的找寻着她的痕迹,都没有任何发现,难道这些真的是在梦中吗? 许天来拉着我走出酒店时,我似乎想到了些什么,我叫过前台的服务生向他询问昨日的到访记录,记录上确实有白素的登记,她该不是一声不响地走了吧? 几天以来的一无所获,让许天来的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但令我佩服的是他依旧对工作专心致致,并不因此而放松自己。我给家里去过几回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看来不只白素连老蔡都变得神出鬼没起来。

许天来的热终于等到了回报,他挖出了一对玉牌,上面细地刻有龙纹的图样,我都被他的兴奋所了。「卫先生,你看我说的有道理吧!古人的工艺真是了不起,两块玉牌做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就象是复制出来的。」

我高兴地拿起玉牌对着看,耳边不时传来他因兴奋口不择言的胡话,他的话不禁让我想起了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东西?」我问道。 我正经的表倒是让他一楞︰「我……我说这两块玉牌好像是复制的那么一样。」

「复制!」我的脑海中闪过另一句话︰「如果我们有人的细胞︰DNA……我们就可以复制人!」那是在勒曼医院的新院长见面会中陈博士的话。我又想到了白素手臂上的伤和她几天前的出现,难怪我受不到和她心上的通,这该不会……

「院长,卫斯理的体已从假白素体内取出,可以开始程序了吗?」
陈博士点点头,女助手安尔飞快的在记事本上写着,忽又抬起头,用漂亮的眼睛盯着陈博士道︰「院长,真的要毁掉她吗?」「对!卫斯理为人相当明,作品虽然是成功的,但缺陷太多了。这次可就不同,遗传基因会将卫斯理的思想几乎完全带过来,在加上我们准备的特殊添加物,哈!哈!」陈博士说着开心地笑起来。

透过眼前红外线夜视仪的镜头,虽然是在黑夜中,勒曼医院内部的况都清晰地出现在小郭的面前。从接到卫斯理的委托他就立刻赶了过来,找了个合适的房间租下,几乎是白昼不分的对勒曼医院进行监视,但一直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作。

「看来今天也就这样了。」小郭叹了口气,了已充血丝的双眼,似乎有个人影似飞鸟般越过围墙,小郭忙调整焦距对着那影,出乎他意料的是镜头中的人影赫然是卫斯理! 「这家伙居然不放心我,丢下老婆自己也跑来了。」注视着卫移的方向,他迅速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想到白素︰「嘿!真不知道她的内又换了什么颜色?一定还是和上次一样的白色,不然为什么姓白?」他不由笑出了声,那双腻而健康的大腿和吹弹可破的雪玉肌肤又让他不觉猛了口口水。

「卫!这里,快上车!」按估计的路线他截住了正在飞奔的卫斯理,「你怎么也来了?」他假装生气地问道,却听不到任何回答,他这才注意到卫正由车窗向四周观望着,「有人在追你吗?」他心里泛起阵紧张,不由加快了车速。看卫仍是副紧张的神态,他略微想想后道︰「勒曼医院在这里势力不小,干脆你先回去,等几天我去你家再谈。」卫斯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浴盆中适度的水温带起阵阵白雾,白素静静坐在里面,受着里面暗涌的水流对体的,但此刻她的心中却不甚平静,卫自从接到几封来路不详的电传后一走就没有任何消息,虽然平时这类事发生过太多次,但这回她心中有点不祥的影,「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轻轻摇摇头,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夜风吹拂着纱帘,白素躺在黑暗中注视着窗外的星空,似乎夜风带来些什么不祥觉,她猛的坐起来,抄起件睡袍披在上。果然听到门外有一阵响,而且越来越靠近她睡房的门口,白素轻轻一纵就跃到门边,屏住呼吸静静等着。

房门渐渐被打开,来人正轻手轻脚地探进来,白素等到那人转关门的时候一掌斜砍下来,另一只手则握紧抬至前,准备下一招的进攻,那来人的作也很快,弯腰闪过掌劈后向旁边跨了一大步︰「素,是我!」白素听声一楞,所有的作都僵在半途︰「卫?你!」 「小声点儿,不然老蔡又要骂了!」

白素笑了起来,本来绷紧的体立刻放松了下来,她反手关上门︰「你怎么不打个电话来?害我以为来了贼!怎么样,事顺利吗?」「我先去冲个澡,你先去睡,等明天再说。」 卫终于回来了,白素的心里轻松了许多,原来自己还是依赖他的,听着浴室中有规律的水声,她慢慢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又开始变得清醒,那是双巧的手在她上游走摩所带来的,「这家伙才回来就又不老实。」但毕竟两人总是聚少离多,何况深夜中的惜更是容易被挑起来,白素静静享受着这熟悉的。那双手在她腻的肌肤上掠过,由脖颈向下直到脚踝,再向上顺着笔直的双腿追寻到大腿的尽头,有只手继续向上横压住挺拔的双峰并开始轻按压,停留在下面的手指地拨开丝质内寻找着的。白素的全都被这上下的摩弄得火热,她扭着体配合着卫的作,为了让他的手可以直接触到自己的阜而将双腿放松缓慢分开,果然那手迅速将她的内去,不费力地将整个手掌放在她部上挑着,食指挑开覆盖在已因充血而稍凸上的毛,轻轻按起来。

从自己的中心涌出的趐快似闪电般冲进大脑,连她都不相信自己竟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哦噢……哦……」甜美的哼声从喉间抑制不住地涌出。 她手握住卫胯上高耸的器,「怎么会这么大?」白素吃了一惊,手中那硬实的竟一把握不住,而且还跟随着脉继续加大,「看来他已经想了好久了。」白素心里想着,稍带羞涩地摆正体,等他的进入。

卫用手扶住自己的,并不太急地在她部上摩擦了几下,从道中流出的让更加坚硬,才对好位置似乎想要好好享受这入的快,慢慢挤开向深处挺进,「哦……噢……」下逐渐而来的充实让白素叫出了声,她也尽量收紧道以迎接许久未有的。 那好像直到她从未被接触的部份,并且停在那里开始摇起来,「噢……好大……」她轻启嘴着。卫诡异笑着用双臂架起她的双腿抬起好高,前后摆起腰肢,虽在黑暗中也能看到深色的一次次地没入白素紧的道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借由白素仰躺的姿势,卫抽的相当深入及方便,每一下都撞击着白素体内的子‧噗滋,噗滋的响‧而白素整个体尤如骑在马背上一样跳跃,前的子一波一波的快速上下摆。卫这次不耍样,专心认真地干着白素,细细品味着底下凹凸有致的体和雪白娇嫩的材及两粒急速晃粉红凸起处的尖,和白素最隐私的毛,等等一切‧‧‧ 卫忍不住亲白素,将舌头深入她的嘴里,而白素也忘的回应将彼此的舌头缠绕着,〝嗯哼~嗯哼~嗯哼~嗯哼~〞的哼‧而此时白素的被激,忘的喊着: 「好!用力,用力!就是那里!嗯~~啊!啊啊嗯….」 

此时卫作虽然粗暴,但听得见白素这般的声娇啼,顿时之间也温的她的子,亲她的脸颊。但白素接下来却喊着: 「好‧好,啊嗯~用‧‧用力干我吧!!」 卫一听火气上来,双手高高抱起白素的部,再用全的力量集中在下体的上,猛烈地〝捅〞入白素的道内,以此重复的撞击了数十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白素原本的激变成痛苦的吶喊,双颊殷红发,香汗淋漓,而前的两粒豪在强烈的激下,摇晃的似乎快飞了出去。 

忽然,卫部一狂吼一声,将整根紧紧入白素的道内停住几分钟,道内壁被头快速的摩蹭着,还在不断变换着深度和角度,白素只觉下体好像产生了个旋涡,自己已陷入这个快的旋涡越来越深。卫忽然握住她正因作而前后摇的峰了起来,从体各处都涌出的美让白素的发出阵阵战抖,随着道内也开始抽搐,她用力挺起部让部完全和卫的紧合在一起,那火热的充实让她差点儿昏迷过去…………。 

白素高潮时道内壁的收缩非一般女子可比,卫觉到头开始发,忙加速进行最后的冲刺,道内又一阵的抽搐让他实在忍耐不住,伴着几声低哼将大量的喷在白素的道深处,在喘气之后,只见白素呈〝大〞字型的躺卧,双眼迷茫气息微弱的喘息,而下体的道内缓缓流出晶莹浓的‧‧‧‧‧两人喘息着抱在一起。 

第二天清晨,白素睁开眼睛看看还在熟睡的卫,想起夜里两人的亲热,不由一阵晕红上脸,她低头在卫的脸上轻了一下,「让他多睡会儿吧!」自己扭头走进浴室。等她用吹筒吹好头发再走出来时,见卫正在翻着个皮箱,「你怎么不多睡一阵?」
卫诡异笑着抬头看看她,慢慢站起来,手中却多了个纸袋︰「送你的!」  「是什么?」白素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袭黑色长裙,里面另外还有黑色的高跟皮鞋和黑丝袜,她有些不解地看着卫。

「我见你总是穿白色的,想想好像还没看见你穿过黑色,就买一套送你!」说着他靠在白素耳边道︰「我连内都准备了!」  「讨厌!」白素笑着推开他,手中的长裙质地很、很薄,卫又靠了过来︰「你放心,这是种新产品,好像一层皮肤穿在上,而且肯定不透!」他诡异笑着看着白素上的睡袍︰「快换上试试!对了,我先和老蔡去打个招呼,省得一会儿吓着他。」说着开门就走了出去。

白素看看纸袋,想不到他还记得买东西送自己,心中不觉甜甜的,那就换上让他看看。换好所有的衣物,白素站在衣镜前看着自己,大小正合适,裙子很好看,开气也不高,黑色正好衬出自己肌肤的白晰还更显材,他还挺会选衣服。  门「卡」地一声打开,卫诡异笑着走进来,「这老蔡……」话突然停止,白素忙扭头看着他,只见他瞪大双眼正盯在自己上。
「不好看吗?」
「好看……很好看!」他喃喃说道,眼睛仍不眨地打量着白素,「真的很不错!」他走到白素后,双手环抱着白素︰「你真是漂亮!」 听到自己老公夸奖,白素心里也很高兴,她笑着轻轻挣开向床边走去,卫仍旧环抱起她,体紧贴着她,她明显到卫的体某部份正起着变化,顶在自己的部上,「你……」她的脸上一热,刚用力想摆他,他也同时用力,两人一下都趴在床上。

「你会把衣服弄皱的。」
「不会,这料子不会起皱。」
白素被他压着一时也挣不开,间都到一阵阵的火热传来,「让我看仔细,都换上了吗?」没等她拒绝,就觉到裙子的下摆一下就被撩了起来,「真漂亮!」他的手开始隔着丝袜和内摩起她的部,再向下索起大腿根部。

「别,老蔡会上来的……」她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就贴上了卫火热的双︰「他正在做早点,不会来的。」想到他要什么,白素的脸又热了起来。卫脸上慢慢泛起了冷笑,他的手隔着真丝内她的下体,白素有些害羞,自己的快总是来得很早。只好紧紧地抱住对方,下体传来的快让她很舒服。卫把舌头进白素的嘴里,双手还隔着内用力搓。由于水流出来,内变得透明了,两人又了一下,然后分开。

间一凉,他已经把白素袜和内都拉了下来,卫右手手指深入白素下体的核处掰开两张粉嫩的开始上下抽,左手抓起白素的秀发,一嘴就住白素的嘴,尽的吸吮并用舌头在嘴中搅。白素上下两个〝部〞都被攻击着,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含糊不清的声。看来白素已经不能自己,将成爲他的掌中玩物了。虽然眉头微皱,但白素的体已经开始产生快了,不由自主的两腿分得开开的,美丽的面容也因为强烈的快而微微扭曲,微隆的户已经被完全透,腰部自然地上下摆以配合卫手指的节奏,好让卫的手指能更深入自己的道内。 

卫呼的一声:「好个人间尤物,好个货!」白素腹部被手托起,变成趴跪在他面前的姿势,接着后传来「簌簌」的衣声,马上那硬挺的就顶在自己的部。「哦……」他开始进入了,随着几次抽,本来有些疼痛的觉被充实的快所代替,道内竟传出了「啧啧」的水声,白素马上又陷入的需求之中,卫只是不停的在白素的小前进还退,很有耐心地九次浅浅的,一次的,只进入三分之一就抽出来,白素终于彻底崩溃了。终于忍耐不了,娇喘的扭腰部叫着︰「求…………你……给……我吧………我不行了……」卫双手按住她高的部,手指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条的红印,猛烈地从后边入更深入,两人合时产生的「啪、啪」声和喘息声充在房间中。 

「卫!你快下来!」楼下有人在喊,「是小郭,来得真不是时候!」卫叹了口气,又抽了两次才恋恋不舍地退离白素的体,慌忙地穿起衣服。「你先收拾一下,要不这家伙非上楼不可!」说着跑到门口,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在皮箱中出个什么东西才跑出门。

「你在上面干什么?让我等了这么半天!」小郭埋怨着盯着卫斯理︰「我可是才下飞机就跑来了!」「我知道你很辛苦,来,送你件礼物!」卫笑着递过个纸包,小郭忙打开一看︰「是个太镜,有什么稀罕?」

「先戴上试试!」小郭不 地戴起来,四处乱看着︰「有什么不同呀?真是……」他的视线突然停留在楼上,卫顺着他眼神看去,原来是白素从里面出来,正在下楼梯,看小郭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卫斯理的嘴角不觉出了笑容。

小郭眼前出现的竟是他梦寐已久的景,白素全赤着,那白晰的雪白肌肤、前高高隆起的双峰和前边褐色的尖,虽然在侧面看不清楚,但随着双腿一曲一直的作,仍可见大腿根似乎有黑色的图案闪。他慌忙眼睛,这才想起戴着卫送的太镜,「这……」眼镜一摘上,白素立刻就变成一袭黑裙的高贵样子。

小郭毕竟是干侦探的,马上想到定是这眼镜的功能,但他也知道通常的间谍镜最多只能看穿一层外衣,而且并不太清楚。 看见他一副古怪的表,卫斯理凑近他轻道︰「这是新产品,可看透所有棉加丝的布料,」卫又指了指在眼镜两边好像固定镜框的螺丝︰「而且这两边的开关,一个可控制焦距,另一个用来拍照,配上专用的线路直接就可以把照片储存在计算机中。」

小郭惊讶地又仔细看了看,表面还是很普通,他忙又戴上,按卫斯理的话调了两下,惊喜的表跃然脸上,「喜欢吗?」小郭含糊地点着头,眼睛始终注视着白素的作,「我要打几个电话,你先随便坐!」卫斯理笑着走进书房。 当白素坐下时,小郭在可拍照的那个开关上连续按了好几次,按捺不住的想摩眼前叠在一起的美腿,嘴里胡乱的和白素说着话,眼睛却死盯在她的上,连自己的喘息都开始加重起来。

白素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刚下飞机需要补充些营养,我给你拿些果。」说着便站起来走向冰柜,小郭慌忙调整焦距,白素下体骤然放大了数倍出现在眼前,乌黑的体毛下那闪亮的东西,莫非是……他又迅速拍了几张。 眼光追随着白素,她弯腰拿东西时腿部优美的曲线实在使他难以抑制,「我先去洗洗手。」他向白素说道,急忙冲入洗手间。关好门后,他靠在门上喘息了片刻,然后解开子拉炼,艰难地掏出已硬得难受的,用手快速套弄着。眼前充白素人的体态,想象着自己正分开她那修长的双腿,挺入那已溢出的嫩红色洞中,他的作更是快速,想象中那里面的包容和有力的收缩,他控制不住地喷了出来。看着自己的有节奏地出白色体,他一不地喘息着。

「咦,小郭去哪里了?」卫斯理拿着张电报从书房里走出来,「他困得受不了,先回家休息一下。」白素应道。
「是吗?」卫斯理微微一笑,眼睛在白素上的黑裙一扫︰「对了,素,你知道这电报是什么时候到的吗?」

白素向他手中的电报看了看,略想了想,道︰「好像是昨天晚上老蔡拿进去的。怎么,有事吗?」卫斯理摇摇头,又走回书房,头却始终低沉着,视线似乎就没离开过手中的电报。 拆开封条,里面简短的字样却让他紧张起来︰「素,不可相信任何来人,我将搭乘班机于13日到达勒曼医院,有重大况,卫。」
他抬起头,墙上的挂钟日期正指12,沉思了片刻后他笑了起来︰「哈哈,你终究是慢了一步!」

————————————————–

从六点钟起就没再见到过安尔,陈博士的心里有些奇怪︰「她不会是回去了吧?」想到她那充激的双眸、喷火的材,他不由泛出了笑容,加快脚步向住处走去。睡房中并没有安尔的影,「她会在哪里呢?」陈博士心里嘀咕着,通过门锁的样子,他知道一定有人进来过,而钥匙只有他本人和安尔才有,否则警报系统会立刻做出反应。「对了,我的工作室。」大概安尔躲在那里,为了他随时可能出现的,所以他的住所也有个小型的实验室。

果然当他走到工作间外时,听到里面有些声音传来,猜得不错,他笑着推开了门。可屋内的景却让他呆住了,藉着窗外夕的余辉,安尔赤的趴在到处都摆放着试管的角落,而她面前就站着个男人,陈博士清楚地看到随着她头部的摆,那男人深色的粗大正在她的小嘴中出出入入。「你……」陈博士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头脑中一片混乱。

「哈!你回来了,不认识我了吗?」那男人笑着直视陈博士︰「我可是你的产品呀!哈哈!」陈博士仔细观看,果然是他,是「卫斯理」。「是你?你为什么……」
陈博士的话被迅速打断︰「你是说她吗?」那「卫斯理」轻轻在安尔的脸颊上拍了两下,接着道︰「这样的美女就你一个人享有,不觉得浪费吗?」他又笑了笑,慢慢将从安尔口中抽出,在她嘴边擦干净上面的体才收回子中︰「现在他回来了,你先休息休息,侍侯得我真爽,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话音还没停,他突然双手扶住安尔的头部,用力一扭,陈博士听到安尔颈部「喀」的一声,再看安尔头部已无力的垂下。

「你,你杀了她!」陈博士激地向前冲了两步。
「对!她知道的事太多了,真的卫斯理明天就会到,让他找到了证据可不好办!」 「那你也不需要杀了她!」

「当然需要,而且所有的证据都要毁掉,因为我要替代那个真的,总不能我老是做他的影子吧!」 「你说的所有证据是指……」

「博士,你是个聪明人。」他笑着向陈博士走过来。
「光杀了我没有用,没有我的码,计算机里的资料你也毁不掉!」
「你太天真了,博士!你保险柜里的资料刚才我都到手了。」他用手指了指安尔的尸体︰「至于计算机,还有一分钟就会……」他用手做了个爆炸的样子。

「你……」陈博士怒吼一声,挥拳向他冲过来。他依旧笑容不减,等陈博士的拳快要到面门时才迅速转避开,突地双拳猛击在陈博士的两肋上,陈博士只觉全的力量骤然消失,一下跪坐在他的面前,不远处「轰」的巨响声,让陈博士整个瘫了下来。 「卫斯理」等窗外的声音停止后才「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独自跺着,似乎陈博士的生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知道吗?我最多只要用半年时间就可成为世界首富,当然那也要谢你的研究成果,再藉助卫斯理的名声,我想要得到的就都没问题。可惜,我不能让你看到那一天了!不然,你也会为你的产品骄傲的!哈!哈!」

「真是个好想法!」我推门而入,「假卫斯理」惊诧地看着我,这幅景真是可笑,我们好像对着镜子一样互相观看着。「你怎么会……」楞了一会儿,他终于先开了口。 「那封电报上的日期是假的,我其实也是在今天到的。」我笑笑,接着道︰「要不哪能听到如此彩的设想?也看不到这么奇怪的场面。」

他似乎想了想,也笑了起来︰「果然是卫斯理,够明!不过你来得也好,顺便一起解决!」 「你凭什么?」
「凭什么?哈哈!就凭你会的我都会,而且他还在我的基因中加了很多搏击高手的因素,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也笑了起来,道︰「不过你始终都是我的影子,我才是真的卫斯理!」 他脸上的肌一阵抽,笑容好像也僵硬住了,我们再次沉默了,只是互相对视着。他的面容慢慢缓解,又说了起来︰「就算是你的影子也无妨,」他语调一转,笑容也显得更诡异︰「你太太的体可真是,得我好爽,我得好好谢谢你,娶了这么个好老婆却不享用,你没见她那浪劲……」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喝一声向他扑过来,他闪避着并不进攻,嘴里仍不紧不慢地说着︰ 「当我入她的道时,她兴奋得发狂。」
「那对房简直让我不释手。」
「手在她上,得……」
「连声都叫得那么人。」
「又健康又匀称的双腿盘在我腰上,真是……」
「惹火的材,皮肤也那么白,要不姓白呢!」
……
他的每句话在我脑中就像用大锤猛击一般,我开始觉到自己进攻力量有些减弱,虽然攻势不减,但如此下去却不是办法。我向旁边跳开了两步,他很有点儿意外地盯着我看︰「怎么?累了!」

我停了停,突然也笑起来︰「你只不过是想激怒我,但有一点你忘记了,」看着他慢慢出询问的表,我才缓慢地道︰「你并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影子,你说的这些就等于是我自己在向自己说话,那有什么用!」说罢,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笑起来。

他迅速变换的表告诉我这招对了,马上可能就要迎接他凶狠的攻击,我盯住他的全,暗将气力运足于全。果然他一阵狞笑︰「看来杀了你就不会再有问题了。」只一瞬间,他就向我开始了攻击。  他说得不错,我还真未必是他的对手,我架起双臂,准备先抵挡住第一轮猛攻。但见他的作骤然停止,其中一条腿还在用力摆着什么,我马上看到本瘫在地上的陈博士正死命抱住他的腿,急切间他也未能摆开这种不顾生死的拉扯,反而因平衡失控一下趴倒在试验台上,那堆实验器皿被扫到一片,里面的体也迅速融合在一起,接着「崩」地一声巨响,火光从试验台上就冒了出来,而且很快燃烧起来,烟火立刻就充了整个房间。

我惊诧地向后退,但火舌很快就占据我刚才的空间,火光中我似乎看到两个人在扭打,陈博士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快走,卫斯理!我创造的东西就让我毁灭他吧!你,你是对的,我……」后面的语句说什么也听不清了,我屏住呼吸向窗户的方向冲去。

跳出了火窟,我站着仰头看了看仍在继续蔓延的大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觉,大概人要真的完全了解自己是不可能的事。我叹了口气,转走了出去……………。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差差漫画登录页面入口链接】『卫斯理白素淫传』【成人生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