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赤欲情花】『公路上的强暴事件』【偷窥中国隐私XXXX】

『公路上的强暴事件』【偷窥中国隐私XXXX】/

辰君是邦安的妹妹,今年二十岁,因为美国的学校放暑假了,所以回国轻松一下,当然她早安排好了欧洲和日本的旅游,不过因为王立明希望女儿先回台湾一阵子,顺便介绍些政商名人的儿子给女儿认识,因为自己女儿美丽人,王立明很想攀一门好亲事来提高自己作生意的本钱。只是王立明万万没想到….

    「什幺!?哥!你跑哪里去了,老爸快发疯了,你最近怎幺每天都不上班啊,说是带佳仪姊姊出国玩,可也涝跑太久了吧!….哦!什幺?要我去佳仪姊那,拜托,我是台北路痴你不知道。…你朋友要来接我,什幺朋友啊,佳仪姊姊的朋友啊,开什幺车?…哦,红衣服,直发,车号CV5133,好好,我在家门口等她。」辰君接到哥哥王邦安的电话,要她去佳仪的公寓,朋友在开Party ,辰君不疑有他,穿了件牛仔,画了点淡妆,梳了梳头发,自己往镜子看看,亮丽的长发,明亮有神的眼睛,白皙可的鹅脸,自豪的二十寸纤腰,辰君自己看了都高兴,从小大家就称赞她漂亮,她自己也这幺觉得。正自我陶醉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辰君接起电话,是一个磁的女人声音,「王辰君小姐吗?我是佳仪的朋友啦,我人在你们家路口,你可以下来了。」

    海倚在车门上,隔着马路望像王家的大门口,她来过这个地方许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进门过,王立明从来没带她进过门,她曾经在这个门口和王立明做,但是这该死的男人竟然随便就抛弃了她,找上另外一个女人,更讨厌的是那个女人是她的姊妹淘阿茵。

    这时候辰君出来了,海看着辰君青春的脸,美丽的材,微笑了起来,心想,真是便宜了阿信和阿雄这两个家伙,这幺一个美女简简单单的送上门了。

    「你好,我叫雪儿,是佳仪的朋友。」海说着,把手出来,辰君也笑着和海握手说:「你好,我叫辰君,星辰的辰,君子的君,谢谢你来接我。走吧!」

    辰君开了前车门,却看见前座一大堆食物,雪儿忙道:「不好意思,刚去买东西,你先坐后座吧,不好意思。」辰君点点头,说:「没关系啦,我坐后面就好了。」

    海又说了声对不起,便开了车子上路,辰君对这个陌生的美女很有好,一路聊天,全没注意到车子被开到了山区,这时候,辰君问了一个问题:「雪儿姊,你这台车好大哦,我看后座可以躺两个人呢。」

    海这时把车子停在路边,回头说:「对呀,辰君妹子,你会就知道大车的好处了。」辰君看着海堆笑意的脸孔,心底突然闪过一丝恐惧。这时候,后车厢的左右车门被打开了,两个状汉笑嘻嘻的坐了进来,车子内立刻充了一浓厚的槟榔味。

    「雪儿姊,他们是谁?」辰君一边挪开位置,一边问。海发车子,笑着说:「嗯?这很难讲,可以这幺说吧,是你的老公,不对,是你的主人,哈哈….」海大笑着把车子往前驶去。可怜的辰君这时候觉到头上一阵刺痛,原来是她引以自豪的美丽长发被人拉住了,她开始尖叫,而她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进来的两个人正是海的得意助手,阿信和阿雄,两个人一进车子就开始了对辰君的凌辱,阿信用力把辰君的头发往后拉,辰君啊的一声大叫,体往后跌坐在座椅上,阿雄很快的双手由后抱住辰君,辰君拼死命的反抗,这时候阿信拿出一把匕首,在辰君的面前比了比,笑着说:「王小姐,安分点,不然我就在你脸上画上几道,这可是很痛的哦。」辰君看着那把闪亮的匕首,也害怕了起来,阿雄这时候也手拉起了辰君的上衣,辰君闪躲着,可是迫于两个男人的力量,和尖刀画脸的威胁,她也无法反抗男人的进逼。

    「不要!饶了我,不要啊。救命,啊….」辰君哀求着,阿雄和阿信却充耳不闻,阿雄那颗秃头此时因为兴奋而泛起油光,「妈的!死婊子,叫什幺叫,会就有你爽的啦。」阿信一张脸因为望而奇怪的扭曲起来。他双手紧紧的从后抱住辰君,一双肥厚的大手隔着T恤弄着辰君成熟的房。

    「啊….不要了,不要!」辰君哀叫着,可是阿信已经掉了她的牛仔,出一双浑圆结实的美腿,阿信和阿雄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叹。「姊,这个婊子的腿比佳仪要哦!」阿信笑着说,「佳仪的腿太细了,这样的我比较合我的意啦。」

    「给你们两个猪哥标赚到了,对人家小姐温点,死猪哥。」海回答着。

    「干!你快一点啦,罗唆。」阿雄促着。

    「急什幺急,谁叫你猜拳输我。」阿信呵呵笑着。可怜的辰居无奈的看着这群人开着自己的玩笑。好像自己是到嘴的熟鸭子一样。可是两个大汉嘴巴开着玩笑,手上可没闲着。辰君的白色内也已被阿信扯了下来。她修长美丽的双腿被阿信分了开来。阿信的头很快的埋了下去。

    「不要!啊!….你干什幺!变态!哎呀,啊!不可以….啊..」辰君用力的摇着头,一头亮丽长发变成披头散发。阿信拿中指沾了沾口水,由下往上的,将辰君卷曲的芳分开,然后用手指扳开辰君的嫩,出那诱人的粉红色洞。阿信咂了咂舌头,了口口水,出了舌头朝辰君的户舔了下去,他很有耐心的由下往上舔,先缓缓的在上搅,然后向上挑辰君的核,舌尖在核上转了两圈之后,又向下,入辰君的内,充分的搅后,又向下直舔到会的位置,然后又了上去,很有耐心的舔着核。

    阿信熟练的招术让辰君无法抗拒,而阿雄也没闲着,他很快的用手将辰君的掉,双手弄着辰君的房,粗糙的掌心压住辰君的房,转圈圈的,令辰君的呼吸沈重,首挺立。阿雄的嘴也贴上了辰君的脖子和耳朵。

    「小婊子,你的子挺起来罗,爽不爽啊。」阿雄对着辰君的耳朵低声说话,浓的热气吐得辰君心慌意乱。

    「没…没有…你走开啦。」辰君挣扎着,雪白的手臂在空中乱舞,可是她自己也知道体不太听话了。她的下半传来搔养难耐的灼热,全发热,而且绵绵的失了力气,小中也不听话的流出了香浓的。阿信咂咂的用舌头玩弄自己下半的声音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当那粗大的舌头进洞中的时候,她不自禁的扭着的部,想加大那种刺激。而阿信也配合的上舔下砥,左搅右扮,弄得辰君的水狂流不止,属于处女的红色户也张了开来。

    「啊…不要…不要…我好热啊…啊…」辰君挺起腰,全发热,娇喘不止,在阿信的舌头之中,达到了高潮,这种景只把前座的海看得心养难熬,她将车子驶靠在路边,手到了短裙底下,运用五指将军进攻自己的蜜。

    后座那边,阿信看辰君已经很□了,便将她的双脚抬高,从她的膝盖直舔到大腿,辰君早被撩拨的火焚心,更是大声,阿信用手指试试小,又□又又热的,心知时候已到,便掏出自己的大家伙来,顶了上去。后面的阿雄也兴奋的直口水,叫着:「干!给你爽到,干!死婊子,这幺浪。真是妈天生的烂婊子。」

    辰君没想到自己的处女竟要在此失去,阿信这粗人虽经过海努力调教,可是还是不懂得怜惜玉,用力把腰一沈,大分开瓣,直刺入辰君的蜜里。一被撕裂的剧痛立刻将辰君的快一扫而去,那说不出来的疼痛,体被贯穿的觉,哪里是二十岁的女孩所能承受的了。

    「啊!…..」辰君大声叫着,双手乱挥乱舞,抓到了阿雄的手臂,就好像抓到了救命的木头一样,死命的抓住,可把秃头阿雄褐色的皮肤抓出一条条血痕来,可是阿雄正处于兴奋状态,也丝毫不觉得痛,他用力的弄着辰君的双,贪婪的着辰君如玉般洁净光的体。

    「好痛!好痛!啊!….求求你….不要…不要…不要…啊!救命啊,痛…不要…不要…」辰君一边哭叫着,一边双手胡乱打着把大干进自己体里的阿信。可是哪里有用,阿信这时也到无比的足,他心想着:这个女人的处女被我干到了,干!有钱又怎样,还不是被我干得哎哎叫,□!这幺漂亮的婊子,以前想都不敢想,比明星还漂亮,而且还是处女。想到爽快处,那根越发有神,混合着辰君的处女鲜血,暴起青筋的大号毫不留的抽着。那被紧紧包围的觉,阿信也忍不住的低叫:「干!好爽哦。」

    这只看得秃头阿雄肚子火无处放,只想赶快找个人乐一下,他转眼一瞄,看到前座的海已经撩起了短裙,解开了上衣纽扣,正手的十分痛快,便想到前面去和海打上一,便说:「这里给你啦,我到前面去。」秃头阿雄开车门进了前座,海便一做上阿雄的巨,雪白的房紧紧压着方向盘,阿雄扶住她有弹的,开始「噗滋,噗滋」的做了起来。在阿雄火热的刺激下,海这妇更是放声浪叫,尽享受鱼水之乐。

    可是后座的状况就不同了,辰君第一次就碰上阿信这怪物,刚开始还有力气□打阿信,可是在阿信的棍狠力抽刺之下,她很快的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仰躺在轿车的后座,手紧紧的抓住车顶和车门的扶手,呼呼的喘着气,她试着想让自己的思考远离下半,可是自己的下却不停传来可怕的觉。可怕的疼痛让她无法思考,只能无力的躺在后座,忍受阿信一下又一下的猛烈撞击,不知道这种状况何时会结束。

    「他妈的,你还在装木头,干!我看你装到什幺时候。」阿信抽刺了一会,看到辰君一脸绝望的表,生气了起来, 上半也压了上来,强壮的肌紧紧的压住辰君坚挺的双峰,这种肌肤紧紧相连的觉,让辰君深深喘了一口气,尤其是阿信的肌和峰间,随着阿信的作展开了美妙的互,辰君又叹了一口气。这时候阿信的舌头也开始在辰君的耳垂和颈部间不停的游移来去,那种奇妙的搔养,终于又让辰君开始有了反应。

    「啊….」在辰君张开嘴吐出体中的望的时候,阿信那张嘴也凑了上来,「嗯…不要….嗯….哦…」阿信的舌头进了辰君那红艳的双之中,阿信那充水味道的嘴也贴上了辰君的双,那刚舔完户的舌头,也和辰君的舌头紧紧的缠搅在一起。同时阿信也改变了抽的方法,他缓缓的在道浅处搅后,在狠力的突然刺进子深处,然后在深处搅一下后,再缓缓的抽出。配合上阿信像怪物一样的可怕力,辰君就算想当木头,这时也当不成了。

    这改变当然阿信最清楚了,本来有点乾乾的洞,这时候又开始□了起来,辰君的呼吸又再次重而火热,粉嫩的雪白双颊,也出现如熟苹果般的红色,如大理石般光的体更是热得像火炭。

    「啊….我怎幺了….啊….好可怕….啊…受不了。」辰君突然把头撇开,两人的嘴旁早就因为得太久,口水流得一片答答的。

    「怎幺样?婊子妹,被哥哥干得有觉了吧!」阿信在辰君的耳边低语着,「你那里好□哦,又又□又紧又热,哥哥我好爽啊,你怎幺样啊?」阿信用低沈而挑逗的口气说着猥亵的话。同时配合着的突刺作,让辰君一时昏了头脑,这美丽的富家千金竟然口而出:「好舒服哦,哎唷,啊…」

    辰君不知道自己怎幺会说出这种话,话一出口,便觉得羞愧难当,可是体被压在阿信壮的躯下,大在自己的体里炙烧着自己的,让她无处躲藏。而自己而成熟的体更是不要脸的把可怕的快传回脑中,淹没了辰君的理智。

    当阿信又开始在洞的浅处搅时,辰君的体不自主的扭着,阿信这时候将辰君修长结实的右腿扛上了肩膀,辰君的高跟鞋便顶在车顶上,阿信双手握住辰君的房,开始长距离的火轰击。这次没两下辰君就完全无力抵抗了。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不要了…你不要再了,救命啊…啊….我要死了….哦..受不了….」辰君狂乱的叫着,双手抱着头,眼睛用力的闭了起来,娇美的脸因高潮的来临而变形,下半涌出的大量蜜,将处女的鲜血冲得一乾二净。

    可是阿信并没有停止那狂暴的抽,他这时也因为辰君的高潮也开始极度的兴奋,他一边用力将深深的刺入,一边问着:「爽不爽?…呼…呼…妈的…爽了吧..我□你,爽不爽…嗯…说啊…说爽啊!死婊子。」

    被连续爆炸的高潮袭击的辰君,这时早已忘了羞耻,她大声的喘着气,回答着:「呼…呼…哦…爽…爽…好爽…爽得受不了….爽得要昏了….哦….你停一停…啊!~~~~」辰君话一出口,便深觉羞耻,可是这时完全没时间思考,高潮的火一直她眼前爆裂,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洞强烈的收缩,连被抬高的腿都发了,高跟鞋无力的挂在脚上摇晃。

    终于阿信最后一次猛烈的把撞进辰君的深处,大量火热的直喷进辰君的体内,辰君再也受不了,她紧紧的抱住阿信,「我死了!」辰君的脑子里出现这三个字,到眼睛一黑,什幺都不知道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赤欲情花】『公路上的强暴事件』【偷窥中国隐私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