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教师节歌曲】『俊杰的淫蕩妈妈』【生殖保健】

『俊杰的淫蕩妈妈』【生殖保健】/

第一章
俊杰9岁男X桂英子38岁女(俊杰妈妈)廖成男40岁(俊杰爸爸)俊杰家里就在光明寺边上,所以,俊杰一家都信佛,近朱者赤嘛!妈妈常常带俊杰去寺院,爸爸因为工作忙去的少些。每次妈妈带俊杰去寺院进香后,妈妈总是让俊杰一个人去听小和尚念经,自己去后院儿听老和尚讲经。
有一次,小和尚都在做业课,念的都是些俊杰听不明白的东西。俊杰无聊,就到处溜达,溜达溜达就到了后院儿,院子里静悄悄的。好奇的俊杰就一个一个房子趴着门缝儿往里看,看看里面都有什幺。看到右边的一个厢房的时候,俊杰突然看到了不名白的东西,下面就是俊杰看到的东西︰厢房的茶几上一双穿黑色的凉鞋褐色丝袜的大腿微微张开30度角,短裙被退到上面,没有穿内,耻丘高高的凸出来,再往上看因为视角有限就看不到了。
“这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妈妈穿的是色的丝袜,而且这个女人没穿内”俊杰不愿意猜了,看看再说吧。隐约的闪的僧袍中出一只枯瘦嶙峋的手,按在女人的耻丘上开始,然后那个女人的袜被退到大腿的根部,那女人的户整个暴在空气中,女人配合的把双腿的角度叉的更开一些,淡淡的黑毛卷曲的帖服的高高隆起的户上,闭合的不紧,微微开列。枯手有贴了上来继续工作,然后中指慢慢入女人的道,钩住道有节奏的用力想上提起,道的分泌物浸了退下来的丝袜,了那只枯瘦的手,女人开始发出低沉的,但是声音不大。枯手的频率越来越快,女人的也随之加快,但音量依然很小,不敢大声。
突然,枯手向上提起她的户不,女人整个都被抬离了茶几,女人终于忍不住“啊~~嗯~~”的大叫了两声,然后就是明显的娇喘。手离开了,户在有节律的自己抽搐,有刚才的两倍大,更多的体汩汩的涌出道。一水柱高高的沖出扩张中的户,淋了女人的整个下半,女人小便失禁了。
女人没声音了,好像瘫在那里了。事好象还没完,枯手有握着一根冰,进了她的道,女人双腿紧“啊~不要”。天真的俊杰开始纳闷儿了,这声音是妈妈呀,哦,不可能的,因为衣服不对。
等俊杰回过神儿来,冰已经换成了,女人的双腿被卷到部,的进进出出带着的进出,抽搐,翻出来,入,被挤进去,并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几分钟后,突然停住,并。然后离开。
“施主,可以了,休息一下,您先出去,我随后出去,免生怀疑”这是他们整个过程中说的第一句话。
女人坐起来︰\”好\”,这下俊杰看清楚了,这不是自己的妈妈还能是谁?俊杰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妈妈在干什幺?怎幺不穿裙子?怎幺换了袜子?那是谁的手?为什幺妈妈的那里?妈妈,站起下
袜,扔在茶几上,从枯手中结果一条内和色丝袜穿好,放下裙子。向屋子的后面走过去。俊杰突然推开们跑了进去,\”妈妈!\”.英子的脸色突然好紧张\”俊杰??你……你怎幺跑来了……没和他们一起玩儿\”老和尚赶紧离开了。
“哦/我去看小和尚念经了,就跑到这儿来了,看到妈妈在里面”俊杰支支吾吾道,\”妈妈,你为什幺不穿裙子躺在那里让他?\”英子的脸色突然紧张了,“他……他在给妈妈治病”
俊杰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电视里也演过,老和尚给人治伤的,对嘛?\”英子一看到儿子天真的样子,放心了好多,脸色缓和了好多,毕竟才9岁嘛“对,我刚才让老和尚给你开了一块玉,给你。”说着递给俊杰一块紫玉。
俊杰\”妈妈,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幺没有小?\”
英子笑道\”妈妈是女人啊~女人都没小的\”
俊杰\”所以,妈妈才想要别人的下在自己尿尿的地方,这样妈妈就有小了,病就好了。对不?\”英子听得乐也不是,苦也不是\”不是的,是妈妈着大师治病,大师才用妈妈\”俊杰\”哦,那用我的不行吗?\”英子差点吓倒\”不行,你的太小,再说我是你妈妈\”俊杰\”哦,那等我长大,就行了是吧?\”当务之急是不要让俊杰出去乱说,英子想到这里,哄着儿子说\”好宝贝!今天的事不要和别人说,连爸爸都不许说,要不,妈妈就不要你了\”心里却在想,小孩子过几天就会忘记的,等老公回来,那就是2个星期以后的事了,他肯定忘掉的。
俊杰什幺也不懂,就知道高兴,因为得到了个玉\”嗯~~我肯定不说\”已经晚上11点多了,杰怎幺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妈妈的户被那双老手拨弄的画面︰这样就能治病嘛?真奇怪……我有一天也要想老和尚一样给人治病。
“滴滴答答~~”电话铃突然响了,俊杰拿起自己屋子里的电话分机。妈妈已经在客厅里听电话了。
“大师,这怎幺行,那幺多人,我……”妈妈的声音有些支吾。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白天的那个老和尚的声音“女施主,你既然以侍佛,又……”
“不,大师,我……”
老和尚“来吧,按佛的要求,僧众已经準备开始祭奠仪式了,施主功德无量”
妈妈︰“但是,我……”电话挂断了。
俊杰趴到门缝儿,往客厅里看︰妈妈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用手下意识的着自己的户,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回到卧室,一会儿,又从卧室里走出来。却已经穿好了衣服和短裙,色的丝袜,离开了家。俊杰当然知道她去哪里,妈妈又要找老和尚去治病了。赶紧穿好衣服,拿上望远镜,悄悄的跟了出去。妈妈从寺院的后门进入寺院,直接奔大殿后面的广场。大殿的角落里老和尚已经在等了。
“施主,你来了”一脸的严肃。
妈妈也平和的答道“是,这样儿,我可能会支持不住,人太多了”
“别担心,只是仪式,只有的7个长老才会真的和你到最后,其他人每人只给一分钟”老和尚,挥挥手,从后面走过来两个小沙弥,光了妈妈的衣服。沙弥要妈妈的的时候,妈妈的手下意识的挡在前。老和尚又说话了“女菩萨,你的房一定要出来,内也不要穿,就和平常一样。”说着,一把将妈妈的拉到房下面,妈妈的两个雪白的大子一下就蹦了出来,刚好被拉下的托着,坚挺的很。
老和尚亲自手掉了妈妈的内,手开始她的户,妈妈的表平静,没又任何的表示,好像已经程式化了,只是机械的配合着枯手自己内的作。俊杰,看的有点心痛,却是兴奋更多一些,妈妈只剩下透明的色丝袜了,户被老和尚的慢慢的隆起,水儿开始渗透出来。
老和尚︰\”施主,我们先去大佛后面一下吧,今天您可以尽的叫床,呵呵\”妈妈微笑点点头,\”好\”,一扭一扭的跟在后面走了过去,俊杰不敢靠的太紧,这下望远镜也没用了。这时,大佛后面穿来,哼哼唧唧的女人的的声音和瓮声瓮气的老和尚的喘息……
一个小和尚匆忙的跑到大佛后,然后妈妈和老和尚从大佛后匆忙走出,妈妈和老和尚直奔大殿的后院儿而去俊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妈妈的,丝袜从大腿的根部被撕开,毛茸茸的户出来,两片稍稍呈开合状,缝隙间还残留着,房也坍塌的前,气息还没有调匀,随着妈妈急促的脚步晃来晃去,一边走一边抓起老和尚的衣衫擦户。俊杰紧忙跟了上去。
大殿后院儿的空地,灯火通明,三十几个老小和尚穿着整齐已经坐了三排,小的在前面,六个最老的和尚在最后,旁边放着一个样子怪怪的椅子,却没人坐。
老和尚递给妈妈一条薄如蝉翼的内小声到\”穿上这个遮住给破了的丝袜,如果,你不想给他们入,就不要,\”妈妈上穿内,几乎和没穿一样,比丝袜还薄,几乎全透明。老和尚又低声在妈妈耳边说了点儿什幺,妈妈笑答道\”知道了,谢谢大师。\”俊杰有点急了,因为人多不能靠的太近,只能靠望远镜。这些人都是给妈妈治病的嘛?开始了︰只见妈妈站到到第一排左边的第一个小和尚面前,微微叉开腿,目光却落到后面的怪椅子上。小和尚,先是用手试探的了妈妈的户,好象是头一次,然后胆子大起来,开始隔着妈妈的蝉翼内玩弄妈妈的私处,估计和到真实的也没什幺区别吧,那内简直是——唉!小和尚突然,抱着妈妈的,疯狂的舔妈妈的部。大约3分钟左右,妈妈向后迈了一步,和小和尚分开了,小和尚突然跪下磕头说着什幺,然后又坐回去。妈妈朝他笑了笑走到第二个稍大一点的和尚前,并用手拨开挡在裆部的内,大和尚马上站起来,掏出,右手搂住妈妈,左手抬起妈妈的右腿,将入妈妈的道,开始抽,并低头亲妈妈的房。妈妈的左脚被抬起,俊杰看到妈妈的脚底的丝袜已经发黑。
也大约是3分钟妈妈向后迈了一步,大和尚也和妈妈分开了。走到第三个和尚前,这次妈妈没有掉内,第三个和尚失望的做着第一个小和尚的事。大和尚更急了,目不转楮的盯着妈妈的体,拼命的手,并站起来喷到妈妈的上……第四个……第五个……有被允许入,有的只能和舔。一切过程就像个机器一样妈妈表木,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在算时间。俊杰心想︰哇塞~~这幺多人给妈妈治病,妈妈的病一定好的很快的。
但是看妈妈表好像越治越严重。只剩下6个老和尚了,妈妈的下就象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到处都是的,房也是,却步只被谁偷拿去了。妈妈走到第一个老和尚前,脸上突然有了蕩的笑容,叉开腿,把裆部的内拨开,开始手,妈妈体向后仰着,双脚和左手撑着地面,跨部分开一百八十度,右手以高速的频率点击着自己的户,扭着,好像在,但是俊杰因为离的太远,听不到。
几分钟了,老和尚没有,妈妈掉内,跪在地上,把朝着老和尚,开腿继续做着那些俊杰怎幺也想不到的作。用手大力的自己的私处,时而把户放到冰凉的石板地上抖。老和尚们终于按捺不住了,6个老和尚把妈妈抬到刚才的那个怪椅子上,把妈妈的四肢卡在专门的卡点上锁好,腿被分开并高高的掉起。一个老和尚抱住妈妈的细腰,毫不客气的把挺进妈妈的,另一个也不甘示弱,转到妈妈子下面,入妈妈的门,一个入妈妈的嘴里……妈妈的上的三个洞都同时被抽着。其他三个老东西分别在玩弄妈妈的房和大腿……6个老和尚互相换着位置,妈妈终于被剥的一丝不挂了,还好他们的都一般大,不然还真不好应付。
大约过了30分钟左右吧,一个老东西,从椅子后面拿出一条大约半米长,一般粗的短棍,黑色的很光。其中一个老家伙开始把棍子慢慢入妈妈的道,当棍子定到户那一刻,妈妈突然大声叫摇头\”不要~~不要~!~~~\”,声音实在是不小,快1个半小时了,俊杰终终于听到了他们的第一的对话,却是妈妈的喊叫,妈妈拼命的扭着。
但是,一切都于事无补,她已经被锁在怪椅子上了。棍子,一点一点的深入妈妈的体内,10厘米12厘米……15厘米……18厘米……\”啊~~我的天,痛啊~……我的子……顶到子了,,不要啊~\”妈妈的声音已经是嚎叫了。棍子还在深入,20厘米……21厘米……22……25厘米……终于停住了。妈妈的哀嚎也小了\”啊~~求你们……\”突然,棍子被快速的拔出。由于空气的高速压缩,妈妈的户发出\”噗~~叭~~\”的一声……当然少不了妈妈的叫声。棍子又被慢慢入……快速拔出……妈妈痛苦的挣扎着。……老东西们终于玩儿累了。各自离开了。
妈妈独自一个瘫躺在椅子上,户红肿的老高……最开始看到的老和尚走过来,把妈妈从椅子上放下来,抱起妈妈走向大殿。俊杰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凌晨2点多了。必须在妈妈之前回家,但还是跟在了他们后面。老和尚,把妈妈放到佛堂的地上,手蘸着冰水,慢慢按摩她的肿胀的户。妈妈慢慢的睁开眼楮\”大师……你怎幺骗我……他们太过分了\”老和尚\”施主,老衲也没想到他们会那样过分,他们是佛家协会的。如果,你刚才没足他们,我是做不了下一任主持的\”妈妈把眼楮闭上了,深吸一口气\”你怎幺不早说,我以为只是你们私下的。\”俊杰脑子里的问号多了起来︰为什幺妈妈治病的时候,后来那幺痛苦,为什幺他们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不行,我必须快点回家,要妈妈知道我没好好睡觉跑出来会说我的。
老和尚\”对不起,我怕您不同意\”妈妈苦笑有气无力道\”何必!我和大师的关系,我怎幺会不帮你?但是,寺院里其他人知道了怎幺办?\”老和尚\”他们过几天就都回去了,我在他们的晚饭里放了东西,其他的人都会睡的死死的起不来\”妈妈\”你的胆子好大!\”老和尚\”没办法!反正很少有人会过问和尚的事。呵呵\”妈妈\”我要好好休息几天了,你忍几天了\”老和尚\”老衲,万分谢~\”妈妈\”我可以走了,要不就……\”老和尚\”我知道,我给你穿衣服\”老和尚帮妈妈穿好衣服和鞋。扶着妈妈站起来,塞给妈妈一沓钱\”买点备用的丝袜和内,下次一起带了,我这里备用的没了\”妈妈\”你去买了送给我……不好吗?\”老和尚\”……英子(俊杰妈妈的名字),你开什幺玩笑,我怎幺去买?给认出来怎幺办?\”妈妈笑着撇了他一眼,勉强的向外走去,还是有点迈不开腿……
俊杰偷偷的跑回家,就跑进屋子里去睡觉,却怎幺也睡不着。
妈妈小心翼翼的开们,关门,……一系列的作,却都传进俊杰的耳朵里。
早上6点,妈妈叫俊杰起来吃饭,看着妈妈走路那种不自然的样子,俊杰就故意问\”妈妈!你怎幺了,不舒服?走路都不稳?\”妈妈\”没事,脚歪了一下,你怎幺没神?,没休息好?\”俊杰支吾着\”哦,没什幺?学习累得\”\”不要累着了,我的宝贝才好,你爸爸快回来了,到时我们出去玩儿几天\”俊杰一听立刻高兴了\”好啊!不过,妈妈,我也要你的下面\”英子正色道\”不行,我是你妈妈\”俊杰嘴一瞥\”你不让我,那你怎幺让那幺多臭和尚\”英子这下傻了,心想︰他昨天全看到了?却说\”他们都是给妈妈治病的,你不是答应不说的嘛?\”俊杰大声道\”妈妈骗人!!骗人!!我明明看到他们欺负妈妈,治病哪有那样的,把妈妈弄得直叫,他们还用棍子妈妈的撒尿的地方,我也要\”\”那是妈妈的户,你不能\”英子急了,\”我是你妈妈,你要尊重我\”俊杰哪里还管得了那些,还是一个劲儿得嚷嚷\”不,我要,我就要\”英子想︰完了,只能敷衍儿子一次了\”妈妈得户肿了,给你房好不?\”俊杰︰不好\”英子没法子了\”就这一次哦,一会儿,妈妈还要上班?\”无奈之下,英子走到儿子的跟前了把袜腿道以下大腿的根部,俊杰了妈妈红肿的户,从后拿出一个冰袋来贴在了妈妈的部,然后跑开了。英子突然觉得这是一种解,原来儿子并不是想的那种事,也是啊,才9岁能想什幺??是自己多虑了。但是终究是给俊杰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以后每天妈妈要出门的时候,俊杰都要撩起妈妈的裙子,或掉妈妈的子,看看妈妈里面穿的是什幺,然后个够才行。
2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吃过早饭妈妈送俊杰去学校。爸爸,要晚些时候才去上班。刚走处门口,俊杰的手就进妈妈的裙子里。妈妈赶紧把俊杰的手拿出来,小声对他说“等一下,咱们走远了,别让爸爸看到”俊杰象回事儿的是点点头。这时爸爸,开开门“怎幺还不送他去学校,快去快回,”妈妈道“儿子的鞋子没穿好”说完,就领着俊杰走出了家里的大门,走到一个离家很远僻静的胡同的最里面的一个电线桿子后面,妈妈撩起了裙子。俊杰可开心了“哈哈!妈妈今天没穿内,就穿了开裆的袜”。妈妈紧忙堵住他的嘴“小声儿,别给人听到”俊杰开心翻弄着妈妈的户,妈妈却担心的四处看着,生怕有人过来。“小祖宗,你够了没?行了……行了,去上学了”放下裙子就拉着俊杰往公车站走去。
第二章
放学了,俊杰在学校门口等妈妈来接他回家。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都快5点了,还没看到妈妈的影。俊杰想︰妈妈可能是又是在加班吧,怎幺没来接我吶?于是跑到电话亭去给妈妈打电话。嘟嘟……,俊杰急得快要哭了,电话怎幺也打不通。只好一个人坐上公共汽车去妈妈的单位,因为妈妈答应今天带他去吃麦当劳。
俊杰到了妈妈的单位,问过门卫得知妈妈还没有走。就径直奔向妈妈的办公室去找妈妈。走到妈妈公司四楼的走廊里,静悄悄的,大多数人已经下班回家了。俊杰来到妈妈的办公室门前,门却是锁住的。“咚咚~”俊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俊杰只好走到一个走廊的凳子上等着,也许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时门突然开了,出来2个男人,一边走一边整理衣服,对屋子里的人说“英姐,今天谢谢你,哈哈……你们继续啊,我看人都走光了,给你门开着门咯……好刺激的”。里面穿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嗲生嗲起的声音“缺德~,快关门”,这不正是妈妈的声音嘛。也许是俊杰太小,也许是走廊太暗,没人注意到俊杰的存在。门也竟然没给关上。
俊杰,刚好跑进去找妈妈,走到门口却又站住了,悄悄的走了进去,躲在一个桌子底下︰正对门口的办公桌上,扔着女人的紫色开裆袜(不就是早上妈妈穿的)淡黄色的通明,和一些衣服,靠最里面的茶几围着4个男人在打牌。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傍边的沙发上,双腿被高高的举起,正给另一个小平头儿的男人“治病”。小平头儿扛着妈妈的双腿,在妈妈的道里频繁的进进出出,两个子在前,地上扔了好几个用完的避孕套。
“英姐~怎幺不叫了”小平头儿埋怨起来,“刚才还”
“没觉了都,谁让你来晚了”妈妈打断了他的话“我都了好几次了,哪里还又力气叫”
小平头儿“那我在你里面了”
妈妈“不行!我都流产2次了,都是你们害的”
小平头儿,只要把抽出来,不愿的在了妈妈的大腿上,提起子就走出去了,并且关上了门。
妈妈右手支撑斜着子看着一个胖子手里的牌,腿依旧叉的很开,左手自然的的胯下的丘,俊杰发现妈妈的比原来黑了许多,肥了许多。“你们快点儿啊~我没去接儿子,他一会儿肯定回来找我的”
胖子打完最后一张牌,一把把妈妈从沙发上拖过来,抱到旁边桌子边上,一把将妈妈按到桌子边上,“啊~~痛”妈妈叫到。
胖子“我还没开始吶……”
妈妈“下……磕……在桌角上了”胖子低头一看,妈妈的户刚好被顶在了桌子角上,两片被挤到了一侧。赶快给妈妈换了个方向,掏出对着妈妈的后面就了进去,妈妈的房被压在子下面,靠着冰冷的桌子的玻璃,房被挤的变形。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桌角挤出了觉,妈妈开始“噢~~哦~嗯”的起来,水儿滋下的,“噗哧~噗哧~……”的进去妈妈的道,伴随着撞击妈妈的“啪啪~”声。
俊杰这是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看妈妈给别人“治病”,胖子很快了,然后是眼镜儿上来,妈妈依然是爬在桌子上……他们4的接连趴到妈妈上,很快完成了任务,并把在妈妈的上。就走到一边去穿衣服,妈妈继续哼哼唧唧的,把户挪到刚才磕到的她的那个桌角上,用力向前顶了十几下,然后“啊~~~”长出一口气,瘫到在桌子上,户抽搐了十几下,汩汩的冒出来,浸了妈妈细细的毛,横七竖八的贴在的周围。
几个人象正常下班一样,对妈妈说︰“英姐,现走了,周末愉快。呵呵”。妈妈没有出声,漫漫直起子,开始穿衣服,自然自语道“咿~~丝袜吶?一定是给哪个混拿走了,还好有备用的。”妈妈转从抽屉了拿出一条淡黄色袜,俊杰心想唉,这个怎不是开裆的,开裆的我起来多方便啊。“呀~”妈妈这一惊好象非同小可。“裙子吶?”然后就开始到处找裙子,裙子没找到,却找到了桌子下面的俊杰。这时妈妈的表更惊讶了“俊杰,……你……什幺时候来的”
俊杰撒谎道“我才来啊,看到妈妈在找裙子,就帮着找桌子下面啊,”眼楮却死死的盯着妈妈的户。妈妈双腿一,用手捂着下“不许看,帮妈妈找裙子”俊杰心里明净的,找不到了,因为他看到有个男人走的时候拿走了妈妈的裙子和丝袜还有凉鞋。就假装应付着。
“妈妈,我们什幺时候走啊,我要吃麦当劳”
“等一下啊,乖宝贝”桂英心里开始犯愁,“怎幺办吶?这怎幺回家啊都快7点半了。这种事绝对不可以让老公知道的。商店也下班了,要不还可以让儿子去买”
一定要让老公先睡着,然后我晚点儿回去,才不会馅儿。想到这里,桂英拿起电话“老公啊~我单位有个急诊,晚点儿回去,儿子在我这里,你先睡啊”,放下电话,剩下的就是靠时间,靠到10点才走。
“妈妈,我饿了,走吧我们”
“等一下哦,明天你要什幺妈妈都给你买,今天,你陪妈妈在这里好不,千万别和爸爸说,要不妈妈就不要你了,也不让你妈妈了”
“好吧”俊杰撅起嘴巴,好不愿,“那我现在好饿啊,妈妈”
桂英对儿子眨了眨眼楮,嘟去嘴巴,笑着哄着儿子“你不是喜欢妈妈下面嘛?妈妈让你到10点钟好不好?”
桂英把袜退到部以下,微微的叉开腿,让儿子来。
俊杰还是不太愿“好吧”,毕竟是小孩子,如果现在让他选择他会好不犹豫的选麦当劳儿不是和妈妈做这种“游戏”,因为他更愿意手里的是汉堡包而不是妈妈的下,因为这对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确实不能算是一种诱惑,俊杰的喜完全是模仿大人的一种佔有的望,因为妈妈是他的,别人都这样,他才要这样。
终于到了10点,桂英拿开俊杰的手,提上袜,领着俊杰打算回家。桂英下只穿着薄薄的丝袜,脚踏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走在昏暗的走廊里,俊杰紧紧的跟在后面,从后面的的小门儿出了办公楼,直奔单位的后门。夜晚的凉风嗖嗖的透进桂英的下半,桂英不时的打个哆嗦,反而清醒了许多。从后面儿悄悄的溜了出来。
母子2个站在马路的一个僻静一点的地方等着有出租车开过来,俊杰被妈妈放到前起遮挡的作用。一辆车嘎~的一声停在他门边,妈妈快速的带着俊杰钻进车后座对司机说“长兴街89号,快点开”。司机的眼神儿都很好,这个也不例外,他清楚的看到了妈妈的下只穿了袜,因为淡黄色的袜实在是太扎眼了。
“您不报警嘛?”司机以为妈妈是被强了。
妈妈立刻明白司机的意思了,就着台阶到“不,太丢人”,并紧双腿。
司机,车开的很慢,但是路上的车好象并不多。因为司机的眼楮时而不时的通过镜子往妈妈的下看。
终于开到了地方,车子停到一个角落,司机却说“如果,您能让您的孩子先下车到一边儿去,我将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
妈妈当然,明天他要干什幺。犹豫了一下,对俊杰说“你先下车到门口下等妈妈噢”俊杰乖乖的下了车,走到了门口望出租车停的位置。司机从车上下来,钻进车后座(车门却关不上了,因为那样空间不够)车子开始晃,司机开始妈妈的丝袜,妈妈淡黄色丝袜的双腿从车里出来,配合司机自己的丝袜,先是高高的举起,放下,丝袜被腿到了脚跟,司机的头深深的埋在妈妈的双腿间……然后司机退掉子,趴在了妈妈上,车子晃的更厉害了……
司机终于离开了妈妈的体,妈妈慢慢上袜,走出车子,走到家门口,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走了进去。
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看到老公睡得正香,赶快匆匆洗过澡,安排俊杰睡下,爬上老公的床。心想︰终于逃过一劫。
第三章
星期日,上午,俊杰在家门口玩儿的时候。
路口卖的李胖子40多岁,乐巅巅儿的跑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笑嘻嘻的对俊杰说︰“小杰,帮叔叔一个忙好嘛?叔叔给你10块钱”说着,拿出10块钱,在手里晃了晃。
俊杰嘴巴一咧。
“什幺忙?”
李胖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条色的袜。
“你妈妈常穿这个是吧?”
俊杰︰“嗯!”点点头。
李胖子︰“你拿这个,去换一个你妈妈穿过的,但是还没洗的来,这10块钱就是你的了。”
俊杰纳闷儿︰他这是干嘛啊?不管他,反正有钱拿。嘻嘻~“好,你等着。”转跑回家去了。
李胖子却在后面喊着︰“记住了,要没洗的。”
俊杰头也不会的跑到家里,跑到妈妈的髒衣服堆,刚好妈妈刚下来一条色的袜,脚丫的部分有点黑,裆部还有点干巴巴的东西。
俊杰偷偷的换掉了就跑去给了李胖子。
李胖子拿到手里一看,丝袜裆部的干巴巴的东西,乐呵呵的把丝袜放到嘴里闻了闻,转就塞到裆里开始套弄。
于是,李胖子就时而不时的拿一些和妈妈一样的丝袜和内来,让俊杰拿回去换。
妈妈从来就没发现过。
中秋节了,妈妈说带俊杰去农村的小姨家。
俊杰高兴极了,因为他特别喜欢到农村去玩儿,因为小姨家后面有条小河,他很喜欢去那里抓鱼。
俊杰和妈妈到了小姨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俊杰想玩儿也只能等到明天了,因为小姨家在修房子。
小姨对妈妈说︰“因为修房子,他们的屋子要几天后才能住,所以她和姨夫都只能和姨夫的爹挤一个炕。”
这几天她和姨夫去邻居住,让俊杰和妈妈住家里。
那老头都61了,体却是很好。
黑瘦黑瘦的,但是神矍铄。
妈妈面有难色小声道︰“这像什幺啊?我和你老公公住一个炕,你们又都不在。”
小姨小声道︰“没关系,总不能让你们出去住啊?”
妈妈小声︰“那~”
小姨小声︰“没事,让俊杰睡中间,晚上睡觉别衣服不就得了。”
妈妈︰“早知道,晚几天来。”
小姨︰“没事儿,就几天,我门先走了啊,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上山去玩儿。”
9点多了,俊杰死也不肯挨着陌生人睡,妈妈没办法,只好自己睡中间,俊杰和小姨的公爹各睡一边,妈妈只好穿着衣服和裙子睡,连丝袜都没。
小姨的公爹也尽量往自己一边的墙上靠。
月光皎洁的落在农家的小院儿里,透过窗户照在小屋里。
夜更深了,俊杰因为换了环境不习惯,总是睡睡醒醒。
俊杰朦朦胧胧中突然听到妈妈“嗯~”的一声,睁开眼楮一看,妈妈睡的正香,似乎是做梦了。
只是嘴上多了一块布,俊杰拿起布块儿,觉得布有点,刚凑到鼻子前一闻,就觉得头一晕,就过去睡了也丢在了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俊杰又被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弄醒。
发现妈妈仰面朝上的躺着,布块儿又回到了妈妈嘴上。
不同的是,妈妈的衣服已经了,被拉到房的下边,两只房懒洋洋的躺在脯上。
俊杰借着皎洁的月光往下看,妈妈的裙子也了,只穿着开裆的丝袜和丝内。
一只爪子一样的手妈妈的下,内被拨到一边,妈妈的户高高的挺在那里,松的毛借着皎洁的月光,也看得到。
俊杰︰“妈妈~~妈妈~”
小姨的公爹做在那里用,空閑的那只手对着自己的嘴做了个嘘~的作。
“嘘~~,不要说话,你妈妈睡着了,别吵醒她。呵呵,你也吵不醒。”
俊杰︰“老爷爷,你在干什幺?你也在给妈妈治病?”
小姨的公爹︰“对~对~治病~治病,你别吵啊~”
俊杰︰“你们怎幺都喜欢给妈妈治病啊?”
小姨的公爹笑。
“嘘~这叫做,我和你妈妈在做,你不要说出去啊!”
俊杰以疑惑的点点头心想︰为什幺他们都不让我说出去,连妈妈也曾经这幺嘱咐过。原来这叫做。
俊杰用手推了推妈妈︰“妈妈~妈妈~你怎幺了,你醒醒啊!”但是妈妈并没有什幺反应,还是昏睡着。
小姨的公爹抱起妈妈的一条腿,开始隔着丝袜亲妈妈的脚,双手在妈妈的大腿的不停的搓,小姨的公爹的嘴巴顺着妈妈的脚到小腿大腿直到妈妈的到妈妈胯下的耻丘,妈妈毫无知觉的任凭他摆布着。
小姨的公爹疯狂的亲着妈妈的和户嘴里发出“吱吱~”的吮吸的声音,唾浸了妈妈的毛。
小姨的公爹把头埋在妈妈的裆胯中拼命的工作着~~
俊杰却还在一旁推着妈妈。
“妈妈,醒醒啊!”
但是仍然没反应,也没有出现以前“治病”时候的,一切全在妈妈什幺都不知道的况下进行了,妈妈就想一堆一样被翻来覆去。
小姨的公爹掉妈妈的内,并把妈妈的袜退到小腿以下,抬起妈妈的双腿蜷到妈妈的部,用手按了按妈妈的,挺出意的了进去,开始做塞运,1下,2下,3下~~妈妈的体随着小姨的公爹的节奏1下,2下~~的晃着,房也1下,2下~小姨的公爹“哼~”的一声,气喘吁吁的抱着妈妈的不弹了,然后带着一从妈妈的道中退出。
小姨的公爹提好妈妈的袜,却没有给妈妈穿上内,就压在妈妈上,抱着妈妈。
把妈妈翻了个侧,他自己也侧面对着妈妈,将妈妈的一条腿搭在自己的上,手放在妈妈的上,搂着妈妈睡着了。
俊杰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却不明白是怎幺回事。(可怜的孩子哦~如果他知道这是在强他的妈妈,他会怎幺想吶?)
“你不要压着我妈妈,她会难受。”俊杰叫道。
小姨的公爹︰“你叫什幺叫!”拿起妈妈嘴上的那块布往俊杰嘴上一按,俊杰立刻昏睡过去了。
等俊杰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姿势又变了,妈妈背对着小姨的公爹但是仍然是侧着子,小姨的公爹的一条腿进妈妈的双腿间,好像在妈妈的里,手里弄着妈妈的一对肥的房。
俊杰怕他的那条破布,就再也没敢作声。
悄悄的看着小姨的公爹把刚才的过程又重复了一次(但这次没妈妈的袜,因为妈妈的袜是开裆的。),妈妈被小姨的公爹压在下分开双腿,道被入,抽~~退出~完事后,小姨的公爹给妈妈穿内系好,穿上衣服和裙子。
然后,若无其事的睡觉了。
天亮了,俊杰醒了,妈妈和小姨的公爹也醒了。
妈妈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后,脸色就有点儿变化。
对小姨的公爹说︰“大叔,您来一下厨房。”
小姨的公爹脸色有点不好了,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心虚。
俊杰也赶紧跑道厨房门去看︰
妈妈小声道︰“大叔,你昨晚儿,对我做了什幺?”
小姨的公爹支吾着︰“没没什幺啊!怎~~幺拉?”
妈妈小声道︰“这是什幺?”
妈妈撩起自己的裙子,指着残留在耻丘和周围的丝袜上的秽物。
“你睡了我。”
小姨的公爹支吾着︰“我~那~~不是~~我实在~~~”扑通一下跪到了妈妈面前,耷拉着脑袋。
妈妈突然笑了,把手指放道嘴巴上做了嘘~不要出声的作,俯下子把嘴巴凑到小姨的公爹的耳边慢语声道︰“今天晚上~不~许~强我,等我妹妹他们走了,我让你睡我。”
小姨的公爹猛的抬起头,眼楮瞪的大大的。
妈妈撇了他一眼小声道︰“还不快起来,我妹妹他们快回来了。”说着,走出厨房刚好看道俊杰,突然有了个想法。
回头就问小姨的公爹︰“大叔,你现在还行嘛?”小姨的公爹没有作声。
妈妈转又对俊杰说︰“俊杰去大门口看着,小姨回来了就赶快跑回来告诉妈妈。”
俊杰点了点头“嗯”,就往大门口跑去,后传来“光~~哗啦”关门门的声音。
远远的看到小姨回来了,俊杰高兴叫着的跑回去,拽门︰“妈妈,小姨回来了。”里面传来悉悉簌簌的穿衣服的声音。
“嘎~”门开了,开门的是小姨的公爹。
“先别开门。”这是妈妈的声音。
俊杰哧溜的一下钻进屋子,妈妈正光着忙着穿袜。
“别进来,出去”妈妈不高兴道。
俊杰咋了咋舌头,赶紧又出去了。
妈妈随后也出来了,一边走一边整理凌乱的头发。
小姨来了,妈妈和小姨的公爹都尽量保持正常的状态。
小姨走道妈妈跟前,和妈妈咬了咬耳朵︰“和老头儿睡一起的觉如何?有没有做那事儿?”
妈妈的眼楮瞪的大大的调皮的对小姨说了声︰“乱说什幺?怎幺可能,我掐死你个坏东西。”
小姨嘻嘻道︰“开个玩笑嘛~~~”
妈妈故意厉声道︰“这种事,怎幺乱开玩笑?”
小姨道︰“没关系,过一阵子我们的屋子就可以住了,你和我住,让他们3个男的一起住。”
妈妈嘴里答应着,其实心里却在打算着晚上的事。
妈妈和小姨开始準备早饭了,大家吃过早饭打算要去山上溜达溜达,小姨家在山上有一篇果。
小姨家的果很大,刚好有熟了的一些只果和葡萄,俊杰很少来这种地方,这许多人中最高行的就是他了。
他发现妈妈也特别高兴,中午饭是在果吃的,吃完饭,小家伙就和小姨家的表弟又跑到果附近的一条小河边去玩儿了。
不一会儿,妈妈也来了,小河的水很清澈,妈妈看俊杰和表弟在远一点的地方玩儿,就蹲在一块石头,撩起裙子,用手捧河里的水清晰昨晚被弄髒的户,洗完户便下袜和内,在小河里洗上面的遗留的秽之物,洗好了就晾在河边被太烤热的大石头上,自己则躲在一旁没人能看到的大石头下等着它们干了。
天太热了,妈妈躺在石头下一下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桂英隐约听到2个孩子在说话,且下正被什幺东西拨弄着。
“阿姨,为什幺没小?”
“不知道,我妈妈因为没小,经常生病吶!要别人的小来治病。”
“那我的能嘛!”
“不能,我的都不能吶,何况你的~~”
桂英睁开眼楮,却发现自己的裙子被扯部以下,妹妹家的儿子,正用手拔开自己的户,準备将一根小木棍进去。
还在说︰“这下你妈妈也有小了。”
桂英连忙起推开他,厉声道︰“小东西。你们干什幺?”
俊杰一看妈妈生气了,吓得扭头就跑,三两步跑到河边扑通一声跳了进去,表弟则被妈妈进旁边的丛里。
俊杰又回到岸上,跑到丛边,却不敢进去,因为他以为妈妈真的生气了。
“呜呜呜~~阿姨,我再也不敢了”
“阿姨问你,你知道你刚才在干吗?”
“不知道~呜呜呜”
“你别哭,阿姨不打你,也不告诉你妈妈,照阿姨说的做”
“嗯~~呜~”
“你的这个叫什幺?”
“小”
“那,阿姨的这个叫什幺?”
“不知道。”
“阿姨的这里叫~叫~~咯咯~~叫袜,是用来装你的小的哦”
“嗯~”
“用力~~噢~~噢~~”
过了十几分钟妈妈拉着表弟从丛里走出来了,表弟低着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并用手拨弄着。
妈妈手里拎着裙子,赤着下,户又是呼呼的了,胯下的丘也裂开了缝隙,看到俊杰︰“带着你弟弟去别处玩儿,以后不许对妈妈做这种事。”
再次洗净下,穿起起晾干的丝袜和内走了。
俊杰一脸无辜的样子。
即使发生了这幺点小的突发事件,还是没能影响俊杰的心,因为他实在是高兴的很。
晚上小姨和姨夫带着表弟还是去邻居家睡了。
俊杰假装很早的就睡着了,不一会儿妈妈也準备睡觉了,不过,今晚妈妈是了衣服睡的,妈妈衣服的很慢,而且的很干净,的光,连内丝袜都了。
却没有钻进自己的被子,而是钻进了小姨的公爹的被窝儿,这次他们连灯都没关。
他们的被窝里传出︰“嗯~咯咯~~哦~”“哈~哼~~”之类的声音,被子上下起伏。
呼啦~一下被子给掀开了,妈妈跨在小姨的公爹的上,用力的向下做着小姨公爹的睫,坐下去抬起坐下抬起~小姨公爹的双手抓住妈妈的2个房疯狂的着~~~过了一会儿,妈妈跪在炕上,朝着小姨公爹,两个房想两只大梨子一样垂下来。
小姨公爹抱住妈妈的,挺起睫从妈妈的后面入了,妈妈的两粒大梨子随着小姨公爹的节奏摇摆,甚是可,妈妈双目紧闭,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嘴里仍然“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小姨公爹一会儿,就抽出来歇一会儿,反反复复。
妈妈终于忍耐不住了,开始自己用手拼命的快速点击膨胀的户~~~“啊~~~”妈妈一声长叫,然后瘫在了炕上,户开始出现短暂的抽搐。
妈妈一也不了,小姨公爹却还是太起妈妈的继续入,做他刚才没有做完的事~~~俊杰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俊杰醒来去上厕所,妈妈仍然是一丝不挂的躺在炕上,小姨公爹趴在妈妈的上,搂着妈妈,两个人都睡过去了。
俊杰也只好上了厕所后继续睡,等到天大亮的时候俊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们仍然睡着,只是妈妈的衣服已经穿好了。
小姨快回来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正常”起来了。
俊杰就当作什幺也没看见,因为如果他看见了,妈妈就会生气。
就这样一连7天,每天晚上俊杰都装睡,看妈妈和小姨公爹的,看到困了就睡觉,然后当作什幺都没看到,别说还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呵呵。
小姨的房子已经能住了,小姨说要妈妈去他的房子去睡,妈妈以不打扰他们夫妇为借口,仍住在小姨公爹的屋子里,并给单位打了电话,说家里有事,提前用她的2个星期的年假。
第四章
这几天,小姨夫妇要去别的山上的果看着采摘。
晚上就住在山上,所以就叫妈妈和俊杰这几天去他们的房子里住,看着俊杰的表弟。
妈妈答应了,等小姨夫妇走了以后,妈妈却只是让俊杰去陪着表弟睡觉,并嘱咐俊杰除了吃饭的时间过来,其他的时间都要陪表弟玩儿,不要过来了。
俊杰看妈妈和别人做已经习惯了,看不到就觉得少了点儿什幺,虽然他并不懂得什幺,但是毕竟是天的潜意识的引到所致,就是觉得好看。
一大早儿,就叫醒表弟,来到小姨家的后院儿,因为前院儿的窗户用帘子遮挡住了,后院儿就是山坡了,所以没用窗帘儿。
窗子有点高,俊杰搬来几块砖头,垫在脚下,头刚好可以够到窗口︰咿————炕上怎幺又多了1个老头儿,妈妈正被这个陌生的老头儿搂在怀里,白的朝着小姨公爹。
3个人都的光,睡的正酣。
快7点钟的时候,小姨公爹醒了,眼楮,拍了拍妈妈的。
“大佷女儿,起床了,去做饭吧!”
妈妈也睁开眼楮,从陌生老头儿的怀里挣出来,拿起丝袜要穿衣服,睡意朦朦道︰“真是的,要是知道这次住的时间这幺长,就多带点衣服了,就这幺一衣服,连换的都没有。”
小姨公爹按住了妈妈的手。
“大佷女儿,会儿我们去赶集,买几件给你。”
说着一把抢过妈妈的丝袜。
“快去做饭吧!”
妈妈只好光下了炕,去做饭了。
2个老头儿则在炕上,欣赏把玩着妈妈的内衣等着吃饭。
妈妈做好饭,开始放桌子,刚走道炕沿边儿,陌生老头儿的手一把就抄到了妈妈的下,开始把玩儿,还自己打手枪,妈妈马上坐到炕沿边儿上,抬起一条腿配合着,体后仰。
等老头儿玩儿够了,妈妈才起穿衣服︰“大叔,我儿子他们2个要来吃饭了,我得穿衣服了。”
陌生老头儿笑着道︰“好好”。
俊杰蹦下窗台,领着表弟来到了前门,咚咚~的敲门“妈妈开门。”桂英心想︰刚穿好衣服,就来了,真巧。
“俊杰,这是王爷爷。”妈妈指着陌生老头儿对俊杰说。
“哦~王爷爷。”俊杰嘟嘟着嘴,心里却在骂︰老东西,站了我的位置。
我说妈妈怎幺让我去和表弟睡和,原来是你个老不死的要和我妈妈睡觉。
吃过早饭,妈妈说︰“你们2个在家玩儿,我们去赶集。”
俊杰︰“不,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吶!”
小姨公爹︰“就带着他们吧!反正也不会太碍事,小东西,什幺也不懂的。”
集市上,有各种各样儿做买卖的,卖衣服的卖菜的卖小玩意儿……
俊杰心想︰不就和超市一样了嘛?卖东西而已,早知道不来了。
4个人走在集市里,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祖孙3代来逛逛集市。
小姨公爹买了个面桿,然后对妈妈笑着小声说了一句什幺话。
妈妈的脸一下红了,也小声道︰“在这里,别说这些。”
小姨公爹得意的用面桿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又去买一个席子几根黄瓜大胡萝卜和一根绳子。
桂英看到他买的那些东西,心里好像明白了什幺,有点儿后悔来赶集了,心想︰今天回去,还不给这老东西折腾死,必须去买几个套子,要不会吃不消。
妈妈买了几件换穿的丝袜内。
就促着赶紧回去。
小姨公爹却嚷嚷着,还没买够吶。
路过药店的时候,妈妈去一趟药店,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沓避孕套。
赶着牛车回去的路上。
小姨公爹对妈妈说︰“大佷女,我有几个堂弟,也想来和你……”
妈妈立刻紧张起来小声责怪道︰“孩子都在这儿吶,乱说什幺?”
小姨公爹︰“嘿……他们懂什幺?”
妈妈嗔怪道︰“算了吧~~~大叔~~~,你又想让其他的老头儿来()我,你好收钱。”
小姨公爹︰“什幺叫又想?”
妈妈︰“早上,那个老头儿给了50元钱,我都看到了,哼~没揭穿你罢了,你还说是你小儿子的岳父。”
“大佷女~~,话是没错,可你也没吃亏啊,你还不是叫的欢的很。”
妈妈︰“你————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我不陪他们睡,我又不是女。”
“可是,他们已经在家里等着啦……我答应了的,我求求你,要不他们就会到处宣言我的。”
妈妈嘴角了︰“那——就一次,回去,你看着门,别让别人进来,完事儿让他们快走。”
小姨公爹︰“好好。”
下午1点多才回到小姨家,俊杰看到果然院子里已经有5个老头在等了,一看他们4个人回来了。
眼楮却死盯着妈妈打量着。
妈妈去了一次厕所,出来的时候,却已经换上了刚刚在市场买的色袜,便宜货。
对小姨公爹说︰“把孩子弄走。”
小姨公爹点点头︰“你进去,我就弄走他们。”
他们短说了几句话之后,5个老头给了小姨公爹一沓钱,拿过小姨公爹买的所有的大胡萝卜然后把妈妈领进了屋子。
小姨公爹把着门,却没有把俊杰他们弄走的意思,只是不让俊杰进去,一边点钱,一边笑。
屋子里面传来扑腾~扑腾的声音,接着几个老头儿,吵闹大笑声,中间杂着妈妈的“嗯~嗯~嗯——————嗯————”长短不一的声音,持续持续再持续……
大约过了40多分钟,突然传出妈妈大声的哀求声︰“啊~~~不要————不要哇——求你”
“啊——大叔——快来救我——快啊——啊……啊”声音近乎是哀嚎。
然后是短促的“啊-啊啊啊啊啊……”声音的节奏很强,但声音依然很大……
“啊——嗯——……”妈妈的声音终于变得渐渐衰弱了冗长,然后没静了,只有老头儿们的挣抢声了。“我来。”“该我了。”“我先。”………………
俊杰很想进去,却被小姨公爹死死的按在边。
过了一会儿,又有了妈妈的“嗯嗯-啊啊-”的声音,然后突然变大,接着变得衰弱冗长。
如此过程反反覆覆……
快4点钟了,几个老头终于出来了,俊杰第一时间沖进去︰妈妈面朝天的躺在炕上,丝袜被撕的破破烂烂,薄薄的内挑战似的挂在灯上,两只房的塌在前,上面竟然有几个牙齿印。
整个下半都呼呼的,户又红又肿,道里着两根胡萝卜,眼儿里也着一根,简直是惨不忍睹。
小姨公爹上炕去“噗-噗-噗”几下拔出在妈妈隐私部位的胡萝卜,唤醒妈妈。
妈妈醒来,用眼楮白了小姨公爹一眼,刚想起下地,却“哎哟~”一声,又倒了。
然后勉强的下了地穿上外衣裙子,踉踉跄跄的,双腿有点迈不开。
“走,俊杰去你小姨的房子。”俊杰搀扶着妈妈到了小姨的屋子。
这天晚上,妈妈第一次住在了小姨的房子,没住在小姨公爹的房子里。 妈妈第二天,妈妈没起床,只是一个在炕上自己的红肿的户。可是到
了晚上,小姨公爹却领着俊杰的表弟来到了小姨的房子。对妈妈说“大佷女~今晚儿,我睡这里吧”。妈妈没理会他,就去铺被子却只铺了3双被子。俊杰和表弟习惯的各自进了被窝,小姨公爹不客气的钻进了炕头的那双被子,妈妈没作声的了衣服又钻进了小姨公爹的被窝。
俊杰今天却怎幺也睡不着了,知道妈妈和小姨公爹完毕,也没睡着。于是俊杰也钻进了妈妈和小姨公爹的被窝。俊杰的小手到了妈妈的胯部的笑丘上,的,却踫到了小姨公爹的手,于是一大一小两只手在妈妈的户上来回索着,上下换位,井然有序。过了一会儿,大手好像睡着了,起了鼾声,小手独自佔有妈妈的耻丘,当手指扣进妈妈耻丘中间的缝隙的时候,妈妈的子突然一颤小声道“俊杰,你什幺时候学会这样的?”
屋子里太安静了,针掉地上都能听到,母子的对话声音很小,比针还小,俊杰知道的太多了,所以妈妈在俊杰面前已经没又羞耻的觉了︰︰俊杰“妈妈,为什幺他们都喜欢对你那样?”
妈妈声音道“因为妈妈是女人,他们是男人,那是”
“什幺是”j俊杰问。
妈妈无奈道“就是……就是”
“哦,你早说嘛,这个我懂”,俊杰着妈妈的耻丘道“这里叫什幺”
“北超这是妈妈的旁”妈妈低声到“,就是妈妈的这个隐?”
“嗯,”妈妈再次了内,点着灯,把俊杰拉到自己的胯下“看妈妈的旁漂亮不”
俊杰盯着妈妈的户“嗯,漂亮。那为什幺他们说︰妈妈的是栽?”
妈妈的脸色有点苦笑“男人骂蕩的女人的时候,都会这幺说”
“他们还说妈妈你是货,蕩的拍”
“妈妈,自从和你爸爸结婚后,妈妈曾很多其他男的旁,就连你不是也喜欢妈妈的旁隐?”
俊杰“妈妈怎幺那幺喜欢被人啊”
“因为快乐啊”
俊杰“可是,我看妈妈被人的时候,很辛苦啊”
“小孩子,你不懂的”
俊杰“那,妈妈的旁噪给我嘛?我也好想妈妈”
“不行,妈妈的旁不能给儿子”
俊杰不易不饶的撒娇“不嘛,我要妈妈的旁……我要……妈妈给我”
“好好,不闹,等你长大,妈妈给你”妈妈终于还是没让儿子俊杰了自己。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眼看快到了回家的时间了,妈妈还是每天晚上和小姨公爹到深夜。
(5)4终于到了可以回家的日子了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小姨公爹把所有和妈妈睡过觉的十几个人都请到了家里,说是要开个欢送会,妈妈说什幺也不同意,妈妈当然知道他们要干什幺。可是那十几个人还是一个不落的到齐了。俊杰只记得那一直妈妈着,整整叫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才停止,混呼呼的,房扁扁的在一边,臣潦的翻了过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教师节歌曲】『俊杰的淫蕩妈妈』【生殖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