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发现美洲大陆】『X情人』【在线.WWW资源】

『X情人』【在线.WWW资源】/

服义务役时担任行政士工作,管理行政事务费及每月替长官及弟兄们办饷,
而另一重责大任,则是替队上长官跑腿打杂,举凡帮女士官至军公教福利中心购
买粉、尿布,抑或至证券公司帮长官们排队领纪念品,或是晚点名后帮长官买
消夜,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总体看来,除了少部份官校正科班出的军官,令我稍稍受到国军的『
实』,其余大部份志愿役军、士官,可说是乌烟瘴气,令人说来有气,看票、
研究票的时间,搞不好都可以反攻大陆,为避免触及陆海空刑法之『实话实说
罪』,小弟暂且打住,不再非议。

  就在退伍前半年多,又遇到例行业务检查,所谓业务检查,就是把最近半年
还是多久的帐册(年代久远,记不得了),包含伙食帐册、行政费分类帐簿、支
出凭证等,拿到总部候检。

  说起业务检查,我自有一套见解,当兵嘛!官官相护,有甚幺好检查的?违
规的凭证早已合法藻饰,看鬼喔!很多假帐还不是用来招长官,人人有份,难
不成过河拆桥,自打嘴巴不成?然而为『兵』之道,帐册若作得太完美,让财务
官挑不出毛病,那幺对长官是大不敬,显得长官无能,而惹得长官刁难就不妙,
小弟总是刻意在几个明显地方加入一点无伤大雅的瑕疵,让财务官见猎心喜,有
缺失可写,保护其自尊心。

  那次也不知是第几次接受业务检查,一大早带着受检资料来到总部报到,指
挥部则由台北派员南下检查。轮到我入场时,见一女子着淡蓝军服,(军种是机
,看!这不是说了吗?)略高于膝的裙子,一双美腿叉而坐。

  我颇在意女生的小腿,女军官穿着肤色丝袜,正幻想着是否为吊带袜,咦!
军人可以穿丝袜吗?小弟心里顿时打了一个问号,好像没注意过自己营区的女士
官是否穿过丝袜。算了!就算她们光衣服站在面前,看来也是不举。

  等到女军官把头抬起,四目会,这……这……这不是每个礼拜四在莒光日
才能看到的可人军官!怎幺财务官也这幺辣?应该去主持莒光日才对。

  我不禁有点『心』觉,当场就想唱:「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的呼吸。」别闹了,那时这首歌还没出来。

  女军官的长相有点像何如芸,至于何如芸好不好看,见仁见智,小弟过去蛮
欣赏那一类型。漂亮的定义有几种,一种是公认的美女,不管谁来评价都不差;
另一种是有特色的美女,让某些人有独锺;还有一种是人眼里出西施,只有
极少数人甚至只有男友才觉得好看。

  我移至财务官的边,以便财务官能随时就疑虑处向我请教,应该是质问
才对。站立财务官旁,看着美女专注工作的神,煞是好看,由侧边居高临下
看,瞥见财务官的名牌上(后面用两颗旋钮锁在衣服上的那种),清楚地刻着她
的名字,为保护当事人,后文就称她为X吧!

  同时也受到X名牌下,随着呼吸频率而层峦起伏的部,神为之一振,
据不才目测,应该有C杯,我不禁讚叹,看过的女军士官很少能把衣服衬托得
如此英挺,X算是天生丽质。再往上看,X的粉颈洁白纤长,虽有两三颗小痣,
不过瑕不掩瑜,白里透红的嫩肤色,水亮人,显见X非但天生遗传好肤色,
也注重保养,不晓得X的脖子不(看!想远了)?后来我才知道,X每天
至少两个小时以上呵护她的宝贝肌肤。

  审阅过程中,X也会就其不解处向我询问,小弟也弯腰低头,一一回答。X
的声音娇声细语,而不腻,听起来很舒服,更令人到舒服的是X的态度,她
并不因自己是长官而颐指气使,反而笑容可掬、盈盈人,X上不时传来淡淡
香,令人神清气爽。

  看着X善意的模样,小弟色向胆边生,也多话了起来,小弟向X说:「财务
官,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像何茹芸?」X听了后,更是笑得灿烂,回答说:「有
耶!很多人说过,可是我自己觉得不像耶!」

  看到X如此亲切,我更加大胆亏她,看她肩上那两条横槓,如果是专科毕业
后从军的志愿军官,年纪应该和我差距不大,问道:「财务官,你是学商的吗?
哪毕业的啊?」看她好欺负,小弟讲话也不安份起来。

  我想以X的美貌,在军中一定备受他人慕与谄,好话早已听尽,不过好
话人人听,听多也不腻。X告诉我,她是台北某商专(消音)毕业。

  「那你几年次的?」我接着问。X笑了一笑,毫不扭地透漏了她的年龄,
「哇!那我们同年纪呢!」X听我这幺说,更是笑开了。

  在有限的谈时间内,有机会的话,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彼此的集或是共通
点,慢了就只是萍水相逢,路人甲乙罢了。我对X也无任何期,只是有机会遇
到漂亮女生,难免浪费口水,提起神,LDS一番,也算是一种生乐趣。

  谈中,我觉X翻资料的速度慢了下来,似乎被我影响而分了心。长官的
办公室内只有我和X,其余单位则是在外等候,进来之前,也是等了上一单位快
四十分,而台北下来的其余长官,早就被区内长官请去贵宾室泡茶按捺,看!中
午一定又不知要去哪黑皮。

  我问X说:「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耶!」X叫我说吧,我说:「你上的香
水有玫瑰香,南部很少女军官会喷香水喔!」接着说:「你是不是用明星
水,怎幺那幺香?」

  X被我逗得枝乱颤说:「不是啦!谁用明星水!」边说边嘟起小嘴。
看!这……这不是装可吗?美女装可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看着她粉嫩且略
显腴的朱,实在很想一亲芳泽。(后来的发展才知道,我是第三个亲她的
人。)

  我接着说:「不是明星水喔!那是Tresor璀璨吗?」X抬起头看
着我,出不可思议的表,说:「你怎知?」多亏小弟女友人在香水专卖店
工作,串门子之余,也对几款经典女香水下过工夫记忆香味,作为和异初次
聊天LDS的话题。

  我告诉X说:「因为我『以前』女友也用这一款香水。」X吐了吐舌头,笑
说:「真巧!」我随即说:「以前在免税商店买了一瓶Tresor,还来不及
送出,女友就分手了,如果你不嫌弃,那瓶送你啦!不然留着也没用。」

  X说:「你可以留给你妈或朋友用啊!」我说:「没关系,既然这幺巧,你
也用这一牌子的,送你啦!」女人有时很相信宿命和缘份,后来送给X的那瓶香
水,也是后来去百货公司补买的。

  我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说了最关键的一句话,说道:「可以问财务官你
的住址吗?放假我寄给你。」又是翻牌时刻,胜负在此一举。X没多作考虑,说
了几个数字。电话耶!要到电话了,那个时代手机不普遍,连忙把电话号码抄写
在记事本上。

  我问X说:「那分机几号?」X用她的招牌笑容说:「没有分机,是我家里
的电话。部队讲私事不方便。」哈哈哈!茂硅阿(比太能还有力),一阵轻飘
飘,好像要上天堂。

  后来时间耽误太久,X随意记录了几个缺失,故作严肃貌,眉蹙而视,问我
说有没有问题?随即转为盈盈笑脸。靠!太讚了,演技太了!这种女生若有幸
把到,生一定充趣。

  离开办公室时,下一受检单位的学弟亏我:「学长,你进去那幺久,狗官会
不会很刁?」我吓唬学弟:「很刁喔!会皮绷紧一点。」心里则暗想:『靠!
八字都还没一撇,我怎幺知道她床上刁不刁喇?』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傍晚开着军车返回营区,小弟那张军用驾照可是为了能
偶尔客串司机外出鱼而考,队长则是醉倒后座,妈的!不知道又跑去哪匪类,
醉梦中还问我,业务检查搞得怎样,会不会害他升不了官?我嘴巴说:「队长安
啦!」心里则想着:『干!还升官喇,如果你被抓去关也是刚好而已。』

  回到营区后,生一切如常,我也不敢乱打电话给X,势混沌未明,万一
X是哪个将军的小人,那我可能有当不完的兵。

  数馒头的日子一天过一天,转眼间小弟也百日了,不是啦,是转眼间也破百
了。破百后更是无所事事,天天藉故公出,过着荒无度、自我放逐的日子,以
免因为知道太多,而被长官杀人灭口,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业务也移给学弟,小弟仅挂名顾问而已。

  日复一日,随着大我一梯的学长欢送会落幕,那天深夜,我们四个同梯的相
拥而泣,多年媳妇熬成婆,我们是『红帅啦!』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为了庆祝荣升红帅,当天夜里同梯四人,除了一人不敢造次外,其余三人翻
墙而出,庆祝这一特别日子。三人拦了辆计程车,来到市区某间知名夜店饮酒作
乐,舞者一个接一个,逐桌秀舞,遇到不错的美眉,自然请她留步磨蹭一番,可
谓酒池林,色不迷人人自迷,好不快!

  后来秀到一位条件颇优的女子,水蛇腰扭起来尤其,同梯恶作剧帮我比
了几根手指,女子摇摇头,同梯的手指又缓缓升起一根,热舞女郎点点头,我也
将错就错,勉为其难笑纳。丢下同梯二人,离开霓虹闪烁的夜店来到楼下,第二
根菸还没丢下,刚刚那妖人的美眉已然一劲装靓女打扮出现在我跟前,一
头秀发,举手投足,烟视行,令小弟不禁肃然起敬。

  先在楼下便利商店买了金缕衣,唉~~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在美眉建议下,两人很快就找到了落脚处。一入房门,美眉艳丽四,虽无音乐
助兴,热舞不减风采,看得我心跳加速、吐气连连。

  付给美眉舞资后,不自禁地一阵翻云覆雨,美眉也不赶着离去,似乎打算
缠绵至天亮,也向柜台续延了时间。最后是我在破晓之际,半梦半醒间从床上弹
起,美眉说还想睡,由她吧!离去前不忘亲美眉并了一下其。

  小弟急忙拦车奔回营区,好不容易才招到小黄,回到营区时刚好赶得上早点
名,反倒是其中一名宝贝同梯不知醉倒在哪家宾馆,很晚才出现,因退伍在即,
也不了了之。

  后来整欉好好的退伍,阿母还特地去买了一串鞭,在我回家刹那施放,心
中有点,内心呐喊着:「阿母,我返来了啊!」

  刚退伍那几天适应不过来,每天早上五点多就已醒着,也不知道要干嘛。后
来一次北上的行程前,也不知哪根筋不对,想到了X这个人,虽然只跟X见过一
面,不过她的电话始终未丢,大概潜意识始终念念不忘。

  心想藉着北上找老友叙旧,不是啦,是老朋友才对,顺便可以找X喝杯咖
啡,既然退伍了,也不用再担心犯上之罪。那天晚上第一次拨了X留下的电
话,咦?电话答录机,声音似乎是X没错,我留下了话,说明来意,只是不知X
还记得我否?

  我留言道,直说欠她的香水想北上时顺道给她。虽没联络到她,至少确定
电话应该没错。临行前还到兰蔻专柜买了Tresor璀璨香水,万一她不出来
见面,改送其他女友人也不浪费。

  开车来到台北,暂住女友人租屋处,当晚就拨了电话给X,第一晚打了几
通,依然是电话答录机。眼看夜已深沉,小弟就此打住,当晚与友人外出玩耍,
直至东方鱼肚白方始返家,途中在麦当劳吃了营养早餐。

  回到朋友住处已七点多,小弟又拨了电话给X,响没多久,电话被接起,一
个慵懒的声音:「Hello!」我问道:「请问X在吗?」对方直说她就是,
小弟急忙装熟化解尴尬,并表明了来意,我说:「如果你不方便,我寄给你就好
了。」好比在PUB,男生如果点『长岛冰茶』给异姓,有想朋友的暗示
质,我想送X璀璨香水,又何尝不是呢!

  X大概可怜我大老远跑来台北,若不答应,过意不去,爽快地与我敲定晚上
见面,也给了我手机号码,X说准备上班去。挂了电话后,女友人沐浴完毕,
着头发从浴室走出,友人属中等美女,不过在我眼里材了得,女特徵非常
明显,玲珑有緻,碍于她已有男友,且对男友忠贞不二。

  呸!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远在南部的男友非常有机会冒出绿光,无奈小
弟说客技巧仍需磨练,始终无法奏效,友人道德极深,无法得逞,且友人至少
说了二十次「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喔!」。

  后来她睡床铺,小弟乖乖睡卧沙发。睡了不知多久,友人把我吵醒,要我载
她去实践大学上研究所的课,小弟实在很睏,勉为其难载她前往。途中在便利
商店随便买了东西裹腹,车上风光明,友人又说了二十几次「不要这样,再这
样我不理你了喔」,我心里则想说:『再乱叫,我要把你踢下车了喔!』

  开到实践大学,友人请我吃实践门口好吃的生冰,我告知友人,晚上要去
访友,请她自行返回租屋处。小弟拿起台北市地图,那个年代并无GPS导航,
小弟只得按图索骥,一路来到南海路建中附近,先探勘了与X约好的餐店。确定
位址后,时间还早,小弟东晃西晃,渡分如时。

  来到八点,我也准时出现在餐店门口,等不到五分钟,一个美丽的倩影出现
在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看到X出现,我转好角度,两人四目相望,脸上表由
犹豫而渐渐确定,X嘴角由微笑变五分熟、渐渐七分熟,终而齿而笑。

  系我啦!我叫了声:「财务官好!」X笑说:「外面不要乱叫。」两人入内
就座点餐,原来X也尚未用餐。X说她刚刚才从部队下班,先回家洗澡,换了便
服就出来,原来X就租屋在餐店附近的巷内。

  我把香水拿出来送给X,X开心收下,并向我称谢。我闻到X上的体香并
非Tresor香水味,我问X:「怎幺了?」并亏X说:「今天喷明星水
喔!」X说她的Tresor都丢了。

  我问原因,X说自从她和男友分手后,就不用那个味道了,因为以前男友喜
欢那个味道。我说:「怎幺!怕触景伤喔?」X则说:「不要再提他了。」还
对我说:「那幺你把香水带回去,我用不到,但还是很谢谢你。」我笑说:「没
关系,你可以送朋友,我不介意。」

  两人边用餐边聊天,聊了一些军中趣事,也聊了些心故事,与美女谈笑风
生,人生好不惬意。聊天之中得知X是苗栗人,直到专科才北上读书,年底不续
签,准备退伍。聊了许久,又点了松饼及咖啡,直到打烊。

  与X的相遇是机缘,与她相处则是随缘,真希望时间能就此停止。听X讲话
时,我总是凝视着她的眼睛,彷若其瞳眸中有繁星点点;X也不以为意,表现得
落落大方。

  千万不要以为有什幺突破,我可是黔驴技穷、无技可施,不过光是跟X聊天
就很开心。告别了X,并说好下次还要来找她,默默望着X的背影离去,我点了
一根菸在门口处抽。就在X要转隐入巷子之际,她突然转过,发现我尚未离
去,且正望着她,X挥挥手跟我道别。

  告别X后,回到南部,数月中因面试缘故,陆续北上数次,期间也顺利邀约
X数次,一起看过电影,也到过猫空泡茶看夜景,小弟始终以礼相,X对小弟
也无任何暗示,仅仅止于朋友般的对。

  对于X始终有孺慕之,份外珍惜此番友谊,因而不敢随意造次,深怕打破
现状,而影响友。每逢特殊节日,如七夕人节、过年到数、X生日,也会传
送短讯或寄送卡片祝贺。平常则很少打电话给X,X更是不曾打给小弟,我猜X
或许有心仪或是往中的对象吧!

  直到一天,电话响起,并浮现X手机号码,高兴地接通电话,闲聊中,X告
知下个月即将退伍,并且这个礼拜会到高雄做业务督导,问我是否有空,可以一
起吃个饭。有空、有空、当然有空,死也有空。

  等到X南下当天,电话跟X确认时间,下午约莫六点多,顺利在营区附近接
到X,X正结束为期两天的督导业务,今晚就要搭车返回台北,带着X,我们去
吃了王品台塑牛排。

  在车上发现了一件诡异事,X上有Tresor的味道,奇怪!不是再也
不用该牌子吗?难道是我送的那瓶?开口对X道:「怎幺!跟男友复合了吗?今
天你用Tresor。」

  X不置可否,回我说:「这瓶是你送的那瓶,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

  一路上两人逗趣谈,春风洋溢。

  用完晚餐,小弟提议晚上去PUB听歌、聊天如何?X直推说不好,不想搭
大夜车回台北。我向X说:「我有一张汉神的免费住宿券,今天特地带在上,
想说如果你要在高雄住上一晚,派得上用场。」其实来之前就想过,如果有机会
留住X,用住宿券留X,没有人工凿斧的痕迹,有机会让X说服自己。

  X口中推辞,说:「怎幺好意思呢?」在小弟一番恳切挽留下,X终于答应
留下。

  时值冬季,X穿着军中长袖套装,套上一件克掩盖。与X商量后,着军装
出游颇为不便,先载X到汉神check in,我并未上楼,而是在lobby等,等X
换好便服,小弟眼前为之一亮,波希米亚风的打扮,合牛仔,V形领开叉至
,上衣有大量印,虽然时日久远,仍然历历在目。

  开着车,播放「Modern Talking」的舞曲,颓废的曲风,化着气氛,打算
去五福路的「蓝色狂想曲」听歌,看看时间还早,先带X到新堀江逛街。逛了一
会,看X心颇佳,斗胆开口向X说:「我有一个不之请,说出来你不能翻脸
喔!」X说:「你说,我不一定会答应。」

  我续道:「好久没牵女生的手,可以牵一下你的手吗?」X嘴巴一抿,并斜
眼倪视,我只觉糗呆了,后悔乱讲话,无奈覆水难收。

  X吸了几口手上的饮料,竟主拉起我的手,说:「走吧!等一下走失了不
管你。」我心中一惊,心怒放。

  X玉手纤纤,触温如玉,两人时而十指缠、时而轻轻拉着小指,原来
简单的牵手也有那幺多样,只觉手心微微,不晓得是谁在冒汗。

  整路走马看,心不在焉,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又再逛了一
阵,来到停车处,X发嗔道:「给你牵这幺久,够本了吗?」小弟拨拨头发,尴
尬地笑着,并说:「不够、不够,一辈子都不够。」

  带着X到五福路上的「蓝色狂想曲」听歌,X喝了调酒,我则习惯喝可乐娜
加柠檬。面对而坐,席间顺利点了一首《Always》给X,两人谈笑风生,所谓红
尘事诉不尽,此事不关风与月。

  凌晨一点多,两人微醺地步出门口,我点起一根菸吐,X竟说她也想抽,
我问她说:「怎幺,你不是不抽菸?」X带着几分酒意,脸色泛红,眼撒娇,
说:「人家现在想抽嘛!」帮X点了菸,顺势手握住X,向X说:「我可以
你吗?」

  X睁大眼睛注视着我,拿菸的手推了我肩膀一下,并说:「你可以喜欢我,
但不能我,是要负责任的。」我接着问X:「那我有机会你吗?」X轻声
咯笑说:「等我上你再说吧!」

  上了车,送X回到汉来饭店,X下车前,我刻意含脉脉凝视着X,期X
是否会有所表示,怎奈X并无多话,只傻傻的对着我笑,并关心我开车回家要小
心。让X下了车后,心中难免失落,但也无可奈何,我一时间也不忍离去。下了
车,若有所思,冬夜飒飒冷,佳人咫尺天涯,打了个冷颤,觉得有点冷,潜意识
不知在期些什幺。

  过了约莫半小时,我的手机浮现X的号码,唉~~这通电话,在这寒冷的冬
夜,格外令人窝心,好比卖火柴女孩手中的火柴,令人绪矛盾织。

  X说:「你开到哪了?我要准备睡了。」我说:「还在饭店楼下。」X说:
「你发什幺神经?改天再到台北找我。」我说:「想你,舍不得走。」

  X沉默了半晌,续道:「不然你上来找我聊天吧!」小弟听闻此令,有如接
获圣旨,莫敢不从。先在饭店大厅厕所小解一番,来到X房间,见X穿着T恤、
短,套着外套来应门。

  房门关好,觉氛围已现,一手拉着X的手,一手拦腰抱住X,顺势往X
的朱凑过去,X也无意阻挡,被地呼应着我的索。一路推挤至床边,一个
踉跄,两人跌躺在床上,X再也压抑不住望,偶而低频,遇处则轻声
呼叫,伺机将舌头送进X嘴内,X也不再消极困守,而是出兵锋,两人舌头如
蛇舞般缠绕错在一起,水融,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赐。

  这辈子,除了计测跑三千公尺外,心跳从未如此剧烈,直达破錶,难道我要
死了吗?亲X同时,不安份的手则是缓缓深入光明顶,刚洗完澡的X,早已撤
下守兵。拉起X,背对着我坐着,双手在光明顶势力范围内,时轻、时轻、
时画圆……不一会,逗得X娇喘连连。

  下了X的上衣,X也顺势帮我到只剩一条内,只见X水滴型房,厚
实浑圆,蕾含苞放、垂涎滴,虽不是男人幻想的粉红色,却也可人。
让X躺下,一路从亲耳朵开始,时而吹气、时而吸气、时而舔,顺着颈脉
而下,来到锁骨,沿着蜿蜒而下,随即登高一呼,啮啃舔吮X白皙人的椒
。

  手探了警戒区,黄河即将溃堤,再不疏导,恐氾滥成灾,本着大禹治水
神,刻意数过家门而不入,更是惹得X搔难耐,频频促。让X拱起双脚,
下其内后,只见流水潺潺,自茂丛林中流出,此等琼浆玉,可浪费不得,
分开X修长晶莹的美腿,採跪姿,舌头在源洞外对X源源不绝输入能量,双手
则穿越X弓起分开的腿,重新登上光明顶,扫余孽。X羞红着脸,体不断颤
抖闪避,我则乘胜追击,不给其任何喘息的机会。

  激了一会,暖恰恰结束,小弟躺卧床上,轮到X施展所学,虽无惊人
艺业,却也面面俱到,她跪坐旁,令我有被服侍的觉。无奈面对『传家宝』
时,X略嫌不妥,执意要我沐浴一番,方肯就范。

  一时兴起、色薰心对X说:「我去洗个澡,你可以穿上你的军服吗?我喜
欢看你穿制服的模样。」X虽老大不愿意,如此田地,挨不住我一番恳求,我
洗完澡出来,X已然着装完毕,只差没戴上帽子。

  小弟心中响起一首歌:「凌云御风去,报国把志,遨游崑仑上空,俯瞰太
平洋滨,看五岳三江雄关要塞……」歌还没唱完,已把X压制在下,连X军服也
刻意不,一阵,请X为我弹奏一曲。

  X问:「客倌请问要听哪首?」我道:「来首《琵琶行》吧!」躺卧在床,
X下我的浴巾,调了一下弦,转轴拨絃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低眉信手续
续『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撚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絃嘈嘈如急
雨,小絃切切如私语……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好曲!好曲!!

  按捺不住,翻而上,就想冲锋陷阵,慢着!问了X上次好友何时来访?屈
指一算,应该无妨,X也欣然同意。就这样,在X上半着军服的况下,小弟
奋力地力争上游,X也抱着小弟,像只无尾熊迎合承受着,哇!这只无尾熊有够
大!

  X抛开女矜持,肆无忌惮地浪叫连连,看着X肩上的官阶,更是令人兽
大发,最后在X一阵阵恍如电流般的收缩痉孪下,X终于弃守山海关,引『』
兵入关,一片大好江山,就此沦落我手。

  事后两人相拥而眠,诉说着床笫间的莺莺燕语,X也完全放开段,知无不
言、言无不尽,两人床笫缠绵,真是金风玉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退房
之时,也忘了大战几回合,只知道比跑马拉松还累。X还偷我,抱怨我让她连
走路,脚都合不起来。

  故事到这里,我想该是留白的时候,后来和X的故事并没有童话故事里公主
和王子的快乐结局。谨此祝福X一辈子都过得幸福快乐。再会吧!我的X人。

               【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发现美洲大陆】『X情人』【在线.WWW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