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沙溢前女友】『《冰雪封云梦》』【国产亚洲精品无码不卡】

『《冰雪封云梦》』【国产亚洲精品无码不卡】/

《冰雪封云梦》

正文 冰雪封云梦(01-07)

   

    第一章云梦之颠

    腊月的云梦山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十月份以后云梦山就是大雪纷飞的时

    候,这时不但打不到猎物,还会遇到饿的狼群或者无处到食的虎豹。如果遇

    到雪崩的时候死都不知道到哪找尸体,因此山里的猎户们已经不再上山打猎,而

    是在家里休息。

    在这虎狼横行的云梦山上之颠,却飘着一个红色的人影由远及近,却是一穿

    红色衣服的少妇,看样子有二十岁左右,娇嫩的小脸被山顶的寒风吹的红朴朴的,

    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焦急的四处张旺着,小巧嫩红的小嘴急喘着,与凸凹有致的

    娇躯非常不协调的却是前那双西瓜般大小的双峰,随着她的急喘而上下剧烈的

    起付不定,模样煞是诱人。

    她已经飘至山顶,但已经累坏了,她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冒着雪崩的危

    险从树木林立山脚飞奔到白雪茫茫的山顶,就是为了逃开追兵,让她没想到的是

    这些追兵也愿冒着生命危险追她到山顶,现在她的前面是陡峭悬崖,后面却是虎

    狼一样的追兵,她现在是已经逃无可逃了,现在连一个容之处也没有。

    「怎幺办」这对于一向以机智、果断的她来说走出了第一步就有第二步在等

    着对手,远处嘈杂声杂着骂娘声,追兵已经近了,容不得她多想,她拔起腰间

    的配剑对着山顶边上的一颗碗口大小的松树砍下。

    「碰」的一声闷响松树竟应声而断,她弯腰举起断裂的松树对着山下丢了过

    去,她知道这松树非不能伤着追来的武林高手,她要的也不是伤着他们,她要借

    着树枝的製造一声雪崩。她逃往山顶的时候,已经观查过,前面的一个大树

    正是製造雪崩的好地方。只要雪崩,纵使是武林顶尖高手也难逃一劫。

    随着断树的落,积雪只是小部分鬆,并没有形成雪崩之势,与此同时,

    少妇的清澈的眼睛开始出绝望。她现在能做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慢慢的靠

    近山顶。

    跑在最前面的是二男一女,两个男人有四十岁左右巨人,看样子是双生兄,

    高足有七尺,膀大腰圆,以这幺高的体,这幺重的重量居然能跑在所有武林

    高手的最前面,足见两人的功力在这些追兵中绝对是顶尖的,而在他们两个中间

    着一个看样子有二十五六岁绝美少妇,乌黑的头髮全部盘在头上,没有一丝淩

    乱,娇嫩的小脸上艳红的娇艳如血,嫩白的雪颈下,一层薄薄的纱衣裹着曼

    妙的躯体,放眼望去,那藏在纱衣下的雪肤,那小小肤色的肚兜,那完美的部

    曲线尽收眼底,在这冰天雪地的云梦山上竟然有这幺一个风的尤物,走起路来

    柳腰款摆,轻扭看得人血脉喷张,两边两个巨人时不时的手脚,要不是

    有任务在早就把这尤物按倒在地的她仙死,叽哇乱叫。

    这时尤物按住兄两个袭来的双手说,二哥,三哥,别急都快给你们的受

    不了了。

    左边的大汉说:谁让你长的这幺标緻,穿的这幺风,弄得我和你三哥整天

    干你,看到了还是想干。说着手挣开尤物的手,挤进缝里,「唔」把手拿出来

    对另一个大汉说:「老三你看她都了,」

    没等老三说话,尤物抓住还着自己体的手指放到嘴边吃了进去,舔乾净,

    手把老二脖子拉低,在老二脸上香了一下:「二哥,三哥别闹了快找到那小婊

    子,抓去,我让你们二个随便干,现在办正事要紧」

    老三道:「说到这小婊子,我还真有点想了,那一对大子,想着有爽」

    尤物格格娇笑着说:「她还在给小孩餵,当然大了,这几天孩子没吃,想

    必又涨大了很多,到时候还要哥哥帮她吸,让她不再涨疼呀。」

    老二道:「是呀,抓到她,我们去好好玩玩,再给大帅。」

    三人说笑着已经快到到达山顶了,一颗断树迎面飞下,老三哈哈一笑道:

    「一颗树就想挡着我们兄的脚步」,话刚说完,断树已经被他们兄的掌力振

    的片片飞散。他们三个又要向上的时候却发现积雪排山倒海,扑天盖地的向他

    们压来,瞬间淹没雪海。

    顶锋的少妇看着那白茫茫一片雪海,如惊涛拍岸急扑而下,她也没想到雪崩

    竟然由于济南五狼的老二和老三出掌引发。她虚弱地坐在雪地上,这场雪崩把追

    兵完全消灭了。她可以鬆一口气了,部的巨疼让她不得不慢慢的蹲起来,解开

    衣襟,巨大的双应声从衣襟内跳出白嫩嫩的双峰居然涨出青筋。也心里盘算着

    「孩子已经不知道被抓到哪里去了,两天没吃了,是不是饿了」

    想着孩子子她鼻子一酸眼泪就是掉下来了,她忍着疼,双手挤着肿涨的房,

    白濛濛的喷散在白色的雪地上。

    腾然听到背后声响,不用头知道背后已经飘来三个人,头也不抓起地上

    的宝剑手向后面声响的地方甩了出去,接着双手掩上衣服。她甩剑的同时三人

    已经行,两人闪开飞来利剑,一人矮躲过飞剑继续向她直扑过来,同时四根

    银针从来人手里发出直取双肩,少妇子向后弯去单手着地,一手掩着前衣襟,

    一个后空翻躲过飞来银针,同时莲足向扑来人的口点去,来人向后稍退堪堪躲

    过莲足,猱复又扑来,但少妇已经稳住形,这才看到袭来的正是刚才济南五

    狼中的三人,两个大汉刚刚躲过利剑,而那尤物正在自己施展轻功,周围风一样

    的左冲,右突找出手机会,少妇稳住形,躲过刚才狼狈,见招拆招,一只手

    已经把週上下围了个滴水不漏。那尤物进攻快若闪电,一击即退,并未给少妇

    攻击自己的机会,退了复又上前,少妇却在边打边退,已经退到悬崖之外一块突

    起的巨石上,这块巨石只能容两个人,除了前面,周围却是万丈深渊,少妇退到

    这边鬆了口气,那尤物紧跟在少妇周围眨眼间已经攻出二十几招。

    另外两名大汉并没有急着上前帮忙,他们知道现在崖上巨石地方不大,两个

    人已经非常拥挤了,如若不是轻功高强那尤物已经失足掉下悬崖,再看那少妇,

    一只手掩着前衣襟,仅一只手应付尤物的进攻已经有点吃力。

    「南婷,你子可真是又白又大呀,上去一定很爽」

    少妇正在与尤物缠斗,猛然后到这幺下流的话,心中一紧,几乎中了尤物一

    招,忙收紧心神,全心应对。

    「是呀,我都没见过这幺大的子,而且上面那两个东西

    ?地3

    还是粉色的,看来

    用的不多嘛。」

    「哈哈,乖乖的听话,一会我让你尝尝咱兄的大棍,看看比你老公的强

    多少。」

    「一定得你叫爽的。」

    在两个大汉你一句我一句的声浪话中,南婷勉强应对着尤物的进攻。那

    尤物看出南婷的心神不宁,防守招术也放缓,心道:「机会难得」急攻三招杀

    的南婷节节退防,已经到了崖边,然后甩出银针,直取南婷双腿,人却已经

    绕到南婷后的悬崖上空,淩空直点南婷的肩井,这一如势在必得,如果

    能将南婷肩井拿到手中这小美人可就束手就擒了,两个大汉几乎欢呼的要叫

    出声来,谁知南婷手忙脚乱的躲过三招,人却飘在空中了,一脚直踢尤物

    的膛,尤物怎幺也没想到对手竟然是诱敌深入之计,她人已经在空中了,无丛

    躲闪。只能深吸一口气,用手掩在膛,硬是接了一脚,人却向崖下坠去。

    两大汉飞直冲巨石,南婷踢出一脚,借这一脚的劲冲出巨石,飘到外围,

    而两大汉也冲上巨石,刚好接着尤物的手,把尤物拉上来,却觉得一大力袭来,

    惊叫道:「惊涛掌」。

    原来南婷飘在外围,用出全的内力,放开掩着衣襟的手,双手使出

    南世家绝学惊涛掌中最霸道的一招「风捲残云」意图一招将三人全部推下悬崖,

    巨石上三人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大力推到出悬崖。

    看着三人落入悬崖,南婷摊倒在地。风捲残云一击之后,突然一种有生以

    来从来没有过的疲劳,仰面看着天空飘下的雪落在自己的上,她却无力手

    去穿好衣服,只能任由风雪欺淩着傲人的双峰和双峰顶端嫩红的蕾,冰凉的雪

    飘落在蕾上,化成冰冷的水由高耸的双峰流到嫩的雪肤上,有种刺骨的冰

    凉。这种刺骨的冰凉混着房澎涨起的巨痛,她忍不住轻起,「呀」的叫

    出声来。

    她知道现在她的体内力气要过一两个时辰才能恢复,她不能把注意力过多的

    集中在冰凉和涨疼上,那样的话她会觉得更疼,她思绪到了三天前,那个月黑

    风高的夜晚。如果那天她和相公没娘家,也许就没会发生这样的事,也许那

    只是对手早就设计好了的,让他们到娘家,才把他们一打尽。

    第二章南黄池

    三天前,父亲的寿辰,若是在三四十年前,以南世家在江湖的地位,江湖

    是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祝寿,自祖父一代,南世家重商轻武,很少涉足江湖中

    事,到了父亲一代,南世家已经基本上不再介入江胡的纷争,潜心经商,现已

    经成为全国最大的经商世家。一个地地道道的富可敌国的巨商。

    而今来祝寿的上至亲王、巨富,下至贩夫走卒,还有几个与南世家保持联

    繫了门派掌门,当天却是车来轿往,人行如织,亲王们来祝寿只是和富甲天下的

    南家保持联繫,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能出手相助、巨富们祝寿只是想保持着自己

    做生意的门路,贩夫走卒们祝寿只是为几个赏钱,南家自然是有求必应,彰显

    首富气派。

    至深夜,人群散去,父亲分付下人们休息,一家人坐在一起,父亲坐在正中,

    左右两边的位置空着,左边是母亲的,母亲做饭去了,右边是大哥的,父亲眼晴

    呆呆望着右边的椅子,她想上前去劝父亲,却听到父亲说:「三年了」

    不错,大哥南傲不辞而别,三年未有音信,父亲老了总想让儿女们都在

    边,而她这位大哥却从来都没让父亲如愿过,父亲希望儿女们都远离江湖,继承

    家族的生意,大哥却不愿打理生意,从小醉心武术,十五岁已经把家族的武术学

    全,而且青出于蓝,父亲虽然不愿儿女习武,却不得不说大哥天纵奇才,在武术

    方面的造诣绝对是前无古人,好在后来有了五在,父亲就没再逼着大哥接受家

    族的生意。

    母亲却端着菜出来说:「行了,傲儿出去都三年了,要不是你们父子经常吵

    架,我们可能已经抱上孙子了。」母亲说着把菜端在南婷边上说:「婷儿,来

    吃,这是专门给你做的,有了孩子了,要多吃些看把我女儿瘦的。」然后向旁边

    的林鹏说:「以后经常到这来,过来看看你爸和我,别让我女儿受委屈。」

    林鹏慌恐点头说:「我哪敢呀」

    南婷笑着接口道:「妈,你就别吓他了,他要是敢欺负我,我一只手就能

    把他丢出去好远。」

    南婷一句话全家人都乐了,林鹏脸色通红低头吃着饭。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没多少时间就已经酒足饭饱了。南婷看着睡着的孩

    子对林鹏说:「相公,你先和女儿去睡吧,我想和三妹四妹聊一会。」

    林鹏笑了笑说「好」就抱着女儿去他们在娘家的房间睡觉去了。

    父亲洒喝多了,竟自房睡了,母亲手里拿着毛巾追了上去,二娘、三娘收

    拾桌子,五和六也各自休息去了,若大的客厅只剩下二娘、三娘和她们姐妹

    三个人,二娘看她们还没走的意思便对三妹和四妹说道:「你们二个也去休息吧,

    明天你们二姐还要去了,别睡过了头。」三妹南雪笑着对二娘说:「妈,明

    天姐又要走了,一年还不来一,我们想和二姐多说会话。」四妹南蕊也央求

    着。

    二娘也无奈,告诉二人说:「别太晚了,明天不能睡懒觉。」等家人都散去,

    南雪和南蕊相视一笑道:「二姐,老地方见。」未南婷答两人飞出

    门,然后跃上房,向东飞奔而去,二人只觉得耳边生风,使出最大的力气,把

    轻功运到绝顶,一口气奔了半盏茶的功夫,前面的一片树林,两人闪进树林,左

    转右拐却已经走到树林中的一片空旷的平地上,却看到南婷已经到了平地中央,

    正笑盈盈的看着两个小妹。

    南雪垂头丧气地撅嘴小嘴道:「二姐又耍赖,肯定先我们两个出来。」

    南蕊挺着的脯喘着粗气说:「这一年的功夫又白练了,还是超不过

    二姐。」

    「呵呵,你们的进步很快,比我想的要快。」南婷鼓励的说

    「真的吗」南雪拉着四妹的手说。

    南蕊与南雪心有犀,拉手的同时,南雪出左掌,南蕊出右掌,两

    人本是双生姐妹,面相娇美,体态纤细,没有南婷为人妇的,却多了几分

    的青春的娇气,让人看了怦然心,出手却急中带狠,手未到,掌风着腥风已

    经扑面而来,出手之狠全然不像十四岁的女孩,南婷皱了眉,双手齐出,南

    雪姐妹只觉得自己推出去的掌力如泥牛入海,竟然被二姐轻轻鬆鬆的化解掉。两

    人再想收招已经晚了,南婷没给二人喘气的机会,继续推真气,直到两姐妹

    的功力不济,无法接上去才收真气。

    两姐妹这才得以喘气,疲劳的坐在地上,南蕊看着有点生气的二姐道:

    「二姐,是我们不好不该偷袭你。」

    南婷看着坐地上喘气的二姐妹脸上沈重的表稍鬆问道:「二姐不是恼你

    们偷袭,你们刚才那一招可不是家族的武功?跟谁学的?」

    两姐妹相视一眼,都没说话。

    南婷看她们有苦衷。不忍逼问她们,语重心长的说:「你们知道吗?刚才

    那招很危险。」

    看着南雪、南蕊面的疑惑,显然她们不明白这一招的厉害,然后接着

    说:「这一招看上去是一个非常轻巧的掌招,却后患无穷,一发难收,就刚才那

    一下,我尽全力化解掉你们全部的内力,怕是现在二姐已经伤在你们手上了。」

    「有那幺严重吗?」南蕊不解的问道。

    南婷看到二人对自己有所怀疑,问道:「刚才你们一攻不中,为什幺不收

    招换招,还一直在输送内力?」

    南雪道:「明明是二姐你趁机发劲,我们才不得不输送内力抵抗的。」

    南婷这才发现两人对这招功夫的理解还少,心里暗急,不知道谁在利用这

    两个天真的少女,有什幺意图。南婷没有时间跟二人解释,只能先知道是谁教

    了这一招功夫,有什幺意图。

    南婷追问道:「谁教你们的,快告诉我。」

    二女看二姐大急却还是相视一眼,南雪开口道:「二姐,我们两人答应那

    人,不能说的。」

    南婷见二人还嘴硬,心中大怒,却也无计可施,心念电转问道:「你们还

    对谁用过这一招」

    「石坚」南蕊口而出。

    南婷接过妹妹的话说:「你们两个在这好好休息下,等体力恢复了早点

    去休息,我先去了」

    南雪手拉着她的手说:「二姐,等等我们。」

    南婷看两人可怜兮兮的眼光,着实不放心把两个无力站起来如似玉的小

    姑娘丢在这寒风瑟瑟的荒郊野外。

    南婷走到两人近前,一只手拉着南雪,一只手拉着南蕊,以内力透过

    两人的手导入两人体内。等两个能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四更天了,南婷鬆开二

    人的手说:「你们两个去吧,马上要天亮了,去好好休息。」

    南雪看着二姐脸的汗珠说:「二姐,对不起了浪费了你这幺多休息的时

    间。」

    南婷摆手说:「你们快吧,我要去到汴凉去,给你姐夫和侄子买些东西

    带去。」

    南雪高兴的要跳起来说:「二姐我们一起去。」

    「你们快去,不然二娘又要骂了」南婷瞪着她们大声说。

    二人从来都没见过二姐这幺大的火,不敢再说什幺转奔去。

    看着二人远去,南婷盘膝坐下,慢慢的调整气息,

    .零一.└

    本来想着让两个小丫头

    自己调息,自己去找石坚问一下况。却不忍心丢下两个小丫头不管,给两个小

    丫头输入内力让她气息不畅,等她调息完毕已经是五更天了,马上就要天亮了,

    天亮后还要陪着丈夫和儿子离开娘家,去。她没有太多时间了,好在石坚家离

    这里不远,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经到了一片树木丛生的林外,南婷信步穿过林

    中,走了十几步,眼前一片空地,诺大片空地只有两间房,空地上有鱼塘,塘内

    有鱼,有农田,农田里种

    找?请?

    着,的香气杂着清晨的朝气,令人心旷

    神怡,南婷贪婪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想不到这小矮子挺会享受的。」

    两间房内还有一个房间灯是亮着的,南婷走近却听到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只听得房内女人亢奋的叫声,紧接着几声急促的尖叫,听得南婷摇了摇头心道:

    「这个女人太会做戏了,哪有这幺叫的。」心念至此俏脸不由的一红。却听得房

    内妇人喘息着说:「相公……你……太厉害了,奴家又丢了。」

    「趴起来,别。」南婷听着男人喘着粗气的说。

    「相公……让奴……奴家……休息下吧。」女人口齿不清的说。

    女人话还没说完,房内就响起了与的碰撞声和女人娇喘的声音形成

    一组诱人的糜之音,南婷听的面红耳赤,童心大起,悄然转到屋后,用心悄

    悄点破窗纸向内瞧去。

    只见二十四五岁少妇跪趴在床上,白嫩嫩的圆高高抬起,纤细的柳腰被一

    双男人的小手扶着,高潮过后的女人全散了架子一样,弱无骨,若不是男人

    双手扶着怕是已经趴倒在床上了。这个男人自然就是高坚了。

    只见高坚双手扶着娘子的子,使劲往前顶着,结实的小腹一次一次把

    着肥厚的圆撞击直响。

    南婷看着高坚的足有六寸在女人的嫩中快速的进出顿时心跳加速,

    这幺长的黑家伙,女人哪受的了,怪不了这女人叫的这幺大声,不由的内一阵

    紧缩,一蜜奔流而起了。这时女人的叫声更加急促,高坚的小腹一

    次比一次兇猛的撞击着女人的雪,突然高坚猛的狠顶了一下女人的,粗大

    的快速从女人内抽出跑到女人面前,那大的头对着女人的红,一

    白色的从头顶端喷到女人嘴边,脸上,嘴里。女人起清理乾净。对着

    床上的高坚胳膊使劲拧了一下说:「相公,又的人家脸都是噁心死了。」

    高坚没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边的娘子。

    南婷看着两人的场面,心想这幺大棍进去不知道什幺觉,男女

    竟然还有这样销魂的姿势。高坚竟然在娘子的脸上。这些事南婷想都

    不敢想。南婷自从嫁给林鹏后,夫妻二人相敬发宾,就连床上那事,也是吹灭

    油灯之后才做,都是男上女下的姿热,而且林鹏总是在她未尽兴就已经发了。

    她也从来都没人像高坚娘子这样的叫过。

    一阵凉风吹过,南婷一下子清醒过来,想起刚才自己的心思,南婷一下

    羞红了脸,看着两人已经安静了,心想还是快点办正事吧。

    南婷刚想打南家的口号招高坚出来见面,却听得里面女人说:「相公,

    你说三小姐、四小姐练了玉石俱粉的招式为什幺不告诉老爷呢,那个招式真的有

    那幺霸道吗?」

    南婷本来是打听这件事呢,因为她四妹两人说对石坚用过这一招。

    石坚一只手边着娘子的嫩上的培蕾,边说:「我本来是想告诉老爷的,

    可三太太知道对我说不用告诉老爷,说老爷心不好,等老爷心好了再说。」

    「格格,要是让老爷知道四小姐她们两个习武老爷怕是肺都要气炸了。」

    高坚也笑了说:「大少爷,二小姐两人都没听老爷的话坚持习武,大少爷天

    生武学奇才,如果还在人世的话,江湖上怕是已经没有对手了。二小姐不但武功

    高强,而且聪慧过人,两个人已经让老爷头疼的要命了,要是让老爷知道四小姐

    两人习武的话,老爷不知道受不受的了。」

    南婷听高坚称讚他们兄妹二人,心想:「这小矮子,平时不言不语的,背

    后还挺想着大伙的。」

    「相公」那女子压低声音说:「你真準备在南家一辈子吗?」

    石坚好奇的看了看娘子,他还没明白娘子什幺意思,那女子接着说:「如果

    我们能离开南家,自己打下一片江山不是很好。」

    石坚明白娘子的想法想了想说:「老爷对我恩重如山,现在大少爷不知所蹤,

    二小姐又远嫁他乡,现在的南家全靠我来守卫安全,我又怎幺能捨老爷而去呢。」

    南婷听到这里心里一热,南婷是个很理智的人,遇事冷静,思维捷,

    行事果断,以前大哥在时家里永远不用她担心,江湖上黑道上人物只能对南世

    家富可敌国的财富望而却步,三年前大哥走了,临走前大哥对她说:「以后家里

    全靠你了。」以她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南家的绝世武功应对江湖的事也是游刃

    有余,现在她嫁人了,家里所有的安全守卫给了石坚和家中的武师们了,好在

    还有石坚,让南婷放心不少,石坚武功虽然没有大哥高,但也是江湖上一流的

    高手,再加上南家的名守卫,也能保佑南家的安全,但石坚终归是外人,

    所以南婷也在偷偷的教妹妹们习武,最少可以在危险的时候自保。

    此时听到石坚妻子劝他离开,心揪起来了,听到石坚的答她才把悬着的心

    放进肚子里,现在的南家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石坚这样武功高强,又忠心耿耿的

    好管家。

    「如果有你打不过,又挡不住的人去抢夺南家的金银珠宝呢?」那女子不

    甘心的追问。

    石坚很好奇今天娘子是怎幺了,尽问些没平时不问的事,心里有些不耐烦

    的答道:「除非他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我真不捨得杀你。」那女人的声音冰冷起来。

    石坚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新婚不到两个月的妻子竟然在会对自己下手,而且

    是在自己毫无防备的况下,石坚看着在自己堂的短刀,发出凄惨的叫声。

    南婷听到这里刚要突窗而进,却见正门前寒光闪过,三人飘进入房内,

    南婷竟没有发现院子里已经来了其它人了,她知道这三个有的武功不弱,石坚

    的妻子自己穿好衣服对三人说:「发信号通知进攻,你们快速跟上,我马上就到。」

    三黑衣人没有任何多余的作,转出门,同三人手中向天空中发起一道红

    光,在黎明的夜空中画出一道炫丽的血色光芒。在黎明的黑暗中显得异常清晰。

    然后三人消失在夜幕中。

    石坚娘子看着还在床上挣扎的石坚,眼神中留出一丝不捨的抓着他小孩般

    的小手说:「小矮子,我真想不到你下的东西这幺长。」说着话,一双玉手轻

    握着那根已经化的粗大棍,眼如丝道:「南家已经不保了,现在就算南

    傲来也未必能逃过这一劫。」

    「为什幺」石坚喘着粗气,忍着口的巨痛问道

    「格格,相公你还是为你自己想想吧,最多一个时辰你的血就会流完,还是

    让你做个风流鬼吧。」说着话,檀口轻启含着那粗大的头。

    窗外一声冷哼,一人已经闯进房内,玉指着劲风已经点到石坚娘子的雪白

    的脖颈,石坚娘子听到风声,侧而起跳出去,要细看,劲风又起,还是

    脖子,势道更快,心中诧异,心道:「好快的法,以自己如此武功,竟连对方

    是什幺样子都没看到,这人武功绝对说得上江湖一流,我须小心才是。」

    南婷没想到自己的偷袭居然失了手,来不急多想,如影随形,还是在这女

    人后,还是穿心指,点向这女人要速战速决,指尖来势更猛。那女人娇躯再

    起,人已经从窗口飞出。南婷要追出,蓝芒一闪自窗外急而来,却听到外

    面女人蕩笑着说:「这幺大的东西,怪不得妹妹过来抢,留着给你享用吧。」南

    婷闪过蓝芒,再追出院内哪里还有人影,转到屋内。

    石坚勉强挣开眼,喘着说道:「二小姐,快……快。」

    南婷点头说:「我知道。」说着从床上拿起床单盖着他上。

    石坚喘着道:「不用管我,我没事,你速去。我自己会处理。」

    南婷惦记着家里,听那女人说好像有很人向南家进攻,再着石坚虽然中

    刀,上还勉强能,只是皮外伤,不碍事,弯下腰抱着他的小子放到厨房边

    的炉子边上,拿出金创药放在他边说:「你小心休养,等那边的事处理完了我

    就来找你。」

    飞奔在路上的南婷已经看到自家方面沖天的火光,整个黑夜被烧的通红,

    内心大急,脚下加速,心里默默的念道:「等我来,宝宝等我来,不要有事。」

    就在她想念着自家儿子的事,猛然内心一,丛忙中放慢了脚步,对着两侧

    的林中高声叫道:「即然来了就不用躲了。」

    第三章南黄池(下)

    说话间已经有五人从林中走出,四男一女,南婷抬眼望去,为首的是一个

    五十岁左右的老头,面容清矍,骨瘦如柴,双眼因体瘦弱而显得特别大,单薄

    的子似乎风吹就能吹倒。他的两边两个四十岁左右男人,高足有七尺,膀大

    腰圆,比其它人足足高出两头,长的确是一模一样,双拳紧握,四目如炬,一眼

    望去知道是内家高手,另外两人站在南婷后,南婷不能头,她必须让自

    己保持冷静,后传来阵阵的香气,和男人粗喘的声音,她不用头知道,后

    的传来香气的是一个擦着香粉的女人,粗喘的是一个的年轻人,在五人出现的一

    瞬时,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后是对手的薄弱环节,如果想全而退只能向后

    进攻。

    周围的五人已经看出他的心思,慢慢的向她靠拢,小心的防止她的逃窜,那

    清瘦的老头用乾枯的手指,指着她说对边上两个大汉说道:「着孩子的女人就

    是不一样,你看看着大子比老四的子还要大的多。」后传来一娇的声音:

    「大哥,又拿人家说笑。」

    旁边两个大汉色瞇瞇的看着南婷的前说:「这两个大瞇瞇着一定很爽」。

    「一样很肥大,干着也一定很爽。」

    「是呀,你没看老五在后面喘着粗气。」

    「南婷,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济南五狼保证让你仙死,乐不思蜀。

    哈哈「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神却不敢半丝的懈怠,因为他们知道他

    们面对的是南世家,江湖上有女诸葛之称的南婷,她不但武功高强,且心思

    细,行事果断。

    看着他们围拢上来,南婷慢慢的计算着出手的角度和时机,对他们的声

    浪语充耳不闻,耳听到背后树枝轻响,后的年轻人已经进入攻击範围,攻击角

    度和时机已经进入最佳,南婷再迟疑,子向后电闪过去,同时左手拿剑右手

    剑鞘飞甩向右后面女人,左手剑向后刺向那进入攻击範围的年轻人。

    济南五狼看着她站着上无懈可击,等她出手的时候,空门大立即抢攻了

    上去,右手边的女人闪躲过剑鞘,可苦了左手边的年轻人,南婷出手的角度

    和时机都是最佳的,他避无可避只得硬碰硬,玉石俱焚不闪不避手中长剑也刺向

    南婷的前。南婷当然不会玉石俱焚,长剑手,同时人也向正后方急退,

    躲过三人的攻击。,左手方年轻人刺空的同时,南婷的长剑手已经刺入他

    前,鲜血自背后涌出。

    一招之间济南五狼已去其一,其余四人皆惊,本来铁臂围之势他们五人已

    经使用很久,屡试不爽,后薄弱环节是五人早就设好的,令强敌攻击后,其

    它四人皆使出杀手,立求一招制敌,南婷拿计算时机固然重要,而她那绝

    佳的轻功更是令四人心惊。在五人连手进攻之下不但全而退,且击杀一人。

    南婷已经退到了四人的正面,对方四人以年经少妇轻功最高,她当然不能

    放南婷就逃,飞而起,手中银光一闪,四根银针向南婷,南婷闪

    躲过,却失去逃跑的最佳时机,重又到包围之中。包围越来越小,且四人皆不

    敢再轻敌,只是小心步进,只听那枯瘦老头一声怒吼「一起上」,四人同时暴起,

    自四面向南婷袭来,若论内攻,南婷最多也只能对付那少妇一人,但她本

    的轻功却让她在四人的抢攻之下,闪转腾挪,在缝隙中逃避四人的击,数招只

    内虽不能突围,却也没中一招,本来五人联手的阵势让南婷攻破其一,四人顿

    时乱的章法,南婷如蝴蝶穿般的游走在四人之间,有时甚至引对手之力,施

    到另一人上,四人几乎挤在一起,倒似被南婷一人包围,只听那枯瘦老头急

    道:「你们三个闪开」。话音刚落,其它三人已经跳出战圈,封住南婷逃跑的

    线路,场中只剩下南婷和那老头。

    老头枯指一指南婷道「人,如果能在老夫手下走过十招,老夫就放你生

    路。」

    南婷冷眼看着老头,并不答话,内心却在盘算着之计,现在对方已经

    是惊弓之鸟,不会给自己任何一丝可乘之机,更不会让自己像刚才那幺容易得手。

    她想的头都大了,这四个人之间没有任何弱点,现在四人散开,单打独斗,

    这样反而不利于她穿脚步的使展。思间,那老头已经一招横扫行军照着她

    前就是一记重手,她侧退开,人却已经转到老头后,还没等站稳,只觉两边

    劲风急驰,人已经被那老头掌气环在当中,退无可退,避无可避,银牙一咬,纤

    指一指刺那枯叶般的掌心,那老头将真气涌上双掌,势要一招击倒她,却又怜

    她那娇嫩纤细的娇驱,只用八成真力。

    「啊」的一声惨呼,老头左手抓着右掌惊叫道「穿心指」,显然右掌受伤。

    「只手擒龙、一指穿心」所说的「擒龙手和穿心指」却是南世家惊涛掌中

    两大杀招,南世家以霸绝天下的内攻闻名天下,当年南绝尘以惊涛掌绝学追

    随宋太祖赵匡胤征战沙场,屡立战功。穿心指仍是惊涛掌中以弱胜强的招式,集

    全的真力于指尖,以求在最小的範围,与对手致命打击,可惜对手内力深厚,

    绕得如此,钻心的痛疼于掌中,老头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冲着外围三个说:「别

    愣着看了,一起上吧。」

    南婷冷笑了一声:「济南五狼不过是一群言而无信之徒,说好了十招就放

    我生路,现在又要并肩一起上了。」嘴上说着已经在另外三人的攻之下走过十

    招。十招之后南婷娇喘微微,香汗淋漓,不仅内心大急,刚才和那老头硬碰硬

    一招虽然得手,自己却也将全内力几乎耗尽。时间越久对她越是不利。

    「三人联手都四十招了,也没将我击败,唉,看来我是高看济南五狼了。」

    南婷希望用话语去激对手,希望那老头能言而有信放她走,是以才十几招,

    她却说了四十招。虽然她知道放她走的希望微乎其微。

    济南五狼也不话,发狠劲拼了命的出招,只求将她至于死地,如果让她生

    离此间,江湖上不知道怎幺传南婷力抵济南五狼,打得他们一死一伤。

    在南婷的漫骂折辱之下那老头脸上挂不住了,冲着三人叫道:「你们退开。」

    这次三人没有听他的,依然猛攻,二十招一过三人也急了,他们在南婷穿

    脚步下竟然一招未中。

    济南五狼的老大沖三人冷哼了一声说:「看样子我卓无形的话对你们三人已

    经不起作用了。」

    卓无形本来是五狼之首,从来是说一不二的,号令一出手下四狼从来没有敢

    违抗过。所以这次他叫退开,三人没一个退的,脸上更是挂不住,近来,老二、

    老三双生兄已经对他这个老大有些不,早想取而代之,只是惮忌他武艺高强,

    一直隐忍,卓无形一直装作不知道,现在在他看来也是要立威的时候。

    那年轻少妇听卓无形的冷哼,已经胆战心惊,知道老大的手段,连忙停手退

    开。

    卓无形看着裴英、裴雄两兄依然没有停手,怒气更胜,虎吼一声,左掌辟

    出,裴氏兄听到虎吼已经知道老大要杀人立威,后风声再起,二人丢开南

    婷,四掌硬接卓无形。

    「碰」的一声,五掌想接,三人各自退开,裴氏兄暗暗心惊,他们想不到

    卓无形受伤内力之强也能与他们兄抗横,卓无形再要上前,却听边上少妇惊叫:

    「大哥」再,南婷已经趁乱没入道边的林中,消失的无影无蹤。

    看到南婷逃跑,卓无形暗暗后悔:「让她跑了如何是好。」裴氏兄虽不

    捨美人,心中却暗喜盘算着:「这老家伙终于要倒霉了,让南婷逃跑,不用我

    兄手,大帅也绕不了这老家伙」

    南婷逃开之后,一路小心,往家的方向走去,越走越是心惊,裴氏兄带

    人在后面,前面每隔一段路就有武林人物设关,她又连闯数关,后面追的

    人更多,前面的人武功也越来越高,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走不到黄池,就落入

    敌手,咬了咬牙,心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掉头向数里之外的云梦山

    逃去。

    卓无形意兴阑珊去向大帅请罪,裴氏兄带领三四十人向云梦山追来。

    这就出现在本文天头的一幕,三天前的事历历在目,南婷内心的痛疼,

    对儿子的思念,对家人的担心让她忘却了寒雪的冰凉,她静静的躺在雪地上,慢

    慢的运功,向丹田凝结,她连日来的奔波,对济南三狼用的风捲残云本是极耗

    内力的功夫,半个时辰过去了,仅有一丝内力向丹田凝结,小指刚刚能。看来

    她要想站起来,一个时辰内是不可能,她只能静静的躺着。

    寒风杂着雪飘落,寂静的空气中令人绝望的声响自崖边传来,那是有人

    在向危崖上方爬行的声音。

    第四章云梦美

    雪崩、坠崖,两次人力无法抗拒的必死之劫都能安然度过,连济南三狼都没

    想到自己命如此之大,裴英、裴雄相继爬上崖顶,喘着粗气说:「又让这小人

    跑了。」

    裴雄环顾四周说:「刚刚雪崩,她不敢下山的。我们仔细找找。」

    裴英说:「要找你找,我可是要下去了,这幺大风雪,哪里找」说着话手中

    多了条三丈长的铁链,铁链前端一个带尖的勾子勾着崖边的巨石慢慢的了下去。

    裴雄要叫住他,却发现他人已经下去了,歎了口气心道:「下面那玉温

    香的老四,又便宜这小子了。」他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了南婷的蹤迹,放眼望去,

    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海,光秃的山顶没有任何可以容的地方。忍不住歎了口气。

    南婷静静的躺在雪下,大气不敢喘,暗暗的强运内力,却收效甚微,暗暗

    祈祷裴雄不要发现雪下的自己,忽然头皮一紧,人却已经被裴雄从雪堆里拉着头

    发拽了出来。

    裴雄从雪堆里拽出南婷,发现南婷怒目而视,看到南婷这威风凛凛目

    光,裴雄不由心惊,发现南婷只是怒目而视,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南婷被

    裴雄拉着头髮提高,裴雄本来人高马大,把南婷提到眼前,南婷的脚已经离

    开了地面快有二尺了,接着一个耳光扇过去骂道:「臭婊子,不能还用眼睛瞪

    什幺瞪,想用眼睛杀我呀。」

    南婷被扇的嘴角出血,睁着的眼睛无奈的闭上,大的双峰从敞开的上襟

    中了出来,暴在风雪飘摇的云梦上巅。

    裴雄被眼前这白嫩嫩的房晃的眼都快了,下的巨物已经坚硬如铁,再

    不多想,鬆开手,任由南婷跌落在地,左手解开紧夜行衣的腰带,右手把

    粗大的棍从子上面拽出来,三二次扯光南婷上的衣服,出雪白的肌肤,

    躺在冰冷的雪地上。

    裴雄欣赏着这人间少有的绝色,手,弄,着高耸的双峰,出一只

    手拦腰把南婷抱起来,张开嘴,把嫩白峰上的红色培蕾含在口中,冰凉的手

    指却已经由雪峰之上入到南婷肥的瓣中。

    南婷无奈的闭上眼睛,任由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头上传来一阵紧吮

    的声音,那本来只有儿子才能喝到的却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嘴里。接着

    冰凉的手指从缝中慢慢出,一个粗大火热的棍已经抵达口,想着自己只

    有相公才能进入的女人就隐的地方即将被人侵入,南婷此时已经是泪入雨下。

    内心的绝望已经让她心如死灰,或者说自从她被裴雄发现地那一刻起她已经

    心如死灰了。她不再希望有什幺奇迹出现,只希望这一刻能早点过去。她知道自

    己不能死,家族的血海深仇等着她报,襁褓中的孩子等着她来餵,虽然不知道

    他现在地死,但她一定要找到他。

    一种撕心裂肺的巨疼自下的内传来,那种疼痛犹胜相公第一次进入,自

    己初为女人,那刚刚聚集的一丝真气,在粗大棍的横冲之下已经蕩然无存。耳

    边传来裴雄的闷哼。

    裴氏兄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不但是他们高过人,更是他们较之常人

    更加粗长,足有六寸,儿臂粗细。胯下巨物入,南婷的痛苦不亚于一年前生

    孩子的受。

    「妈的,正着呢。」说着话裴雄猛吸南婷的,胯下巨物已经粗暴的

    撑开面前女人紧的,大的头已经顶着南婷内最深处的嫩,粗

    长的棍却只有三分之二进入女人的内,裴雄一手扶住南婷的纤腰,另一只

    手把她的肥使劲按向自己,硬生生把内的嫩上顶,六寸长的棍整个进

    入南婷紧窄的内,裴雄鬆了口气,手模着南婷嫩的小脸说:「想不到

    生过孩子,下面还这幺紧,把老子的好爽。」

    南婷无力的把脸侧到一旁,娇嫩的内已经被那粗大的棍撑的好像裂开

    了一样,腹内的器官已经被顶的移位,她忍着撕裂般的疼痛,暗暗聚集真气,心

    中一喜,散落在四肢骸的真气慢慢的向丹田聚集,忽然内一鬆,那粗长的

    棍已经退出体外,乾燥的壁被粗大的头刮的生疼,接着是一紧,粗长的棍

    又是末根进入。没有的内裂痛,南婷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刚刚聚

    集一点真气又被顶的四处散落。

    听到南婷的惨叫,裴雄更加兴奋,疯狂的冲刺起来,嘴里哼叫着:「给老

    子叫,给老子叫呀。」内娇嫩的壁被磨破,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疯狂的棍,

    南婷已经无法再集中神去聚集真气,银牙紧咬,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裴雄看着黑粗的上血红丝丝,血暴起,把南婷丢在地上,翻让她

    伏在地上,雪白的房压着冰凉的雪地里,裴雄双手抓着南婷的腰部,让她双

    腿跪好,手扶着她高耸的部,防止她歪倒在地,然后自己跪在雪地上,双手

    抓着她雪白的瓣用力分开,出红嫩的口,他二根指头进去,撑开口

    看着血迹斑斑的嫩说道:「你男人是不是没巴呀,这幺漂亮水嫩的女人,根

    没用过一样。」说着话棍又狠狠的进去抽送起来。

    南婷随着他的抽送无力地前后摆,任由脸和房在雪地上来去,小

    已经适应了粗长的,不再疼痛难忍,「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白嫩的

    部顿时起了五个指印,南婷吃痛,忍不住内收缩。被紧握的再次被握紧。

    裴雄爽的哇哇叫道:「真紧」紧接着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雪白的肌被大

    的通红一片,裴雄的作加快,随着一声粗喘,裴雄双手死死抓住南婷的纤腰

    向后拽,肚腹压在白嫩的雪上。

    南婷觉得本来适应的棍再次暴胀起来,粗大的冠头紧顶着子口,一

    一暖流激而入,把内一下一下的撑大,然后慢慢变,她人却已经被

    裴雄压倒在下。

    南婷没有时间悲伤,她一向头脑清醒,现在也是如此,趁着这难得的休息

    间隙,急速聚笼真气,体内真气迅速向丹田聚集,她试了试,真气已经聚集了三

    成,只要能再聚一点就能突然暴起,一招击毙裴雄,脸上不声色,暗暗聚力,

    就在她将起未起的一瞬间,全背后四处大已经被裴雄快速按下。

    坚强的南婷此时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绝望,哭出声来。

    此时的裴雄也惊出一冷汗,要不是南婷着急聚气,真气游走的速度过快

    被他发现,现在他说不定已经成了风流鬼了,嘴里却没闲着说道:「南家的女

    人真是勤快,刚刚练过床上功夫,又想练地上功夫了,来来来,我们再战一局。」

    黑粗的棍再次进入了南婷的嫩。南婷脑内一片空白,只剩下赤的

    躯体随着裴雄的抽,前后晃。

    等裴雄从她上爬起来的时候天色已晚。裴雄起抱着她说:「美人,我们

    去见见老朋友吧」说着抱起南婷顺着裴英挂好的铁链向悬崖爬下去。

    崖壁已经结过厚厚的冰层,裴雄一手抓着铁链,一手抱着南婷,两只脚紧

    顶着崖壁上的坚冰,慢慢的向下,到了有二丈多的时候,崖壁上竟然出现了一

    个石洞,洞口是个直径有三丈的圆洞,一排晶莹的冰溜子挂在洞口的上缘,里面

    亮着火光,听到有人进来,里面的裴英叫道:「怎幺样,有收穫吗?」说着话人

    已经从洞内深处走了出来,等看清楚裴雄怀里的南婷,冲着里面高叫道:「老

    四,有客到了」不由分说从裴雄手里接过南婷大步向火光走去。

    原来三人被南婷打落悬崖,以为再无生还的可能,不想离崖顶不到三丈竟

    然有这幺一个山洞救了他们三人,这山洞显然之前有人住过,里面更加宽敞,石

    桌、石橙、石床一应俱全,越往里走越是觉到温暖,走到洞深处,竟然觉不

    到一丝的寒冷,而且阵阵暖风丛洞深处扑面而来,潺潺水声响起,洞中间是一个

    三丈见方的水池子,水面还冒着热腾腾的水气,水池子中央一个一丈见方的石床

    凸出水面五寸。

    那绝美的尤物正躺在水下,只头颈,本来盘在头上整齐的青丝已经散乱的

    披在雪白的背肌上,更显黑白分明,粉面绯红,眼如丝,泡在水下的体也泛

    起诱人的嫩红,显然是一个刚刚足过。雪白高耸的前却集聚着一片黑青,这

    是刚才坠崖前被南婷补上的一脚。少妇着那片黑青,看着三人进来叫着

    说:「唉哟,快把南妹妹给我,三哥太粗鲁,看把我们这水的妹子弄成

    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双手接过南婷放在水下说:「妹妹你看,谁会想到这幺

    冰冷的山顶竟然有这幺暖热的温泉,剧然还是水,来让姐姐好好的帮你洗洗。」

    说着话,一只手已经不规距的弄着南婷的头,一只手已经进入南婷

    的腿间。

    裴英无心看她戏弄南婷,转头问裴雄:「现在下山怎幺样?」

    「哥,你刚才不是都看到了,刚雪崩过,现在下山肯定危险,一个不留神再

    引起雪崩,怕是命都没有了。」

    「怎幺办,跟在我们后的那些人怕是已经死于雪崩了。」裴英来度着脚

    步说:「三十多个高手呀,大帅还不吃了我们兄。」

    「现在担心有什幺用,走着说着吧。」裴雄接着话题说。

    那尤物听着两人的话说接口道:「没办法下山,就先不下去,这地方多好,

    还有两个美女陪着。」她出的舌尖舔着南婷的耳边接着说:「再说了,

    山脚下的那帮饭桶肯定给大帅说我们都死于雪崩了,到时候我们隐姓埋名,退隐

    江湖,大帅肯定不会大力气找我们。」

    「隐姓埋名,退隐江湖,柳四娘你她娘的捨得那些江湖才俊,捨得那些风流

    倜傥名门侠少?」裴雄戏弄道「什幺才俊、侠少,跟二哥三哥比就是银样腊枪头。

    怕是二哥三哥捨不得江湖上那些名门千金。「说着柳如烟小嘴抿了抿接着说

    说:」大帅只是说对以前的事可既往不咎,但以后再犯事,定不绕恕。你们想再

    现江湖可要小心大帅呀。「说着话向裴雄抛了眼。

    裴雄被她勾的慾火焚,苦于刚刚山顶过两次,一时不举,只能眼睁睁看

    着水下两俱白的体乱晃。

    裴英在洞里和柳如烟三次,现在也提不起神,嘴里说道上:「饿了,

    去找点吃的。」慢悠悠的向洞口走去。后传来南婷凄惨的叫声,裴英邹了邹

    眉头,转不耐烦的对柳如烟吼道:「柳老四,你小心点行吗,老子还没用过呢。」

    说完走出洞口顺着铁链向山顶爬去。

    柳如烟格格娇笑着说:「二哥,你放心,弄不死的。赶快找吃的,妹妹我也

    饿了。」

    原来柳如烟不知什幺时候从水池边的衣服里取出自己用作暗器的银针,左手

    拇指和食指分开南婷的嫩,,右手着银针,由左至右刺穿粉红色的小,

    疼的南婷惨叫连连,胀肿的部更是随着粗喘剧烈起附。鲜血慢慢自流入

    水中,染红了边的泉水。

    南婷呆呆的躺在水中,云鬓散乱,盖不住娇颜上出难以忍受的疼痛,眼

    前再次出那带血的银针,她看着一只白嫩的小手着自己的头,银针向头

    上的孔刺去。听得柳如烟格格娇笑道:「好妹妹,让你再尝尝我这银针的味道。」

    银针刚挨着头的时候,只听柳如烟「咦」了一声,原来房内的流到

    了水里,柳如烟丢下银针,手把南婷的纤腰,刚把南婷双举出水面,嫩红

    的小嘴已经吸咬在头猛吸一阵。然后鬆口说道:「真甜,真香。就是太少了,

    一会是裴老三吸光了。」

    南婷内心的绝望和上的随着柳如烟的小嘴的吮吸,一点一滴的流

    在俏脸上,那种绝望销魂的表顿时让裴雄不自禁,棍高顶,光衣服跳

    入水中,双手抓着南婷的腰,下一挺,黑粗的末根南婷的体内,裴

    雄只觉得棍被膣紧紧的缠着,内已生,比在山顶许多,舒服的叫

    道:「柳老四,你真行,这幺快就把冰一样的女人弄的根水做的一样,又紧又,

    太美了。」

    南婷听在耳里,内心一惊,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柳如烟弄出了水来,

    心中暗骂自己:「南婷,你怎幺能在仇人的玩弄下丢呢。」心里想着,本来

    毛燥的心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裴雄玩了一会,内又生涩了不少,冲着柳如烟说:

    「老四呀,再来吸吸,这人又不出水了。」

    柳如烟努着嘴说:「喜新厌旧,你自己吸,我不管。」说完走出水池,穿上

    衣服也到洞口去了。

    「咱们兄的欢散还在这呢,你不吸我一样能让她出水来。」说着话,裴

    雄把南婷抱到水池中央凸起的石床上,到池边的衣服里找欢散去了。

    南婷茫然的看着洞顶,只觉得自己陷沼泽,越陷越深、越陷越深,无法

    自拔。

    第五章武林之王

    大年三十,幕色已重,离京城汴凉三十里外的南世家黄池燃烧过的废

    墟中,依然有许多人在这里扒扒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沙溢前女友】『《冰雪封云梦》』【国产亚洲精品无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