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INAUGURAL】「银亩乡间」出租公寓(1~3)

「银亩乡间」出租公寓(1~3)/

一       现在的我正站在马路旁,看著对街的四层楼建筑心不禁一阵激,回想当年出社会到现在已经打拼了十多年,终于可以换间四层楼公寓,不枉我夫妻俩这些年的辛劳,想当年刚结婚生孩子时,只能窝居在三房一厅的小套房里。十多年来如一日,如今儿子小贵今年将准备升上初三,为了让他拼上重点高中,做父亲的我想说也该给他换间大点儿又安静的房间了。       这几年来夫妻俩省吃简用积了点钱,我一直想让这些积蓄稳定变大,但我和妻子都各自有工作,工作遇也相当不错,所以暂时也没打算要出来自行创业,想说当个包租公,既不影响工作,又可以多了一笔额外收入。于是和妻子商量下就跟银行贷了点钱买下这四层公寓,一方面自住一方面外租,外租对象打算瞄准一些像我夫妻俩一样的小家庭,因为自己将来也会搬到那住,管理起来也比较方便。不过因为内部要重新装潢,施工公司预计要个八个月才能完成屋。       我是在一家外商企业上班,对于应酬晚归、外地出差、假日与客户际已是家常便饭,妻子和儿子也早已习惯一个老爸很少在边的家。唯一庆幸的是我有个不吵不闹的儿子,他出生时取名为「社贵」,谐音就是「贵」,希望他长大后能中富贵,如今儿子小贵初二准备升初三,是个成绩普普安静内向的男孩,有时作老爸的我还真希望他的格能泼外向点。       妻子陈杏,34岁,是在一家女内衣设计公司上班,她的上司是公司里的首席设计师,是个女强人,妻子是她边的第一助手,好消息是内衣公司营运正逐渐热络,客户和案件数也跟著变多,一些小客户或非主流的案子都会给我妻子一人负责设计。       因为内衣公司生意逐渐转好,妻子小杏常带著设计稿回家继续作画,不过这对我来说却是梦魇的开始,妻子有时画一画就会转头询问已经躺在床上的我,看到妻子稿上画的模特儿长著一副有菱有角的脸,没鼻没眼,细长脖子下画著一副四肢发育不良的体,摆明像个无脸异形穿著妻子设计的女内衣,而内衣又因为涂涂改改笔触重叠,跟内都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无脸妖怪穿著破烂内衣,这只能撕掉重练,改都不用改。当然,为了我晚上的睡眠和生命著想,心里想的就埋在心里吧。我这大老粗能给什么意见,只有再细一点,布料再少一点,再透明一点。这•真•男专业设计师的思考逻辑,自然惹得妻子一直给我白眼,最后都懒得再听我的专家级意见,这时我才整个人如获大赦。       终~于~可以睡觉了。       因为我的•真•男神级设计师的思考逻辑,让妻子询问我的意见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有一次儿子无意间看到她的设计图,点了几个不同想法后,妻子的咨询目标便转向了儿子,可能是得到妻子的遗传,也可能是平常的耳濡目染,儿子的想法总是能抓到妻子心中的眉眉角角,儿子帮忙修改的图更大受妻子称赞,说他是个有设计天份的小孩。母子俩在家的谈话内容渐渐的变成各种女用内衣的流行款式。       虽然男生谈女内衣有点屌丝,但是儿子啊!老爸总算没白疼你,你帮老爸离了内衣拷问地狱。       不过就在去年,妻子的公司为了扩大营运规模,打算踏进比较偏门的成人市场-「趣内衣」。可是公司里的首席设计师碍于自尊和面子,就是不想碰那一块,她又不敢违逆老板的意思,所以转个弯,这担子自然就落在我妻子头上,首席将趣内衣设计的所有案件都全权给我妻子负责,最后也让妻子直接跟老板报告案子的进度,很明显就是要跟「趣」这两字划清界线。后来我常取笑妻子,说她也算是个首席设计师,只不过名片上要特别注明是趣内衣首席设计师,妻子脸上总是一红,回我说「你要死啊!」,有时儿子在旁也会因为看到妻子的冏样而暗地偷笑。       为一个女内衣设计师,自然会试穿自己设计的产品,体验当时设计的理念是否能实现在实物上,小杏她有时候就会带回家好几件试作的和内,在上班、逛街、家里都会穿著自己的设计品,以便在案前的剩余时间里,找出哪里还有缺陷需要修改,让成品更加完美。       每当小杏穿上试作品在家中主卧走秀,的体完全表无疑,前一对大白和小腹下的黑森林,不是若隐若现就是整个出,有时穿搭薄纱睡衣,有时是镂空搭配中空蕾丝内,火辣辣的材搭配著的内衣在卧房里走秀,让我的小弟弟每次都不争气地变得硬梆梆。       也许是因为事业跑道转成趣内衣设计,对儿子小贵的内衣咨询也就逐渐消失,大概怕正要步入青春期的儿子想东想西,落了课业。       最近妻子公司同业抢人抢得凶,尤其是高阶设计人才更是炙手可热。公司为了留人才,不仅加薪更是推出一堆羡煞同业的福利,有一项就是允许少数英设计师只要签一些保协议就可以在家工作,妻子就是其中一人。现在除了有重要会议或事妻子才会去公司,其他时间就可以在家里工作。       我们虽然是双薪家庭,即使我常在外忙碌,但是妻子现在可以兼顾家和育儿了。不过,如今整个家的重心都放在那间充未来的出租公寓上。二       其实那间公寓在整修时,我们一家人碰到了个小曲。       有天晚上我载著妻子和儿子去看新屋的进度,我把车停在路边和儿子妻子三人站在屋前一起欣赏公寓外观,这时迎面走来一对母子,女的外形亮丽,约170公分高,有著不输妻子的材和脸,但她穿著小一号的低背心,突显著嫚妙的材,前两个大的车头灯和诱人的,不禁让我移开了看新房的视线。       转头看看儿子,只见儿子也正看著那对母子,一脸目瞪口呆样。没想到你这小子跟你老爸一样看美女看到失神了,不过想当年你老爸年轻时追你老妈可是有练过,再怎样看美女也只是眼颈不,被你妈发现跟她在一起时却看其他美人,当时吃的大亏,造就现在你老爸练得如此这般的神窥神功。       「吴怀丹!」       「王社贵!」       只见儿子小贵趋前跑向那笑得有点猥琐的小子,原来他俩认识,看来老爸误会儿子你了。       「怀丹,你怎么在这!」       「我家就住这边呀!我和我妈才刚从火车站出来,正准备要回家。」       那小子举起右手,指著新家隔壁栋的顶楼,隔壁栋公寓有五层,只比我的多一楼,也就是说从他家可以看到隔壁新家的屋顶天台。其它附近的公寓大多是跟我一样是四楼建筑物。       「那社贵你呢?怎么在这路边站著?」       「你旁边那栋就是我的新家啊。」       「真的吗?那我们以后放学不就可以常常碰面一起玩。」       「可是我新家里面还在整修,我爸说要半年后才可以搬进去。」       「是吗?真可惜,我最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一件好玩的玩,你若不能一起来玩还真的有点可惜,对不对呀?妈~妈~」那小子拉了拉他妈妈的右手臂,抬头看著他旁的美少妇,右手则托了托粗框眼镜,脸上出了独特的猥亵笑容。       只见吴怀丹的美人妈妈美眸溜一转,嘟了嘟嘴说:「你呀!最近就只知道玩,每天都玩的那么疯,连刚刚在……刚刚在火车站也……也不愿意停下来,你不怕玩坏你的宝贝玩啊!」       「嘿……嘿……!妈妈妳这就不懂了,玩这玩就是要人多才好玩,再说社贵可是我的好同学,邀他一起玩才有趣。」       「而且……说不定我以后也可以玩社贵家的玩,玩多了,玩起来才带劲」       说这句话的同时,吴怀丹不自觉的瞇著眼睛笑,但在粗镜框底下的视线却朝著我和妻子的方向看去。       「王伯伯、阿姨你们好,我叫吴怀丹,是社贵的同班同学,社贵在班上可是非常有人缘,大家都喜欢和社贵做朋友,我在班上也常受到社贵的照顾。」       「啊……对了!别看我长的瘦小,但我的力气可不小,我已经可以抱起比我还~大~的东西,然后像竹子一样屹立不倒,连我妈最近都改叫我竹人了。」       那小子接著说「我可挺喜欢这小名的,就好像超人、蜘蛛人、钢铁人一样,竹人听起来就像是个英雄,阿姨妳们以后也可以叫我竹人哦!」       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老幻想著自己是个英雄,站在一旁的我听了不禁莞尔一笑,不过这个英雄名还真有点怪,怪在哪里一时又说不出来。       「您们好!我是吴怀丹的妈妈,我叫林盈盈,我家的……主……竹人在学校常受到你们家社贵的照顾,真是激不尽,以后我们就是邻居,欢迎你们跟社贵常来我们家玩。」       「妳好!我是王社贵的妈妈,我叫陈杏,他是我老公王一军,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       「妈!吴怀丹可是我们班的班级长,他很聪明喔,每次考试都是班上第一,全年级也都排在前十内。」       我的天呐!没想到眼前这笑起来有点猥琐的小子竟然是个优等生,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戴著一副粗俗的黑框眼镜,这小子除了聪明外,边还有这么一个美母陪伴,看来上天对他特别眷顾。       「哇赛!没想到竹人你那么强,竹人好~~好厉害喔~~竹人~」只见妻子双眼一亮,上前倾,右手不停的那顶平头,对眼前笑的有点猥琐的小子用他最喜欢的小名称赞不绝。       陈杏这样用「竹人」、「竹人」的叫法,在吴怀丹的耳里却听起来别有一番滋味。眼镜底下的双眼早已笑的瞇成一条线,但眼里细缝中却是呈现一片美景,王社贵的妈妈这一弯腰,让V字型低洋装的领口更加下垂,前一对坚挺傲人的大白兔用毫不保留的方式,赤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咦?赤       再仔细一瞧,衣服底下居然穿著镂空的趣,吴怀丹的左嘴角稍稍的上扬了。       「好个妇!」吴怀丹内心偷偷的窃笑,在他的小脑袋里正织网著一出出剧本。       「阿姨妳太过奖了,以后社贵可以常来我家,我定会毫不保留的教社贵,社贵一定可以学~到很多特~别~的东西喔!」讲到最后一句话时,怀丹的眼睛瞟向了自己的妈妈。       「他啊!聪明归聪明,但是有够鬼,小小年纪可一肚子坏主意,社贵你要小心别被他影响了。」林盈盈似乎察觉到自己儿子的肚子内坏水,稍微反击了一下。       「妈!妳怎么可以这样讲我,等等回家看我饶不了妳……」       林盈盈听到「饶不了妳」这几字后到脸颊一阵发,俏脸往旁边一摆,不想理这个家中小无赖了。       站在一旁的我一直静静地观察这对母子,她们斗起嘴来虽然没大没小,但在旁人眼里却可以受到是对非常融洽的母子,儿子小贵若能像他一样泼就好了。       「不然这样吧!现在是暑假,我跟社贵都有在学校上半天的暑期先修班,中午放学后可以来我家吃个中饭,然后一起复习作业,复习完后我们还可以一起玩游戏。」       「妈妈,我找同学来家里玩,这样可以吗?」       吴怀丹双手紧握著他妈妈的右手,但暗地里却故意用中指来回轻抠著林盈盈的手心,用恳求的双眼看著他那娇羞的美母,希望可以答应他让同学王社贵来家中玩。       「当然可以啊!非常欢迎社贵的莅临,陪陪我家的小坏……小怀丹。」看来旁这小混铁了心,想让自己和他同学俩一起同乐。       「好啊!妈,明天下午我就去吴怀丹家学习好吗?」       「这会不会太打扰妳们了?」妻子陈杏说道。       「阿姨,其实学习就是要人多一起学,这样进步才会快,否则自己一个人埋头念书真的很难有成效,只是在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只见那小子接著说「而且……若有自家的大人在书桌旁陪读,学习更会大幅进步。」       「当然可以,平时我若有空下午都会过来看一下新屋施工装潢的进度,这礼拜比较忙,下礼拜定会过来和你们一起陪读。」       「阿姨,太好了!」       「社贵,明天下课后你就可以先来我家,等我们复习完,一起来玩我的新玩,你玩过后定会喜欢。」       吴怀丹不禁出了他那天生又独有的猥亵笑容,此刻站一旁的林盈盈,内心则闪过无数个未来三人小剧场,脸上一阵尴尬,好在因为是晚上,陈杏一家人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状。       「果然,聪明小孩的教育方式就是不一样,若跟著竹人的学习模式走,说不定我家小贵的课业也可以突飞猛进。」陈杏在心中琢磨著。       王社贵则是一脸狐疑的看著吴怀丹,心中一阵不爽。       「你小子读书读到犯傻了,把我妈一起叫去你家看我念书,那我们是要怎么偷闲玩耍,真是个书呆子,好好的暑假就这样被你搞砸了。」王社贵心里一直泛著嘀咕。       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我,想著著跟妻子差不多的事,儿子小贵若可以有像这样的资优同学在一起念书玩耍,课业和内向的个应该都会有不错的发展。左想右想,只觉得买了这间公寓还真是运气不错。三    那天碰到林盈盈母子俩,全都是给妻子小杏去应付,自己则在旁边一直保持微笑,顶著一付稳重好丈夫的形象听她们谈话,私底下我却暗自对那猥琐小子旁的美少妇运起神窥神功,在神不知鬼不觉下偷偷饱览那诱人的和高耸的部,让眼睛实实在在的强一晚,看著看著不禁心猿意马,丹田到一阵阵燥热,念油然而生,一晚下来,我根本没瞧那小子几眼。   拜别那美俏妇后,随即收起神功,整个人都心不在焉,不得不结束这次视察新屋进度之旅,赶紧打道回家。    「老婆~我们好久没那~个~了。」晚上睡觉时,等妻子在我边一躺下来,我马上靠近撒娇。    「死鬼,前两个礼拜不是才要过!」    「今天看到新屋快完成一半,心里高兴啊,所以就想要了。」    「嗯~好吧!小声点,儿子才刚睡。」    「耶~就知道老婆最疼我了。」    立马把早就握在手中的保险套外膜撕开,将保险套拿出来移到妻子嘴边的舌头上,不断地来回抹了抹,一下,因为妻子常嫌口酸嘴,只好出此下策,但此举即可保险套又可兼顾调,是我俩夫妻间早已有的默契。    把保险套套上期间,我一直著妻子,让妻子的小可以更加,然后用头磨著大小,一点一点突进,只要妻子脸上出一丝痛苦,立马原地磨蹭,或是拔出来重新用头磨著大小再来一次,怕的就是妻子叫痛被隔壁儿子听到了。    好不容易终于整根进入,暖暖的壁紧紧的包住肠,让憋了三四小时的望像传说中的九尾狐一样冲出暴走,一下子猛烈抽个二三十来下,妻子则是跟平常做一样,为了怕隔壁的儿子小贵听到我俩的好事,啪啪的过程中妻子都是紧闭双眼,右手抿著嘴不发出一丝声音,但重重的鼻音和喉咙发出低沈的呜声,偷偷的透漏出妻子也正在享受著。不一会儿我我突然到虾蟆仙人模式启,下体一紧然后一抖一抖,整个人就趴到妻子上,现在的我已是心无杂念,成为死癞虾蟆一个。    「死人哪!要弄人家,却只顾自己快。」妻子小声地碎碎念。    转头看了一下时钟,从妻子躺下到现在大概才经过二十多分钟,这钟该不会是坏了吧。    「老婆,对不起!可能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就」压力、工作,永远是丈夫行房失败的最好借口。    「不然妳先找妳的小帮手帮忙一下。」    只见妻子一句话都不吭的把我踢到床边,气呼呼的出右手,从床头柜的隐处翻出了多段变速又多颗凸起物的转转,独自作起功课。    老实说,这个与一般自大不同,虽然形状有点变态却是个好物,当初是我为了增加床头趣偷偷买的,一开始妻子小杏还不太能接受,但最后却变成小帮手一个,平常都是先用这个如意转转侍候妻子一番后,才轮到自己亲自实枪实弹上阵,可是今天整晚都在偷窥那小子旁的美母,她那前的傲人双峰和诱惑的完全抓住了我的视线,如今憋的太久了,想说应该可以回到当年热恋下轰轰烈烈的状态,没想到事与愿违,变成顺序颠倒,只好请妻子自个儿帮自个儿,我则是在「嗡~嗡~嗡~」的眠音波下不知不觉得睡著了。    这一天晚上,另一处顶楼屋里的大沙发上坐著一个又矮又瘦小的男孩,男孩上无一衣物全坐著,他虽然瘦小但体黑黝的肤色和不是很明显的腹肌,搭配著平头反而让人觉他短小悍。男孩仰著头,双臂摆向两旁挂在沙发椅背上,两眼微闭,眼睛俯看著跪在他两腿之间的美女,正努力吐著他的,同时34E的豪在男孩的大腿内侧前后摇晃,导致两外缘不时摩擦到男孩的大腿内侧,如此的挑逗刺激让她的小早已一片泛滥。    小男孩的嘴原本一直微微张开带著沈重的呼吸,突然间开始喃喃自语、念念有词,而刚刚还在努力吐的少妇也跟著停下作,只把男孩的整个含在嘴里,但嘴里的舌头仍来回勾勾缠,努力地服务著马眼和头,她的双眼则向上看著男孩微的嘴,当男孩嘴巴停下来时,美少妇就再次继续努力地吐,上下用力地摆头部,就好像完全同意并了解男孩刚刚所嘱咐的事一样,随后男孩带著沈重的呼吸的嘴又再度念念有词,她也跟著停了下来,像刚刚一样只用舌头服务,并仔细聆听男孩的每一句话。    如此反复数次,似乎把要的事都说完了,男孩就再也没开口,跪在地上的美女也就持续不断地让男孩的在自己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搭配著自己独门的舌技弹挑挤压著前端头,不多时男孩似乎已达极限。    「喔……噢……好舒服……妈的……妳真利害……弄的我要了……没想到妳这么有天份……才几周调教就达到这种境界。」    「呜……呜…………滋…………吱……」小嘴塞著,只好弄出吸吮的声音来回应男孩的赞美。    突然男孩一紧,小腹阵阵收缩,一浓的进美妇的口中,美妇羞红的脸庞慢慢地离开男孩的小腹并吐出了,空气中牵出一条白色细丝一端著红一端著马眼,此时男孩的才完整的曝在空气中,有著与年龄不相称的20cm粗大,起时向上弯曲,搭配上真红头,冠周围更是环绕著凸起芽,整个就好像一端带著钩的回力镖。    美少妇仍维持著跪姿,然后仰著头张开了嘴,让男孩能清楚地看到在她嘴里的大量白色浓浆,粉红色的香小舌仍不时在白色里来回浮潜  「嗯,奴妳做的很好,把它下去吧!」似乎口中的要如何处置必须得到男孩的指示,看起来量有点多,美人分别了几口后,再次张开嘴表示自己完成了男孩的指令,男孩看了看出意又独特的猥亵笑容。    「母狗!还不给我趴下。」    只见美少妇乖乖的四肢著地脸贴著地板,两膝跪卧著把部稍微起,男孩从沙发上一个翻骑到美少妇雪白的上。然后整个人向前倾趴在白皙的玉背上,双掌一翻往前各握著一个34E的豪,最后男孩开始扭,下的像蛇般乱钻乱窜盲目地寻找著自己的巢,凭著头的触和少妇时轻时重的来引导,确认位置没错后开始一点一滴钻进温暖潮的窝里。    「母狗!还不起来!」男孩发出了命令。    只见少妇像狗一样吃力的用四肢撑起赤的躯,男孩整个人趴在少妇的背上,把脸埋在白嫩的颈肩下,两手分别握住雪白的双峰,下整个在紧绷的小里,男孩把双脚悬空弯曲,住美少妇的大腿两旁,利用了自己体矮小轻盈的优势,一招高难度的「猴骑驴」招式就这样完成了。    「用爬的载我到妳的卧房。」男孩抬起头发出了第二道命令。    美少妇像母狗一样用四肢缓缓地爬向自己的卧房,从喉咙里发出沈重的呜声已经分不清是喘息还是,每爬前进一步双腿就不禁地颤抖,造成她如此费力的爬行,跟背负在上的小男孩体重并没有关系。她可以受到一对豪在两只顽皮的手中不时变化成各种形状,头也不停地被食指和大拇指,最糟糕的是部上方有个上上下下不停起伏的,让道里的头一直不断地强著自己的子口,使她气力全失两腿发。    爬不到一半,美妇的头已经垂下无法抬起,双眼迷朦无力地看著地板,微开的嘴不时地滴下口水到地上,她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下意识地挪四肢前进再前进。爬行过的路径有如蛞蝓大军经过,留下大片的水渍,地上的弯弯曲曲地水痕显示下体的快早已主导了理智,每次偏离路线,兴奋充血的头就会被男孩警告示的拉向正确方向,随著疼痛的快立刻纠正自己的迷航。    男孩贴在背上疯狂的抽,让美妇的双腿开始无法止住地剧烈颤抖,子开始抽慉,美妇不得不停下来,准备迎接快要到来的高潮,这时男孩像恶作剧般的抽出了,双手也放开了豪,所有的作都了停下来。          「不……不……不要停……求求你……不要停……主人……求求你……求求你……进来……」    「嘿嘿,平常不是不太愿意喊我主人吗?老子今天玩这招就不信妳不喊,想要我的就给我继续爬。」  「坏……坏……你这个……小恶魔……等等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美少妇突然回复日常的高姿态。    「嘿嘿,妳是在喊我名字呢,还是说我是个坏啊!」男孩又开始扭,让真红的头轻轻抵在的上,然后轻轻地画著圈圈。  「喔……嗯……主人……母狗……母狗知错了……奴我这就继续爬……求你进来……求你了……」刚刚的气焰完全败给了望。    一路上,少妇不断地陷入爬行时要承受的冲击,停下来准备享受高潮时小却突然变得空,好像在无限轮回的地狱一样,快如涛涛海浪一波波的袭来,高潮却永远差一点就到了,如此错乱的世界,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不正常了,爬行的时间是过得如此漫长,少妇好不容易终于硬撑到自己的卧室。    「母狗,给我爬上床!然后在床边的窗户旁站起来!」男孩发出了第三道命令。    不顾自己是否全,美少妇跪在床上用两手抓住窗橼慢慢的站立起来,体前倾著,整个部贴在玻璃上,这已经不是「猴骑驴」的姿势,变成是名副其实温腥的「无尾熊母子」,小男孩双腿不再在少妇大腿两旁,改成缠绕在体美人的小腹来避免下,只见他的头向右微侧,向下看著窗外正在整修的公寓,还好公寓正在整修所以没人住,否则一个站在床上的体美人靠在窗上出整个户,豪则贴著玻璃,很难不被人发现,如果仔细看她的部,还因为著而不停地摇摆。    「看来确实蛮大间的,应该可以住很多人吧!这天台空的倒不如改建成天体游泳池,地下室就改成奴调教室,再选个几间大间的设计成趣酒店风味。」男孩似乎把隔壁正在整修的公寓当成自己的一样。    「奴,哪天我们先去观摩观摩那些有名的趣酒店,瞧瞧里面是怎样的装璜,如何?」男孩挺了挺。    「嗯……嗯……」美少妇看起来已经致高涨到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看来妳已经忍够久了,给我趴下来吧!等等让妳见识见识老子刚新开发的绝……嘿嘿……」    深夜里,一个大字型趴摊在床上的美少妇,小腹下垫著一个大枕,使她的更,背上则趴著一个短小悍的男孩,男孩的上向上弓起,双手扶在美妇的香肩上,两脚则并拢离地,就好像是板一样,支点就是男孩与少妇蜜的结合处,男孩正用异于常人的腰力上下摆,搭配下方雪白饱的和弹簧床的弹力,两个大小瓣一黑一白,时而腾空分离时而落下相撞,这种变态似的让头毫不留的穿过子狠狠地刮著壁,弹起时头也毫不留的硬抽离子口,让小产生难以言喻的酥,这就是男孩最近在互联网路上偶然看到会让每个女人既又害怕的「深子」,这种极耗体力的床战也只有像他这种天赋异禀的体能才模仿的出来。    头一次尝到「深子」的少妇,早已两眼翻白,嘴巴张开无法合拢,舌头如白蛇吐信般的一直外探,头整个发到好像每个发根都竖起来,双手紧握床单迎接每一次冲击,脑袋早已一片空白。    「不要了……我不要了……我不要再高潮了……我会死的……喔……喔……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我不要再高潮了……」    「喔……喔……好舒服……用力……我的小好……嗯……嗯……啊……我又要来了……不……不……停下来……我不要……我不要再了……」之前望高潮的她,如今尝到连续四次高潮后,现在她的脑袋早已一片混乱,搞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每次高潮的间隔越来越短,高潮后随之产生的余韵却变得愈来愈长,四次登顶后的她似乎到下一次的高潮,就会让自己的意识永远沈到无底的泥沼里。背上的男孩仍持续不懈地努力耕耘,他的额头早已布汗珠,可是却一点也没有要的样子,只怪她刚刚在客厅沙发上先帮男孩口爆了一次。    「~嗯哼~」    终于,男孩闷哼一声,一浓喷溅到子深壁上,紧接著冲进来的头把里面的浓抹匀在子内壁,有如连锁反应一样,瞬间触发了子痉挛,水跟著大喷发并浇洒在头上,道用一阵阵紧缩的方式压榨著内残存的华,只见美少妇「啊~」的一声晕了过去,双肩和大腿不停的颤抖,塞整个根的从周围溢出浓浓的白滴到床上,男孩也体力不支的整个趴在美妇的背上。    凌晨三点美少妇幽幽的转醒,仰起子第一眼看到旁的男孩,熟睡中带著天使般纯真的脸庞,跟以前小时候一样搂著妈妈的手臂睡觉,只见的小鸟垂挂在一旁,很难想像这根小肠起后的形状竟会对女有著极大的杀伤力,原本每次男孩后都会要求自己用嘴清洁,不过这次因为自己昏过去所以没能为男孩清洁,看著那沾透明的肠因为窗外的月光而闪闪发亮,不禁低下子出舌头来回舔著清洁头四周的,    「奴~妳做的好好!」男孩在睡梦中喃喃呓语,看来头一直被舔让他作出了舒服的梦。    「哼~只因为我名字有个「盈」字,就叫我盈奴。盈奴~盈奴~听起来就好像是奴的奴,真是讨厌。」    男孩熟睡天真的脸逐渐出猥亵的笑容,梦境似乎变了。    「嗯~做的不错,妳还要和奴一起……多多学学……知道吗…………%$^%……#%^……」后面的梦话就有点不知所云。    不禁想起早前在沙发那男孩吩咐的事,当时听完还有点醋意,不过现在想想他的技巧一天比一天厉害,已经跟刚刚开始时的青涩作不可同日而语,昨夜的疯狂更是摧毁了自己的意志,这副美丽的体已经无法承受眼前的小恶魔他那异于常人的力,以及玩弄女人的多样招。    「也许多个人分摊也不错,不知道哪儿学的,生出那么多坏点子,便宜你了这个小无赖!」    看著被自己舔到变大又变硬的弯曲凶器,想起昨夜自己毫无反抗被欺负的样子,就决定惩罚你这样硬邦邦的睡觉吧,只不过美少妇万万没想到这个恶作剧, 都市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INAUGURAL】「银亩乡间」出租公寓(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