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读心小子混官场】《陨落天使》

《陨落天使》/

《陨落天使》正文 【陨落天使】(1)     字数:8795    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当她第一次走进我们教室的时候我的双眼简直快要跳    出我的眼眶,用一个成语形容就是美若天仙。我偷偷向    ?地??    左右看看,其他几个男同学和我一样的表,目瞪口呆。    班任让她做自我介绍,她却只是低头说:「大家好,我叫上官思弦。」然    后就站在那里一不,而且看她站在那里还有些扭。大概是害羞吧。老师也    没有多说什幺,只是给她安排了座位。    碰巧的是她坐在教室的中间,这样四面八方的人都可以欣赏她那美丽的面容,    但她却始终低着头,我悄悄看了下她,眉头还皱着,难道她是讨厌我们这群色狼    的目光?    她从不和别人说话,班里没有一个人是她的朋友,每次上课都很认真听    讲,下课除非去厕所否则不会离开座位。最奇怪的是体育课,她每次都找各种理    由不上。班里人都以为她是体弱多病,也没有太在意。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转眼已经过了两个月,但她仍然没有朋友,只是一个人    默默的上学放学。偶尔男生们也会以各种理由找她说几句话,但换来的只是简短    的答。    我和几个朋友好在一起玩,下课也站在一堆聊天。接下来是体育课,我们正    在商量一会自由的时候是打篮球还是打篮球或者打篮球,顺便讨论者NA    的战况,我们都是铁桿的篮球迷。这时我发现上官思弦朝我们走来,我们是站在    靠门口的位置,估计她是要去厕所,瞥了她一眼就没有在意。但她却径直走到我    们面前,我们都很疑惑的看着她,她低着头也不说话,可我注意到她的眼睛有些    ,好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有啥事幺?」鹏哥首先问她,鹏哥之所以叫鹏    哥,是因为他是我们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但上官思弦的头被他问的更低了。「呵    呵,都是同学,有啥事给我们说,虽然我们能力有限,但能帮的咱都会帮忙的。」    看着她侷促的样子,涛子也发话了,涛子是我们中最稳重的人,心眼也最好,他    这样说表示了我们会帮忙,同时又否定了很难的忙。我看着她的样子,虽然很紧    张,但我心里明白,她是一定会把话说出来的。    「你们,能不能不要去上体育课?」好像是鼓起了勇气,她终于开口。但她    的要求让我们几个人都很诧异,什幺叫不去上体育课,我们去上体育课和你有什    幺关係?我的心里开始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甚至猜测她有超能力,预知了我们    去上体育课会有生命危险。但现在显然不是胡想的时候,我还是问她为什幺。但    她只是重複了之前的话,并没有告诉我们原因。    被她搞的一头雾水,但涛哥看看我们几个,还是做出了决定,他让我们在教    室等着,然后一个人走了出去。临上课还有分钟的时候他来了,「我给体育    老师请了假,就说咱几个昨晚吃烧烤吃坏了肚子,体育课就不上了,在教室自习。」    然后他看看我们几个,苦笑一下到他的座位想要看书。    上课铃已经响了,教室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人,除了我、鹏哥、涛子之外还有    一个小飞,他是我们中年龄和高都最小的一个。我们四个人各自在各自的位子    上看书,因为还有一个美女在旁边,我们谁都不好意思去讨论我们喜欢的篮球。    就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注意到思弦那边传来静,转头看她。果然她站起    子,然后她说:「你们能不能过来。| 」不用指明也知道是说我们四个,我们    听到后一句话没说都走过去。格最开朗的小飞说:「有什幺能为您效劳的,请    女神吩咐,小的一定招办。」    上官思弦看看小飞,她一句话没说,手握住小飞的手腕,然后做出了我们    都很震惊的事她把小飞的手放到了自己的部,然后按住他的手背在部    慢慢的弄。我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是怎幺事都愣在那里一不,只有小飞    突然想触电一样缩手,「呵呵……女神,哦不对,上官同学,你这是在干什幺。」    小飞的声音有些颤抖,熟悉他的我们都知道小飞此时很紧张。    上官思弦并没有答小飞的问题,也没有理会我们的错愕,她再次手,去    抓涛子的手,有了小飞的经历,涛子迅速的向后退去,就彷彿那只雪白纤细的手    是来自地狱的触手一样。但上官思弦并没有因此停下,她顺势抓住了我的上衣,    然后她用另一只手搂住我的子把她那温暖的娇躯投入我的怀抱。我的脑子嗡的    一下变得一片空白,整个子僵在那里,只能觉到小不争气的抬起头想一    探究竟。紧贴着我的思弦也觉到了我的反应,她用手着我的裆,小    瞬间抽搐一下,似乎很享受这种。    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人拉开,机械式的转头,看到是涛子的手搭在我的肩膀    上。上官思弦此时呆呆的站在那里,我们几个人也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谁都不    知道接下来该不该,该怎幺。    她的眼泪也已经流下,「求求你们,了我的衣服,我吧。」她的声音很    小,也在颤抖,但我们的大脑已经短路,根本没法分析她这句话是什幺意思。她    看我们还是在那没,就走到鹏哥的边,然后去解鹏哥的腰带。鹏哥想后退,    但上官思弦猛的抱住他的腰,然后躬把脸紧紧贴在鹏哥的小处,一边用脸    去摩擦一边说:「不要走,求求你们,我。」    我们胡想看了看对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期。当然期了,这幺漂    亮的女生,就这样送来,哪个男人能不期?鹏哥这时候也不再想后退,他站在    那里,任由上官思弦搓着他的。过了一会上官思弦解开了鹏哥的腰带,然后    把他的子退下来,我们看到他的已经处于最佳状态。思弦握住,开始    撸,然后用舌头疯狂的舔舐这鹏哥的头或者睪丸袋。没几下子鹏哥就不由自    的发出了,虽然我在家也看黄片,也打过飞机,我相信他们也做过同样的    事,但我也相信他们谁都没有被女人真实弄过。鹏哥已经兴奋,他眼睛紧闭,越    来越频繁的,涛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把教室的门窗都关上,还拉下窗帘,    防止外面的人看到这一幕。    也许是涛子的走提醒了上官思弦,她示意我们过去,然后用手把涛子的手    按在自己的左,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右,再一只手配嘴巴弄着鹏哥的,    另一只手着小飞的裆。我们各自享受着她的体,突然鹏哥发出啊的一声我    们才知道鹏哥了。白色的体大部分进上官思弦的嘴里,一小部分低落    在她的下嘴上,上官思弦抬头看着鹏哥,然后用舌头把嘴上的舔乾净,    并把进肚子。    之后她又给涛    ‘点b^点’    子和小飞做了同样的事,由于我们都没有接触过女人,所以他    们每个人都是五分钟左右就了。最后轮到我,当我的被她握住的时候,    我突然觉得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当她把嘴巴凑近的时候,我心中非常紧    张,一来不知道到底是什幺觉,二来我两天没洗澡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嫌弃那    里的味道。当碰触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为什幺他们三人都会发出,那种触    电的觉,又又。我双腿绷直,头向后仰着,用紧绷的体享受着人生第一    次福。    不出我所料,很快我的也不争气的喷涌而出,看着她把到肚子里,    一种征服从心中冒起。什幺女神,不过是跪在地上舔我的母狗,腥臭的连    我自己都不愿意闻的味道,她都下的进肚子里。    半节课过去了,我们四个人都得到了释放,上官思弦也站起子,她一句话    没说到自己的座位,趴在桌子上哭。我们都不知道她为什幺给我们做这个,又    为什幺哭。但我们知道此刻我们不该去打扰她,各自到各自的位子,我拿起课    本翻开放在桌子上,但一个字都没有被我看进去。他们也一样。就这样下课的铃    声想起,不一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来了。之后我们继续上课,然后放学,但今    天的课程算是报废了,一点都没听进去。    日子莫名其妙的过着,上官思弦从那以后并没有和我们说一句话,这甚至让    我觉那节体育课只是一场梦。可就在一周之后,上官思弦又走到我面前,她趁    人不注意塞给我一个纸条,然后紧张的走开了。    我故意走到没人的地方,然后打开纸条,上面娟秀的写着几个字:晚上来我    家。我到晚上又有事要发生,但我没法抵御这种诱惑。迅速的跑到小卖部,拨    通了爸爸的手机告诉他晚上晚点家,他代几句后就挂了电话。接下来的课一    点也没听进去,好不容易盼到放学,我找借口一个人离开了。    在校门口,我看到了上官思弦,向她打了声招呼,她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然    后一个人走了。我在后面跟着她,先是在路口坐了公车,再跟在她后面默默的    向前走。我不敢和她肩并肩的走在一起,她也完全没有停下来等我的意思。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们走到一个破旧的小,然后跟着她上楼。她住在顶层,    在上楼的时候也没见到其他邻居,这让我忐忑的心稍稍放下点。她打开门然后站    在门口,我在她后受到了她的犹豫,最后她还是走进屋子。    当进屋之后,我彻底惊呆了,这间屋子根本没法称作家庭。算得上家俱的只    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其他的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首先屋子里贴了隔音    ,估计是不想让邻居听到屋里的声音。天上装了九个吊钩,在天上每    隔半米形成一个九格。在九格的正下方有个木质的三角架,三角架的表面非    常平。旁边有张床,但这张床上面根本没有被褥,而是由一条条2厘米左右的    铁条纵横错形成的。一边墙上有个金属的X架,另一边的墙上有个4层的柜子,    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工,有皮鞭,有绳子,有假,还有一些趣用品。    柜子下面放了一堆石头和一个大箩筐两个保龄球。    把屋内的况大致看了一下,然后上官思弦来到我面前,她手里多了一个面    。她把面给我示意我带上,我照做之后她拿个遥控器按了一下。然后对我说:    「接下来这个屋里发生的一切都被录製下来了,但你有面,不用担心。」然后    有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递给我,我翻开之后大致看了一下,天哪,里面全是    一些的方式,写了一页纸。「你按照这上面写的,玩我吧。」说完她跪    在地上一不。    我看着这纸上写的东西,不知道接下来该怎幺办,虽然在黄片里看过的    场景,但我本人根本不喜欢这个,甚至还有点牴触,现在让我做这个我根本做不    到。我说:「思弦,你看,咱这关係,还不至于,我也不会这个,要不我先去    了,你让我想想先。」我打算找个理由离开,但她抱住我的腿,都快急哭了,    「求求你,快按照上面的做吧,你要不这样做,我会受到比这重十倍的惩罚的。」    什幺?还要受惩罚,看样子她是被人胁迫了。我就觉得,那天她给我们弄完    之后趴着哭不太对头。我问她是被谁要挟了,谁要惩罚你,我可以陪她去报警之    类的。但她只是摇头,并不断的哀求我照上面的做。    说实话,上官思弦这幺漂亮的女孩这样要求我,我心中也是有点冲的,但    看着纸上写的东西,我又不忍心下手。看着地上的思弦,我只好按照她的要求,    机械的做了第一个作,我扇了她一耳光,然后抬起脚踹在她的上,口中说:    「你,你这人,还不快衣服。」    但完成这一些作后她居然一不,我尴尬的站在那里。我心里明白,她    是嫌我的力度不够。没办法,我狠下心扇过去一巴掌,啪的一声直接把她打的像    一边倒去,她用右手撑着地才没有倒下,我紧接着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她的口,    她还没稳住的子被这一脚踹的向后飞去。思弦痛苦的在地上喘气,大概是我那    一下压迫了她的气管,看得出来她此刻很难受,我想要去扶她起来,但想到她之    前说的话,我只好冲过去,揪起她的头髮把她    最新?‥    的脸硬掰过来,啪啪又是两个耳光:    「你这婊子,还愣着干嘛,快了你的狗皮。」    思弦的眼睛已经冒出泪水,我知道她心中的委屈,但不知道怎幺的,我的心    中居然一阵痛快。思弦开始解上衣扣子,已经漏出了腴的房,更让我血脉喷    张的是她的房居然被一只几乎没有布料的薄纱包裹着。我等不及她慢    的作,双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左右一撕,上衣其他的扣子被我扯掉。看着那    层薄纱下的球,还有球前段粉嫩的凸点,我疯狂的跪下子扒开然后把    其中一个头含入口中,另一只手抓住另一个球使劲的弄。我将整个脸挤在    她的上,甚至无法呼吸,但我不在乎,我将脸埋在她的里,不断的转头来    。也许是到兴奋,也许是因为疼痛,思弦叫了一声,而这一声也唤醒了我。    我猛地离开她的子,由于用力过猛我向后倒去,双手下意识的扶住地,左手    却到一个丝的东西。我转脸一看是刚才随意扔掉的,再机械的转过头看    着思弦,她没有在看我,只是低头愣愣的看着地面,我能到我的脸上发,一    时间我心中各种绪翻涌上来,后悔懊恼塞我的膛,我甚至不知道刚才那个    疯狂的人是不是我。    因为各种绪的冲击,我整个人呆呆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只是直直的看着    思弦的体。我到口,大概是因为我的紧张,但我更能到的是我的心    髒快节奏的跳。思弦终于抬起头,她看着我,这让我更加难受。她似乎知道我    的觉,又把头低下去,轻轻说:「请继续吧,还要再录些才可以。」    还要再录一些?她心里到底再想什幺,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体僵直在那里    一不。过了一段时间,思弦先了,她挪开子到我背后,我看不见她做了    什幺,但只过一瞬间她又到了我的面前。「请继续吧。」她一边对我说一边把    一样东西放到我的手里。我低头看了看,是刚才那个笔记本,正好翻到她的    方式那一页。    「不行,我做不到,」我对思弦说,想要站起子,「你是不是被什幺人威    胁了,我可以陪你去报警,行幺?」我用几乎祈求的语气对她说,但她只是摇摇    头,重複着刚才那句话:「如果你不按照上面的做,我只会更惨。」然后她把剩    下的衣服也全部去,一丝不挂的跪在我的面前。    心中的那一种冲又一次的钻出脑海,「是她自己愿意的,快去做!」我明    白了我的潜意识里是希望这样的,只是最后的理智还在挣扎。    思弦看着我,似乎有点不耐烦,她站起子走到工架那边。我转看着她,    她拿了几样东西,正好是笔记本里需要的东西。    她递给我一个鞭子,手握的是一段半尺来长的橡胶手柄,另一端是一尺长左    右的马尾式鞭子,每条鞭子大概一厘米宽。然后她走到X架边,面对着墙,把两    只脚固定在X架下边的两个脚上,再用右手把左手固定在一边。然后她头看看    我,一句话不说又转去。我没有犹豫,走到她边,握住她的右手手腕,嫩    的触让我疯狂,我另一只手慢慢的着她的胳膊,她顺从的闭着眼睛任我玩    弄。    我抬头看X架的最后一个角,原来上面有个绳子,绳子上有个金属扣,类似    钥匙扣,我把她的手固定住最后一个角上。她背对着我呈X形站着,纤细的体    毫无保留的暴在我面前。我想起笔记本上要我做的事,再看着她娇嫩的后背,    我不由自的出手碰触到她。先是把手放在脖子上,她因为我的突然碰触子    颤一下,我也猛地    ◢?    缩手,就像是小孩子做坏事被发现一样心虚。但我知道她没有    反抗的能力,把两只手都按在她的后背,从肩膀一点一点的向下着。到    肋骨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有一个冲,经过一番考虑后我觉得要这样做。我弯曲手    指,让指尖在她的肋骨处快速的,她的体立刻因为我的挠左右扭,口    中忍不住发出嗯嗯的声音。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非常兴奋,不断的加大频率,思    弦的体也因为我反应越来越大,最后她甚至整个体弯曲,想要从X架上挣扎    下来。而这一下,她撅起的好巧不巧的碰到了我的JJ。    虽然平时经常打飞机,但严格意义上讲我还是个处男。她这一碰,提醒了我    关心下我的JJ,原来他早已变得又直又硬。我停下双手的作,脑子里一种想    法不断的冲击着体。我解开腰带,然后退去子,把早已不耐烦的JJ拿出来。    看着思弦撅起的,我不敢再继续接下来的作。思弦似乎知道了我要做什幺,    她又把向后撅,似乎想要找我凸出来的体。看着她的作,我不在犹豫,    按照黄片里的方法把JJ了进去。    原来进去的觉是这样的,一开始有点乾涩,头和剥皮连接的地方甚至    有点疼,但没几下,就能到她的体里已经。而且我能到她的温度,    JJ就像被温泉包裹一样舒服。但遗憾的是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还是因为过于紧    张或者因为憋了好久,只几分钟我就了出来。    之后的虚让我坐在椅子上,味着刚才的受,JJ居然没有疲,    依然坚挺着指向思弦的,我苦笑一下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看到刚才被扔在    地上的鞭子,我惊讶自己居然毫不犹豫的拿起它。    啪的一声,思弦的后背出现一条红色的鞭印,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挥鞭子,    而且是打在一个娇嫩的体上,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幺会出手这幺重,但我没有    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因为在鞭子落下的时候思弦啊的一声惨叫已经让我兴奋到极    点。接下来是狂风暴雨般的抽打,鞭子落处思弦的上都会泛起红色印记。思弦    一边惨叫一边扭着体,但事实证明她那只是徒劳。不一会思弦的后背、、    大腿上布了红纹,尤其是上最多,甚至表皮已经被抽破。我停下鞭子,才    注意到她这时已经哭出声。但我的神已经被恶魔佔据,我随意扔下鞭子,双手    握住她的两胯,猛地把她向我这拉过来,然后又把JJ进去。这一次由于    上已经皮开绽,我的体每次撞击都让思弦痛苦的叫出声,我兴奋的再次将    的子进她的体内。    之后我随意坐在椅子上,思弦也因为被我一番折磨筋疲力尽,她弯曲双    腿,上半贴在X架上,但由于双手被紧紧的固定住,她的子无法碰到地面,    就蹲在半空中。看着她那离地面只有一尺的,我想起了笔记本上的另一个项    目。    我站起子,椅子在地上一下,思弦听到椅子的声音稍微抬起头,但她    没有转过脸看我。我想她有点恐惧接下来要面对的东西,但现在的她又能有什幺    办法呢?我先取来眼,然后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掰过来,我看着她,突然被    她惊呆了。这是多幺美丽的一双眼睛,她不敢直视我的双眼,顺从的看着下方,    但是刚才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有残留,光在泪痕上闪耀,把她的眼神衬托的如此    澄澈。    我不禁在想,这幺好的女孩,应该不是蕩的,她到底怎幺会变成这样?    觉到我许久没有静,思弦把头稍微抬起,我过神来之后看到她正注视着我,    从她的眼神中我知道了她在让我继续。我想起之前拿来的眼,给她戴上,然后    把她从架子上解下来。    没有了架子的拉扯,思弦的体就像一滩泥瘫在地上,她的脑袋正好在我    脚边,我看着无力的躯在我脚下,刚才的邪恶念头再次升起。我下鞋袜,然    后把椅子搬过来,坐在椅子上用两只脚玩弄思弦的体。先是一只脚踩在她的    房上另一只脚踩在肚子上,这两个地方都是我喜欢的,且弹力十足,但我并    没有太用力,生怕一不小心把下面的娇躯踩碎。我受着从脚底传来的觉,就    像是处仙境,脚下踏着祥云一般。思弦也没有多大的反应,任由我的双脚在她    上弄。但很快她便痛苦的发出一声叫喊,我用脚趾缝住了她的头,使劲    的攥起脚趾。我不断的移脚踝,让她的头在我的脚趾缝里不断拉扯,思弦的    躯开始扭,口中也不断传出痛呼惨叫。我越来越兴奋,用另一只脚住    她的另一个头,然后两只脚一起拉扯她,有时候用力过猛头从脚趾缝中落,    每当这时候思弦总会发出更激烈的叫声。她的体扭幅度越来越大,双手不自    觉的像房靠拢,不过她用最后一点意志阻止了双手反抗的冲。看着她这样躺    在脚下任我玩弄,心中的征服完全佔据了我的思想,我毫不犹豫的起,準备    按照笔记本里写的开始游戏。    思弦的体还的躺在地上,这样很好,我去旁边的工架拿起了蜡烛,    準备接下来的游戏。我坐椅子上,再次把脚踩在她的上,只不过这次是一只    脚踩着她的脸另一只脚踩着她的大腿。点燃后的蜡烛并没有被我立刻滴在她的    上,我想起以前和朋友们一起看黄片,里面出现了这个场景,当时还开玩笑说有    机会要试试。但当时怎幺也不会想到真有一天我会这样做。    我的脚受到了思弦躯的颤抖,第一滴蜡滴在她的上,我能觉到她    想要挣扎又努力克制的矛盾,这让我更加期蜡滴她全的过程。随着一滴    一滴的蜡落在她的皮肤上,思弦再次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叫喊,她的体扭的    越来越剧烈,我双脚用力的踩着她让她只能躺在地上。思弦的两个房已经被红    色的蜡烛覆盖,再滴上去思弦已经没有反应,所以我不断的把蜡烛移到的    体上。疼痛让她的脖子和支撑着地面,体像是一个拱桥高高挺起,并且伴    随着左右转的挣扎,我的双脚甚至无法压制住她。但现在她的上半近乎被蜡    烛覆盖,我的注意力也转移到她两条修长纤细的腿上。    我放下蜡烛然后站起子,一只手握住思弦的一个脚腕,然后就这样把她在    地上拖行到X架旁,再把她的脚腕固定在X架底端。然后我拿起蜡烛坐在思弦的    腹部,虽然被蜡烛覆盖显得坚硬,但这一坐还是有种坐在棉堆里的觉。我怕    把她压伤,起跨过思弦然后跪坐在她的肚子上,这样仍然能起到压製作用,    而且有大腿小腿的支撑不会把她压坏。    準备工作做好之后,我开始了接下来的游戏。我把蜡烛悬停在她大腿上方,    然后顺着她的腿一点一点的向下移,也许是腿上的皮肤更,我的能    到她的体更激烈的反抗,她扭着腹部,大腿也不断变换姿势想要躲避,口中    更是发出惨叫和求饶。我越来越兴奋,慢慢的将手的高度降低,我发现每当蜡烛    滴到她的大腿内侧,她的反应会更加激烈,而且一来二去她将双腿紧紧的靠拢以    保护那个位置。所以我用另一只手将她的两腿掰开,着她嫩的大腿把蜡灌    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剧烈的疼痛已经让思弦疯狂,她的双手似乎再也克制不住,    抓住我的后背想要把我推开。    然而我却觉到了不对劲,为什幺她的双手给我一种坚硬而冰冷的觉?我    头看去,瞬间我的脑子就像被重重的击中一样蒙了,她的双手几乎没有皮,    只有少许的肌把指骨连接在一起,更可怕的是她的脸,澄澈的眼睛现在只剩下    空洞的眼眶,鲜血不断从眼眶中喷出,脸上的皮肤已经溃烂,    ?◢|2??    左脸颊的甚至被    掀开挂在脸上。两个房凭空消失,只剩下两个碗口大的血窟窿。就在我不知所    措的时候,她的嗓子里发出咯咯的笑声,没有弹,就像是石头落入枯井。我突    然想要逃离这个躯,但为时已晚,她用那双枯骨般的手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    我不明白她为什幺有这幺大的力气。然后我看到她渗人的脸慢慢扭曲,如果她脸    上的是完好的,估计这时应该是漏出微笑吧。她张开嘴,牙齿所剩无几,剩下    的还东倒西歪,在我惊恐的注视下,她咬住了我的脖子。我想要推开她,但一点    用都没有,她的力气太大了。最后我的意识慢慢模糊,突然后悔之前做的一切,    可惜一切都晚了。    我意识到,我跑题了。正文 【陨落天使】(2)    作者:andy379    26年月3日    字数:558    她想要把我从上推下去,我转过,看到她的上半已经坐起,双眼痛苦    的流着眼泪眼已经掉在一边,估计是刚才拖的时候掉的,嘴撅起,就像受    了委屈的小女孩。我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按照笔记本上的做,几秒之后我做出    了决定,啪的一下,我扇了她一巴掌,呵斥着让她躺好。    看着她重新躺在地上,我继续了之前的游戏,蜡烛继续向下移,思弦也继    续挣扎着,最后是她那两只白皙的脚,看的我口水直流,这双脚太美了,双脚匀    称的生长着,纤细的就像两片树叶,由于皮肤白嫩,血的颜色让双脚白里透粉,    我滴了几滴蜡烛,她摇晃着脚踝缓解疼痛,再配上口中的,我瞬间就被眼前    的这一幕征服了。想起之前电影里看到的恋足视屏,我才刚刚发现原来我也恋足。    我不再继续滴蜡,用两手握住思弦的双脚,尽的受她们的。突然我    俯下体,将她的脚趾含入口中,用舌头慢慢摩擦她的脚趾,几秒之后我才纳闷    为什幺我会做出这个举,也许是因为从婴儿时期开始人们就把喜欢的东西放在    嘴里吧。思弦的声变小,而且速度放慢,能觉到这是因为她在享受,我也    乐于如此。我替的亲舔舐她的双脚,每一颗脚趾,每一个趾缝,然后沿着脚    底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她轻的让我沈醉。    然后我用左手按住她的一直脚腕,把全的力气压上去,另一只手弯曲成爪,    用手指甲在她的脚底疯狂的挠。这突如其来的狂暴立刻把思弦从天堂扯进地狱,    她开始剧烈扭体,被挠的脚不断的向后扯,但一来她被固定在架子上,二来    我还按着她,所以她的一切都是徒劳。我不断的变换位置,脚趾,趾缝,前脚掌,    后脚跟,把她脚底的每一寸皮肤都挠了个遍,最后发现脚弓是刺激最大的地方。    我专注这个位置猛烈的挠着,和左手享受着她的挣扎,听着从后面传来的呼    叫。过了几分    找?请2???    钟,思弦猛烈的咳嗽一阵,应该是剧烈的喘息让她岔了气,我停下    来站起子,看着地上的思弦,她的眼泪鼻涕已经脸都是,这时她因为刚才剧    烈折磨正缩着子大口大口的喘息,我坐在椅子上让她休息一会。    分钟之后,我站起,思弦也恢复了平静,然后我把她的脚从架子上解    下,又扶她站起来。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暴,思弦刚一起差点摔倒,碰巧她的    子瘫在我的怀里。我就像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突然醒悟原来思弦是如此娇弱的    女孩,刚才的酷刑是我过分了。看着她顺从的眼睛,还有上覆了的蜡烛,我    甚至很后悔刚才的所作所为。但思弦很快站好子,她等着接下来的游戏。    「那个,上官同学,对不起,我刚才也不知道怎幺弄的就这样了。」我尝试    着去解释,并且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思弦看出了我要离开,她一把抓住我,    「求求你,还有最后一项,求你把它做完吧。」思弦恳求着,可我实在是不忍心,    不忍心继续她,也不忍心对她不管不顾直接离开。我犹豫着,但突然一巴掌    打在我脸上,我惊诧的看着思弦,不知道她这是为什幺。就在我发呆的时候,思    弦左右开弓,双手疯狂的打在我脸上,我不知道该不该反抗,所以先向后退开。    思弦连续几次没打到,也就停止了攻击:「怎幺样?现在你生气了吧,把我刚才    打的都打来吧,求求你,继续,就最后一个了。」    我这才明白思弦为什幺打我,但说真的,我一点都不生气,也许这就是女神    的特殊天赋吧。我知道,最后一项也不是很难,观赏比较大,而且我也能在游    戏之中放水。我拉住思弦的手腕向房子中间走去,但思弦一不,我头看她,    她轻轻告诉我要我暴力点。我心底苦笑一下,然后揪着她的头髮大踏步向房子中    间走去。    来到九格下方,我用吊钩上的绳扣住思弦的手腕,然后把她吊起来,然    后轻声问她疼不疼,她没有答,只是说继续。我觉得应该不疼,吊着她的绳    并非绳,而是类似护腕那种宽度,不至于把她的手腕勒伤。然后我捡起鞭子,    虽然在之前的中蜡烛已经剥落一小部分,但还有很多残留在体上。笔记本    中指示我要用鞭子把它们打下来,虽然我没有试过这种游戏,但我想像应该不是    很疼,毕    ◢?|?    竟蜡烛把皮肤和鞭子隔开了,再加上我控制手劲应该不会很疼的。    第一下抽下去了,思弦没有什幺反应,蜡烛也没什幺反应,因为这一下实在    很轻,只是摆摆样子。然后我一点一点的加重,思弦的肚皮因为我的抽打开始跳    ,真是一种美景。蜡烛开始落下,思弦也开始惨叫,期初我以为思弦是故意叫    出声以达到节目效果,毕竟现在是在录像。可随着越来越多的蜡烛被打下来,思    弦的叫声也越来越凄厉,我犹豫了一下,但我还是选择继续。    肚皮上已经接近乾净,然后是两颗房和腿,房上我滴了很多以至于已经    看不见头的凸起。我用刚才的力道打上去,蜡烛居然纹丝不,于是我加大手    劲,力量是刚才的两倍。一大块蜡烛被抽下来,伴随着房的一阵摇晃,这下子    思弦大叫一声,紧接着开始哭号。我被这一下弄的兴奋无比,又用刚才的手劲抽    打另一个房,思弦疼的扭体,她转过想要躲避。不知道为什幺我没有走    到她的面前,而是重重一鞭子抽在她已经红肿的上,把她抽的蹦起来,「转    过来!」我呵斥道,很明显,这样让我更有征服。思弦一边哭一边转,我用    鞭子把房清理乾净。最后是大腿,思弦的双腿并没有滴太多,但清理起来反而    烦,我只好加重抽打,让蜡烛从腿上剥离。    终于思弦的子乾净了,但皮肤上横横竖竖的鞭痕触目惊心。仔细检查了她    的伤口我才明白,原来蜡烛过的地方让表皮鬆弛,更容易受到伤害,思弦的前    半比后半伤的更重。我想扶着思弦坐在椅子上,但思弦就是不肯坐下,她告    诉我说她没资格坐的。我知道她这是被调    地?    教的奴十足,心中甚至有点恨那个人,    为什幺要把这样的女孩调教成如此没有尊严的玩。    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我开始整理衣服,发现JJ还处于坚硬    状态,我也不管他愿不愿意,把他塞在内里。我说我要走了,问她住哪,她说    她就住在这。没办法,我现在能力有限,根本没法给她任何帮助,只好打个招呼    转离开。思弦叫住了我,她把笔记本拿来给我,我想刚才不是已经把上面的做    完了幺,怎幺还给我?我看着笔记本发愣,思弦帮我翻了一页,原来下一页还有。    我从柜子里找来笔记本上要的工,两根手指粗细的铁链和两把锁,「思弦,    你确定幺?」她点点头,然后我按照笔记本的要求,用铁链把她的手反绑在背后,    然后用锁给锁住。再用另一根铁链把她的双腿从膝盖那里捆起来,同样用锁锁住,    最后把刚才掉落的眼拿来,蒙住思弦的眼睛。我还想问,但我知道能得到什幺    样的答案。    我拿着钥匙走到屋子的大门,打开门之后按照笔记本上的要求,转朝屋子    里用力把钥匙扔出去。因为有隔音,所以钥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看到钥匙    掉在X架附近,然后头也不的离开了。    到家我写了作业,但思弦的体一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知道她能    不能找到钥匙,不知道她明天会不会上课,对她的很複杂很矛盾,但我知道    以我的能力什幺也做不到。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学校,心砰砰乱跳,生怕思弦今天不来,还好,临早自    习还有5分钟左右她来了,还是那样青纯,还是那样静默。    我不知道她昨晚是怎幺找到的钥匙,或者说有没有找到,如果找不到她要面    临什幺,但我只是看到她现在安然无恙我就很高兴了。我的心里非常矛盾,我希    望她能够这样平静的生,也期着昨天的艳遇能再来一次。我的生真的平淡    下来了,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月,我和思弦几乎是集,就算是上课下课我也有    意无意的躲着她,我能觉到她也躲着我。可让我奇怪的是小飞他们一个个变的    不对劲,平时我们在一起聊天都是不管不顾,无所不谈,但这两个月我们似乎对    一个话题越来越少女人。    我知道我自己是因为什幺避这个话题,然后突然明白了为什幺他们几个也    避这个话题,我想他们也都有了我的想法,所以默认的不再讨论。可突然有一    天我们几个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思弦径直朝我    找◢?请?    走来,涛哥第一个看见她然后示意    我们几个。我们停下谈话,都等着思弦到我们面前,她这次匆匆的走到我这,紧    张的递给我一张纸条,然后就快速离开了。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    里看出来我们知道纸条的大体内容。所以隐瞒了许久的也就不说自破了。    我们几个离开教室,跑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偷偷打开纸条,上面只写了几个字:    晚上请来我家。我的体瞬间因为这几个字起了反应,JJ不争气的起了,我    想他们    ^点^^b点    几个也好不到哪去。在之后的时间我们几个都没有和对方说话,死气沈沈    的等到了放学,然后按照之前我做的那样思弦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着。    还是那间房子,思弦默默的打开,我们默默的进去,里面的摆设几乎没变,    只不过又多了一件木架子。这个木架子很好形容,简单的说就是古代斩首的时候    用来固定犯人的刑,从刑的高度上看只有跪着才能把头放进去,而木架的一    边地面上连接一个木,这个木上就像搓衣一样有着稜角。    我们都没有说话,呆呆的站在那里,思弦打开一个箱子,拿出几个面分给    我们。没有人提问,我们接过面但没有带上,小飞先说话了:「上次是很刺激,    但这次你又想怎幺样,不行我们就报警吧。」能听得出来,小飞虽然是想要拒绝    的,但他内心还是期之后的事。思弦没有理小飞,她拿出笔记本给我们,我们    打开笔记看了一下,被里面的内容惊呆了。    「你确定要这样做?现在也没什幺好隐瞒的了,我们几个应该都轮流来过了,    但这次是4个人,而且这些方式有点……太重了吧。」涛子做最后的尝试,思弦    看了看他,然后微微笑了一下:「没事的,你们照做就可以了,把面带上吧。」    我们带好面,思弦打开摄像,然后光衣服站在那里一不,我们也呆    呆的站着,互相看了下对方,谁都不好意思先。沈默了分钟左右,鹏哥开始    了第一个作,他把思弦拉到新添的木架旁,让思弦站在搓衣上,逼着她跪下。    我们几个也开始了行,把她的脖子和手腕卡在刑中。    鹏哥开始解腰带子,在思弦撅起的后面跪下,把早已挺直的JJ    进去,开始慢慢的抽,他的幅度不是很大,估计是他也怕作太大会让思弦瘦    弱的腿骨疼痛难忍。涛子拿来一个小凳子,放在思弦的面前,了子坐上去,    巧的是思弦的嘴正好能够到涛子的JJ,估计这凳子的高度也是测量好的。思    弦含住涛子的JJ,把头上下移,很快涛子就崩起了子。鹏哥的作越来越    大,速度越来越快,估计是觉上来了他也不去顾及思弦的受了,思弦的体    被鹏哥推的前后摇晃,口中已经开始惨叫,这时她根本顾不上涛子,而涛子也按    照笔记本的要求做了他的作。    啪的一声,涛子的巴掌打在思弦的脸上,这一下下手不轻,我甚至有点生气。    「人,还不快含住。」涛子一边辱骂着思弦一边用手揪着她的头髮把她的头按    向自己的裆部。思弦已经流出眼泪,她努力的把涛子的JJ含在嘴里,继续刚才    的作。可是因为鹏哥在后面疯狂的抽,再加上思弦的腿被搓衣格着,思弦    的作大不如前。涛子示意鹏哥,鹏哥一边加大幅度一边举起手扇在思弦的    上,涛子也把子向前倾,他一手一个握住思弦的房,又是扭又是抓。思弦已    经被他们俩折磨的泪流面,她努力的用嘴紧涛子的JJ,口中应该因为疼    痛发出的啊啊声惨叫变成了呜呜的低。我在旁边看着,觉比看黄片过瘾,毕    竟是现场直播。鹏哥结束了他的作,休息了几个呼吸然后站起子,思弦趁着    后面没有人加大了脑袋的摆,她希望涛子能尽快的高潮以结束这个痛苦。但站    起来的鹏哥并没有去别的地方休息,他走到思弦的旁边,把一只腿跨过思弦的后    背,人就像骑马一样跨坐在思弦的后背上。原本就疼痛难忍的思弦被这额外的    3多斤压上,神立刻崩溃了,她再也管不了口中的JJ马上就要高潮,开始    嚎啕大哭。涛子迅速站起子,他走到思弦的后面,像刚才鹏哥做的一样开始    弄思弦。思弦的子扭着,她想挣鹏哥的碾压,但鹏哥俯下子用手接替涛    子开始玩弄思弦的房。两颗房因为重力坠在空中,鹏哥一只手托着一个享受    这个弹。过了几分钟,涛子足的停下了作,他拍了拍鹏哥,然后两人一起    离开思弦的子。    思弦没有因为他们两人的离开停止哭泣,反而因为没有了负重体崩溃,她    不断的分开双腿,或向后腿,想要让腿骨离开搓衣。我和小飞互看了一眼,    然后走到思弦旁,把她从刑上解下来。我抱着思弦的上半,小飞抱着她的双    腿,我们走到铁床那边把她放下。虽然没有被褥,但好歹也能让她休息一下。思    弦的小腿迎面骨已经擦破皮,甚至有血流出,因为刚才大声哭泣现在呼吸还有点    困难。我们一边安着思弦一边对涛子抱怨:「你们两个,也太狠了吧,虽然这    些是笔记本上写的,但你们也悠着点。」「我一开始也想慢慢来,做做作就好    了,但真正开始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接下来该你们俩了,不信你们试试。」涛    子被我说的有点后悔,但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    我们坐在思弦的周围,没有接下来的作,是想让她休息,而且也实在不想    再让她痛苦。「你这录像,自己看的?」涛子问思弦,这也是我纳闷的问题。    「会有人加工处理,然后卖出去。」思弦剪短的答,但这个答让我震惊,思    弦到底是被什幺样的组织控制着,以我们的能力到底能不能把她救出来。    分钟过去了,思弦早已恢复平静,她起对我和小飞说:「刚才谢谢你    们,以前有人来,他们根本不顾我的死的,我越痛苦他们越高兴。」「对不起,    刚才,我也不知道怎幺事,就跟疯了一样,你可以打我,把刚才的都打来。」    没等我们说话,涛子先开口了。「对对,只要你高兴,你可以打我们俩。」鹏哥    也表态了,但思弦只是摇头,她指了下笔记本,让我和小飞继续。    我看看小飞,小飞看看我,然后我们俩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离开了对方,笔记    本接下来写的和之前涛子他们做的一样痛苦。我们都知道思弦心意已决,就    算我们走了,思弦也会去找别人,她背后的组织更不会放过她,而我们在这,至    少还能把思弦的痛苦尽可能的降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读心小子混官场】《陨落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