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官网】《神雕风云 》(未删节526-530

《神雕风云

第526章《宝莲》天界之乱(五) 小兔的居室外,拐角之处,嫦娥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个上是刺青的男人,看着他在自己宠物上的耕耘,听着小兔的唱声,那一刻,她腿都了。 想到自己的过往,嫦娥眼角流出了眼泪,虽然与后羿也有一场恋,可是最终,有人未能眷属,嫦娥从没享受过男人的亲泽,却知道男欢女,是世人也是仙人无法缺少的一部分。 ” 天君哥,我好快乐哦……” 一声长后,小兔宣了一番。 此时嫦娥回过了神来,惊奇的看到那你唤作血天君的男人与小兔体周围出现了金色的光圈,她虽然不知此人到底来自何处,但是这金色光圈,却给了她很大得震撼。 嫦娥仔细在脑中搜索了一番,整个天界,除了佛界的如来佛祖,才有可能祭出如此强大的金色光圈,难道他是如来佛祖来得? ” 呵呵,小兔,你现在已经胎换骨了,再也不是兔子了。” 血天君从小兔体内退了出来,轻声笑道。 小兔脸上还带着刚才激的回味,只是她却娇嗔道:” 天君哥,一直在骗我,原来这就是人间的男欢女啊。” 血天君笑了笑未语,他刚才与小兔一番汗彻淋漓得翻云覆雨时,也在给她传递了一些凡间的信息,比如这男欢女,就是首要得。 见他不语,小兔疑惑道:” 天君哥,你怎么了嘛,这么占有了人家,现在却又不说话,还在那傻笑。” 这时血天君指了指门外说道:” 因为有个人在那里一直偷看。” ” 啊……谁啊?” 小兔脸色一变,立刻娇呼道。 然而门外确实走出了一个女人,看到她,小兔脸色惨白,吓得跪在了床榻上,只是她一不沾衣缕,洁白粉嫩的娇体,怎么看都很别扭。 当看到同样赤体的血天君时,那一漂亮长裙的女人扭头看向了一边,冷声道:” 你们干的好事,不管你是谁,最好立刻给我离开广寒。” 听到这句话,血天君轻笑道:” 嫦娥仙子,我可是来到贵得客人,你这么赶我走,岂不是很没有礼仪。” 看着血天君,小兔惊讶道:” 天君哥,你与我家主人,难道不……不认识?” 冲着她点了点头,血天君认真道:” 小兔,其实我是来解救你得,知道你在这广寒过的不快乐,我便来了,现在你已不是兔子,日后也不要在变成兔子,任由别人把你当成宠物了。” ” 可是,天君哥,她还是我的主人啊。”小兔本地善良,虽然血天君的一番话,让她有些激,可是这么多年,嫦娥对她也不薄啊。 嫦娥冷笑道:”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主人,小兔,你竟然背着我,与这凡人在这做出此等羞耻之事,我饶不了你。” 血天君站起了,那依旧坚挺的巨龙,顿时被嫦娥看到了眼里,她脸上一红,又将脸转了回去。 看着她扭的样子,血天君调笑道:” 刚才是谁一直在偷看,哈哈,现在倒不敢看了,嫦娥,你现在是不是已经透了,也想像小兔一样,在我下被征服一番。” 听到他如此直白的挑撩,嫦娥突然甩手,一道白雾陡然击向血天君面门,只是那白雾到了血天君面前时,却又突兀的消散了。 ” 你以为你这点招数就可以对付我吗?” 血天君狂笑道。 别说这嫦娥,就是天界所有神仙加起来,他血天君也不惧,即使那佛界的如来佛祖来了,他更不惧怕,现在的血天君,更想和这如来斗上一斗,看看是他的佛力无边,还是自己的碎虚厉害。 眼见自己的一招攻击失效,嫦娥脸色剧变,她丝毫觉不到这男人上有什么特殊的力量,他不是妖魔也不是仙人,可是却能来到这天界,而且还熟悉这里所有的事。 看着她脸上表,血天君朗声笑道:” 嫦娥仙子,你不要白费心思了,你对我使出一招,也别怪我对你出招。” 小兔一听,急道:” 天君哥,不要伤害我主人啊。” ” 放心吧……” 血天君回头低声说了句,笑了笑。 刹那间小兔在他边消失了,嫦娥一惊,因为小兔已然不在广寒之内了,小兔的那点实力,她是非常了解,要是她自己选择离去,绝不会达到如此可怖得地步。 盯着血天君,嫦娥凝声道:” 你把小兔带到哪里去了?” 看着她得美眸,血天君轻笑道:” 一个你也即将要去的世界。” 他的话刚说完,嫦娥只觉眼前一,那本赤的男人,竟然已到了她的近前。 如此突兀,嫦娥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击,然而她出手快,却没有血天君防住得快。 被他握住了手腕时,嫦娥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对手,至少自己现在,就是在修炼个百十年,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 给我乖乖得,我便不会让你太痛,要是敢反抗,我定让你在这天界除名。” 血天君威胁道。 这么近的距离,嫦娥可闻到一浓郁的男人味道,虽然这味道不是芬香,却有着足以让她心跳加速的特别,还有就是此男人的体结构,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强壮男人。 害羞的将头转向了一边,嫦娥低声道:” 不管你是谁,快些放了我,让我离开,不然……”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突然住了她的两腮,平静的问道:”不然怎么样?说说看,我倒要看看你会对我有什么手段可施。” ” 你可知道,这是天界,你要敢对我做什么,我便……我……” 嫦娥说着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刻血天君的眼中尽是炙热的眼神,在嫦娥惊讶之时,血天君突然一手击在了她的肩头,一气力顿时传遍了她的全,她还未回过神来之时,那上才千挑万选的漂亮长裙,竟然变成了粉末。 洁白如玉琢一般的娇体,刹那间袒在了血天君的面前,连同那亵衣亵都化为了乌有,两点一线都被血天君看在了眼中。 只见嫦娥脸惊愕,小嘴更是张启的娇呼道:” 不要……” 可是现在的血天君又怎会放掉她,放掉这个天界号称第一美女仙子的嫦娥,松开她的手腕之际,血天君双手犹如猛虎下山,成爪袭向了嫦娥仙子两团大得圣女峰上。 酥,弹力十足,嫩的肌肤,那一刻得受,让血天君悸了,这可是嫦娥仙子,这可是家喻户晓得登月仙女,如今却要被自己欺负。 只听嫦娥” 啊” 得一声尖锐叫声,她得形顿时与血天君一起陡转到了床榻边,本就因为偷看许久激的嫦娥仙子,腿间两侧尽是漉漉得痕迹。 无需前戏得挑撩,血天君锁住了她的腰肢,迫使她双手撑在了床沿,那高高撅着的雪白中间,一条粉缝诱人的在张张合合。 虽然嫦娥摇着她得长发,嘴上拒绝着,然而她的肢体却没有半点挣扎,血天君暗笑着,那一直都未疲下去的巨龙,对准了嫦娥的粉缝,突兀的扎了进去。 紧凑、的四壁,血天君顿觉自己的巨龙,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因为那里面还有些微凉,刺激着血天君的巨龙。 而此时的嫦娥,歇斯底里得嚎叫着,可是她却抗拒不得,任凭血天君在她后冲撞。 两团低垂的大圣女峰,随着她前后晃而摆,两颗因为激得小,早已充血的散发着迷人得。 男欢女凌驾于一切之上,嫦娥虽归为广寒的仙女,却也不是六根全净,血天君的狂野,与他那不要命的冲撞,还有那要命得胀,让嫦娥彻底迷失了。 当” 啪啪” 声不断响起时,嫦娥终于回头,可见她的都被牙齿咬的有些血渍,忍受着不叫出声的痛苦,而她回头的一刹那,血天君看到了她眼中的迷之色。 ” 你这么厉害,是要折腾死我吗?” 嫦娥语气虽然有些冷意,但是却更凸显了此刻她的内心。 血天君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笑了笑,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又将她反将上半躺在了床榻上,抓住了她的脚踝提起,巨龙再次进入到她得粉缝。 如此正面接触,嫦娥脸红红得,眯着的美眸,更不敢去看血天君,只是那刺激却不得不让她嗯哼出声。 边快速的耸着,享受着嫦娥子的血天君,霸气得笑道:”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做无谓的反抗吗?” 嫦娥蝉道:” 我……我没有反抗,我还能怎么反抗,哎呦,轻点……” ” 哈哈……” 血天君仰头大笑了起来,巨龙更深更大力的贯彻在她的粉缝之中。 一番汗彻淋漓,一番无与伦比的人仙激,终于告一段乱,在嫦娥一声长长的娇下,血天君亦结束了对她得征服,向后退了一部,那巨龙突然俱颤,吐出了无数的热。 如下雨一般的喷洒在了嫦娥的脸上和前上。 看着那些的白色体,嫦娥不禁娇嗔道:” 我刚沐浴完,你这样,我还怎么去参加王母得生辰大宴。” 血天君轻笑道:” 洗洗便是了。” ” 你这人真霸道。” 嫦娥娇笑道。 虽然不知此人到底来自何处,但是嫦娥却不想知道了,就算知道他是什么人又如何,她只喜欢这个男人的强大,从未享受过男欢女的她,终于享受到了那被凡间尊为最美妙事的合。 眼看自己腿间粉缝微肿,血丝已近凝结,嫦娥连忙起要去沐浴,却不想站起的那刹,两腿一,差点歪倒在地。 扶住了嫦娥得血天君声道:” 老婆,刚刚剧烈运,可不适宜沐浴。” “哼,谁是你老婆啊,别以为你占有了我一次,便能做我的夫君。” 嫦娥娇真道。 血天君这时一脸坚定道:” 你会知道我有没有实力做你夫君得,到时不止是你,还有很多仙女,都要做我的老婆。” 听到他这么说,嫦娥没有发笑,显而易见,这样的话,作为一个仙女的嫦娥无需去相信,但是看到血天君的眼神,她竟没有理由怀疑。 第527章《宝莲》天界之乱(六) 天池之中,欢悦声起,众多神仙聚来,为王母生辰庆生。 只见一团彩云从西面飞来,玉帝、王母等众多仙人,都看向了那彩云之上的来人。 ” 呵呵,如来佛祖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玉帝笑着朗声道。 彩云落下,足有近三米高,头上是朱粒得如来脸上堆了笑意。 眼看王母时,如来脸上笑意突兀的没了,眼含深意的说:” 王母,你得脸色不太好啊。” 王母一听,疑声道:” 如来佛祖,为何这么说呢?我好的很啊。”她那如天籁般的娇声,让众仙与如来一起来的众佛都是一怔,这王母向来都很威严,说话怎是如此口气。 如来没有多言,而是看向北面,念叨道:” 他来了。” 玉帝等神仙,都暗道奇怪,如来佛祖今天说话怎么这么让人费解。 然而王母却浑一颤,那北面是广寒所在,而血天君亦去了那里,难道如来知道血天君在这里。 在他话音刚落,王母等神仙,果然看到了有俩人飞来,其中一个便是广寒的嫦娥仙子,而另一个,王母一看,虽然是仙女,但是她依旧还是若离的面容。 ” 如来佛祖,快快有请上座。” 玉帝眼看嫦娥仙子来到,这王母生辰大宴,便是她要舞曲一支祝贺,她来了,这大宴必然要开始了。 只是如来佛祖并未一下,而是盯着嫦娥仙子边的若离,浅声笑道:” 今日是王母生辰大宴,希望不要有事发生。” 看着他脸上得笑,血天君暗叹,这如来佛祖,看来已经识破自己了,只是他为何不当面揭穿自己,还是惧怕自己。 只是随意想了想,血天君不禁暗笑,这如来怎么也是佛界的老大,法力无边得超级强者,既然能识破自己的伪装,必然会有点实力和自己抗衡,而他不揭穿,当然是怕自己疯狂一回,如果开打,他未必能阻拦的了自己杀些神仙。 正当王母招呼着众仙佛入座时,幻化为若离面孔的血天君,却不知该怎么办,自己不是原,只是王母边的一个仙子,哪有权利与这些仙界和佛界的大佬坐在一起。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如来招了招手道:” 王母,让那位仙子与我们同桌吧。” 在他旁的王母一怔,她可是深知血天君的份来路不明,虽与他有了一番难忘的激,可是将一个跟班仙子带在边,岂不是很荒唐。 但是这如来佛祖发话了,她又怎会拒绝,对着血天君幻化的若离娇笑道:”还不过来啊。” 听到她的娇呼,和她一眼春水得迷,血天君暗笑,她这样的暧昧眼神,是个人都能看出异样,那分明就是对人的才会有的眼神。 只是看到她眼神的人不多,而且熟知王母得神仙,也都知道王母边仙子众多,特别是长相出众得,她就是这天界之母,谁又管得了她做什么。 没有犹豫,血天君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王母与如来的中间,他知道自己也不会再过多久,便该换回原了,那时这天池的大乱,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乐声奏响,天池之中的一处平台之上,数名从天而降的仙子翩翩起舞,美衣美容貌美,那宛如天籁般的乐声,和这群仙子的婀娜多姿,顿时吸引了许许多多的眼球。 眼看这些仙子的群舞,血天君暗暗念叨:哼,表演吧,等到了极乐界,你们也要给老子跳舞,而且是不穿衣服的。 大宴在一曲舞蹈之后开始,这天界美食,当与凡间不同,上桌的菜肴和果品,也是血天君从未见过的,但是此等菜肴仙果,若是凡人吃到,就算不能成仙,也会长生不老吧。 也不知是不是修佛之人,不沾荤食,从大宴开始,如来连筷子都未一下,显然玉帝他们,都是见怪不怪了。 而血天君幻化的若离可不客气,既然是普普通通的仙子,她见到这些美食,当然不会客气,于是他吃起来,可没有一点淑女风范。 ” 呵呵,敢问阁下来自何处?” 正吃着的血天君突然闻听到一声空声响在耳边响起,而边的王母、玉帝与对面让他悸无比的观音菩萨,显然都没听到这个声音。 血天君看向了如来,虽然他的嘴从未过,但是可以肯定,这句问话是他所发出。 ” 你管得着吗?” 他的嘴也没,只是那话却出去了,和如来说话一样,王母他们也不会听得到。 看到如来的嘴角抽了一下,那脸上表也有些微妙的变化,血天君不禁暗笑,即便你是佛界老大又如何,今日仙佛两界,大劫必然躲不掉得。 看得出,这如来对血天君所幻化的若离还是有点忌惮得,若不然,他早该出手了。 沉默了片刻,如来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管你是谁,这是天界,三界之恒,还请阁下不要打破它。” ” 哈哈,既然是天界,你更管不着了,等大宴完毕,你还是回你的西方极乐世界去吧,少管老子闲事,不然我让你这如来佛祖都做不成。” 血天君回应了一句。 这次如来在不多语了,也不知是惧怕血天君的威胁,还是在酝酿怎么阻拦他。 大宴到了一半,血天君终于看到了嫦娥仙子的舞蹈表演,与他所猜测一样,这嫦娥独舞,才是这王母生辰大宴上的重头戏。 在她开始起舞时,品尝美食的众仙佛,便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尽皆认真得欣赏着她的独舞。 让血天君很兴奋得是,这嫦娥确确实实是被自己征服了,只见她独舞从开始到结束,那眼神可是一刻都未从血天君上离开。 只是让他有些扫兴的是,那不远处一桌的天蓬元帅,猥琐的眼神也一直盯着嫦娥仙子。 ” 靠,猪八戒,老子的女人,你也敢一直盯着看,哼,真是得不耐烦了。” 血天君暗骂道。 直到大宴进行的结尾,太上老君才命人将他炼制的万神丹,分别派给了每桌。 王母看到侍仙端上来的万神丹,娇笑道:” 如来佛祖,还请你先品尝一下吧,这可是老君炼了不少时日得丹。” 一直未吃一点东西的如来笑了笑,竟然起了一颗万神丹,往嘴里一填,似乎没有咀嚼的就下到了肚中。 在旁的血天君一愣,难道他这么厉害,就看不出这万神丹有蹊跷,还是故意做出个样子给自己看。 他没有想太多,在王母的盛邀下,也拿一颗万神丹填入了嘴中,虽然这万神丹是公孙绿萼炼制得迷丹,但是这经过血天君改良的迷丹,他吃了可一点事都不会有。 ” 老君这万神丹炼制的非常巧妙啊,只是这味道怎的这么奇怪?” 玉帝也吃了一颗,便皱着眉头说道。 这万神丹没被掉包前,血天君已经尝过一颗,没有任何味道,但是吃了后,他到了里面所蕴含的力量。 而这掉包后的万神丹,除了一点点苦涩,可是没有半点力量蕴含得,玉帝为这天界之主,吃的丹妙药一定不少,能尝出其中味道,也没什么特别得。 这时幻化为若离的血天君突然站起了,这万神丹可是速溶,只要入到嘴里,便会溶解,药效也会迅速的蔓延,他可是深知公孙绿萼炼制这些迷丹的独特。 ” 若离,你这是?” 王母眼看假冒的仙子起,脸上出疑惑问道。 就在她问完,那仙子的模样陡然发生了变化,一袭紫色长袍,头红发的血天君终现原型,只是玉帝和观音菩萨以及不远的仙佛,发现时,都已晚了。 在天池上空,突然出现了一团红云,血天君朗声大笑道:” 哈哈,天界之乱……” 何为天界之乱,此人又是谁,当听到他的声音时,太上老君看到边的托塔天王李靖眼中红红得,而另一边得赤脚大仙,也是如此。 ” 这万神丹是假得……” 如来佛祖突兀的站起喊道。 他的声音洪亮,整个天池都可听到,只是他得这句话已经晚了。 血天君形腾空而起,刹那间,天池各处出现红云,奇特的是,那些红云只浮在仙女得头上,刹那间,红云之下得仙女,便被红云所笼。 即使是王母,也不能幸免,她最后看了眼血天君,人已消失了。 与她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嫦娥仙子与观世音菩萨,连同这天池所在的那些仙子,也一同诡异的没了踪影。 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快速,如来仰头惊惧道:” 你到底是何人?” 血天君凌驾之上得气势,犹如一个掌控一切得巨神,轻蔑的看着如来,他冷笑道:” 老子是谁你管不着,你只需管管你周围的人吧,哈哈……” 随着他的大笑,血天君形也已消失,如来还未明白他的话,却看到边的玉帝,突然疯了一样的扑向了自己边的弥勒佛。 在他扑倒弥勒佛得刹那,别处,乃至整个天池的男仙人和男佛,都疯狂了,互相扑倒,互相撕扯着对方上得衣服。 ” 啊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眼见这骇人的一幕发生,如来立刻端起莲指,嘴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让他到更可怕的事发生了,不管他如何使用法力,还是无法让周围的人改变,甚至他看到了自己的两个跟班,已经朝自己扑了过来。 一声惨叫从如来口中发出,可是他这个佛界大佬,却有如凡间毫无缚之力的儒妇,被自己两个跟班撕扯掉了上的佛袍…… 天外有天,一处虚空之境,一道人影陡然出现,只见他挥手间,虚空之中,出现了一片超大的屏障,而里面正是天池所发生之事。 随着他得出现,他后又出现了数位奇装异服的男女,皆看着屏障之内的场景,各个眼中都是惊讶。 ” 鸿钧老祖,这……这怎么可能?” 一个女子娇声道。 如果血天君在此,便可看到她就是自己的宿敌女娲。 为首得男子轻声道:” 女娲,这就是你所说的血天君所为,他并未在那八尺镜中,你被骗了。” 第528章《宝莲》天界之乱(七) ” 鸿钧老祖,这场面确实邪恶无比,但怎知是女娲所说那个人所为?” 一个外形奇特的老者说道,只见他那圆乎乎的脑袋上竟有两个角。 鸿钧老祖一脸严谨道:” 他能避开我的探查,而且现在,他也在看着我们。” 女娲惊讶道:” 他在哪?为何我觉不到他的气息?” 为神一般的存在,女娲与血天君也是打道最多的一个女神,一想到那被掩埋在宇宙一个角落里得八尺镜中,竟然没有血天君,她不但没有惊奇,反而多了一丝让她也觉得奇怪的欣。 此时只见鸿钧老祖扬起手来,一道红云顿时出现在了凌驾于天界之上的众神面前,只是那红云并未变化,而是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 ” 哈哈,女娲,好久不见,你还是如此漂亮,你们神还真是令人可笑,如果我在发现有谁敢跟踪我,我可不会手下留。” 虽然这一句很简短,但是其中表达的含义显而易见,鸿钧老祖眉头皱了皱,其实他一直都在用神识跟踪他,从神雕世界到这里,他从未间断过跟踪,只是看来,他一直都知道。 众神都是不敢在语,显然此人得厉害非同小可,要不然这宇宙开创者鸿钧老祖只需一招,便可要了那人的命。 女娲这时拱手道:” 让我去吧,祸事由我而起,便由我去结束它。” ” 不需要,你去了又能如何,既然挡不住他,就让他横行无忌,看来蛮荒那些魔神,也都知道他的出现了。” 鸿钧老祖淡笑道。 随着他的一声哀叹,他与女娲众神也都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极乐界仙女城城墙之上,血天君俯视着城中乱得仙女们,脸上尽是猥琐至极的笑意。 ” 夫君,这就是你所说的统治天界吗?” 与他一起站立的王母,皱眉道。 而另一边,嫦娥仙子与电母,还有瑶姬母女也都在这,只是瑶姬和杨婵早已知道血天君的计划,却全然不知会是如此壮观的场面。 那城中数万的仙女,可全是天界所掠来。 血天君点头狂笑道:” 我说统治天界,并未说过是要统治那些让我恶心的男人,哈哈,我要的是这些如你一样,如嫦娥仙子一样的美貌仙女,你们以后都是我血天君的老婆。” 只见血天君忽的跃起,从城墙之上向城池之内俯冲而去,刹那之间,他上长袍突兀间消失,与城中数万仙女一样,她们上的长裙也尽数消失。 看着自己赤体的雪白,王母惊讶道:” 瑶姬,这是怎么了?” 看着昔日的嫂子,瑶姬娇笑道:” 姐姐有所不知,在这极乐界,夫君定下了一个规矩。” ” 什么规矩?” 嫦娥仙子这时问道。 电母随即答道:” 夫君所立下的规矩,便是在这极乐界中,所有人都要不穿衣服。” 如此规矩是多么的让人容,但是城中此时的场景,却让王母众人更是激万分。 凡是尖叫哼声起,那便是一个仙女,已被血天君所征服,难道他要将这数万的仙女,全部都在征服嘛。 有些猜测和疑惑,在时间的推移下,会被得到证实,三个时辰已过,城中各处娇体横陈,王母甚至看到,此时的观音菩萨,不是坐在她得莲台上,竟然是坐在血天君的上。 她可是佛界至高无上的佛,早已没有了凡人有的YU,然而此时的观音,却在血天君上起伏,看得出,那不是血天君在,而是她观音自己在上下大起大落。 方恍如梦,梦如涟漪,血天君仰头之际,竟可窥得那天界之上的世界,蛮荒之地,万千魔神匍匐于地,那脸上的虔诚,可谓是遇到顶级力量的存在,才会如此。 ” 夫君,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吗?” 龙凤之巅,血岚与银雪一左一右,各都握着他的手。 与之心相通的两人,也看到了她们那熟悉的蛮荒之地。 血天君松开了她们的手,让她们看到蛮荒之地,他也只是告诉血岚和银雪,自己有这个实力带她们回去。 环视着自己的极乐界,比之初建,这里繁华热闹了许多,几十万的女人,各个世界种类不同的女人,全都分城而居,难能可贵的是,她们之间亲如姐妹。 ” 你们真想回到蛮荒之地去?” 血天君轻笑道。 血岚低下头沉默了,银雪一脸的疑惑,她也在扪心自问,自己回去为何,难道就为了自己是个魔神,去蛮荒之地找回自己该有的份。 好一会,血岚抬起头,目光如炬道:” 夫君,其实我与银雪不是要回蛮荒,并留在那里,只是那里有我和银雪好多的姐妹,我们只想……” 她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仰头笑道:” 老婆的意思,为夫当然明白,至于蛮荒与神界的那些人,我一定会去,只是时候未到。” 这时银雪娇笑道:” 那天界的那些怎么办?” 看着她,血天君轻声道:” 你知道我的手段,但是这天界有了这次大乱,况且那些迷丹一时半会儿消除不了,几日下来,结局可想而知了。” 一想到如来被玉帝、李靖那些神仙群爆菊,血天君想想浑就直起皮疙瘩。 ” 那夫君怎么打算?” 血岚的问题问到了血天君的心坎里。 天界已成这般,他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却完全不是为了统治这个世界,而是为了自己训练的秦霜,虽然他们都是属下,血天君却不想,步惊云三个人失去他。 想了想,血天君朗声道:” 回到凡间,查探秦霜的下落。” ” 预言石壁上,秦霜出现过,看他的境遇似乎不错啊,只是不知那里是哪。” 想到在预言石壁上所看到,秦霜和天下会的一众人,都平安无事,只是他们却处在一个城中,而且似乎已经熟悉了城中的生。 血天君笑道:” 这很简单,这世界没有任何朝代,只有城池和部落,想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在极乐界逗留了一番,血天君便独自到了凡间,对于这里,他自己一个人便可以很多事。 虽有无上力量,血天君却也很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一条大道之上,数量马车从血天君边经过,一看那马车豪华得外部,还有那驾马车的上的盔甲,血天君暗道,这一定是什么军队得。 ” 喂,等等……” 血天君一个闪,跟了上去。 他的话音刚落,那几辆马车竟统一停了下来,就在血天君疑惑的刹那,突然从马车中飞出众多穿着盔甲之人,数十把兵器也都围在了他的周围。 看着直逼脖颈的剑,血天君用手拨开,浅声笑道:” 各位别紧张,我只是想问问路。” 一个面容严峻,那张脸怎么看都像刚出炉的包子一样外形的男人盯着血天君,冷声道:” 问路?找死吗?” 血天君一怔,惊讶道:” 不是吧,问个路便要死,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 包子,别人问路回答人便是。” 马车里传来了一声很好听的女人声音。 原来他唤作包子,怪不得整张脸都像包子。 那包子皱眉看着马车说道:” 九妹,可是我们……” 他的话还未说完,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一个穿着红袍的妙龄女子探出了脑袋,看到血天君时,脸上出了微笑。 ” 你也知道我们在赶路,那便快些回答他的问题。” 妙龄女子用命令般的口气说道。 包子这才看着血天君沉声道:” 快问吧。” 血天君暗笑,你这包子可真是找死,但是妙龄女子如此漂亮,老子就不跟你计较先。 ” 我想知道前面会到哪里?” 血天君问道。 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包子直接说道:” 九霄之城。” 听到了回答,血天君又问道:” 那还要走多远的距离,才能到九霄之城。” 见他这么问,包子语气不善道:” 你去九霄之城做什么?” ” 好像是我在问你问题,你怎么反问起我来了。” 血天君平静道。 他也不知自己去九霄之城干什么,但是既然最近的城池是九霄之城,他必然要去看看才行。 这时马车上的那位叫做九妹的妙龄女子娇声道:” 很远,你要是步行最少要走上半天的路程,你可以跟随我的车队一起过去,一个时辰便可赶到。” ” 九妹,这不妥吧。” 那九妹摆手道:” 有何不妥,快些赶路吧。” 见她回到了马车里,包子警告道:” 不管你是何人,一旦到了九霄之城外,便要下车,也不要说是搭乘我们的马车。” 血天君并未多问,但是看得出,这九妹好像是要出嫁,因为她那红裙就是新娘子所穿。 上了另一辆马车,血天君不禁暗叹,这马车里竟然有四个妙龄女子,穿着也很光鲜,长相也都非常美丽,一看便是陪嫁过去得。 马车开始颠簸前行,血天君笑看着四位小美女,低声问道:” 你们去九霄之城干什么?” 对于这个陌生人,四个小美女有些防备,但听对方询问,其中一个少女回道:” 我们家公主出嫁到九霄之城。” ” 小翠,不许乱说。” 另一个少女轻声娇喝道。 血天君摇头笑道:” 这是吗?我只是一个路人。” 那少女冷声道:” 这些事不是,你却不该知道。” ” 哦?这样啊。” 血天君笑了笑,突然一挥手,顿时马车之内红雾乍起,只是刹那,红雾消散,但那四名小美女的眼神却都浑浑了起来。 血天君又问道:” 你们公主出嫁是怎么一回事?” 那叫小翠的少女应声道:” 我们沙夜部落屡遭九霄之城得侵略,为了保住部落,部落得头领,也就是我们公主的父亲,将公主送给了九霄之城城主暗夜为小妾,以求和平。” ” 原来如此,那你家公主可答应这门亲事?” 血天君又问道。 小翠脸上虽然有些浑噩,表却还是已显黯淡,轻声道:” 当然不答应了,那暗夜可是七八十的老头子,我家公主才芳龄十八,只是为了部落安危,她才不得不出嫁。” 血天君暗骂了一声,只是一想到这是蛮荒时代,部落不敌城池,拿女儿换取和平,也是常有之事。 第529章《宝莲》以相许虽然只是一点点信息,血天君却已可以想象的出,前面那辆马车里对自己微笑的女孩,现在会多么的悲伤。 一挥手间,四个小美女全都恢复了意识,血天君淡笑道:” 你们要睡会了。” 四个小美女互相看了看,谁都不知他说的什么意思,顷刻间四人全都消失在了马车之中。 而下一刻,又出现了四个美人,比起那四个小美女,美了不知多少倍的美人。 ” 夫君,人家终于能和你并肩而战了。” 罗霄看到边的血天君,不禁探手环住了他的手臂笑道。 而和罗霄一起出来的,还有萧麟儿与逍遥琴、晴语,血天君也不知该叫谁出来,只是逍遥琴和罗霄从进到极乐界,出来的次数最少。 萧麟儿则是剑化,有她在,血天君倒也可以省了许多力。 血天君轻着罗霄耳鬓得发丝,轻声道:” 叫你出来,只是让你散散心,不为别的。” ” 那我还不如在极乐界里呢。” 罗霄撅着嘴说。 血天君笑了笑,确实如罗霄所说,凡是在极乐界住上一段时日的,就不会在想回到外面的世界,虽然可以见到很多人,比起极乐界里的生,却要少了很多很多的乐趣。 萧麟儿这时问道:” 夫君,刚才那死胖子对你不敬,为何不杀了他?” ” 现在还不用,我还有许多事要做。” 血天君一脸神的说。 萧麟儿四女却都疑惑,以血天君的脾气,那胖子早该死上一千次了,而他却没有杀,但是一想到血天君的手段,四女却又笑了起来。 站起了,血天君轻声道:” 好了,你们就在这等着,麟儿,你看过那四个女孩的模样,我去前面看看。” ” 是,夫君。” 血天君在马车内消失的刹那,萧麟儿笑看着罗霄。 见她一脸暧昧,罗霄奇怪道:” 麟儿,你没事吧,干嘛这么看着我?” 萧麟儿摇头笑道:”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变成别人的模样而已。” 听她这么说,罗霄拒绝道:” 我就是我啊,变成别人干嘛?” 她刚说完,看到对面得晴语和逍遥琴早已不再了,而是那四个才进入极乐界的其中两个。 ” 这是怎么回事?” 罗霄也算是极乐界中难得一见,不会武功得女人,但是她却有着别人没有的统治能力。 逍遥琴调侃道:” 霄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夫君让我们变成她们的样子,是有所安排得。” 罗霄恍然大悟,这才让萧麟儿,将自己变成了那四个女婢其中的一个。 ” 死,不死,死,不死……” 一片片布条碎落于地,而那撕烂布条得妙龄女孩眼圈红肿,滴滴泪水从她眼角落。 当最后一片布条从她手中落下,即要落到木板上时,那木条竟静止住了,这奇妙的一幕,顿时将这女孩吓了一跳。 在被这奇妙的一幕惊吓到时,他也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才得以没有尖叫出声。 看着那木条升起到自己眼前,女孩更为惊愕,只是一小会,她便在想,难道这是上天安排的,不让她死。 可是自己要嫁给的人可是个奇丑无比的老男人,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劫数嘛。 ” 不,我应该死得。” 女孩拿出了一把匕首,闪着银光且很锋利的匕首。 匕首放到脖颈时,女孩却到布条围住了自己的脖颈,但是布条就是布条,锋利的匕首可以轻易得割断它,割破自己的脖颈。 下了决心的女孩,闭上了那双美眸,狠狠的将匕首划了一下,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她知道那是血滴到木板上的声音。 仿佛过了许久,女孩竟然到自己没有一点痛楚,为什么会这样,割破喉咙,不应该很痛的嘛。 于是她睁开了眼眸,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她的嘴巴再次张启,尖叫声并未响起,只是一张大手捂住了她得嘴。 ” 你还不能死。” 面前的男人低下了头,垂着那好看却又妖异的红发,一脸微笑的说。 女孩摇了摇头,眼泪再次落。 血天君轻笑道:” 好姑娘别哭,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这么闪亮,这么美丽,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糟老头得。” 被他的手轻着脸,女孩的脸顿时红了,看着他坐在了自己的边,女孩更为紧张。 那外面跟随的可都是自己部落的英,他是怎么做到的,是怎么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得。 ” 放心,只要你答应我不乱喊乱叫,我不会伤害你,而且我答应你,只要你听我得,我会保你不嫁给你绝不愿意嫁的人。” 血天君一脸认真道。 女孩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血天君这才放开了手。 ” 你叫九妹?” 血天君轻声问了句。 女孩点了点头嗯道:” 我在部落里排行老九,所以我父亲就给我起了九妹这个名字。” 血天君冷哼道:” 别提你那个混账父亲,拿女儿的一生幸福,去换取自己部落的安危,算什么父亲。” 九妹急道:” 不许这么说他,他……他也是为了我们整个部落的安危。” ” 是吗?那他为什么不让你姐姐来替你。” 血天君气道。 来到这些世界,什么事血天君都见过,卖女儿他都见过,但是那些卖女儿的父亲,早下地狱了。 九妹低下了头,她也在疑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让那几个没出嫁得姐姐们嫁给九霄之城的老城主,而让自己来。 看到她失落的表,血天君突然揽住了她的香肩,轻声说:” 放心,这一切都不会成现实,你一定很少出门吧。” 不知他为何这么说,九妹娇声道:” 嗯,我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部落,没离开过我父母边。” 血天君一脸轻松的笑道:” 那就把这次出嫁当成一次旅游。” ” 旅游?” 九妹挑眉道。 知道她听不懂,血天君浅声道:” 就是看看沿途的风光,顺便看看九霄之城里的热闹,还有,就是那个死老头必须要死。” 九妹一怔,娇声急道:” 你可不能乱来啊,九霄之城的势力庞大,我要是不老实的嫁给城主,我们部落会遭殃得。” ” 可是你刚才要选择自杀,难道就不怕九霄之城发难你的部落?” 血天君凝声道。 血天君这么一说,九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想到了轻生,如果那样做,部落将会遭受到毁灭XING的打击,到时九霄之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灭了自己的部落。 九妹突然盯着血天君,问道:” 你有把握杀死那个糟老头吗?或者说,你可以帮我,阻挡九霄之城对我们部落的侵占。” ”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血天君一脸邪气得笑问道。 看着他的表,九妹并未到厌恶,反而娇真道:” 因为你是我哥哥。” 血天君轻笑道:” 我何时答应过做你的哥哥了?” 他不禁暗笑,这九妹着实聪明,这个时候认自己当哥哥,她在赌,赌自己是个可以救她的人。 ” 你救了我,便是我哥哥了。” 九妹天真无邪的说道。 血天君猥琐的笑道:” 自古以来,英雄救美,不都是美人该以相许英雄嘛,做哥哥有什么好处,我才不干呢。” 九妹的脸一红,娇真道:” 你,如果你帮助我和我的部落,我一定让父亲厚礼相赠。” 摇了摇头,血天君不屑道:” 我视金钱如粪土,在我眼中,只有美女。” ” 你真卑鄙。” 九妹嘴上这么说,却丝毫没有生气。 相反这个奇怪的路人,给她一种很奇怪的觉,至少这个男人,是她九妹所见到的男人之中,让她第一眼看上去,不会产生厌恶的男人。 血天君笑道:” 我可不是卑鄙,像你这么美的小美人,也是该到了出嫁的年龄了。” ” 我有心上人了。” 九妹知道他在故意开玩笑,随即说出了这句话。 她以为血天君会失望,让她没想到的是,血天君毫不介意的说:” 那又如何,你的心上人,跟我比起来一定差太多了,像我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这个世界少得可怜。” 九妹娇笑道:” 你怎么这么自恋啊,难道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 ” 天都在我手中掌握,何况人,呵呵,我这人帮人从不会空手帮,得不到好处,自然不会帮,只是看你如此善良,我且帮你度过这个难关,至于那个九霄之城,和你们部落得事,我不会手得。” 血天君认真道。 九妹刚张口,血天君又说道:” 不用说了,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他的语气如此坚定,九妹知道说什么也无用,只见她低着头,脸红红的娇怯道:” 你刚才说的可是当真?” ” 什么话?” 血天君疑惑道。 九妹急道:” 就是你刚才那句话,英雄救美,美……美人要以相许于你。” ” 哦,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血天君说话还从来没有食言过,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只是为了换你的幸福和你部落的安危,那就免谈,我可不想一个不我的人跟在边。” 血天君说着站起了。 见他要走,九妹忙问道:” 你要去哪?” ” 回后面的马车。” 说着,血天君形陡然消失在了车厢之内,在九妹出惊惧表时,马车前面的帘子亦被拉了开。 只见自己得随从双眼奇怪的在车厢内看了看,才问道:” 公主,刚才你在和谁说话?” 九妹眨着可的美眸,娇声道:” 没谁啊,我在自言自语呐。” 那随从脸的疑惑,却不敢在多问,急忙又退了出去。 九妹拍了拍心口窝,暗叹一声好险,可是令她惊讶奇怪的是,那个血天君到底是何方神圣,来无影去无踪,他刚才离开,显然是知道自己的随从要进来。 这样一个神莫测的人在边,九妹也不知是好是坏,她却在心里暗道,这个俊逸不凡且有些色色的男人,对自己一定是没有恶意得。 回到了后面的车厢之内,血天君并未隐瞒,将这支车队赶去的目的地和他们要去做什么都说了出来。 只听萧麟儿气愤异常的说:” 夫君,把她抢过来。” 第530章《宝莲》落红听到萧麟儿四人的意见,血天君笑了笑,他当然不会让这个九妹,真的成为那九霄之城城主的小妾,救是自然要救得,但是血天君另有计划。 ” 喂,你该下车了。” 马车在行驶了半天路程后,终于停了下来。 这时那个该死得胖子再次出现,拉起了血天君所在的马车帘子,冷声说道。 血天君对他笑了笑,直接跳下了马车,萧麟儿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秀剑,看她脸上表,逍遥琴连忙按住了她的手,冲她摇了摇头。 ” 在往前面就是九霄之城,你若是想去,就自己步行去吧,但是别说我没提醒你,像你份不明,小心被城外的守卫砍了脑袋。” 虽然这包子说话给人一种很冷的觉,可是血天君却听得出,这话中还是有些关心的,或许他只是不想自己这个陌生人无辜送命吧。 点了点头,血天君朗声笑道:” 放心,我这人命大得很,要是死,早该死了,现在都不死,我以后也不会死。” 当他踏步向路边走去时,九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 哥,不,那位朋友,你真的打算进城吗?” 九妹急匆匆的下了马车。 她可不能就这么让血天君离开,要是她走了,那他说得那些话,岂不是都是骗自己的。 她到了血天君近前,十几个与她一起来到九霄之城的随从立刻围了上来,包子更是拔出了兵器,小心的盯着血天君。 ”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退下。” 九妹突然娇喝了一声。 包子皱眉道:” 公主,可是我们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 九妹冷声道:” 是啊,保护我的安全,把我安全送到那个糟老头子的怀抱里,我不会跑得,放心吧,都给我到那边去,我和他有话单独说。” 这句话一出口,那些随从皆都低下了头,他们都是看着九妹在部落中长大,如今将她送到九霄之城,包子和其他随从也知道是什么事。 ” 都退下。” 包子摇了摇手说道。 十几个随从退到了马车边,九妹才压低声音说:” 天君哥,你不是骗我的吧,你说过要帮我的啊。” 血天君轻笑道:” 是啊,我答应过你了。” ” 可是你离开是什么意思?” 九妹疑惑道。 探手在她耳鬓撩起了她的发丝,血天君一脸神道:” 等你到城里自会知道,对了,你边的四个女婢都不错,有什么事告诉她们,她们可以在城里找到我。” ” 天君哥……” 九妹刚想再说什么,却见血天君的形竟然在面前消失了。 但是她丝毫没有惊惧,只是包子十几个随从都跑了过来,围住了九妹,并紧张的看着四周。 包子更是一脸惊惧的问道:” 公主,刚才那个路人呢?” 九妹挑眉道:” 什么路人?我没看到。” 说完,她直接进了马车。 留下了一脸狐疑的包子,他可是和自己那些兄弟,真真切切的看到那个上了马车问路得人,就在九妹面前,一眨眼的消失了。 ” 老大,是不是妖怪?” 一个随从看向包子惊异道。 包子呵斥道:” 放,都给老子护好了马车,公主的安全要是受到威胁,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看着眼前得城池,血天君不禁暗叹,这虽是蛮荒时代,但这城池却非常的壮观,如此庞大的城池,简直就是一个小国家。 城门前,果然有不少的守卫,每进去一个人,或是马车,都会被严格的盘查。 一直在城外到天暗,血天君才,避开了城墙上得守卫,进到了城池之内。 吵闹得街道,各处可看到卖物品的摊贩,热闹非凡的夜景,也是这个城池的特色之一。 血天君并未停留,打听了城主所在的城主府之处,便赶了过去。 ” 夫君,我已查探过了,这城主叫做暗夜,是个糟老头子,城中有守卫十万,另外在这九霄之城北面,还有百万兵驻扎在外……” 一条暗巷内,萧麟儿向血天君回报着搜索来的信息。 血天君点了点头问道:” 那九妹呢?” 萧麟儿回道:” 夫君放心,有逍遥琴和晴语守着,不会有事得,只是她明日便要嫁给那糟老头了。” 这点血天君也知道,九妹已被送到九霄之城,那么明日,这城主暗夜必然会迎娶,而城里到处张灯结彩,显然是早有准备了。 盯着萧麟儿腰中悬挂的宝剑,血天君平静道:” 它杀人了。” 听到血天君的话,萧麟儿轻嗯了一声说:” 九妹的守卫敢如此小觑夫君,我自然不会让他们着回去。” 她的手段,血天君很了解,那个包子一直对冷言冷语,血天君也不会饶了他,只是没想到萧麟儿下手这么快,他们还在城池里,就给全部解决了。 ” 既然如此,今晚你们和九妹在一起,我出去一趟。” 血天君本想进城池,却想到了另一个计划。 看他要走,萧麟儿疑惑道:” 夫君要去哪?” 血天君回笑道:” 九妹得部落,去将你杀的那些守卫头颅取来。” ” 额?夫君,要他们头颅做什么?” 萧麟儿更闹不明白了。 虽然跟随血天君这么久,可是萧麟儿还是其他女人,都完全猜不透血天君到底想什么,除非他自己说出来。 一脸的险,血天君沉声道:” 挑拨九霄之城和卡布部落。” 简短的一句,萧麟儿已经知道血天君的用意了。 于是萧麟儿回到了城主府,到了自己杀人抛尸之地,又将他们的头颅全部割下,找了个木箱装了进去。 杀人与取头颅,对于萧麟儿没有任何的影响,她只知道,血天君安排的事,她就必须要完成。 见萧麟儿单手举着木箱出来,血天君不禁有些错愕,一想到那守卫最少有三十个,也只有这大木箱,可以装下这么多的头颅。 ” 回去告诉九妹,守卫被城中侍卫杀了,让她不须担心。” 血天君轻声说了句,头也不转的走进了黑暗的巷子,而萧麟儿单手举得木箱,也在血天君消失的刹那,从萧麟儿手上不见了。 来到这九霄之城,用了半天的时间,而血天君从九霄之城到九妹的卡布部落,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扛着木箱行走得血天君,也引来了围观。 ” 喂,你是谁?这里是卡布部落,陌生人不可以进去。” 周围一处旷野,部落就是部落,到处都显得很空旷,篝火燃烧得夜,使得整个部落,看起来有些神。 血天君脸上蒙着一块黑巾,眼看着围着自己得几个持兵器的壮汉,笑着说:” 我是九霄之城过来得,城主命我送给你们部落族长一份大礼。” 几个壮汉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说道:” 把箱子放下,我们要检查检查。” 他们都很惊讶,这么大的一口木箱,一个人竟然扛在肩上,而这人脸上毫无变色,更不气喘,即便是空箱子,一个人也很难扛着。 摇了摇头,血天君冷声道:” 你们还不够资格,带我去见你们的族长便是。” 几个壮汉再次互相看了看,但是这次谁都没在说话,也应验了血天君的想法,九霄之城的人,来到这部落,越强势越好,他们部落本来就惧怕九霄之城。 ” 族长此刻应该休息了,我先去通知一下。” 一个壮汉转就要回部落中心。 可是血天君怎么会在这等着,只见他跃起,几个弹跳,便已进了部落的中心。 他的出现,还有那肩扛的大木箱,奇怪的打扮,顿时惹得看到他的人尖叫落跑,声音顿起时,也引来了更多的部落人。 环视着周围持着兵器赤着上的部落男人,和那些穿着布条尽显美丽姿得女人,血天君突的将大木箱放到了地上,发出了砰的一声炸响。 ” 卡布,出来见我。” 血天君大吼了一声。 卡布就是这个部落的族长,也是九妹的父亲。 ” 哼,族长的名字是你可以叫的吗?” ” 不管他是谁,杀了他。” 周围开始了呼喊,然而只有叫嚣,却没有一个敢冲上来得。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让呼喊的部落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只见一个穿着白裙的美妇拨开了人群,径直走到了血天君的面前不远,凝眉问道:” 你是谁?” ” 九霄之城的人。” 血天君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冷声道。 这美妇点了下头,问道:” 不知你来我们部落有何事?小女不是已经到了九霄之城嘛。” 她这么一说,血天君笑了,原来这个美妇是九妹的母亲,怪不得长相与九妹颇有几分相似,但是这美妇却要比九妹好看了许多,不管是脸还是材,都是很腴的那种。 ” 是到了,但是城主命我过来,送给卡布族长一份大礼。” 血天君指着木箱说道。 美妇脸上出了疑惑,血天君早让萧麟儿了解了九霄之城和这卡布部落之间的事,那暗夜绝对不会回赠部落任何礼物,九霄之城的实力庞大,大到可以轻易灭掉这个部落。 所以九妹母亲脸上的疑惑,表现出来也很正常。 这时她回头看向了一个部落中人,那男人立刻走到了木箱前,打开了木箱,在他打开木箱并往里面看去时,却听他一声尖叫,整个人瘫的坐在了地上。 血天君也看到了,那木箱里并排放着三十颗头颅,每个人都是死不瞑目得睁着双眼,这样的恐惧,他没有一点惧意,可是普通人看到,不吓瘫才奇怪。 随着他的尖叫后,更多的人过来看了看木箱,当看到木箱里的头颅时,每个人都吓得惨叫退的很远。 ” 他杀了我们的人。” 一个男人指着血天君大吼道。 只是他的吼叫,并未引起其他人的共鸣,谁也不敢对这个自称来自九霄之城的人怎么样。 美妇盯着血天君,颤音问道:” 为什么?” 血天君冷笑道:” 因为他们该死,你们部落的人都该死,我们城主说了,三日后,他还要你其他的女儿,如果不送过去,后果和他们一样。” ” 他不守信用。” 美妇咬牙切齿道。 ” 哈哈,只能说我们九霄之城比你们部落强大。”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云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官网】《神雕风云 》(未删节526-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