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女子私密会所小说】《王府春·卷二 》(4-5)

《王府春·卷二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04章 沈家事岁月一晃又是好几天,今天二少无聊的走在大街上,刚想到一旁的茶馆里有喝茶听曲儿,眼儿一撇,发现不远处的匾额上写着“沈府”二字的四合小院门旁处一左一右站了两人,十分的健壮,一黑色的衣服,整体打扮是干净利索,但总是觉二人均是一幅无赖、二流子的扮像。他很疑惑是这什么况,这“沈府”不用问就是本书主人公二少表叔沈中的家。心头些迷糊,不过心间隐约的觉,这沈府要出事,估计跟那天无意“碰”见表叔沈中这个老小子有关。不会是又欠人家钱了吧!!出于理,都应该去看一看、管一管、帮一帮。“唉!你别说,这家的娘们长的倒是不错,小脸儿真是贼巴俊”“是啊!要不是老大让我们来看着门,真想再多看一眼”“没错,老子的黄脸婆有这姿色,你~~”两人个二流子一边看门一边说,当他们发觉到二少到来是刚才有些猥琐的神色就是一变,不过看二少的富公子的打扮那凶狠的脸色略收敛了一些。“去~~去~~没看见~~我们这~~”这俩个人有些不耐烦的挥着手儿,没一会却又变了另一幅神色,“小兄弟,找我们老哥俩什么事”。“对啊,对啊~~~这位小哥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他俩当然是要笑脸相迎了,因为看到二少很和善的从兜里掏出两枚大洋,在光照耀下明煌煌,是多么的炫人眼帘。“俩位大哥,这发生什么事了”二少也不废话,只接将这两杖银洋“啪”两下啪塞到其中一人手上。“当然是讨债了”那人也到是很识趣,分出一杖给同伴,把银钱儿放在嘴前,长呼吹出一口气。让银洋发出“嗡嗡”脆响,又贴近耳朵上听着那人世间最人最诱人的声音,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什么债了”“赌债”“谁的赌债,看来这债,倒是挺多的,不然不会让二位大哥在门外看着的”“公子,说的对”确认了钱的是十足的真,说话自然又客气了许多,“这家男主人欠的赌债就是,喏,这个间宅子”一撇嘴抬手腕儿指了指这宅子。“啊”二少瞪大眼睛,看着这沈宅。顿心中一阵无语,表叔这老小子玩的可真够大的。“不光是房子,还有自己老婆”另一人在旁话,又轻叹了声“赌博不是好东西,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二少一听急了,这是怎么个话,宅门主人的老婆,那不是自己的,听到这没多少废话直接闯了进去院子里去了。“我说,唉~~唉~~”守门的俩人一看这可不干了。“我说小子你,怎么往里闯,懂不懂~~”一看二少传过亮家伙了,是一柄洋枪搛在手上,指着他们。“我说公子,别冲,你有枪,我们有人,真的打起来谁都不好”都是混江湖的讲的是规矩,也有几分血。二少也知道自己有些莽撞了,也没指望手里的玩意儿能把他们给镇住,也只是笑了笑,抬关手儿“啪啪”向天上开了两枪。这时院中大堂里的人也听到了静了出来,肥的黑衣大光头,脸的横,络腮胡子更是让他又凶恶了三分,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没看二少而是直接对两个手下说:“我说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看门的,想挨削是不”“不关他们的事,是我闯进来的”二少吹了吹枪口,然后慢悠悠的收了枪,在这世界上有些人是要钱不要命的,自己现在家又多,钱又很多,真没有又必要招惹他,说白了犯不上。这时听到枪响声的,沈家婆媳也从屋里出来,只是两人都是双眼微红,好像哭过一般,看见是表侄子(表外孙),两人眸中的欣喜之色一闪而过。光头儿,在原地看了二少几秒,随即手儿一挥示意,让手下们小喽啰们退下。二少拱了拱手“在下王田”头光皱了皱眉头也拱了拱手说“庞大虎”二少没有多余的客套,制止了要开口的沈家婆媳,给了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庞哥,我知道了解的差不多了,说吧多少钱”。“500大洋”庞大虎说出了他的价格。“啊~~”二少微皱眉头,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旁的表婶沈夫人听到这个价格,不由的娇呼一声“条儿上不是定着:人100银元,宅子200银元,怎~~~”“沈中逾期很久了,多出的算是利息,没得谈”光头儿说出自己的理由,大眼盯看着美艳的沈夫人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现在条子在自己的手中,就算尝不到也要卖个高价钱。沈夫人被那光头贪婪的眼儿一看,就觉自己浑车不舒服,又可怜巴巴的看着二少。 “200大洋”二少说出自己的定价。 “什么”那光头一下子有些火了,这小子涮我,光本儿就300大洋,自己没赚到反而赔了100大洋。 沈夫人虽然对于自己像货物一样的在两个人讨价还价有些羞愧,但是,实事就是这样一般,自己已经变成了货物,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看到大的侄儿居然这么狠,他这样态度是要摆平的样子吗? “只要人,不要房子”二少说出他的原因,看着婆媳言又止的样子,二少只是回以淡笑,示意一切有我。“这~~”那个光头明显一愣,又想到了什么,是啊!看这小子打扮富子公子的样子,应该不缺房子,既然然这样,不如,他还想再多要一些,说明了他还想把沈夫人的价再提高一些,虽然这些钱给自己也是够多了,赚了不少,但是他还想嫌得更多,能多宰就多宰。“就是这个价,答应立马就跟我取钱,要是不愿意可以公堂上说去,我跟县长大人还算有几分熟络”光头一听公堂,讨价的心思就淡了一半,虽我自己有抵押书在这儿,但没有说逾期的事。算了,这个俏娘们美是美,这些钱,都抵县上个头头牌钱了,自己也白赚了100大洋,翻了两倍,可以了,再没美娘们,也是做的。“我还有一个条件,拿了我的钱,以后你们不能再借给沈中半分钱让来,让他去赌博,这应该没有问题吧。”“好”光头也不迟疑,反正沈中这个老子小已经被自己榨干了 ,也挤不出什么油儿来了。“那先请庞大哥,先在门口等我一会儿,我要跟姑,婶子一两句”“好”光头汉子没有迟疑,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再说了欠条在自己手里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小田,这宅子”沈家的太夫人,二少的姑,拉着一旁还有些惆怅不语的儿媳言又止,这~~这毕竟是自己的祖宅子,怎么能不赎回来。“我知道,姑,婶子,你们放心宅子是死物,它在这儿跑不了”“这~~”在这况下太夫人知道不能再提要求什么了,只是她还想再让这位小侄孙儿多出手,再帮一点儿,再出些钱儿,她知道王家不是出不起。“我知道,但我不知道中叔他还又抵了什么或者又重抵了什么,一宅抵二人”二少对太夫人说完,又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旁儿媳沈夫人。沈母和儿媳沈夫人心里一惊,领会到了二少意有所指。是呀!中儿将自己的老婆卖了,会不会一货卖两家或三家,这不好说了。虽然,她们不想相信,但是实事就在眼前,中儿这个读书人已经沦为赌徒和烟鬼了,还有什么不能做出来的。二妇听到这话玉颜上恨恨无言,真是哭无泪。“好了,这事给我处理下吧,姑、婶子你们再等我一会,我去取钱,你们也不是外人,你们先到我们家里住一段时间养养心。正好和娘她们多聊聊天,这些天她们正天抱怨没有说话聊天的人儿”。“好吧!”二妇对视了一眼,只能这样了。 二少对此只能轻叹一声,走到了门外领着光头去取钱了。走时光头嘱咐俩个人要好好的看着宅子,说白了是要看住人。取完钱,就放人封宅子。“婆婆”沈夫人眼红红的看着太夫人。“唉!收拾一下,准备去王府住一段时间,再说了王府比这儿好多了”*******二少请光头到了自家的店铺,先他到会客厅坐一会儿,让店中伙计上茶,告罪一声,去了账房。光头喝了悠然的喝了一口茶,这时看到二少拖了个盘儿出来,用红巾儿盖上。“庞大哥,这是大洋五百”二少坐了下来,把那红布儿揭开。光头有着微皱着眉头不说话,不过眼光中闪出贪婪的神色,看着六卷柱形的有油纸抱裹一百个大洋一卷的的银卷儿。“什么意思,我想把那宅子也给买过来”“啊~~”光头有些无语。“好”对于这样的豪少他没有迟疑,这小公子哥儿真是行为怪异,先说要人,现在又要房,反正谁在乎钱多。“庞大哥”二少一把拽住了要拿钱的手儿“不过这话咱们,先说好,宅子的事,你不能说出来”。光头汉庞大虎眉头一皱,不明白二少这个葫芦里要卖什么药。“唉,不给我中叔点教训,就不知道痛。”二少轻轻的说了这一句,也好似解释了什么。庞大虎明白了“好,有义,就冲这个你这朋友我庞某人了”“好”二人对视一眼相互畅快一笑。第05章 卖母月儿已经黑了,二少面有醉意,脚步轻浮的朝自己家走来,取过钱,从庞大虎那儿拿到了欠条。于是,会做人的二少就请庞大虎和他的手下到酒楼里喝了一场。也算是宾尽主欢,自己又请他们到青楼给了他们三十大洋让他们乐呵乐呵一夜明天再走,自己则对这些没有兴趣。在回家的过程中,随着轻的风儿吹着,二少酒意清醒了了几分,他看见自己府门前有个人在那儿来回焦急的走着。二少上前一看,乐了,认出他来了,这不是中叔吗?“大侄儿,你总算是回来了”看着摇摇晃晃的二少,沈中一把上前搀住了他,此时这位表叔的态度举止亲热劲真谓是比亲爹还亲。“你怎么不进去”二少有些揶揄。“舅母不让我进去,我让人通知你姑和婶子出来”“哼”二少冷哼了一声,有所不屑,把手儿抽出了出来。“这,我知道,你把你婶子的卖契买回了”“是,怎么样”“这~~你给我,我~~~”沈中低着头儿不看他。面色羞红语气喃喃。“不行””啊,什么,多少钱我出,但她是你婶子,你”“你,什么,你,再给你再卖了,我可出不起第二次的钱”“话不能这么说,我说大侄子,我保证我不会有下次了”二少醉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并不相信他所谓的保证。“哎,先让婶子跟姑先住在我这一段时间,也不是外人”“她们住在这儿了,我呢?”“你去哪儿去哪儿,我不管”“我们是亲戚,你太狠了”“我就这样,怎么了”二少也是气坏了。沈中这个老伙计怎么,怎么会变成这个今天这个样子,这么无赖,无能、也就罢了,还把自己老婆给当了。这其中一大部分原因是他醉酒,对于这个表叔尊敬的心本来就没有多少,喝了酒之后,酒上头,这尊敬之心就相当于零了。当然了,从小表婶跟自己也是很亲的,也有想为表婶出口气。“好~好~,你确定,卖契不给我是不”沈中也是气坏了,跟自己小辈儿装孙子这么久,这小子还是油盐不进。“不是不给,而是给钱就放人”二少说出自己的条件。“我先欠着,等我有钱再给你”“不行,见到钱才放人,不给钱不放人”“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那天借我的钱,你还了吗?”“你~~你,小畜~好好”这两个人火药味十足,并没有发现大门后面刚到来的沈家婆媳,这两个人虽然很气恼但还是偷偷走了出来要来看一看沈中毕竟是一家人,刚到门口旁,没想到会听到这一出。沈家婆媳刚想要出去劝解,又听见沈中气极的的声音。“哼!你能把我媳妇给买下来,怎么不把我娘给买下来”一听这句话儿,大门一旁的太夫人心儿就是一颤,脸色气得发白。“好啊!你说多少,我给”“300大洋”“好”二少没有迟疑,叫门房的人拿来纸笔和朱砂,沈中也是倒驴不倒架,先是一愣。牙儿一咬,写了出来,不一会儿,大拇指沾朱砂往写好的条子上,这么一按。沈母已经说不出话儿来了,仿佛没有力气一般,如果不是一旁的儿媳扶着。早瘫倒地上了,沈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于是扶如无骨一般的婆婆到一旁不远的小凉棚儿藏了起来,夏天木茂,不注意看是看不到人儿的。这两个大小混,在说什么,二少把卖母契拿在手里,一下子那点火器醉意就没了,他是没想到,没想到,也是随即心一狠,吩咐门房快带他到账房,取完钱赶紧让他走人。这是时刚走进门没几步的沈中又回过头儿看了二少一眼,二少顿时轻松了不少,这老伙计知道自己过火。“你跟我娘她们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沈中是后悔了,不过回头看那个小混自得的神色,于是他又改变服的请求,晚上影影索索,灯光昏暗,他并没有发现旁边凉棚内藏着沈家对成熟娴韵的婆媳。“好”二少是咬着后槽牙应了下来,“慢着,那个什么时候还钱,表婶她们就什么时候走”“哼”沈中头也不会的跟着门房去找账房了。“咝咝”二少气冲冲的在原地踱步几圈。低沉“啊~~”了一声,停住脚步,把那手中的契纸儿撕成了好几块,又突然停了下来,又把碎纸揣兜里:“唉,算了,这样也好,中叔这应该能发奋图强,痛改前非”“好好的日子,好好的日子”二少轻语的嘟囔着,没有看到在月光凉棚藤叶影儿一下的沈家婆媳。“唉~~~”二少又是长叹一声,是时的看到的沈中已经从账房的的方向出来了,手儿里抓到一上个沉甸甸的灰色布袋儿,不有问,那里那装是的300大洋了。“我说中叔”二少一边说一边掏着自己的口袋,要上前去把那撕碎的条子,还给沈中,得你更硬,我服了。可以了吧?“不送,我走了,她们先放你这了,等我回本再来接她们”没想到沈中不理不睬对着二少,就那么头也不回出了院门,之后来了轻飘飘的这么一句。二少苦色的一笑,站在门口看着沈中的那在月光下极速模糊的背影说道:“,你很好,好,TMD你说这叫什么事”沈中也想了一下这叫什么事,不过又一想,自己无分文,只能先拿了这300大洋当资本,等反了本,再把钱连本代利一次的还过来,再说,王田这个小仔子,是自己侄子,能把他姑跟婶子吃了。他耳边又仿佛回响起赌坊色子的声响,想到在赌场上大杀四方,从300大洋变3000大洋,又从3000大洋变30000大洋,对老话说的好有赌不为输。 仿佛真有30000大洋在自己眼前,沈中又仿佛看见了侄子王田来到自己前的不好意思的讪笑讨好,还有一些平时看不起自己带“狗眼”之人来前谄巴结自己。 这种赶紧拿钱,赶紧翻本的念头在的脑子中一旦形成了,它就时刻迫使着这位沈中沈大爷,不知不觉的走进更深的深渊,更不能回头的深渊。当二少叫他的时候,他没有回头,他知道刚刚说是气话,这小子知道这事做的不是个事,但是他一反悔,自己刚到手时300大洋的照理也就不能在留在自己的手里,就算留也不会留这么多,打死也能留下一半,但是现在自己没地方住。还有老娘跟阿丽照这个况自己也是接不到,就算是接来,也要钱找房子暂住。钱一少这不就耽误自己回本吗?不行,快走。二少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大,算了,王家家大业在的多俩女人也没有什么。轻笑一声走了他是走了,却留下了凉棚里两对伤心、无语、痛心的两女,对视之中,都含苦色。沈母一阵气苦,原来想来见面之后要好好的责骂儿子,没想到还没有到儿子前,这对表叔侄,狼心狗肺的几句话儿就把老娘,亲姑也给易,“沈中,沈中,狼子、狼子”尽管在在儿媳的扶持下,那儿也是气的抖抖缩缩。沈夫人闻言也是死心,虽然沈中现在变的越来越不像样,但对婆婆还是很孝顺的,平时对自己也算不错,但是他先把自己给卖了,了夫妻份,又把婆婆也给卖了。连这点孝也没有了,他真无无义,不仁不孝,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唉,今后如何是好,淡淡的忧思围绕在两妇的心上···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4_25 10:19:41编辑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4_25 10:19:55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女子私密会所小说】《王府春·卷二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