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男朋友弄湿我还问我哪里难受】《王府春·卷二 》(2-3)

《王府春·卷二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02章 途中事 送别的王家的二少爷,诸女也散去。 中院内西厢房的里的沈夫人正坐在红木做的梳妆台前,愣愣的看着那个叫西洋镜的的圆镜子,这可比在沈家用铜镜清晰多了。只是她有些无神的盯着那镜中的妇人,好像要看出儿来,她还是脑子乱糟糟了,就算是刚才出去送别二少这个小混,她也是下意识的的到最后面,不敢看自己的婆婆。“丽儿,你怎么样了,好了吗?”一声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是的是沈家太夫人到了门前。“我没事的婆婆”虽然这样说但是镜中的玉人儿还是没,明显的不知道自己如何面对自己的婆婆。 “好了,我叫厨房的下人炖好莲子汤,你把门开开,喝点”“不用~~我,那好吧!”沈夫人朱儿一咬,下定了什么绝心。 打开了门,太夫人先将炖盅放到了桌子上,又回把门“咣”的一声又关上,看来这对美艳的婆媳要说什么私房话。“婆婆,我一会就好,不用这么烦,您先坐”沈夫人示意自己婆婆先坐下来,自己则站着,做好小媳妇听恶婆婆训示的姿态,虽然刚刚才有决心,但是面对这种场面,自己又是心荒起来。她喑暗的骂自己没用。“丽儿,我知道你是心病”“婆婆,我~~”沈夫人站在一旁要解释什么,只是被自己的婆婆一抬手给打断了。“你先不要说,先听我说”沈夫人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个跟自己的一样,温婉的婆婆不会说什么伤人的话语,但还是心中一惊。“嫁进沈家来,这些年你也受了不少若” “婆婆,我”沈夫人刚想说自已‘生是沈家的人,死是沈家的鬼’可是话到了口怎么也说不出来。太夫人做为女人,尤其跟自己儿媳相处这么久,彼此都相互了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这不怨你,要怨就怨我这个当娘的没有”说着沈太夫人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莺语中带泪音。“婆婆,你不必自责,这~~这~~”“你别安我”沈太夫人摆摆玉手,又抹了下红通通的眼角。“其实这都是很清楚的,我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儿子。我愧对沈家~”“我”“我说过了,你先别说先听我说”太夫人又示意了一下,沈夫人在旁边也看出来,有些话儿自家婆婆已经憋藏心坎里好久了,索趁着今天痛痛快快的说出来。“我知道,中儿这次做的很不对,不每次做的都不对,这次是最过分,都想让他改过来,但是江山易改,本难移, 我算是看明白了,不能指着他来养老。”沈夫人很想说婆婆你一点儿也不老,子温娴得她没有说,这么无声的在那儿聆听着长辈的话语。“这些年我们欠王家的太多了,还不上,尤其是你还年轻”沈夫人听到这儿心里一阵乱跳,尤其是‘王家’二字,不会是让我改嫁吧不对,不到啊。“中儿自从吸了那玩意,我知道他是废了。现在,算了,不提这个孽子了,只是小进还在外要留学”一听到自己儿子‘小进’名字,沈夫人一阵的自责,觉自己真不是个好母亲。看着跟自己同样的脸红儿媳,太夫人不得不忍住羞意说下去,错过这个好机会,以后就不好再说了。“丽儿啊!我不光把你看成我的儿媳,更把你看成我的女儿”沈太夫人说着撇了一眼,头又低三分的沈夫人。又接着说道:“这些年,你为这个家尽力了,我算了,贤儿先对不起你,你不要有什么负担,你也要有你的生,我不反对,,咳~~”沈夫人看了头低不能再低的儿媳一眼“只是为了小进要注意点”。说了这么一大堆,最后几个字是最后的总结。此时,沈夫人眸儿水汪汪的,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一席话,好像让自己心中某个大石落了下来,有的时候女人都需要认同,尽管这个认同是错的。看着脸色羞红一片的儿媳,太夫人人心里暗说了一句:冤孽,自已跟他也,呸,这么多天过去,那只是一个梦罢了。想到这儿,太夫人没来由的觉,像是要舍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心里更是堵得慌。 让个仆人把自己送到了火车站了,买好了车票,多了些钱,买了张卧票。 等了好久才坐上了车,二少来到车厢中,是一厢4人卧铺,二少看了看号是左下铺,刚躺下没迷眼多久就进了了一男两女。确切的说是好是一对姐弟和一个女仆众男的着二少差不多大,方形脸,穿着白初歇色的西服带着领带一幅公子哥的打扮,“妈,我说这也太破了吧?也太吧?” “好了,别说这个,火车大厢房不是订不到了吗?”如黄莺般娇声从那旁略有几分相像大龄”姐姐“的玉传出,听对谈,就可知这对看上去是姐弟,实际是母子。而在她们后边则是提着两个大行李也不显吃力的壮的女佣人。“喂,起来”那个男子看到一旁躺在铺上的睡着的二少就是一顿叫嚷,在旁母亲看到儿子这无理的举,也蛾眉微皱,但也没有说什么。 “喂,你给我起来”看到熟睡的二少对自己的话语没有反应,抬起脚尖儿对着二少的出在床外的脚面儿上踢了一下,他到是没用到多大的力,但这已够了。 “啊~~”二少一惊,坐了起来了,看着眼前面些许不快的富家子弟,一阵的迷糊,这货是谁。不认识啊? “你上去,这下铺我要了”“啊~~”二少又一惊,这是什么跟什么,怎么这么霸道。“好了林儿,不要为难这位乡下来的小兄弟了”这时一旁的美妇开始搭话,对着二少轻笑一下“小兄弟,你能不能跟林儿换一下鱼铺儿,当然不白换我们给你双倍的票钱。” 二少一下看愣,不是没看过美女,只是没看过这么会打扮或者是说这么时髦又漂亮的夫人。推波式发形,右侧的兰儿的发卡映衬着,其中倒是有些暗室生香的意味,又耳垂珠坠,粉黛微抹,眸有光。再加上那玉颈上的珍珠项链。玉腕上有翡翠玉镯子。还有那无名指儿上的钻石戒指,在黑红色纹相间的的旗袍更显得这个美妇人材的妖娆可是要在这一轻笑下却又显得那么的娴雅和高贵,高雅这个词好像就是从她上演变过来的的,真是不可芳物,尤物,不可多得的尤物。。 二少有些痴迷的看着眼前妇人儿,那个在她一旁叫林儿的男子眼中闪出些许不快“怎么,好看吗?”“好看,我从没见这么有贵气、圣洁的仙女姐姐”“噗”美妇跟女仆人轻笑了起来,而那个林儿也见状,嘟囔了一句“土包子”。“我妈可是在省城军乐团的老师,副~~算了给你这个乡下土~~说也一不懂”林儿看了自己老妈不悦的神色,立马住了嘴。 二少对于他所说的真的不太了解,反正听他的意思,眼前这个美妇背景很不一般就对了,是自己惹不起的,再说自己也不想惹,真是无聊碰无聊事,都很无聊,二少喜欢美女,也很希望这次在旅途中碰到多一些这样高贵娴雅的美妇,当然没有这个叫林儿的二世祖也许这次旅途会更好一些,他也知道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小心一些,于是没太敢穿多好的衣服,穿着着比较素色,说他是“土包子”说真的有点过了。“不好意思,不用了,既然这个位少爷喜欢,我就让出来,别钱不钱,当个朋友,我叫王田,王者的王,田地的田” “哼~~”对于二少客套的话语,那个林儿的少爷看样子是明显有些不乐,对于二少这种懂礼貌自来熟的的乡下小子或者说是知趣懂进退样子,只是眉头一皱,似乎是不想搭理他,俄尔又轻轻的嘟囔了一句“王田,还王者还有田,果然是乡下的土大王,土包子”虽然,说的再低,二少还是听到了,这逼是找事,我都这样了还语出伤人是不是太过了。 美妇人也是略显尴尬,眸眼微瞪了自己了儿子一眼。看着自己儿子低下头“好了,还不快谢谢,王公子” “不用不用,应该的”二少可不想再自找不自在,这货根本就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说白了。就算是自己再笑脸相迎,这货也不会绝不会给自己好脸色。没有为什么,就是天生不对付,这种打心里瞧不起你的货色,有着他那种自己为中心的理论和依据,说白了你以为你自以为是个人,在有一类人的眼中,或是一些大家族中,你是就是只羊,那怕你对他再友好,友善。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你应该做的,做为羊的一种特,该宰你时就会宰你。人与羊可以对等吗?就算那天你比他在风光,他虽然表面笑呵呵,内心依旧还是瞧不起你,不要问为什么,这是人类的劣根之一 ,因为那所谓的门第以及所谓的价份,古往今来比比皆是,很是无解的斜眼看人。 不过二少也从粗略的谈中知道了这三个人来自已跟自己一道,不是去看亲戚,而是回家,回自己的家杨家,当然了那个美妇人,就是杨夫人跟他的儿子杨林。现在变成二少睡在杨林的上铺儿,那个女仆人为了照顾方便也睡在下铺,杨夫人睡在上铺,不过这样这也虽然下面是领他不爽的二世祖,但对面的却是杨夫人这种美人,这也不错。 因为了有杨林这种领人不爽的二埋汰在,自己也不便多与杨夫人再说什么,说真要不这位杨夫人在,如果不是这位大爷的母亲,要是一般的人,二少估计要抱以老拳,估计早烦的要命,男人在女人面前脸要磞住,不一定非要在美女面前逞强,弱势一点更能拉进距离,最重要的一点要体现大肚,越是嘴强势的有时是越是不讨人喜欢。让人非我弱,一点小事计较太多,何必呢? 二少说了随意客气了几句就上到上面闭着眼睛。养神,这要到奉天要三天左右,不由的思续飘到不久不久的那些天刚从乡下收账回来那几天。第03章 楼之春 “咚咚”小东阁内青脆的敲门声儿。“吱”的开门声,这是一张喜宜带嗔的玉颜儿,好像有些责怪,也有期盼到来的喜悦,清扮淡抹,眸眼如波,风暗藏,却又在青白色的纹长袖的旗袍和蓝白素鞋儿的装扮在配以若隐若现的薄丝长袜的伴随下又中显得那么的清艳。“你~~”人没来时有很多话儿要说,但人到眼前,就不知要说什么。他这些天瘦了,有没有想我之类的话语,最终只化为一声轻叹“唉~~”这时的二少也笑了,自己在路上也是走的很慢,明明是昨天已经见过,不过那是在众女面前,现在又是两个人的私会。丝毫没有所谓那种偷男女的热。算了,二少脑光中一闪,自己这么多愁善赶什么,我喜欢这个女人对不对,对。既然这样,不是说一回生二回熟。呃~~“噗~~”一声轻笑,打断了二少的思绪“你这呆头鹅在想什么”也许是女人特有母的关系,看着眼前发愣的男子,一下子就像是小时候他懵然不懂的儿时,那时自己也是青春芳华。不曾想,不曾想,没料到。二少没有犹豫的跨进的房门,看着已经是两颊微红的的月姨娘,他上前双手抓住她的荑,抵在自己的结实的膛上。这时的王家三姨娘低垂皓首,“你干什么”朱微起,扭着双臂而表示对男人抓住自己手儿的不礼貌的行为表示不依。你说我能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这不是很明显的的吗?当然了,二少这个小玩意是不会说这么大煞风景,又大傻叉的的话,只是有浓,炽热的眼神看着她儿“你这些天消瘦了,我好想你”“啊~~”听这到句话儿,所有美的女,尤其是像月姨娘这个的女,虽然岁月不增亏她,但是她还是一听,脑子子还是会“咯噔”一下。“对我,来讲还是那么的美”“你~~”月姨娘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低着螓首儿,不觉的白了小男人一眼,这小混能不能一口气把话儿说完。二少看着月姨娘如窦初开的样子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只能这样浓款款的看着眼前的皓首低眉的如小女人一般的美妇儿。“你累了吧,我伺候你休息到床上休息一下吧?”轻若蚊蝇这好似有无限的魔力一般的咒语。“好”二少痴痴的点了点头。月姨娘有些擅微的玉手解开了男人的腰带,那儿没有一束缚,也一脑的掉了下来,这时的二少也适时将自己的长衫也给退了下来,只显现初那胀鼓鼓的四角小儿。月姨娘低着皓首,红着脸儿,半跪蹲着着把那小四角内儿往下趴拉一下,一条巨大的虫,从里面弹出。“啊~~”虽然已经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但还是忍不住的娇喝一声。、这时的王家的美妇三太太,月姨娘觉到了小混的手儿在自己的头上轻轻拍了,于是抬起潮红的螓首,轻轻不的嘟囔的一句“小混”“帮我舔舔”二少把自己的心里说了出来。“净想法子糟践人”随然这个王家的艳姨太嘴上说着不,但还是有自己的纤纤玉手儿轻轻的握住了那话儿,轻轻的撸着。朱轻叹了一声,不知是想表达,自己的不,还是自己无奈的认命,以现在的景来似乎这些都不重要了。“对~~对~~用力~~噢~~对~~再深一点~~对~呀~牙齿~~要大一点~~~~”二少双手儿轻着那美丽的皓首儿,引导着、指挥。服舒着微闭又眼,听着在美妇朱吮着儿发出“噗~~噗”带着水儿的的不绝声音多提多爽了。“啊~~~爽~~~”二少眯着眼睛说出的评价,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意。“呃~~”一声脆响儿,二少再接再励又有些得意用按着那螓首,来了一个深吼,这下可苦了毫无准备的王家艳姨太。“嗯~~嗯~~”月姨娘虽有皓首无力无摆二少手儿的束缚,但是玉手却用力的拍打着其大腿外侧,这弱的力道比按摩差不了多少,眸白翻,红中儿玉儿顺着白嫩的颔儿滴到了地上。“呃~~咳咳~~”二少双手还没松开多久,美艳的月姨娘还没有缓一口气儿,又被二少低吼一声“呃~~呃~~”的来了好几个深吼,发着自己的兽,不管下美妇姨娘的眼直翻,口水直流。二少红着脸儿,怒目圆睁,下边的毫不怜惜的全进入月姨娘的绛之中,略有古铜色的部还意犹未尽的向其前顶了顶,让罪恶的儿好像要特意的顶穿一样,更好似乎要把自己的最后所有的华尽出意味。这种儿让大脑短暂缺氧的却又想觉自己的舌发,昏沉沉却又轻飘飘的中极至快,让人无力,让人窒息。“啪”的一声如拨罐一样的清脆的响儿,从月姨娘的红而出,是的二少这个小混将儿抽了出来,要是在晚一步,估计这个王家三姨太真的是死化仙了。“啊~~爽~~~”二少给出了评价。“咳~~咳~~”二少的手儿没有放开那美艳的皓首,是因为月姨娘双手垂地无力,一旦自己要是放下这美人就要倒在地方,对于怜香惜玉的二少来说这绝对是不能允许的,这时的再看王家三姨太的朱儿又大口大口呼吸着刚得到得新鲜的空气,只是朱里灌的略有腥味,浓的,让她儿又息又咳,随着小腹的起落伴着那咳儿声,口中的儿肆意的喷在她那潮红未退的玉颜上。未久,已经缓过气儿的三姨太太,仰头儿“咕~~咕~~”的将口中的儿了下去,玉手了儿。泛红的玉颜白了他一眼,站了起来,又掏出丝绢儿擦了擦还有未干的滴儿。风款款的红轻启:“你得意了,你老子在世都没这么享受过”说罢玉手儿轻轻一握着那还带着儿的那话儿。“哎~~轻些~~~”二少觉玉手儿撸劲儿有些大了。“看来,我的好二少爷,出去在外这几天长本事,学了这些多羞人的玩意,今天你要不让老娘意,就别想出这个门”这不是说要伺候我休息的吗,怎么变成你。 哎!小混,怎么学的这么坏,不强势点自己以后不是让他吃的死死的。其实现在月姨娘就是一只纸老虎,要是二少再强势一些,绝对会变成百依百顺的小妇人。不过这样也好,又风又泼辣,偶尔还有些小女人味的月姨娘,也是很不错的,不一定要让着谁,要相互在其独特,才能使更长久。就像是一些女人把全心给了家庭,安心当了家庭妇,等到事业有成,就会觉德不配位,虽然嘴里说着不,虽然尊重你,但是在下意识中,把你当成他的附属品。既然附属品就要有附属品的位置,至于会不会捅到垃圾桶,就要看良心。所以,就想问良心值几个钱。月姨娘觉到玉手握着木橛子那话,所散发出来的热与触的筋。“砰~~砰~~”心儿,随着自己的燥热快速的跳个不停。她知道她这样做是如何的大胆,又是如何不知廉耻。她也能觉到如果自己不这样做,就不会在这个小坏的留下更深刻的印记。女人对于男人是了解了,对了从小看到大的男人当然是更了解的。他是无赖,但他是有义的,她相信她这一点是不会看出错,至于胡学明,说明了,他只是一个自己寂寞时消遣的工而已,或许自己对他也有,但相比较只是有点儿,那还是自己是没有选择。那天,她在胡学明的墓前大哭,她不光是哭她,也有哭以前自己。她在他的上觉到做女人的快乐,也许这对于彼此的价来说很不道德,受人所唾弃,但她真的不想再过那种深宅之中没有人陪伴、空虚、寂寞的日子了。二少犹如木偶一般的般放到了在床上,这时的鼻儿好像闻到一如兰儿的得香味,二少一看,只见月姨娘已经跨坐在自己的小腹儿上,这时的玉人儿只剩下一只小白色的绣白莲的小肚兜儿,明眸波,红微抿,风无限。从自己的小腹面与美姨娘的月处出的凝脂般的肌肤觉真的是好玉似,尤其是那小兜下面的黑细绒绒如丝的小毛在其下的若隐若现的水汪汪如蜜儿一般,让人忍不住的去吮吸、品味和把玩,光观赏是远远不够的。“看来我走以后,小月儿真是太”二少坏笑调戏还没有说完,这张臭嘴儿,就被月姨娘的如温玉的朱儿堵住了。小混、小变态总是这样说不清知轻重的调笑人家,月姨娘心里虽然羞涩,但还是听到“噗~”的一声,在美妇的扭下,儿入内美妇的‘源’了。“哦~~”一声带有不同觉的长声儿,月姨娘微阖着眸眼,脸上有足、安详、也有丝的激和久别重逢的快乐,这儿在自己儿内散发出的滋味儿,生命的韵律,健康,朝,檀口而出如兰的香气直扑二少的面门。也放这些天的等就为了这一刻。美妇人已经已上马,就要开始属于月姨娘这们女骑士自由的驰骋时刻了。月姨娘这个美妇我细细呼吸着气儿,洁白玉儿般的小腹儿微隆微伏的的调整着,她抿着红儿好像是吃到了什么人间美味般无比的享受,下边的小而也随着那如兰的气息的洁白小腹的运的韵律,也是一紧一缩有规律的吮吸着,就无数的儿在细细的挤压着,口味着上的每一条青筋儿,包裹着挤压着他的弹,真是仙人洞,还有分无限的在前的玉峰儿。二少忍不住抬手儿轻轻一握,好偈要涨出水了出,不对是涨出来。“小~嗯~坏~~别~哦~”虽然月姨娘这是样的的说的,但是她自己却不虽着有儿被握的酥的快,不由的“噗噗”轻响的扭起伏着自己圆,让自己粉嫩的小吐大儿带来”滋滋“声的溅儿,真是只许姨娘骑马,不许小郎握月。”啊~~别~~啊~~嗯~别~~嗯~~”月姨娘“啪啪”的扭峰儿,檀口不停的轻语,很明显这美妇的扭吐的作又快了不少。是的现在的她很美,从来的没有的滋,这是她想要的福。二少半眯着儿,体会着在自家姨娘的小里体会着,那小里的紧致、嫩,还有一收一缩的台热的吸合力,看着化为美艳雌兽儿的月姨娘,一阵无语,真是爽到脑门儿,只是也是很无语,我没啊,这倒打一耙的本事是跟谁学的,还叫小爷别,我就根本没,这不是我玩你,这TM倒像是你玩我的这种觉,让二少又爽,又还有丝丝的哭笑不得觉。 自以为读了几本书,搞了几个女人,就以为天下无敌,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仿佛又看到钱老的微笑:青年人耗子为之。 “啊~~不行~~啊~~”这时的美姨娘没有刚才那英姿驰骋的姿,而是倒到二少的上,那白肥的大儿,在二少的脸上磨儿磨,肥儿也扭啊扭,尽管她不能在像刚刚那相驰骋,也要赖在战马上做就是不肯下来。 真是个贪吃的小猫儿,真TM风。“啊~~嗯~~爷~~爷~~~哦~~~”这时的二少侧一翻,翻坐主,月姨娘轻呼一声,修长、光洁、弹的大脚儿成M形。这突然的转说玉额前有几丝乱头发披病盖住那红的玉颜,有几分犹遮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这幅美妇含春受雨图,真是刺激人的观,下边的人从马儿变成了主人,而月姨娘则是众高高方面百里的王家三姨太变成,那,肥的胭脂马或许她就是他的胭脂马,只是她不知道而已,现在的她就像记他好好的就样的搞自己。 “哦~~~爷~~~哦~~嗯~~~~”月姨娘这个美妇儿扭着,接受着、迎合着自己随着那来回抽粉嫩的‘小’造出“啪啪”的声带了不少的的儿。“噢~~爷~啊~~~~别~~快~~啊~~~受不~~~了~~~嗯~~~啊~~要~~不~~~啊~~~行~~~啊~~~”在美妇的痛快呼嚎下,抽时所冒出的津儿的滋磨下,这两连着的器儿就像是上了桐油儿一般,儿嫩粉的出油,古铜色的儿像是让盘的出油,色俱佳,最好降魔杆一样,把这个风、成熟、美艳的女巫打是的落光流水,颜容失色,嗷嗷哭嚎一样。“别~~啊~~~~”一地痛快的莺,月姨娘潮红的脸,偶有青筋突起,双手儿死死的抓着下面床单觉,觉到了随了二少不停抽下越积越多,自己玉体的要喷涌出的燥热,是的她高潮了。“啊”二少也是随之头儿一仰随着月姨娘小内倾出的体,猛然一顶,把自己鲜的子注入了美妇人娇嫩的子,月姨娘也是适爽的能透,又再次觉了到小腹儿暖暖的,子内又涨又的觉,是的这是是类最远古的两之间最原始的生儿育女契机和做为女人的权利。“爷~~别~~我~~啊~~受~~不了~~啊~~太多~~~~不~~啊~~”不久楼房中又出现了男人自豪的笑声和女人在男人胯下求饶的声音。东楼春色足,田月共雨云。诸君笑看之,莫要当真知。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4_11 4:09:52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男朋友弄湿我还问我哪里难受】《王府春·卷二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