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办公室 暴露 调教 性奴】《王府春·卷二 》(1)

《王府春·卷二

王府春第二卷 少年游第01章 寻亲 天晴,太初升,细小晨珠儿附着在青青小梢内,雄打鸣儿唱响伴着天上划过鸟儿的清脆莺啼,偌大的王府显的格外的肃穆了几分,嗷!对了,现在这个时辰也平常人家应该早炊了。 王夫人还是那么风款款,一手一足间都别俱不同的优雅,娴雅高华,端重温婉,如玉莹丽的皓首却比往常平静了三分。在王家侍立工作很久的女仆人们也觉到,平时人和善的主母夫人,今早脸色不对,隐约带些寒色。 来了,来了,快到前了,她就这么款款的走来了,没有风也没有烟。 王夫人脸色不善,也不能遮盖其质书香传家遗留下来优雅的那分丽质。那种如女神一般无二的潜质。二少有些无奈,该死,是老妈,眼中异色一闪,手中的汤碗明显以丝丝的颤抖,不知说什么,也不像往常一样给起给母亲问安,就这怎低着头儿,喝着小米粥,做埋头吃饭样,剑眉下两双眼儿老是往左往右得这么撇看着老妈的神色反应。众这整套作来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二少心里有鬼,内心极不平静。 这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提半小时出回吃饭了,老妈居然也提前出来,这不科学。 王夫人居高临下,能看到儿子故作姿态,眼中闪显出那丝丝惊惶差异神色,还是那么故作姿态平静。 王夫人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是一阵自得,小样,你是我上出来了一块,那点小心思,小计量。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还别说这小子装的也是那么回事,不过,我是你老娘,小田田,你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哼~~ 你还别说,这无赖的本事还是挺见长的,有几份做大事的潜质。 王夫人皓首间这不经意的嘴角儿上扬的轻笑,高雅却连带三分成熟的风,皓首上三分寒气不见却又犹如六月飞,无限娇。 二少 心中轻叹了一声,看着老妈,依旧低着头不语,还是装相。 脸上有几分喜色的主母夫人,眸眼儿看着已经快撑不住,现在在自己的“严厉”风眸注视之下,显示出一些拘谨神态的儿子 莲步轻提到近前的主位坐下,坐下时凤眸中里闪过一丝无奈和怜惜,俄尔又想到了什么,两颊又轻染几分微红,朱儿轻叹。 王夫人凝眉轻皱好似定了定心神,喝了口女仆人刚给盛好的小米粥,眼眸波波中似又闪过一丝的决绝之光,对,就要这么做,才行。 “田儿,我听熟人说你姑妈在你姑父那儿过的不太好,昨天我们也发过几次电报寻问,但都是回电说没事,要不你今天到奉天那儿去一趟,走走看看。正好那儿也有我们家的铺子在那儿。”王夫人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和往长一样,但是她也觉到了自己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轻擅和不忍。 “好”这声回答非常的干脆,二少只想着给给老妈当面敷衍几声,尽早结束这有些尴尬的场面,不曾想主位上的王夫人闻言眼中异色一闪,这个小混,答应的这这么干脆一点也不恋家就是老想生外面跑,“啊~~什么~~去~~”二少这才反应了过来自己刚答应了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听这口气说是商量,却是语含必须答应的之嗔意和寒意。 “呃~~那好吧”二少一听,心下一凉,这~~~唉,不去不行,母亲有自己的小辫子在手,怎么可能不答应。 二少知道奉天那儿有一个小铺子,说白了名义上是王府,其实老爹在世是给的嫁妆,其实陪嫁的东西也不少,老爹又想即然是嫁到奉天姑妈在那儿要有一份自己的产业,再好的嫁妆也是死物,要有一点物,让钱生钱。于是在那儿高价的买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铺面,现在一直都是姑妈一手打理,启先姑妈是不要的,最后在王老爷的坚持下和几次的开导和劝说下,俩人各退一步,这铺面儿姑妈拿八成,王家拿两成的利。工人的钱也要从王家的二成利出,不然没得谈,这是王老爷最低的加码。 二少也没有太多的迟疑,奉天又不是没有去过。在说自己现在去也很好,不然太尴尬了。二少抬眼看了面色如常的母亲,一丝温的神色从眼睛里闪过。更多的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的美丽的欣赏和打量。 这时的王夫人好像觉到了二少的目光,螓首也轻轻搭眼过来对视,只是二少惊觉,急忙眼皮一低,脸色些许僵硬的且有些的尴尬的拿着那已经喝完的空碗,做着自己的还在喝粥表演。 这时的小进来端着给王夫人准备的早餐进来了,刚放到桌子上。就听到王夫人的莺语,只是那语气中明显觉有些清冷“小儿,你先别在这而忙了,快给准备些田儿平时要穿的衣服,”还没等小儿反应过来,刚想为一下,王夫人不给她这个机会,又莺语而出“一会儿他有事要去奉天,十天关个月不一定能回来呢,至少也要三四个月” “啊,这么久,奉天不是姑那儿,还要这”二少一听三四个月,而且这几个字语气明显比前边高了几阶,顿时就头大,他还没说什么,小儿却是有些急了。 “对的,快去吧,别让田儿等急了” “是”对于这话,小只能如是说,再多说什么就好好,不过一旁的二少听着却是很无语,什么叫我等急了。要不要脸,呃,亲娘啊至于吗?我去个五六天就回来,意思一下就可以了,不要这么狠,我可是您亲儿子。 这时的二少就像是要被赶出家的孩子,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如嫦娥一般的母亲,只是换来是王夫人这位美婵娟眯着眼,一声冷哼。 “娘,我~~” “我知道,你吃完饭就快去吧,别让你姑妈等急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有娘在,你她们,你放心”。 二少听完之后是连都不敢放,只能苦笑着,还别让姑妈等急了,估计你都没来得及告示她吧?得是走也走,不走也得走。 来到自己的房里,看着勤快的小已经把行李收拾好。“少爷,你怎么走的这么急,不能过两天吗?”是啊,刚算是‘新婚燕尔“的小侍女很舍不得,自己的主子这么快离开自己。 “乘小,少爷我,这不是特殊况”二少很想说什么但是又不便说,只能这样无奈机械式的安着眼前这个扑到自己怀中泪光连连的小侍女。 “嗯~~可~~~我~~,少爷你路上小心些”虽然有万般的不舍,但是,乖巧的侍女还是温顺应承并发表着自己的嘱咐。、 “好的,我会的,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我不要礼物,我只要少爷你能平安回来” “放心,这是去自己姑妈家又不是其它地方,好了,我要去后堂给她们打个招呼”。 “嗯~~~”侍女不已经是能赢丫环的小儿看着那门前消失的背影,眼的不舍,盯了好一会儿“嗯~~~不~~坏少爷、坏少爷”的摇对着二少逝去的背影脸上显示出不依和不舍,那双手儿隔空好像捶打着自己前面看不见的墙儿,发着她心中的不。是的,离别总是让人很忧伤。 对于那小那可又带着的宣,走远的二少是不知道了,就是知道什么,他也无法再说什么,本来嘛,他不是不想去,只是不想这么早的去,谁知道老娘一声令下,不想早去,也要早去,很无语,很郁闷,但是他的心里居然有一丝的窃喜。是的,从中说明自己那嫦娥仙子一般的老娘有些忌惮自己,到底是什么,二少隐约的可以猜到,只是不便说,同时二少也有个惆怅,是的这次回来指不定又会有什么不一般的变化,老娘之所以要这么急着让自己走,也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处我调整,反正综合来说出去一段时间,是不错的选择,时间好像有点长。二少这么想着来到了后堂中,看到月门口儿有一主熟悉的人影闪过,二少笑了笑知道这个人是谁“婶子,好几天没见你~~你怎么见到我就要走,我就这么不见”。 这时月门后的那道影有些踌躇的出来,是一个美丽的妇人,这个丽妇人,淡青色的旗袍,衬托出那她那腴的材,淡白盘着妇人的垂丝刘海发髻,脸上并没有涂抹,一幅清水出芙蓉的觉,只是这个芙蓉式的美妇儿有些朱微抿,手儿有些紧张的无措的轻着,这位妇人就是自己表叔沈中的妻子。 她低着个头,不敢看自己的这个表外甥,虽然她的年龄摆在那儿,但现在在二少面前像一个刚进门的小媳妇,现在的这个沈夫人毫不见往日的温婉。 “不是~~不是~~只是~~对~~只是”沈夫人红微启小莺细语的说着什么,眸儿微微的打量的四周一下,好像是要警惕什么,这该死的,四周没有人,不正好中了小混的意。 “只是什么”二少有兴趣的要逗逗这个温婉的美妇儿。 “啊~~~”二少这时的咸猪手轻轻拍了一下那个被旗袍遮盖下摆月儿,却引来了沈夫人的略带惊慌的嗔叫儿。 “干~~干什么,我是你婶子”沈夫人想努力的维护自己的做为长辈的尊严。“虽然,你把老房子偷偷的转到进儿名下,我是很激你,但不就~~就表示你可以对我不大不小,这么无礼” “无什么礼,婶子,你是清楚的,你连人现在都是我的了,而且还有过~~”二少嘴手一扬又道:“实质接触” “你~~”听到这个沈夫人一阵气苦,抬手儿,恨不得打眼前这个小王八“你这个混,你~~~”。 “好了,丽儿,是我不对,你是不是要去后堂” “别打差,还有胡说什么,叫什么丽儿,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沈夫人脸色一红。 “是,我不对,是我不是东西,但能得到,丽~~不是婶子垂青是我三辈子的福气,我发誓今生绝不负丽儿。不然不得好死“ “你~~你有胡说什么,这事不怪你~~算了就看你的良心了”沈夫人也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间的把话语一转,破罐子破摔,既然已红成这样了,只希望眼前的这个小男人别像沈中那个死鬼对自己。即然想开了,也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是,是我绝不会得”二少连连点头表示。 “哼!你就用这招勾搭别的女是是不是,你和你那外苟家寡妇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二少心头一惊,这你都知道了,不过还有你不知道的。 “这什么,么”沈夫人白了二少一眼“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儿,有了我和小月,小、算了只你要对我好,其它的不重要了,要是你负我,我,不然~~我就,就死给你看”沈夫人这个美妇知道男人不能一味的敲打。“看你的良心,我子不舒服回厢房休息去了”说完也不等二少再说什么,转就要走,不过还是被二少给拉了回来。 “婶子,不,丽儿姐,我要去姑妈家,一会就走” “啊,这么急,瞎喊什么?”沈夫人相要说什么,又意识到了什么只是低低说着:“路上小心些,我等你回来”最后两三个字却细如蚊蝇。 说完这句话儿,沈夫人觉羞意难当,急急的拽开了二少手儿,急步的走到月门口,又回头看了看二少一眼,然后,快速消失在月门前。二少来到了后堂见到了和同其坐在别一边客椅同说话的姑姐姐沈王氏,沈太夫人的到来让王家的的老夫人,也就是二少的有个说话的人儿了。笑颜也比一前多了些,现一看,头上的霜丝儿也少也不少。 只是从二少前来,太夫人就觉自己的小姑子沈太夫人脸色一红,有些不太好意思见自的孙儿,不过一想也就释然了。估计是因为自己儿子做的事羞于见他。 “小田,你来了,这么早有什么事吗?”沈太夫人一旁不语,王太夫人发出了疑问。“我要去姑妈家一下,来给,姑打个招呼” “什么,你怎么走了这么急”王太夫人发出了询问。寻于这一句二少也有些无奈的苦笑,王太夫人主意到二少表,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加了句“那好叫吧,多带些钱财,路上用得上”。这大孙儿还不错觉到姑姑家有些事想第一时间去看看,不错。 “是啊,是啊,大嫂子说的对,你也要注意安全”沈在夫人没有往常的说“小田”且是换成了“你”,有些时候一个字可能隐含的意义只有当事的人能听明白。 一旁的王老夫人也是注意到了言语上的变化,但是心大的她没有多想什么,也许是自己这个小姑子太关心自己孙儿,关心则乱,只是言语不顺罢了。“好的~~”二少这个小人一子听明白了,内心有些莫名的狂喜,只是脸无表。 从那儿告别,又去其他诸女那不表,诸女一番订叮嘱。二少到了大门口家已经套好了马车。 二少刚要把行礼箱提起,一只小手儿拽住了那箱儿的把手”少爷,你~~”是小儿,她还是有些舍不得,她后还有自己的大姐。小妹,还有体不舒服的沈夫人等诸女长辈长门来给二少送行,这时的小妹也想这样做,不过让小抢先先,半个手儿还停在空中,王大小姐估计也是想这样,只是让两个丫头抢先了,她只是恬静的笑了笑“早点回来”“好的”二少笑了笑,直接窜进了马车,不就就姑妈家一趟,怎么搞的跟出征样,对于诸女不同的意二少是觉到了,他这个浪子有始心来第一次认真的想着自己是否能承受的住她们的义。二少是多但不是烂,但是他算了,反正日子还要过下去。 做为母亲的王夫人看着那远去的马车儿,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觉到没有想自己想的那般自己心头上的大石头没落,反尔随着那车儿的走远,更重了些。眼中有担忧有期盼,至于期盼什么,她也不知道,或许是更不想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办公室 暴露 调教 性奴】《王府春·卷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