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绝对控制BY试周郎】《王府春·卷一 》(7)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于禁忌书屋 第七章 苟婶的笑        两天后的二少在约定的包厢点了一桌了好菜,闷头喝着小酒,心里想头不应该这不早过了于狗哥的约定的地点。于是,结了账,让店家找了个食盒,打包了几个菜要去狗哥家对于狗哥他也知道个大概位置。       不一会就打听到了狗哥家,这是一个很破的的用和泥弄成的一个小院子,只是院门半开着,二少轻推着门,有些轻声的喊到:“有人吗?”   二少一边一边朝院里走,四周打量着,看见有晾洗的衣服,不过到散落到地上,晒衣竿也离衣服八丈远,还有不远处还一个破落的窝,这画面二少皱了下眉头,怎么这院子像抄家了。      二少进到了屋里,里面也一片狼藉,桌子椅子倒了一地,还有一地的碎碗,一个衣着破落的头发凌乱的妇人正在地上蹲拾,从那乱发的间隙中可以看出那捋头发的后的眼神呆滞、木的一点一点缓缓的捡拾地面上不知是瓶子还是瓷碗的渣子,看着二少进来的,那木的眼角出许多惊慌,“你···你是··来要债的吧,没有了,真···没有了···呜····呜·····都···被你···们抓走了····还让不让····俺了···呜···呜。”     二少刚解释几句“咣”的一声那破落的大门被踢倒在顾的的声音传来,接着又听到轻微杂乱的脚步声,应该来的是一群人,,“啊”轻叫了一声妇人明显是吓了一跳。随之而起的却是叫嚣的声音“死狗子。快出来,听说你呀滴,快死了,TMD还欠老子的钱,不还,让你老娘来抵债”。    “就是,二狗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狗日的,你TM,吼什么吼”     看着惊吓的妇人儿,对于女人,无论是美丑二少是绝对得怜香惜玉,虽然妇人穿的比较破落,头发有些乱,但也可以从那衣服上看出些许玲珑出来以二少的贼眼,觉到这女人好好的打扮一下,应该会有几分姿色。     二少说着,出了房门看到了院里有五六个大汉从短衣襟,小分,从穿着上看是一群流氓。 有一体型比其他人较主为壮的的人,应该就是流氓头子,他大概三十多岁,肥大的脸上有刀疤,刚才不可一世的脸一下变的和善起来,那绝对堪比变色龙,笑着着说:“原来是二少,你···”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疤哥,不就是钱吗?狗哥儿多少我替他还了”    “好,二少讲究”    “呃~不过,我现在没有带钱,明天我~~~”    “二少的为人,咱们明白,有空再说”    “好,够意思”   “那咱就不打扰二少了”    依着门框受到惊吓的妇人儿,看着疤脸被二少说了几句就很和气的走了,她以为今天这是没法了,她知道这疤脸是这一带有名的混人,自己了经常劝狗子不要跟这些人来往,没想到狗子刚一病,这群混就已经开始反脸不认人了。    “疤哥,那个人是谁,怎么对他这么客气”   “ 王家二少爷”   “王家二少爷,”那人一愣“二少爷、小二爷,是不 是有个叫周生的姑爷的在张大帅手下当师长的那个王家”   “对喽”   “原来如此”    王家在本地本来就是有头有脸的,再说有个当兵的的姑爷,谁也不想找烦。 ···························    妇人十分窘迫的请二少到屋内   “二少爷,不好意思,这么久了这,都没给个坐”妇人有些慌张,一边用手缕着那有凌乱的头发,一边又要请二少到窒内座,但看着这地狼藉,真是没法坐,两个人只能站着聊,她并不知道二少的份,只听疤脸叫他‘二少’她也就跟着叫。   “ 狗哥,他怎么了”    听到‘狗哥’那妇人的眼泪顿时就下来了,二少从兜中掏出手帕给妇人,抬手递到面前让她擦下泪眼。     “这么好意思”对于这么好的手帕她明显不敢糟蹋,不敢手却接。    “没事的,我是狗哥的朋友,有什么困难,姐姐你可以跟我说”。    对于这少唤自己姐姐,妇人是很受用。 “不敢当,俺是狗儿他娘,叫俺苟婶就好,二少是第一次来这~”     妇人还在推,话还没有说完,二少的大手已经把手帕塞到自己手上了,二少强要的把手帕手塞到那妇人的手上时,在给手帕那一刻二少觉到了那妇手儿的细腻和。     妇人见这景了也不想不矫“哪俺用完之后,洗好再还给二爷少你”    “行,不急,我这个有很多。”     聊谈二少从妇人口中得知,狗哥是是未亮就给几个人抬来的,苟婶有些红着脸说了原因,说是,到现在还不醒,还有一个同伴姓胡叫学什么明的已经死了,他们已经给埋。不是他们好心只是单纯为了不影响生意,还把所有东西都带了回来,也给了几块大洋,不过这些都闻讯陆续赶来得债主抢走了。    听到“胡学明”二少脑子里一惊,这个混是这样一个结局。     到屋里间看了昏迷不醒的狗哥,留下一些钱,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苟婶。     “二少爷,俺不能再要你的钱”   “苟婶,你就不要客气了”离开时二少把东西留了下来,又掏出二十多块大洋,现在况是俩人正推搡着由于二少用力比较大,一下碰到妇人的口,一下子觉到好妇人的坚挺。苟婶脸色一红,二少有些讪笑不好再说什么“这就当我借你的,先给苟哥看病要紧”   “那俺就先替苟儿,谢谢二少爷了”   见到这个场面二少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少年了,都说女人,女人,这苟婶笑起来挺像一朵儿,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居然会这么美,这么很好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绝对控制BY试周郎】《王府春·卷一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