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西方三圣】《王府春·卷一 》(26)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26章 春色 朦胧的晨光从窗户上透了过来,二少睡眼迷蒙,有些不的翻了下,只是旁边那人好像还不死心,又加了些力道摇曳,他的子,他一下,把旁边人儿扑包到怀里。鼻息顿时闻到一丝丝兰儿的气味,他有些惬意的又把旁边有些挣扎的人儿双臂加了些力道“别”说着二少有轻轻蹭了蹭头,又入了美梦中。 旁边被搂着的钱夫人,美艳如玉般的粉颜上出又好气又好笑的神色,看着眼前的二少,她是越看越欣喜,越看越喜欢。“呶!小冤家,快起来了,天快亮了,天快亮了” “嗯~~噢~”二少含混的嘟囔一下,依旧是我行我素。 美妇儿闻言没法了,使出女人最会作的招数。 “啊~~疼~~疼~~”二少醒了轻捂着耳朵“干妈,啊~~不~~兰儿,你要杀夫吗?”。 钱夫人闻言,脸色一红。“你个小混,快~~啊~~不早了~~啊~你~~呃~~别~~~~”。 “不早了,所以要赶快”二少一脸的的笑。 看着美妇的粉颜带羞,还有那被雨水滋后略带慵懒的态儿的风,二少一下子儿儿狼心又起把旁儿的钱夫人压了一去,提枪而进。 “啊~~嗯~~别~~快~~啊~~~” 厢房中又是一片春色。*************************** 今天的查账也很顺利,只有了一下午的时间就解决掉了,中午王二少钱请了这些查账人员到了一家小酒店里吃了一顿饭犒劳大家,这吃饭是请客是个好东西,尤其边吹边喝,能把不熟悉的人变的熟悉,能把熟悉的人变得成熟悉,多少事都离不吃饭,胜利了要吃,散伙了也要吃,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吃尽兴,吃的开怀,尤其是酒这一环节,三杯酒下去,什么能从肚子里出,天南海北的说吧,说错了也只是哈哈一笑,这只能拉近关系,不像平常一不留神就得罪人的惊险降低就很多。 “这些天,多谢诸位了,我在这先敬哥几位,我先干了,你们随意”开场当然是这些有场面的的话了,当然也由二少先说了,然后进入到了众人一起举杯很谦恭一词说道:那里那里。 接着就是二少来都不拒的的跟手下一杯一杯的喝,同时也很场面的夸奖几个平时表现比较好的。洒过三巡,大家都喝开了,二少的随子老早就跟他们打成一片,有的划拳,有的一边说着奇闻一边喝。 “哥几个,香头会明天晚上要到了” 不知是谁说的这么一句,在场所有人都一愣,接着就是就是是脸略带意的窃喜,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一般。 “香头会~~”二少有些兴趣。 “哈哈,二少爷,你不知道什么是香头会,不过也对,像二少爷,你这种出高贵的可跟俺们这些田家汉不一样,二少怎么说也是读书人” “啥?读书人,都是话。爷们就喜欢跟豪爽的人打道” 从那些人七嘴八舌的口中二少知道什么是“香头会”这说白了就是“送子”大会。给那些个生不出孩子或者是死了男人的女人进行野外借种,“香头会”那天每个女人打扮一番,手中都会拿一柱香,到送子娘娘庙,好像让男人追,追上对眼了,就地合。听说过后不少人都怀上了。这些个二少好像也听说过,不过更多的是“借种”之类的事。 喝了四个小时酒兴而归。二少于众色痞约定好,要他们带自己到香头会看一看,乐一乐。 **************** “二少爷,到地方了”一个老农把睡在柴上的二少唤了起来,这个老农是一个查账人的邻居,大家看二少脚步有些轻浮,知道 二少多有些醉了,就让这位要到城里送木柴的老伯送他一程。怕路上颠簸又加了厚厚的一层干。 “噢~~,谢谢,老伯~~哪 ,这是些请老伯喝茶”二少从兜中掏了十几个铜钱,递到老伯手上。 “二少爷,这不行,这怎么可以呢?” “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我原因少拉了这么多的木柴,再说了我的账还要查好一段时间,以要指不定还要老伯你帮忙的地方多了,你就安心收下吧?” “那小老儿就,收下了” “嗯~”****************** “二少爷,你现起来一下子,把这碗姜汤水喝了,再睡下好好休息”二少在一个熟悉清莺语,睁开了醉眼。是春姨,这个钱府的女佣人,正拿捧着一碗褐红色的姜汤水来到了二少的床前,语气略带责备与关怀。 “噢~”二少应了声,看着眼前春姨那眼含春水的眸子,二少有些呆愣了。 “二少爷,你怎么喝这么多的酒,夫人看了一定会心疼死了,你你,没事就少喝酒”。二少觉此时的春姨好不像是一个佣人,到想是对自己男人喝酒太多,而不的小媳妇。 二少也不敢说什么,头有些晕,在床上侧着子,随手接过了那碗姜汤水,喝了下去,只是喝的比较急,呛了一下。 “ 咳~咳~~”随着那呛声,呛洒了好少的水在薄被上. “唉呀!慢点喝~~”语中略带着娇嗔,“慢慢来~~”一边嘟囔着一边抢接过二少手中的喝剩下的半碗姜汤水,放到一边了小茶几上。又侧到到床边,开始为王二少顺气,轻轻的拍打着背部。“好点了二少爷” “咳~~~呃~~我~~咳~~~咳~~~我没事~~~没事~~~”好一会儿二少在春姨的帮助下,气总算是理顺了。 “呃~~~”二少长嘘了一口舒服的长气。这时突然闻见了一清香茉莉的气味,原来是春姨看二少的嘴上还有一些残留姜水水渍,于是有自己的手帕为二少清理一下。 王二少邪魅一笑,一下子抓住了春姨的小手儿,“二少爷,你~~你~~松手~~~”看着这半挣扎的美妇儿,二少经历过三个女人也知道什么是拒还迎,什么是半推半就,嘿!这娘们分明是对自己了心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殷勤。 “不能~~这样~~二少爷~~不能~~太太~~她~~知道~~”就势把春姨连连嗔叫压在下,接着伴着春姨娘的的羞叫中,男女的外衣、内衣、内、内裙,一件件的从床上飘到床下。 “别~~二少爷~~别看~~别~~”春姨很害羞的半眯着水眸,她一边轻声娇嗔,双手儿一只护住自己洁白玉体上那对玉儿。一只却又护住自己的下体那被细细绒毛所覆盖住的的女的‘源’儿,从双手所出的间隙中可心看出两处的粉嫩,由于春姨并没有生育孩子小腹没有多余的赘,显得一马平川,让人看了不由的想在这儿上这自由的驰骋。美妇人儿这种盖弥彰举、娇弱的姿态和举,更加助涨了二少血管里狼的基因。 他妈的,老子要今天在这春姨这块良田内给好播种上美玉,就是死了也不亏,欣赏过后看红眼的二少爷头脑所产生的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想法就是春姨这两个地方怎么跟小儿一样的色儿,最像少女,言语态之间挺害羞的,好像没怎么被开发过。比娘和干娘看上去少了几分诱惑带了几分纯。 “二少爷,你~~”春姨眼眸带着几分迷醉,轻声的唤了二少一声,打断的二少的思续。 “呜~~”刚要说什么,朱儿却被亲住了,是的二少被这娇的声儿惊醒,这不是比较的时候,这是千金一刻,上就完了,整啥没有,一个字“干”。 这时的春姨已经不再挣扎,就是青涩的迎合着二少的亲,那小手儿也在二少的背后四处上下的着,小脚儿也时不时的在二少的脚面上,以此来挑着少年郎的。 下边的儿时不时的到那处肥美的绒毛玉缝处也能觉到丝丝热气的升腾和那小小流出的热腾腾的水渍。 看来,这娘们也是寂寞太久了~~~~ 弯腰一拱,全进入靶心。 “啊~痛~~~痛~~别~~~”觉小棍儿在道内捣破了一层很脆却很有些弹,像窗纸一样,只是破的一瞬间,春姨螓首蛾眉一皱,大声疼叫了。 二少立即停止下来,那下边的棍儿还有小半截儿地个着。 对此现象二少也是用再次体会到了儿进入美妇那玉蛤深处那弹的觉,他略有些呆滞看着粉颜苍白,柳眉紧皱额头上因疼痛所产生细细香汗的春姨。接着有十分歉意的亲着那从眸中流出的一泪水,看着那滴落到床单上的殷红色的印记。 心里忍不住的狂喜,他看到了,他知道了,春姨居然是处子,乘乘这可不得了,自己居然玩了个处子,而且这个是个年龄比自己大的美妇,熟妇处子,没想到,真没想到,二少有一种种大奖的欣喜的觉。 这是一种自豪,这是一种骄傲,说不出的的自豪跟骄傲。 不久王二少觉到自己胯下有轻微的摇,二少一愣,随之有些坏笑的看着下的春姨,熟女果然是熟女,经过岁月的洗礼这娘们居然不害臊的自己先玩了起来了,这时的春姨也看到了二少的坏笑,有些迷迷醉的目,就是一惊,本来粉的玉颜,就又染上了几分红晕。 “啊~~别看了”此时春姨娇羞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好像是做了什么看不得人的事,被人当场发现的抓住掉价、丢人的觉,二少对此已经明白了许多,“春姨,你是不是不疼了”。 “嗯~”一声似有似的声音,从朱中传来。 “啊~~~啊~~嗯~~~嗯~~~”二少强力的冲锋如狂浪拍岸,一浪接过一浪的快,让春姨这个从未尝过的美妇人十分的不适,就算是钱夫人、田婶这样的妇人也未必能一下子就受用过来,这源源不断的快直冲螓首,她只能涨红着脸,憋着一口气来使自己清醒一些,让自己不至于这么狼狈。可是随着快的增加仿佛是是来溃堤的大坝一样,越是堵着,那爆发出的威力就越大。 二少好像觉到了春姨这个熟妇人儿好像要和自己较劲一样,好呀!我让你忍着,看你能忍多久,于是又往肥美的玉蛤处又深入了三分,抽的力度又加快了几分。 这一下子可不得子,本来就不坚固的防守一下子就给破防,“啊~~不~~啊~~不~~~要~~啊~~要~~~死~~~呀~~啊~”春姨的哀嚎,一声高过一声,其中混杂着两人想连来回“啪啪”的有两打击声,上下两处同时发声,谱写着床的醉人、羞人春色,在这“啪啪”的打击声中,随着儿的一下子又一下子,在玉蛤的抽弄,大量的蜜水儿随着的抽离出来,打落在床面上,顿时印出世界上处好又最的水印儿的图案。 “啊~~不~~不~~啊~~别~~~嗯~~~~~~”现在春姨是目半眯,仙死,头晕目眩,不知人世何事。如若是以前二少还是会有些怜香惜玉,但是酒色为媒,让二少的内心的黑暗处放大了,现在他只想要的是征服、征服。“啊~~不~~~~嗯~~啊~~~”现的还在冲锋的二少双手用力的扶着春姨的螓首,让她面对着自己,他要看着女人在自己的胯下痛声的嚎叫,让自己伏在女人的上自由的驰骋是什么样的况。 “别~~啊~~~嗯~~~”此时春姨凝眉紧皱,玉颜随着快的积累,又水了好几分,如宛一个掉入陷井中的挣扎无力的小羊儿,而他更想是一头雄狮,在尽自己的猎物,肆无忌惮享用口味着猎物的美好。 “啊~~~~”美妇儿一声长,好像是被挤完最后的一口气,随之而来的的是伏在美妇如玉娇躯上的二少“嗯~~”的一声的低沉的仿佛要暂时休兵,信号,胯下的儿涨了分,随这而出的是一道强打到子壁的水箭儿。 春姨只能轻一声用十分慵懒的鼻音儿欢迎这位初访子的‘客人’。这时的二少也仿佛是有些累了还过他还是在螓首额头上轻了一下,喃喃的说道:“春姨,你好美,我好舒服,谢谢你”。好像完什么重要的事儿,在有些醉意的迷迷糊糊中又睡下了。 他没有看到他完之后一滴泪水从春姨潮红迷醉的的玉颊划过。她闭着眼睛没再做什么,只是一只玉手侧面移了几分,轻轻拳了一下儿弯儿握住他的手儿,与他一同入睡。 贴主:迷茫369于2022_02_13 2:44:41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西方三圣】《王府春·卷一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