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最终痴汉电车】《王府春·卷一 》(24)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禁忌书屋第24章 美妙的夜 清晨,二少与众女一起用餐。 “那个二少爷,三娃子也就是仓的堂弟要娶亲,我和青青、小儿今天吃过饭就回去,去搭把手” “是吗?这是好事,应该的” 二少听不事疑有它亲戚娶亲头天去帮忙也是习俗,再说娶亲是好事,让田婶她们去一下,多沾沾喜气。只对面吃饭的小有些不愿意跟自己心的二少爷分开,钱青青则是没什么表示,只是觉现在赶过去好像有点早,不过二少注意到钱夫人的脸好像突然一红,有些强装着吃饭的样子。 吃完饭二少刚要出门正要步,却被田婶叫住:“二少爷,你现不是要出去吗?正好帮我带些东西” 于是二少来到田婶边,看四周没有注意那咸猪手就轻轻拍打了那被丝布包裹的,引来美妇一个怪嗔,她轻轻的扭了一下那作怪的手臂儿“小色狼,别乱,听好了” “什么事” “秀兰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 二少一惊秀兰好像是钱夫人的闺名,不过又一笑,知道就知道吧?她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怎么哑巴了” “现在都是提倡自由恋” “什么自由恋还不是找个旗号男盗女娼” 二少闻言哈哈大笑,田婶一下子用手把他的嘴给捂住撇了四周了嗔声“你乱笑什么,不怕别人看见” “你这样,才叫有鬼”二少提醒道。 “这怨谁,还不是怨你勾引老娘,不然老娘怎么会~”田婶注意到了现在眼下自己不能跟小男人说太多。“我是特意把青青和小儿支开” 看着二少疑惑的神色田婶脸一红,头低下了三分“秀兰跟我一样也是苦命的女人,这两天要好~~~好~~的~~珍惜,不~~要好好~把握~~~把她~秀兰她~~~也不反对~~~你懂得”。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不理二少直接红着脸迈着小碎步走开了。 二少听到这暗示一下子明白了许多,这是要~~~二少有些激的出了门,脑中不断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早些回来。怨不得干妈吃完包子没想以前一样自己要出门的时候嘱咐自己要路上小心,直接一头回主屋休息了。 ******* “干妈,春姨呢?”看着依在门上仿佛如小媳妇等自家男人的场面,二少开了口。 “小春,她有些卷了,我让她回房休息了” 此时的钱夫人明显是特意的好好打扮的一番,高盘着头发,珠齐带,脸上那淡淡的粉底更多添几分娇艳,眼眸水如波,那眼角上细细皱儿为她增上了几分岁月洗礼留下的风韵,绿色绣兰儿的旗袍,衬托着那玲珑的的躯体,有些突出小腹儿,没有显得很参差,更加的显示出了女或者说是母的温和的辉一面,还有修长腿而上那丝袜儿几一个黑色鱼嘴鞋儿,那那脚尖儿在丝袜的包甲裹涂着深红色的脚指甲如在薄雾中盛开的的小瓣或者是在在迷雾中绽放闪耀的红宝石更为贴切。二少来回打量好一阵,那翠绿的翡翠镯子带在那玉腕上更显得那纤纤玉手的白嫩与无瑕拿着一个绣兰儿的淡青色的手绢儿。在深红的色的手指甲的有些紧张的的配合下,那上而的兰儿好像在迎风飘。这些结合起来更衬托出这美妇人儿钱夫人上所散发的浓浓的书卷气息,好像一个从书香中走出的来的颜如玉一般,真是一个尤物,一个知成熟的美人儿。 更多的是二少不意愿想在钱夫人的上二少仿佛看到了那个从小认为是天仙般的女人个女是自己心中的神,没错那个人就是王夫人。 二少在钱夫人的上看到了一些跟王夫人一样的地方,成熟,还有那高贵的气质,只是钱夫人的书韵味更强一些,或者说子有,不像王夫人总是那么的高傲,也许钱夫人是小家碧玉,王夫人这是大家闺秀。 “饭准备好了,在我的屋里来吃吧!”钱夫人把门闩好转过头红着脸对有些发愣的二少说道,也不管二少的反应,自顾自的走到前面。 看着那袅袅的背影,二少脑子里一热,快几步一手把钱夫人那的躯体揽到自己的怀里,钱夫人只是轻轻挣扎了下,玉手侧打了几下发表一下不,宣誓一下态度,然后螓首很自然的靠在其肩上,这这么就任由二少揽着。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一见到你,就好像认识了一般,尤其是那天和你一起谈古论今”钱夫人好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 二少被其上独特的成熟的体香儿熏的一阵迷醉,觉这香味中还含着一丝丝淡淡米酒味,不由轻声念叨着:“干妈~~” “别叫我干妈,叫我秀兰,白秀兰,白色的白秀丽的秀,兰儿的兰,我知道这很不对”钱夫人皓首微侧的眉眼中里水波鳞鳞看着二少的那刀削般的则颜。 “秀兰”二少刚想说什么,但是已经走到正房的门口了,钱夫人玉手儿挡住了二少的嘴儿,那鼻息打在手上的觉,让这个美妇不由的觉到子微微有些颤抖。 “不要说什么,吃完饭留下来陪我好吗?” 二少点了点头,这一切就在不言中,二少与钱夫人进了屋,两人在依偎在餐桌边,钱夫人一边为二少添着酒着菜,二少也时不时了为金夫人着菜,二少着一扣儿,来到了美妇的眼前,却没有放下,在其轻?示意了一下,钱夫人的有些羞红闭着眼睛朱轻启,小口的吃了进去,细嚼后还出小舌头有些轻挑的舔舔儿回味一下,然后起用手中的绢儿在二少脸颊不轻拂一下,娇笑一下,眼中波光显现,二少没见这阵仗脑子一白,再反应过来,钱夫已经到到卧房门口儿,皓首轻转嫣然一笑,这真是就了那一名话儿,回眸一笑百生,“呆样”手绢掩着红儿另一只手,把门帘掀起,好像是仙子羽化一了般,门帘角儿微只弥留下那淡淡的香味儿。那句“呆子”二字,这挑逗的意味是十分明显。 人都说少女怀春,熟女也是可以怀春的,熟妇人就是熟妇人完全没有少女的青涩,像个盛开的玫瑰儿,热似火,包含着无限的风等着有缘人赏玩。 二少有些意犹未尽的他来到的卧室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像要把那美妇遗留下的香味都吸入到腹中一样。 二少推帘入了屋,只见不远处的古床上一个体态端雅的美妇人有些脸红的低坐在上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双手又有些拘谨放在膝盖上,手指儿的时不时的搓那浅色兰绢儿。二少双看见不远处的的楠木桌上有个青瓷的小酒壶和一对小酒盅。 二少来到桌前,看其中一个小酒盅里有几个小水泣明显是用过残留下的痕迹。二少拿起酒壶在其上,用手送到嘴边。 “哎~哎~~”床上坐关着的钱夫人刚出声阻止,没想到二少一口喝了下去。 “味不错”二少咂咂嘴。 钱夫人脸色更了,那杯子是自忆用过。眼嗔怪的看了他一下。同时又暗暗说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告诉自己只放纵一夜的吗?怎么自己就这么不争气。 二少喝完又把两个酒盅上,然后两手端到羞涩的钱夫人向前,二少眼紧盯着皓首紧低的美妇儿,仿佛二少每前进一步,就美妇儿内心深处多打上一禁忌的印记,这印记让自己发,让自己颤抖,这是从钱老爷上所没有体现的,也许钱老爷的眼中的火跟这个干儿子一样的热,不过所隐含目的有所不同,这个小混是占有和独享外加喜欢和怜。而做为那个死鬼的枕边人那家伙就像是狼一样凶暴和残忍,如果不是自己的态度坚决,加上抓住他比较好面子这点有言语在挤兑他。不然,钱夫人觉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没有魂的玩偶一样,被他撕咬的支离破碎。 不过这都不重要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钱夫人就要只争朝夕就够了,证明自己还着,自己没有白这就够了。 钱夫人红着脸儿起接过了那杯羞人的酒儿,低着头儿不敢看二少那得意的笑容。 二少很庆幸能和这么美、这么成熟的妇人儿共渡这美妙的夜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最终痴汉电车】《王府春·卷一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