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金贵银业】《王府春·卷一 》(10)

《王府春·卷一

作者:迷茫369 首发于禁忌书屋*************手机上不好排版,写的很慢,不会太监*************第10章 月下农正在此时的月姨娘,用过晚膳。来到自己的闺房的梳妆台前,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许久,慨一声多美的女人呀,又看着离梳妆台不远处窗外面孤零零的残月,心里有说不出的觉,同时自己也觉到大小姐,也就是清儿看自己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觉。但接着又想到那个小混,他离开前说的那名话现在回想起来不由的心悸丛生。“月姨娘,我要到乡下去收账顺便散散心,好像要一个月的时间” “啊!怎么要去这么久” 美妇儿的语气中颇有几分不舍,更多的惊讶。二少闻言笑了笑又像是解释,像是自语或自嘲“你这么有魅力,我可保不准,在老爹百日之内对你心如止水”。月姨娘闻言就是一笑,眼角儿一翻心里暗嗔 “谁让你心如止水了,老娘巴不得现在”呸自己现想什么,心隐约的猜到二少的心思,就是他不会抛弃自己,但是要在老东西,不老爷百日之后才能,完全解开心结。男人呀!就是这么多无谓的理由。算了自己不就是看上他这点的吗?想到百日之后的场面,月姨娘脸一红,不羞,不羞,这么大了还有这么个孽缘,突然,又想到自己女儿,王家三小姐王洁儿,又突然慨到,也许这个小男人的这个决定好像是对的。轻叹一声,起吹灭桌子上的蜡烛,上塌休息了。******************************************** 月至中天乡下所有的或大部的人已经进入了沉眠中,月光却是更加的皎洁了,二少突然觉到一阵的燥热,酒也好像醒了大半。但是脑子还有点晕乎乎的,不过下的大,好像要顶破天了。这是什么个况,二少脑子里一边犯晕一边又是一阵和月姨娘羞羞的画面。二少受不了,来到不远处的桌子上的茶壶对着嘴儿,一气喝了不少,暂时缓解了不少,但是这觉真是要命,想再来一气,发现里边没有,十分恼火,对着桌子就是一脚,只听“噗”的一声轻响,一个东西从桌子背板上掉了下来,二少定睛一看,奇怪,什么东西,这时的月光透过白纸,照的这间房子如昼一般。二少拾起再一看是一个用油纸包裹起来了的一本书,二少打开一看,是男女合的春图,对于这个二少也略有看过比较平常,不像这一本,尤姿态之多,内容之广,先是“品玉”“吹箫”其后的“后庭”的让二少大开眼界。像有瘾一样,不看如心如猫挠,看了更是心如火烧。不一会二少意犹未尽的把它放回了原处,不放回不行啊,再不到院子里的打些井水来擦擦子,自己快要被烧死了。二少悄悄的打开了门,此时夜很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没走几步二少耳边就听见的“淅沥沥”细小的水声。二少寻音小小心翼翼来到了不远处的马厩旁,只见一个的的背影,半蹲着是个女人,乌黑的头发披散着,穿着白色的睡衣,正在小解,月光映头那出来半肥厚的部,以及因排出的细而半眯的着的“缝”,细水击打地面上的黄土,还有那迸溅的小水球。在白月光的隐下,有几分水气,蒙蒙如雾,更把妇人那“源”多添了几分的娇嫩,又加了几分梦幻。这是妇人已经小解完毕了,手拿着纸由对着那“源”开始轻轻擦拭,那妇人手儿刚用纸一轻碰,好像是触电了一样,轻扬着头,朱发出娇哼“嗯~~~”拉的老长。二少忍不住了,跨步上前,低吼一声,抱住的妇人,不过猛然发力比较大,惯例正好让二少把妇人压在柴上,柴多是些晒过的干稻,没有什么硬物,只有二少打在那妇人上的大。妇人儿明显是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被二少扑倒时只是“啊”的大叫的一声,这时觉顶在自己上那硬硬的东西,以及压在自己后边男人粗粗喘息的声音,这声音自己仿佛是好久都没有听到了,所以,久违的本能,寂寞太久的小儿,也分泌出了一些体。这是二少已经知道被自己压在下的是谁了,是自己的娘,田婶,这个美妇儿上散发出的清香,让二少脑子里更加的迷醉。二少觉自己要炸了一样,他要女人,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娘,你好美,好美,”“二少爷,你,我~~”田婶还想说什么,只是二少一边喃喃的自语道:“娘,你好,我好喜欢”一边对着田婶那的躯开始。“二少爷,不要,嗯~~我~~~我~啊 ~~~是你~~~你~~~~嗯~~~~呀~不~~”田婶觉到了王二少有些不自然,好像有点中邪,一边抵抗着二少的一边要劝二少爷,又一边担心自己要是发出声音太大,被人发现后自己的老脸、名声就全完了。可是田婶却觉自己确越来来沉溺于久违的觉 ,田婶吸了一口气,那眼神没有迷茫,只有无比的坚定,准备来个一鼓作气,翻起来,推到后的小混。这时只听田婶“啊~~”的一声舒爽的长呤这,觉让田婶眼翻,不知人间何事,原来二少这个小混,由于那本春图的原因,已经掰开那圆有弹的瓣,对着那美妇儿温热的,一顿猛吸,那儿里面又又弹,鼻儿心觉到了那片玉蛤所发出的的温和热,还有那妇人儿没清理完私处所散发出一些淡淡的气儿,这让头一次“品玉”的二少一阵儿迷醉,本能用舌头拼命的在里面搅弹的壁,轻轻拍打。接着是“啧啧”的轻吸几下,觉到妇人儿的小腹一阵的收缩,如放电一般的打挺,自己觉到一征服的觉,自己的娘,被自己整治的娇喘,儿浪水点溅,“嗯~~二~~~少~~爷~~~不~~~要~~呃~~啊~~死~~啊~~”二少不愧是有房事的属的天才,他本能又在接在历的,紧含着儿,“噗”的一声长吸,对于,长没没有事的美妇,无疑中于洪水袭来,面这这样的整治,只能束手毙,娘美妇直接就变成了如同到岸上岣离开水面的鱼,面涨红,咬死朱舒爽的低简短而空白的用“呃~~嗯~~啊~~”来表达,皓首乱舞,长发丝丝飘,用力往后扬着U型的“鲤鱼打挺”。恍恍如升仙,爽的香气轻喘。如娇弱无力的大白羊一般,要被自己这个小狼儿吃的一丝不剩,二少也不废话,趁胜追击,提抢而起,两手压着那莹白肥大的两侧,用力的往外掰出那在细小的毛覆盖下那道,被二少“亲”的小儿,二少却来不及欣赏,猴急的抬枪打马。只听“嗯~~~~”在美妇无力的娇中,二少的棍入洞了。“好~~舒服,啊~~好爽”这时的二少已经全的压在田婶背面,受着那妇人皮肤的细腻和温度,两个人的器已经连在了一志,上面的也是的二少和美妇儿十指紧扣,这两个人都是觉到彼此的温度和弹而本能的握在一起,当然主力军的二少有些猴急,快速地挺腰部让,来回如捣蒜,每次的重生的击打,美妇娘那紧致浑圆的部,都会回弹几分,发分“噼啪”的声,二少觉自己进入了天堂,一边呢喃的赞美着美妇下边‘玉蛤’带给自己的无上的快,又一边不断的冲锋索取更多的快。“娘,啊~~爽~~嗯~~嗷~~仙人~~~洞~~”这时的田婶这个没用的美妇人只能对着上的少年予给予求,双方器摩和捣弄的快,让美妇儿觉自己快要疯了,来回用力的扭着自己的的,对少年在自己体内冲锋和在自己耳边的呢语的肯定和认同。 “啊~~~~嗯~~~~”嗓子也有些哑了,不敢太大声,脸上的青筋突起眼,直翻,快如潮,源源不断的袭来,美妇觉自己好像是暴风雨中航行的小船,在风浪的摧残下,摇摆不定,上下不分。两人的器还在来回的抽、扭摆、磨合中不断的带出温水渍流到了柴堆上,在月光的照下从小小如小月饼水印,逐渐扩大到盘子大的水印。战斗还在继续着,二少整治下美妇儿的浪叫此起彼伏,却低了很多。“不~~啊~~出~~出~~不~~~嗯”这时的美妇儿觉太美子,一下被二少这个小狼儿靠晕了过去。二少觉到自己下大,大头一下被一水儿迎面冲来,这时的胯下的妇儿昏了过去,体的指挥权失控,一下子尿了出来,不过不是本能死死的吸吮,包裹着,二少也在刺激下,大脑一阵翻白,爽的发,有硬了几分,跟下边的贴合了几分,再强抽了一百多少,看着还压在下,直紧闭眼眸的美妇儿一抖抖的那一幅带有求饶的,征服的觉,一下子,虎吼一声,入了美妇的久违的子,烙印下了另一个男人的洗礼,这时的美妇娘觉到了自己子激和激后的在那里暖洋洋的,乎乎的,觉自己做为女人从来没有的完美,合足。 庭开 “呃~~爽啊~~~”二少舒爽的深出了一口气长,表示着对美妇儿肥美儿的足及以及赞叹,半弱的与那温热的小儿连着,二少有些恋恋不舍的“噗”的一声,拔了出来。这是大片的好没开了闸的水一样,那小缝儿轻缩轻放,一会大点儿,一会小点儿,伴随着浓浓“白浆”的流出很多,滴落到下边的柴堆上。二少提好了子,暗暗恼怒,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的“火气”会这么大,你看娘,都快被自己搞晕死了。呃!不对已经晕死过去了,再一看那 脸颊潮红,细汗微出,一付这如乖巧的猫儿,那种足的神色。二少怕夜的的水重,于是很有义气的把美妇抱回自己的房间,不对,自己暂住的房间。屋子里也是在月光的照耀下,窗明几净。如同白昼。“嗯~”一阵足的娇声,田婶醒来,觉到自己口那美好的觉,再定睛一看,二少那个小浑已经把她的衣服给光,扔在不远处的地上,现在压在自己上正在吸吮着自己的房,而一只手则握着、轻着自己另一个房。“二少爷,不要啊~~”对与这样的景,美妇明显也没有什么应对的策略,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本能的告饶。这时二少的一只手,已经捂住了美妇的儿,二少“嘘”的一声“小她们就在隔壁,你想吵醒她们”。田婶心头一惊,语气弱了几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是你娘,你居然~~~~”少年闻言出无奈的的神,用嘴和手同时狠狠吸了一口圆挺的房,狠狠了另一个。“啊~~不要用这么大的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夜了火气这么大,所以~~~~”什么,编接着编,明明是见色起义,难道老娘,就这一点魅力也没有。这就是女人,一会你是禽兽,过一会你是禽兽不如。再过一会你就比禽兽还禽兽。看着美妇那不屑的眼色,二少也是眉头一皱,好啊!这胭脂马还要在努力驰骋一会。二少也不再废话多做解释,要用行来证明,腰一挺,大再次进入了美妇的中,“嗯~~”一声低娇鼻音,表示着肯定,已经进入到了美妇儿的体内。二少也是很爽的那儿本能的收缩、容纳、挤压着说不出的妙,田婶也识趣的闭上了眼,轻抬着头,觉那小混或者说是温度、硬度和长度,心里暗叹着,这小混比自己的死老鬼要强多了,也年轻多了,窘然得一惊,这小混跟自己的儿差不了多少 ,自己都可以当他妈,不我本来就是他妈,一种背伦的快袭来。美妇知道自己的儿又又热了几分。二少觉到了妇人的儿的状态,刚要发起一次,急促的而强烈的冲锋,这时的美妇儿突然用左腿搭右腿盘着二少的腰部,双手也死命的搂着二少的的脖子,气如香兰。红呢喃轻语在耳边说道:“小混,不要这么急,慢慢来”。语毕便轻轻的扭着自己的的部,像一个磨盘一扭支,引导和索取着少年。“嗯~~好,就~~这~~~样~~啊!要~~~慢~~嗯~~~对”田婶这样的迎合着,赞赏着。和风细雨,慢慢的温,让两人达到前所谓有的心上和作上的通透。一下,一下的来回进出,带出着少许的的,慢慢的聚集成一大滴,一大滴,流到了因为两个器抽击打,而带到一旁的微开微合小庭(眼)上,又在那儿汇合了一会,不过因为微开的缝隙太小,而无法深入,只能无奈的流到下的锦面上,洇散开,如斑斑点点开的小儿。“好爽,娘,你真的好美”对于男人的赞赏美妇只能低回答,用边的抱着小男人,下体紧连着好像一个人的树袋熊。就这么两个人合着,着,相互索求着。“啊~~~~要~~~要~~~~来~~~了”说完美妇儿儿内四壁突然死命收缩,挤压着,研磨着大头,她要高潮了,二少也爽的不得了,也拼命的抽着,不一会紧接着一道水袭来,“嗯~~~~”叫出了这声长音,田婶已经没有力气,只胜下吐气如兰的喘息了。这时的二少也是强弩之末,抽了五十多下,低吼一声,腰一挺也让吐也了华,“啊~~”低吼死命的往里一挑,着亲着子,热播撒了进去。二少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面的细汗,抽出依旧挺拔的,看着那儿,吐出的场面,突然看见那流过因高潮而一颤一颤嫩红小菊儿时,想到了那本春上的“后庭”。二少一下红着眼睛,觉那酒劲好像又上来,半的一下的了,于是,大开美妇儿的双脚,成‘八’字型,美妇也是一阵的迷离,小腹微颤,任由这个混摆弄,她是爽的什么也顾不上了也阻止不了什么。头已经进去了,卡在那儿,有点阻力,不比前面的小逼,有点干涩,不过挺紧的,有。二少开始扭腰,进行深层的‘探索’“啊~~小混~~进错了~~疼~~啊~~~”田婶现在已经尝到了苦果了,“啊~~人家~~从来~~~没~~有过”让她想到了自己跟自家男人夺走了第一次的觉。“啊~~不要~~人家~~~受不了~~嗯~~啊~~”美妇儿无力的着,皓首和部回来轻微的扭想要减少些痛。二少则看着美妇,还是自己娘在自己‘品菊”下,柳眉直皱,伴随那种娇弱无的力反抗和、求饶。像一只被虎狼玩弄却没法反抗美味的大白羊,一征服的和凌的快。大爽了,太爽了。不一会随着的抽,摩擦,小眼深处开始发热,分必出油。触好了很多,这时的美妇也开始娇的起来,“慢着~~对~~好~~人儿~~~可以~~啊~~嗯~~”疼痛随着异样的快,也带了前面小逼的异样,也分泌出了一丝的体,这时的二少,双指并起,一下子到微开的小逼里,开始搅到,“啊~~”这两边快直接要了美妇的老命了,她拼命的想扭想甩掉这要命的快,只能无力的呼救,二少再接在历挺在小眼的速度。这直接导致美妇“啊~~~”的一声长,白眼一翻,子一疆,对于此时的二少也觉到那搅双指一暖流向上迎来,田婶被整治的喷了潮,伴着尿都出来了。二少见此糜烂景,还有那空气中淡淡的尿味,也是刺激的不行,不管美妇死,双手扶着肥的,胯下的又硬了几分在眼里发起了最后的冲锋,不一会,“啊~“的一声,头肿大,进入了直肠,二少子一顿,直接压在那的躯上,着,点着,只是那下体的还在菊深处,受着那壁本能的~~~~~天堂啊!天堂不一会缓过神的二少将半的从美妇的‘菊儿’抽了出来,那嫩‘菊儿’微红的盛开收缩如铜钱般大小半着那浓白的流出。这真是太刺激了,二少不说什么,胯下的‘小老弟’却又抬头发表出了它的看法。“唔~”在美妇低垂的眼眸中,无力的声中二少开始了再一轮的抽。床儿晃,美妇人低声叫春的声,绵延的老长老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金贵银业】《王府春·卷一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