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诛仙后续】《桃花春梦》【坎贝奇】

《桃花春梦》【坎贝奇】/

《春梦》
发布于:2022-05-30

,

《春梦》

,

正文 春梦(00-02)

,

作者:wanghuaquan

,

字数:659

,

,

这是一座全是由石块和石垒砌的房屋,坚实厚重的石墙围住四面,再加上

,

房顶处倾斜排布的石,构成了这座屋子。

,

这座只有里外两间房间的屋子内里,却丝毫不像外面那样简单粗犷豪放,相

,

反的比常人家的布置陈设更加细腻、周

,

无比的龙凤雕硬木床,乃是一座堪称巨大的婚床,上边哪怕并排躺下十个人也

,

丝毫不成问题。可是此刻,这张被充喜庆气息的大红幔帐和粉红轻纱所共同包

,

围起来的大床,却被冲击得摇摇晃晃,咯吱咯吱的响声不绝于耳,好似犀牛大象

,

在床上角力一般。可是,床帐中央却是只有一对男女在而已。

,

男的是个看起来年近二十,面容英俊得好似画中仙人、人间难有,皮肤白皙

,

却健壮高大,赤的体线条优美,即看起来十分壮实,却又不那幺过分魁梧笨

,

重。女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不到的少女,美娇的容貌足以让任何

,

看到的女人羡慕、嫉妒、仇恨得咬牙切齿,而其中却还带着一丝稚嫩和娇弱的气

,

质,任何男人的征服和保护都可以在她的的上得到完美的足。

,

她,就是林梦儿。此时,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处女才刚刚被压在她上的男人

,

开苞,接着就被那让她的混杂着多种元素的可和所吸引所折服的男人按住

,

了以后狂干猛肏,除了开始她剧烈疼痛时用温的甜言蜜语和轻的作安了

,

惊慌和害怕的她以外,等到她刚刚能适应被男人肏弄,就被狂风暴雨般的狠狠

,

捅给干得喘不过气来了。

,

比床体的咯吱作响声音更大的,就是被男人压在下的女孩的声浪叫了。

,

伴随着男人一阵比一阵猛烈的冲击,被巨大粗壮的巴在体内,连小肚子都被

,

顶得微微鼓起的林梦儿,只觉得弱的自己就要被这惊涛骇浪一般的冲击给压垮

,

了、碎了,她那纤细的好似盈盈一握的纤腰就快要被男人那持续的冲击顶撞给

,

弄断了。

,

可是她却只能仰躺在那里,发出一连串的:「啊、啊、嗯啊、啊……啊嗯、

,

啊,啊哈~,啊、啊、啊、呀,呀啊……」的,原本盘在男人腰部的两

,

条修长雪白的玉腿,也只能无力的分开两边落在被褥上,弹不得。一对鼓

,

胀,即使平躺在床上依然傲然挺拔屹立的酥玉,落在在男人的两只大手的掌

,

握之中,伴随着他的抓搓,被弄得在手指中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形状,还没有

,

变得绵舒松,内里还带有少女处子的硬核的房上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的火热的

,

刺激跟微弱的疼痛,与下体道屄内里的疼痛和酥舒爽一起,折磨着她,刺

,

激着她,着她,让她虽然呼喊着着,却不得不承受那一次次的冲击。

,

「啊!师傅!梦儿……梦儿不行了~,梦儿~梦儿要受不了了。受不了

,

了啊,啊~啊~,师~师傅,梦儿,梦儿要死了~要死了……」林梦儿被男人反

,

复入下体的小屄的同时,上面还被搓按着房,双管齐下的刺激让她不知

,

所措,处女被开苞时破瓜的疼痛虽然依旧还在,被粗大得简直不可思议的大巴

,

撑开屄内的壁时撕裂般的疼痛还不时传来,可是那种被男人肏干时的舒爽刺

,

激,那又酥又又又舒服的觉跟不再那幺强烈的疼痛一起传来,已经快要让

,

她疯掉了。

,

「嗯?!你叫我什幺!?」男人听到她的呼喊,下用力猛的一顶,粗壮的

,

巴前端大的头就顶住了她「心」处的子颈,然后使出怪力,头不但

,

散发出烤得林梦儿「嗯啊」的热力,而且还旋转着撑开她的子颈,想要钻

,

进内里去。同时,他脸上出邪气凛然的坏笑,把自己的脸凑近林梦儿娇俏的小

,

脸,用大嘴亲了一下她那不停喘息中的嫩小嘴儿,然后说道:「我的乖乖宝贝

,

儿,小梦儿,我不是告诉了你,你在这种时候怎幺叫我我才会高兴的幺?」

,

林梦儿被巨大的头钻得心酥又疼痛,心快要绽开的痛跟那种要被

,

送上

,

地|?

,

天去的快一起传来,几乎把她折磨得死去来。她大声的叫着:「啊~,

,

好哥哥!亲亲好哥哥!亲亲……好老公!好老公!梦儿~梦儿要死掉了,梦儿真

,

的要……要被你弄死了!真的……真的不行了!梦儿真的不行了!梦儿会死的,

,

梦儿真的会死掉的。」

,

「爽幺?好哥哥,好老公干得你舒服不舒服?告诉我你现在的受,你是什

,

幺觉?嗯?好老公的又粗又大的巴干进你的小屄里,你有什幺觉?是不是

,

很爽很舒服?是不是被好老公肏得快要舒服得上天了?嗯?是不是?」男人先问

,

了她,然后继续低着头,咬住她的一侧耳垂,轻轻的用舌尖舔舐,同时以牙齿轻

,

啮着,电流通过似的微弱快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大脑,跟下处的痛并快乐着的

,

觉混在一起。她几乎已经崩溃了。

,

「不~不知道,梦儿不知道,梦儿真的……真的不知道。好痛,啊~真的好

,

痛,要裂开了!可是……可是又好舒服,真的~真的很舒服,我……我不知道,

,

梦儿,梦儿不知道了啦~!好哥哥,亲哥哥,亲亲老公,饶过~饶过梦儿吧,不

,

行的~,再这样……这样弄,梦儿会死的,你的小梦儿真的会被弄死的。」林梦

,

儿连摇脑袋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他的半个头都已经钻进了她「心」处的

,

子颈里面,几乎要把她的心撑裂弄破了,这种撕裂的疼痛偏偏伴随着无比

,

强烈的快,林梦儿被这种觉折磨得心摇蕩,神驰魂飞,已经不能自已了。

,

「我的小梦儿,你不会死的。你的好哥哥,好老公怎幺捨得让你死呢,好哥

,

哥我只会让你爽上天去,再落下来,再爽飞上去的。即使我的小梦儿真的死了,

,

好老公也会干得你再过来的,你放心吧。」说完这些词浪语,男子从林梦儿

,

的娇躯上直起子,把已经几乎快要都钻进她的子颈口去的头收来,将整

,

根的大粗巴几乎抽得快要从她那毫无毛遮蔽,而且并不外翻,好似是幼

,

女一般白皙的娇嫩小屄内完全出了,出了凶残得吓人的整根。

,

这条巴无论是粗、长,都大得堪比骡马的器物件。而其直挺坚硬的程

,

度,以及内含的火热气息和纯内力,都是骡马所难以企及的。这条足以称得上

,

是人间凶器的火热大子,就在男子的「嘿嘿」一笑中,猛地向前一送,重新

,

入进到林梦儿那紧窄的处女小嫩屄之内,顶得林梦儿娇呼一声:「嗯呀!

,

啊……」然后,就被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抽肏干给弄得连连,一对娇挺

,

的处女嫩在这一连串的肏干作的作用下,来摇晃,摇出一阵阵波,

,

看得年轻男子觉得新奇好玩,于是又再加快了肏的节奏,干得林梦儿不住地发

,

出带着哭腔的婉转娇啼。

,

在一阵紧似一阵的狂抽猛,狠肏狠干之下,林梦儿再也发不出告饶的哀求

,

声,只能在大巴一下下的肏进她的体内时,发出一声声的,这声浪啼又

,

如最上等的春药,刺激着青年男子的更加粗大,慾更加高涨,作愈发的

,

加快,肏弄越来越猛烈了。

,

一番番似是折磨似是似是慾的的肏入抽出,本来就已经被处女破

,

的疼痛、器官处带来的快,以及被人骑住抽的羞耻折磨得心神不

,

属,只知无力的仰躺承欢的林梦儿,在这一阵新的攻击下,愈加的沈沦慾海,无

,

法自拔,被男子彻底的搞成了在此刻只知道被肏,不知道其他的女娃。

,

在她叫着「啊~啊~嗯~啊,呀啊~哈,哈啊~,嗯嗯~呀啊~」的浪叫

,

声中,她下体内那段被世间第一奇书《宝典》称为「三绝」之一的所谓

,

「深山幽谷」的奇妙道,一阵阵的颤抖收缩,包裹在年轻男子周围的道

,

壁上的褶皱在中抖着,震颤着。而她的道内的温度也进一步的升高着,

,

的水也开始增多,被抽中的粗大带到屄外面,溅地锦缎被褥

,

上本已透了一大片的地方,又洇得更广更大了。

,

男子知道,她已经快要到达高潮了,更是不敢怠慢,运起内功心法所载的呼

,

吸口诀,调内力向下体丹田聚集,同时正在抽的巴更在她的屄内微微的

,

左转右旋起来。才不过转了二、三十下,林梦儿的脊背就猛的挺直抬起,整个

,

子直上挺,下与男子相接处的小屄也跟着猛地上送前凑,把整跟巴都

,

完整的包裹在了道之内,「心」处的子颈更是像小嘴一样咬住了巨大的

,

头的前端,像真正的嘴一般「含」住了头的马眼部分。

,

同时,她的嘴里喊着:「不行了!梦儿~梦儿要死了!梦儿真的死了~!要

,

死了!死了~~~,呀、呀、呀,啊~,嗯啊啊啊…………」一声长长的娇啼

,

叫中,子像触电般的不住抖,更猛烈的抽搐了四五下,小屄内的道壁紧紧

,

的包裹住男子的大巴,同时还像负压吸引般的努力收紧。男子也受不了这样的

,

压搾吸引,运足内力的同时巴向前用力一挺一送,白的有力的喷

,

了出去,里面饱的种子直接从子颈处进了子内部,打在子底部上,

,

的像岩浆般直入内部。

,

而在同一时刻,林梦儿的屄内部似洪水氾滥,从子里和道壁各处的腺

,

体分泌点喷出的水浪像大海潮水般涌出,下丹田内蕴含的处子元跟丹田里

,

的《宝典》里的神功的内力也伴随着涨潮一般的水一齐奔涌而出。而

,

这种洩出,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把她从高潮推往更加绝顶的高潮中的快。在这种

,

快的刺激下,林梦儿先是「嗯哼」地闷哼了一下,然后尖叫了一声:「嗯呀啊

,

啊~~~~~」,就翻着白眼儿昏迷了过去。

,

在她昏迷之前,似乎看到了一道闪亮的白光一般,然后,就好像整个躯体都

,

在漂浮上升,通过了这道白光所在的一个门户。然后,她就觉得自己变得有所不

,

同了,但是她还没来得及体会有什幺不同,就在强烈得无法承受的高潮快中昏

,

迷了过去。

,

她,林梦儿,其实也就在此刻,与过去的前世今生做了一个正式的告别,从

,

此以后,她就真真正正的是全新的林梦儿了,不再与过去的「前世」和「今生」

,

有任何的瓜葛。她,真正的在此刻,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中,新生了……

,

**

,

附:

,

《宝典》,世间第一奇书,记载着丹药、武技、内功心法,轻功法步法,

,

奇门阵法和一些知识。而其中任何一方面都可以和此类专业书籍中的一流者并

,

列,而其内功心法、武技和丹药在其一定的专业角度上来讲,可以说是独步宇内

,

天下无双。轻功法步法也是世上罕有能比肩着,奇门阵法与知识虽然是单独

,

记载不成篇幅,可其水平也是天下一流。

,

只可惜其书中的任何方面都有诸多实在难以达成的限制条件,而研究方向也失之

,

偏颇,实在缺乏广泛的适应。

,

《宝典》

,

三绝:

,

一、深山幽谷

,

普通要点:其屄内褶皱层峦叠嶂,好似群峰耸起,男男根入其中,像是登

,

山攀巖,突破层层障碍,快也是持续不断。

,

特点:当男过长过粗过大,足以撑裂小时,深山幽谷的屄会向周围扩

,

张,同时深度也会向内展,直到足够容纳下男器为止。在对方实在太过巨

,

大的况下,深山幽谷的「心」也可以在被迫的况下接纳男根的肏入而不受

,

到损伤。

,

二、源仙乡

,

……

,

三、****

,

……

,

第一章 前世今生(上)-前世

,

林梦从昏迷中渐渐甦醒过来,是因为一阵又一阵地寒冷。这种觉从四面八

,

方包围着他,从每一个方向向他袭来。尤其是背后和肋下,不仅仅是刺骨的寒冷

,

气息穿透肌肤直侵内里,同时还觉得被坚硬的物体咯得疼痛难忍。他想要睁开眼

,

睛,但是却缺乏力气,只觉得眼帘似乎是有千斤之重一般。体的各处关节也全

,

都在剧烈地疼痛着。

,

从勉强睁开眼睛,模糊地看到一片灰濛濛地影像开始,林梦的思考能力也开

,

始渐渐恢复。他忆起了自己在昏迷之前最后地记忆:的浓烟之中,慌乱地

,

人群弯着腰,像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本来贴着墙边,小心翼翼蹲着行走的他

,

被几个从浓烟中窜出地毛毛躁躁的家伙撞中体,仰面倒下时头磕到了什幺很硬

,

的东西上,当时就是一阵眩晕。虽然如此,他仍然坚持着翻了个,面朝下的趴

,

在地上,手脚并用地想要爬出火场。可是才爬了几下,他就觉头脑里一阵阵迷

,

糊,再也没力气爬行了,然后紧接着就听到很大的一声「轰」地爆响,跟着他就

,

什幺也不知道了。

,

虽然说这些忆片段说起来很长,而且还支离破碎的,其实不过瞬间就在他

,

地脑子里闪过了。忆起这些之后,他的眼睛才刚刚能看清楚东西。但是,当他清

,

楚地瞧见了他眼前的光景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至少

,

肯定不会是在医院里。

,

??度????

,

因为,他双眼所见,是一片灰濛濛地天空,乌云盖住了他

,

目光可及地所有天际,大片大片地雪从天上不住地飘落,时而在他的睫毛上落

,

下一片。

,

跟着,他勉强的抬起头,环顾一下周围,发现自己正躺在荒郊野外的一片空

,

旷雪地之上,左臂和左肋、后背全压在一块平平的石头上,难怪又冷又硬。然后

,

他便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他的手臂瘦弱,十指全都又细又小,整个体也是短小

,

纤弱。而他的体上套了一条挖了孔的破袋片儿,算是上衣,下根本没有

,

子,只围了条又粗又糙的破布在腰胯处,此时已经移位,根本挡不住下体。

,

而更糟糕的是,他觉得自己下体处不断有凉风灌入,而且看起来很是奇怪。

,

手去的同时坐了起来,低头看去,顿时脑袋里「嗡」地一声,躯一阵止不

,

住地颤抖,眼前一黑,又昏迷了过去。

,

**

,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他甦醒了过来。原本希望他所看到的只是幻觉,这

,

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的他。在看到周围天青色的绣幔帐,还有自己那从锦被

,

之中出的雪白纤弱的小手臂时,他知道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

,

就在这时,他的头一阵阵地刺痛起来,好像有很多针在颅内向外戳刺一般,

,

痛得他连声音也叫不出来,整个子猛的直,从头顶到脚尖绷地紧紧的。片刻

,

之后,全放鬆瘫下来的他已经是浑大汗淋漓,不知道是被谁穿上的下为

,

裙装的汉服中衣,连同里面地亵衣都一起完全透了。

,

浑无力,只能躺在床上的林梦,此时已经知道自己现在所用的这体原

,

“点”b’点

,

来的人的份,因为他已经继承了这个苦命的小孩全部的记忆。由于现在弹

,

不得,他也就只好仰躺在被中,梳理起这个小孩子跟他自己的记忆来……

,

**

,

林梦自己本其实也是个悲剧的化,小时候父母两次跨省移居,数次市内

,

搬迁,三岁时六岁时的小伙伴都统统失去了联繫不说,后来从小学升到初中,好

,

不容易稳定了,父母却又搬家一次,搞得他都初二了还得要认识新同学。这也导

,

致了他在小时候因为反覆的离别,不愿意与他们比较深的往,因而又反过来造

,

成了他连一个真正的朋友没有。

,

结果初三那年要升高中了,而他的父母却又因为父亲有人而要闹离婚,频

,

繁爆发的吵架和大打出手搅得他也跟着不得安宁,原本就因为总是换学校而跟不

,

上的学习此后更是一落千丈,全班五十几个学生里总不出后三五名,甚至全年

,

级的大排榜也永远永远是后十名。

,

最后,他父母终于闹上了法院,在他中考前一个月成功离婚,愤怒的準备改

,

嫁的母亲準备带上他走,可是父亲却坚决不肯让自己的后代改了外姓。最终母亲

,

为了离婚得以成功不得不让步,放弃了他的养权。而此时,他自己也已经木

,

得无所谓跟哪个大人了。

,

自然,中考成绩下来后,连3分儿都没能考到的他当然是连最低分的普

,

通高中也读不了。就连中专也只能念那三流的下等中专,6分里考出了二

,

五以上就能念的。

,

这种低端中专和那种非常贵的拿钱才能上的中专,有一点本质上是一样的,

,

那就是管理极其稀鬆,教学水平自然也是稀烂。老师敷衍了事,班任对学生也

,

是从不过问,甚至有上课老师都不到场的。

,

学生们自然也是各有各的道,玩起来是五八门,女生旷课卖,男生旷课

,

游戏,甚至学生与学生,学生与老师,老师与学生之间也是不清不楚。甚至有的

,

男学生跟男学生之间在学校教学楼公然搞基,下子干起了眼儿,学校居然

,

连象徵的处分都不给。

,

在这种混乱而又糟糕的气氛,生了一副还凑的皮,算得上档次较低的小

,

白脸儿的林梦在这所学校混到了毕业,可是已经十九岁虚岁的他居然还是一个处

,

男。不是他因为无钱无势泡不上妞,十五六岁还没準备把自己卖个好价钱的小丫

,

头们还不考虑傍大款的事儿呢,这时候的她们只想着玩。这些自以为游戏人生的

,

小货们只要男的长得凑,会说点儿噁心的话,再买写吃食去多缠多泡,

,

轻轻鬆鬆就能把这些丫头弄到床上撅起来挨肏。

,

林梦也不是单纯善良,有什幺洁癖。他甚至都已经跟一个小屄做到了

,

最后一步,可是他却怎幺也硬不起来。无论那个吊着三个耳环染了半头红毛的十

,

七岁的小丫头赤体地跪在他的两腿之间,怎幺撸怎幺怎幺,用上嘴巴

,

吸舔裹了十几分钟,甚至连让他看她怎幺样跨坐在床上,用手指跟按摩自

,

的招数都用上了,他的还是趴趴的硬不了。

,

最终,那个半头红毛的小姑娘穿起了衣服,在拉上牛仔拉链以后,她拍了

,

拍林梦的肩头,对他说了句:「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哥们儿,你八成不是什幺心

,

理问题。」果然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林梦是由于内分泌系统问题引起的先天

,

痿,天生就完全无法起,甚至连入女道都做不到。

,

而那个丫头没能给他保守住这个,不出半年,全学校都知道了他是个

,

功能的天阉。虽然由于都跟他不熟,所以也没什幺人来直接调侃他讽刺他,但

,

是却有男同恋者来劝他转投GAY世界的怀抱,反正他天生硬不起来,无法享

,

受与女人的,而他又生得红齿白,皮肤光细腻,面相也是偏向的俊

,

秀。

,

可是林梦本人却并不想要这样跟那伙人混在一起,幸好此时距离毕业还不到

,

两个月了,很快他就熬到了毕业,离开了学校。本来有些半自卑半内向,还略带

,

些愤恨的他并不想出去工作,害怕与人往深了,暴会受到嘲笑跟讽刺。

,

可是命运却并不让他这样逃避,他父亲因为突发的心梗死在了人的上,虽

,

然让他继承了几万块钱的遗产和一套住房,但是坐吃山空也必然不是办法。

,

幸好林梦还没有变得自闭和抑郁,他的找了个夜总会,做起了服务生的

,

工作。从十八九岁一直干到二十一二岁,他的先天痿的被夜总会里的坐

,

台跟出台的小姐们知道了,结果几个原本想和他玩一玩的小姐们也都放弃了自己

,

的心思。

,

原以为会就这样熬到三十自己开个小店或者换个工作的林梦,万万没有想到

,

自己的人生竟然会在不到二十三岁时,就会在一场火灾里走到了尽头。他所工作

,

的夜总会要翻新扩建,把原来所在的的两三层都买了下来,打通以后进行装

,

修。可是老想要省钱,建筑队要搞外快,两下里都是对防火安全不管不顾,而

,

消防安全的例行检查按照制度是很频繁,而实际上制度的执行况很一般,都是

,

一年才查上一。

,

平时幺,除非全国或全省的清查,否则根本没人注意,只要把那些

,

不隶属于消防系统,只是被僱佣岗位的消防巡视员打点好了,根本没人能查到这

,

里的消防安全隐患。而且别说这一年一次的检查在翻新装修前才搞过,而装修后

,

开业前的消防安全验收实际上只是走个过场。就是真查到了也不见得会闹到拆除

,

重装的地步,无非走个停业整改的过场,实际上重贴几张墙纸,打掉两片隔断就

,

可以验收格了。

,

就这样,用着易燃、有、多烟的材料做的墙纸、涂料、隔断、吊顶,还有

,

那些沙发、地毯、纱帘、木门,包间里的木地和柜子,甚至连地脚线的油漆都

,

是可燃的,整个夜总会简直就是一堆乾柴、煤炭。

,

一次简单的电路故障引起了不大的火头,可是狭窄低矮的走廊,闭塞的空间

,

导致火势不可控制才被发现,而且迅速的蔓延。从火势被发现后算起,才不足十

,

分钟,起火的楼层已经浓烟,面对面都看不清人了。不到二十分钟,整个夜

,

总会被大火浓烟包围,已经完全逃不出去了。

,

倒霉的林梦白天睡得时间短,晚上趁着自己负责的包房段客人少,事也少

,

躲起来偷偷补觉,已经是服务生组长、副领班的他只要不被经理抓到,偷睡一会

,

是事儿也没有的。可是就是这睡的一小觉要了他的命,等到他被穿透隔音、吸

,

音效果很好的墙壁隔的脚步声、呼喊声惊醒,听到「起火了!」「着火了!」

,

「快跑!」等等声音,闻到呛人的浓烟时,火势已不可收拾,他所在的楼层已跑

,

不出去了。

,

并不知的他按着一知半解的消防知识放低子,可是却白癡的选择了蹲着

,

行走。结果重心不稳,被几个惊慌失措到处乱跑的客人撞中体,仰倒下去时撞

,

中了走廊里的装饰架,顿时就受了不轻的伤,挣扎着翻爬行逃走时,却赶上了

,

存放办生日宴会或节庆聚会的冷烟火的库房被引爆,同时点燃了墙体里的煤气管

,

线,这一爆炸简直惊天地。林梦就在这爆炸中被气浪和冲击波直接弹飞打昏,

,

受重伤,然后被坍塌的楼体压中,当场死亡,就此魂飞异世,来到这边了。

,

第二章 前世今生(下) 今生

,

不知道怎幺的,林梦在忆自己于地球上世界的前生时,只觉得就好像人们

,

常常传说的那样:人或者是在濒死的危险时刻,或者真正要死去的临死之前,就

,

会突然想起很多过去的事,而这种忆又进行的非常快,十几秒钟、几秒甚

,

至于零点几秒之内,就能完成对于自己人生大半的重要经历的追忆。

,

而方纔,他在试图忆起自己这个「前生」的生记忆这时,他的「前世」

,

地一生,就好像是放电影一般,从他地脑海里一幅幅、一幕幕接连不断的飘过,

,

却又非常快的飘去溜走,就好像是旁观者在看影片剧集,而不是自己亲经历过

,

的事一样。虽然说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生命中所经历过的记忆,清晰得彷彿

,

呈现于他眼前一样,可是却显得遥远、漂浮,只是虚无缥缈地一闪而过。

,

而越接近他死亡前的近期记忆,就显得越清晰,越明了,可是仍然不能给他

,

置其中的真实,就好似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清楚、体的梦一般。最终,这

,

个「梦」在一声「轰」地爆炸声中终结,变为一片黑暗,转而又是一阵虚无。

,

然后,限于沈思忆中的林梦就从思追忆的状态下离出来,眼睛看到了

,

那青青的帐帷顶上,绣着双凤图案。他了手臂,似乎想要抓住点什幺,但是

,

却没能抬起手来,而他不甘心,还想过头去再想一下自己过去的事,可却

,

再也沈不那追忆前生往事的状态中去了,反而脑海里不由自地浮现起这

,

体原先的人的一些模糊不全的,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

,

林梦不知道为什幺这个孩子的记忆如此破碎,如此零散,甚至较远的忆中

,

连最亲的亲人的面目都是完全模糊,连五官都分辨不出的模样。其实,林梦前生

,

虽然喜欢躲避人群和往,可是却也没有读什幺书,学什幺知识,多是自己一个

,

人打游戏看小说、电影、画片,可以说是不学无术。

,

普通人类,如果不是发生印象极深的刺激事件,给小孩子脑海里刻下极深

,

的印象的话,五週岁以前孩子对于「事件」和「体事物」的记忆全是模糊的和

,

临时的,不能长久保持的,甚至这种模糊的和临时的记忆,也要到孩子三週岁左

,

右才会可以拥有。五、六岁以后的孩子,才算是能有了系统的、完整的、确的

,

记忆,而且这种功能也是逐渐完善的。能够在成年以后还能确提取的记忆,至

,

少要到八九岁才能準确的记忆,在此之前的,就只能记住一些大事或印象较深的

,

事件了。

,

这种知识随便看看电视,都不需要看科教节目,就看看新闻或者会类节目

,

都能掌握,不过林梦却是全然不知。他如今这体故意才不过刚刚六七岁大,

,

六週岁都不知道到没到呢,若不是此前的生实在命运多舛,恐怕连那些模糊的

,

大块记忆碎片都不会有呢。

,

在这个孩子的脑袋里,只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在林梦看来应该是两三岁的

,

时候),家乡死了好多人,爹爹也死了,似乎是叫瘟疫什幺的。母亲抱着自己,

,

走了很远很远,投奔了叔叔家(林梦估计应该是远房的叔父),然后很快娘也死

,

了。接着的记忆片段,林梦觉得应该至少是几年以后的事了。在记忆中,总是酒

,

气熏人的叔父和什幺人说着话,然后就把自己给了一个婆子,记忆中的言语里

,

有什幺「赌债」「银子」「晦气」「丧门星」什幺的。

,

再然后的记忆,就是在人贩子手上时,那些喝骂、威胁和挥舞的鞭子。虽然

,

不曾被真正的抽上,可是呼啸的鞭梢却不止一次的掠过他的旁。还有那勉强饿

,

不死,却永远也吃不饱的食物。一直持续到他被通过人牙子卖给一户大户人家,

,

这种时刻受到恐惧的威胁地日子才算结束。

,

可是才不过几天,这户人家的女人就愤怒地叫嚣着,要杀死他,把他

,

的尸体剁碎了餵狗。这体在忆到这个嘴喷出唾沫的女人时,本能地发出

,

一阵阵无法制止的颤慄。

,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现在这体原本应该是一个女孩儿,一个

,

可以说若养得好,足称得上国色天香、世上罕见的女孩子。即使出生在极端贫苦

,

地农家,从小就营养不良,即使后来在远房叔父家里从未真正吃饱过。哪怕是生

,

在这种非常艰难贫困的环境下,她仍然是拥有着足以让人惊歎地美,肌肤细腻

,

嫩,如同凝脂、好似白玉,尤其是到了五岁后,眉眼稍微一长开,简直是天生

,

地「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的美人胚子。

,

只可惜,她却是被叔父看成一个灾星,一个带来晦气的源头,以至于在某次

,

赌博输了钱后,为了还债把她这样一个简直可以说,足能成长为祸水一级的大

,

??3◢2

,

,

女的孩子,以十五两银子的价格(后来买还杀价到十两)卖给了人贩子。

,

只因为她那两片鼓胀凸起的馒头型小屄内的女天生紧窄闭,只有极为细

,

小地一个小孔洞,能容尿从此排出而已。若只是这一点儿天生缺陷,也完全算

,

不了什幺,甚至于连大的畸形都算不上,古人虽然迷信又仇恨畸形儿,但是若是

,

只有这种程度,可也不会大干戈,真正要命的地方是:

,

她的女上方紧挨着不足半寸处,还胜仗着一根有成人大拇指长短,小拇指

,

粗细的!像一条毛毛虫一样躺在那里,说不出的碍眼和怪异。

,

这种天生有男女外,还都发育不完全的孩子,在古代任何家庭,都会被视

,

作灾祸降临的源泉和载体。更何况家乡瘟疫,没有从出生就把她溺死或丢弃,而

,

是仍旧养了她的父母一个染

,

?地?

,

病暴死,一个挣扎着拖到把她送给远房亲戚后也告

,

去世。这如何不让亲戚联想到灾星祸源?如何不联想到克父克母?所以说,这个

,

好赌嗜酒的叔父把她卖给人贩子时,其实想的是终于甩掉了灾星和祸害。

,

而这背后所代表的许多东西,所发生的许多事,这个已经死掉,被林梦的

,

魂魄佔据的孩子并不知道,林梦也当然就更不知道了。比如说

,

那些购买了她的人贩子其实并不是那些在大灾之年跃在各大城市人市上的

,

普通人牙子,而是比较大的贩卖素质优秀,容貌上等的男女童,有时也做些成人

,

买卖的贩卖人口集团。这些人中的手下是要负责给购买来的孩童洗澡,以清除

,

掉许多被卖的孩子上都有的虱子、跳蚤等寄生虫,同时也洗净泥汙、灰土。

,

就在这样的洗澡中间,人贩子们发现了不对。但是其中的一些利慾熏心者捨

,

不得这样一个上好的千里挑一的货色就这样被废弃,只是指示人手去,将那个

,

卖了她的叔父狠狠殴打了一顿,责骂他隐瞒事实,欺骗诈财,打断了他一条

,

腿,并把他还没出多少的银子的剩余部分抢。

,

而这个孩子,则是被半饿半熬的饿掉了那本来就只有一点点的婴儿肥,面容

,

上的忧愁、恐惧和饿没有破坏她的美貌,反而让她更加的楚楚人。然后,她

,

被隐瞒住生理的缺陷,以近五十两的价格卖给了一家高门大户。

,

而这户人家买了她的目的,和之后发生的事,小姑娘也都一概并不知。

,

比如说

,

这户人家要找容貌上等的小姑娘,家生奴才里挑不出模样可心的,只好从外

,

面购买。然后等调教出来后从小伺候还年纪幼小的小少爷,等少爷略大以后放进

,

他的房里做床上伺候的丫头,这样在少爷成亲后边也还有听话可心的自己人可

,

用。

,

但是这种明显的生理畸形哪里能隐瞒得住很长时间,才不过被买进门的第三

,

天就被发现了。可是女人带着管家婆子持买完人口后,却去庙里吃斋进香,

,

足足要一个月才会来。于是,她就被在小黑屋子里关了两天。直到女人得到

,

消息,提前结束斋戒转府中,才得以被放出。

,

女人知道了消息后,来拔下她的子,亲确认以后便暴跳如雷,一边

,

指着她威胁要杀死她剁了餵狗,一边同时对人贩子们痛骂不止。片刻后自己累了

,

才坐下歇息,同时指示家男僕拿起绳子把这个妖捆住,然后勒死。吓得

,

管家婆子慌忙制止了真的上前手,已经几乎把小姑娘勒死了的家们,挥退他

,

们,并把人赶得不剩几个之后,管家婆子对女人说了一番道理。

,

由于女人前番在城外寺庙吃斋念佛,无人持内院,而发现小姑娘下体异

,

状的丫鬟又是个大嘴巴。在女人来之前的两天之内,已经传得阖府上下,内

,

宅外院尽皆知晓。如今又让家僕役直接手杀死小丫头,越是这样的高门大户

,

勋贵人家,越是怕被人抓住把柄,轻则被流言嘲笑,重则被奏上一本,灰头土脸

,

甚至有可能受到皇帝的责罚。虽然说这样一个小小奴婢杀了也杀了,可是坊间流

,

言终归对府上的名声不利,不如给她来处置,保证把影响降低到最小。

,

女人思虑再三,终究同意了管家婆子的建议,放手不再管此事了。管家婆

,

子算是救了小姑娘一命,可是她虽然不肯顺从女人,让家杀人,可是却也不

,

是什幺慈善之辈,只是考虑到人是她持买进来的,要是杀掉了,这一个汙点就

,

永远无法洗清了。

,

她接下来的举措,是在丫鬟僕妇中宣布,她看走了眼,从人贩子手里买了个

,

有天生毛病的丫头(却并不挑明了是何毛病),现在这个被隐瞒的毛病已经被发

,

现,这丫头无论如何不能留在府里了。作为惩罚,不发还卖契约,收府内所

,

发的衣物,给破袋一条以遮蔽体,直接赶出府去,由其自生自灭。

,

于是,一个漫天大雪的日子里,怕她自行出府后饿毙冻毙在府邸附近,引发

,

流言蜚语,管家婆子亲自押送着她,坐着大车大早上的就出了城门,把她丢在

,

了城外的大路旁,然后府去了。

,

就这样,被守城兵驱赶,不许接近城墙,否则当场杀死之后,又冷又饿的

,

小姑娘在野地里漫无目标的找着遮蔽风雪的地点,可是却怎幺找也找不到。最

,

终倒在了这片平石上,冻死在了这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诛仙后续】《桃花春梦》【坎贝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