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国产乱人视频在线播放】《大侠魂》之第四十二章 谁人能解此中趣

《大侠魂》之第四十二章 谁人能解此中趣/

第四二章 谁人能解此中趣   这日夜晚,华云龙来到白君仪和宣文娴所住之屋,但见宣文娴沐浴后披薄纱睡袍,娇躯飘出一女人幽香,迎面扑鼻,令华云龙如疑如狂,神魂飘。宣文娴穿著粉红色半透明睡袍,未戴,那两个肥大饱的房,紧贴在那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析的显出来了,尤其是那两粒像葡萄一样大的头,更是勾魂魄。    再向下看,宣文娴两腿微张,睡袍两边掀开,丝质半透明的亵顶端,乌黑一片,美艳极了,看得华云龙全汗毛根根竖起,胯下的大宝贝也暴涨起来。正在此时,耳听白君仪娇声道:“龙儿,还不快拜见岳母?以后你要多多孝顺岳母,知道吗?”  华云龙一听大喜过望:“是,娘,我知道。”说完飞下地跪在宣文娴脚下,连连叩了三个响头。    宣文娴连忙用双手扶抱华云龙在自己酥前:“龙儿,不要叩了,让娘亲亲。”深的著华云龙的俊脸及,尽的给予他舌觉上的快。华云龙边,只手毫不考虑,把她腰带解开,并且掀开了她的睡袍。    两颗雪白肥大的房,呈现在华云龙眼前,褐红色像葡萄一样大的头,浮岛式艳红色的晕,好美、好。华云龙于是一手抓住一颗大房,又,又搓又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头,又吸、又吮、又咬,又用舌头去舐她的晕,弄得宣文娴全像有万蚁穿似的,又、又、又酸,虽然极为难受,但是也好受极了。宣文娴忍不住的,双手紧紧抱著华云龙,挺起户贴著他的大宝贝,扭著细腰肥磨擦著,口中叫道:“龙儿……嗯……龙儿……我受不了……了了……抱……抱……娘……到……到床上……上……去……”  华云龙于是双手抱起宣文娴,回头对白君仪说道:“娘,我先侍候岳母去,现在你先忍耐一下,等下儿子再好好补偿你。”      “龙儿,娘今天不要你陪,你好好侍候娴姊姊就行了。”白君仪笑著答道,然后起到其他屋去睡。    华云龙把宣文娴放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衣光,再将宣文娴的睡袍及亵掉。啊,眼前的美人儿,真是耀眼生辉,赛似霜雪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房、褐红色的大头、艳红色的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阜,尤其那一大片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户。    华云龙用双手拨开修长的粉腿,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大呈艳红色,小呈鲜红色,大两边长短短的毛,一粒核像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比白君仪的还要漂亮,粉是又肥又大,看得华云龙焰高张,一条宝贝暴涨得有九寸多长。  宣文娴的一双眼,也死盯著华云龙的大宝贝看个不停,好长、好粗的大宝贝,估计大概有九寸半长、二寸粗,尤其那个头像小孩的拳头那么大,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户里的水不由自主的又流出来。这边华云龙也想不到,宣文娴光衣服的体,是那么样的美艳,都快四十三的人了,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材保养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艳福不浅。  华云龙蹲在床边,再低下头去,用嘴含住那粒粉红色的大核,又舐,又咬,两双手上抓住两颗大房又、又,觉两个大,比亲生母亲的还肥大,绵绵的、溜溜的,还带有弹,好受极了。华云龙是越越有趣,火不断的上升。宣文娴的一双大头,被得硬如石头,小被舐得肥左摇右摆,死,水直流,口里声浪调娇喘叫道:“龙儿……娘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舐……了……娘要……要……你的……大……大……宝贝…………娘……的……小…………”  华云龙一看宣文娴的神,知道是时候了。于是站了起来,也不上床,顺手拿了个大枕头垫在宣文娴的下面,将两条粉腿分开抬高,立在床边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拿著宝贝将头抵著核一上一下的研磨。宣文娴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春洋溢、眼如丝、浑奇,娇声浪道:“宝贝……龙儿……娘的小死了……全好难受……别再磨了……别再挑逗我了……娘实在任不住了……快…………进……来……吧……”华云龙被宣文娴的娇态所激,血脉奔腾的宝贝暴涨,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声,大头应声而入。    “啊……啊……龙儿……痛……痛死我了……”华云龙觉大头被一层厚厚的嫩紧挟著,内热如火,想不到年届四十的宣文娴,户依然是那样的紧小,真是艳福不浅,能到这样美丽娇艳的尤物。    华云龙于是暂停不:“娘……很痛吗?”    “嗯,宝贝,刚刚你那一下是真痛,现在不就没有那么痛了,等一会要轻一点来,娘的小已经十五年未受过宝贝过,你要惜娘,知道吗?龙儿。”    “娘,我会惜你的,会玩的时候,你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轻,我就轻,龙儿都听你的,好吧。”说罢伏下头去深深著宣文娴的。    “这才是好龙儿……宝贝开始吧……”    “好。”华云龙于是把一挺,大宝贝又进了三寸多。    “宝贝……停……痛……娘的好……好涨……”华云龙一听马上停止不,望著宣文娴紧皱的眉头:“娘,你不是生过俩哥个小孩吗?”  “是啊,你问这个干嘛?”    “听说女人生过小孩,道就宽松了,那娘已生了两个儿女,为什么你的小还那么紧小呢?”    “龙儿,这你就不知了,男女的生理构造因人而异,比方你们男人的宝贝,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有的头大、有的头小,女人有阜高、阜低、厚、薄、壁松、壁紧,道深、道浅等等不同类型。”  “那么娘,你是属于那种类型呢?”    “娘是属于厚、壁紧、道深的类型。”    “那我的宝贝适不适合你的户呢?”    “龙儿,你的宝贝,是女人梦寐以求的珍品,又粗、又长、头又大,太好不过了。”    “真的?”    “娘怎么会骗你呢?娘的小就是要有你这样的宝贝才得痛快,粗大进去才有胀的觉,长,才可以抵到底,头大,一抽一时,头的棱角再磨擦著壁,才会产生快,女人若遇到像你这样的宝贝一定会得你发狂,懂吗?来,宝贝,别尽彼说话,娘的小里面好,快吧。”    “好。”于是华云龙双手将其粉腿推向双间,使宣文娴的户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入四寸。    “啊……好涨……龙儿……娘……好痛……好……好舒服。”宣文娴娇哼不停。    “娘……我还有一寸多没进去哩……等会……全进去了……你才更舒服……更痛快呢……”    宣文娴听说还有一寸多未进去,心里更高兴极了,于是挺起肥,口中叫道:“宝贝……快……用力整个进来……快……”华云龙于是一到底。    “啊……真美死了……”大头抵住心,宣文娴全一阵颤抖,道紧缩,一热呼呼水直冲而出。    “好龙儿……快……用力…………”华云龙此时到头舒畅极了,大起大落的抽,次次著,抽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热流冲向头而来。    “哎呀……龙儿……我真舒服……我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龙儿……放下……娘……的腿……压到我的上来……娘……要抱你……亲你……快……”于是华云龙放下双腿,再将宣文娴一抱,推进床中央,一跃而压上宣文娴的娇躯,宣文娴也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著他的雄腰,扭著细腰肥。    “宝贝…………吧……娘……娘的小好……快……用力……我的龙儿……好龙儿……”华云龙被宣文娴搂抱得紧紧的,膛压著肥大的房,涨噗噗、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宝贝在紧紧的户里,猛抽狠、越越急,时而碰著心。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娘……的子里……了……”    “宝贝……我的好龙儿……你的大宝贝……得娘……要上天了……好龙儿……再快……快……我要…………了……”宣文娴被华云龙的大宝贝抽得眼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仙死,小里水直往外冒,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我的儿啊……我被你上天了……可的宝贝……娘痛快得要疯了……好相公……死我吧……我乐死了……”  宣文娴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肥拼命摇摆,挺高,配合华云龙的抽。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著、摆著、挺著、使户和宝贝更合,刺激的华云龙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宣文娴,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大头像雨点似,打击在宣文娴的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含著大宝贝的户,随著抽的向外一翻一缩,水一阵阵地泛滥著向外直流,顺著肥白的部流在床单上,了一大片。  华云龙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抽,已使得宣文娴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著哆嗦,娇喘吁吁。“龙儿……我……的心肝……不行了……我……好美……我了……”宣文娴说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户挺高、再挺高。    “啊……龙儿……你要了我的命了……”宣文娴一阵抽搐一如注,双手双腿一松,垂落在床上,全都瘫痪了。宣文娴此时已疲力尽,她哪里经过如此的狂风暴雨,盘肠大战呢?    华云龙一看,宣文娴的模样,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肥房随著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宝贝还在宣文娴的小里,又暖又紧的觉真舒服。宣文娴经过一阵休息后,睁开一双眼,含春的看著华云龙道:“宝贝,你怎么这样厉害,娘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不要叫宝贝,要叫好相公。”    “好相公?”    “对,你刚才不是叫我好相公,还说你要痛快地上天了吗?”  宣文娴一听,粉脸羞红:“你好坏,你欺负娘,还占人家的便宜。”    “我没有欺负娘,也没占娘的便宜,你看,我的大宝贝还在你的小里面,这不像夫妻吗?”    “好了,宝贝,别再笑娘了,我做你的娘都有余了,还来调笑我……”    “说真的,娘,你刚才好,尤其你那甜美的小肥,紧紧的包著我的大宝贝,美死我了。”    听得宣文娴娇脸羞红:“龙儿,你刚才的表现真使我吃不消,娘连了三次,你还没有,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娘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她也吃不消,有时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宝贝硬到天亮,真难受死了,后来就经常和大娘一起来才行。”    “哦,你真是天生的战将,被你过的女人,会终不忘的。”    “娘,我觉得好奇怪?”    “你觉得奇怪什么?”    “我觉得我娘和你,长得如此成熟,有过多年经验的中年妇人,为什么还怕我这后生小伙子呢?”  “傻龙儿,你这问题问得真,娘告诉你详细的原因吧。男怕短小,女怕宽松,这意思是说:「男人的宝贝短小、女人户宽松,到户里面,四面碰不著壁,头达不到心,男女双方都达不到高潮,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会分手的。若男人的宝贝粗、长,再加上时间持久,妻子就算是跟著他讨饭,也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辈子,你娘的户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户壁厚、道紧小、子口较深,你刚才已试过了,每次抽,磨得我的壁嫩又酸又,大头每次都顶到我的心,使我痛快得水直流,我当然吃不消了。」”  “对,我娘的也是很厚,子口好像浅一点,所以我每次下去时,都叫我轻一点,稍微重一点,她就叫痛。”    “你现在明白男女的生理构造不同之处,以后要惜你娘和我,知道吗?”    “知道了,娘,我好你。”华云龙又是,又是。大宝贝涨小,宣文娴被得户难挡,火高炽,气急心跳,不知不觉间,扭摆细腰,挺耸肥相迎。华云龙被宣文娴扭得宝贝暴涨,不不快,于是猛抽狠,宣文娴的两片随著大宝贝的抽,一张一合,水之声「滋」、「滋」不停。    宣文娴虽是中年妇人,且生过两胎,但是遇到华云龙年轻力壮,宝贝粗长,又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刚之气,大宝贝像似烧红的铁一样,小肥,因此宣文娴就处于挨打的局面,头秀发凌乱地洒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双手紧抱华云龙背部,肥上挺,双腿乱蹬,口中嗲声嗲气叫著:“啊……龙儿……我的……好相公……我不行了……你的大宝贝……真厉害……娘的……小会……被你破了……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我又……又……了……”  宣文娴被华云龙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心咬著大头一吸一吮,白皙的一双粉腿乱踢乱蹬,一大水像撒尿一样,流了一床,美得双眼翻白。华云龙也到宣文娴的小肥,像张小嘴似的,含著他的大宝贝,舐著、吮著、吸著,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娘……哦……你的小肥……吸……吮……得我的宝贝……真是……真是美透了……”他更用双手抬高宣文娴的肥,拼命的抽、扭、旋转。  “宝贝……娘……不行了……求你……快你那宝贵的浓……滋……滋…………娘……的小……吧……再不得了……龙儿……我的命会被你…………死了……哎呦……”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么,只觉得舒服和快,冲激著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都崩溃了,她抽搐著、痉挛著,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华云龙的肩头上。    华云龙经宣文娴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啊……娘……我要了……”说完背脊一,连连数挺,一火热,飞而出,华云龙到这一刹那之间,全似乎爆炸一样,粉碎骨,不知飘向何方。    宣文娴被热一,全一阵颤抖,大叫一声:“美死我了。”气若游丝,魂魄飘渺。两人都达到的高潮,心舒畅,紧紧搂抱在一起闭目沈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宣文娴先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发觉自己和华云龙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床上,华云龙还睡得正甜,一羞耻和一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刚才两次缠绵缱眷的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么令人流恋难忘,若非碰著华云龙,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足的欢。    再看一看华云龙那英俊的面貌,壮的体,还有那胯下的大宝贝,现在虽了下来,恐怕也有七寸多长,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华云龙才十七岁,自己是他岳母,竟然跟他发生了关系。想著想著,宣文娴粉脸煞红,可是自己也真是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宝贝,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她到四十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足的欢,    宣文娴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么多了,以后的事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足要紧。”自思自叹一阵后,不自禁,一手华云龙英俊的面颊,一手握著华云龙的大宝贝又、又套,华云龙被弄醒来,大宝贝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龙儿,你的宝贝又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以后你的太太一定幸福了。”    “娘,即使我娶了太太,我也会把它多孝顺你和我娘她们,让你们永远享受足的鱼水之欢。”    “龙儿,你真好。”    “娘,告诉我刚才你舒服吗?”    “嗯,好舒服。”    “不足?”    “足,足,太足了。”    “岳父他怎样?”    “什么怎样?”    “我是说……岳父能给你足吗?”    “哼,他要是有这个能耐就好了,而且他已经不在了。”    “那他的宝贝有多长多大?硬不硬?”    “他只有四寸多长、一寸粗、不太硬,我的趣刚刚开始,他就了,真使我痛苦。”    “娘,这么多年,你都是这样痛苦下去的吗?”  “是的。”    “那你的小了怎么办?你有没有去另外找其它的男人,替你止、解解?”    “小坏,胡说八道,娘又不是个水杨的女人,何况也有点份地位,差不多的男人,我还看不上眼,要让我心的男人,少之又少。”    “那么娘为什么对我了凡心呢?尤其刚才表现得真,是不是我的大宝贝得你太爽了,才会……勾……引我?”    “死龙儿,不来了嘛……你怎么又来欺负娘了,我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时,我的整个人,一颗心全被你吸引住了,尤其……尤……”    “尤其什么?娘快讲啊。”    “尤其……羞死人了……我……我讲不出口……”    “讲嘛……娘……”华云龙边说边双手齐发,上房,下挖她的户。得宣文娴头硬挺,水直流,连声讨饶:“宝贝……别再逗娘了……娘讲……讲……快……停手……”  “好,那你就快讲。”华云龙停下双手,促道。    “尤其当时看见你的那一刹那,底下的小不知不觉就起来了……连……连……水都……流出来了……嗯……要死了……坏龙儿……非要我说……”    “娘,你刚才真浪,水又多,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我好你……”双手又又。    “嗯,再浪、水再多也受不了你的大家伙,你啊,唉,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娘,干嘛好好的叹什么气,什么我是你命中魔星,数月前娘也是这样说过一句话,真奇怪,为什么你们二人都这样讲?”    “龙儿,我和你娘都已近四十,我还是你的岳母可是我被你过了后,真是不能一天没有你,小冤家,你不是我们的魔星,是什么?”  “那就别想得太多了,欢乐要紧,来,娘,换个姿式,你在上面玩,比较自由些。”宣文娴此时也不再害羞了,于是翻坐在华云龙的小腹上,玉手握著大宝贝,对准自己的小,就套压下去。    “啊。”她娇叫一声,大头已被套进小肥里。宣文娴的娇躯一阵抽搐著、颤抖著,不敢再往下套,伏下娇躯,使两颗的大房摩擦著华云龙健壮的膛,两片火辣辣的香,上华云龙的嘴,把香舌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缠抱著,饿而又贪婪地,猛吮猛吸著。  “龙儿……好相公……我的好龙儿……”宣文娴边娇哼,边用肥磨、旋转起来,大宝贝也被一分一寸的吃进小里面去了三寸多。华云龙这时也发了攻势,猛的往上一挺,双手再扶住宣文娴的肥往下一按,只听宣文娴一声娇叫:“啊……轻点……龙儿……你……你……顶死娘了……”    “娘……快……快套……”宣文娴粉又磨又套,娇躯颤抖,娇眼煞红,眼醉,她觉全像要融化在火焰中,舒服得使她差点晕迷过去。  “娘……快……快……用力……套……”华云龙边叫著,边往上猛挺著部,双手握住两颗摇摆不停,晃来晃去的大肥,弄著、著。    “宝贝……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小的心了……哎啊……好舒服……好美……好爽……”宣文娴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肥坐下时跟著柳腰一摇一扭,户深处子口,抵紧大头一旋磨,使得二人得到终难忘的两器合最高之乐趣。  华云龙被宣文娴坐下时,子口之心,一磨一旋,一吮一吸,舒服透顶,使得他野大发,火更炽,于是抬起上,靠坐床头,抱紧宣文娴,改为坐姿。低头含住宣文娴褐红色大头,吮著、舐著、吸咬著。    “娘……你的小肥……里的心……吮……得我的头好舒服……快……加油……多吮……吮几下……”宣文娴此时肥一上一下套,急如星光,全香汗如雨,呼吸急促、粉脸含春、眼如丝,那样子真是勾魂摄魄、冶撩人。  “龙儿……你咬……咬娘的头……咬重……重点……娘要………………给好相公了……”华云龙只又一热热的,冲向头,使得他也舒服的大叫一声:“娘……我也来了……”一浓,入宣文娴小深处,宣文娴已经娇弱无力地伏在华云龙上,晕迷过去了。    华云龙慢慢将宣文娴扶躺在床上,自己也躺下,抱著宣文娴,闭起双眼,暂作片刻之休憩。宣文娴经休憩一阵后,悠悠的转醒过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看华云龙嗲声娇语:“龙儿,你真厉害,娘刚才差点没死在你的手里。”    “娘,累不累?”    “还问呢,骨头差点都要散了。”    “娘……我还要……”华云龙在宣文娴又、又、又、弄得宣文娴是酸、、、走遍全。  宣文娴忙用玉臂抱紧华云龙,笑喘道:“龙儿,娘实在受不了,不能再弄了。我觉得里面有一点点痛,娘从来没有被像宝贝那么粗长宝贝过,而且已经荒芜了十五年,这十五年来第一次,就遇到龙儿这么粗大、又这么厉害的宝贝。你看天都快亮了,快睡一觉,下次我们几个陪你玩到天亮好吗?乖,听话。”    “好吧。”于是俩人相拥睡去,进入沈沈梦乡。      隔夜,华云龙进了白素仪的房间,把她用力搂紧在怀抱中,嘴住白素仪那野迷人的红。白素仪被他一,也热如火的回著他,并把香小舌入他的口中,二人就热烈地亲舐吮了起来。华云龙的双手毫无顾忌地一手握住她的大房搓著,一手在她那肥大高的上。虽然隔著两层布,但是在手上,而有弹,真是过瘾极了。  白素仪披他得全微微颤抖,酥酸。她算是位容月貌风华绝代,成熟华贵的美妇人,虽已徐娘半老,而风韵犹存。她自然的把两片火热的红上了华云龙的双,香舌也入他的口中吸吮,双手解开他长入亵里面,乖乖,一手都握不住,真是天降珍品。  华云龙白素仪她那浪的举也挑逗起他男人的野来了,他紧紧地把白素仪的体搂在怀中,火辣辣的猛著她的艳。  “吧,龙儿。”白素仪娇呼著,香舌入他的口中舐搞著。  二人粗重的急喘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四片红似火般的热,在热中,华云龙的手再也不能保持规矩了,迅速地向她酥上进袭。白素仪「唔唔」两声,柳腰款摆几下,不知是推拒呢,还是迎送呢?那高耸的房,已被他握在手中了。    而华云龙并未足,另一只搂腰的手从腰部下去。白素仪那充诱惑又肥又大的,被他到了,他兴奋得几乎叫了出来。因为每次看到她的背影时,她那柳腰和巨的扭摆,以及那浑圆白哲的小腿有力而优美的行走姿势,著实会令他想入非非。现在是真真实实的在自己的手掌之中,怎么不叫他兴奋若狂呢?  白素仪被得哼哼唧唧的地著道:“啊呀……龙儿……你……得我……好……好难受……啊……”  华云龙的手离开了肥,到白素仪衣裙的下摆,先在她那粉嫩的大腿两侧一阵。白素仪觉到华云龙的手掌是又厚又大又有力,令她全颤抖起来,显示她已经是极度的与奋和舒服了。白素仪的声浪语助长了华云龙的火,他的手突破了那条薄薄的亵内,逼中潺潺的水,得他手都是,原来白素仪早已流出浪水来了。    华云龙则咬著她的耳垂道:“姨妈,你好浪啊,看你弄得我手都是你的水呢。”说罢,抽出在亵的手给白素仪看。  白素仪被他这一句话刺激得又娇羞又紧的道:“我不要看,死龙儿,你真坏死了,都是你挑逗的,还要来整姨妈,真恨死你了。”白素仪口中说著,翻压在华云龙的上,抱著他的头猛的吮他的嘴和舌。  二人已是火攻心,难以忍受,华云龙的两只手就把白素仪剥个光,再把自己也剥个光大吉。白素仪看见华云龙一强壮的肌,但猛口水,心跳急促。她心中叫道:“真不敢相信,男之中真有如此坚强优美的体型。”  在那和的光灯下,白素仪那洁白粉嫩的体,及那最美妙的神之处,显示她是个很强的妇人。白素仪偷眼一看,华云龙正睁大了双眼凝视著自己的体,他惊叹和喜悦的表,教她兴奋而又刺激。华云龙是被白素仪呈现在眼前的那一付成热妩的体,迷得神魂颠倒,他实在无法忍受了,于是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去舐吮那顶端之核。  白素仪兴奋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只觉到华云龙口中吐出的温热气息,以及一酥酸的滋味传遍全,她不由自主的把个圆猛往上挺。  “哦……喔……龙儿……你别……别这样……我受……受不了……呀……”白素仪的声音可约有点异样、显抖著,充、,就像惊心魄的叫声。  华云龙含含糊糊的叫道:“姨妈……我要……要亲你个够……”他的舌头晓得怎样进行,知道如何运用技巧逗弄她,使白素仪的火更形高涨。而他的两手在她的酥上,不停的她的一双房及头,来一个上下攻她上的两处重要的之据点。  “啊……龙儿……别这样呀……姨妈难受死了……哎呀……”她浪叫著,双腿乱舞,纤腰扭、肥往上挺。她这时把手向他的大腿之间,不用索,马上把她所要的东西抓到了手中。  “姨妈……你也……也可以我的东西嘛……”华云龙说。  白素仪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凑过脸去,他那强壮的本能,简直使她吃惊,这也是她破题儿第一遭舐吮男的宝贝,使她更有一种奇妙难言的快。华云龙被吮得更加血脉贲张,而那种舒畅,若非亲经历者,是无法领略得到的。  白素仪虽不大懂得「吹喇叭」的技巧,但是她那温热的口腔把他熨得心驰神往。她有意向他回敬,抓紧他的宝贝,尽向小嘴中送,以香舌不停的舐吮,不时轻轻地咬向那的棱,使他紧张得差点跳了起来。华云龙实在无法忍受了,回过来粗鲁地扑向了她,把她那迷人的体压在下,上她的红,马上就要把她占领。  白素仪立刻把娇体摇摆起来,娇声亦随著开始。她虽已是生过孩子的妇人,但毫没有损及她体的美妙,那三角要塞之地,使华云龙有种紧窄之觉。尽管是春潮溢,有如洪水泛滥,然而,她的魂深处,那种深闰怨妇的与寂莫,并未被男的侵占所驱散。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白素仪正值狼虎之年,她现在快极了。快的神经听华云龙的支配,那中年美妇人的幽怨,正一点一滴地被他消解,换来一阵阵的充实。华云龙进入到某一个程度时,又徐徐的退却了。这时,在她那里面退却到某一程度之后,他马上又全力冲刺。到了后来,他愈加深入了,一直深到她的魂深处,她心中的疑惑和空虚寂寞之,都被一驱而散了。  白素仪想不到这个充青春力的小伙子,真没使她失望。现在,她浑的神经都被欢的快所包围了,每一个细胞被火烧得酸酥。只有尽量地从这个男人的猛力撞击中,才能够止住那一搔。白素仪是更高地、更猛地耸肥,迎接他那强而有力的冲击!  华云龙也受到她的反应了。他知道白素仪这个中年怨妇,已经是长期处在中,心中的火积压得太久了,如今一旦好像火山暴发似的。那么,自己必须全力以赴,使她得到足才不负美人对自己的恩宠、于是,他加快了作,嘴频频著她额头及粉颊上的香汗,她娇喘及含糊的叫声,听来是多么刺激啊。  俩人就像两头失去理的野兽一般,在拼命纠缠,拼命地扑向的火焰,去享受对方所给予的欢乐趣。此时此刻的白素仪和华云龙心目中所存在的,只有「欢」二字。大家都知道男女之间,只有欢是人生唯一美妙的享受,也只有从欢当中,才能得到人生在世的欢乐。  万事都有其开始和结束,欢也是一样,如今是一切渐趋于平静的时刻了。华云龙鼻孔中呼出的热气把她快溶化了,最后几下更猛烈更有力的冲刺,是最使女快而舒服的。白素仪绵绵的躺下来,但是双手双腿仍旧紧紧把他缠著,让他的宝贝留在自己的那里面,享受那的高潮,的顶点之余韵,真教她陶醉和迷。小里就像是个新开掘的水井一样,水源不断的涌现出来,而带来火辣辣的热,使他更舒畅和兴奋。    “姨妈,我们若是能够永远像这样的躺在一起,那有多好啊。”华云龙亲著白素仪的艳,痴痴梦呓般的说。  “哎……”白素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双充温的玉手,在他背上著说:“小宝贝……我也是这么想嘛……”  “真的吗?姨妈……”他高兴的说:“我们都需要对方的安是不是呢?”  白素仪点点头,忽然,紧紧用力搂住华云龙猛亲猛一阵之后道:“好龙儿,姨妈以后不能没有你来安了……小宝贝……姨妈好你……你……你是我的小冤家……姨妈是一刻都少不了你啊……”  华云龙搂紧她热烈的亲著著:“姨妈……我好高兴啊……”  “龙儿……我也是……”二人缠绵一阵之后,华云龙问道:“姨妈,告诉我方才你舒服吗?足吗?”  “姨妈就是好舒服……好足……所以才希望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姨妈,这很简单,只要你也搬来「落霞山庄」住不就行了。姨妈,你真迷人,对著你这样、美艳成熟、虎狼之年的尤物嘛……”华云龙说时轻佻的一手向白素仪那芳茂盛的上面,一手在她那既大且圆的粉上。  “死龙儿,你玩了人家的体,还调笑姨妈是个尤物,真气死了。”  “真的,我决不是调笑姨妈,刚才姨妈那种娇浪的模样是真好看,真人。”  “死相……越说越难听了……人家的一切都给了你啦……你还这样的欺负姨妈……不来了嘛……真恨死你啦……”白素仪边说边用粉拳打著他,修长圆的粉腿著他磨著。天啊,这位徐娘半老的姨妈,在和他做完之后,还表现得如此浪。下面的东西本来还泡在她的温乡里面,如今又蠢蠢。    “唷……要死了……小宝贝……你又想作怪了……”  “谁教你惹它的。”华云龙说罢低头含住她的头吸吮著,而下面也开始挺起来了。  休息不到一刻钟,它又好似生龙虎般的跃了。白素仪的又被他挑逗起来,不由己的扭摆部去迎凑,她真不敢相信他以前不曾和女人做过,他这一次比上一次更有力的猛烈冲刺,而更有技巧。白素仪在得到舒畅足以及兴奋高昂的况下,用力搂紧他,长久以来几乎忘掉的快,又再一次获得,怎不叫她兴奋呢?真不知在何处了?  只听二人的喘息声,两个生命接触点所发出的水声,她那含糊不清的浪叫声,听来是多么的美妙和刺激。这一场惊天地的战争,经历了俩个多时辰才算结束。二人已达到的巅峰、的顶点,才疲倦已极地相拥相抱睡去。    隔日,夜幕低垂,寂静无声,客栈内灯火全灭,独有秦畹凤卧室中的灯火明亮。华云龙、白君仪、秦畹凤母子三人,赤条条一丝不挂。华云龙居中而卧,双手左拥右抱著两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之中年美妇,觉二美之风味各异。  亲娘白君仪生得高贵大方,娇不现于形,才苗条,肥、细腰、、乌黑毛丛生,小生得正、紧、小,心紧合,肥、道壁,、缩收放自如,玩的时候,可任形开合,妙不可言,内之术超人。    姨娘秦畹凤生得雍容艳丽、娇热、体、肌肤白嫩、若无骨,高挺肥大房,不现下垂,头硬大,柳腰,小腹略略凸出,纹数条,阜突出,毛自脐下三寸处,布腿间,乌黑亮丽,将整个户盖住,儿生得肥厚、紧、热、深,壁厚、心、水不竭,热似火,娇浪态,现于眉目,宝贝入中,心收放自如,吸、吮自形开合,内更胜其母。  能享此双美妇之异味,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矣。本来华云龙早就想陪陪俩位母亲,奈何有太多的人要陪,所以拖至今日。华云龙双手,左右,使得二美妇火高炽,水直流。华云龙抱著白君仪个不停,秦畹凤手握宝贝,套弄,小嘴不停亲其小腹。华云龙被二美妇上下其手弄,火上升,宝贝粗长暴涨,全热血沸腾。    “龙儿……娘……好难受……要龙儿……的大宝贝……”    “龙儿……姨娘也好难受……我也要……要龙儿的大宝贝……”  “两位亲娘,龙儿只有一条宝贝,那我跟谁先玩呢?”    “是啊,谁先呢?”二美妇同声道。    “君妹,还是你先吧。”    “凤姐……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关系,谁先谁后都一样,龙儿有的是狠劲,一定能够足你我的需要的。”    “那么凤姐,恕我占先了。”    “自己姐妹,还客气什么。”    “龙儿,乖宝贝,先解决娘的吧。”白君仪已经急不可耐。    “好的,娘。”华云龙于是翻上马,白君仪亦紧抱其背,双腿高举,挟其雄腰,两脚环勾。另一手握住华云龙的宝贝,对准户口,先以大头轻磨一阵,使头沾,娇声说道:“乖儿,可以进去了,但是要轻一点,别太用力,不然娘会痛得受不了的。乖宝贝,听话,娘会更你的。”    “是,娘我知道。”华云龙沈腰一顶,「滋」的一声,大头整个进入。    “啊……乖儿……轻……轻点……涨死……娘了……”  “娘,你还痛呀?”    “还是有点涨……涨……痛……”    “娘,玩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会痛呢?真奇怪。”    “什么真奇怪?你可知你的头又大、宝贝又粗长,娘每次被你得要死要,那个罪真不是人受的,而且娘有半年没来过了,乖宝贝,你知道吗?”    “我……我……”    “别我……我的了……慢慢的……轻轻的往里顶……乖……先娘的……头……”慢磨、慢顶,粗长宝贝一寸一寸的深入,直到深处。  “哎呀……好涨……好酸……好……儿啊……你先稍停一下……娘……娘实在受不了你再……再顶……了”华云龙伏在白君仪体上,手肥,粗长大宝贝紧紧在户里,头抵住心暂停抽。    片刻后,华云龙觉时机成熟:“娘,我要了。”    “嗯。”暂停的人儿又开使摆了。华云龙蕴藏在体内的火,在休息片刻后,已开始激了,华云龙急快猛烈的抽,次次到底、下下至心,将全的力量,聚集于宝贝上,勇猛抽、旋转,抵著心,白君仪亦浪的摇摆著肥,全力配合,眼如丝、娇喘吁吁。  华云龙则是勇猛如虎,埋头苦干,白君仪在被子狠抽猛之下,痛快得要发了疯似的,全筋骨肌酸,肥紧的小,水流个不停,口中声浪语哼道:“宝贝、心肝、亲儿、乖、相公……”等,什么都叫出来了。    华云龙被白君仪之声浪态,刺激到极点,快的宝贝暴涨,头连抖,一热猛而出,全部入心深处,冲击得白君仪也舒服透顶,户紧缩,张开银牙紧紧咬住华云龙的肩头,紧搂儿,神魂飞驰,快乐异常,双双领略后无上的乐趣,合,快乐的昏迷过去。    秦畹凤在旁观战近一个时辰,芳心漾、火高涨、意乱神迷地见他母子二人,紧紧搂抱颤抖不停,知道二人已享受到至高的乐趣。这时二人已渐渐停止颤抖,瘫一团,二人全汗水,如雨打的一般,忙拿起毛巾,替他二人擦著,好等华云龙休息过后,再给自己享受快乐的时刻。    于是秦畹凤抱紧华云龙,侧躺一旁,享受触觉之快的等著。华云龙年轻力壮、体结实,虽然刚才经过一阵剧战,但年轻人力容易恢复。片刻即醒转过来,回首望著秦畹凤,见其一对水汪汪的眼,充态,凝视著自己。秀眉含春、艳红、语还休、脸颊娇红,娇艳迷人。四目相,百横生,真恨不得将她一口下去。    “姨娘,对不起,累你久等了。”    “还说呢,刚才看的我难受死了。”秦畹凤边说,边套弄著华云龙的宝贝,华云龙亦手握肥大房,、、,另手入多毛肥厚户中,挖、,并搓那的核,使得秦畹凤火高涨,柳腰肥不安的扭,娇喘吁吁。  “宝贝……姨娘的小酸得……全难受死了……乖儿……别再逗姨娘了……快把你……你的……大宝贝……进来……吧……姨娘实在……忍不住了……”秦畹凤的浪哼著,华云龙被其娇浪所激,血脉奔腾,宝贝硬热如烧红的铁条,不不快。翻压上秦畹凤的娇躯,挺轮直刺,「滋」的一声入四寸有余。    秦畹凤被刺得「唉呀」一声,娇躯直抖:“乖儿……好痛……好涨……轻点……停一下……再……”华云龙闻听,只得停住不,低头含著褐红色的大吸吮舐咬,手著核搓。稍停秦畹凤长嘘口气道:“宝贝……姨娘现在……小里面又酸……又……要乖儿的大宝贝再……姨娘的水出来了……”阵阵水源源而出,华云龙顿一阵热流源源而来,知其已能承受得了,于是稍一用力,整条大宝贝全根到底。头紧抵心,子口一开一合,吸吮著大头,使得华云龙舒畅传遍。  “宝贝……好龙儿……你快用力……姨娘……好……好涨……也好舒服……龙儿……小冤家……快……快……嘛……”华云龙的头被挟得异样的快,也开使加快抽,抽则到口,则到底。有时用三浅一深,再改为六浅一深,或九浅一深,到底触及心时,再旋转磨一阵。    秦畹凤被华云龙的大宝贝强有力的抽,以及大头研磨著心,那销魂蚀骨之乐,痛快得她四肢紧紧搂著这可人儿:“天啊……我的宝宝……这几下……使我美得如登仙境……姨娘……好痛快……好舒服……心肝……要命的龙儿……我……我已快乐至极……得真够劲……姨娘……的好相公……我的骨头……都要酥散了……亲儿……快……再快……再用力……姨娘……要……出来……来了…………给……乖儿了……”  二人真是旗鼓相当,舍命缠战,双双同时达到顶点,二同,紧拥一团,呼吸急促,器紧合,同享后那一瞬间之欢悦。近一个时辰之缠战使得二人疲力尽,百骸皆酥,心舒畅,全瘫,昏昏进入睡乡。    三人陶醉在海中,任寻欢作乐,尽相依,亲搂,站、坐、仰、躺,各展其长,抽套坐,缠绵不休,任风流。      这天晚上,当华云龙洗澡之后回到自己房间时,不禁一阵魂消骨酥,且微诧异的瞪大了一双俊目呆视著。但见香床上,方紫玉和顾鸾音竟半著玉体,合在一起对他视迎奉著。  “方姨……顾姨……你……你们……”华云龙有些心的走近床沿来。方紫玉即拉他入床,右贴入他怀侧。顾鸾音也妖的偎入他左怀抱,送上一记香,低低羞著说:“冤家,我和紫玉都想再尝尝那滋味……”  华云龙抱两大尤物妙体,风流心不觉又起,方紫玉那尖笋型的大子与顾鸾音肥肥圆圆的型房,各有其不同之妙味,他不忍释的左右二美双,一面低笑著道:“我是求之不得,你看你们长得这么惹火的球儿,如此尖挺诱人,且那葡萄粒更为艳红滴,再说那洞儿也缠得人紧紧的……”华云龙愈说愈不像话,两个美妇人脸红耳热的,尤其方紫玉忍不住狠狠地回抓他一把。  而华云龙对此刻这双美妇同欢,大有新鲜刺激之,他低笑著,双双剥光了她俩半的上下内衣,方紫玉抖哼哼的,缩往床内角去,他不觉笑拉住她说:“方姨,你莫慌,就让我和顾姨先来,等会不怕你不要……”说著,不再理她,转一抱,搂住顾鸾音,毫不费力的就把她全衣物剥得光光的。  “啊……别看嘛……羞死人了……”顾鸾音娇声哼这,粉脸带著劲,微笑的粉颊上,娇艳如,风姿迷人。顾鸾音一对肥白胀的大房极了,两粒红艳似的头,挺立在前,不论是是是吮是舐,特别有一番风味。她全成熟,肌肤雪白细嫩,高突肥的户上面,长了浓的毛。    “顾姨,你好美呀。”  “龙儿,别再叫我顾姨,听了使我心里发毛。”顾鸾音娇羞地道。    “好吧,那我就叫你音姊姊,这样才够亲热。”华云龙手著她的大房,用嘴含这另一粒艳红色的头,猛吸猛吮及轻咬著。  顾鸾音被华云龙吸吮得浑舒畅,娇声叫道∶“哎呀……乖弟弟……你别再吸吮姐姐的头了……”    于是华云龙停止吸吮,先把自己的衣服,剥得光光的,躺在她的旁,双手在她的体上著。华云龙双手轻轻著她小腹浓粗黑的毛,再向下,但是她的毛实在太浓,太粗长,把整个春洞都盖住了。华云龙分开她的双腿,再拨开她浓的毛,这才发现她那饱的肥早已春潮泛滥,用手指她的大核。  “啊……”的一声,顾鸾音像触电似的张开了那双眼,看著华云龙,酥急剧起伏,肥白的粉不停的摆,粉脸娇红。  “啊……你……你的手指……哎呀……好哇……”华云龙再把手指入她的道里去扣挖起来。  “哎呀……我受不了啦……死我了……”顾鸾音被华云龙得水直流,把头伏在她双腿中间,出舌尖,拿出舐吸吮咬的功夫来,舔弄著她的核和道。双手向她的酥,搓著大房和头,华云龙这三管齐下,用来对付女人,是无往不利的。  “啊……龙弟弟……你真会调请……姐姐快被你弄死了……哎呀……别咬姐姐的……核……啊……酸死了……我受不了了……我……我要……了……哎呀……”  “哎呀……小冤家……你整死姐姐啦……好弟弟……别再整我啦……姐姐浑难受死了……尤其……尤其小里面得更难受……快……快来安姐姐吧……”  华云龙用手握著硬的大宝贝,对准她那两片肥厚多毛淋淋的春洞,稍微用力一挺,顾鸾音此时咬紧银牙,娇躯摆著道∶“啊……痛……别……喔……痛死我了……”顾鸾音双手抓住华云龙的肩头∶“啊……小宝贝……你的……太大了……人家受不了嘛……轻点嘛……”华云龙一听她的娇呼声,忙停止冲刺,用嘴亲著她的红酥。  “那就不要玩了吧,音姊姊……”华云龙故意逗她。  “不嘛……你又逗人家啦……我要嘛……”华云龙看得火高涨,不时用手著那两粒艳红的大头,不一会,顾鸾音被挑逗得春心漾,水直流而出,肥大的粉开始向上挺,华云龙知道她非常需要了。但是怕她的小太小会刺痛了她,所以他把大头顶在洞口不敢太用力挺进。顾鸾音的粉向上挺的速度加快了,频频娇喘,大头到她的春洞比较松了一些,华云龙稍用力一顶往里推进。  “啊……”一声娇呼,大头已干进顾鸾音紧小的户里面去了。  “啊……好胀哦……”顾鸾音又是胀痛,又是足的娇叫著。  大头已进去了直到底,顶著心,顾鸾音舒畅的心突突跳著,壁嫩吸吮著华云龙的大宝贝,她娇声浪语的哼道∶“哎呀……亲弟弟……人家好舒服……真是又胀……又痛……又酥……又胀的……啊……好弟弟……姐姐……美死了……舒服死了……”华云龙开始加快抽,连续的干了她几百次。  “啊……不行了……弟弟……我要丢了……”小深处一热热的一而出。华云龙到她出的水好热,冲激得自己的大头,酸淋趐,华云龙忙把大宝贝抽了出来,低头一看,一透明的,正从春洞往外直流。    “音姊姊,你流了好多的浪水啊……”  “不……不要看……不要问人家嘛……羞死人了……”顾鸾音娇羞的仰卧在华云龙的下,娇声说道。而那双水汪汪的眼,使华云龙觉到眼前的美人儿,好似一团烈火,就算被这团烈火烧死,自己也是心甘愿的。  此时的顾鸾音,真是又舒服又刺激,足又畅美。当她正在回味这奇异的美时,大宝贝拔出,顿时到小空虚难耐,火正盛的她,如何能忍受的了:“嗯……好弟弟……姐姐好难受啊……请你快点……把……我要……”她娇羞的说不出口了。  “姐姐什么地方难受啊……要我把什么……”华云龙故意的逗著她,反问道。  “嗯……你真坏……我……我要……”  “姐姐你又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  “我不来了……你知道……还故意问人家……你坏死了……”顾鸾音娇羞得像含羞一样,摆腰摇,脸上充了态,真迷人。  “好姐姐,告诉我好吗?你那里难受,我来替你治一治就不难受了。”  “死相……人家越难受……你还越逗人家……我真恨死你啦……”  “死相就死相,我要你说得一点,使我听得舒服了,马上替你治一治,包你不但不难受,而且会舒服透顶,怎么样,好吗?”  “你呀……真坏死了……好弟弟……姐姐的……的小难过死了……快把你的大……大宝贝替我治一治吧……小冤家……”顾鸾音这一阵声浪语的娇姿态,看得、听得华云龙真是心意足,手握著大宝贝,对准她那多毛的春洞,用力一挺,整条粗长大的宝贝一干到底。  越干越深,大头都顶到她的子里去了,顾鸾音的心则不停的一开一合著吸吮华云龙的大头,把华云龙整条大宝贝,包含得紧紧的,真是畅美极了。  “好弟弟……又……又顶到人家的心里了……啊……顶得姐姐的心酸死了……喔……我不要……”  “好姐姐,是不是不要弟弟顶呀?”  “不……不是的……顶得姐姐的心好美……我的大宝贝弟弟……”  “音姊姊……你好浪好啊……”  “人家要浪……要嘛……好弟弟……小冤家……不要羞姐姐……笑姐姐嘛……”顾鸾音被华云龙干得仙死,双手双脚紧紧缠在华云龙的上,肥不住的摆旋转上挺。  “哎呀……好弟弟……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姐姐……要……又要……了……啊……好舒服……好美呀……”  华云龙加速的抽,大宝贝头每次一顶到她的心,顾鸾音的躯便颤抖连连,且娇喘吁吁。她紧紧的抱住华云龙,水直流,娇声浪语的哼道∶“龙弟……小冤家……姐姐……快要被你干死了……我不行了……我……我又……又给大宝贝亲弟弟了……”  华云龙这时好似野马一样,管她受得了受不了,狠抽猛,下下尽根,次次著,疯狂似的猛干著。顾鸾音这时已被华云龙干得了三次了,直冒心颤,口中娇叫著∶“哎呀……大宝贝的小冤家……死姐姐了……小冤家……我真的……受不了啦……姐姐……又……又了……呀……美死我了……”顾鸾音水流得她的部下面和床单上面,了一大片,心突然紧紧吸住华云龙的大宝贝头。  “哇……”真,真舒服,华云龙此时再也无法忍耐了,猛的连连冲剌一阵,一浓热的直入她的心深处,只得顾鸾音猛的一阵大叫∶“啊……弟弟……死我了……喔……”二人紧紧相缠在一起,猛喘这大气。      华云龙从顾鸾音的上爬下来,扭头一看,方紫玉正紧大腿、脸通红、眸春意、含脉脉地看著他。他爬到方紫玉旁,双手捧起方紫玉的脸颊,深的双眼直视著方紫玉说:“玉姊姊,我你,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要好好孝顺你。”  “弟弟,姊姊也你。”说完,方紫玉将嘴贴上华云龙的嘴上,两人出舌头到对方的口中,互相吸吮对方口中的激。两人的手也没闲著,华云龙左手在方紫玉的房上弄,右手到小上扣弄,方紫玉的手则去搓华云龙的宝贝。  一会儿,两人的舌分开,华云龙低下头去吸吮著方紫玉的头,轮流轻轻咬著两颗红色的粒。他移手,颤抖的著方紫玉的大腿,方紫玉地小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来。  “嗯……嗯……弟弟……真坏……吸玉姊姊的……但……好舒服……喔……”方紫玉娇喘著。华云龙移手,接近方紫玉毛绒绒的小,他以熟练的作著方紫玉的,拨弄著核,异样的快激著方紫玉全的细胞。  “弟弟……你的手也坏……啊……好……美……嗯……”方紫玉的全不知不觉地疯狂激烈的兴奋著,头因兴奋而变的坚硬,双腿也上上下下猛烈抽著。华云龙此刻更用他舌头,吸舔著方紫玉已泛滥成灾的户。  “噢……乖弟弟……好弟弟……你舔的姊姊好爽……姊姊受不了了……快……舔死姊姊吧……把姊姊的小吸干吧……天呀……”华云龙一边吸著,一边用手搓著方紫玉的房,此刻的方紫玉已接近崩溃的状态。  方紫玉的开始上下迎合华云龙的嘴,双手向上抓住床上的栏杆,娇呼:“嗯……啊……啊……喔……喔……弟弟……好厉害……姊姊……快要来……了……嗯……喔……喔……要……要……来了……啊……姊姊……了……”方紫玉在华云龙的吸吮下达到高潮了,一阵抖擞过后,一奔流而出。      方紫玉无力的双手著华云龙的头发,娇地道:“现在用你的大宝贝,来填姊姊的小吧。”方紫玉张开了双腿,华云龙按捺不住腔的火,用手扶著宝贝对准洞口用力的挺进,因有水的,宝贝毫不费力的穿刺了进去。华云龙发出爽快的哼声,并开始有节奏的前后挺进著。  “噢……干……用力的干……我的好弟弟……姊姊需要你的大宝贝……快……用力的干姊姊吧……啊……姊姊被你干的好爽……好爽……姊姊永远都属于你……啊……嗯……好美……嗯……啊……”  华云龙一边挺著大宝贝抽干著方紫玉的小,一边用手去搓著方紫玉的房,并用嘴吸著头,用舌头去拨弄著那因高潮而坚挺的头,上下的快相互冲激著,使得方紫玉陷入疯狂的状态。  “我的好弟弟……小冤家……你干死姊姊了……嗯……好爽喔……用力的干吧……姊姊愿意为你而死……唷……好弟弟……大宝贝弟弟……用力干姊姊吧……姊姊的小……好舒服喔……嗯……姊姊快去了……”华云龙听到方紫玉的浪叫声,更加的努力的抽干著。  “喔……对……就是这……样……啊……我的冤家……啊……龙弟弟……深一点……喔……用力干我……干……干……嗯……干你的小……姊姊……我是……弟弟的小……就这……样……干的姊姊……上天……吧……啊……嗯……”  “噗……滋……噗……滋……”加上床摇的声音,两人体缠著,方紫玉的小被华云龙深的干弄著,来回的进进出出,抽出的时候,只留著头前端,进去的时候,整根到底。当两人的胯骨撞击时,华云龙只觉得大腿酸酸的,但是体内的火让他忘记了疼痛,只有这样才能宣他体内高涨的望。  “嗯……玉姊姊……这样干你……爽不爽……弟弟的……宝贝……大不大……干你的小小……美不美……啊……玉姊姊的小……好紧……好美喔……弟弟的宝贝……被的好……爽……玉姊姊……我好……你……你……啊……”  “嗯……嗯……弟弟好……好厉害……啊……啊……你的……大宝贝……干的姊姊……骨头都酥……酥了……你是玉姊姊的……大宝贝弟弟……嗯……好爽……好美啊……到姊姊……心了……啊……啊……”华云龙将方紫玉的抬高,把枕头放于方紫玉的部,使方紫玉的小更加的突出。并抬起方紫玉的左腿架于肩膀上,让她能看到俩人的下体连结在一起。  “啊……玉姊姊……你看……我的宝贝……在你的小里……进进出出的……看你的……啊……啊……小小……正在吐吐……的……我的大宝贝……嗯……嗯……干的你……爽不爽……美不美……啊……”  “嗯……嗯……啊……爽……玉姊姊的小……爽歪歪……了……哎呀……好美喔……大宝贝弟弟……好会干喔……嗯……”方紫玉眼如丝的看著俩人的下体,自己的水沾了两人的毛,还流了床。这时方紫玉的小有著阵阵的痉挛,一阵阵舒畅的觉从小流出,华云龙也大汗了。  “喔……喔……龙弟弟……啊……玉姊姊快来了……啊……你也跟……姊姊一起吧……我们……一起来吧……玉姊姊快给你……了……啊……”  华云龙也到达爆炸的边缘,于是加快速度的干著小,深深的到底,睾丸次次碰撞在方紫玉的小小,彷佛要被他干进去一般,华云龙用手著方紫玉和自己宝贝和的合处,用手指去玩弄方紫玉的。  “啊……啊……玉姊姊我要来了……”华云龙快支持不住,要做最后的冲刺。  方紫玉也叫道:“来吧……嗯……嗯……给……玉姊姊……吧……把弟弟的……全来吧……啊……啊……姊姊也快来了……姊姊来了……啊……”方紫玉的小一紧,一阵暖流自体内涌向华云龙的头,她了,高潮了。  华云龙也支持不住,腰骨一,出口道:“啊……玉姊姊……我也了……啊……”华云龙一喊,再用力一顶,将宝贝全根没入方紫玉的小,让头顶住方紫玉的子口,阵阵的倾巢而出,把自己的全部望方紫玉的小入。  “啊……好……好舒服啊……美……美的上天了……嗯……龙弟弟……给我了……啊……”华云龙完后,压在方紫玉的上,再耸几下,就趴在方紫玉的上喘息著。两个人都汗水淋漓,呼吸急促,之后和顾鸾音三人相拥一起,互相著体,相互拥抱同床而眠了。      就这样一路上,华云龙是左拥右抱、乐不思蜀,众女也是轮番上阵、被翻红浪,本来是半个月就能到的路程,硬是走了一个多月才回到云中山「落霞山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国产乱人视频在线播放】《大侠魂》之第四十二章 谁人能解此中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