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大国崛起】《大侠魂》之第六章 连闯三关爽爽爽

《大侠魂》之第六章 连闯三关爽爽爽/

第六章 连闯三关爽爽爽    这天一大早,华云龙跑进白君仪的房中,本来是想请教一个武学上的问题,没想到白君仪仍然甜睡未醒。海棠春睡,华云龙色心又起,轻轻掀起了白君仪她上的被子。哇,雪白耀眼,只见白君仪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浑上下一片雪白,雪白的、香喷喷的脯上,高高耸立著一对的房。    白君仪的房实在太可了,、娇嫩,太迷人了。再往下看,平的小腹,圆美的肥,中间美妙的小,芳萋萋,黑红相间,诱人极了。华云龙被眼前这迷人春色刺激得控制不住了,手向白君仪的户弄起来。白君仪仍在睡梦中,华云龙一根指头顺势而入,轻轻地拨弄著核,过了一会儿,水就汩汩地流了出来。  华云龙实在忍不住火的猛涨,飞快地下子,爬上了床,那根火热的大宝贝在白君仪的大腿间左右摩擦,一只手在户上弄,又将她的大腿分开,想让她的小随之分开些,好方便他的进入。谁知在这紧要关头,白君仪突然说话了:“臭小子,把上衣也了嘛。”  “娘,你醒了?”华云龙有点不好意思。  “哼,你没进来我就醒了,一听脚步声就知是你这个想干娘的坏孩子。”  “那坏孩子就干娘吧。”华云龙迅速地下上衣,伏在白君仪上,挺起宝贝,朝著的洞口,用力一顶,直抵心深处。  华云龙一边来回抽,一边问白君仪:“娘,你怎么光著子睡觉呀?也不怕著凉呀?也不说穿个小头把那里遮住,不怕凉风灌进去呀?要是你因那里著凉而不能玩,那损失不是大了吗?”  “去你的,你这臭小子,连亲娘也不放过,也要调戏,娘还不是为了你,再说,娘不是盖有被子吗?”  “怎么是为了我?”  “还不是为了给你行方便?你几天没来娘这里了,娘本以为你昨天晚上会来娘这儿陪陪娘,所以,为了让你玩时方便,娘就自己把头光等你,谁知,让娘等了一个晚上……”  “真的吗?那儿子就太对不起娘了,让你失望了,现在儿子就好好补偿补偿娘吧。”  华云龙开始用力地快速挺,那根大宝贝在白君仪的道中不停地来回抽,就像一个大马力的塞在汽缸中上下运一样。白君仪也火如炽,将双腿搭在华云龙的肩膊上,眼如丝,娇颊绯红,浑轻颤。那个美也在下面不停地上下左右乱摆,又充份发挥了她特有的功夫,心中一一吸,吮著华云龙的头,著他的宝贝,磨磨,收收合合,似鱼儿在吸水,又似羊儿在吮,一张一合地吸吮著,弄得华云龙舒服极了,心中生出一种畅美绝伦的美快,令他骨酥心,无限舒服。一会工夫白君仪就水四溢,浑轻颤,一阵阵的热了出来,可华云龙仍然宝贝高举。  “娘,龙儿憋得好难受呀。”  “你这孩子,怎么还硬梆梆的?真拿你没办法。”白君仪对著他那坚硬如初的大宝贝也无可奈何了:“要不这样吧,娘去把你姨娘给你找来。而且娘要和你姨娘商量一件事,如果成了,就能让你又多干上几个美人了。娘想让你和尽量多的美女欢,让你得到至高无上的享受,娘为你真是费尽了心,可什么都不顾了。”说完白君仪就披衣下了床。  “谢谢你,我的好娘。”  过了一会儿,白君仪和秦畹凤一齐进来了,秦畹凤一进门就自地去衣服,刚爬上床,就被华云龙一把抓住,压在下,宝贝对准道口,用力一顶,「叱」的一声,全根尽没,接著,我就鼓腰肢,猛不停。  “龙儿,急个什么劲呀?你这孩子,也不先给姨娘来点前奏,让姨娘兴奋点,流点水儿先自己,就这么干绷绷地就给硬弄了进去,把姨娘都弄痛了。”秦畹凤娇嗔了一句,接著也挺美,配合著华云龙的抽。那迷人的波浪,逗人发狂,华云龙再也控制不住火的沸腾,没命地猛烈地抽著。  经过一阵猛狂顶,秦畹凤的达到了顶点,紧抱著华云龙,一双粉腿圈著他的,紧凑的小用力紧宝贝,的玉拚命向上顶,春漾,态迷人,更加激起华云龙的火。华云龙知道她快要丢了,就加紧用力干著她。  “啊……好爽呀……好龙儿……干得好……美极了……啊……你要把娘弄上天了……娘不行了……娘要了……啊……啊……啊……啊……”  秦畹凤浪叫著,最后以几个高亢短促而又音调曲折的「啊」收了尾,全狂颤,香汗淋漓,眼半闭,檀口微张,两腿用力一,道壁猛的一紧,紧接著又一松,子中一阵阵地涌出的,灸著华云龙的头,使华云龙全一颤,一阵阵地喷进了她的子中,滋著她那神的心。  “好龙儿,真好,弄得娘美死了。”秦畹凤有气无力地著。  “娘,龙儿也爽极了,你的户真好,你弄得也好极了。”华云龙舒服地爬在秦畹凤的上,将头埋在她的中,舔著她的房。  “乖龙儿,娘的三个女儿,你弄了几个?”秦畹凤问华云龙。  “全让我给她们破了。”华云龙自豪地说道。  “好龙儿,真能干。”白君仪和秦畹凤异口同声道。  “凤姐姐,你还不知道,他把小莺那个丫头也给干了。”  “那算什么,一个贴丫鬟,早晚要失于他。”  “这小子,咱家的女人,好像天生都是为他而生的,谁的小都逃不过他的那根大宝贝。”白君仪叹著道。  “我干的都是我喜欢的人,你们也喜欢我,两厢愿,我不喜欢的人,送上门我都不要,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会强求。”华云龙翻下来,躺在白君仪和秦畹凤中间,享受著她们慈祥的。  “你对咱们家中的女人怎么评价?”秦畹凤随口问道。  “就是,你对我们是怎么样看的?”白君仪也追问著。  “让我想想。”于是,家里所有这些已被华云龙「」过的女人的倩影便一个个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亲娘白君仪端庄持重,慈善良,就像是观音大士的化,虽徐娘半老,但美人并未迟春,体白晰细腻,肌肤光凝脂,依偎在娘的酥上,如处温乡中;娘含蓄妩,风万千,移裘就枕,曲意承欢,使我如浴春风,如沾甘;徐娘风味胜雏年,实非欺人之谈。娘是我心目中「慈女神」的化,我真想永远泡在我的发源地──娘的美中。”  “姨娘秦畹凤风度高雅,漂亮迷人,对我的慈丝毫不亚于娘,平日气质高贵,到了床上却又对我放浪,一玉肌雪肤,堆雪积绵,波浪,令我眼潦乱,只要一沾上就令我销魂蚀骨,让我仙死,姨娘在我的心目中是「女神」的化,能和姨娘上床欢是我的最高享受。”  “大姐美娟,天生丽质,艳冠群芳,眉如远山横黛,目似秋水彻盈,若朱丹,齿若含贝,体态轻盈如迎风杨柳,语娇笑似出谷黄莺,多而不放,温而不轻佻,慈祥和蔼,善良温和,她把与、与和在一起,全部倾注在我上,给予我世间最大容量的,她是我心目中「恋女神」的化,我大姐,谢上苍对我的恩赐,希望能永远和大姐相依相伴在一起。”  “二姐美玉,温体贴,斯文娴静,婷婷,风姿绰约,体态幽闲,容光艳丽,举手投足间娇自生,星眸中常流出如似的光,有一娇艳人的魅力,让我不能自拔;浑常散发著阵阵处女幽香,像一杯芳香四溢的美酒,让我一醉不起,那双结实的玉搂在前,如两只火球一般,灼著我的心,我愿永远瘫伏在二姐的玉臂环抱中,永享那至高无尚的之,做她裙下的不贰之臣。”  “小妹美玲,如一朵含苞放的蓓蕾,材健美,体态匀称,浑充了力,一肌一肤都散发著青春的气息,一举一都洋溢著迷人的风度,热似火,娇俏放涎,我得要死,对我从来不娇做作,而是多放浪,百依百顺;她心眼玲珑,善解我意,泼天真,纯洁无瑕,如依人小鸟,投怀送抱;如解语之,娇语喁喁,令我弃忧忘愁。我对小妹是又疼又,我愿永远担负起保护她的重任,伴她一生,给她幸福。”华云龙娓娓道来。  “好小子,真有你的,说起来一套一套的,看来你是真我们几个,才会对我们了解的这么深刻。”白君仪著华云龙的脸颊说。  “臭小子,敢说姨娘「放浪」,真是个没良心的。不过,你也说对了,姨娘一看见你,就不能自禁,心中自然就有一浪劲要浪给你,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秦畹凤幽怨地说。  “好姨娘,我知道你对我好,知道你只对我一个人浪,我你,好姨娘,龙儿并没有说你浪有什么不好呀。再说,到了床上要是不浪那有什么意思?何况你是浪给你最的人──你儿子我嘛。龙儿没说错吧?不要怪儿子嘛,娘。”华云龙依在秦畹凤怀中撒著娇。  “姨娘知道,姨娘也你,要不然怎么会浪给你?姨娘就怕你会嫌我和你娘献于你时已不是处女,所以才说姨娘浪。”  “不,姨娘,你到现在还不了解儿子的心,在我心目中,你们两个和处女没什么区别,你们都是处女。我知道你们现在和以后都是忠于我的,这就够了,只要我们真心相,处女与非处女又有什么要紧?看来你们对儿子还是了解不够,还是不相信儿子对你们的一片真心,以后,你们要是再说这个,我就要生气了。”  “好儿子,你姨娘是在考验你呢。”白君仪忍不住揭了秦畹凤的老底,秦畹凤正要责白君仪,华云龙先扑到了她的上:“好呀,当娘的还这样捉弄儿子,看我怎么样对付你。”说著,在她上开始四处袭击,弄得她「咯咯」娇笑,连声讨饶。  “龙儿,你刚才有一点说的不对,龙儿,你想想,美玲现在还能说是「含苞放」吗?她那原来放的「苞」早让你给弄开了,让你给放了。”白君仪取笑著华云龙,以替秦畹凤解围。  “娘,你真坏,取笑儿子,哪有当娘的说儿子给别人开苞的?”  “去你娘的,我这个当娘的连自己的子都整天让你这个当儿子的干,说你点这话都不行吗?噢,你说没有当娘说儿子给别人开苞的,那就有当娘的让儿子干的了?就有当儿子的整天光想著干自己亲娘的?光兴儿子干娘,就不兴娘说儿子?”白君仪娇嗔著。  “就是嘛,你自己的苞都是被你娘开的,都是你娘给你破的,你娘说说你给别人开苞、破,有什么不可以的?”秦畹凤这话说得太有水平了,看上去是帮白君仪说话,其实有一半是在损白君仪。  “去你的,姐姐,你可真坏,光取笑妹妹。”白君仪不依了。  “对了,龙儿,你干了我们娘儿几个,对我们几个人的这宝贝小,有没有比较过?”秦畹凤又突发异想了。  “当然比较过了,你以为龙儿是什么呀,是只知道「埋头苦干」的莽汉吗?娘的小紧紧的,像处女一样,比处女的还好,有处女之紧而无处女之痛,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里边会自吸吮,弄起来绝妙无比,是第一等的美。姨娘的浪水最多,干著很舒服,暖和和的,溜溜的,浪起来最鲜艳,也是个妙。”    “大姐的户最,比你们两人这成熟得不能再熟的东西还要,鼓胀胀的像包子,小生的又浅又向上,起来最省力,并且每次都能顶住心,妙不可言。二姐的材匀称,房最,她的小是你们几个中最漂亮的一个,发育的很充份很均匀,像一朵娇艳的儿,美艳绝伦,诱人无比,让我看著就能得到的享受。”    “小妹的材最健美,毛最多最长也最奇特:户的上方和下方都长了许多,就连眼周围也长了一圈,看上去就像是第二个户,她的毛最能刺激我的望,她在床上对我也很浪。总之,你们娘儿五个全是美人,各有各的妙处,我都喜欢,其实我喜欢你们,的是你们那颗我的心,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们的子只不过是屋及乌,不管你们长的怎么样,我同样你们。”  “好龙儿,真不枉我们疼你一场。”秦畹凤抱著华云龙说。  “龙儿,你真是娘的好儿子。”白君仪也地拥紧了他,华云龙左拥右抱,乐不思蜀了。  “龙儿,你知不知道我们几个对你的有什么区别?”白君仪边亲著他边说。  “让我想想……娘对我是八分母之(母)、两分两之(恋),姨娘对我是七分母、三分恋,大姐是五分母、五分恋,二姐是三分母、七分恋,小妹是十分的恋人之、两之,我说的对不对呀,两位白君仪?”  “对,对,太对了。”白君仪和秦畹凤异口同声。  “差点忘了,娘你不是说要和姨娘商量什么事吗?”  “急什么,你不说我也不会忘记的。”白君仪白了我一眼,又对秦畹凤说:“凤姐姐,你还记不记得医书上有关「纯体」的记载?”  “怎么会不记得?「纯体宝贝奇大,奇高,并能而不倒,夜御十女」,好好的,你问我这个干什么?难道……对了,咱们龙儿就是「纯体」,对不对?”  “是的,我看一定是,每次他弄我都是一次根本不过瘾,非要再来第二次甚至第三次,他才足,每次都弄得我得一塌糊涂,累得我筋疲力尽他才罢休,就像刚才我去找你时,他已经让我弄了一次,但他那根东西仍是坚硬如初。”  “对了,一定是,我第一次和他时,那次不也是刚和你大干过一场吗?也了吧?”白君仪点了点头,又上一句:“得还不少呢。”  秦畹凤接著说:“他刚弄过你,自己也了,只歇了一小觉,我一进去,他醒来就接著上了我,大弄特弄,把正值虎狼之年的我弄得都了两三次他才了,却还不足,还让咱们俩「二娘教子」,两人齐上阵,他又和咱俩人各唱了一出「母子会」,把我弄得大过了,又去弄你,结果又在你上了一次,才算打发了他。这还不算,他刚睡了一小会就被我们弄醒了,接著又和我们大弄了起来,弄得我们都又大特,他自己也又一次了,你算算,那次他一连弄了咱们几回,把咱们弄了几回,他又了几次,不是「而不倒、夜御十女」是什么?”秦畹凤也喜形于色地一口咬定。  “医书上说,破了童子后,必须夜夜春宵才能体健康,如果不能天天发,就会内火攻心,对他体不利。而他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一般男人如果房事过度,就会能力下降,而他却是越干越能干。因为他如果和足够多的女人欢,吸收足够多的不同的之气,加上他自己上过剩的气,相济,内就会大增,力就能充沛地保持一生。”    秦畹凤点头道:“嗯,这么说,我们要多给他找几个咯。”    白君仪点头道:“是啊,这样吧,明天我去跟美娟她们说,把小荷、小芙、小莲都给了龙儿吧。”    “娘,你们对龙儿太好了。”      “龙儿,我和你姨娘为了你这个龙儿,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干了,什么浪声语都说了,唉,真不知我们哪辈子欠你的,让我们这两个当娘的这么你这个当儿子的,真是造孽。”  “娘,姨娘,两位亲娘,你们对儿子这么好,让儿子怎么报答你们呢?我死你们了,我愿为你们做一切事,只要你们要我,我随时伺候你们。”  “好儿子,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对,你有这个心,我们就足了。”白君仪和秦畹凤喜极而泣,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三人又深地对视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紧紧拥在了一起,开始了又一次疯狂……       隔天小荷就送上门来,华云龙自然喜不自胜。小荷是服侍华美娟的贴丫鬟,年近双十,是个妩俊俏的姑娘,平时总是微笑人,一笑俩酒窝,细眉弯弯,大眼乌黑,说话的声音悦耳听,全线条优美,也算得上是个小美人。她早就对风流倜傥的华云龙芳心暗许,只是碍于自己份,不敢表白。    加上她早就看见过华云龙和华美娟欢的景,春心早,心中早就向往那种美妙的事了,现在终于名正言顺。华云龙抱住了她,一用力,向后一压,把她压在了床上,华云龙伏下,挨近她的脸,不停地亲著,手也开始在她上不安分地起来。  小荷被华云龙出其不意的攻击弄了个措手不及,先是用力地挣扎了几下,但那种挣扎对华云龙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华云龙稍一坚持,她便放弃了反抗,顺地任华云龙亲、。经过华云龙温地亲、,她内心积蓄的春火再也按捺不住,开始忘地回著华云龙,在华云龙的面颊、额头、脖子上胡乱地亲著,嫩的小手,也抱住了华云龙,在华云龙的后背上不住地来回著。  华云龙继续亲著,手也由大面积转而开始向她的区作专门的重点进攻,先是她那双的玉,接著又向下移,隔著子在她的部来回,弄得她刺激无比,开始起来:“…………好少爷……你真好……我受不了啦……”  “那就了衣服吧?光了会好受点的。”  “真的吗?那你就随便吧。”她气喘吁吁地说。  于是,华云龙手开始她上的衣服,解开了粉红小袄上的钮扣,又拉开了她小内衣上的系带,双手一分,全部的上衣一下子敞开了,出现在华云龙面前的是一对粉嫩、光、高耸、的玉,褐红的晕、猩红的头,支支愣愣地来回弹跳著,彷佛在向华云龙招手。  华云龙一扎头,伏在她的前,一只手掬著她的左,使她那红嫩的头向上突出,华云龙口含住这只头,拚命地吸吮著,另一只手在她的右上不停地弄起来,然后两只房换,亲右左。就这样玩了一会儿,弄得她全颤抖,双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华云龙的头,向她自己的前用力按,使华云龙对她的双的刺激更加直接,口中娇喘不已:“啊……太美了……太舒服了……”  华云龙不急不燥地继续著,继续挑逗著她的望。终于,她忍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心刺激,浑扭曲著、著,再也控制不住了,将她的小手向她自己的腹部,哆哆嗦嗦地去解开那大红的丝绸腰带,然后一把抓住了华云龙正在弄她房的右手,入了她的内,然后微闭杏眼,等著那既望又可怕的一瞬。  华云龙并不急于行事,而是将她那青缎面长连同粉红的小头,从腰际一抹到底,她自己也急切地双腿互曲,褪出了筒,然后又一蹬腿,将子踢到一边。华云龙伏一看,恍然大悟,怪不得小荷这么主、这么合作,原来她已是春潮泛滥、浪水四溢了。    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已经将整个的三角地带弄得一片糊了,黄色而弯曲的毛上,闪烁著点点的珠,高耸凸起的小丘上,好像下了一场春雨,温暖而潮。两片肥大而外翻的,鲜嫩,饱圆实地整个地显在缝中。一少女的体香杂著小的腥,丝丝缕缕地扑进华云龙的鼻孔中。还有那粉白的玉腿、腴的部,无一不在挑逗著华云龙,勾引著华云龙,使华云龙神魂颠倒,不由己地出双手,张开十指按住两片,缓缓地向两侧掰开,出了里面鲜红的嫩,浸了汪汪的水。  华云龙的冲难以抑制,低头出舌头,轻轻地刮弄著那又凸又涨的,每刮一次,小荷的全便抖一下,随著缓慢的作,她的娇躯不停地抽搐著:“啊……华云龙的心……直打颤……浑……得钻心……”  “好少爷……求求您……别再折磨小荷了……又又……难受死了……快……快救救小荷吧……”她扭著肥白的,小浪里充了水,一一地涌出,顺著、门,不住地向下流淌著,把床单都弄了一大团。  华云龙抬头看她,只见她红霞面,娇喘吁吁,浪不已,腰乱舞,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快速地起下了华云龙的衣服,握住早已胀得红中发紫的大宝贝,在她的中上下了几下,使它蘸了水,充当剂,然后对准她的洞口,全向下一压,随著「滋」的一声轻响,大宝贝一下子入了她的小中,进去了三分之二,这下子弄得小荷「啊」地一声惨呼,流出了眼泪。  华云龙觉宝贝入后,她的小挟得很紧很紧,而且壁急剧收缩,好像一下子要把宝贝挤压出去,华云龙知道这是剧烈的疼痛引起的肌收缩,只好停下,使她的疼痛减轻,才能开始抽。  “好些了吗?别紧张,一会儿就过去了。”说著,华云龙开始了缓缓的抽送,同时用左手她的房,用右手搂住她的脖子,不断地亲她,这一套同时进行的作,从上中下三个方面攻击她,不大一会就平息了她的疼痛,她开始舒服了,脸上的痛苦表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淡淡的微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大国崛起】《大侠魂》之第六章 连闯三关爽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