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霍邱一中】《夢魇》【奇怪的美发沙龙】

《夢魇》【奇怪的美发沙龙】/

《夢魇》
发布于:2022-05-29

,

夢魇(一)

,

“韓光,你怎麽才來?”一個漂亮的女孩抱怨著。

,

“呵呵……不好意思,因爲堵車才來晚了,小雪你等著急了吧?”韓光急忙道歉。

,

小雪站在公園門口,一白衣顯得既美麗又大方,她生氣的噘著嘴道:“總是這個樣子,真不知道你什麽時候才能改掉遲到的毛病。”

,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我吧!”韓光把手中的鮮獻上去,果然收到奇效,小雪高興的接過,還幸

,

雖然有了這段小曲,但總算不影響大局,韓光陪著小雪逛起公園,要知道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事,白雪是他們大學的校,可以說追求者數以百計,但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麽,竟然主動約韓光出來玩,害得他差點以爲自己聽錯了。

,

“唉……”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已經半天了,韓光的睡意不知不覺占據了整個大腦,不但狀態低迷,更是哈欠連連。

,

“怎麽和我在一起這麽提不起神嗎?”小雪的大小姐脾氣又上來了。

,

“怎麽會?只不過這麽好的天氣不睡覺可惜了,呵呵……”韓光的理由很充分。

,

“你千萬別睡覺,知道嗎?”小雪微笑著靠在韓光上,溫的撫著他的。

,

“爲什麽?”韓光沒有覺察到什麽不對勁,依然提問著。

,

“因爲如果你睡覺,我會不高興的……”小雪甜美的笑著,眼神中卻透出一種特別的覺,如果韓光看見的話,相信他也會不寒而栗。

,

“不高興?不高興會怎麽樣?”韓光傻傻的問著。

,

“就這樣……”

,

小雪猛地從懷里抽出一把匕首,向韓光的膛狠狠刺了下去,韓光不敢相信這一切,他看著微笑的小雪,看著她手中的匕首,看著她手上流著的血………

,

………

,

“啊!”一聲驚叫響起,韓光猛地起捂住自己的肚子,在確定自己真的沒事以后才平息了一下心,坐在床上喘粗氣。

,

“媽的!”韓光猛吸了幾口煙,回憶著自己這段時間來的奇怪經曆,已經有半個月了,他沒有睡過一個好覺,每天晚上的惡夢簡直要讓他瘋掉了,從小到大從沒有什麽時候,比他這段時間的神更緊張了。

,

他走到洗手間,看著鏡中的自己,本來曾經很健壯的人現在已經瘦了很多,兩個眼圈也是黑黑的,和一個月前的自己相比簡直是兩個人,幸好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住,要不然讓家里人跟著擔心就更劃不來了。打開電腦,韓光無聊的上著網,其實他對上網並沒有多大興趣,只不過他不知道如果不睡覺他該用什麽辦法才能度過長夜………

,

,

,

,

,

,

第二天,韓光早早跑到學校,他想可能融入到人群里會讓他好一點。走進大教室,里面已經坐滿了同學,韓光找了個靠后排的座位,沒有什麽原因,只不過方便打盹,好讓他恢複一下神。

,

“怎麽了,韓光?神這麽差,不會是昨天晚上‘加班’了吧?”

,

韓光回過頭,原來是他的最佳損友盧云峰,他們一起進的學校,分在同一個班級,曾經還是一個寢室的室友,雖然韓光后來自己搬出來住了,但他們的關系依然很好。

,

“我哪有那個本事呀?”韓光笑了笑說:“這一陣子不知道怎麽搞的,晚上老睡不好覺,經常做惡夢,所以神才這麽差。”

,

“你小子這是沒對象,上火了呗!”

,

“是呀!你給我介紹一個吧!”面對著好朋友,韓光的神也興奮了起來。

,

“好啊!老實告訴你一個內部消息,下午女生宿舍搞衛生,我女朋友讓我去幫忙,你也來吧!看上哪個我讓小玉幫你去說,怎麽樣?”盧云峰興奮的說著,好象是給他自己介紹女朋友一樣。

,

“還虧你是我好朋友呢!難道我喜歡誰你不知道嗎?”韓光苦笑了一下,拍著盧云峰的肩膀說道。

,

盧云峰仔細看看邊,發現沒有什麽人注意他們,才小聲的說:“你還喜歡白雪呢?算了吧,追她的人都排到月亮上去了,你算哪根蔥啊?老大,不要說我打擊你的積極,你還是實際一點吧!”

,

韓光沈默著,是呀!自從進學校以來,白雪的邊從沒缺過追求者,其中不是什麽超級大帥哥就是什麽富豪大款的兒子,自己無論從哪方面講都不是人家的對手,幸好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傳出白雪和哪個男生真的有關系,也算是在心理上安了自己的夢想吧!

,

“大哥,話雖然是這樣講,可你也不用說的這麽白吧?”韓光堅持著,他想保存自己僅有的一點自尊。

,

“行,你願意爲她守如玉,我無話可說,反正我話放在這了,你樂意去就去,不去拉倒!”

,

“別,大哥,我去還不行嗎?”韓光的態度突然來了個大轉彎,連盧云峰都沒料到。

,

“唉?你不是挺要強的嗎?怎麽又去了?”

,

“這你還不知道嗎?老盧,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臉,可是爲了女人,臉也就不要了……”

,

“哈哈……說的對!這才是男人該說的話,不過我可不希望你以后變成爲朋友兩肋刀,爲女人朋友兩刀!”

,

“那是一定的啦!哈哈……”

,

好不容易熬完一堂大課,韓光今天就算沒事了,盧云峰說雖然下午女生們才打掃衛生,可是材料要他幫著買,結果拉著韓光就當了苦力。說起盧云峰和他女朋友宋惠玉的事,簡直就是學校里的笑話,本來他們兩都是男女宿舍的干部,后來因爲搞動總在一起,時間長了不知道誰給他們起了個外號,管宋惠玉叫“大姐”,管盧云峰叫“大姐夫”,結果叫著叫著兩個人就走到了一起。

,

吃過了飯,東西也買的差不多了,韓光和盧云峰急忙跑回學校,剛一進女生宿舍門就碰到了“大姐”宋惠玉。盧云峰傻笑著說道:“小玉,東西全給你們買好了,掃帚、桶、洗衣粉……一個也不少,韓光,傻站著干什麽?快叫人呀!”

,

“是!嫂子!啊……”韓光的上一下就挨了兩腳。

,

“靠!胡說什麽?”盧云峰笑著捶打韓光,卻在背著宋惠玉的角度,用眨眼對韓光的話表示滿意。

,

“行了,你們就別裝了,沒一個好人,快點進去幫忙!”宋惠玉的確有“大姐”風采,做起事來果然雷厲風行。

,

跑到宋惠玉的寢室,三四個女生已經等在那里,在見了兩個灰頭土臉的男生后,“大姐夫”之聲四下響起,頓時讓尴尬成了女生寢室唯一的主題。

,

什麽叫姐夫?自然是姐姐她們家的民夫!韓光和盧云峰的任務主要是力氣,裝著滿滿一下子的大衣櫃只讓兩個男生擡,還不準碰壞了。用盧云峰的話說“給小玉干,女人得干男人的,男人得干畜生的!”

,

兩個人好不容易把屋子里主要的力氣都干完了,結果又把擦玻璃的任務分給了他們,這對於連襪子都不洗的兩人,簡直和老虎凳、辣椒水差不多。經過半天的思想斗爭,他們才把鞋脫了爬上窗台,韓光雖然並不懼怕讓兩個空的大拇腳指和女生們見一面,但他的同伴盧云峰卻羞於脫鞋,原因是誰也不知道在這雙從沒刷過的鞋里面,捂住的除了腳以外還有什麽,反正是在盧云峰的堅持下,等女生們都走光了以后他們才脫的鞋。

,

“累呀累呀累!我說老盧,這幫女生還是人嗎?這簡直是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嘛!我不了行不行?”韓光辛苦的抱怨著。

,

“大哥,堅持、堅持再堅持,還有兩小時!爲了有個女朋友的美好願望,忍了吧!”

,

“靠!我又不是忍者,我憑什麽要忍?你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站著說話不腰疼,這干了一下午,腰酸背痛的,你晚上倒是有小玉給捶背按摩,我呢?”

,

“唉?你這人就沒良心,不是說今天來給你介紹的嗎?著什麽急?”

,

“對不起,你們這屋有洗衣粉嗎?”一陣悅耳的聲音從門外響起,韓光和盧云峰擡眼望去,說話的竟然是──白雪!!!

,

雖然只穿著一件普通的工作服,但依然掩飾不了少女的完美材,白雪俏麗的站在門口,一雙如秋水般的大眼輕眨著,瀑布一樣的長發直瀉而下,整個給人一種清秀亮麗的覺。韓光看的呆了,自己的夢中人此時與自己竟然是那麽近,

,

“嗯……啊……有…有啊!”韓光緊張的回應著。

,

“對了,還有剪刀能借我用一下嗎?”

,

“可…可以……”

,

韓光把洗衣粉和剪刀給白雪,在接過東西的一刹那,白雪盯著韓光的臉愣住了,“對不起,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

韓光沒有想到白雪會這麽問自己,但隨即就反應過來道:“應該……沒有吧!”

,

“可是你看起來真的好面熟呀!好象在哪里見過……”白雪著自己的腦袋,但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

,

“都在一個學校,可能早見過面忘了吧……”韓光找了一個理由。

,

“也許吧……謝謝你,一會兒我就還回來。”說著,白雪一陣小跑走掉了。

,

“韓光,別愣神啦!人都走半天了!”盧云峰驚醒了呆住的韓光。

,

“快干吧!”韓光的態度一下子變的很嚴肅,讓本來想開開玩笑的盧云峰沒了興趣。

,

終於干完了,兩個男生躺在鋪上休息,一邊聊天一邊等女生們回來,突然,房間的門開了,白雪慢慢走進來,笑著對兩人說:“不好意思,剛剛有別的寢室的人借走了,所以現在才還回來,你們不介意吧?”

,

“沒事,給我吧!”韓光起準備接過白雪手中的剪刀。

,

“給你……啊……”

,

白雪本想走過來,卻被地上的水漬倒了,整個人向著韓光的方向摔過去,韓光抱住她,但在刹那間,一種冰冰的、涼涼的覺傳了過來。白雪站起,驚恐的看著韓光,而那把鋒利的剪刀……入了韓光的肚子!!!

,

“啊……”劇烈的疼痛讓韓光驚叫,血水染紅了衣服,他開始眩暈起來,甚至連白雪的尖叫也聽不見了,他只知道頭很暈,支持不住倒了下去………

,

,

,

,

,

,

“小光!小光!你醒醒啊……”

,

韓光的腦中浮現出無數的幻覺,他能覺到父母的聲音,可是他不敢肯定這是否是真實的。此時的他迷迷蒙蒙的,如同飄在云霧里。但在恍惚間他又有著真實的受,在一片黑暗的世界里,一道強光從遠方來,指引著他向前走去,他不知道爲什麽,只知道那可能是這黑暗里的唯一出口。

,

“小光!小光!”韓光的父母呼喚著兒子,兩個人臉上滿是淚水,盧云峰和宋惠玉焦急地等著,而白雪則捂著臉,半蹲在地上哭泣。醫護人員來回的忙碌著……手術室外亂成一片,只爲了能夠救韓光的命。

,

韓光還在夢里走著,出口似乎又近了一些,看到希望的他拼命的跑。終於,他穿過那道屏障,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是一片紫色的海洋,天空、大地、云彩……無一不是紫色的,像夢一樣美麗,也像夢一樣殘酷………

,

“………”

,

“醫生!這是怎麽了?他這是沒有心跳了嗎?”韓光的父母高聲叫著。

,

“請你們保持冷靜,注強心針,準備電擊……”醫生促著護士們,這讓門外的一群人,由其是白雪更加緊張。

,

韓光走在地上,紫色的和同樣美麗。忽然,一道金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被反的太陽光,但韓光知道在光的那頭肯定有什麽東西,於是他向著光的方向進發。

,

醫生們還在忙碌著,眼看電擊的幅度越來越大,可韓光還是沒有什麽起色,白雪害怕地看著這一切,發白的嘴不住的哆嗦,她覺呼吸困難,仿佛心跳和韓光一樣都消失了,在走廊的長椅上她倒了下去………

,

“韓光,你在哪?”

,

韓光在地上聽見一種非常熟悉的聲音,給人覺是那麽的溫悅耳,他不自禁回頭望去,白雪不知何時站在了他的后,迷人的雙眼一眨一眨的,秀麗的長發被風吹起,飄灑在空中牽動著韓光的心。

,

“韓光,和我回去吧……”

,

“我在找一件東西,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我知道我一定要得到它,我們找到再回去好嗎?”韓光堅持著說。

,

“好吧!”

,

兩個人牽著手向著金光走去,隨著距離縮短,他們終於走到了近前,那是一本書,一本金色的書,在陽光的反下放出絢麗的光芒,韓光把它撿了起來,他想看看里面倒底有什麽,但當他打開第一頁的時候,發現里面竟然是………自己!!!

,

“嘟嘟……”心電圖顯示正常了,這表明韓光又了過來,所有在場的人都舒了一口氣,因爲他們打勝了一場與死神之間的戰爭。

,

,

,

,

,

,

一個月來韓光好了很多,不僅刀傷已經快要全愈,連讓他頭痛的惡夢也消失了,這讓他簡直心喜若狂,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卻是,白雪和他的關系………

,

“韓光,你醒了,怎麽不多休息一會兒?”白雪從病房外走進來,手里拿著一些吃的和洗好的衣服。

,

“不好意思,又煩你了……”韓光著腦袋傻笑著。

,

“別這麽說,是我不好意思才對……”白雪仔細的削著蘋果,看在韓光的眼里是那麽美麗。

,

“白雪,其實你不用對我這麽好的,當初……你也不是故意的。”

,

“韓光,你記不記得我說過在哪里見過你?現在我想起來了,原來是在夢里,很好笑吧?說實話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所以我現在照顧你不是爲了贖罪,而是爲了我自己……”

,

韓光被白雪的話吸引了,難道說在夢里發生的事都是真實的嗎?他回想起以前做惡夢時的經曆,好像每一件事都發生過一樣,而自己爲什麽進的醫院,不正是白雪的那一刀嗎?他沈默了,這麽不可思議的事發生在自己上,他解釋不了,也不願意解釋,他只知道那該死的惡夢已經離他遠去,而他也能和喜歡的女孩有機會見一面,這就夠了!

,

出院那天非常熱鬧,盧云峰和宋惠玉兩個人組織了一個班的兵力,韓光更有幸被四個女孩攙著,這讓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的韓光大呼過瘾,直說就爲這個,這刀挨的也值。遺憾的是白雪沒有來,她爲男朋友過生日去了,這是韓光第一次聽說白雪有男朋友,要不是從宋惠玉的嘴里得到的消息,恐怕他死也不會相信。

,

回到家里,韓光又休息了兩天,直到神完全恢複他才回到學校,一大早,他正往教室里走,卻被后一個人叫住了。

,

“韓光,你上學了?不好意思,那天我有點事沒來接你,你不會不高興吧?”白雪出天使一般的微笑,相信是男孩子都不會拒絕的。

,

“啊……沒事,我沒事了,一起去上課吧!”

,

“好啊!”

,

走在路上,韓光的腦袋很亂,他不知道白雪怎麽看自己和她的關系,她爲什麽對自己那麽好?難道她不怕産生什麽誤會嗎?還是她根本就想這樣?不知不覺進了教室,韓光也結束了胡思亂想。

,

“現在知道沒結果了吧?”盧云峰一下課就跑來煩韓光。

,

“什麽沒結果?”韓光明知故問。

,

“人家有男朋友了呗!你就死心了吧!”

,

“我什麽時候說我沒死心呀?”

,

“得了,別嘴硬了,小光,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中獎了!”

,

“中什麽獎?”

,

“昨天小玉告訴我,有個女生看上你啦!”

,

“這算什麽中獎?本大少爺哪天不被十幾個美女追的到處跑啊?”

,

“是呀!她們嘴里都在大叫…………抓流氓!!!”

,

“呵呵……大哥,這事你也知道啊?”

,

“廢話!地球人都知道!”

,

“怎麽樣?人長得啥樣啊?”

,

“可豐滿了,整天穿一件軍大衣,兩排扣的,一邊四個……”

,

“大哥,你說的不會是母豬吧?”

,

“真聰明!你猜著啦?”

,

“我就知道你沒一句正經話,算了,我回家了……”

,

“呵呵……別生氣呀!沒和你開玩笑,真的是有個女孩讓小玉幫著約你呢!”

,

“什麽時候啊?”

,

“明天放學,后樓樓頂上……”

,

“我靠!這地方選的,是不是有點那個?”

,

“是呀!小心去了回不來!”

,

“死烏鴉嘴!上次挨刀可能也是你咒的,這次饒不了你,別跑……”

,

韓光笑著追打盧云峰,他現在腦子里滿是明天和女孩見面的事。他不知道女孩是誰,但這更讓他多了一份幻想,他期著那一刻快點到來。可是此時高興的他並不知道,在第二天放學后的樓頂上,等著他的倒底是什麽,而那個等著他的女孩,又能給他帶來一次什麽樣的奇怪經曆………

,

夢魇(二)

,

韓光爬著樓梯,他在想夢想和現實的距離會有多大,這個女孩這麽主動約自己,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掃興。這是一個廢棄的教學樓,因爲年久失修已經不怎麽使用了,韓光踩著台階發出“噔、噔”的聲音,那種震顫好像連整個學校都覺到了。

,

走了多少層了?韓光問著自己,看著被汗水浸濕的上衣他到不安,順著樓梯的縫隙向上看去,好像還有很多層的樣子。韓光有點累,本來就上了一天的課,現在還要爬這麽高的樓梯,對於一個剛剛受過傷的人來說,強度實在是太大了。他停下來,順手打開了一扇窗子。

,

“呼……”一陣微風吹過,讓韓光到十分惬意,太陽已經快下山了,紅紅的並不那麽刺眼,站在這個角度望去,正是最美的時候,韓光點上一支煙,神經立刻放松了許多,休息好再上去,保持最好的狀態給女生看,相信一定是沒錯的。

,

突然,一道白光在窗前閃了一下,挂著“呼、呼”的風聲,韓光沒有注意,只知道好像從樓上掉下來什麽東西,而那種挂著風聲的覺是那麽像………人!!!

,

韓光急忙低頭望下去,結果什麽也沒有發現,也許是自己眼了吧!他繼續向上走,又經過很久,他終於看見了頂樓的門。韓光緊張的整理一下衣服,然后推開了那扇門。應該說樓頂的風景真的很好,藍天、白云一切都很完美,韓光開始佩服起女孩的心思。

,

夕陽下,一個女孩的影伫立在欄杆前,也許是經常注意女孩子的關系,韓光覺女孩的背影似曾相識。潔白的皮膚、黑黑的頭發、苗條的材……無一不是男生眼中的焦點,但是這一切現在只落在了韓光的眼里。

,

“你好,我是韓光……”

,

女孩並沒有動,依然伫立在風中看著夕陽,韓光以爲女孩怪自己還不夠大方,便笑著上前道:“我來晚了嗎?不好意思,我沒想到后樓有這麽高……”

,

韓光已經夠主動了,可是女孩還是沒有動,韓光有點生氣,把自己約來卻又擺出這種態度,這是什麽意思?韓光走到女孩邊,試圖看到女孩的臉,但女孩突然轉過頭,韓光頓時驚呆了,因爲女孩的臉上………沒有五官!!!

,

“啊……”韓光驚叫著從床上爬起,一涼意從背后傳來,讓驚魂未定的他到恐怖。又是惡夢!韓光喘著粗氣,明明已經好了,怎麽又開始了呢?

,

走到洗手間,韓光好好洗了一個涼水臉。冷靜!我要冷靜!韓光不斷告訴自己,坐在床上,他回憶從開始到現在發生的每一件事,從做惡夢、受傷住院……到現在,似乎每一次的惡夢都能帶來真實的事件,又或者說每一次的事件都會在夢里有所提示。

,

明天我應不應該去?韓光很困惑,如果說上次被白雪刺傷的事,真的和惡夢有關,那這次我不是會有危險?此時的韓光腦子完全亂了,雖然他很想找一個人輕訴,但他知道,所有的人包括他父母只會認爲他神壓力太大,讓他多休息。

,

韓光躺在床上思考著,如果每次的事件與惡夢無關,那我去了也不會有事。可是要是與惡夢有關的話,我就算不去恐怕也會有事,與其逃避還不如面對的好,韓光終於想好了一切,他閉上眼睛養蓄銳,即便他根本睡不著………

,

,

,

,

,

,

第二天,韓光早早爬起來,因爲睡眠不足,意料中的熊貓出現了。對於平時不怎麽注意形象的他來說,這不算什麽。簡單收拾了一下,韓光就出門上學了。

,

走到學校,在進教室的一瞬間,韓光看了看那棟廢棄的樓房,其實說廢棄誇張了點,一、二樓還是經常有人用的,但是再往上就無人問津了。誰也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只是傳聞樓上曾經發生過事故,壓死了人,弄得影響很大,所以學校迫不得已才停止使用。

,

整整一天韓光沒怎麽說過話,對於這樣的反常舉動,盧云峰自然看在眼里,一放學就跑來問他:“韓光,你怎麽了?平常沒這麽消沈的呀?”

,

“沒什麽?有點不舒服……”

,

“不會是緊張的吧?你看看你,也不注意點形象,見女生怎麽能穿格褲子,一見面就讓人家看馬賽克……”

,

“你還真是黃種人,每天都出口成髒!”

,

“靠!我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再者說,還不是你把我帶壞的……”

,

“得了!我要去和人家見面了,你別打擊我的信心啊!”

,

“你還真是重色輕友,用不用我跟去把把關呀?”

,

“三……二……”從教室到學校門口,盧云峰只用了九點六秒,韓光“倒數”的威力可見一般。收拾了一下,韓光就忽忽去了后樓。

,

灰暗的樓房下,韓光向上望著,他在猜測樓頂上等著他的倒底是什麽。雖然不知道,但從他堅毅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並不害怕。也許這一切都是巧合,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神經過。

,

樓里的溫度格外低,這與外面三十多度的氣溫比起來反差很大,走在樓梯上的韓光,甚至有些冷。樓梯旁的牆皮已經有些脫落了,因爲光線不好,所以並不能看清出些什麽,但那種破舊的覺,卻讓人産生一種不安全。

,

韓光心里默數著,他已經走到六樓,拐角處的窗戶打開著,上面的玻璃幾乎全都碎了,空蕩的鋼窗被風吹打在牆上,發出“铛、铛”的聲音。這一幕讓韓光似曾相識,卻又有些不同,因爲夢里的窗戶是關上的,而這一扇則是打開的。雖然狀況不同,但顯出的氣氛同樣詭異。

,

順著窗子望下去,學校里還有很多人,韓光笑了,恐怕真的是自己神經過,於是加快腳步向樓上走去。一層、兩層……他又走了很久,終於,當他走到盡頭的時候看到了一扇門,一扇通往樓頂的門。

,

韓光既緊張又興奮,到了現在,他不敢也不願意去多想些什麽,推開門緩緩走進去,夕陽的最后一抹霞光把樓頂照得格外明亮。在陽光下,一個美麗的影伫立著,那優雅的氣質、完美的材除了白雪還能是誰呢?

,

“你……”韓光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看著眼前的女孩頓時語澀起來。

,

“怎麽了?沒想到是我嗎?”女孩轉過頭,果然是白雪。

,

“你……怎麽會?你不是有男朋友嗎?”

,

“你真是個傻瓜!你見過我有男朋友嗎?”

,

“可是,上次……”

,

“那次是因爲人太多,我只好找個借口。”

,

“可是……”

,

“可是什麽?沒有可是!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

“不!只是……我覺得我配不上你……”

,

白雪走過來,纖細的手臂一下就拉住了韓光,由於沒有準備,韓光差點撞到白雪懷里,在驚出一冷汗的同時,也被女孩的動作嚇了一跳。

,

“韓光,說實話,我不知道爲什麽喜歡你,一開始我以爲是因爲那次意外,我到愧疚,可是后來,我被你的樂觀和寬容所動,不知不覺喜歡上你,我不認爲你有什麽理由可以拒絕我。”

,

“沒錯,我承認我喜歡你,只是現實總在提醒我,我們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你那麽美麗,那麽有才華,而我卻什麽也不是……”

,

“我真沒想到你能找出這樣的理由,你認爲這可以當做不愛的借口嗎?任何事都可以改變,可人卻是不變的,我喜歡你,你喜歡我這就夠了,我不相信當你抱著我的時候,你會什麽也不想……”

,

白雪說到這,突然抓起韓光的手圍住自己,韓光的膛頓時被一個女孩的體充滿了,韓光想放手,卻不知道爲什麽會抱得更緊,而白雪似乎失去了重心,整個人倒在韓光懷里,激動的流著淚。

,

良久,韓光轉過白雪的體,女孩的淚水滴在他的前,染濕了一大片。韓光拭去了白雪的淚痕,風雨過后的女孩顯得更加嬌豔。這就是我喜歡的人,是我連做夢都會夢見的女孩,想到這些韓光激動起來,他不由自主的捧起白雪的臉,輕輕地下去………

,

靠在樓頂的欄杆上,韓光親的抱著白雪,夕陽的余晖下,兩人的影充滿愛憐。時間已經很晚了,隱約有些星光布在天上,和月亮一起期著黑夜的降臨。然而這一切絲毫不能打擾兩個人享受愛的甜蜜。

,

“小光,嗯……我以后就這麽叫你吧?”

,

“當然好呀!”

,

“小光,你快樂嗎?”

,

“你說呢?當然是……不快樂!”

,

“嗯?”白雪轉過頭,疑惑的看著韓光。

,

“我高興死了!”韓光狠狠地親了女孩一口。

,

“壞!”笑罵伴著拳頭一起撞擊著韓光,卻讓他到無比的幸福。他笑了,這是發自心底里的,因爲他和自己的夢中人在一起,沒有人知道他爲這一刻付出了多少,他只希望他能讓女孩永遠這麽快樂,和自己幸福的享受每一天。

,

“小光……”

,

“嗯?”

,

“你喜歡我嗎?”

,

“我當然喜歡你,爲什麽這麽問?”

,

“其實我有一些事想和你說的……”

,

“什麽事?你說呀!”

,

“你過來嘛!我要在這說……”

,

白雪撒嬌的樣子太可愛了,韓光沒有理由拒絕她,他靠在欄杆上側過一只耳朵,表示注意力高度集中聽從老婆的指示。白雪抱住韓光的一只胳膊,緊緊摟在懷里,這讓韓光又害羞又緊張,因爲女孩很重要的部位頂在他的手上,使他幾乎不能呼吸了。

,

“小光,其實我從前有一個男朋友的……”

,

“是嗎?我不介意。”

,

“那個時候他和你一樣,很喜歡我,什麽都願意爲我做……”

,

“我也願意的!”

,

“我知道,你聽我說,可是后來由於一些原因,他走了,從此我再也沒有快樂過……”白雪一下子變的很傷,這讓韓光有點措手不及,看著白雪呆滯的目光,韓光知道那一定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

“小光,你願意幫助我嗎?”白雪看著韓光,眼神中充滿望。

,

“小雪,你說吧!什麽事我都願意爲你做!”韓光的話里充滿了對女孩的承諾。

,

“好,你來……”

,

“做什麽?”

,

“幫……………我!”

,

白雪突然間松開了手,韓光的體一下子失去重心,整個體向樓下摔去,他瘋了似的亂抓,卻什麽也沒有碰到。在掉下去的一瞬間,他看到了白雪的臉,但那簡直不是同一個人的臉,甚至可以說不是一張人的臉,此時,在白雪的臉上,冷漠和一同被發揮到極致,那種扭曲的覺簡直令人恐怖。

,

韓光看著白雪,眼神中沒有憎恨,只有疑惑,他不明白這是爲什麽。體在掉落,看來今天注定是自己的死期。我真傻!韓光心里想著,爲什麽沒把昨天的惡夢當一回事!忽然間,他想起了昨晚的惡夢,想起了那個在窗口一閃的白色東西,原來那不是什麽幻覺,那只是他……自己!!!

,

,

,

,

,

,

“嗯……”

,

夜色中,一個黑影從后樓下爬起來,踉跄著倒在牆邊。

,

韓光努力的搜索著自己的記憶,白雪把我推下樓,她爲什麽要這樣做?而自己明明摔下來,可是怎麽會沒有事?甚至連一點外傷都沒有?韓光使勁掐了掐大腿,傳來的疼痛讓他更清醒了。我一定是瘋了,要不然我還在夢里,如果不是如此的話怎麽會發生這麽可怕的事?可是,這夢實在是太真實了………

,

看看四周,學校已經走得沒有人了,后樓屬於學校的一個角落,無論是宿舍還是場,都不能與它相互看見。韓光站起,看了看完整的自己,腳到現在還在哆嗦,韓光極其討厭自己的害怕,可他又控制不了,這一刻,他甯願自己死了,至少不會象現在一樣,象個怪物似的著。

,

風越來越大,吹進樓里發出“嗚嗚”的聲音。韓光看著這黑暗的建築,突然間冒出一個想法,他想回到樓頂,回到那個生命的禁地。

,

“噔、噔……”腳步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大樓,韓光索前進著,只靠從窗外進來的月光,他根本無法看清楚道路。樓梯兩旁的走廊消失在黑暗中,不時從里面傳出窗子被風吹動的聲音。

,

樓梯間的護手已經破濫不堪,加上很差的光線,韓光必須小心前行。可是,他怎麽能夠專心呢?自己差點兩次被白雪殺死,第一次可以勉強稱得上是意外,可是第二次卻無論如何都是真正的謀殺,盡管自己沒有被殺死。

,

通往樓頂的門開著,韓光站在那里已經半天了,他有點后悔,可是到了這個地步,想回頭已經是不可能了。他一點點靠近,想從門里看清樓頂的況。

,

不知道什麽時候,漫天星光被烏云遮住了,即使是周圍兩三米遠的地方,想要看清楚也很難。韓光小心的走到樓頂,周圍一片漆黑,到處都是模模糊糊的。他辨認了一下方向,大概正前方就是他掉下去的地方,因爲風的方向是對的。

,

韓光並不敢貿然前進,在這麽差的視線下,他怕再次掉下去,他也不相信會有第二次的神奇。風嗚嗚的刮著,讓處在黑暗里的韓光更加害怕,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他的名字里有一個“光”字,他特別討厭黑暗,在經曆這麽多事以后,他發現這種覺更強烈了。

,

漸漸地,烏云散去了,淡淡的月光照亮了樓頂,韓光睜大了眼睛掃視周圍的一切,直到他看見一團白色………

,

遠遠的在韓光掉下去的地方,一個人影隱約躺在那里,從那一的白色衣服,韓光認出了那是白雪,可是她爲什麽倒在那里?他慢慢的靠近,生怕不小心發出聲音驚醒女孩,直到確定沒有危險的時候,才蹲下來觀察她。

,

白雪雙緊閉,臉色白的嚇人,她此時安靜的躺著,整個體冰冰的,如果不是那一點微弱的呼吸,簡直和死人差不多,但這卻依然不能掩蓋住她的美麗。韓光輕輕抱起她,看著懷里的女孩,他不敢相信她就是曾經要殺自己的人。

,

“白雪……”韓光輕聲呼喚著,他不知道自己是真心想救她,還是只想要一個答案。懷里的女孩動了一下,韓光知道她快醒了,於是抓住她的兩支胳膊站起來,這既是爲了讓女孩體放松,也是怕她醒了之后再做出什麽意想不到的事。

,

“嗯……”白雪了一聲,慢慢睜開眼睛,可當她看到自己和韓光,以及周圍一切的時候,她猛地呆住了。

,

“韓光……這是哪里?我怎麽會在這?”

,

韓光並沒有說話,他仔細觀察著女孩,白雪似乎有點神智不清,這讓他很意外,但是現實告訴他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事,起碼在他到安全之前。

,

“難道你忘了之前發生的事嗎?”韓光冷冷地說。

,

“之前?之前發生過什麽事嗎?我不知道……”白雪緊張的說著,樓頂的大風讓她瑟瑟發抖。如果在平時韓光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脫下衣服給她穿上,可是現在這種況,他不願意冒這個險。

,

“你現在還能記得些什麽?”

,

“我……我記得……我在樓下上課,放學的時候打掃衛生,后來同學們都走了,我正要走,突然到不舒服,就在教室里趴了一會兒,接著就到了這里……”

,

“你難道一點也不記得在樓頂上發生的事嗎?”韓光放開了白雪,因爲他從女孩的眼睛里覺到她沒有撒謊。

,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韓光,我好怕,我也不知道怎麽就到這里來了,我……嗚嗚……”白雪害怕的哭泣。

,

“好了,沒事了……”韓光脫下外衣給白雪披上,並且緊緊地抱住她,他知道這個時候白雪最需要的應該是自己的肩膀。過了一會兒,白雪的緒穩定了,韓光才又放開她坐到地上休息。

,

“白雪,我知道你很害怕,其實我和你一樣,但我並不想騙你,今天在我們之間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就在這之前,你把我從樓上推了下去……”

,

“不、不會的!我不會做這樣的事,韓光,請你相信我,那個一定不是我!”白雪抓著韓光的胳膊,瘋了似的大叫。

,

“我相信你……”韓光頓了一下,無奈的看了看白雪,又接著說:“因爲那個要殺我的白雪是不會叫我韓光的……”

,

白雪沒有聽懂韓光話里的意思,但她知道這一定是他和那個人的,而且是只屬於兩個人之間的。白雪現在什麽也不敢想,她只想回家,回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

“走吧!”韓光拉起白雪的手向樓下走,他們沒有找到事的答案,也許整件事根本就沒有答案。女孩的手冰冰的,讓韓光到心疼,他多想把她摟進懷里關心照顧她,可他知道這個白雪並不是那個讓他瘋狂的白雪。

,

樓梯間的光線很暗,白雪害怕的樓住韓光的胳膊,這讓本來就不是很默契的兩人走得更慢。已經快到午夜了,學校里靜的可怕,兩個人都能覺到彼此的心跳。

,

突然,白雪停住了,韓光疑惑的看著女孩,白雪渾哆嗦著,躲在韓光后小聲的說:“韓、韓光,你聽到什麽聲音了嗎?”

,

韓光仔細聆聽了一會兒,並沒有發現什麽不對勁,只好拍拍白雪的后背安她幾句,可能是她聽錯了,或者是風的聲音。但是,就在他們轉想繼續下樓的時候,那種奇怪的聲音又傳來了。這一次,韓光也聽到了!

,

“嗚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霍邱一中】《夢魇》【奇怪的美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