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ISTJ】《凡人炼道霪传》第一卷 逆天改命 第1一2章

《凡人炼道霪传》第一卷

第一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漆黑的夜空中惊现紫气,九星乍现,串连成珠,中国的某某道观内,一位白髮老人夜观星象,见此异象,掐指一算,算出天人下凡渡有缘人。  「不知谁人有此大机缘。」  白髮老人手捋长鬚,语气颇为淡朴,却有几分喜意。  远方,南面的一个城市,有东方之珠的美称。  香港,道教兴盛,黄大仙香火鼎盛,历年来不少善男信女来跪求籤,每每得到指引,回来谢祭的人不绝,造成香火不断之局面。  道教,一直让人有迷信的印象,在香港这个百教争鸣的弹丸之地,有人信佛,有人信道,有人信儒。    儒佛道三家皆为中国之本脉所在,故此总有人妒忌之,一知半解有之,道听途说有之,人云亦云有之,在这个信仰自由之都,百教中导人向善者,善教也。  在彩虹村,有一年轻男人,家有一老迈母亲,年近六十,仍辛苦工作,而他,则刚刚辞去了工作,他一心修道,在网上看过一些道家修练法门,就试着自己修练。  今年三十三岁的他,尚未娶妻,自从网上看过一些道家修练学的书藉后,忽发奇想,试着修仙,然而,当他深入了解中国道家学说,甚幺修真修仙之道,原来只不过是一种养生诀,和不老不死差之千里!    更遑论说像那些修真小说中的御剑飞天,掌控五行,青春不老。  他想创出一套真实能够修练成仙的功法,奈何终归凡人,天地间又不知有没有气,成仙之道不知从何入手。  理论是有,可是实际修练,还得一步一脚印去实践。  纵观所有修练法门,都离不开打坐冥想,西方叫冥想,佛门叫坐禅,道门叫坐忘,都是指打坐修练。  从修心到修,从外到内,从神到体,行为与思想,种种「修」的法门,都是如出一辙。  气是根本,修必须从练气开始,练气又叫调息,将呼吸的空气调到丹田,又称气聚丹田,在丹田中炼化,即是以丹田为炉鼎,炼出真气、元气、一气,却不是气。  所以,所谓的修仙,倒不如叫修真,或是修道,借假修真,以虚入道,天人合一,以至成仙,这就是古人想出来的修仙之法。  小说世界终归小说世界,很多东西都是假的,但他想,既然万事万物都离不开科学原则,科学可以从理论到实践,印证科学,修仙能不能一样呢?    先建立理论,再来实践。  他得出的结论是,怎样修仙也好,也得从练气开始,这是基本,君不见所有玄幻修仙小说也是从甚幺凝气、养气、练气为基础吗?只是不同的是小说世界中有气这东西存在,所说的气不是呼吸的气,空气中有气存在,这就不用慢慢的炼出来了。  所以,他想到第一要解决的问题是气!如何将气变成气?抑或空气中早有气存在?只是无法凝练?散而不聚?    他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踏踏实实地从打坐吐纳开始练起。  这夜,他又一个人在家中练气,正当他发闷发愁之际,窗外一道白光闪了进来,然后出现一位头髮白的老人,此人面如冠玉,仙风道骨,一看就知道并非凡人,他来到邓体景背后,而正在打坐的他竟毫无知觉,直到那老人轻轻的拍拍邓体景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转向后望,吓然看见穿白衣的老人,惊觉对方上散发出来的仙气,又惊又喜,立即跪拜老人,口中慌张道:「仙人下凡,仙人下凡。」  老人摇头叹息,心想:「一般凡人都是这样,诚惶诚恐,跪拜我们,岂不知自己也能修成仙道,享受仙福吗?」  老人出手来,按在邓体景的头上,后者即时觉到有一热流涌进体,有如醍醐灌顶,直入四肢百骸,洗髓逆筋,改造髮肤。  一会儿后,老人收回右手,邓体景瞬即到那热流消失,但现在他心境平和,静心宁神,他有种觉,如果现在再进行打坐冥想,事必事半功倍,心喜意,便叩谢老人,道:「谢谢上仙开窍。」  老人不言一语,内心叹道:「凡夫俗子啊,怎样化凡也没用,此人一生修仙无望,注定平凡一世,奈何天机拣选此人,想必将来必有一番奇遇,不如先修心,后修,希望他早积功德,冀能修出根。」  老人定睛望着邓体景,令后者心生敬畏之心,莫敢仰视。  老人右手抬起,一道神力将邓体景的子扶起,后者惊讶不已,连忙抱拳作揖,垂头敬礼的说:「仙人有何指点?还请明示。」  老人又叹了口气,心觉此子敬畏之心过盛,以至自卑,不敢正视他,也难怪,即使曾在书中看过许多关于神仙的记载,但是亲眼见过神仙还是第一次,任谁也会这样吧,只是他有点太过了。  老人转背对着他,要离开的模样,邓体景看见老人双脚不触地,转而走,立即又跪拜老人,口中说:「上仙慢行,弟子恭送。」  老人心想,这是那门子的恭送,简直就是过尤不及了啦,是想快快送走他吧。  还有,他那有收他为徒,甚幺弟子?一派胡言!    老人再三叹气,临走前开示道:「行善莫懒,道心常在,修得大功,根方成。」  然后右手一挥,一本古旧的书册丢在地上,一道华光忽现,一闪即过,老人才化为流光远去。  过了良久,邓体景才敢抬起头,眼见周遭景物如常,恍如没见过神仙一样,他才吁了口气,笑逐颜开地道:「呵呵,奇遇,奇遇啊。」  然后拾起地上的古书,上面写着四个古怪大字,认真地看,才看出有点像《重真经》。  「重真经?重……王重!原来是王重仙人下凡啊!」  邓体景差点大叫出来,后又喃喃自语道:「根?甚幺是根?真的有根吗?要我行善才能修出根?」  再细看手中的小古书,内容竟然是……古文字?    「天啊?这是甚幺文字?好像是中国的古代文字啊?怎幺看?」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上网搜寻中国古代文字的意思,慢慢翻译出《重真经》,继而修练。  原来,这是一本练气聚气的修仙入门功夫,大致上和坊间的道学书藉所记载的差不多,只是有些见解更加闢独到,言简意赅,但同样遇到一个问题,气从何来?    书中记载,先要有根,才能化凡为仙,没有根者,一生修仙无望,如何习得根?    原来,根有两种,一种是先天根,一种是后天根,先天根是一些上几世积累的功德,在今世开结果,才能拥有的气本源,也叫气根源,简称根。  只有修出根,才能应天地间的气所在,才能修仙,古人之所以能羽化飞昇,就因有先天根,今世再勤练积德,方能悟道成仙。  简单来说,邓体景有可能今世也不能修出根,要积累到下一世,或下下一世,或下下下一世……    邓体景有一晚夜里独自修练时,忍不住仰天长啸了一句:「他妈的王重!没本事就莫要收徒弟!」  王重在仙界连打了三个喷嚏……    光似箭,日月如梭,邓体景很快就本命归源了,又称玩完了。  今世修行平平,不要紧,慢慢累积……千世百世,总有一世能修练出根的……临死前,邓体景爆了句粗口:「我你王重!」  损德,下一世修仙无望!    千百世轮迴,地球的文明也随之而变化,世界末日,核子战争,令到人类文明倒退,地球目疮痍,生涂炭,经过千百万年后,地球回归平静,始能复原。  但人类的文明早已经蕩然无存。  随之而来的是修仙的世代……山林布,猿啼鸟鸣,深山不知处,有一条小村,名叫炎村。  「我你王重!」  一位年约十二岁的少年破口大骂,王重乃是村中姓王的养的一条狗,这条狗的主人王西是这位破口大骂的少年的死敌,在村中二人已经经常较劲,王西每每落败,都会喊他养的那条狗咬少年,看着少年和狗打作一团,王西才解气,在一旁嘻嘻哈哈的指手划脚,各位村童都心惧不已。  这是村中唯一的一条狗,是王西的父亲到千里以外的县城买回来的,价值不菲。  少年拖着爪伤的体回家,边走边骂,这次他和王西比男人的那根东西的大小,结果一比之下让王西眼都凸了。  少年的根又粗又大,小小年纪尺寸堪比成年男人,犹有过之,甚称神,小孩子心天真,以为愈大愈好,所以一比之下,王西怒不可遏,一声令下,黄狗立即咬人。  少年力大强壮,但也不过是十二岁的小男孩,和一头成年的狗打架,何者受伤一目了然,村中的小孩子都很怕王西,那有敢逆他意的,再者,王家在炎村中也是大户人家,是地主。    王西父亲与最近的县城城主吴大老爷甚笃,附近几条村的税收都是吴大老爷说了算,只要王西的父亲王成在吴大老爷面前说几句,那家人的税收可少不了。  所以,一年到头,王家与吴家都各自收礼,就是那些弱小的田户所送的礼,或,或牛,有点钱的就送衣送鞋,王成乐此不疲,照单全收。  当然,王成收到好处,自然也懂得生财之道,小财不出,大财不入,所以他送去给吴大老爷的金子也是很多,全都是民脂民膏啊。  而少年的家则每年不出贿款,所以他家的田又瘦又小,连种米的种子也是借回来的,借一还五,故此,少年的家已经欠下一大债。  少年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他是拾回来养大的,所以他养父母根本不疼他,衣服穿了没人补,鞋子破了也继续穿,一髒兮兮的,原来俊秀的脸一块黑一块黄的,加上的伤痕,他父母也不问几句。  「我回来啦。」  少年淡然地道。  一进院子,他就看见父亲和一名衣着光鲜的男人谈,那男人从衣襟中取出一个钱,数了几两银子给他父亲,然后他父亲就笑开地说:「唷!就是他,拿去拿去,以后他就归你了。」  卖子!少年怒火中烧,平时他父亲怎样对他也罢了,几艰辛的日子他也捱了,为的就是这个家,可现在,这挂名父亲竟然把他卖给别人?不气才怪呢!    「我你!卖子求财!」  少年被那男人强拉着离开,因他刚刚和王西那头黄狗打过,气力用尽,此时如何挣扎,也不能挣对方重扼。  其后,少年被五大绑,口被堵塞,被丢上一架大马车上,车上还有十几名孩童,年龄和他相仿。  一连几天路程,那些买了孩子们来的男人对他们呼呼喝喝,随便塞几个馒头给孩子们吃就算,因为赶路,如厕都是大伙儿一起在山边方便,之后又再扔他们上车,有些体弱的孩童因此病倒了,也没有人理,少年听见那些男人在暗骂几句「又赔钱了」「蚀本货」之类的话。  孩子们相继送到各大小县城的大户人家中,做下人甚幺的,少年大体知道是怎幺一回事,那些大户人家全挑些强壮、和外貌整洁端好的,而少年则一直被厌弃,因他穿得破破烂烂,又髒兮兮的,所以没人要。  最后,少年被送到一座山峰上,他又听见那些买他来的男人和别人谈,像是在议价甚幺的,最后那些男人说了句狠话,就把少年以低价卖了给一个修仙门派。  少年被送到山峰之上,转而入林,偏西的方向,有一座座院落,有些简陋的茅舍建于其中。  那买了少年的人也是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他长髮束起,穿灰袍,个头高大,样子却有点狡猾,少年对此人的印象不是太好,用这种手段买别人的孩子来做苦力的人,断然不会是好人。  果不其然,此人对他说:「你以后就负责砍柴挑水,功夫不做完决不得食,我圣门绝不养懒人!」  结果接下来的日子,少年尽力做工,虽然有其他人一起做,但是,每人做的量也都不同,欺善怕恶者从来都不缺,谁拳头大,谁就是大哥!    可是,这儿的人绝不喜欢打架,对他们来说,既然有气力打架,倒不如多做工,何必在那些老油条面前丢脸呢?    说到又说,这儿的苦力的年龄可真差别大啊,小到十二三岁,大至四五十岁,竟然全都乖乖听话地做工,就凭那买少年来的那灰袍少年的本事,那能让大人折服呢?    经过多日探查,少年才知道那灰袍少年叫楚凡,是圣门的记名弟子,他一直有修练,听说是练气期第三层,练气者,能使气御敌之,体强,有气护,内劲凝实,偶有聚气成泉者,即迈入第四层,此时气成泉,能使用初阶法术,但还不能称为仙人,只算修士。  练气境有十层,前三层是基本入门层次,需有根者才能踏入,快则三年,慢则五六年方能步入第四层,看其修练的功法品阶,以及个人资质而定。  这些东西都是一位好友告诉少年知道的,那人名叫庄穆,年十有四,在这儿做苦力已有两年,对于这儿的人和环境都很熟悉。  由于近年圣门广收弟子,那些初登仙门的弟子还没修成正果,虽然潜力无限,但既为凡人,就得食人间烟火,柴、米、油、盐缺不能少,所以才要一群苦力帮忙做工,让他们能专心修练。  所以,由于要有足够人手做工,所以最近又从贩子处买了些童工来,童工年纪小,易掌控,勿轻看他们年少体弱,只要能熬过三天半月,他们的体格都会改变,当然,做工做到死的也不少,那些人都被门派葬在山边就算了,也不算葬,只不过挖了个大坑,把尸体堆在一起罢了。  少年自来到此地,就一直死忍,其他人怎样欺负他也罢了,这种苦日子他一直是用捱的撑过来,捱过苦日子,好日子就愈来愈近了吧,他是如此的想。  半年过去,少年一直和庄穆关係要好,日渐深厚,可是,某一天庄穆病了,卧病不起,那些恶人死要他做工,少年为了庄穆的命着想,硬着头皮将庄穆的工夫扛了下来,可见少年的忍耐力有多幺惊人!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庄穆的病一直未见好转,某一天,少年做工归来,第一时间去庄穆的茅屋中看他,却不见其人,问人庄穆去了哪?    一位少年对他说:「哦,你找庄穆吗?他好像被人抬走了,準备用火烧了,说他得了传染病之类的。」  「甚幺?庄穆他还没死啊!这是生生的火烧啊!你们……」  他没理那幺多,问了庄穆在那儿被人火烧就往哪儿去了。  当来到庄穆那儿,已经迟了,他听到庄穆痛苦的叫声,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然后,便到他得病了。  他一连几天趟在床上,神萎,言语不清,脑海中只想到庄穆被烧死的场面,然后下一个便轮到自己了……    某一夜,天空中惊现紫气,九星聚合,串连成珠,一道华光闪过夜空,直冲圣门的苦工的院宇去。  少年的房间内,被一道华光照耀,瞬息间消失,后现出一人的影——王重!    王重掐指一算,算出少年天机未尽,眉宇间的台乍现一丝气,此乃根显之象。  奈何少年根稀薄,暗淡无光,气準备散失,王重见此象叹道:「万世修道,终得此果,今世开,难道苍天亡乎?」  王重施法拖延少年死息,后问他道:「你愿下生修道吗?」  「此……生……如……何……」少年虚弱的问。  「败象已成,命不久矣。」  「天……道……为……何……物……?」  「顺者生,逆者死,天道大哉、奇哉。」  「我……有……逆……天?」  「天命如此,只因你千生千世,积功甚少,所以自能承苦果,只是,忍乃道之体悟之一,能忍者,承大道也。」  「今……只……有……一……死……以……谢……天……恩?」  王重不语,此话有违和,难道天道不仁?所以才有苦难?但因苦难,人才能成长,岂不仁乎?    「我……命……由……我……不……由……天!」  王重略有所,突然眼芒,决志救人!    「好!若天道不仁,何以我修德成仙?今我以己修为,逆天改命,助你厄,岂不也是天道之仁幺?天岂会亡我也?」  言毕,双手结印,合天人之力,逆天改命!    少年顿万世苦果,道行不深,未悟得天道,终只能承受轮迴之苦,千世百世,皆以苦终生,回望过去,一道寄之曰:「忍!」  「宁静如忍,忍尽生静,安得宁静,方合天道,我名蓝宁!」  少年在心中千思万绪,最后空地叫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ISTJ】《凡人炼道霪传》第一卷 逆天改命 第1一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