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杨思敏电影】[转载]霪妻贱妇

[转载]霪妻贱妇/

妻妇作者:妻一族  自从让张哥上了婆后,我不在的日子,婆倒是常到他家,最近婆的部越来越,且越来越风。  这次我到大陆了半个多月,提早回台湾,跟往常一样,没有通知婆,回到家婆不在,我打电话给张哥,想问他,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刺激的事,说给我爽一下。  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过了约五分钟,张哥回电说大家在喝酒,没听到铃声。  我告诉张哥,我提早回来,有没带婆去玩?张哥回我 ,婆在他家,已被灌醉了,我一听之下,立刻跟张哥说:「我马上到,偷偷帮我开门,别惊他们」。  我飞快的赶到张哥家,悄悄的上了楼,客厅一片狼藉,我直接进入隔间,张哥的房间有留个暗窗,我常在这里偷看她干婆。  张哥陪我进入房间后,表有点怪怪的跟我说,我不知道你那么快回国,所已事先没知会你,真不好意思,我说没关系,只要婆愿意就好。  拉开窗帘是一面单向的黑玻璃,但隔间没到顶,所以隔壁的声音可听得一清二楚。  放眼看去,我才明了,为何张哥会对我不好意思。  看婆的样子大概有八分醉,里面有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婆带著眼,躺在床上四脚朝天,两只脚硬被压著往头部方向,垫著高高的,整个芭跟眼全秃了出来。  看来婆今天是豁出去了。  张哥怕他们找不倒他,会问东问西的,因他们想玩又怕穿帮,特地拜托张哥介绍敢玩的熟女,他们愿意付钱,尤其是有夫之妇,他们愿意加倍,只要玩得安全,尽兴。  我曾经跟张哥说过,一直想让老婆偶而做客串女,一定很刺激。  可是我始终不敢开口,要知道玩归玩,做就不一样了,做女是必须投客人所好,逆来顺受,付钱的人根本不管你爽不爽。  没想到张哥不知怎么跟婆说的,婆竟然答应要让这些老头子玩。  不过先决条件,是不能让我知道。  张哥回到隔壁后,其中一个老头问到「真的没问题吧?」  看看蒙著眼睛的婆。  「今天第一次下海,帮你介绍三个恩客大锅炒,喜不喜欢?」  「嗯!喜欢,但眼睛看不到,好奇怪哦!都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你是女,老子钱,要怎么玩你,是我们的事,不过一定会让你爽就是了」  「好啦!随便你们了,再给我一杯酒好吗?」  「如果你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们的老婆跟妈妈,正被别人当女在玩,不知有多刺激?」  这几个老人家年纪虽大,但养尊处优,保养得很好,每个人的老二都硬梆梆的,几个人一面说,手也没闲著,拿了灌KY,及一瓶类似剂的东西,涂了婆的芭跟眼,张哥拿了只按摩,慢慢的入婆的眼里,由于剂的关系,加上剂,芭眼大开,几乎整个拳头都可进入,水如涌泉般的冒出,双脚弓起撑开,把整个都秃了出来,老头子们不避讳的,轮流吸著,有的把老二送到婆的嘴里抽,有时狠狠的著子,极尽凌辱之能事。  婆眼睛看不到,左一下右一下的,被整的惊叫连连。  「可以把眼拿掉吗?」  婆哀求著。  「干!才刚开始而已,好戏在后头呢?」  眼里著按摩,越越深,婆也只能无助的摇著。  接著张哥提了桶水,拿出一只大针筒,加了瓶不知啥东西,把婆的脚再撑开一点,叫老头拿著针筒吸水,缓缓的往芭注进去,接连注了四针,婆的肚子慢慢的鼓了起来,更加突出,他们趴著又咬又吸,弄得婆开始发浪,直喊著好涨,受不了,要尿出来了。  他们听婆越叫就越变态,反正是别人的老婆,拿出一颗大棉球,硬塞住口,不让水流出来,然后将婆大翻,趴在床沿,起,把按摩抽了出来,拿著针筒,开始往眼注,一面用力的拍打著。  「臭芭,烂女人,欠干的人,妳们都会讨客兄,干•干•」  拿起高粱酒,趁婆看不见,猛灌了一杯,婆冷不防的整口了下去,「哇!好辣」  停了一会儿,等酒重新发作,继续的又将水不断的注入眼。  婆从哀求,到哀嚎,芭灌水,眼里也灌水,互相压迫,在婆的求饶声中我不但没心疼,老二反而出奇的硬。  眼被紧紧的塞住,翻过,肚子大的像怀胎十月一样。  也涨的像龙眼般大,这些老头子,像有狂似的,拿著震器,刺激著的,头是用扯的,嘴里含著酒,一口一口的喂著婆,用各种方式分散婆的注意力,忘记芭跟眼的痛苦,刚好婆也有被的倾向,而且越来越严重。  在不断搓中,婆开始陷入歇斯里底的状态。  「肚子好痛,求求你们,我要尿尿」  「尿出来呀!快尿给我们喝」  其实他们知道,婆是要喷水,不是尿尿,所以不但没停下来,反而越越快越用力。  婆惨叫一声「我要尿出来了」  说完,一柱水箭急而出,的老头子,俯张嘴对著水箭,喝个口,四个人包括老张,一面一面喷水轮流喝著。  高潮过后,芭跟眼又开始作怪,加上酒的化,婆几乎陷入疯狂。  「来吧!反正我够了,你们怎么搞就怎么搞」  「好,这可是你自愿的,再忍耐一下不能怪我们喔!」  说完拿出了几颗药丸,用酒化开,然后五个人每个人喝了一口,没隔几分钟,每个人都脸通红,婆的眼也被拿掉,眼里散发著兽的光芒,不只是婆这样,张哥跟那几个老头子,也一下子变得怪怪的,婆的肚子大到跟座小山丘样,已无法再忍耐,几个人用扶著,把婆带到厕所,手还帮婆压著芭跟眼,进入厕所往马桶一坐,眼松开一泻如注,婆如负重释,自己用手把芭内的圆球也拿了出来,前后同时释放,一怪异的味道,从门传来,他们却没什么觉,拿起针筒又一次的打入眼,这样反复了几次,把脏东西都洗净了,回到了床上,婆趴趴的,茫茫的躺在那里,两脚开开,被四个男人拿著各种趣用品,毫不怜惜的糟蹋,婆在她们轮番凌下,又慢慢了有了反应。  主的抱著老头子含著他们的老二,他们的凌辱反而让婆乐在其中。  「快干我好吗?我好」  「拍!一巴掌打在上,哪里,干妳哪里」  「芭好,全都」  「来,上来,你这烂女,自己爬上来」  婆立刻爬到一个老头上,抓著老二对准口坐了下去,不断的上下干著,张哥的老二在嘴巴快速的抽,婆趴著,著老高,另一只老二对准婆的小用力干了进去,两只老二同时一个洞。  还有一个拿起按摩,进婆的眼,三洞齐,我这个做老公的,看了既兴奋又刺激,恨不得加入战局。  但是婆不知我回来,又不让我知道她在做,加上钱的人是以干别人老婆为乐,所以我打消了念头。  四男一女不断的变换姿势,八跟眼,随时都著,嘴巴也被干的没法说话,只能哼哼哈哈的,偶而有空档就大声的叫著。  几个人吃了药的原故,好像都不会累似的。  婆真是做的料,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任他们怎么折腾,都能应付自如,还很享受的样子。  看婆眼被的都快翻出来了,还拼命的摇,一直往后顶,由其张哥在干他眼时,他眼中出的那种迷蒙的眼神我还第一次看见,张兄躺在下面,婆将老二入眼,面朝上,芭门户向上大开,一根老二的了进去,朝上的嘴巴也塞了跟老二,另一个也没闲著,趴在芭跟眼会处,舔的津津有味,婆全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嘴不能叫,只能双手死力的抱著干她的人,这样持续了约半个钟头,嘴巴的老头,加快了速度,喊著:「我要了,别再吸了,受不了,受不了」  抬起就要拔了出来,没想到婆两手紧抱著她的不让他离开,抬起头上下的摇更用力的吸著老二。  老头子叫著「快放开我,我会在妳嘴里」。  婆根本就不想让他拔出来,老头子叫完后抖了几下抽出老二,整个人就摊在旁边。  「第一次有女人肯吃我的东西,自己的老婆死都不愿意吃」  玩的老头在喃喃自语。  旁边的两个老头也很讶异的看著婆,快七十岁的人了,他们的年代是比较保守,几个好朋友想同时玩一个女人,想了一辈子,到今天才达成愿望,而且还是有夫之妇,他们的兴奋可想而知。  婆还没醉醒,要张哥起来干她芭,张哥的老二实在有够大,头跟个鸭般粗,又够长,每次她让张哥肏时,我都是用偷窥的,婆都以为我不知道。   《眼也是张哥开发出来的,以前要干眼一定要把婆灌醉后她才愿意,现在自己会主把老二进眼。  》婆还是面朝上,起后缓缓的抬起,让张哥的老二抽了出来,转过对准了口把整只老二了进去,脸上一副足又的表,我看了虽然刺激但心里五味杂陈,老婆现在跟张哥肏的次数比我还多。  趴在张哥上,刚拔出老二的眼,洞口还开开的,婆回头拉了旁边老头一下,要他从后面干眼,三民治的姿势,作奇大的猛肏著婆,眼让两个老头轮流肏著,他们第一次这样玩,所以干的特别卖力,由其是肏眼跟口爆,对男人来讲,是可遇不可求,即使是做的女,他们也不见得肯这样。  一番大战后,两个老头子,已忍不住要了,他们要求要在婆的嘴哩,婆没表示什么,直接张开嘴巴,两个老头就在婆的嘴边打起手枪,要出来时再让婆含著,等两个都完后,还帮他们舔干净。  他们哪经过这种阵仗,又惊又喜的直说好,好舒服,希望过两天再来玩。  解决了三个后剩下张哥。  那么多人肏是比较刺激,但没办法专心的享受高潮,婆就是这类型的人,由其婆让张哥肏多了,要怎样能让婆高潮,已是驾轻就熟,婆是属于吃重咸的,张哥把大老二入婆的芭后,就卯足了劲,抬起婆的腿,下下到底,狂抽猛干。  婆紧抱著张哥努力的迎合。  「哥,好舒服跟你做真的舒服,用力干我」  「你的东西大又长,每下都到心,我喜欢妳肏我」  「你不怕老公吃醋?」  「老公希望我,下,我就做给她看」  「做女习惯吗?」  「反正都被那么多人干了,无所谓了,我被调教得也喜欢刺激,由其是碰到你后,样那么多」。  ※《我很想问问张哥,她是怎么条叫我婆的》声浪语,也不管旁边有人观战,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婆又叫著「来了,来了,快出来了」  往上挺,张哥往下,配合得天衣无缝,只见婆两眼发白浑颤抖,下面不断的冒水出来,张哥受到了这样的鼓舞,更加卖力,在一阵冲刺后,大吼了一声,狂泻而出。  看到这里,我在也忍不住,自己打了手枪暂时解决一下。  张哥送走了他们,婆在昏昏沈沈当中睡著了,两脚大开,芭糊糊的水,一直流到眼,  那是张哥的杰作,看样子今天是不回家了,婆反正认为老公不在。  张哥过来问我,怎么办? 我反问张哥,我不在时婆是不是常住你家?「嗯!有时你打电话回来时,他都是在我这里接的,真不好意思,是她说别让你知道,她会自己告诉你」  「没关西,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要你告诉我,我不在场你们是怎么玩各种样的?」  今晚我也睡在这里,明天再搞些样玩给我看,别让婆知道我回来了。  张哥听我这么一说,如负重释,回到婆的旁边帮婆把芭清理了一下,婆还撒娇的抱著张哥,低头含著老二相拥而眠,我这做老公的倒像是局外人了。作者:妻一族  坐在客厅,终于盼到了开门声,只见宝贝老婆脸泛红,略带酒意的进了家门。  从下午出门到现在,已整整九个小时,我在家等得又兴奋又刺激,老婆又给我戴绿帽去了。曾几何时,老婆从排斥,到勉强接受,到现在的享受,甚至以在我面前让别人轮为乐。有婆如此,夫复何求?  婆了鞋后直接走到我旁坐下,抱著我热了起来,觉婆的嘴里还有腥味。我来不及问,婆就打开双脚,掀起裙子,「哇!内都不见了!」还看到一遍糊糊的。一见之下火冲脑,我子也没,掏出老二,长驱直入。  「女人,我干死妳!」  「公,掰好,快干我,死老婆!」  「今天去哪儿啦?」我一面干一面问。  看婆现在的样子,肯定又被喂了春药。下午出门时,我知道她去跟干儿子过生日,我心想会不会……随著时间越久我就越往那方面想,越想就越兴奋,整个下午及晚上就是在这种心下渡过的。  我一阵猛干后,突然停止了作,婆紧抱著我:「公,不要停,婆死了,他们不知给我吃了啥东西,又又想被干。」  「快说给老公听。」我说著,又突然的顶了几下。  原来干儿子跟他同学在过生日吃饭时喝了一些酒,小女生都走了,婆留下来整理一下屋子。干儿子的妈妈因案子在监狱执行,单亲家庭,婆跟他妈妈又是同学,所以常去帮他整理东西。  一群高中生在送走了小女生后,回到家里嚷著要继续喝,婆凹不过他们,就陪他们一起喝。  「干妈,妳看起来好年轻喔!」  「傻孩子,我跟你妈同年呢!」  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不知不觉,五、六个男生越靠越近,开始手忙脚乱起来,婆的下面也开始发,不断地扭。  「公,他们偷偷给我下了药,我才会这样。」  「没关系,老公不介意。妳要老实说,妳喜欢吗?」  「嗯,年轻人,好硬、好强,每个人都在里面好几次。」  我一听完便拔出老二,低头看著婆的掰,被我干得把里面的都带了出来,我张开嘴巴吸了一口,然后起著老婆,一次又一次,直到婆的掰被舔得干干净净。婆也主地含著我的老二、舔著我的菊(她知道我喜欢这样)回报我对她的疼。  「婆,告诉我他们怎么玩妳,我想听。」  几个小男生藉著酒意早就不安好心,三两下就把婆的衣服剥光,婆第一次被跟儿子一样大的男生这样玩弄,而且还不止一个,心里那种想被的觉油然而生,加上药力慢慢发作,也不再想那么多,就开始主地帮每个人含起老二来。  没想到这群小鬼竟人小鬼大,很老练的凌辱起老婆,上下一起来,有的很快在婆的嘴哩,有的在掰里。年轻人恢复快,一次次的轮著老婆,婆再也没有顾忌地完全奉献给他们,最后还让他们三洞齐。  小伙子们也没亏婆,每个人都拼了命似的,在婆的声浪语中,一次又一次的让婆高潮不断。直到大家都累了,一个个都先行回家,剩下婆跟干儿子,两个相拥而眠。  「干妈,妳今天舒服吗?会不会怪我?不能生气喔!」  「傻孩子,干妈疼你。你要好好读书,等你妈回来。」  「干妈,我以后可以再干妳吗?」婆没回答,紧抱著干儿子,干儿子翻过来又把老二进婆的掰中。  婆想著同学拜托她照顾儿子,结果却照顾到了床上,心里竟然没有排斥的觉,反而兴起了一种莫名的兴奋。  现在只剩下母子两人,婆忘的使出浑解数,把全上下都给了干儿子,最后在婆的眼里,拔出来后婆还细心的帮他舔干净。  干儿子看著我老婆这么细心的疼他,突然冒出一句:「干妈,妳跟我妈一样好!」婆一听愣了一下,心想,好啊!原来这小子是妳训练的,我早就觉得这对母子怪怪的,原来如此。  婆说到这里,翻过抱住我,看著我超硬的老二,抓著就直接往自己的掰塞。我一面一面问婆:「让干儿子干刺激吗?」婆说:「我想试试各种男人,有时还想去做女,尤其在你面前被人凌辱,我会好刺激、好High。」我心想,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我快速地抽,心里想著有多少大老二曾经在我宝贝老婆的三个洞里进出,下次我一定要找个小旅社,让婆去客串一下女,让不认识的人尽凌辱,让变态的老头子玩她(我知道的小旅社都是老头子及做工的比较多)。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叫婆张开嘴巴,全部都在嘴里了。幻想中的妻作者:玩妻  最近一直都在大陆,前两个星期才回台湾,在大陆我时常打电话回家问婆:「有没有自己出去玩呀?」婆每次都说:「没有啦!老公我想你……」  其实我一直幻想著婆会自己瞒著我去玩,只要一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老婆在床上被别的男人干到水四溢,叫床不停,跟平时判若两人的模样,婆越高潮我就越兴奋,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  也基于此因,我回台时故意不通知婆正确时间,提早了两天回来。离开大陆要上飞机时故意打了通电话回家,家里没人接听,心里想著会不会如我所愿,给我戴绿帽子去了?就这样我一路幻想一路兴奋,硬到不行的下了飞机。  话说回来,我们在汐止有间渡假的房子,音响隔音都做得很好,平时没有人住,只有假日想唱歌或小酌两杯时才会去住,所以许多奇奇怪怪的事都是酒后在这里发生的。  我离开机场没回台北的家,就直接往汐止去,心想先休息个两天再回台北,看看老婆到底在干啥。  幻想著老婆会不会跟朋友去玩,很快的到了汐止家楼下,刚好警卫不在,我就直接上楼,到门口看到鞋柜,我血脉贲张:『哇……不会吧?幻想好久的事,终于让我碰上了!』只见鞋柜里放了好几双男鞋,都不是我的。  我怀著兴奋的心偷偷的开了门,我们因常在这里玩乐,所以玄关多做了一道门再加上窗帘,以便让隔音更好。轻轻打开玄关的门就听到老婆的歌声,唱得怪怪的,我躲在窗帘后偷偷的看去,只见老婆一面唱歌一面被四个大男人攻,用各种方式挑逗我老婆,难怪婆会唱得怪怪的。  这四个人我都认识,都是海军弟兄,他们在左营,休假时都会到台北找我们唱歌喝酒。但平时顶多是两个人休假,怎么这次四个人一起休呢?会不会是趁我不在故意安排的?  我们本来只认识小邱的那时他才刚二十岁,他去当兵后陆陆续续就带著同连队的朋友上台北找我们。另外三个叫大陈、小陈、小张(刚开始时不太习惯,因为他们年纪跟我们的孩子相仿)。  只见小邱搂著老婆摆著体,看起来都已有几分醉意,小邱说:「姊,跳个衣舞好吗?」  婆:「别闹了,我哪会跳。」  接著大陈、小陈、小张都一起起哄,婆拗不过只好说:「乱跳哦!」  小张去把音乐放慢,只见婆真的扭腰摆的,还跟真的一样不错看呢!衣服一件件的下,下半是穿大圆裙,婆一面摇著,一面让大陈的头钻到裙子里用嘴巴把内咬下来。  大陈把内好后又一头钻进裙底,只见婆突然停止摆,好像站不稳的样子,手一边搭著小陈、一边搭著小张,后面小邱用双手搂著婆的部抓著两颗咪咪不断地搓,婆慢慢地倒向准备好的沙发床,不断地喘息。  或许是酒的关系吧,还是我不在的缘故,四个人都很忘我地在沙发床上缠绵,婆跟个女般的任凭摆布,一个一个帮他们做深喉咙的口。他们四个也上下地轮流吸、舔屄,大家搞得兴致大发,我更是受不了掏出打起手枪来。  我发现他们四个今天好像特别High,连我老婆都特别浪,刚好又看到小邱拿了几颗药丸放入公杯里,摇一摇后,每人倒了一杯,五个人一起干了。  那是春药,我试过,药效发作时男的非常持久,女的会高潮不断。我想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婆从来不肯跟我这样玩。  首先小邱把婆双脚抬起,要大陈、小陈把婆的两只脚尽量左右拉开,让婆的整个凸出来,洞也微微张开。小邱低头含著突然猛吸,婆体一震,全痉挛大叫:「好酸……好酸……」  接著小邱拿了一罐冰矿泉水往洞里面灌,婆发狂似的发出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哀嚎,无奈双脚被紧紧的抓住弹不得。  灌完了冰水约五分钟后,小张过来嘴对著洞口把水一一吸出来。看到这里,我几乎控制不住想冲出来一起玩婆,还好克制住了冲,否则会因我的出现变得坏了气氛。  接著他们把婆的四肢绑起来,我觉很奇怪,婆竟没有反对,在平时早就跟我翻脸了。婆脸红、眼泛,一副的样子,他们四个也跟野兽般的把我老婆当母狗般的对,四支比平时大又硬。  四个人同时上场极尽凌辱之能事,要婆讲著污秽下的话,「我是个女人,我是只母狗……我的大臭……屄……任人干,你们都是我的小老公,快……快……快来干我……肏死我……」婆的四肢被绑著、洞被吸著、菊被舔著,两个咪咪也没闲著,被挑逗得浑发春却没得发,只有嘴巴乖乖的胡言乱语。  大概药效开始进入巅峰,五个人几乎都变了个,我虽吃过,但没看过药力发作时的样子,真厉害!  这时听到老婆说:「哥哥进来好吗?我迈好!」小陈听了用三根手指了进去不断地抽,婆是呼叫连连。接著小张又把婆的垫高,整个双脚往前压处小菊。  我想:『不会吧?婆以前打死都不让我干她……』  听得小邱轻声说:「姊,帮你开包喔!」手轻轻的按著眼,慢慢地著,大陈也趴著舔著跟洞。这时小陈再也忍不住把往婆的嘴里,直到喉咙深处,婆两手被绑著无法阻挡,被得白眼直翻,差点喘不过气来。  小张拿著剂涂了眼,先用手指慢慢地入,婆不断地扭来扭去。等适应后两只手指慢慢增加到三根,婆竟然闭著眼睛不再挣扎。慢慢地前后两个洞都被手指占,不断加快抽的速度,前面的不断碰到G点,婆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喊著:「我受不了了!」不断地挣扎,大叫著:「我要出来了……」接著一水柱从里喷出来,两脚乱踢,简直像疯了一样。  我目瞪口呆都看傻了,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婆潮吹。  大陈看差不多了,就回头把婆的绳子都解开,没想到一解开绳子,婆竟像一只母狗般的抓著大陈的,一坐下去疯狂地摇起来.嘴里喃喃自语:「快来干我……快干我……一起来干我……」  大陈弓起抱著婆趴在他上,在迈里起,小邱拿起剂把涂抹了一圈,对准眼一寸一寸的进去……上半被大陈紧紧地抱著,婆竟然一点反抗都没有,第一次耶!  整支进去后,停了数分钟,大陈跟小邱就开始前后互,婆本来皱著的眉头慢慢地放松,开始有了反应,就这样的被开苞了(我知道,我以后三个洞都可了)。  每个人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轮流著干,期间又各了一颗药,我好像不太认识他们了。婆又开始忘起来,年轻人体力真好,加上药力真是如猛牛般,几个人都几乎变畜牲。  婆的三个洞被得一塌糊涂,还不停地乱叫,最后他们四个有的在迈、有的在眼里、有的在婆嘴里。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又舍不得出来,我知道还没玩完。  他们各自清洗一下后,婆还茫茫的,四个人坐在沙发床上,婆跪在地上一个个的帮他们吹喇叭。我的宝贝老婆没想到变得如此下,我越看越兴奋。  每个人又再轮流狠狠地把婆肏了一顿,得婆脸都是。最后婆要小邱喝尿(这是婆的自然习惯,因为我们每次做完婆都会尿在我嘴里),小邱毫不考虑地就躺下张开嘴 让婆蹲在他脸上尿尿,三个男人也握著老二尿得我婆都是。  已近尾声,我悄悄的开门溜了出来,找了家汽车旅馆。想著一幕幕的景,妻又进入另一个阶段,真幸运有这么一个好老婆,能投我所好。想著想著,自己也喷得床都是……  以上是我的亲经历,真实度百分之九十。第二天还有后续,因婆不知道我已回国,且看了一幕好戏。  写得实在太长,又不会标点,等以后再叙诉吧!凌辱老婆的快作者:妻一族                (1)  我有泡三温暖的习惯,除非有事,几乎每天都去报到。久了总会认识一些朋友,下棋、聊天,说些笑话、打打,混熟了变成无所不谈。我跟一位张先生特别聊得来,风雪月,谈古论今,慢慢地了解,原来他一个人住在台湾,全家移民到澳洲去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玩票,收盘后就没事了,经济况还不错。  或许是常泡三温暖的缘故,他六十出头的人了,看起来像四十几岁。有一天我问他:「一个人在台湾不寂寞呀?」就这样开始了我兴奋又刺激的日子。  原来他需要时都会临时钱解决,但都只是单纯发而已,真正想玩的是有夫之妇。我一听之下,心里便有了盘算,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看婆被干的人,于是跟他说:「找一天到你家吃饭。」他说:「吃饭到餐厅就好了,干嘛来我家?」我说:「叫我老婆炒几个菜,喝喝小酒在家里会比较轻松。」他不疑有他,就一口答应下来。  星期六中午我著带两瓶酒,只跟老婆说到朋友家吃饭,也没说别的。来到内湖张先生家中,他已买好了菜,我叫婆到厨房去,做点简单的下酒菜。因初到别人家,厨房的用比较陌生,所以由张先生带著婆进厨房,我则在客厅看电视,准备酒杯。  我看张先生的眼神,从婆进们开始,就一直偷偷的瞄著,好像怕我看到的样子,其实他不知这是我故意安排的。婆穿著大圆裙,没穿丝袜,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加上婆大约知道我想干什么,所以也故意的有点挑逗的意味。  当他们进入厨房后,不一会儿我偷偷的跟了进去,只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面做菜,一面聊天。我看看张先生,他想吃又不敢太骨的样子,藉著洗菜、拿碗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吃著婆的豆腐,婆装作不知道,还故意往他上靠过去,搞得张先生心猿意马,不知如何是好。看到这里我故意出声,问菜煮好了没,只见张先生不知所措的赶紧跳开婆边,回说快好了。  在客厅的沙发桌上,摆著几样下酒菜,我让婆坐在张先生对面,把腿微微张开。几杯酒下肚后,婆的脸泛红,春漾,完全配合我的意思,开始慢慢地把裙子越拉越高,张先生也因酒的缘故,不再那么拘束了。  由于是第一次跟张先生喝酒,他不知我的酒量如何,所以我装著不胜酒力,醉倒在沙发上。其实婆是一清二楚我的心思,而且我在旁边看,婆就会越,表现得更,她知道我喜欢这样。  我故意睡著后,张先生开始慢慢靠到婆旁边,帮婆菜,不时大腿,越坐越近,看婆也没拒绝的意思,就更加得寸进尺,一只手搂著婆的腰,一面回头看我一下。我假装打起呼来,张先生也藉著酒意开始不老实起来,婆更是半推半就。在沙发上,就在我旁边,婆开始轻声的,我从没看过婆被年纪这么大的老人肏过,我真想看看他要怎么足婆。  我瞇著眼睛,看著张先生慢慢地将婆的衣服一件件的下,从嘴一直亲到部,沿著小腹亲往最的地方,舔著婆的。婆的腿越张越开,两只手抱著张先生的头,不断地扭,声慢慢地大了起来。  或许是怕我醒来吧,张先生停了下来,在婆的耳边说了悄悄话,婆说:「我老公醉了,要很久才会醒来。」张先生听了就起把自己的衣服全部掉。  听到婆很惊讶的声音,我睁眼一看,也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张先生虽然有把年纪了,可是巴却又粗又长,虽然我在三温暖也看到过,但那时是的,也不觉得怎样。  他拉著婆把巴往婆的嘴边送,婆好像迫不及的张开嘴巴,含著头很认真的舔了起来。婆是属于深喉咙,试著将巴整只含进去,可是再怎么努力,嘴巴塞得的也只含进去三分之二。  张先生大概不舍吧,把婆抱起来放平在沙发上,跟婆说:「我这辈子碰到过的女人,她们不要说用嘴,就是用下面的,能整根入的也没有几个,如果太深会痛的话你要告诉我。」  婆听了好窝心,说:「没关系,我试试。」  张先生手著婆的小,婆的水已流得沙发上都是,我知道婆很久没尝过这么大的巴了,所以特别。他挺著大巴在口磨了几下,慢慢地入婆的,只见婆的表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可是双手又紧紧地抱著不放,也微微的往上挺。  张先生慢慢地做著抽作,婆开始发浪,我往下一看,巴只进去四分之三,还有一截留在外面,光这样婆就被干得高潮起来。张先生的每一次抽都把婆的翻了出来,我看得巴也硬到不得了,可是又不想醒过来(我想经过这次之后,看张先生的反应如何,再做下一步的妻计划),于是我继续睡觉打呼。  婆那边的战况也开始激烈起来,婆跨在上面自己尝试著深浅,一寸寸的将巴下……突然两个一起大叫一声,看婆的脸色,好像痛苦又像舒服的表,而张先生一脸惊讶又怜惜的样子,原来婆将张的大巴整根入内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张先生翻将婆压在下面,整根入的快让他再也没有顾忌了,开始慢慢加快速度,嘴里念著:「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宝贝,你让我爽死了,以后跟我在一起好吗?」  婆紧紧地抱著张说:「我也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你尽管放心干我,把我干死吧!」  张在婆的鼓励下就不再犹豫,狠猛干起来,婆开始语无伦次的声浪语,把张先生刺激得兽大发,将婆当女般的变换著各种姿势狂,而婆也使尽浑解数去迎合著张,任凭他恣意凌辱,直到两个都同时达到高潮,婆的被灌为止。  我则从头到尾都没「醒」来,让老婆又帮我戴了一次绿帽子,而张先生以为我真的醉了,于是放心地跟婆冲完澡后坐著看电视、聊天。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自然的「醒」来,寒喧了几句就告辞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婆告诉我说这次极了,还说张先生邀约她下次找时间再到他家吃饭,他根本不知道我是清醒的。听婆说著过程,我实在是受不了,干脆把车停在暗处,让婆用嘴帮我解决出来。凌辱老婆的快作者:妻一族                (2)  在朋友家吃了顿饭,让老婆给朋友肏了,朋友还以为我不知道,第二天就急急忙忙的打电话约我泡澡。我心中有谱,更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就直接约三温暖见。  来到三温暖,张先生早已在蒸气室等我了,一见到我就说:「老弟呀,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以后就直接叫我老哥吧!」我心里想,是表兄弟才对吧?  「你那老婆气质不错喔!」开门见山这位老哥直接夸起婆来了。  「是吗?你说笑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很抱歉昨天喝醉了,让你看笑话。」  「没关系啦!弟妹真健谈,酒又会喝,有空再聚聚吧!」  我说:「好呀,看你的时间啦!」  回家跟婆说要去张先生家,婆毫不考虑就答应了。  跟上次一样,来到朋友家,我跟婆说:「以后就称呼老哥好了,不要再叫张先生,这样比较亲切。」婆不置可否的看我一下就提著菜往厨房走去。  今天婆穿了件短裙,著,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里面小小的字。  「老哥,你看婆的材如何?」我捉狭的问,没等他回答我就说:「进厨房帮忙吧!」老套。  我跟著去到厨房门外,看见老哥手搭著婆的肩膀,跟婆说:「很想干你,怎办?」婆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自顾自的炒菜。老哥看婆不理他,没想到他一转就往客厅出来,我连回避的时间都没有,一时之间他僵住了。婆又在后面跟我扮鬼脸,我差点笑出来。  回到客厅,见我没出声,老哥红著脸跟我说:「老弟,不好意思。」我没回答他,他尴尬的坐在那里。  我想也别太为难他了,就起去厨房帮婆端菜:「宝贝呀!今天两个人一起伺候你,要点给老公看喔!」婆骂我:「变态,哪有这么喜欢把老婆送给别人玩的老公!」  我们一起把菜端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始互相劝酒,喝了快两瓶威士忌,三个都有点醉意。我把老婆拉到我跟老哥中间坐下,老哥很纳闷的看著我,我也没解释什么,抱著老婆就亲起嘴来,婆也顺手拉著老哥的手去子,很自然的老哥藉著酒意,也不再想那么多了。  「老公哥哥的巴好大,又长,你们要温点喔!」老哥听到婆这么说,等于是受到了鼓励,开始上下其手,不一会儿就把衣服全部光光。  老哥跟婆用69式互相舔著巴跟,我坐在旁边看著,自己心的老婆平时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现在居然如此的在自己老公面前含著一个老头子的大巴,我看了竟然非常兴奋。  我靠近婆的小,看著老哥津津有味地又舔又吸,我受不了的提起巴就直接入婆的,「啊!好舒服……干我……干我……我是个女人,跟母狗一样的女人……」婆立即叫起来。  我最喜欢听婆的声浪语,所以更加卖力地狠狠肏,一时忘了老哥还躺在下面,直到突然觉到好像有人在舔我的睾丸,我才想到下面还有个人。  我一面抽,老哥一面的在我跟婆的合处不断地吸、舔,第一次享受到这么奇妙的快,婆的水不断地涌出,转过来,把小对准老哥的巴一坐下去,虽然上次玩过,但老哥哥的家伙实在太大,婆还是皱了下眉头才整只入。  我怕酒退得太快,所以又各自加了一杯纯的威士忌。婆跟老哥已转换姿势,婆躺在下面,老哥将婆的脚放在他肩上,抬起下下到底的猛,婆歇斯底里的喊著:「老哥哥……亲哥哥……我好舒服……快……快……干我……肏我……好爸爸……肏死女儿吧……」语无伦次的乱叫著:「老公,你看我让人干快乐吗?我像女吗?哥哥,快干我,我要给老公戴绿帽,老公喜欢看你肏我……」  婆越叫我就越兴奋:「下次多叫几个人干妳好吗?轮妳,大锅炒好吗?」  「公,只要能让你高兴、刺激,叫我去当女我都愿意。」  老哥听到婆这么的声音,更加卖力地著,回头跟我说:「让我一起共用你老婆好吗?我会很疼她的。」  我说:「你问她愿不愿意啊!我没意见。」  老哥说:「反正我一个人在台湾,只求有个伴,你要什么都给你,不过你老婆一样要像女般让我调教。」  我当然说好啊,婆虽然不说话,但我知道她不会拒绝的,因为婆已习惯多人玩她了。  看看时间还早,我们一面聊一面做,慢慢地让婆习惯老哥的大巴。没想到这时有人按电铃,结果是几个朋友来找老哥,我们匆匆整理了一下才去开门。  大伙儿一进们就觉得怪怪的,问说:「为什么那么久才开门?」我一看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听他们的口气就知都是老哥非常好的朋友。  这时婆从浴室走出来,脸上红潮未退,大家眼睛都看得发直,老哥马上介绍说是他的女友,未来要做他老婆。哇哈,那我变什么了?  大家起哄要庆祝,这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看到老婆变态偷作者:玩妻  联谊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平常的事,看老婆被轮也尝试过了,每次老婆让别人肏时我都在旁边,久而久之觉好像公式化,不管多少人干她始终都差不多。我除了带老婆让人干外,自己私下也去参加一些联谊,老婆都不知,我是利用联谊去找些猛男来让老婆快乐。  一个闷热的下午,朋友来电通知傍晚有,夫妻、单男都可以参加,我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回家载老婆,因为这个地方老婆没去过。打电话给老婆,她说刚好有事,约了同学吃饭,我也没想太多就挂断电话,回电给我的朋友,说抱歉,婆刚好有事不能参加。因为我曾答应他要带婆前往,不过临时有变化,实在没办法。  朋友跟我说:「没关系,你自己来吧!台北有一对男女要过来,听说那女的是人妻,有老公的,出来偷吃。」我一听兴趣来了,老婆常被人干,有机会也干干别人老婆。  就这样我很快的去到了朋友家,他家是圈子内联谊专用的地方,这时还没人到,我跟朋友闲聊起来,越听越兴奋恨不得马上开战。没多久楼下传来电铃声,听到一个女的在问:「这是哪里呀?」我觉好熟的声音,心想不会吧……好奇地探头看看,我整个人傻了。  原来那女人真的是我老婆!她不是要跟同学吃饭吗?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我都对你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背著我出来玩?难道干得不够?不过此时心里却起了莫名的兴奋,赶紧跟朋友说实话,请他帮忙我要躲起来看。  陆陆续续又来了两个单男,他们好像都喝了酒,一看到婆就猴急的上下其手起来,没两下婆就被得光,平常婆和我做都会要求把灯关暗,今天竟然没意见。客厅中铺著床垫,只见老婆主地帮单男衣服,这时朋友也加入战局,而我到现在还没看到带我老婆来的是谁。  只见老婆跪在床上,双手各抓著老二轮流地含著,朋友蹲下一边吸,一边著婆的小,三个人轮流玩弄著我老婆,一些粗鲁的作婆竟没拒绝。没一会儿,婆想喝水,其中一个单男很快的说他去拿,刚好饮水机就在我视线内,只见他拿了颗药丸放在开水里,直接拿给婆喝。我是哑巴吃黄莲,不知如何是好,反正事已至此,随便吧!  可能是药效的缘故,婆脸泛红、眼带态,张开双腿要求舔,其中一个老二装了珠珠的男人,巴长得跟玉米一样,毫不怜香惜玉地抓著婆的头发把老二粗暴地往她嘴里;另一个更夸张,拿著小啤酒瓶往婆的掰里塞。这几乎是在,但看婆好像很享受的样子,不断地把掰往前顶,一副想整支进去的样子,我从没看过婆这样。  接著他们把婆抬起来,双脚架在椅子上,轮流长驱直入的干,婆喷得地的水,不知是尿还是所谓的潮吹;两个都被抓得扭曲变形,还叫著「用力干」。  没多久,没装珠珠的男人抽出老二,急忙往婆的嘴里,得婆嘴;接著装珠珠的也受不了,要婆含著,在嘴里,还压著婆的头不准流出来;朋友好像见怪不怪,自顾自地趴著舔婆的掰,任凭他们肆意凌辱我老婆。  两个单男玩完后先走了,接著看到一个老头子从角落走出来,差点忘了他。我一看吓了一跳,他可是婆的干爹耶!七十几岁了。他跟朋友好像很熟的样子,他问婆说:「乖女儿,舒服吗?」婆说:「干爹,我要你玩死我!」我倒想看看他怎么玩!  只见朋友拿著著一个篮子,里面有黄瓜、玉米、茄子、香蕉。除了香蕉外,老头子将每一种蔬菜都装上保险套。好戏开始,老头子拿起黄瓜用力地进掰内,也不知是痛还是舒服,婆大叫一声,紧紧地抓著朋友的老二套弄起来。  接著换玉米在内捣来捣去,我看起来好舍不得,掰几乎要翻开来了,可是看婆好像乐在其中。老头子越弄越有劲,嘴里念念有词,接著把茄子往眼里,看起来好像他们常玩(婆从不让我碰那里)。老头子独居,孩子都在国外,拜托婆照顾老人家,没想到……  看婆地任人糟蹋,老头子吃著从掰里拿出来的香蕉、朋友则卖力地,一下茄子、一下老二、一下黄瓜轮番上阵。老头子把小小的老二让婆含著,婆毫不拒绝的照单全收,一看就知药力未退。  最后我朋友把在婆的眼里,老头子说他也要了,我睁大眼睛看过去,他竟然把尿在婆的嘴里!婆抱著老头的含著老二,任由尿从嘴角流出,好一幅的画面,看得我硬到不行……  婆离开后,那晚我隔天中午才回到家,婆好像没事人般跟我疯狂地,我想,我婆的嗜好又有更多样了。闷的老婆作者:玩妻  又到了星期天假日,想著心中那冲与期,多年来从两男一女到三男一女,关著灯黑,只能听到老婆压抑的。婆是属于那种既想又不敢说的女人,每次问她想不想让别的男人干时,她总是摇头说不,但当我半强迫带她出来时,她又不置可否,每当小酌两杯后她就会开始借酒放起来。所以我说婆是个闷的女人。  从偷看老婆被轮著干的刺激,到现在已渐渐到不再新鲜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看老婆被大锅炒,同时也越来越喜欢戴绿帽子。婆好像有点知道我的嗜好,开始不再装模作样的拒绝我了,或许她看开了吧!我常教她要及时行乐,都四十出头的熟女了,没几年好玩的了。  言归正传,今天是星期五,晚上约好了朋友去唱歌喝酒,我们每次都是由一位老朋友联络,我跟婆都不知今天到底会有几个人参加,会有什么样的人参加。总之那种无法预知的况,真叫人又期,又怕受伤害,心中兴奋之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老婆穿著长圆裙,上了车,我一路往三重方向开去,到了龙门路找到了约定的地点。它是一间不起眼的卡拉OK,由一对老夫妻经营,有两个包厢,是属于家庭式的,包厢是在独立楼层,不会有人打扰。为了找停车位,我叫老婆先下车上楼,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找到车位,等我上楼时已是半个钟头之后的事了。  进入包厢一看就知道老婆已被灌了不少酒,四个男人围著婆,婆站著唱歌,一面随著音乐摆体,一面任人玩弄,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我看得血脉贲张。只见左右两个人同时搂著婆著她体,后面一个人姓张的,抱著婆抓著两个大,前面的人也没闲著,蹲下体慢慢地从下面顺著裙子往上。  只见婆的体越摇越激烈,原来婆出门时没穿内,前面的老兄已把头钻进裙子内,眼看婆无法忍受的半躺在沙发椅上,手里还拿著麦克风,但已听不清楚她在唱什么了。  上衣扣子已被解开,没穿的两颗大半隐半现,只见两张嘴巴不约而同地一边含著一个头不断地舔弄吸吮。老婆开始,主掉上衣抱著两个头不断地扭,原来裙子已被掀开,前面的这位陈先生正用舌头在舔鲍鱼,两根手指入内不断地进出,随著作的加大,婆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可能是酒开始发挥了,婆看我站在旁边,突然问我:「老公,喜欢看我被干吗?我要让你戴绿帽好吗?」  以前她是不会说的,我听了硬到不行。四个男人听了,更是卖力地糟蹋我老婆,他们都知道我喜欢看。张先生子也来不及,拉开拉链掏出就往婆的嘴里塞(忘了告诉各位,婆可是深喉咙,再大的都可以整支进去)。  其余三个人已把衣服光,婆打开双腿嘴里喊著:「干我……干我……」陈先生再也忍不住提起棍直捣黄龙,得婆直叫:「用力干我……用力干我。」  张先生怕婆叫得太大声,赶忙又把塞到婆嘴里。这时我像发现新大陆般看著婆一手握著一只大棍,这两位是年轻人都不到三十岁,虽然认识一段日子了,但从没想到婆会被他们干,因为婆整整大他们十八岁,他们是亲兄弟,朋友不知怎么和他们搭上联谊的,原来他们喜欢熟女。年轻人又粗又硬,婆主地帮他们吹喇叭,然后四个人轮流著。  婆看看我问我说:「老公,想要看我更吗?」  我说:「宝贝……妳越……老公越刺激。」  婆叫我倒了两杯纯的高粱酒,要我陪她一起醉,我毫不犹豫地就干了,婆继续享受著四个男人的凌辱,地让老公看。没多久我跟婆的酒开始发作,友们受了我们的染,也喝了不少,就这样婆开始展开主,玩起双龙入洞,从来没看婆这样玩过。  刚开始似乎很难进入,看婆皱著眉头硬是让两根同时入,心里是又心疼又刺激。不一会儿婆开始发浪,我趴在下面,看著婆的著两根老二,不断地被抽,大概是酒作祟吧,我不自禁地张开嘴舔起流出来的水,还觉得味道不错。  老婆被三明治似的在中间,下面著两根老二,上面嘴里也没闲著,每个人轮流著玩弄我老婆,婆不断地问我她不?以后要多叫些人干她,她要在老公面前任人凌辱轮。  酒的作用真是另人折服,我问:「婆,帮你开苞好吗?」  婆竟说:「试试看。」  几个男人更加兴奋,但场地实在是不太舒适,我也觉得太委屈婆了,所以提议转移战场,大家都有不能尽兴的同。很快的我们又买了酒跟小菜到了附近的五星级汽车旅馆,婆被呵护得无微不至,几乎是用抱的进入房间,一到床上俩兄弟之一立刻提枪上马,一阵猛肏,婆被干得直呼舒服。  接著开始了重头戏(买了两根KY),首先包括我五个人,开始跟婆互相以口喂酒,直到八分酒意,婆开始起来,掉裙子,要大家坐在床边,然后跟母狗般似的一根一根的含、舔,婆起出被狠狠过的,任人用手去挖,实在是到不行。  只见个头最小的张先生拿起剂涂了右手,再涂了婆的和眼,这时每个人几乎都呵醉了,也疯狂了,张先生用手慢慢进婆的内,一只、两只、三只……到第四只手指进入时,婆喊著:「停一下!但不准手抽出。」接著深呼吸又喝口酒,喊著:「再来∼∼」  张先改握著拳头,在洞口不断旋转挤压,大家帮忙抬脚把婆的双脚拉到最极限,婆自己竟用手去帮忙压张先生的手,只听婆大叫一声,「啵!」只见整个拳头已进入内。一时之间,时间几乎是静止了,婆的手还是压在张先生手上,下半一直发抖,闭著双眼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  我急忙靠近老婆著她,没想到婆竟紧紧地抱著我问道:「这样够吗?」  嘴酒气,婆说又痛又刺激,她一心想足我的癖好,把自己弄得有点被的倾向。接著婆又要求张先生开始,慢慢深入然后抽出到洞口再深入,不断地重复像塞般,婆从忍耐到发出高潮的声音,看得大家目瞪口呆,水如潮水般一直涌出,张的手都酸了才停下来。  五个男人都起老高,都想要发,婆看了看我们,转过拱起,跟母狗一样说:「三个洞随便你们了。」  多么、体贴的话,让我们费尽全力,拼命地抽。婆再次要求喝一杯酒后,要大家把在她嘴里。这样搞到半夜,大家都各自离开后,我看著老婆熟睡的样子,心里好好她。有妻如此,我真幸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杨思敏电影】[转载]霪妻贱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