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复旦大学冯玮处理结果】[珍珠令] [作者:花间浪子]【哈尔滨洗浴】

[珍珠令]

[珍珠令] [作者:间浪子]
发布于:2022-05-29

,

本帖最后由 韩柏 于 2009-5-14 14:13 编辑

,

目录

,

第一章  两桩公案

,

第二章  蓝衣主仆

,

第三章  绿衣姑娘

,

第四章  自命不凡

,

第五章  剑破刀阵

,

第六章  春色无边

,

第七章  龙眠山庄

,

第八章  绝尘山庄

,

第九章  走马换将

,

第十章  人去

,

第十一章 酒和尚

,

第十二章 权且护

,

第十三章 百帮主

,

第十四章 失手被擒

,

第十五章 九缸药

,

第十六章 妾意如绵

,

第十七章 选拔大会

,

第十八章 飞龙三剑

,

第十九章 春色无边

,

第二十章 百出征

,

第廿一章 大意中计

,

第廿二章 盘皆输

,

第廿三章 有女投怀

,

第廿四章 火焚星宿

,

第廿五章 直捣黄龙

,

第廿六章 敌友莫测

,

第廿七章 力战万剑

,

第廿八章 深更探石道

,

第廿九章 主逞威

,

第三十章 平步青云

,

第卅一章 天网恢恢

,

第卅二章 好月圆

,

第一章 两桩公案

,

「江湖」这两个字,不知是谁替武林道起的名字,把武林比喻江湖,那真是再恰当也没有了。长江大湖,哪一天没有风浪,纵是风平浪静的时候,一样波澜壮阔,后浪推前浪,不绝。江湖上也是如此,多少人争名夺利,弱强食。诡风添波,层出不穷,又何日无之?

,

今年春天,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江湖,又沸沸扬扬地传出两则惊人消息。一是以药暗器驰誉武林的四川唐门,老当家唐天纵忽然失踪。一是以迷药、迷香名天下的南海温家老当家温一峰,也在前一阵子无缘无故不知去向。

,

据说这还是年前的事,因两家子弟当时都守口如瓶,没有吐只字,因此直到三个月后,才渐渐传扬开来。四川唐门和南海温家,一在天南,一在地北,本来这两个老当家的失踪,怎幺也连不到一起,但因两家老当家失踪的时间,同在历年前,已使人到巧合,如若再听听江湖上盛传的谣言,那就真是更神更奇妙了。

,

据说两家老当家离奇失踪之后,家人都曾在老当家的枕头边捡到一颗黄豆大的珍珠。捡到珍珠,也并不稀奇,只是这颗珍珠上,还刻着一个比蝇头还细的朱红「令」字,就因为珍珠上有这个「令」字,事就显得不简单了。

,

「珍珠令」,江湖上几乎从末听人说过。「珍珠令」,它是代表某一个人?还是代表某一个组织?江湖上传说纷纷,但没有一个人能说究竟。「珍珠令」劫持两家老当家,目的何在?如今已经过了三个月,依然石沉大海,没有一丝线索。除了两家的人还在到处寻访,「珍珠令」三个字,在江湖上轰传了一阵子之后,已是事过境迁,渐渐也被大家淡忘了。

,

四月清和雨乍晴,这是一个好天气。

,

开封城东大街的泰源当,是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当铺,座北朝南,光是墙头上那个大「当」字,就足有两丈来高。进门是口道木夜屏风,同样写着一个比人还高的「当」字,正好挡住了路人的视线。穷得上当铺,总是怕人看见的。

,

这是下午未牌时光,泰源当门口,来了一个年轻人。这人是个青衫少年,看去不过二十出头,人生得挺俊,修眉朗目,文质彬彬,像读书相公,但头偏偏背了个三尺长的青布,那不像雨伞,倒像是随兵器,这和他这个人有些不大相称。

,

青衫少年跨进泰源当大门,穿过小天井,走近柜台前,轻咳一声,叫道:“掌柜的。”

,

老朝奉戴着镜,正在帐台上打着算盘,慌忙站起来,望了青衫少年一眼,立时堆笑道:“相公要当东西?”

,

青衫少年点点头,手从怀中出一颗穿着金线的珠子,递了过去。那颗珠子,足有鸽那幺大小,色呈淡黄,宝光四,一看就知道是价值连城的珍珠。

,

老朝奉接到手上,用手掂了掂,抬目问道:“相公要当多少?”

,

青衫少年道:“五千两银子。”

,

凭这颗珍珠的价值,何止上万,但五千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老朝奉可不得不慎重行事,眯起老眼,总得仔细再瞧瞧。这一细瞧,老朝奉一颗心几乎跳了出来。为什幺?这颗珍珠上,赫然刻着一个朱红的「令」字。

,

老朝奉脸上一白,但随即变成喜色,这形当然瞒不过青衫少年,但他却只作末见。老朝奉故意端详了好一阵子,然后脸堆笑,说道:“相公这颗珍珠,价值连城,要当五千两银子,并不算多……”

,

青衫少年道:“那是说掌柜的要了?”

,

老朝奉陪笑道:“只是五千两银子,不是小数目……”

,

青衫少年道:“怎幺,你不收?”

,

老朝奉忙道:“不,不,小店开的是当铺,哪会不收,只是五千两银子,老汉作不了主,必须要请东家过目。”

,

青衫少年点头道:“好吧,那你就去请东家出来。”

,

老朝奉道:“相公是小店的大主顾,请到里面奉茶,老汉立即着人去通报敝东。”一边说话,一边已打开柜台右首一道大门,连连躬道:“相公请到里面坐。”

,

青衫少年也不客气,举步跨进店堂。老朝奉陪笑让坐,一名小厮立即端着一盅茶送上来。老朝奉把那颗珍珠双手递还,说道:“相公先把珠子收好,等见了敝东,再取出来不迟。”青衫少年见他这般说法,也就接过珍珠,揣回怀里。

,

老朝奉跟那小厮咬着耳朵低低说了一阵,那小厮连连点头,飞快的出门而去。老朝奉陪笑道:“敝东住在南门,老汉已经派人赶去禀报了。”

,

青衫少年道:“多谢掌柜。”

,

老朝奉乘机问道:“老汉还没请教相公贵姓?”

,

青衫少年道:“凌。”

,

老朝奉又道:“听相公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

青衫少年道:“颖州。”他好像不愿多说,是以回答得极为简短。

,

老朝奉陪笑道:“好地方。”这是客套话,青衫少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

这幺一来,老朝奉也无话可说了,取过水烟袋,燃起纸煤,呼噜呼噜的吸起烟来。过了约有顿饭工夫,只见从外面走进一个穿蓝布大褂、紧扎着管的中年汉子,这汉子生得紫脸浓眉,甚是魁梧。中年汉子后,紧跟着那个赶去通报的小厮。

,

老朝奉赶忙放下烟袋,站起,含笑道:“来了,来了。”

,

青衫少年跟着站起,那中年汉子已经跨进店堂,目光打量着青衫少年,朝老朝奉抱拳一礼,说道:“胡老说的,就是这位兄台吗?”

,

老朝奉连连点头道:“是,是,这位就是颖州凌相公。”一面又朝青衫少年笑道:“这是敝东门下大弟子郑时杰郑大爷,敝东近年很少问事,大小事儿都是这位郑爷作主的。”

,

青衫少年拱拱手道:“原来是郑爷。”

,

郑时杰抱拳还礼道:“不敢,在下奉家师之命,特来请兄台往驾一叙。”

,

青衫少年道:“在下是来典当东西的。”说得是,当铺是认货不认人的,能当则当,不能当则罢。

,

郑时杰含笑道:“家师听说兄台当的一颗价值连城的珍珠,要当五千两银子,按照同行规矩,上千两银子,就算大生意,须得双方面议,因此务请兄台往驾一行才好。”

,

青衫少年淡淡一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只好走一趟了。”

,

老朝奉陪笑道:“是,是,凌相公和敝东当面谈妥,那是再好没有了。”

,

郑时杰一抱拳道:“兄弟替凌相公带路。”当先举步往外行去。

,

青衫少年跟着走出店堂,老朝奉一直送到门口,连声说着:“好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复旦大学冯玮处理结果】[珍珠令] [作者:花间浪子]【哈尔滨洗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