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秦风小说免费全文阅读】玉奴記 [4_4]

玉奴記

天山派的黑傲天坐在椅子上,講話似乎中氣不足:「快說,你把亟天寶監藏
到哪裡去了!」

,

  被綁着的玉兒嗚咽的說:「我不說,我不說……嗚……嗚……」

,

  黑傲天道:「你還嘴硬!」伸手猛拉玉兒跨下的兩條鐵鏈。

,

  牽動繩子,陷入她的股間和珍珠小核中。

,

  「啊……不要……饒了我……」

,

  「說不說?」兩根鐵鏈被輪流推拉。

,

  「啊……饒了我……」玉兒哀求。小紅趁機用手抓住玉兒的少女乳尖用力扭
轉。

,

  「哈啊……」玉兒漸漸感到身體有了快感。暴露在衆人面前的羞恥,加深了
這種快感。但是傲天的手停了下來。「說不說?」

,

  「唔……」她無力的搖搖頭。

,

  黑傲天道:「你還嘴硬!好,拿刑具來!」

,

  紅衣女子拿出了一個鐵盤,上面有藥水、藥粉,鋼針,和兩個白金做成的圓
環。

,

  黑傲天道:「你知道這些東西是要做什麽的嗎?嗯?」

,

  少女看着盤上的器具,涼意由背脊湧上,兩眼含淚,全身顫抖。她搖搖頭。

,

  黑傲天道:「把你的兩隻乳首穿上兩個環,看你還說不說!」

,

  少女的大眼中流下眼淚:「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

,

     ***    ***    ***    ***

,

  「那兒穿環……一定很痛吧……」張三說。

,

  「是啊!我那麗香院的相好說,娘兒們的奶子尖端,是最敏感的!」李四說。

,

  「那小姑娘大概受不了了吧。」王五說。

,

  「這天山派的掌門好殘忍,還好我們沒有得罪他。」趙六撫了撫胸口。

,

  傲天輕輕在玉兒的耳邊問:「怕不怕?」

,

  玉兒顫抖了一下,輕輕搖頭。她強忍住心中的恐懼,信賴她的主人。

,

  傲天兩指在少女的乳首上轉着,揉着。一邊把兩隻重錘挂在少女胯下的那兩
條鐵鏈上。繩結陷入少女敏感的珍珠小核中。

,

  這時,傲天拿出藥水在左邊的乳首擦了幾下。把鋼針插了進去。再把白金環
穿過去。

,

  「啊啊啊……」雖然玉兒喝了鬼霸天的藥汁,可以把疼痛轉爲快感,但這是
椎心刺骨的疼痛,使她不禁滿身大汗,幾欲暈去。同時,巨大的快感,也讓她呻
吟出聲。榛首左右擺動。蜜液打濕了繩子,涔涔而下。

,

  「說!你把密笈藏在哪裡!」

,

  「嗯……啊……不……」玉兒無力的搖頭,一邊喘氣。

,

  「好,你敢不說!」鋼針又刺進了另一邊的乳首。

,

  「啊啊啊……」少女終于暈了過去。

,

     ***    ***    ***    ***

,

  「這……太殘忍了!」張三說。

,

  「那姑娘,竟然被弄成那樣!」李四說。

,

  「不過,那小姑娘,你看!她全身都泛紅了,那邊的淫水,可流到淹死人了!
根本是一副發春的樣子。」王五說。

,

  「看到她這樣,老子可受不了了,老子幹她幹到死!」趙六是市井粗人,當
場脫了褲子,把那話兒掏出來套弄着。

,

  「幹!老子也要去買鞭子和繩子,回家幹老婆!」張三說。周圍轟笑起來。

,

  當晚,全鎮的青樓都生意爆滿、大發利市。

,

  九個月後,鎮上忽然多了幾十個胖娃娃。

,

     ***    ***    ***    ***

,

  閻門中。

,

  「啓禀鬼門主:玉兒得手了,寶監在她那裡,黑傲天已經武功全失了。」

,

  「哦?會是陷阱嗎?」

,

  「應該不會,屬下親眼看到玉兒被穿上乳環,痛得暈了過去。不像有假。」

,

  「嗯!很好,把玉兒給我抓回來!」鬼霸天吼叫着。

,

     ***    ***    ***    ***

,

  天山派中。傲天抱着玉兒,在雙乳上灑了藥粉,傷口馬上就愈合了。他幫她
冰敷,喂藥給她喝。

,

  「痛不痛?」語聲溫柔。

,

  「好痛。」玉兒說實話。

,

  「你真勇敢。真是我的好玉兒。」傲天親了親她的臉頰。「你被鬼霸天抓回
去之後,要小心喔!」

,

  「是。」她嬌羞的笑了。

,

  玉兒被鬼霸天抓回閻門後,關入刑房。

,

  「玉兒,你的那本密笈呢?放在哪裡?」

,

  「師父……你……先解了師兄的毒。」玉兒顫抖的說,她對師父的恐懼,并
沒有減少一分,尤其在這陰暗的刑房中。

,

  「好!但是,這解藥要在三天之後,用我的鬼神掌催化之下,才會有作用。
你若玩什麽花樣,你師哥的毒就永遠解不了了。嘿嘿嘿!」鬼霸天邪惡的說。

,

  「啊!」玉兒大驚!傲天的計策中,可沒料到鬼霸天的解藥要三天後才會生
效!怎麽辦?唯今之計,隻有和師父周旋了。

,

  「我……我不說……除非師父馬上解了師兄的毒。」

,

  「你!」鬼霸天一鞭把玉兒打倒在地。「看我有沒有辦法讓你說出來!你不
要想跟我玩花樣!」

,

  「啊……」

,

  「司刑老人!把她帶下去給我「準備」好!我要好好的拷問她!」

,

  「嗚……」玉兒哀哭着,先前的鞭痕和秘處的傷口還沒全好,司刑老人又用
鹽水幫她洗身體。充滿皺紋的惡心手指在她身上爬動着,還用黃色的指甲伸進她
的花瓣,左右摩擦着。這次老人還在剃毛和浣腸時,用惡心的手撫摸她的乳環,
猥亵的眼睛瞪着她,讓她全身冰涼。

,

  「啓禀鬼門主,屬下已經把這姑娘,給您徹底的「準備」好了。」司刑老人
用惡心的聲音說道。

,

  玉兒全身發抖,她不敢想,師父會對她使出什麽手段。眼前卻沒有什麽妙計
可以拖延三天。

,

  「哼,推木馬來!」鬼霸天露出殘忍的笑。

,

  「啊……不要……」看到木馬上,立着一寸半粗、上下震動的木柱,玉兒驚
恐的搖頭。

,

  司刑老人在木柱上塗了辣椒水。

,

  「師父……饒了我吧……」淚水滴落俏顔。

,

  「哼!你不說,就要騎木馬!」鬼霸天把她抱上木馬,雙手反綁。

,

  「啊……」少女感到花瓣被木柱扯裂,熱辣的感覺,如野火燎原。

,

  「啊……不要……」她扭動嬌軀,但白嫩的雙足上,卻被綁上鉛錘。

,

  「騎木馬的感覺不錯吧?」鬼霸天在她的乳環上綁上細繩。邊捏,邊用力拉
扯。

,

  「啊……好痛……」

,

  這時,司刑老人開始推動木馬,巨大的木柱上下移動着,無情地貫穿少女的
身體。由于玉兒被抓回來前,喝了不少師父給的藥汁,所以痛覺便轉化爲強烈的
快感。

,

  「啊……哈啊……」她的蜜液沿着木馬的馬背流下。

,

  「玉兒,你還真是淫蕩啊,騎木馬也會濕!看來不用一些真正的酷刑,你是
不會說的。」鬼霸天冰涼的手深入花瓣,找到珍珠小核。兩隻手指夾住玉兒全身
最敏感的地方。

,

  「啊……師父……不要……」玉兒呼吸紊亂地哀求着。

,

  「爲師的,就在你的最敏感的小珍珠上也穿一個環吧!」鬼霸天殘忍的說。

,

  少女的大眼中流下淚水:「不要……不要……師父……」想起乳首被穿環的
那種疼痛,珍珠小核比起來更敏感了數倍,一定是痛不欲生……

,

  不過她驚恐的表情卻更刺激了鬼霸天。他把少女腳上的鉛錘除去,并不把她
由木馬上放下,而是把她白嫩的雙腳,分别吊在兩邊的屋梁上。又拿幾個木夾,
夾在兩邊的花唇上,用繩子吊在兩邊,把花唇大大的掰開,使珍珠小核和正受木
馬蹂躏的花心暴露出來。

,

  「啊……不要……饒了我……」少女吓得氣若遊絲,腦中一片空白。

,

  司刑老人捧來了長針,白金環和藥水。

,

  「啊……不要……」少女不斷求饒着。

,

  鬼霸天故意放慢動作,長針慢慢的插入少女的珍珠小核。

,

  「啊啊啊……」

,

  「啊……不要……啊……」玉兒嬌喘。

,

  鬼霸天邪笑道:「其實,當初我侵犯你,就是爲了亟天寶監!我故意把染了
處子血的床單給信兒看,告訴他我第一夜就幹了你三次!信兒迷戀你的美色,他
會去奸淫你,早在我意料之中。我就等在旁邊,設計你勇救師兄羅!」他越動越
快。

,

  「啊……」少女聽到師父的計謀,全身顫抖了起來,原來……這些都是他計
劃好的。他不是人,是禽獸!

,

  鬼霸天又道:「你發抖了?好!這樣我就更有快感了!」

,

  他伸指拉了拉珍珠小核上,傷口還沒愈合的白金環,一邊加速蹂躏她。少女
被痛覺轉換成的快感抛上颠峰,但是剩下大部分的痛覺,讓她昏暈了過去。

,

  「啊……」不一會兒,少女又被燙醒。

,

  「哼,你别以爲昏過去,師父就會饒了你。」鬼霸天拿了蠟燭,滴在她的雙
峰上。

,

  「啊……師父……不要!」潔白的少女豐乳上覆滿燭淚。燒燙的痛覺再次緊
繃了她的神經。

,

  「接下來是用火烤,烤這三個環……」鬼霸天露出殘暴的笑容,将燭火移近
不斷顫抖的左乳。

,

  「啊……不要!」玉兒快要崩潰了。

,

  「師父……啊……我說……我說……你饒了我吧!」少女淚流滿面,她真的
受不了了。

,

  「哈哈哈!很好!」鬼霸天大笑「快說!亟天寶監到底在哪裡?」

,

  「師父!但是……徒兒有一個請求。」

,

  「什麽?」鬼霸天皺眉,露出可怕的表情。

,

  「請師父……用……用帶着金環的那兒……插……插進徒兒的……花苞裡……」
玉兒臉紅的說。

,

  「哦!想不到你這麽淫蕩!好吧!爲師的就成全你,不過,師父想要弄的,
是你後面的那朵菊花蕾!」

,

  「啊……師父……」少女的臉色忽然變得慘白。

,

  鬼霸天飛身跨上木馬,一邊叫司刑老人推動木馬,一邊把戴了兩隻金環的硬
棒插入十六歲少女的菊花蕾中。

,

  「啊……師父……求求你不要……」少女隻覺上下震動的木柱,和鬼霸天戴
了兩隻金環的硬棒,一前一後的摧殘她。金環在她細緻的黏膜裡不住的摩擦。花
唇上的夾子和珍珠小核上的白金環不住地顫動,「哈啊……啊……」少女全身緊
繃,纖腰拱起,不停的喘氣。

,

  這時,鬼霸天突然一聲慘叫,從木馬上摔下,氣絕身亡。

,

  「啊啊……」當鬼霸天穿了金環的硬棒滑出來時,玉兒達到了高潮。

,

     ***    ***    ***    ***

,

  黑傲天躍了進來,一掌把司刑老人的武功給廢了。他哼哼唧唧的逃走了。

,

  少女呻吟一聲,高潮後依然呼吸紊亂,她慢慢回過神來,嬌喘着說:「傲天,
你說我服的……啊……這毒藥,隻要……隻要身上……帶有金環的人碰到我,就
會……毒發身亡,怎麽他欺負我這麽久才……倒下?」

,

  「大概是鬼霸天的武功實在太高了吧。若不是你,憑我和嘯天、小紅也沒法
除掉他。」

,

  黑傲天說。随即不懷好意的看着少女紅潮片片的嬌軀:「哦!你這兒也被穿
了個環啊?還好這環兒不是金的,否則,被毒死的就是你了……」

,

  「傲天!你的計劃根本就漏洞百出嘛!害我還昏了過去……你不知道這裡被
穿環兒有多痛!」玉兒嬌嗔。

,

  「天山派已經把閻門給滅了。鬼霸天也中毒死了。所以,這裡沒有别人會來
打擾我們了。」黑傲天瞪着玉兒的嬌軀。

,

  她被綁在木馬上,花唇被木夾拉開,雙乳上燭淚斑斑,小珍珠上白金環閃閃
發光,上面還有未幹的血迹……他咽了咽口水。

,

  玉兒被他的眼光看得很害羞。「傲天,把我放下來吧!」

,

  「喔?不急嘛!你說,你身爲我的奴隸,卻被别的男人弄成這樣,我該不該
好好的懲罰你啊?」傲天邪邪笑道,打量着架子上的刑具。

,

  「啊……傲天……不要……」

,

  「玉兒,回去之後,我在天山派建一個一模一樣的刑房,給你一個人專用。
把這些東西,一樣一樣地慢慢用在你身上。」他懶懶的笑着,吻上她的芳唇。

,

  「啊……傲天……」她飛紅了臉回吻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秦风小说免费全文阅读】玉奴記 [4_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