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少年阿宾电子书下载】欲海难平:拯救我的妻子 (1)

欲海难平:拯救我的妻子

. 【欲海难平:拯救我的妻子】 作者:CHUNLIANDAI2022年4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前情提要: 故事发生在滨海(色文世界里最常见的虚拟城市),男主杜恩宇是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某次出差回家意外发现妻子韩清出轨的事实,于是他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暗中调查,终于得知妻子的出轨对象是一个叫做大飞的人,进一步的调查发现这个大飞也是老熟人,叫刁龙飞,大学的时候曾经追求过彼时还是杜恩宇女朋友的韩清,追求无果却不肯轻易罢手,惹得杜恩宇不快,后来被杜恩宇的兄弟李遵斌多次殴打教训。 在杜恩宇的印象里,当初的刁龙飞瘦瘦小小,很不起眼,经常被人欺负,没想到时过境迁,如今的他摇身一变多了一个“滨海市某位神秘大人物的私生子”的身份,凭着这个身份刁龙飞野鸡变凤凰,多年的经营后俨然成了滨海市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 这样的调查结果无疑让杜恩宇伤心悲愤,但事情也不是无法挽回,他发现妻子虽然已经和刁龙飞上了床但俩人的关系并不亲密,妻子对刁龙飞的态度始终十分冷淡,似乎是被对方掌握了什么把柄,威逼利诱下被迫和刁龙飞保持着并不情愿的情人关系,而且种种迹象表明韩清一直在想方设法想要摆脱刁龙飞。 这让悲愤当中的杜恩宇看到了一丝希望…… 本文将以杜恩宇,韩清,刁龙飞等多人物的视角来续写这个关于夺妻的故事。 —————————————————– 《欲海难平之拯救我的妻子》 第一章 出轨的人妻们 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叫做姜盛雨,这会儿他正捧着一团粉白纯美的百合花等着妻子下楼。 姜盛雨的妻子叫何婉仪,就在眼前这栋位于市中心高耸的写字楼里工作,三十五到三十八楼,一家贸易公司,妻子在公司里担任部门经理,主管销售。 姜盛雨并不是一个外向张扬的人,之所以手捧鲜花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今天是妻子何婉仪二十九岁的生日。对何婉仪而言这个生日意义非凡,用她的话说“再过生日就是三打头了”。 别看何婉仪在公司里是个干练潇洒的女强人,但在家里,在和姜盛雨共同的小世界里,她和其他女人别无二致,有些小情绪,有些小浪漫,也有些无理取闹,活泼烂漫的性格和丈夫姜盛雨内敛稳重的性格结合在一起倒是显得分外和谐。 关于今年这个生日她很久之前就显示出了情绪,早早就叫嚷着希望时间就此暂停。 “天啊,过了这个生日眼看我就三十啦!太可怕了,我以为我的人生永远不会有三十岁呢,可现在,它正朝着我走过来了!哦!我竟然无法阻止它!” 彼时的何婉仪正穿着印满卡通人物的睡衣睡裤,手里抓着梳子,站在沙发上饱含深情,声情并茂地抒发着感慨,表情很是真挚,尤其这段独白颇有些话剧表演的味道。看着搞怪的妻子,姜盛雨轻轻敲了敲她的头,笑道:“女人三十才算进入到黄金期的开始,你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呢,叫什么叫。” “哼,还不许人家叫啦?我就叫,就叫!” 何婉仪调皮起来,夸张地扭着屁股跟姜盛雨叫嚣。姜盛雨也不惯着他,对着妻子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小娘皮,不听话?看相公怎么狠狠地收拾你!”说罢,一把拔下来妻子的睡裤,结果看到紧紧包裹着两对丰腴雪白的屁股蛋的白色内裤上印着的张着嘴巴的皮卡丘,他险些笑场,偏巧皮卡丘张开的嘴巴的位置正好对应着何婉仪的菊花,姜盛雨嘿嘿一乐:“怪不得这么闹挺,原来早就嗷嗷待哺了啊!”说完就伸出手指头在那个位置戳了一下,没想到前一秒还在张牙舞爪的何婉仪顿时身子软了下来,一双手在身后抓来抓去,终于抓住了姜盛雨裤子的松紧带,急急扯了下来,然后轻车熟路地一把抓住了老公硬挺的鸡巴,直愣愣地朝着自己的私密花园带领。此刻何婉仪的内裤也被姜盛雨脱了下来,两边的屁股蛋也被分开,股间丰腴湿润的山谷毫无遮拦地展现。随着火热的龟头落在湿漉漉的地带,姜盛雨猛然腰部一动,整根鸡巴顺利进入到了妻子那滚烫的阴道内,自然,一场夫妻床战拉开帷幕…… 当云雨收歇,得到满足的何婉仪乖乖地躺在姜盛雨的怀里,面色潮红,满是期待地问:“这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属于二十岁的生日啦,你打算怎么为我庆祝呀?” 姜盛雨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随口应付道:“哎呀,就是个生日嘛,怎么过不是过,到时候给你买个蛋糕行了吧?” 姜盛雨表面上对妻子的这次生日不太关心,实际上早早就暗中做了许多准备,旋转餐厅共进烛光晚餐,静享夫妻浪漫,五星级酒店共赴云雨,畅享夫妻欢愉,还有何婉仪心仪了很久的一款珍珠项链他也是早早入手,就等着在恰当的时候拿出来博美人一笑。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一切准备妥当,本想在今天一股脑地将惊喜堆到妻子面前,却被何婉仪提前告知晚上要加班,而且会加到很晚。 所有的准备都泡汤了…… 姜盛雨知道何婉仪在公司里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她说加班到很晚的意思就是要熬通宵,甚至能不能回家都不一定,尤其近段时间随着他们公司效益越来越好,她这个销售主管也跟着越发忙碌起来,加班到深夜成了家常便饭。 姜盛雨在家里翻来覆去地想,越想越不甘心,实在坐不住了,平时也就罢了,今天可是婉仪的生日啊,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 于是他风风火火地张罗起来,买了一团百合花,又买了蛋糕装进后备箱的移动冰箱里,兜里揣上那串珍珠项链便驱车来到了何婉仪的公司楼下。 “啥事儿啊?”何婉仪显然是工作忙到忘记了今天正是自己二十岁年龄段的最后一次生日,姜盛雨也没有说破,而是坚持让她下来一趟。 写字楼下站着一个捧着百合花的男人这种画面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得到的,进进出出的人们纷纷侧目看向姜盛雨,有的还捂着嘴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对于姜盛雨而言这样的举动实在艰难,他从来都是内敛低调的性格,现在这样高调的表现实在让他倍感煎熬,不过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等下去。 何婉仪从写字楼里款款走出来,气质夺目,分外惹眼。当她看到姜盛雨手上的鲜花不由一愣,问道:“老公,你这是……” 这还是姜盛雨第一次在妻子工作单位见到她,顿时眼前一亮。 在家里何婉仪喜欢穿着宽松可爱的衣服窝在沙发上一边追着电视剧一边吃零食,姜盛雨如果从眼前经过就撒娇地伸出双手要抱抱,十足的居家小女人,和眼前这个气场十足的职场女高管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而这样的反差让姜盛雨心下生出许多骄傲来。他早就注意到随着何婉仪的出现,许多附近的男人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身上,那些眼神里包含了向往,包含了欣赏包含了羡慕也包含了贪婪,藏都藏不住。对此姜盛雨并不介意,毕竟他们只能看看而已,最多就是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遨游在意淫的海洋当中,而自己呢,清楚地知道在眼前这身高档剪裁的职业装下藏着怎样一具充满了风情肉欲的身体。想到这里向来循规蹈矩的姜盛雨竟然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支起了帐篷,好在裤子比较宽松,不至于出丑。 “傻乐什么呢?”看到丈夫手捧着象征着纯洁的百合花等着自己何婉仪才想起来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实际上她早就察觉到这些天姜盛雨在秘密地安排着什么,她本来还很期待,可今天这么一忙直接把这事儿给忘了,看到姜盛雨如此用心的准备心下开心极了,一天的疲劳似乎也瞬间烟消云散。 “是不是以为这就完了?”姜盛雨得意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美的装饰盒,“打开看看!” 这个装饰盒一看就是价格不菲,何婉仪心下感动极了,姜盛雨平时可是个省吃俭用的人,但他永远都只是对他自己节省,对何婉仪可是大方的很,只要何婉仪喜欢的姜盛雨总是会偷偷攒钱买下来送给妻子。 果然,何婉仪打开礼品盒,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安静地躺在里面。 不记得是具体什么时候了,俩人逛街,何婉仪一眼就看中了橱窗中陈列的这串项链,只是看了价格之后连连摇头,这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消费能力了。 实际上何婉仪在贸易公司做销售经理,姜盛雨则是在大学里做会计,俩人的收入在这个城市里可不算低,但现在他们还要还着房贷和车贷,经济压力还是不小,面对眼前这个十分喜欢但价格昂贵的珍珠项链何婉仪也只剩下无奈叹气的份儿了。 “你什么时候……”何婉仪既感动又感激,一时激动竟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姜盛雨察觉到了自己当时对珍珠项链的喜爱,更没有想到他会买下来送给自己。姜盛雨有些得意:“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可是跟爸妈拍了胸脯的,只要是他们女儿想要的,我必然会给她买到,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摘下来的,嘿嘿,到现在为止可还没有食言哦!” 众目睽睽治下何婉仪要求姜盛雨给自己戴上这串项链,此时周围已经有了不少围观群众,姜盛雨很是为难,但今天是何婉仪的生日,再为难的事情也是要做,于是硬着头皮把项链系在了妻子洁白修长的脖子上,顿时,本就美丽动人的妻子在雪白晶莹的珍珠项链的映衬下更显光彩照人,便是一些围观的女人都忍不住小声惊呼起来。 “看什么呢?都围在这里干嘛呢?” 浪漫的氛围被一声聒噪的声音给破坏,围观的人们看清了来人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纷纷离开。 “小何?你在这儿干嘛呢?”聒噪声音的主人注意到了何婉仪,热情地凑过来,又看到了姜盛雨,一愣,“这位是……” 何婉仪连忙介绍说:“哦,这位是我的老公,姜盛雨。老公,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老总,巩相鹏,巩总。” “副的,副总。”巩相鹏赶紧强调了一声,姜盛雨听到巩相鹏的名字心下不由一动,这个名字其实他早就听说过了,自然也知道他在公司里的职务是副总经理。在家里何婉仪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个人,不过大多都是充满了鄙夷的口吻。 “这个人个子矮,长得丑,气质也猥琐,有的时候像破了皮的矮冬瓜,有的时候又像癞蛤蟆!” 今天终于看到了真人,姜盛雨一面主动伸出双手和巩相鹏打招呼,一面打量了一番对方:这个巩相鹏看起来四十多岁,矮矮胖胖,头上顶着地中海,腰间夹着游泳圈,典型的中年发福的身材,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妻子在家里对他比较负面的评价的影响,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中年男人,竟然感觉对方身上有着挥之不去的油腻感,气质也如妻子说的一样,猥琐十足。 当然,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表面上姜盛雨对妻子的顶头上司还是十分尊重的:“早就听说您了,一直没有机会拜会,今天终于见到了。” 客套话谁还不会说上两句呢? 巩相鹏热情地回应:“哎呀,我们何经理在公司不仅工作上十分能干,人长得也是有口皆碑地美丽,我还一直在想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娶得到我们何总这样的美人,今天一看姜先生,果然一表人才!” 两个男人一顿互相吹捧,何婉仪看不下去了:“得了吧,你俩就少在这儿尬吹了行吗?肉不肉麻?” 巩相鹏赶紧转移话题:“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何婉仪很是不屑,姜盛雨可不想自己的妻子得罪了顶头上司,赶紧打圆场道:“今天是我爱人的生日。” 巩相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怪不得,平时就很美丽了,今天分外迷人!鲜花,项链配美人啊,可惜我才知道,否则一定会为何经理准备生日礼物的。” 何婉仪娇蛮地一哼气:“好像谁稀罕似的!” 姜盛雨打开汽车后备箱,从冰箱里拿出了包装完好的蛋糕:“老婆,带上去跟同事们一起吃吧,今天你加班我怕没办法十二点之前陪你吃蛋糕,就给带过来了。” 何婉仪手上拿着花,巩相鹏很“识相”地凑过来把蛋糕接过去,姜盛雨不由觉得好笑,明明从工作关系上巩相鹏才是妻子的上司,可怎么这一言一行像是倒过来了一样。 姜盛雨很想和妻子多多待在一起,可人家还要工作,让她下楼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虽然依依不舍还是驱车离开了。望着消失在街角的汽车何婉仪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惆怅的神色,一转身又看到了巩相鹏猥琐的笑容,不由杏眼一瞪:“笑什么笑!跟蛤蟆似的……”说完扭着屁股就走在前面,巩相鹏收起了笑容,看着何婉仪扭来扭去的一对屁股蛋,目露淫光:“我看你等会儿还能这么神气不!” 何婉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嗅着百合散发的芬芳,又对着镜子观赏者脖子上美丽的珍珠项链,心情大好。这时助理推开门:“何经理,巩总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需要当面给您。” 何婉仪楞了一下随即想起来,生日蛋糕还在他那里呢。 “好,我知道了。” 何婉仪来到巩相鹏的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巩相鹏很是热情,特别起身迎接。 “来来来,坐坐坐。” “我可没空,手头一大堆儿事儿呢,你把蛋糕给我,我拿走。” “急什么,蛋糕你拿回去放哪儿啊?还是先放我这里,回头你吃的时候再过来拿。”巩相鹏的办公室里有私人冰箱,如果这会儿把蛋糕拿走的话很快就会化了,何婉仪的本意是加班到晚上的时候跟一起加班的同事分了吃了。 “那你叫我过来干嘛?我很闲吗?” 何婉仪杏眼一瞪转身就要走,结果巩相鹏急忙凑上来从后面抱住了何婉仪,一张肥腻的脸架在何婉仪的肩头,一双大手则是不安分地在肚子和乳房之间来回摩挲。 “把你的猪爪子拿开!”面对上司的性骚扰何婉仪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意外,只是冷冷地警告对方,“小心我把你的爪子剁下来喂狗!” 巩相鹏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将肥硕的肚子顶在何婉仪纤细的腰肢上,蹭来蹭去,仿佛一条笨拙蠕动的肥硕蛆虫。 “今天你太迷人了,说什么也得办了你!”说着话他的那双手已然攀上了何婉仪高耸的胸脯,在那对乳房上肆意抓来抓去。 何婉仪脸红了:“你疯了?在这里也敢胡闹!快放手!” “又不是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干你,怕什么!” 如果此刻正在开车的姜盛雨看到发生在妻子上司办公室里的这一幕一定会发疯掉吧? 原来何婉仪早就跟这个其貌不扬的顶头上司巩相鹏厮混到了一起,两个人在一起真就是美女与野兽的既视感,那么何婉仪图什么呢?其实这是比较老套的职场故事了,几个月前何婉仪联合财务偷偷挪用了一些公款,她当时看好了一个短期的基金,只需要一个月,一来一回就能拿到百分之十的收益,做好保密工作这钱就等于天上掉馅饼。本来事情进行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被巩相鹏发现了。 挪用公款可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一旦坐实是会被捕入狱的。何婉仪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跪在巩相鹏的脚下痛哭流涕,巩相鹏是个精明的商人,把何婉仪送进监狱里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相反,眼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俏丽少妇他早就觊觎许久了,一直没什么机会,这次总算让他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当然不能放过。 巩相鹏蹲下来,一双手大胆地落在何婉仪的脸上。何婉仪受惊,后退了一些,但看清了对方眼里迸发的火热的贪婪,再联想到自己的情况,只能咬着牙忍受着这双陌生的大手在自己流着泪的娇嫩的脸蛋上的摩挲。 “你知道怎么做吧?”巩相鹏没有把话说透,何婉仪却清楚了对方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心态,再无办法,只能含着泪把脸凑过去,主动送上了香吻…… 男女之事一旦开了头接下来的第二次,第三次也就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了,就这样,何婉仪和巩相鹏厮混在了一起,两个人各有家庭,所以一开始十分谨慎,但慢慢的,俩人的警惕心渐渐松懈下来,也就有了在办公室里的经验。 何婉仪今天并不想跟巩相鹏做爱,刚刚才和老公姜盛雨分开,她还做不到这么快就投入到其他男人的怀抱,但是巩相鹏今天势在必得。 “跟你说实话吧,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老公,更不可能放过去了!”巩相鹏一边说着,嘴巴一边在何婉仪的雪白的脖子间游走,“再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别的礼物我也没来得及准备,那就把我的新鲜精液送给你吧,直接送进你的小逼里!”巩相鹏拉过来何婉仪洁白的素手,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面。 何婉仪感受到自己的手掌落尽了闷热潮湿的环境,很快就碰到了坚硬如铁的肉棒,心下一颤,刚刚还打算起码在今天要对老公守身如玉,这会儿却动摇了。 巩相鹏的一只手还在何婉仪的乳房上抓来抓去,感受着年轻的饱满的弹力,另一只手则是如一条贪婪的蛇,钻进了何婉仪的裤子里,轻车熟路掀起她内裤的边缘,立刻接触到了茂密的黑森林,穿过密林他听到了潺潺水声,似有若无的骚气缓慢由着那山间溪谷飘散出来。 “每次你都别别扭扭的,可只要老子一上手,马上就湿成了骚货!”巩相鹏把手指抽出来,上面沾染了何婉仪刚刚流出来的淫液,带着浓浓的骚味抵在了她的鼻尖。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工作中何婉仪很是强势,做事风格也是雷厉风行,即便是面对巩相鹏她也不假辞色,可一到了床上,一旦被他粗鲁强势地对待,何婉仪的两条腿就软了,淫水不由自主地湿润两腿之间的山谷,脑子变得浑浑噩噩的,平日的干练强势都消失不见,只知道要乖乖听巩相鹏的话。 “把嘴张开。”巩相鹏说道,何婉仪犹豫了一下,把嘴张开?巩相鹏的手指就在跟前,如果自己把嘴巴张开他势必会把手指头伸进来。何婉仪看着依附在巩相鹏手指上的反着淫光的液体,一想到那是从自己下体里刚刚掏出来的,竟无比渴望起来,忍不住想要尝一尝自己的淫液到底是什么味道。 何婉仪知道自己需要巩相鹏,需要他花样百出,需要他的强势,需要他逼迫自己做出那些自己想做但因为有各种心里负担而永远都不会主动去做的事情,巩相鹏的强势给了她顺势而为的机会。 “反正又不是我主动的,被逼无奈,我有什么办法?” 何婉仪想着,面上保持着不情愿的表情,缓缓张开了嘴巴,果然,巩相鹏将他的手指头粗鲁地插进了何婉仪的嘴里,不用他吩咐,何婉仪一边品味着自己下体分泌的腥臊的液体,一边口舌大动,舔舐着巩相鹏的手指。 巩相鹏知道,这个少妇动情了,已经准备好被自己玩弄了。但他不想这么快就进入到战斗,他看着挂在何婉仪脖子上的晶莹美丽的珍珠项链,露出淫笑。 ******************* 姜盛雨正开着车,电话铃声响起,看了一眼是何婉仪打过来的便打开免提接了起来。 “咋啦老婆?今天老公我表现怎么样?你是不是备受感动啊?” “嗯,谢谢你,老公……” 电话那头何婉仪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劲,有些闷闷的,情绪也不高。 “怎么了老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听你声音不太对劲儿啊?” “啊?没有没有……就是……就是太受感动了……” 姜盛雨一听明白了,听起来妻子应该是感动到哭泣了,仔细听的话还可以听到言语间夹杂的颤抖,好像啜泣一般。 姜盛雨想了想,他早就习惯了在妻子情绪低落的时候帮她开解,现在何婉仪虽然是感动的泪水,但他仍想做点什么,说点什么,让爱妻破涕为笑。他想到了一个人。 “你们巩总。” “啊?”电话那头何婉仪似乎没有想到姜盛雨会突然提及这个名字,反应有些大。“你之前一直在说你们巩总长得像癞蛤蟆,我还不信,没想到今天一看还真是,而且还是头上长了毛的癞蛤蟆!哈哈。”姜盛雨对巩相鹏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单纯口嗨而已,他万万不会想到自己此刻对巩相鹏的评价可是清清楚楚地被对方听到了! 在巩相鹏的办公室里,一对情欲男女早就衣衫凌乱,面色潮红地纠缠在了一起,从视觉上看何婉仪高挑挺拔,巩相鹏矮小猥琐,十足的反差,就好像一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癞蛤蟆蹦到了一只美丽高傲的白天鹅的身上一样。可这样看起来十分违和的组合又在某种程度而言很是和谐,何婉仪上身的衣服已经被剥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一对白色的乳罩歪歪扭扭地挂在一对雪乳上面,露出其中一颗乳球,雪白粉嫩,一点娇艳顶在乳尖,宛如落在雪地上的粉嫩梅花。 何婉仪的下身也有些狼狈,她向来是很注重仪表的,可是当下,裤子被褪到了膝盖处,内裤也拔了下来横在大腿根上,一对雪白的如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的屁股蛋暴露在外,身前浓密的黑毛也展示在空气当中。如果此刻有哪个员工突然走进来看到如此一幕一定会大跌眼镜,目瞪口呆吧,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魔头上司此刻却如同受了伤了麋鹿一样,任由眼前那丑陋粗鲁的男人侵犯,把玩。 电话那头姜盛雨还在说个不停,何婉仪面色潮红,表情有些痛苦也有些享受,眼睛紧闭着,眉头微蹙,嘴巴则是紧紧咬在一起,生怕流露出娇喘呻吟惹来老公的怀疑。何婉仪已经沉沦在了这样不伦的欲望海洋无法自拔了,但同时,她更不想离开自己深爱的老公。 那么此刻,巩相鹏又在做些什么呢? 他早早就看着何婉仪脖子上那串珠子眼热了,不是想据为己有,而是想用它玩儿些新鲜花样,尤其是听到电话那头的姜盛雨对自己的评价之后,这样的渴望就更加无法抑制,当然,他也无需抑制。 他先是伸出肮脏的舌头,故意涎着许多浓密的唾液,在何婉仪天鹅一般的脖子上滑行,留下一道道口水的痕迹,同时慢慢转移战场将经营圆润的珍珠含进了嘴里,如获至宝一般不断用舌头和唾液滋润着何婉仪刚刚从她老公那里拿到的盛满爱意的生日礼物。 一边是老公姜盛雨清晰的声音,一边是丑陋的男人对精美的生日礼物的亵渎,两相作用何婉仪陷入到一阵背德的纠结与快感当中,感觉一股热流在小腹逐渐凝聚了起来。 何婉仪想要结束这次由巩相鹏命令的通话,但巩相鹏却不允许,他一面张着嘴巴不发声,用哑语告诉何婉仪要继续这个通话,一面又解开了挂在脖子上的珍珠项链。何婉仪心下一惊:“这个家伙又想要干什么?” 能干什么呢?必然是猥琐下流的事情了。对于接下来巩相鹏的举动何婉仪隐隐有了预感,竟不禁期待了起来。 电话还在通话中,何婉仪却换了一个姿势,她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按在跟前的办公桌上,自然而然,上半身压了下去,将挺翘的丰臀高高翘了起来。巩相鹏蹲在美人身后,一只手拨开屁股蛋,看到了里面湿漉漉的紧致,可能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精致的菊花紧张得一张一合,如同呼吸一般。 “放轻松,你会很享受的……” 巩相鹏小声说着,便将珍珠项链中最大的那颗顶在了何婉仪的菊花洞口,她整个人顿时僵硬起来,顺带着语气也出现了异常。 “老婆,怎么了?” “哦,没,没事儿……” 珍珠颗粒大,而何婉仪的菊花不久前才刚刚被巩相鹏开苞,还十分紧致,想把珠子塞进去可不容易,巩相鹏便顺手在何婉仪的小逼上摸了一把,手上顿时沾满了黏黏的淫液,他将这些淫液涂抹在珍珠上,也涂抹在菊花上,经过充分的滋润珠子终于一点一点被塞进了何婉仪的屁眼儿当中。 何婉仪可以感受到来自于肛肠内的胀痛,但比起这个更让她无地自容又异常快乐的是这件事的象征意义,那珍珠项链承载了老公姜盛雨对自己的款款深情,是俩人爱情的见证,可现在,晶莹美丽的珍珠却被其貌不扬的巩相鹏塞进了最为肮脏的屁眼儿当中,以这样的方式践踏和羞辱了姜盛雨对何婉仪的真爱。 往常俩人的苟合中巩相鹏也会不断用言语引导何婉仪,让她半推半就中跟着自己一起羞辱姜盛雨。 “骚货!说!老子的鸡巴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厉害多了?” “呜呜呜,不要,嗯……不……” “说不说?不说的话老子现在就抽出来!” “不要,我说!你的……你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厉害多了……” “你老公叫姜盛雨吧?说,他是阳痿早泄的绿帽男!” “呜呜呜……姜……姜盛雨……是……是阳痿早泄的绿帽男!” 以往说了那么多羞辱老公的话,何婉仪其实也是爽在其中,可那么多话都不如此刻珍珠项链塞进屁眼儿里这个动作来的感觉更加汹涌。 “滴答,滴答”淫水潺潺,滴滴答答地掉在地上,慢慢就成了一摊淫水做成的河。 “老公,我,嗯,我要工作了……” “哦,哦,你赶紧忙,看我,聊起来没完了。对了,老婆,我爱你!” “嗯,老公,我也爱你……” 终于结束了这艰难又刺激的通话,何婉仪险些瘫软在地上。巩相鹏从后面看着何婉仪美丽光滑的背影,看着两腿间荡来荡去的珍珠项链,很是满意,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个巴掌,得意极了:“去,打开冰箱,把蛋糕拿出来!” 何婉仪扭扭屁股,想要起身,却被巩相鹏又按了下去,直接将她按在了地上,迫使何婉仪四肢着地。 “爬过去!这样才像条母狗嘛。” 何婉仪幽怨地看了巩相鹏一眼,面色却是忍不住地潮红一片,然后真的如母狗一样四肢着地爬向巩相鹏办公室内的冰箱……当蛋糕的包装盒被打开,“老婆大人永远十八岁”几个大字赫然出现。 “哼,十八岁有什么好,要玩儿就玩儿少妇,操爽了狗都愿意当,你说是不是?”巩相鹏一把将内裤脱下来,一条黝黑的鸡巴暴露在空气当中,随即他就将鸡巴插进了涂满奶油的蛋糕里,再拿出爱,整根鸡巴从龟头到茎身便涂满了花花绿绿的奶油,“来,别辜负了你老公的心意,今天这些蛋糕都是属于你的!” 何婉仪早就按捺不住了,这会儿也顾不上羞臊一张嘴就将巩相鹏的鸡巴连带着上面浓稠的奶油含进了嘴里,舌头顶在龟头上,嘴巴前前后后地紧裹,甜甜的奶油在嘴里化开,与鸡巴分泌的前列腺液一起被何婉仪吞进了嘴巴里。 很快,鸡巴被舔舐干净,巩相鹏抽出鸡巴又在蛋糕上搅合一阵,再放回进何婉仪的嘴里,如此反反复复,蛋糕上面的那层奶油见了底。但巩相鹏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他转过身,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蛋糕上,然后肥硕的屁股在蛋糕上用力蹭了许久,再一抬屁股,好家伙,整个屁股上都沾满了蛋糕屑,这次不用他命令,何婉仪主动将她那沉浸在欲海当中无法自拔的脸蛋凑了上去…… 足够多的花样过后就是简单直接的奔入主题,在办公室里,何婉仪终于被剥得精光,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满足着身后巩相鹏的抽插,一对情欲男女深陷高潮,完全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闪一闪的红灯…… ************** 杜恩宇没有想到自己为了监视巩相鹏而在他办公室里安装的针孔摄像头竟然会让他看到这样香艳的直播。 刚刚他在窗边看到了特意赶过来庆祝妻子生日的姜盛雨,不禁同情起那个家伙,前脚他刚走,后脚妻子就跪倒在了其他男人的胯下。 最初,杜恩宇看得兴致勃勃,监控画面里的一对男女他都认识,这样的直播可比看日本成人电影爽多了,但看着看着就想到了自己,不由一阵恼火:还他妈可怜同情别人呢?你的老婆不也是背着你被别人操? 想到妻子韩清,杜恩宇心下就是一阵绞痛。 自从一个多月前发现妻子出轨后杜恩宇几乎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做任何事情也都是无精打采,满脑子想的都是关于妻子出轨的事情。 他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很快就利用各种关系进行了调查,结果并没有什么惊喜,妻子和奸夫多次上床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唯一聊以自慰的是,韩清在这份不伦关系当中并不积极,甚至毫不掩饰对奸夫的冷漠和反感,杜恩宇感觉妻子的出轨更像是被抓住把柄之后的无奈应付。而通过最近一段时间对韩清的跟踪更是发现她一直在想办法摆脱和奸夫的纠缠。 妻子的态度无疑让杜恩宇感到一丝振奋,相比起此刻在监控画面里一边承受巩相鹏抽插一边抱着他的脑袋狂吻的何婉仪,韩清显然没有失去理智,虽然她身体不得已出轨了,但心还在家庭里,还在自己身上。 想到妻子杜恩宇有些坐不住了,立马驱车来到了她工作的税务局,还没来得及下车就接到了韩清的电话。 “老公,不好意思啊,今天可能要加班到很晚……” 杜恩宇一愣,这句话好像刚刚在何婉仪同她老公的通话中听到过,心下顿时闪过一丝不安,而当他挂了电话之后很快就看到税务局大门口走出来一个高挑靓丽的身影,那精致绝伦的面容,清冷高傲的气质,不是韩清还是谁?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少年阿宾电子书下载】欲海难平:拯救我的妻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