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枭雄天下】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60-61)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60-61) 作者:lander19812022年4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六十 陈婉儿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原来在自己面前一向“嘻嘻哈哈”的父亲,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她自己也说不清此时是什么心情,很想将脑子的画面驱除出去,也很后悔看这些东西,但脑中另一种想法却让她对后面的内容越来越充满期待。 陈婉儿犹豫着将这本带子往后快进了几分钟,发现之后三个段落都是之后的几周内,小魏在这个办公室里被父亲玩弄的录像,只不过小魏相比之前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样子,完全顺着父亲心意,在办公室里的沙发、座椅、办公桌上等各个位置,被父亲随心所欲摆弄出各种姿势。甚至有一段,正是上午上班时间,外面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员工们的谈话声,和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小魏拿着文件进来找父亲签字,就被父亲顺势一把抱住,拉进自己怀中。 这些内容陈婉儿已经不想再多看下去,于是赶紧匆匆快进到录像结尾,就在录像还剩10几分钟时长的时候,录像中出现又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不是小魏,而是父亲公司的另一个女员工,这个女员工陈婉儿并不太熟,好像是后母刘燕欣介绍来得,可能是她的远房亲戚。父亲的一只手不老实地在女人肩膀、胳膊处摩挲,女人表现得也很不自然。这时,最让陈婉儿惊讶的事儿出现了,“啪啪啪”几声敲门声,还没等父亲应声,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正是自己的表妹唐逸茹,她是自己四姑家的孩子,四姑和父亲是同一个祖父的叔伯兄妹,四姑父家经济情况一般,表妹比自己小八个月,现在还在上职高,这个表妹从小就和那些不三不四的混在一起,所以,表姐妹俩人接触并不多。由于混社会的时间早,样子看起来,反而比陈婉儿要更大一些。 趁着有人进屋,后母的那个远房亲戚,赶紧趁机道:“陈总,您有客人来了,那我先出去了,这几个数,我再找财务那边核对下。” “嗯,你们那里有问题,我肯定还得叫你进来,下回要是还有错,出我这屋可就不容易了。哈哈哈!赶紧忙去吧!”陈国强话里有话调笑道。 唐逸茹见没了别人,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将腿搭到茶几上,两手往胸前一抱。 “怎么了,小宝贝儿,谁又惹着你了?还是钱不够花了。”陈国强说完,给唐逸茹拿了罐可乐,又把屋门上了下锁。 “刚跟我妈打了一架。” “因为啥啊?” “还不是我们实习单位那个老色逼,腿、奶子也让他摸了,说到实习转正的事儿,没一句真话。净想着白玩儿的好事儿呢!我一打听,转正的名额早就订下了,根本没我们姐们儿几个什么事儿。” “我不早说了么,到我公司来,绝对不外面挣得多。” “可我妈不让啊!反正今天我跟那个老色逼闹翻了,把他脸抓了几条血道子。那单位我也不去了,这半个月实习的钱他们还没给我结呢!二舅您给我想个辙呗。” “这点事儿,还算事儿?”陈国强从办公桌抽屉里拽出一沓钱来,塞到唐逸茹手中,“想上班,舅给你找个地方上,没钱,就上舅这拿来。先让舅舅疼疼你。嘿嘿!”说完,左手就从唐逸如衬衫的领口处伸了进去。 虽然,从唐逸茹进门后,陈婉儿就感到这俩人亲昵的程度有点异样。但没想到父亲真会做出这样违背常伦的事儿。 唐逸如数着手里的钱,也笑道:“还是二舅好。” “二舅哪儿好啊?”陈国强扯着唐逸如一只手放在了自己裤裆上。 “二舅的鸡巴头子好呗!嘻嘻!您也是老色逼一个,这外头年轻漂亮的,您都玩儿了几个了。嘻嘻!刚才我是不是坏了您的好事儿啊?”说着,唐逸茹将钱放入自己的挎包里,腾出两手将陈国强的裤带和拉链全都解开,一翻弄,就将陈国强那条软绵绵的黑色肉棒拨了出来。“这得玩儿过多少女人的屄啊?才磨得这么黑。”说着,她的嘴已经对准肉棒弯下腰去。 眼见自己的表妹低头正要去含自己父亲的肉棒,陈婉儿已经吃惊得无以复加。录像正好在这个画面停住,时间已经显示录像到此结束。 陈婉儿赶紧将带子退了出来,努力平复着心情。 “铃铃铃”,沙发旁的小茶几上传来几声电话铃响,吓得她浑身一激灵。陈婉儿深深喘了几口气,一回身儿接起了电话:“喂?谁呀?” “婉儿,是我,我和你爸这还得晚点回去,你把门锁好,你吃饭了吗?” “哦,欣姨,我吃过了,我这看电视呢!放心吧!您让我爸少喝点儿。” 挂上电话,陈婉儿将录像带又都装回小盒子,端着盒子正要往阁楼上走地时候,又看到录像带上的“2”字贴纸。想到刚才这盒带子并未看完,后面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会不会还有逸茹的录像?”想到此,陈婉儿又回到沙发处,将2号带子再次放入机器内。快进到“晓红”那段之后,画面又回到了父母的卧室里,还是那个角度,镜头正对着双人床,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唐逸茹进入了镜头,不过她是架着一个女人进屋的,一进屋,便将那人放倒在床上,躺在床上的女人,陈婉儿并不认识,床上的女人仿佛是喝醉了,不断扭动着身体,含混着说着一些醉话,和唐逸如说说笑笑着,但不多时,那个看着年纪最多也就20岁的女人便深深睡去,不再动弹。唐逸如看她睡去,麻利儿地剥光了她的衣服。 朝外面轻喊道:“二舅!二舅!” 陈国强估计在外面估计早已等不及了,进屋的时候,身上已经赤条条的了。在床边搓着手,满脸淫笑道:“这小婊子,钱都收了,就是不让干。还是你有办法。” “舅,我这姐们儿还是雏儿,您那点钱,也还真不多。” “真是雏儿?舅舅一会儿验一验,要真是的话,舅完事儿给她再找补上。” “那您玩儿吧!我出去看电视了。” “别介,哪有什么好电视,咱仨一起玩儿玩儿。舅舒坦了,一会儿还给你发奖金呢!把衣服赶紧脱了。嘿嘿。”说完,陈国强自己已经跪到床上,掰开醉倒女孩儿的双腿,吸溜吸溜舔起屄来。 “我就说您是老色胚一个,也不嫌骚。我想出去旅趟游,您还不给我拿点旅费。” 陈国强含糊着道:“没问题。没问题!” 唐逸如脱完衣服一丝不挂地跪在陈国强后,用手搓弄起他两腿间那条黑黝黝的物事儿。 一小会儿工夫,陈国强胯下那团黑黝黝的物事儿已经膨胀起来,见自己的鸡巴已经梆硬,陈国强迫不及待地把龟头插进了身下这个女孩的私处。几番凶狠地冲刺之后,陈国强顿感欢畅,淫笑道:“真地道!嘿嘿!真紧!还真见红了!嘿嘿!” 几下猛冲猛打,让身下的女孩不禁半醒了过来,一个劲儿扭动着身体,口中含混不清地叫喊的同时,双手胡乱地拍打着陈国强。 唐逸如见状,赶紧往后按住女孩的双臂,又向陈国强挤眉弄眼了一阵,陈国强也赶紧拔出了家伙,停止了动作,等着唐逸茹的下一步的指示。唐逸如一手扶着女人的双臂,一手在她光滑白皙的躯体上拂来拂去,在她耳边轻吟着,让女孩儿的身体又重新安定了下来。 “二舅,人家一个小姑娘,屄还嫩着呢,你也真狠,你这么使劲儿肏,我婶儿也受不了啊!” 陈国强趁着唐逸茹跪在女孩儿身边,圆臀高高撅起的时候,已经转移到她的身后,扶住臀缘,猛一用力,已经将肉棒插进了唐逸茹的阴道内。 唐逸茹“啊”得一声。 “看你这小屄受得了不?嘿嘿!”陈国强迅猛地抽插起来。 “舅,你就玩儿吧,早晚铁杵磨成针儿。嘻嘻!啊——啊——” “嘿嘿,铁杵啊,磨成针,还得好多年呢,嘿嘿!现在,舅先杵个够。” 陈国强机械推送了一两分钟,问道:“这小婊子睡沉了没有?” 唐逸茹伸手在那女孩儿丰满的胸脯上摸索几把,“睡沉了。” 陈国强赶紧放开了唐逸茹,在床上跪爬着又回到那睡熟女孩儿地两腿之间,按住她的膝盖将她两腿一分,腰往前一挺,动作一气呵成。 这一次,陈国强并没有猴急似的用力插肏,而是腰部缓缓的前后耸动和左右摇摆。 唐逸茹也侧躺在女孩儿边上,双手在女孩儿光洁的躯体上来回游走,“这就对了,您看她奶头都挺起来了。” “嗯,下面水儿也多了,屄可真紧啊!”陈国强应道。 “比我二舅妈呢?” 陈国强稍微加重了点力度,“你二舅妈哪有你们小姑娘的屄紧啊!” “二舅,我这姐们儿的身条儿像不像我婉儿姐啊?瘦溜溜儿的,奶子还挺翘。” “有点像。”陈国强不假思索地答道。 “你现在像不像在干自己亲闺女儿。嘻嘻!” “你这小屄就爱胡说八道。看我一会儿怎么弄儿你。” “我还你外甥女儿呢!” 陈国强伸手想要去抓唐逸茹的奶子,但唐逸茹灵巧地往旁边一滚躲过了。 陈婉儿听到他们提到自己,本已经泛红的脸上,红晕更加深了。 “二舅,你这摄像机开着没?我给你拍拍特写啊!”说完,唐逸茹一骨碌下了床,来到了摄像机旁,“这玩意儿还挺重。” “你别给我摔了吧!” “你玩你的,我就放你后头,这角度好,正好是鸡巴肏屄,我操,都让你肏出白浆了。” 唐逸茹这时已经把摄像机放在了床上,正对着正在交媾地男女性器。 “二舅,你干你亲闺女儿,爽吗?” “爽!真爽”说着,陈国强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句“干亲闺女儿”刺激到了,开始加快了动作。 “就是,我婉儿姐也是女人,早晚得便宜别的男人,谁干不是干啊!嘻嘻!” 看着录像画面的陈婉儿早已羞愧难当,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怎么正经,这几年赚了些钱之后,后母也在她面前时常抱怨过,但这么如此荒淫,尤其还在做这种事儿时提到自己,这更加超出她对父亲的所有认识,她真的不知道今天之后该如何面对父亲。 她听着录像中父亲和唐逸如继续淫荡的对话,感觉十分厌恶,但看到画面中交媾中的性器,一种异样的快感又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胸罩中搓揉起那那对滑嫩的娇乳,另一手的手指早已不由自已地探进自己的内裤里摩挲插弄起来。画面上那根又丑又黑的玩意儿,着实有一点反感,但看到它在女人生殖器里进进出出的动作,又充满了原始野性的诱惑。 六十一 自那天看完录像带后,第二天一早,陈婉儿见到后母,就借口和同学约好去劝业场转转,随即离开了家,回到了学校。一个多月,都用各种借口搪塞家里不愿回家,直到今年暑假早放,本已经没有不回家的理由。又赶上栗卓然约大家一起出去玩儿,几周不见闺女,陈国强有点儿不放心,因为自己在外地出差,特意让刘燕欣请这四姐妹一起吃了顿大餐,知道去的是栗成负责的地界,心也放了下来。 坐着卓然舅舅的车来到这个山村,看到四周的景色,陈婉儿的心情出奇得好,本来这一个多月,对父亲厌恶和埋怨也已经淡化了不少,今天除了被村里人太过关照,让人有点不适应外,其他感觉都很好,中午吃过饭,姐们儿四个和翠花、杏花等几个村里人说说笑笑一番后,这点不适应也已经了无踪迹。 本来陈婉儿蹑手蹑脚,想一进屋吓我一跳,但我那半硬的肉棒向上挺立着,却着实吓了她一跳。 陈婉儿一手捂着嘴,站在门框处盯了我好一会儿,似乎是在纠结是进来还是出去,但过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往炕边挪过来,偏身坐到炕沿儿上,一边假装看着电视,一边不时回头看看我那裸露男性器官。 陈婉儿虽然见过自己堂哥的那根东西,虽然不黑,但勃起后的样子,自己几乎没有看到,看到的只是他睡着之后,疲软萎缩的样子,了无生气。再之后看到过得,除了录像带中那些欧美演员的,和自己父亲那根黑乎乎的,也就是人体写生课上,那几位年过半百老模特的了。 堂哥、父亲和那些老模特的,就不消说了,一点美感也谈不上。黄色录像中那些欧美演员的家伙,虽然有的比眼前这根更夸张,充满雄性的美感和进攻性,但毕竟是录像带中,没有此时这么真实而此时,陈婉儿眼前看到的却是一根白白嫩嫩,粗壮紧实,已然在半勃起状态下的阴茎。那粉红的龟头已经脱离了包皮的包裹,露出了真容。 不知怎么地,陈婉儿浑身都有点发热,心“咚咚”地跳个不停,有点想把那件东西偷偷据为己有的心思。看到我似是睡熟,陈婉儿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便伸过右手,用食指的背部在我阴茎的中部蹭了蹭,见我没啥反应,于是便用她的手指来回轻轻拨弄着,肉棒随着她的拨弄,前后左右的晃动起来。 我完全放松,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她那只细滑小手温柔的动作。钻了一天肉洞的小蛇,没有丝毫疲累,又被刺激地坚硬起来,因为硬度的增加,龟头便向我腹部倾斜下来,被手指拨弄也不能像开始时那样调皮得左右晃动了。 婉儿看我依然熟睡,索性一把握住阴茎的中段,真切地感受着我这根完美肉棒的温度和硬度。 正当我闭眼享受这美貌少女温柔的把握之时,院外传来脚步声,“婉儿,演啥电视呢?”正是张帆的声音。 陈婉儿一惊,赶紧松开手,看到我的背心在旁边,随手抓起一摊,就盖在了我的胯下。然后就灵敏地出了里屋,正要出正屋的屋门,没等她掀门帘,张帆已经笑嘻嘻地进了屋,道:“演啥电视呢?咋也不说话啊?” “嘘!”婉儿食指往嘴上一竖,轻声说道:“晨鸣睡着了,《木鱼石的传说》,播了800遍了,没啥好看得,走吧走吧,我也正要出去呢。” “嘿!这电视剧我喜欢看啊!你陪我我在这看会儿。” 没等婉儿答话,张帆几步就进了里屋,婉儿想赶紧出屋,又觉得那样会显得心虚。于是,也跟着张帆重又进了里屋。 张帆进屋后,一眼便看见我腰部的白背心顶起一个大鼓包,心里也不由得一惊。但看到婉儿也跟进来后,便不动声色地坐在炕沿儿看向电视的方向。 婉儿也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挨着张帆坐下,一齐心不在焉地看向电视。 俩人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帆拿胳膊肘捅了捅陈婉儿,嘴唇递到婉儿耳边说道:“后面那个,你见着没?” 婉儿看向她,故作不知地道:“啥啊?” “装傻是不?你刚才在屋里,那玩意儿是不是就支棱起来了?” 婉儿抿嘴一笑,“没有,没有,我也是才看到,估计是刚鼓起来得!” “你想不想看看里头?” 虽然刚才已经看过好一阵了,但被张帆这么一问,婉儿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眼睛看着电视方向点了点头。俩人一齐转过身子向我凑了过来。 “这小子不是装睡吧?”张帆似是自言自语地轻声道。 张帆仗着胆子,拽住背心的一角,轻轻地把背心掀到我的肚皮上。刚被遮盖了一会儿地肉棒又完全暴露出来,阴茎因为强烈勃起而一颤一颤地。 两个人紧盯了一会儿肉棒,又互相对视了一下,不由得都捂着嘴笑起来。 张帆看看我毫无动静的样子,用手指了指肉棒,又朝婉儿使了使眼神儿,示意俩人用手摸摸。婉儿赶紧摆摆手。张帆一瞪她,左手手拽着婉儿的手,然后和自己的右手同时向我的肉棒摸索过去。 我一动不动,艰难地忍受着两个女孩儿几根手指在我肉棒上温柔地爱抚。肉棒被如此对待,变得极度坚硬以表示抗议。 把玩了好一会儿,婉儿捅捅张帆,没有出声,只是眯眼笑着,张着口型外加比划,示意“我一把捉住,你敢不敢吃?” 张帆则仿佛置气得示意“你只要一把握住,我就敢吃,我吃了你也得吃。” 婉儿好像有点为难,但心里又觉得有点恶作剧地兴奋,她用手指挡开了张帆的手指,左手又向刚才似的先虚握住我的阴茎中部,然后慢慢收紧,只不过力量拿捏比刚才更小心翼翼。同时,婉儿的右手不停地催促张帆“说到做到”。 张帆的确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勃起后的阴茎,一种异样的紧张感却让她有一种兴奋,浑身好像都在发烫,下体蜜缝处也有了潮湿的感觉。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象征,一边看着婉儿,一边故作勉强地将嘴唇凑到我龟头处,轻启朱唇,将粉嫩的舌尖伸出来在我同样粉色的龟头上触了一下,马上就离开了。 婉儿见状,也学着张帆的样子在我龟头上轻舔了一下。 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婉儿这时已经松开了左手,张帆的双唇和舌尖则在我阴茎的皮肤上轻轻滑动起来。 一丝奇痒的感觉由我的龟头处传来,让我不由得紧皱起眉。这丝奇痒让我还没反应过来,张帆已经将嘴张大了些,将我的龟头顶端盖住,轻吻了下,随即坐起身来,然后示意婉儿她算是“吃过了”,并且轻声道:“该你了!” 婉儿有点扭捏,但被张帆连番地催促,也只好半推半就地弯下腰,学着张帆的样子,将嘴张大,将我的龟头罩住,但我明显感觉要不张帆罩住的范围大上许多,龟头上被一股温热所包围,阴茎不由自主地崩地更硬直了一些。 就在婉儿纠结是否要多包含一会儿之时,电视里一声“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主题曲突然想起,高亢的歌声,让我们三人都吓了一跳,婉儿率先跳下炕去,我故意闭眼伸了个懒腰,张帆见状也敏捷地跟着她出了屋。 “你咋比兔子都快啊?”张帆道。随即她二人在院里笑骂了几句,便进了西厢。 我坐起身子,也随着电视里的歌词轻声哼唱起来。看到电视右角上的时间已经到5点29,两腿往上一扬,腰部一用力,十分轻松得就跃到地上,肉棒已经疲软下去大半,整理了整理短裤,不是那么显眼了,便又穿上凉鞋,关上电视,走到院里。看到栗卓然靠着西厢的门框和屋里人正说得开心。 “卓然姐,该到晚饭的点了。我带你们去学校吧?”我道。 栗卓然看看腕上的手表,“哟,真快!”又扭头对屋里的三人说道:“收拾完没?又该给你们几个喂食了,到过年之前得把你们养地肥肥得,别墨迹啊!” “你才是猪呢!”张帆笑骂道。陈、李二人也附和着,和栗卓然互相开着玩笑。 我在窗台上找到杏花留下的锁和钥匙,带着众女出了院,锁好屋门和街门。 三轮还在门外墙根处停着。 我招呼她们上车,腿脚稍一用力,三轮便稳稳地朝学校疾驰而去。 五点多钟,太阳还很晒。道两边树下除了几个乘凉闲聊的大叔,几乎没有其他人。几里地的路程,允许是车上坐着几个年轻姑娘,那可比起刚才驮一车书来,显得轻松不少。 几个姑娘在车后叽叽喳喳一刻不停地说笑,直到学校门口也未停止。 进了学校,我骑车直奔后厨方向。离老远就看到端着一笸箩青菜的翠花朝我们招手。 我停到她跟前,“舅妈!” “来得挺早,都先刚才那屋歇歇。” 众女下车后,栗卓然道:“翠花姐,我们不累,我们帮您干点儿活儿。” “不用不用。你们手那么细儿,都是享福的主。都听我的。” 栗卓然又和翠花客气了几句,便带着三女去了刚才吃饭那个教室。 翠花又对我道:“趁天还早,我这给你敏姨家准备好了几个菜,你蹬我那辆自行车赶紧给送去,我那车有车筐。”向边上一指,说完又从厨房里拎出两个网兜,网兜里分别摞着好几个饭盒和搪瓷盆。“这个我都拿绳系好了,这兜儿搁车筐里,这兜挂车把上。骑时小心点儿,稳着点儿骑。东西放那,你也赶紧回来吃饭。” “哦!知道了!”我蹬上车又径直朝王校长家而去。 【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枭雄天下】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6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