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日历女郎】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4-55)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54-55章】 作者lander 2022年3月2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2022 五十四 “姨,给你书。”我已经捧着新的一摞书重新回到王敏面前。 “嗯,咳咳。”王敏侧着头轻轻咳嗽了几声,稳了稳心神,从我手中拿起几本书的时候,娇羞的眼神从我身上一扫而过,眼神和动作都有点不知所措,胡乱地在书架上翻弄着。 好半天,王敏才发现这个书架该放的地方都已经放满了!“呦!这几本怎么放这儿了!”她从第四层书架上抽出了几本书,连同她手中的书一齐放到我手中的书摞上,“晨鸣坚持会儿啊!”说完,她扶着我的肩膀从凳子上跳下来,用脚将凳子往里侧J7号书架处用力推了下。 这时,我手中捧的书籍已经到了我的脖子,我用下颏压在最上面,表现出一点吃力的样子。 王敏见了,微笑道:“坚持一小会儿啊!有几本书放错了。往后靠一下啊!”说完,就要从我身前挤过去。 我已经侧过身来,紧贴在后面K5的书架上,但过道也就50公分宽,我又端着一大摞图书,王敏也侧着身,后背朝向我,身体向前微倾着,手扶着前面书柜,横着往外面挪蹭。 王敏完全挪到我前面时,几丝发梢从我的鼻尖处划过,感觉痒痒的。让人更感觉更痒的是,王敏圆润的翘臀也挤到了我的正前方,和我的“小兄弟”完全拥挤在一起,刚才和杜鹃做完爱,我就把内裤塞在裤兜里了,此时这样亲密的接触,让异常敏感的它,马上就开始膨胀,想往上抬头,但空间实在太狭小,它的整个身体被臀肉死死压住,无法动弹。 好在王敏很快就挤了出去,按理说,她应该已经觉察到了我下体的变化吧! 没了前方臀肉的阻碍,虽然还有大短裤在,但我这个短裤十分宽松,对肉棒的束缚并不厉害,肉棒瞬时将短裤前面顶起一个大蒙古包来。我端着几十本书,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傻傻得原地站着不动。 王敏从K3的书架上抽出了七八本书,同样托在手中,斜着眼睛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在她面前的书架上踅摸,仿佛依然在找东西,但我知道她其实是在犹豫要不要从我身前再挤过去。 我故意说道:“姨,你端着书是不是挤不过来啊?要不我先出去?”我的下颏顶着下面的书,话语有些含混。 王敏故作镇定地道:“没事儿,你拿着那么多东西,别动地儿,那么大地方,有啥挤不过来得!”说完,她手抱着几本书,又侧着身从前面挤过去,但这次,我的肉棒已经向前直挺着,与她的臀部结结实实地挤在一起,坚硬的龟头完全顶住她弹性的臀肉,由着她的臀部从龟头前慢慢挤蹭过去,龟头从她的整个臀部最软翘的地方完全划过,当王敏完全通过后,由于肉棒的长度和弹性,以及失去臀肉紧迫的压力后,整个“蒙古包”左右摇晃了好几下,方才稳住。王敏偷眼看了看我那摇晃中的下体,她双颊的红晕更深了些,眼神中充满了娇羞。 王敏把手中的书全数放到了刚才J6处腾出来的位置上。现在的王敏已经有点心慌意乱。我忙提醒道:“姨,我手上这些都放哪儿啊?好重啊!” “哦!这些啊!” 王敏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我手上浮头的这几本书是要放回K3那刚空出来的地方,她的身体会从我身前再次通过,那充满弹性的臀肉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就在他挪蹭到我正前方的时候,我稍微曲了下腿,腰部又再稍稍往前一挺,下体的尖顶由斜下方向王敏两瓣美臀的下方中心挤压过去,这个动作,让王敏有些站立不稳,轻轻“啊”了一声,两手一下撑到她前面的柜顶的平面上,此时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龟头前面的几层布料阻挡了肉棒继续向前探索的区域,虽然肉体被棉质的衣物隔阂,但欲望更强烈了。我继续施加了点压力,王敏也真切地感受到了那根肉棒的坚实和炙热。她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也稍微往后又耸了一下美臀,也想要更近距离地感觉男人的象征,甚至希望那根粗长的东西可以钻破衣物钻入自己的身体里。但瞬间王敏又被自己的理性拉回到现实中,向旁一用力,从我的压迫下逃脱了。 王敏撩了下鬓角的发丝,若无其事的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从我手上把书取走的时候,妩媚地朝我笑了一下。这一笑又让我心动不已,真想一下子把她揽在怀里。 不多时,我们几乎已经将所有图书都整理上架,只剩下最后一摞,我抱起这最后一摞,跟着王敏来到最后一排书架的过道中,她如同之前一样把凳子往过道中一放,登上了凳子,继而又往上一迈,两脚又踩到前后L和M的一层柜顶上,然后招呼我道:“晨鸣,别傻看着了,最后几本了。往我这边点。都搁我手里吧!” “哦!”我答应一声,把手中的书全数递给她。 “那什么,我脚底下这个柜子里还有几本,你也帮我拿出来!”王敏手中忙活着,又向我说道。 “哦!”书架底下的柜门都是左右两小扇,由于过道太窄,我先把凳子往我这个方向挪了挪,才能把柜门打开。我蹲在地上,打开了王敏说的柜子,但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抬起头正要告诉王敏,发现此时王敏的裙底正在我头顶的正上方,那窈窕的双腿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唯一的变化就是那紧绷的淡紫色内裤的最尖端,有鸡蛋大小的一片湿渍。 看着香艳的画面,我咽了一口口水,蹲在王敏的裙下说道:“姨,柜子里没有书啊!” “是吗?我可能记错了!你再看看我左脚下面那柜子里有没有?” “好嘞!” 我原地转了个身,打开了M这边的柜门,里面当然不会有什么书。王敏这是故意给我机会,让我在她裙底偷窥。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我缓缓地在王敏的裙下站起来,还没有完全站直,头部就已经来到王敏裆下几寸的地方,我往上仰着脸,嘴唇上方正好就是那片湿渍。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嗅了嗅,一股洗衣粉的清香,夹杂着微微的一点腥味。没有过多耽搁,我尽力将嘴唇靠近湿渍,伸出舌头轻轻舔舐起来,舌头舔舐了几下,我便感觉到那道神秘的凹痕所在,舌尖沿着凹痕来回滑动了几下,王敏顿时察觉。 开始的几下舔舐,只让王敏感到一点轻痒,但王敏的注意力一直在面前的书架上整理书籍,虽然将这个少年引诱到自己裙下,但也实在没想到少年会这么主动。下体传来几丝麻痒的感觉,王敏还未反应过来,但紧接着,一个柔软的东西正在自己的蜜缝处来回划动,王敏一惊,身体想要躲开,但两只脚实在没有回旋余地,而且蜜缝处的麻痒感是那么让人不舍,但王敏仅有的一丝理智还是扭动了下腰身,但我的双手马上扣住王敏的臀部,让她无法移开一点距离!我的嘴唇和舌头隔着她的内裤对她的阴部撩拨起来。 “晨鸣!晨鸣!你这是干什么呀?快把姨放开。”王敏一手扶着书架,一手隔着裙子推着我的头顶,“你再不放开,我可打你了!”说完还真拍了几下我的头,但力量并不大。 我没有理会她,我的右手反而趁机拨开她内裤的底端,在稀疏的阴毛掩映中,一个宛如少女的阴部展现出来,粉嫩的阴唇四周已经非常湿润,更显得诱人可爱。 我的舌尖毫不客气探进那温润可人的两片嫩唇之内,舔吸搜刮起来,剧烈的麻痒,让王敏的两脚在柜顶的边缘来回扭动,几乎要失去平衡,王敏只得两手抓住书架的层板边缘,勉强稳住身体。 我用一只脚,将刚挪开的那条长凳又勾到我两脚之间,两手抱着王敏的雪臀用力向下一坠,我正好骑坐在长凳上,王敏则以羞耻的姿势,蹲在跨度50多公分的两个柜顶边缘上,整个阴部完全骑在我微微仰起的脸上。 我不停吸吮亲吻着她娇嫩的双唇,舔刮着她缝内的汁液。美妙的触感让王敏也舒爽异常,她闭着眼睛,微微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但口中依然央求道:“别,嗯嗯,别,晨鸣别这样,别这样弄姨,别,嗯嗯,别!” 我向后挪了挪了身子,将脸从她的胯下移开,直起些腰来,左手托着王敏右侧的娇臀,几个手指揉捏着她紧俏的臀肉,右手则拨弄起她的阴唇来,趁着那湿液的润滑,中指已经滑入洞中,扣弄起来。 王敏的呻吟和喘息声明显增大了些,看着她陶醉的表情,我的短裤早已脱落到地上,粗长的肉棒也已经如铁棒般坚硬起来,我站起身,将满是汁液的嘴唇蹭到她的嘴唇边,她未闭着眼睛犹豫了下,随即伸出舌尖在我的唇边轻轻点触了几下,我毫不犹豫地将嘴唇盖在她的唇上,和她的舌尖逮住,疯狂地吮起来。 在我用热烈的深吻吸引她注意力的时候,我的左手稳住她的屁股,另一只手箍住肉棒的根部,控制着龟头的角度,在尝试着几次点击之后,龟头已经找到蜜缝的所在,我的腰部稍一用力,将龟头挤了进去。虽然王敏的阴道内部没有淑甜的内里狭窄拥挤,但也是相当紧致闭塞,和凤霞相较,也不逞多让。 虽然我俩的舌头还在忘我的纠缠在一起,但对于下身的事儿,王敏着实有些矛盾,她一边拍打着我的后背,同时一边屁股还在向后使力,似乎想要拒绝我的肉棒。 我当然不能给她拒绝的机会,左右手一齐使劲儿,揽着她的翘臀想我推挤过来,我心一狠,腰部猛地向前一挺,硕大的阴茎完完全全没入到她的阴道中。 王敏头向上一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略微颤抖地道:“太大了,太大了。” “姨,你的屄好紧啊!夹得我真紧啊!”我吻着王敏的耳畔道,“比杜鹃婶儿的屄紧多了。” “真的呀?” “嗯!姨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就是,太大了?” “什么太大了?”我明知故问道。 “你的下面那个东西太大了!” “杜鹃婶儿刚才还说,她就喜欢大鸡巴,还说女人都喜欢大鸡巴!”我扶着王敏的美臀,缓缓地开始抽送起肉棒来。 随着我缓慢的抽送,王敏也同时低声呻吟起来。 “啊嗯——嗯嗯,你刚才不是已经和你杜鹃婶儿弄过了嘛!干嘛又来弄姨?嗯嗯——嗯!” “姨你比杜鹃婶儿美!刚才我地上捡东西时,看到你裤衩儿了,我鸡巴自己就硬了,硬了老半天了,脑子里一个劲儿地想插屄。姨,你的屄又嫩又好看。” “你这孩子,啊——,怎么只想这个啊!啊——嗯——,” “我也不知道,看见好看的女人,我就想干这个。姨你不知道,鸡巴一放进屄里,别提多舒服了!姨,你舒服不?” “舒服,就是有点涨疼!” “杜鹃婶儿说了,鸡巴舒服,她的屄也舒服着呢,我鸡巴越使劲儿动弹,她屄里面就越好受!” 我话没说完,两手就已经兜着王敏的屁股蛋子前后用力摆动起来,腰部也随着摆动的节奏,开始前后奋力地挺送。 王敏刚刚适应了进入自己下体肉棒的大小,为此她的阴道内分泌了无数的爱液。做爱的快感已经摧毁了她的心防,性的欲求也越来越饥渴。她和徐军义为数不多的几次做爱,那微硬的肉棒连此时体内这根肉棒的一半大小都没有,勉强在里面磨蹭几下,便疲软下去,从来没有向今天这般充实、胀满,可以到达自己的最深处,每一次刺入,那种快感像电流似的,从下腹部经过脊柱传达到大脑。而此时,这股电流越来越猛烈,一波强似一波,一波紧似一波,上一道电流的快感还没消散,下一道电流紧跟而来,如此往复,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她知道自己是睁着眼睛的,但眼中画面早已经模糊,自己脑海中空空如也,除了快感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品行啊、道德啊!这些都不存在了。她只希望少年的动作不要停下来,永远这般和自己继续下去! 其实,这短短的10几分钟里,我也好像进入一个空明的状态,但对我来说,却和王敏的感觉不大一样,我的各种感觉似乎更清晰了,时间似乎变慢了,物质环境虽然没有改变,但我好像可以去除环境中的各种杂音和各种物质给我的杂感,只去感觉自己想看到、听到的,甚至听觉和视觉可以在自己的脑海中相互交替反馈,我向屋子的北墙看去,明明有书架和墙体的阻隔,但我耳朵里却能听到后厨水管中清晰的流水声,翠花与别人清晰的对话声,然后这些声音在脑子里却形成了整个画面,而且还异常清晰,仿佛自己就在跟前似的。甚至于,我把注意力又集中在王敏曼妙的肉体上,虽然从我自己的角度,并不能完全看到我俩性器交合的全貌,但通过清脆的交合声,从中在我脑海中,一副淫靡异常的画面清清楚楚展现出来,在两瓣雪白的肉臀之间,一条粗大的阴茎,粗鲁地在一个窄小粉嫩的屄洞里进进出出着,阴道口被肉棒撑得异常紧绷,每一次插入似乎都像是对粉洞的一次惩罚,让人不住怜惜,生怕它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但粉洞的主人却异常享受这种摧残,恨不得这种摧残越猛烈越好,如果粉嫩的肉洞硬生生承受每次大力地插入,恐怕也早败下阵来,好在洞内分泌出的爱液将整个肉棒涂抹地很是光滑,无论肉棒如何使力,娇嫩的女阴都用自身的润滑和弹性完美的承受下来,如同以柔克刚一般。那一滴滴因剧烈动作而从阴处流淌出来的液体,也随着肉体的撞击,而四散溅落,我甚至可以看到每一滴液体飞溅出去的落处。 脑海中显出这么淫荡的图景,让我的性欲又高涨了几分。王敏的连衣裙和乳罩,早已被兴奋中的她自己脱了下来,扔到了地上,她那淡紫色的裤衩已经让我不小心扯断了一边腰部的连接处,然后被我摞到她的脚踝处不住地晃荡着。 我低头看见她那挺拔高耸的嫩乳,忍不住在她胸前嘬弄起她粉红的乳头来,一次次地冲撞,让王敏歪着头娇喘不定,她穿着凉鞋的两只脚尖还在尽力点踩着柜顶,虽然我每次腰部向前猛刺,都会导致她笋尖般的脚丫脱离支撑物,但她还是会尽力寻找支撑,仿佛这样可以掩饰她那还有最后一丝难为情的内心。 我俩如此激烈地运动了近半个小时,王敏全身都出了一层密汗,额鬓间的发丝也有些湿漉漉的,还好她的头上的头巾系得很牢,否则她的满头长发估计就该散乱不堪了!看着她如痴如醉又矜持忍耐的表情,不仅诱人,还十分让人爱怜。 觉察到王敏体力好像有些不济,我使劲儿往上一托王敏的臀部,让她的脚完全离开柜顶,我的肉棒也完全脱离了她湿暖的洞穴。我往下一坐,正坐在下方的长凳上,王敏顺势也跨坐在我的腿上,刚分离的两个性器,又噗呲一下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肉棒齐根没入,直达王敏内里的最深处,王敏身子一颤,两手缠绕在我的脖颈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呻吟起来。 我两手只在王敏后背轻轻摩挲着,没有其他动作。但她裆下紧紧吞没包裹住的粗大男根,让她依然浴火难耐。休息了片刻,她的两脚这时已经完全着地,王敏便轻咬着嘴唇,扶着我的肩膀,身体上下起伏套弄起来。在几次顺畅地插拔之后,王敏熟悉了动作的角度和肉棒的长度,之后的动作越来越驾轻就熟,美臀下落的力度也越来越大,两个美乳不停的磨蹭撞击着我的脸,我瞅准时机,一下子用嘴唇捉住一个乳头,用力地吸吮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地吸吮舔弄,更加刺激了王敏,引得她的动作也猛烈了起来。 “姨,你这么弄我,好舒服啊!” “嗯!嗯!我要!我要!我要!嗯额嗯额——”王敏更加忘我地呻吟起来。 我稳稳地坐在长凳上,享受着王敏上下动作给我带来的快感。如此过了好一阵子,王敏的呻吟变得短促而略带颤抖:“来了!来了!来了!”紧接着,一股浓烈有力地水柱从她的阴部里激射出来,由于我的阴茎还插在里面,水柱被我的身体阻挡,散射得到处都是,如此猛烈地潮喷,也让我一惊。不由得抱着王敏站了起来,我俩下体交合的地方,一些水液依然淋漓出来,我托着王敏的屁股向后退出去好几步,王敏则精疲力尽地趴在我的肩头,她的身体尤其是腹部还在微微地痉挛。 “敏姨,你没事儿吧!” 王敏微睁着眼睛,略带笑意地在我耳边轻声道:“没事儿没事儿。就是累了!快把姨放下来,姨想歇会儿。” 我从书架向外探出头去,又仔细听了听,附近应该没有人,于是,依然托抱着王敏向书架外走去。 王敏到有些着急:“在刚才那把凳儿上我坐会儿就行了,出去让人看见!” “没事儿,姨,我耳朵可好了,没人往咱这边来,放心吧!”我把王敏抱到方桌边上,让她扶着桌沿儿坐在一把椅子上。 王敏也往窗外看了看道:“快把我衣服帮我拿过来。” 其实没等王敏发话,我已经去拿衣服了,我把自己的衣服往肩膀上一搭,双手拿着她的裙子和胸罩,连同撕坏的内裤,好在衣服扔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否则不知要沾上多少王敏的潮喷的体液。 我一边掸着上面的土,一边走过来。来到王敏面前,“姨,给你衣服!” 王敏侧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一只手架在椅背上撑着脸颊,一只手抚着胸口,缓缓地调整呼吸,她的脸颊潮红,宛如喝醉酒一般。 “哦!”王敏答应一声,略带笑意地看了我一眼,又忙娇羞地收回了目光,接过她自己的衣物,结果衣物才又发现我那粗壮的肉棒依然还勃起着,粉色的龟头还直指着她的脸,王敏眼中充满羞涩,忙歪过头避开,口中却轻声自语道:“怎么还硬着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掐着阴茎的根部甩弄了几下,“没有刚才硬了,刚才硬得才难受呢,像要撑开似的。老硬着,裤子都穿不上!嘿嘿!杜鹃婶儿刚才还说,鸡巴日女人一会儿就出怂了,怂出来了就软了。可是我刚才日了她老半天,也没出怂。我在后面那个小屋蹦跶了半天,才软下去,才把裤子穿上。”。我一边穿上背心,一边回答道。 “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劲儿啊?这事儿可不许跟别人说去。听见没。”王敏把乳罩带好。 “放心吧,姨。”我心里笑道,这话我已经答应好几个女人了。“姨,你身上可真光溜儿。我把手伸进王敏的一个罩杯里,抓捏起她的一个乳房来。 王敏一下打到我的手腕上,“都被捏红了,还没摸够。” “没摸够,姨,你再让我插会儿呗!看着你,我鸡巴就软不下去。”我蹲下身子,在她光滑的大腿腰胯间摩挲着,假意地央求着。 王敏忙推着我的肩“不行,不行,你那个太大了,姨下面都疼了,过两天吧!” “姨,说话算话,那就过两天,今天一天,明天一天,那就后天吧。嘿嘿!”我狡黠笑了笑。 “嗯!”王敏一撇嘴,又泛起一丝娇羞。 五十五 正当我还想和王敏再亲昵亲昵的时候,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似乎是朝着我们这间房子来得。 “姨,好像有人朝咱们走过来了。”我赶紧提起短裤,可裤裆上还是顶起个大包,肉棒虽然还没有软下去,但也只能这样了,为了掩饰下,我赶紧找个凳子坐下了,拿起本书胡乱翻看起来。 王敏也赶紧整理了下头发和衣裙,那个撕坏的内裤已经被她攒成一团,撇在一个空箱子里了,王敏站在窗口,拿着自己的水杯抿了口水向窗外查看着。 这时天气已经放晴,树上的知了声也响了起来。我们在屋中等了一小会儿,一个人来到门旁,敲了两下门。 “谁呀?门没锁!”王敏道。 “大热天咋还关着门呢?”门一开,一个婀娜的身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哟,春丽啊!这不是刚才潲雨来着吗!”王敏忙解释道。 “敏姐,多少日子没见了!” “可不是,我这回来住几天,正赶上我爸要弄这个阅读室,就拉我当壮丁了。” “你这还有啥活儿没?我这也闲着呢!” “没了,差不多都弄完了!多亏了杏花和这个小伙子”,说着我往我这一指,“杏花你熟不?” “熟啊!那咋不熟呢!和她姐翠花,我们原来都一村的。我比她早嫁过来一年多吧。” “哦哦!这样啊!” “这晨鸣我也认识,王校长和她舅妈都跟我说了,说这孩子毛病好了,暑假还让我给这孩子补补课,开学了,看能上哪个班呢!”说着,胡春丽朝我一笑,道:“见我也不知道叫,看啥书呢?” 我站起身,腼腆地道:“春丽婶儿!”我看了眼书的封面,继续道:“《热河民间故事选集》。”我故意念得有点磕磕巴巴。 “哟,这里面的字,你也认识?” “嗯!我舅妈和杏花姨教过我不少字。”我微笑着打量着这位翠花和杏花时常谈到的胡春丽,怪不得杏花谈起她来有股酸酸的感觉,这胡春丽的姿色还真算得上标致,肤色白皙,鸭蛋圆的脸上稍微有几粒雀斑,没有影响美观,反而到多了几分活泼,一双明亮妩媚的大眼睛,细长的弯眉,上身穿一件浅色的短袖衬衫,配着下面齐膝的淡黄色半身裙,身材比王敏略高略丰满,尤其是那对挺拔的酥胸高高地涨起着,被裙带勒住的蜂腰,更显得屁股混圆涨大,才软下去些的肉棒又不由自主地竖立了起来。 “你舅妈还跟我说你基础差,这个没有汉语拼音的都能读的话,那差不了哪儿去。行,给你补课估计得下礼拜了,到时我跟你舅妈说。其实,杏花教你就行啊!她这不也是老师了。” “我哪儿行啊!我这还没领证呢!您这老资格的老师多有经验啊!”杏花人还没进门,话就先进门了。一迈门槛儿,杏花进了屋,继续道:“春丽姐,我这半瓶子不满的文化,还得跟您多学习呢!”说完,从手里一个铝盆里拿出两个洗干净的桃子,塞给胡春丽和王敏一人一个。又朝我喊了声“接着!”杏花把一个桃子隔着桌子扔给了我。接着把还有好几个桃子的铝盆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屁股往桌沿边一靠,也啃起了桃子。 “哪来的桃子啊?”王敏咬了一口桃子道。 “也不知道哪个干部的司机,刚给搬来的一筐,搁后面了。好些呢,吃吧!” “我刚才听校长说了,有几个美院的大学生来咱这采风,这不正好又6月了嘛,大学生去哪儿都管得严着呢!里面也不是哪个孩子的家长是县里的大官,跟咱这又有亲戚,所以就带了几个同学一起过来。这八成哪个拍马屁的给送的,咱这算沾光了。”胡春丽笑道。 三个女人都不禁一齐笑起来。 “敏姐刚才也说了!要不招待几个文化站放电影的和几个学生,还专门找我们好几个人一起伺候着呢!”杏花道。 “官大一级都压死人,这指不定大出几级呢!” 王敏并未说话,但她在县里工作,由于徐军义的原因,却了解了不少现在官场明里暗里的规则和潜规则,以及很多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 “对了,敏姐,晨鸣帮你弄得咋样了?”杏花问道。 一听“弄”字,王敏脸上一阵发烧,心里想得是“弄得实在是舒服极了”,但对杏花答道:“这弄完了,就这桌上几本了,没了。晨鸣可没少帮忙,一会儿我还说请他吃雪糕呢。” “弄完了就好。我这还得上后面去帮忙收拾呢,一会儿我跟着老王学做狮子头,你们晚上尝尝我的手艺。” 胡春丽忙到:“我是吃不上了,一会儿我还得回家复习去。” “复习啥啊?”杏花道。 “这不前些日子,每个学校都得抽一两个老师到县里参加政治学习嘛,学习完了,这礼拜日还得去县里考试。说是最后还要写篇对如今社会政治看法和想法的论文。” 杏花抢话道:“那明天去西石佛那儿游泳你还去不?” “不去啦,想去也去不了啊!我这跟校长借几本相关的参考书看看,校长说今天正好敏姐在这整理这些书呢。我就跑这儿来了。跟你们聊天,我正事儿都快忘了。” “那有啥打算看的没?”王敏道。 “我这也两眼一抹黑啊!那讲课的老太太说了,多看书,多看报,都在上面呢。” “政治类的,都在——额,我想想啊。都在最后面Y那排架子上,你过去瞅瞅,前面柜子里可能还有一些我爸攒的旧报旧杂志,我看看有没有你用的。” 杏花向王敏问道:“敏姐,明天你有空没?我们几个明天去西石佛那儿游泳去。” “我游的不好!你们都谁去啊?” “就我和我姐,还有志红,我那同学,对了,还有这小子。” “我还是不去了,我爸妈这儿没我泳衣。现在买也没地买去啊!得了,你们去吧!” 胡春丽一听,道:“正好,我那儿有套去年给我姐买的,她正好怀孕生孩子了,身子也胖了,到现在都没上过身,我看你和她当初身量儿差不多,肯定能穿。晚上,我给你拿过去试试。西石佛那儿水库现在弄得可好了,去跟他们玩儿玩儿。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啊!” 要是一两个钟头前的王敏,肯定没有心思想什么游泳的事儿,但刚刚和眼前这个小伙子深切地沟通了一番,自己的心结仿佛都打开了。多少天的阴霾似乎都驱散了,身体和心情从没这么舒服过。更何况本来自己以前游泳的水平还是不错得,所以刚才一听晨鸣会跟着一起去,自己便也跃跃欲试,静极思动起来。一听胡春丽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太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上次去西石佛那野湖游泳得好几年前了。” “好,明天上午吃完早饭,到时候我让晨鸣叫你去。”杏花道。 “好,我在家等着。” “那你们俩忙吧,我去后面了。”说完,杏花朝我歪嘴一笑,出屋去了。 春丽三口两口把手中的桃子吃干净,将桃核往门口的垃圾桶里一扔,搓了搓两手,就往最里面那排书架走去。 王敏则把还有一半的桃子往铝盆里一放,蹲到A3书架的下面,打开柜门找起东西来,A排书架是面向门窗一侧的。 我则坐在凳子上又拿起一个桃子吃了起来。 突然,胡春丽在后面叫道:“敏姐,这地上怎那么多水啊?是不是刚才漏雨了。” 王敏一惊,才想到胡春丽在Y架那里,一眼就能看到旁边上M架的过道。 “额,那个,刚才,我端着杯子进去喝点水,水就放凳子上了,不小心给杯子碰洒了,我忘了收拾了,没事儿,不是漏雨,我一会儿就收拾。”王敏顺嘴撒了小谎道。 “哦,你今天拿啥泡的水喝?味道还真挺奇怪的!” “额,放了点麦冬,嗓子有点上火。”王敏继续敷衍道。 “哦,我那还有胖大海呢,那东西挺管用的,我们这当老师,老得备着点润嗓子的,放假了,还好点!” 我看着王敏强掩着尴尬,和胡春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敏注意力都放在聊天和找东西上了。她的蹲姿就没有那么淑女了,更重要的是,她似乎也忽略了自己的内裤已经扔到一边去了,裙摆下边露出巨大的空隙,将两条美腿和中间那点神秘部位完全展现出来。 我拿着桃子走到王敏跟前也蹲了下来, “姨,我帮你找吧?” “不用。在进里边,就是不好拿。”王敏挪动着柜子里的一些书报。 我边吃着桃子边欣赏着她腿间的美景,那本来狭窄的蜜缝,现在还是水汪汪的,可能因刚被巨大柱状物疏通过,此时还没有完全闭合,两瓣本来浅粉的阴唇,现在显得红润得多,似乎还有些充血肿胀。但依然不失少女般的娇嫩。 我不由得伸出手沿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向她的中心点滑去,正忙着找书的王敏顿时身子一颤,歪过头来,朝我皱起眉,但眼神中没有生气,满是娇嗔。我只狡黠的一笑,咬了口桃子,手指没有退回,反而在她湿润的阴唇中间和四周来回灵游走。 王敏没有办法,只得由着我胡闹。只是如此敏感的区域,让几支灵活的手指撩拨地身心火烧火燎得,但还要努力克制自己,不能发出一丝声音,这着实是一种折磨。 几分钟后,胡春丽慢慢从后面走过来。“哎!也不知道哪几本有用。拣了两本薄的。” 王敏也终于站起身,逃脱了这种既美妙又痛苦的折磨。“其实啊,我觉得你看看去年到今年这几本半月谈,还有这两本我爸前两年从好多报纸剪下来的剪报本。估计就够用了。书里好多理论的东西有点生巴巴得。” “好啊!好啊!我也觉得就我们那考试用不着那么深的理论。讲点实例,再总结总结看法,估计也就行了。”胡春丽忙从王敏手中接过一摞杂志笔记,抬眼看到王敏的脸庞,“敏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是吗?”王敏赶紧用手摸了摸脸,脸上明显发烫。 “是不是血压低啊,蹲着半天,赶紧坐下歇会儿吧。” “没事没事,我喝口水就好了。” 我没事人儿似的往短裤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汁液,在旁边吸溜着嘴里的桃核,看着王敏不住的尴尬,心里又点好笑,又有点心疼她。 “行了,那多谢了!没啥事儿,我就先拜拜了。”胡春丽把书报装进带来的一个布提兜里,朝王敏和我摇了摇手。 “回去看着点道,刚下完雨。”王敏嘱咐道。 “嗯!”已经出屋的胡春丽应道。 王敏抹了抹额角上的汗,笑着斜睨了我一眼,站在桌边拿着自己的水杯喝起水来。 被王敏的眼神一撩,裆部又有点热乎乎的,我看着裆部隆起的大包,心里突然想到:“刚才也没注意,胡春丽在的时候,我下面这个家伙硬没硬啊?好像没这么硬,但肯定裤裆那里很显眼。胡春丽倒是没表现出啥来!”我心里一阵胡思乱想。看着王敏正在喝水的背影,又想想刚才胡春丽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我轻轻走到王敏身后,把自己的短裤褪到了膝盖下,伸手一掀王敏的裙子,一个浑圆紧翘,光滑白皙的美臀又展现出来,我扶着她的胯部,把她的裙摆往她裙带里一掖,轻轻摆动着腰部,让勃起的肉棒在她光滑的臀部皮肤上磨磨蹭蹭,彼此互相感受着暖意与真实,一下从左至右,一会从下至上。王敏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扶着桌面,但是把本就很翘的屁股,又往上撅了撅,仿佛再催促我快点进行下一步动作。 “姨,你屁股咋这好看呢!怎么看都看不够,又白又圆,跟我杏花姨的屁股似的。” “杏花的屁股你也见过?” “见过啊!” “年纪不大,这到见过不少,姨不想要了,你别闹了!不是说了过两天嘛!” 但我已经把龟头探到王敏的裆下,让龟头在她已经湿润的蜜缝外划蹭着,王敏的臀部也扭动得幅度也更大了些。 “姨,我还没玩够呢!姨你喜欢让我插吗?”随着这句话的话音,我的龟头又挤进了那温暖的缝隙中,微微顿了一下,整根阴茎完全递送进狭窄的通道内。 王敏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向桌面伏下去,颤巍巍的呻吟了起来,“喜欢!” 粗长的肉棒被王敏两瓣诱人光滑的屁股完全吞没,舒爽的感觉从我的脊柱根部闪电般地传递到脑后处。如此的快感,让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地就运动了起来。 肉棒在那媲美少女般狭窄闭塞的通道内粗暴地进出着,王敏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趴在方桌上,两手紧紧抓住方桌两侧的边缘。 每次大力的插入,都发出巨大的肉体撞击声,同时让王敏那充满弹性的臀肉产生一阵涟漪,这种香艳的情景,只有如此姿势地插入,才能看到。王敏那雪白的臀部被频繁撞击的部位,已经明显泛红,如同被东西抽打过一样,这也让我意识到,可能自己使力过大了,忽略了王敏的感受,她此时的屁股蛋上应该是火辣辣的才对。 我不由放缓了节奏,爱怜地用一只手爱抚着红彤彤的“伤处”,“姨,你屁股疼不疼?都红了!” “啊!嗯——,疼啊!啊!别!别停!”王敏也腾出一只手伸到臀后,抚摸起自己那红红的部位,然后用力的一拍,手掌击在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继而又连续地拍打了几下,并狠狠抓了自己屁股蛋上的嫩肉几下,娇喘道:“外面疼,里面好受!啊!啊!” 看到王敏性致如此之高,也让我异常兴奋。用我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毫不怜惜地肏弄着王敏那粉嫩潮湿的淫美肉穴。整个方桌都由于我不断向前挺送使力,让其移动了一米多远,连同本来对面摆放的一把椅子,都顶在了靠窗放的一个柜子,才停止了移动。 此时的王敏已经又高潮了一次,有点虚脱的趴在桌子上,在桌子不再向前移动后,我又猛插了几分钟,最后感觉整个阴茎根部似乎一股电流通过,身体不禁一颤,一股浓浓的精液完完全全射进了王敏肉洞的最深处。我也终于赶到一阵疲乏,拔出正在逐渐疲软的肉棒,往后腿了几步,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深深的呼吸了几下,疲累感似乎瞬间就得到了缓解。 王敏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缓着气力,本来雪白的美臀一片粉红,原本窄塞的洞口,此刻还未完全收缩,洞口原本可爱紧密的景象已经不见,代之以一片狼藉,稀疏的阴毛湿漉漉地贴在洞口四周,精液混合着王敏自己淫液不断淌出来滴落到地面上。 好半天,王敏才直起身来,轻抚了几下起伏的胸口,快步拿起一旁自己的小背包,走进书架中。我猜她是去清理自己的私处。 几分钟后,王敏从书架中走出来,裙子依已然整理好,头发之前就有头巾罩住,没有显得乱糟糟得,只有脸上的潮红,一时还没有退去。虽然王敏的外表依然端庄文静,但在我眼中,又多了些温柔妩媚。 王敏娇羞得不敢朝我多看一眼。拿着一下废纸收拾着地面的污渍。我提起短裤,也胡乱扥了扥衣角,看到王敏背对着我翻弄桌上的几本书。 “姨,你教我读书吧!” “好啊!”正有些尴尬不知怎么办的王敏马上答应道。并且马上不知从哪取出几本书来。“咱们看这个吧!《学与玩》,这个挺好得,还有这个科学画报,你正好都能学。” 于是,王敏打开一期《少年科学画报》,其中一个栏目叫“小歪毛和魔术师”,她用里面主人公的语气绘声绘色地讲了物体的运动和静止、分子的世界、声音的传播等等一些科学小常识和知识。 我托着腮边听着讲,边欣赏着王敏的一颦一笑。 未完待续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2022年3月2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五十四 “姨,给你书。”我已经捧着新的一摞书重新回到王敏面前。 “嗯,咳咳。”王敏侧着头轻轻咳嗽了几声,稳了稳心神,从我手中拿起几本书的时候,娇羞的眼神从我身上一扫而过,眼神和动作都有点不知所措,胡乱地在书架上翻弄着。 好半天,王敏才发现这个书架该放的地方都已经放满了!“呦!这几本怎么放这儿了!”她从第四层书架上抽出了几本书,连同她手中的书一齐放到我手中的书摞上,“晨鸣坚持会儿啊!”说完,她扶着我的肩膀从凳子上跳下来,用脚将凳子往里侧J7号书架处用力推了下。 这时,我手中捧的书籍已经到了我的脖子,我用下颏压在最上面,表现出一点吃力的样子。 王敏见了,微笑道:“坚持一小会儿啊!有几本书放错了。往后靠一下啊!”说完,就要从我身前挤过去。 我已经侧过身来,紧贴在后面K5的书架上,但过道也就50公分宽,我又端着一大摞图书,王敏也侧着身,后背朝向我,身体向前微倾着,手扶着前面书柜,横着往外面挪蹭。 王敏完全挪到我前面时,几丝发梢从我的鼻尖处划过,感觉痒痒的。让人更感觉更痒的是,王敏圆润的翘臀也挤到了我的正前方,和我的“小兄弟”完全拥挤在一起,刚才和杜鹃做完爱,我就把内裤塞在裤兜里了,此时这样亲密的接触,让异常敏感的它,马上就开始膨胀,想往上抬头,但空间实在太狭小,它的整个身体被臀肉死死压住,无法动弹。 好在王敏很快就挤了出去,按理说,她应该已经觉察到了我下体的变化吧! 没了前方臀肉的阻碍,虽然还有大短裤在,但我这个短裤十分宽松,对肉棒的束缚并不厉害,肉棒瞬时将短裤前面顶起一个大蒙古包来。我端着几十本书,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傻傻得原地站着不动。 王敏从K3的书架上抽出了七八本书,同样托在手中,斜着眼睛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在她面前的书架上踅摸,仿佛依然在找东西,但我知道她其实是在犹豫要不要从我身前再挤过去。 我故意说道:“姨,你端着书是不是挤不过来啊?要不我先出去?”我的下颏顶着下面的书,话语有些含混。 王敏故作镇定地道:“没事儿,你拿着那么多东西,别动地儿,那么大地方,有啥挤不过来得!”说完,她手抱着几本书,又侧着身从前面挤过去,但这次,我的肉棒已经向前直挺着,与她的臀部结结实实地挤在一起,坚硬的龟头完全顶住她弹性的臀肉,由着她的臀部从龟头前慢慢挤蹭过去,龟头从她的整个臀部最软翘的地方完全划过,当王敏完全通过后,由于肉棒的长度和弹性,以及失去臀肉紧迫的压力后,整个“蒙古包”左右摇晃了好几下,方才稳住。王敏偷眼看了看我那摇晃中的下体,她双颊的红晕更深了些,眼神中充满了娇羞。 王敏把手中的书全数放到了刚才J6处腾出来的位置上。现在的王敏已经有点心慌意乱。我忙提醒道:“姨,我手上这些都放哪儿啊?好重啊!” “哦!这些啊!” 王敏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我手上浮头的这几本书是要放回K3那刚空出来的地方,她的身体会从我身前再次通过,那充满弹性的臀肉真是让我欲罢不能,就在他挪蹭到我正前方的时候,我稍微曲了下腿,腰部又再稍稍往前一挺,下体的尖顶由斜下方向王敏两瓣美臀的下方中心挤压过去,这个动作,让王敏有些站立不稳,轻轻“啊”了一声,两手一下撑到她前面的柜顶的平面上,此时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龟头前面的几层布料阻挡了肉棒继续向前探索的区域,虽然肉体被棉质的衣物隔阂,但欲望更强烈了。我继续施加了点压力,王敏也真切地感受到了那根肉棒的坚实和炙热。她闭着眼睛,咬着嘴唇,也稍微往后又耸了一下美臀,也想要更近距离地感觉男人的象征,甚至希望那根粗长的东西可以钻破衣物钻入自己的身体里。但瞬间王敏又被自己的理性拉回到现实中,向旁一用力,从我的压迫下逃脱了。 王敏撩了下鬓角的发丝,若无其事的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从我手上把书取走的时候,妩媚地朝我笑了一下。这一笑又让我心动不已,真想一下子把她揽在怀里。 不多时,我们几乎已经将所有图书都整理上架,只剩下最后一摞,我抱起这最后一摞,跟着王敏来到最后一排书架的过道中,她如同之前一样把凳子往过道中一放,登上了凳子,继而又往上一迈,两脚又踩到前后L和M的一层柜顶上,然后招呼我道:“晨鸣,别傻看着了,最后几本了。往我这边点。都搁我手里吧!” “哦!”我答应一声,把手中的书全数递给她。 “那什么,我脚底下这个柜子里还有几本,你也帮我拿出来!”王敏手中忙活着,又向我说道。 “哦!”书架底下的柜门都是左右两小扇,由于过道太窄,我先把凳子往我这个方向挪了挪,才能把柜门打开。我蹲在地上,打开了王敏说的柜子,但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我抬起头正要告诉王敏,发现此时王敏的裙底正在我头顶的正上方,那窈窕的双腿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唯一的变化就是那紧绷的淡紫色内裤的最尖端,有鸡蛋大小的一片湿渍。 看着香艳的画面,我咽了一口口水,蹲在王敏的裙下说道:“姨,柜子里没有书啊!” “是吗?我可能记错了!你再看看我左脚下面那柜子里有没有?” “好嘞!” 我原地转了个身,打开了M这边的柜门,里面当然不会有什么书。王敏这是故意给我机会,让我在她裙底偷窥。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用客气了! 我缓缓地在王敏的裙下站起来,还没有完全站直,头部就已经来到王敏裆下几寸的地方,我往上仰着脸,嘴唇上方正好就是那片湿渍。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嗅了嗅,一股洗衣粉的清香,夹杂着微微的一点腥味。没有过多耽搁,我尽力将嘴唇靠近湿渍,伸出舌头轻轻舔舐起来,舌头舔舐了几下,我便感觉到那道神秘的凹痕所在,舌尖沿着凹痕来回滑动了几下,王敏顿时察觉。 开始的几下舔舐,只让王敏感到一点轻痒,但王敏的注意力一直在面前的书架上整理书籍,虽然将这个少年引诱到自己裙下,但也实在没想到少年会这么主动。下体传来几丝麻痒的感觉,王敏还未反应过来,但紧接着,一个柔软的东西正在自己的蜜缝处来回划动,王敏一惊,身体想要躲开,但两只脚实在没有回旋余地,而且蜜缝处的麻痒感是那么让人不舍,但王敏仅有的一丝理智还是扭动了下腰身,但我的双手马上扣住王敏的臀部,让她无法移开一点距离!我的嘴唇和舌头隔着她的内裤对她的阴部撩拨起来。 “晨鸣!晨鸣!你这是干什么呀?快把姨放开。”王敏一手扶着书架,一手隔着裙子推着我的头顶,“你再不放开,我可打你了!”说完还真拍了几下我的头,但力量并不大。 我没有理会她,我的右手反而趁机拨开她内裤的底端,在稀疏的阴毛掩映中,一个宛如少女的阴部展现出来,粉嫩的阴唇四周已经非常湿润,更显得诱人可爱。 我的舌尖毫不客气探进那温润可人的两片嫩唇之内,舔吸搜刮起来,剧烈的麻痒,让王敏的两脚在柜顶的边缘来回扭动,几乎要失去平衡,王敏只得两手抓住书架的层板边缘,勉强稳住身体。 我用一只脚,将刚挪开的那条长凳又勾到我两脚之间,两手抱着王敏的雪臀用力向下一坠,我正好骑坐在长凳上,王敏则以羞耻的姿势,蹲在跨度50多公分的两个柜顶边缘上,整个阴部完全骑在我微微仰起的脸上。 我不停吸吮亲吻着她娇嫩的双唇,舔刮着她缝内的汁液。美妙的触感让王敏也舒爽异常,她闭着眼睛,微微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但口中依然央求道:“别,嗯嗯,别,晨鸣别这样,别这样弄姨,别,嗯嗯,别!” 我向后挪了挪了身子,将脸从她的胯下移开,直起些腰来,左手托着王敏右侧的娇臀,几个手指揉捏着她紧俏的臀肉,右手则拨弄起她的阴唇来,趁着那湿液的润滑,中指已经滑入洞中,扣弄起来。 王敏的呻吟和喘息声明显增大了些,看着她陶醉的表情,我的短裤早已脱落到地上,粗长的肉棒也已经如铁棒般坚硬起来,我站起身,将满是汁液的嘴唇蹭到她的嘴唇边,她未闭着眼睛犹豫了下,随即伸出舌尖在我的唇边轻轻点触了几下,我毫不犹豫地将嘴唇盖在她的唇上,和她的舌尖逮住,疯狂地吮起来。 在我用热烈的深吻吸引她注意力的时候,我的左手稳住她的屁股,另一只手箍住肉棒的根部,控制着龟头的角度,在尝试着几次点击之后,龟头已经找到蜜缝的所在,我的腰部稍一用力,将龟头挤了进去。虽然王敏的阴道内部没有淑甜的内里狭窄拥挤,但也是相当紧致闭塞,和凤霞相较,也不逞多让。 虽然我俩的舌头还在忘我的纠缠在一起,但对于下身的事儿,王敏着实有些矛盾,她一边拍打着我的后背,同时一边屁股还在向后使力,似乎想要拒绝我的肉棒。 我当然不能给她拒绝的机会,左右手一齐使劲儿,揽着她的翘臀想我推挤过来,我心一狠,腰部猛地向前一挺,硕大的阴茎完完全全没入到她的阴道中。 王敏头向上一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略微颤抖地道:“太大了,太大了。” “姨,你的屄好紧啊!夹得我真紧啊!”我吻着王敏的耳畔道,“比杜鹃婶儿的屄紧多了。” “真的呀?” “嗯!姨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就是,太大了?” “什么太大了?”我明知故问道。 “你的下面那个东西太大了!” “杜鹃婶儿刚才还说,她就喜欢大鸡巴,还说女人都喜欢大鸡巴!”我扶着王敏的美臀,缓缓地开始抽送起肉棒来。 随着我缓慢的抽送,王敏也同时低声呻吟起来。 “啊嗯——嗯嗯,你刚才不是已经和你杜鹃婶儿弄过了嘛!干嘛又来弄姨?嗯嗯——嗯!” “姨你比杜鹃婶儿美!刚才我地上捡东西时,看到你裤衩儿了,我鸡巴自己就硬了,硬了老半天了,脑子里一个劲儿地想插屄。姨,你的屄又嫩又好看。” “你这孩子,啊——,怎么只想这个啊!啊——嗯——,” “我也不知道,看见好看的女人,我就想干这个。姨你不知道,鸡巴一放进屄里,别提多舒服了!姨,你舒服不?” “舒服,就是有点涨疼!” “杜鹃婶儿说了,鸡巴舒服,她的屄也舒服着呢,我鸡巴越使劲儿动弹,她屄里面就越好受!” 我话没说完,两手就已经兜着王敏的屁股蛋子前后用力摆动起来,腰部也随着摆动的节奏,开始前后奋力地挺送。 王敏刚刚适应了进入自己下体肉棒的大小,为此她的阴道内分泌了无数的爱液。做爱的快感已经摧毁了她的心防,性的欲求也越来越饥渴。她和徐军义为数不多的几次做爱,那微硬的肉棒连此时体内这根肉棒的一半大小都没有,勉强在里面磨蹭几下,便疲软下去,从来没有向今天这般充实、胀满,可以到达自己的最深处,每一次刺入,那种快感像电流似的,从下腹部经过脊柱传达到大脑。而此时,这股电流越来越猛烈,一波强似一波,一波紧似一波,上一道电流的快感还没消散,下一道电流紧跟而来,如此往复,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她知道自己是睁着眼睛的,但眼中画面早已经模糊,自己脑海中空空如也,除了快感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品行啊、道德啊!这些都不存在了。她只希望少年的动作不要停下来,永远这般和自己继续下去! 其实,这短短的10几分钟里,我也好像进入一个空明的状态,但对我来说,却和王敏的感觉不大一样,我的各种感觉似乎更清晰了,时间似乎变慢了,物质环境虽然没有改变,但我好像可以去除环境中的各种杂音和各种物质给我的杂感,只去感觉自己想看到、听到的,甚至听觉和视觉可以在自己的脑海中相互交替反馈,我向屋子的北墙看去,明明有书架和墙体的阻隔,但我耳朵里却能听到后厨水管中清晰的流水声,翠花与别人清晰的对话声,然后这些声音在脑子里却形成了整个画面,而且还异常清晰,仿佛自己就在跟前似的。 甚至于,我把注意力又集中在王敏曼妙的肉体上,虽然从我自己的角度,并不能完全看到我俩性器交合的全貌,但通过清脆的交合声,从中在我脑海中,一副淫靡异常的画面清清楚楚展现出来,在两瓣雪白的肉臀之间,一条粗大的阴茎,粗鲁地在一个窄小粉嫩的屄洞里进进出出着,阴道口被肉棒撑得异常紧绷,每一次插入似乎都像是对粉洞的一次惩罚,让人不住怜惜,生怕它经受不住这样的摧残,但粉洞的主人却异常享受这种摧残,恨不得这种摧残越猛烈越好,如果粉嫩的肉洞硬生生承受每次大力地插入,恐怕也早败下阵来,好在洞内分泌出的爱液将整个肉棒涂抹地很是光滑,无论肉棒如何使力,娇嫩的女阴都用自身的润滑和弹性完美的承受下来,如同以柔克刚一般。那一滴滴因剧烈动作而从阴处流淌出来的液体,也随着肉体的撞击,而四散溅落,我甚至可以看到每一滴液体飞溅出去的落处。 脑海中显出这么淫荡的图景,让我的性欲又高涨了几分。王敏的连衣裙和乳罩,早已被兴奋中的她自己脱了下来,扔到了地上,她那淡紫色的裤衩已经让我不小心扯断了一边腰部的连接处,然后被我摞到她的脚踝处不住地晃荡着。 我低头看见她那挺拔高耸的嫩乳,忍不住在她胸前嘬弄起她粉红的乳头来,一次次地冲撞,让王敏歪着头娇喘不定,她穿着凉鞋的两只脚尖还在尽力点踩着柜顶,虽然我每次腰部向前猛刺,都会导致她笋尖般的脚丫脱离支撑物,但她还是会尽力寻找支撑,仿佛这样可以掩饰她那还有最后一丝难为情的内心。 我俩如此激烈地运动了近半个小时,王敏全身都出了一层密汗,额鬓间的发丝也有些湿漉漉的,还好她的头上的头巾系得很牢,否则她的满头长发估计就该散乱不堪了!看着她如痴如醉又矜持忍耐的表情,不仅诱人,还十分让人爱怜。 觉察到王敏体力好像有些不济,我使劲儿往上一托王敏的臀部,让她的脚完全离开柜顶,我的肉棒也完全脱离了她湿暖的洞穴。我往下一坐,正坐在下方的长凳上,王敏顺势也跨坐在我的腿上,刚分离的两个性器,又噗呲一下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肉棒齐根没入,直达王敏内里的最深处,王敏身子一颤,两手缠绕在我的脖颈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呻吟起来。 我两手只在王敏后背轻轻摩挲着,没有其他动作。但她裆下紧紧吞没包裹住的粗大男根,让她依然浴火难耐。休息了片刻,她的两脚这时已经完全着地,王敏便轻咬着嘴唇,扶着我的肩膀,身体上下起伏套弄起来。在几次顺畅地插拔之后,王敏熟悉了动作的角度和肉棒的长度,之后的动作越来越驾轻就熟,美臀下落的力度也越来越大,两个美乳不停的磨蹭撞击着我的脸,我瞅准时机,一下子用嘴唇捉住一个乳头,用力地吸吮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地吸吮舔弄,更加刺激了王敏,引得她的动作也猛烈了起来。 “姨,你这么弄我,好舒服啊!” “嗯!嗯!我要!我要!我要!嗯额嗯额——”王敏更加忘我地呻吟起来。 我稳稳地坐在长凳上,享受着王敏上下动作给我带来的快感。如此过了好一阵子,王敏的呻吟变得短促而略带颤抖:“来了!来了!来了!”紧接着,一股浓烈有力地水柱从她的阴部里激射出来,由于我的阴茎还插在里面,水柱被我的身体阻挡,散射得到处都是,如此猛烈地潮喷,也让我一惊。不由得抱着王敏站了起来,我俩下体交合的地方,一些水液依然淋漓出来,我托着王敏的屁股向后退出去好几步,王敏则精疲力尽地趴在我的肩头,她的身体尤其是腹部还在微微地痉挛。 “敏姨,你没事儿吧!” 王敏微睁着眼睛,略带笑意地在我耳边轻声道:“没事儿没事儿。就是累了!快把姨放下来,姨想歇会儿。” 我从书架向外探出头去,又仔细听了听,附近应该没有人,于是,依然托抱着王敏向书架外走去。 王敏到有些着急:“在刚才那把凳儿上我坐会儿就行了,出去让人看见!” “没事儿,姨,我耳朵可好了,没人往咱这边来,放心吧!”我把王敏抱到方桌边上,让她扶着桌沿儿坐在一把椅子上。 王敏也往窗外看了看道:“快把我衣服帮我拿过来。” 其实没等王敏发话,我已经去拿衣服了,我把自己的衣服往肩膀上一搭,双手拿着她的裙子和胸罩,连同撕坏的内裤,好在衣服扔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否则不知要沾上多少王敏的潮喷的体液。 我一边掸着上面的土,一边走过来。来到王敏面前,“姨,给你衣服!” 王敏侧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一只手架在椅背上撑着脸颊,一只手抚着胸口,缓缓地调整呼吸,她的脸颊潮红,宛如喝醉酒一般。 “哦!”王敏答应一声,略带笑意地看了我一眼,又忙娇羞地收回了目光,接过她自己的衣物,结果衣物才又发现我那粗壮的肉棒依然还勃起着,粉色的龟头还直指着她的脸,王敏眼中充满羞涩,忙歪过头避开,口中却轻声自语道:“怎么还硬着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掐着阴茎的根部甩弄了几下,“没有刚才硬了,刚才硬得才难受呢,像要撑开似的。老硬着,裤子都穿不上!嘿嘿!杜鹃婶儿刚才还说,鸡巴日女人一会儿就出怂了,怂出来了就软了。可是我刚才日了她老半天,也没出怂。我在后面那个小屋蹦跶了半天,才软下去,才把裤子穿上。”。我一边穿上背心,一边回答道。 “你这孩子。哪来那么多劲儿啊?这事儿可不许跟别人说去。听见没。”王敏把乳罩带好。 “放心吧,姨。”我心里笑道,这话我已经答应好几个女人了。“姨,你身上可真光溜儿。我把手伸进王敏的一个罩杯里,抓捏起她的一个乳房来。 王敏一下打到我的手腕上,“都被捏红了,还没摸够。” “没摸够,姨,你再让我插会儿呗!看着你,我鸡巴就软不下去。”我蹲下身子,在她光滑的大腿腰胯间摩挲着,假意地央求着。 王敏忙推着我的肩“不行,不行,你那个太大了,姨下面都疼了,过两天吧!” “姨,说话算话,那就过两天,今天一天,明天一天,那就后天吧。嘿嘿!”我狡黠笑了笑。 “嗯!”王敏一撇嘴,又泛起一丝娇羞。 ———————- 五十五 正当我还想和王敏再亲昵亲昵的时候,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似乎是朝着我们这间房子来得。 “姨,好像有人朝咱们走过来了。”我赶紧提起短裤,可裤裆上还是顶起个大包,肉棒虽然还没有软下去,但也只能这样了,为了掩饰下,我赶紧找个凳子坐下了,拿起本书胡乱翻看起来。 王敏也赶紧整理了下头发和衣裙,那个撕坏的内裤已经被她攒成一团,撇在一个空箱子里了,王敏站在窗口,拿着自己的水杯抿了口水向窗外查看着。 这时天气已经放晴,树上的知了声也响了起来。我们在屋中等了一小会儿,一个人来到门旁,敲了两下门。 “谁呀?门没锁!”王敏道。 “大热天咋还关着门呢?”门一开,一个婀娜的身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哟,春丽啊!这不是刚才潲雨来着吗!”王敏忙解释道。 “敏姐,多少日子没见了!” “可不是,我这回来住几天,正赶上我爸要弄这个阅读室,就拉我当壮丁了。” “你这还有啥活儿没?我这也闲着呢!” “没了,差不多都弄完了!多亏了杏花和这个小伙子”,说着我往我这一指,“杏花你熟不?” “熟啊!那咋不熟呢!和她姐翠花,我们原来都一村的。我比她早嫁过来一年多吧。” “哦哦!这样啊!” “这晨鸣我也认识,王校长和她舅妈都跟我说了,说这孩子毛病好了,暑假还让我给这孩子补补课,开学了,看能上哪个班呢!”说着,胡春丽朝我一笑,道:“见我也不知道叫,看啥书呢?” 我站起身,腼腆地道:“春丽婶儿!”我看了眼书的封面,继续道:“《热河民间故事选集》。”我故意念得有点磕磕巴巴。 “哟,这里面的字,你也认识?” “嗯!我舅妈和杏花姨教过我不少字。”我微笑着打量着这位翠花和杏花时常谈到的胡春丽,怪不得杏花谈起她来有股酸酸的感觉,这胡春丽的姿色还真算得上标致,肤色白皙,鸭蛋圆的脸上稍微有几粒雀斑,没有影响美观,反而到多了几分活泼,一双明亮妩媚的大眼睛,细长的弯眉,上身穿一件浅色的短袖衬衫,配着下面齐膝的淡黄色半身裙,身材比王敏略高略丰满,尤其是那对挺拔的酥胸高高地涨起着,被裙带勒住的蜂腰,更显得屁股混圆涨大,才软下去些的肉棒又不由自主地竖立了起来。 “你舅妈还跟我说你基础差,这个没有汉语拼音的都能读的话,那差不了哪儿去。行,给你补课估计得下礼拜了,到时我跟你舅妈说。其实,杏花教你就行啊!她这不也是老师了。” “我哪儿行啊!我这还没领证呢!您这老资格的老师多有经验啊!”杏花人还没进门,话就先进门了。一迈门槛儿,杏花进了屋,继续道:“春丽姐,我这半瓶子不满的文化,还得跟您多学习呢!”说完,从手里一个铝盆里拿出两个洗干净的桃子,塞给胡春丽和王敏一人一个。又朝我喊了声“接着!”杏花把一个桃子隔着桌子扔给了我。接着把还有好几个桃子的铝盆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屁股往桌沿边一靠,也啃起了桃子。 “哪来的桃子啊?”王敏咬了一口桃子道。 “也不知道哪个干部的司机,刚给搬来的一筐,搁后面了。好些呢,吃吧!” “我刚才听校长说了,有几个美院的大学生来咱这采风,这不正好又6月了嘛,大学生去哪儿都管得严着呢!里面也不是哪个孩子的家长是县里的大官,跟咱这又有亲戚,所以就带了几个同学一起过来。这八成哪个拍马屁的给送的,咱这算沾光了。”胡春丽笑道。 三个女人都不禁一齐笑起来。 “敏姐刚才也说了!要不招待几个文化站放电影的和几个学生,还专门找我们好几个人一起伺候着呢!”杏花道。 “官大一级都压死人,这指不定大出几级呢!” 王敏并未说话,但她在县里工作,由于徐军义的原因,却了解了不少现在官场明里暗里的规则和潜规则,以及很多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 “对了,敏姐,晨鸣帮你弄得咋样了?”杏花问道。 一听“弄”字,王敏脸上一阵发烧,心里想得是“弄得实在是舒服极了”,但对杏花答道:“这弄完了,就这桌上几本了,没了。晨鸣可没少帮忙,一会儿我还说请他吃雪糕呢。” “弄完了就好。我这还得上后面去帮忙收拾呢,一会儿我跟着老王学做狮子头,你们晚上尝尝我的手艺。” 胡春丽忙到:“我是吃不上了,一会儿我还得回家复习去。” “复习啥啊?”杏花道。 “这不前些日子,每个学校都得抽一两个老师到县里参加政治学习嘛,学习完了,这礼拜日还得去县里考试。说是最后还要写篇对如今社会政治看法和想法的论文。” 杏花抢话道:“那明天去西石佛那儿游泳你还去不?” “不去啦,想去也去不了啊!我这跟校长借几本相关的参考书看看,校长说今天正好敏姐在这整理这些书呢。我就跑这儿来了。跟你们聊天,我正事儿都快忘了。” “那有啥打算看的没?”王敏道。 “我这也两眼一抹黑啊!那讲课的老太太说了,多看书,多看报,都在上面呢。” “政治类的,都在——额,我想想啊。都在最后面Y那排架子上,你过去瞅瞅,前面柜子里可能还有一些我爸攒的旧报旧杂志,我看看有没有你用的。” 杏花向王敏问道:“敏姐,明天你有空没?我们几个明天去西石佛那儿游泳去。” “我游的不好!你们都谁去啊?” “就我和我姐,还有志红,我那同学,对了,还有这小子。” “我还是不去了,我爸妈这儿没我泳衣。现在买也没地买去啊!得了,你们去吧!” 胡春丽一听,道:“正好,我那儿有套去年给我姐买的,她正好怀孕生孩子了,身子也胖了,到现在都没上过身,我看你和她当初身量儿差不多,肯定能穿。晚上,我给你拿过去试试。西石佛那儿水库现在弄得可好了,去跟他们玩儿玩儿。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啊!” 要是一两个钟头前的王敏,肯定没有心思想什么游泳的事儿,但刚刚和眼前这个小伙子深切地沟通了一番,自己的心结仿佛都打开了。多少天的阴霾似乎都驱散了,身体和心情从没这么舒服过。更何况本来自己以前游泳的水平还是不错得,所以刚才一听晨鸣会跟着一起去,自己便也跃跃欲试,静极思动起来。一听胡春丽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太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上次去西石佛那野湖游泳得好几年前了。” “好,明天上午吃完早饭,到时候我让晨鸣叫你去。”杏花道。 “好,我在家等着。” “那你们俩忙吧,我去后面了。”说完,杏花朝我歪嘴一笑,出屋去了。 春丽三口两口把手中的桃子吃干净,将桃核往门口的垃圾桶里一扔,搓了搓两手,就往最里面那排书架走去。 王敏则把还有一半的桃子往铝盆里一放,蹲到A3书架的下面,打开柜门找起东西来,A排书架是面向门窗一侧的。 我则坐在凳子上又拿起一个桃子吃了起来。 突然,胡春丽在后面叫道:“敏姐,这地上怎那么多水啊?是不是刚才漏雨了。” 王敏一惊,才想到胡春丽在Y架那里,一眼就能看到旁边上M架的过道。 “额,那个,刚才,我端着杯子进去喝点水,水就放凳子上了,不小心给杯子碰洒了,我忘了收拾了,没事儿,不是漏雨,我一会儿就收拾。”王敏顺嘴撒了小谎道。 “哦,你今天拿啥泡的水喝?味道还真挺奇怪的!” “额,放了点麦冬,嗓子有点上火。”王敏继续敷衍道。 “哦,我那还有胖大海呢,那东西挺管用的,我们这当老师,老得备着点润嗓子的,放假了,还好点!” 我看着王敏强掩着尴尬,和胡春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敏注意力都放在聊天和找东西上了。她的蹲姿就没有那么淑女了,更重要的是,她似乎也忽略了自己的内裤已经扔到一边去了,裙摆下边露出巨大的空隙,将两条美腿和中间那点神秘部位完全展现出来。 我拿着桃子走到王敏跟前也蹲了下来, “姨,我帮你找吧?” “不用。在进里边,就是不好拿。”王敏挪动着柜子里的一些书报。 我边吃着桃子边欣赏着她腿间的美景,那本来狭窄的蜜缝,现在还是水汪汪的,可能因刚被巨大柱状物疏通过,此时还没有完全闭合,两瓣本来浅粉的阴唇,现在显得红润得多,似乎还有些充血肿胀。但依然不失少女般的娇嫩。 我不由得伸出手沿着她光洁的大腿内侧向她的中心点滑去,正忙着找书的王敏顿时身子一颤,歪过头来,朝我皱起眉,但眼神中没有生气,满是娇嗔。我只狡黠的一笑,咬了口桃子,手指没有退回,反而在她湿润的阴唇中间和四周来回灵游走。 王敏没有办法,只得由着我胡闹。只是如此敏感的区域,让几支灵活的手指撩拨地身心火烧火燎得,但还要努力克制自己,不能发出一丝声音,这着实是一种折磨。 几分钟后,胡春丽慢慢从后面走过来。“哎!也不知道哪几本有用。拣了两本薄的。” 王敏也终于站起身,逃脱了这种既美妙又痛苦的折磨。“其实啊,我觉得你看看去年到今年这几本半月谈,还有这两本我爸前两年从好多报纸剪下来的剪报本。估计就够用了。书里好多理论的东西有点生巴巴得。” “好啊!好啊!我也觉得就我们那考试用不着那么深的理论。讲点实例,再总结总结看法,估计也就行了。”胡春丽忙从王敏手中接过一摞杂志笔记,抬眼看到王敏的脸庞,“敏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啊?是吗?”王敏赶紧用手摸了摸脸,脸上明显发烫。 “是不是血压低啊,蹲着半天,赶紧坐下歇会儿吧。” “没事没事,我喝口水就好了。” 我没事人儿似的往短裤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汁液,在旁边吸溜着嘴里的桃核,看着王敏不住的尴尬,心里又点好笑,又有点心疼她。 “行了,那多谢了!没啥事儿,我就先拜拜了。”胡春丽把书报装进带来的一个布提兜里,朝王敏和我摇了摇手。 “回去看着点道,刚下完雨。”王敏嘱咐道。 “嗯!”已经出屋的胡春丽应道。 王敏抹了抹额角上的汗,笑着斜睨了我一眼,站在桌边拿着自己的水杯喝起水来。 被王敏的眼神一撩,裆部又有点热乎乎的,我看着裆部隆起的大包,心里突然想到:“刚才也没注意,胡春丽在的时候,我下面这个家伙硬没硬啊?好像没这么硬,但肯定裤裆那里很显眼。胡春丽倒是没表现出啥来!”我心里一阵胡思乱想。看着王敏正在喝水的背影,又想想刚才胡春丽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我轻轻走到王敏身后,把自己的短裤褪到了膝盖下,伸手一掀王敏的裙子,一个浑圆紧翘,光滑白皙的美臀又展现出来,我扶着她的胯部,把她的裙摆往她裙带里一掖,轻轻摆动着腰部,让勃起的肉棒在她光滑的臀部皮肤上磨磨蹭蹭,彼此互相感受着暖意与真实,一下从左至右,一会从下至上。王敏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只是扶着桌面,但是把本就很翘的屁股,又往上撅了撅,仿佛再催促我快点进行下一步动作。 “姨,你屁股咋这好看呢!怎么看都看不够,又白又圆,跟我杏花姨的屁股似的。” “杏花的屁股你也见过?” “见过啊!” “年纪不大,这到见过不少,姨不想要了,你别闹了!不是说了过两天嘛!” 但我已经把龟头探到王敏的裆下,让龟头在她已经湿润的蜜缝外划蹭着,王敏的臀部也扭动得幅度也更大了些。 “姨,我还没玩够呢!姨你喜欢让我插吗?”随着这句话的话音,我的龟头又挤进了那温暖的缝隙中,微微顿了一下,整根阴茎完全递送进狭窄的通道内。 王敏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向桌面伏下去,颤巍巍的呻吟了起来,“喜欢!” 粗长的肉棒被王敏两瓣诱人光滑的屁股完全吞没,舒爽的感觉从我的脊柱根部闪电般地传递到脑后处。如此的快感,让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地就运动了起来。 肉棒在那媲美少女般狭窄闭塞的通道内粗暴地进出着,王敏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趴在方桌上,两手紧紧抓住方桌两侧的边缘。 每次大力的插入,都发出巨大的肉体撞击声,同时让王敏那充满弹性的臀肉产生一阵涟漪,这种香艳的情景,只有如此姿势地插入,才能看到。王敏那雪白的臀部被频繁撞击的部位,已经明显泛红,如同被东西抽打过一样,这也让我意识到,可能自己使力过大了,忽略了王敏的感受,她此时的屁股蛋上应该是火辣辣的才对。 我不由放缓了节奏,爱怜地用一只手爱抚着红彤彤的“伤处”,“姨,你屁股疼不疼?都红了!” “啊!嗯——,疼啊!啊!别!别停!”王敏也腾出一只手伸到臀后,抚摸起自己那红红的部位,然后用力的一拍,手掌击在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继而又连续地拍打了几下,并狠狠抓了自己屁股蛋上的嫩肉几下,娇喘道:“外面疼,里面好受!啊!啊!” 看到王敏性致如此之高,也让我异常兴奋。用我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毫不怜惜地肏弄着王敏那粉嫩潮湿的淫美肉穴。整个方桌都由于我不断向前挺送使力,让其移动了一米多远,连同本来对面摆放的一把椅子,都顶在了靠窗放的一个柜子,才停止了移动。 此时的王敏已经又高潮了一次,有点虚脱的趴在桌子上,在桌子不再向前移动后,我又猛插了几分钟,最后感觉整个阴茎根部似乎一股电流通过,身体不禁一颤,一股浓浓的精液完完全全射进了王敏肉洞的最深处。我也终于赶到一阵疲乏,拔出正在逐渐疲软的肉棒,往后腿了几步,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深深的呼吸了几下,疲累感似乎瞬间就得到了缓解。 王敏一动不动地趴在桌上缓着气力,本来雪白的美臀一片粉红,原本窄塞的洞口,此刻还未完全收缩,洞口原本可爱紧密的景象已经不见,代之以一片狼藉,稀疏的阴毛湿漉漉地贴在洞口四周,精液混合着王敏自己淫液不断淌出来滴落到地面上。 好半天,王敏才直起身来,轻抚了几下起伏的胸口,快步拿起一旁自己的小背包,走进书架中。我猜她是去清理自己的私处。 几分钟后,王敏从书架中走出来,裙子依已然整理好,头发之前就有头巾罩住,没有显得乱糟糟得,只有脸上的潮红,一时还没有退去。虽然王敏的外表依然端庄文静,但在我眼中,又多了些温柔妩媚。 王敏娇羞得不敢朝我多看一眼。拿着一下废纸收拾着地面的污渍。我提起短裤,也胡乱扥了扥衣角,看到王敏背对着我翻弄桌上的几本书。 “姨,你教我读书吧!” “好啊!”正有些尴尬不知怎么办的王敏马上答应道。并且马上不知从哪取出几本书来。“咱们看这个吧!《学与玩》,这个挺好得,还有这个科学画报,你正好都能学。” 于是,王敏打开一期《少年科学画报》,其中一个栏目叫“小歪毛和魔术师”,她用里面主人公的语气绘声绘色地讲了物体的运动和静止、分子的世界、声音的传播等等一些科学小常识和知识。 我托着腮边听着讲,边欣赏着王敏的一颦一笑。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日历女郎】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