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天娇谱TXT下载】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2-53)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52-53) 作者:lander1981 2022/3/14发表于:sis001 五十二 “婶儿,我鸡巴好舒服啊!” “啊!嗯嗯!死了!死了,被你这小鬼头搞死了。”杜鹃在我耳边喘着粗气说道。 正在此时,我从树林掩映中瞥了一眼,发现我来时的路上有个人影打着伞,深一脚浅一脚得向我们这边而来。我刚想提醒杜鹃有人朝咱们走过了来了。但一看那人外形衣着,分明是王敏。正张嘴要说出来的话,又赶紧咽了回去,其实不咽回去,话一样说不出口,因为杜鹃的双唇已经吻在了我的嘴上,两人的舌头已经纠缠在一起。 看王敏的速度,大概最多有一分钟就要来到屋前了,估计王敏是看雨下的时间也没个准,打着伞来寻我回去得。 “这是要看到我和杜鹃这样疯狂地操屄,会是什么感觉呢?”我心里默默地盘算着。“索性让她看个够吧。嘿嘿!”想到这里,我终于依着杜鹃的意思又踱回屋里,用脚把门关上,屋里的火盆中的火势也似乎更旺了,应该是大块的木柴正充分燃烧着,这也让屋里更亮堂了些,挨着火盆附近也有些暖烘烘得。 我估摸时间差不多了,故意将杜鹃的臀部向前摆动的幅度加了很多,让我俩的性器完全脱离开了一些距离,当她臀部再一次下落的时候,我腰部猛得向前一挺送,硕大的肉棒不偏不倚完全没入杜鹃的阴道中,强烈地冲击让杜鹃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声,我没等杜鹃反应过来,相同力度的凶猛插入已经源源不断而来。杜鹃那似痛楚似兴奋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放肆起来。 离着小屋还有10几米的时候,王敏就已经听到从屋中传来女人奇怪的叫声,大白天的,她也没有多想,快走几步想要弄清楚叫声的原因。但快走到门前时,屋里女人那清晰的呻吟声和一段段淫荡的粗话,便钻进了她的耳朵,让她脸上顿时就泛起了红晕,王敏害臊得想马上一走了之。但屋内杜鹃不断地呻吟中,还一直念叨着“鸣儿啊!鸣儿啊!”,这使得王敏心中十分好奇,而且屋中淫靡的声音也让人欲罢不能,想看个究竟。于是,王敏将伞轻轻收好,蹑着脚凑到门前,这两扇屋门的上半截,本来要各镶三块方玻璃的,但也和其他窗户一样,都是草草地钉了一大块半透明的塑料布先凑合著,王敏偷偷半蹲下,偷偷掀起塑料布那没被钉上的一角,往里观看,这一看,真差点让王敏惊叫出来。 此时,屋里的我刚刚将杜鹃放在那张黄花梨春凳上,春凳的凳面比较宽大,杜鹃躺在上面也不怎么局促,只是凳子只有1米长左右,她的两脚还是分别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双腿跨在凳面两侧,身子向下一压,想再吮一吮杜鹃那硕大软腻的巨乳,不料她的双脚一下从我的肩头滑落,我顺势用双手按住她的膝弯下面,向下及两侧一分,让她的双腿大大的叉开,她也此刻捏着我阴茎的中段,引导着龟头再一次进入她那淫水泛滥成灾的洞中。我就这样掰着杜鹃的双腿,向下弯着上半身,靠双腿的曲直动作,让肉棒在她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春凳离门也就不到2米远,又有旁边火光的映照,王敏通过塑料布的缝隙,看得是一清二楚,一根无比粉嫩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将一个女人的洞口撑得异常圆满,并沾满了那个女人的淫液,显得亮晶晶的,一个劲儿地在女人的屄里操进操出着。那根鸡巴每一次起落进出都是如此孔武有力,大量的浑浊液体随着每次进出,都从屄里缓缓淌出来,向下经由女人的屁眼儿,直滴到凳面上。 王敏虽然已为人妻三年多了,但男女之间的性事对她来说却似乎还是很陌生,她那个同性恋的科长丈夫叫许军义,表面上对她关爱有佳,尤其在其他人面前做得简直无可挑剔,从被人介绍认识到结婚,处处都让王敏觉得很是欣慰,只是心里总有一点儿怪怪的感觉,但当时也没有多想,等结婚后,慢慢才发现那点怪怪的东西是什么。白天还好,两夫妻各忙各的,但到晚上睡到一张床上时,似乎变成了陌生人,许军义对那种事儿极其冷淡。即便是新婚之夜那晚,王敏自己紧张的要死,既兴奋又担心那个东西进到自己身体里,许军义似乎比她还紧张,勉强硬起来一些,但还没进洞,就又软下来,王敏以为是丈夫也没有过经验,很是理解,还温言安慰,反正来日方长。 新婚假期中,许军义还特意请了假,带王敏去北戴河玩儿了几天,但整个蜜月期间毫无甜蜜可言,虽然之后又重试过好几次,但仍然是已失败告终,渐渐地,王敏认为丈夫也许有阳痿的问题,便催促他到医院看看,许军义开始有点抵触,但还是配合了,说自己会去医院看看。之后,许军义拿回些贴着英文商标的药,说是进口药。吃过药后,许军义还真难得的一柱擎天,结婚几个月后,终于在那天晚上,王敏真正变成了女人,但整个过程依然短暂,一个陌生的东西进入王敏下体,突破的那一下的确有些疼痛,但是相比随之而来的性快感,那点痛真算不上什么,可王敏刚感受到那有点快感,许军义已经泄了出来。不过,这一次让王敏看到了希望,自己偷偷留心着各种小报、楼门里的传单上的那些壮阳广告,觉得靠谱的,就委婉得告诉丈夫。可许军义却说“是药三分毒”,这个理由对王敏来说,也是合情合理得,使得王敏还不由得担心起丈夫的身体。 但王敏后来发现,不仅丈夫生理上不想做爱,心理上也不想,每回都得暗示丈夫几次,许军义才会勉强吃药,然后在她身上假模假样的驰骋几下,很多时候,王敏还没什么感觉,许军义已经泄完,翻倒在一边呼呼大睡去了。 时间久了,王敏也懒得再主动要求这件事了,徐军义有时也觉得太过意不去,也会难得地主动温存温存,但结果不是刚挑起王敏的性欲就结束,要么就是根本还没开始就草草收兵。 有段时间真是让王敏百感交集。去年秋天,有次王敏外出路过许军义的单位,正是要下班的时候,本来王敏打算就在他单位大门口等他。进去还要在传达室登记什么得,传达室的老头一脸公事公办的做派,王敏嫌麻烦,反正离下班也就十几分钟时间了,索性在门口呆一会儿。 结果等了半天,很多员工都已经从大门口出来了,却不见许军义的影子,渐渐地人稀了,王敏有一点着急,正想进传达室,让门卫给许军义打个电话的时候,从里面开出一辆上海牌小轿车,车后的玻璃摇了下来,一位50多岁的老者朝王敏叫道:“是小敏吧?” “是陈叔叔啊?” “找许军义来了吧?刚才我给他们开了个会,时间有点长了,耽误你们两口子一块回家了吧!刚才有点材料小许得收拾一下,估计还得呆一会儿才能走,你进去找他吧,在二楼规划科。” “没事,陈叔叔,我在这等他就行。” “外面这风多大啊!”“陈叔叔”朝传达室喊道:“老赵,记住,这是我侄女,也是你们许科长的爱人。我担保了!让她进去吧!”没等老赵回答,又对王敏道:“听我的,外面凉!我这还有事儿,就先走了,给我跟小许他爸爸带好啊!” “嗯!您放心吧!”王敏道。 汽车一打轮上了马路,转眼就走远了。 老赵连忙赔笑道:“原来是小许的爱人啊,我说咋这么漂亮呢!快进去吧!他们规划科就在二楼,上楼右手第二间屋,窗户朝咱们这边,门上有牌子。” “我还是给您在登记簿上登个记吧?”王敏微笑着说道。 “不用,不用,这东西都是给外人用的,你这干部家属不是外人。赶紧去吧!”老陈的脸一个劲儿谄笑道。 “那谢谢您啦!” 说完,王敏按照老陈说得来到了办公楼的二楼。由于已经下班了,整个楼里静悄悄得。看到“规划科”的门牌,王敏走上去敲了敲门,们很厚实,王敏又加重了点力量,里面还是没人应声。王敏心想:“难道里面没人。”但仔细听了听,里面似乎有人轻声说话的声音。她用手拧了一下把手,门没锁,于是她将门慢慢打开,刚要喊许军义的名字,许军义慌慌张张的从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出来,出来的时候,许军义还在整理上衣的领子,王敏一下起疑了,赶忙往里紧走了几步,想看看套间里还有谁。 许军义迎着她,似笑非笑地道:“小敏,你怎么来了?” 王敏一扒拉许军义的肩膀,将许军义弄得一晃悠, “小敏你别进去。”许军义急道。 王敏径直往套间里走去,套间的门半开着,猛地一推,往里一瞧,刚要发作,却看到办公室里是一个男人,也是衣冠不整,刚提好裤子,扣裤子上的皮带。这个男人她也是见过的,是这个科室许军义手下的科员,叫郑旭。 王敏一脸尴尬,赶紧把门关好,从屋里退出来。许军义这时朝她笑道:“小敏,你看见啥了?” “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面干啥呢?我敲半天门,也没人应声!小郑裤子咋还刚穿上” “啧啧啧,我们能干啥啊?我们这刚忙完要走,我就说了句:”小郑,你这套西服不错啊!“这小郑就认真了,说是皮尔卡丹的,非要脱下来让我试试。我说不用了,他那把裤子脱完了。我看也没别人,试试就试试呗,好的话,咱也买一套去。我这还没试呢,你这推门就进来了。” “真有你的,小郑比你高小半头,你能穿的合适嘛?” “谁让咱们净看电视里头说的,皮尔卡丹怎么牛,没见过啊!” “哈哈,你这人,你是人家领导,你也好意思。”王敏已经恢复了平静,没有半点怀疑。 小郑这时也从屋里走出来,“嫂子,上班时徐哥是我上级,这下班了,他就是我大哥,我来这工作者两年,许哥没少照顾我,别说一套西服,就是以身相许我都愿意,哈哈哈。” “以身相许?哈哈!”王敏也跟着笑起来,“你这西服在哪儿买的啊。咱这哪有卖的啊?看着是不错!比他那身强多了。” “咱这边还真没卖的,离咱这最近的,也就北京几个大商场有卖得,西单、贵友、赛特吧!我这也不是北京买得,是我三姑从意大利那边带回来得。” “哟!得不少钱吧。”王敏有点吃惊地问道。 “嗯,换成人民币得2000多。我三姑父他们家那边上几辈在那边有点关系。”小郑答道。 “真好,真好!你这衣服,你许哥他穿不了,还是你穿着精神。你俩别裹乱了。” “对对,行了,咱们下班回家吧!”许军义也赶忙岔开话题。 本来这事儿,虽然让王敏有点奇怪,但也没太往心里去。直到前俩月,她出差去参加单位系统内组织地学习,最后一天,计划安排她们这样的外地同事去本地景区参观参观,结果和王敏一道去的组长家里有事儿,王敏就陪组长一起提前回来了。 就这提前回来,就让他回家看到不堪的一幕:许军义和那个小郑,两个大男人正在床上翻云覆雨。这可把王敏恶心坏了,把带回来的水果朝他俩一摔,气得两手发抖,转身就摔门出去了。当天回单位宿舍后不久,许军义就急匆匆赶来了,说了无数后悔道歉的话,王敏本来是个心软善良的女人,但转念一想结婚以来的许军义性情,知道如果继续和许军义过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许军义也看出王敏的心思,继续说道:只要王敏不把事情说出去,暂时先别离婚,等过两年,他提干上去了,到时再离,王敏不管有啥条件,即使王敏这段时间内找别的男人都没关系。 王敏听了这些,只有更痛苦,赶走许军义,一直就在在单位浑浑噩噩得,单位都认为王敏两口子闹矛盾了,还有好心的同事来劝劝地。上周许军义又来求王敏回家去住,王敏心软就回去住了一晚,他俩进家门就像陌生人一样,王敏看见那张床就恶心,许军义很早就出去了,王敏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夜,又想起许军义那天最后说得话,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就请了个长假,回娘家想找人商量商量,结果也是除了王锐说要离趁早离,老两口骂了许军义半天,说到离婚,老两口却不置可否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这在老人心里头已经根深蒂固了。 还好,这几天,王敏帮助老爹收拾图书,心情好了不少,一早上,杏花和她有说有笑得,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陪她一起干活,少年那点木讷,在她眼里却是纯真,心里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已经抛到脑后去了。 王敏在屋里等着我的时候,雨也越下越大,趁雨稍小一点儿,便赶紧去校长室找到一把伞来操场后面找我。于是她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画面。 五十三 王敏刚开始从窗框的缝隙中看到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主要还是好奇的心理,打算偷看几眼就走。可结果看到地东西却让她浑身发烫,被深深吸引住。 此时屋里的我早已经知道门外王敏正在偷看,于是更卖力地为她进行表演。 杜鹃早已经被操地七荤八素,我抓着她肩膀两侧的凳沿儿,上身前倾着,我的胸脯紧压在杜鹃的豪乳上,腰部、腿部一起配合着,让坚硬的肉棒快速地动作着。杜鹃的双手则掰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将自己的双腿最大尺度的打开。 杜鹃快感又一次来到浪尖,无所顾忌地淫叫道:“啊!啊!真爽啊!真舒坦啊!晨鸣啊!晨鸣啊!啊额!嗯啊!你这小屄崽子,啊啊!嗯嗯!真会玩儿女人啊!你把婶儿都操上天了!啊!啊!” “婶儿,女人卡巴裆里这是屄吧?为啥我鸡巴一放里面就特舒服。” “是屄,是屄,嗯啊!啊!你鸡巴舒服,婶儿屄里更舒服。这就是操屄!继续往里使劲儿。啊啊!对!鸡巴真硬。女人的屄就是给男人大鸡巴玩儿得,给男人操得。啊啊!嗯啊!操我啊!操我啊!” “婶儿,你可真好看,操屄可真舒服。” “那就可劲儿得操婶儿,啊啊!你这根大鸡巴,以后好多女人等你操呢!” “婶儿,我要操好看的女人!”我的动作稍微缓和了下来,将整根肉棒紧紧顶入杜鹃洞中,把背部曲起了些,好让我可以低头吸吮到杜鹃一侧的奶头上。 “嗯!啊!好看的女人都给你操!你这小崽儿,想得真美!咱村有好几个大美人呢!”杜鹃的叫声也停了下来,抚着我的头发道:“你杏花姨姐俩就不难看,对了,你给帮忙的王敏漂亮不?嘻嘻!”杜鹃调侃道。 我从她雪白的豪乳上抬起头,腼腆地笑道:“漂亮!” “她奶子也不小,那屁股那腰身,咱们这几十里地以内都数得着。她让你操,你想操不?” “想!刚才我就想来着。”边说,我的腰部又开始剧烈地运动起来。“敏姨!敏姨!”我抬起头闭着眼叫到。 “啊啊!又来了,我是你敏姨,宝贝儿,啊!敏姨让你操!啊!”杜鹃配合着我一起淫叫道。 窗外的王敏看着屋里两个人的行为,两个性器疯狂地交媾,尤其是俩人连篇的淫话,也是有点难以自已,一只手也伸到了裙子里面,在自己的内裤的尖端搓摸着。当听到两人说到自己的名字。脸上更是一阵发烧,心底里极其的羞涩,想马上就离去,但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晨鸣如何操屋里的“自己”。 “敏姨!敏姨!你舒服吗?”我一番不间断急速地操弄 “舒服!舒服!姨要飞了!飞了!啊啊!——” 杜鹃的一股体液从我和她的交合处喷涌而出,四散溅落。她的腹部也一抽一抽在微微痉挛。两腿耷拉在春凳两侧,仿佛虚脱一般。我把肉棒抽出来,硬度丝毫不减,我深吸了几口气,用手将上面的浊液揭抹干净。 杜鹃缓了半天呼吸,才撑坐了起来。满眼温情、略带笑意地瞟了我一眼,赶紧从后面斜塌下来的床板上把衣服拿过来,一一穿好。我也穿上短裤,将内裤往裤兜里一揣,把半干的背心往身上一套。 “婶儿,你的衣服还没干呢吧?” “没干就没干吧!外面雨都停了。我得赶紧回家了!你这小子,这么厉害!”笑着往我脸颊上捏了一下。 “嘿嘿!” “跟谁也不许说啊!” “嗯嗯!”我用力地点了几下头。 “你不是拿梯子来的么?你敏姨都等你半天了。” 我一想也是,赶紧假装着急地往外走。王敏这时已经离开一两分钟了。我扛起屋外窗台下那个破梯子就走。我绕过树林的时候,王敏刚进那个铁栅栏门。 操场上有些泥泞,我也拣著有些硬实的地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回到阅读室,我拿着人字梯的尖顶轻轻一撞门,王敏在里面已经看到我回来了,赶忙帮我把两扇门完全敞开,并要帮我抬前面的部分。 “姨,没事儿,我一个人就行,不沉。” “那就立灯底下那儿吧。雨下那么大,我还想上后头找你去呢!没淋着吧?” 王敏一脸羞涩的表情,但又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心里一阵好笑。 “没有,我就在小屋里呆了会,正好杜鹃婶儿也在。”我把梯子撑好,就要往上爬。 “哦,她也在那避雨来着?” “嗯额,嗯!”我含糊回应着,顺着立好的梯子想要往上爬。 “晨鸣,你会换灯管吗?” “不会啊!” 王敏噗嗤一笑,“那你还往上爬,给我扶着我梯子,我上去,这破梯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住人。” “姨,你要掉下来,我接着你。” “好,你要掉下来,我还真接不住。” 王敏一级一级小心翼翼登上梯子,看着她裙摆下方裸露的小腿和脚部,肌肤雪白娇嫩,我心中不由得一荡,很想上去轻轻地吻上一吻。随着王敏慢慢多登上几级横撑,裙摆飘来飘去的,白嫩的大腿也时隐时现,浑圆的臀部离我的视线近在咫尺。虽然从早上到刚才,已经和几个女人做过爱了,但现在王敏这么一点无意的小诱惑,心里仍然痒痒的,下体又有些发热。 王敏双脚脚正站在我面前的那个横梁上,再往上还有两个横梁,这个高度让她勉强可以碰到屋顶的灯管,但两手并不好使力,于是,她的左脚又往上蹋了一级,两脚错落着支撑身体,这么一来,让她的裙摆下端被撑开了不少空间,我稍微歪下头,她裙下的春光便一览无余。 感觉高度差不多了,王敏取下了上面坏了那个灯管递给我,一手扶着梯子的尖端朝我说道:“晨鸣,帮我把桌上那根新灯管给我。” 我赶忙,把一旁的新灯管递给她,又很快回到远处,继续扶稳梯子,整个梯子一受力就明显地晃动,她手上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梯子很多交接处吱呀作响,脚下踩得横撑更是有要脱落的感觉。这也让王敏在高处有点紧张,两脚仿佛都在抖动,脚下不稳,拿着灯管的两手对不准等底座的接口,“哎呦,这破梯子!”她越着急,梯子的晃动就越剧烈些,高举的双手就更找不准位置,脚也就颤抖得更厉害。 我赶紧用左手托住她那抬起左侧大腿,右手往她右胯部一扶,帮她稳住身姿。王敏也赶忙用这个机会,定了定神,高举了半天的双手也有酸软,索性横握着灯管放到胸前歇了歇。 我的手却没歇着,左手已经触碰到她赤裸的肌肤,不由得用掌心前后缓缓滑动起来,右手也慢慢从胯部向下挪了几寸,张开五指,罩她右侧的翘臀上。顺着王敏的动作,我的右手也顺势她臀部上抓揉了几下,隔着两层纤薄的衣料,这几下稍用力的抓揉她应该可以感觉到,但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的动作。 只一小会儿,王敏已经装好灯管,扶着梯子的两侧缓缓下来,我的双手也不得不离开她诱人的身体。 “装好了,开灯试试。”王敏略带开心地道,神情没有丝毫不快,只是脸色有些绯红。 我拉了下灯绳儿,白炽灯果然亮了起来。 王敏拿着抹布擦了擦手,道:“晨鸣,你把梯子拿出去吧,就放前面那墙根底下就行,先别放回去了!” “嗯。”我抬起梯子就往外走。 进屋时,王敏正整理最后的一些书籍,对我道:“剩得不多了,就是都得放到最上面了。真麻烦!” “姨,那咋放啊?” “嗯,一会儿我站凳子上,我这都码好了,你一摞一摞托好了,到时你递给我,就是你得来回多跑几趟了。” “嗯,没事儿!” “等忙完了,姨买雪糕,好吃的给你。” “好!好!姨,我可吃得多!” “吃多少,姨都管够!” “姨,你真好啊!我就舅妈就不愿让我吃冰棍。” “哈哈,说定了,一会儿,咱们就去买!” “那咱快点儿干吧!” “嗯,说干就干!” 王敏拎着一条长凳走进了J和K书架间的过道里,我则抱着几十本书跟在王敏的后面。“这几本得从第三个架子开始放啊。”王敏瞅了瞅我抱着的书说道。她将长凳放在第三个架子下,从我手里拿过去几本书就登上了凳子。从早上我就发现,王敏干活是很细致的,从书籍的分类和捆扎,就能看出来,做事精细,也很利索。我心里倒是希望她手里的动作可以慢下来,这样也许就能和她多呆一会儿了! “晨鸣,别愣着了!再去拿下一摞儿啊!” 我一看手里的几十本书已经都被王敏取走,一大半已经整理好,剩下的一些被她暂时搁在顶层的层板上。 “好!”我答应一声,赶忙上前面方桌上去取书。 等我取回书一看,王敏两只脚分别踩在前后两个书架的第二层层板上,由于书架最下面是1米高的橱柜,柜顶就是书架的第二层,柜顶的边缘稍微比上边几层宽出10公分左右,王敏就是踩在这10几公分的边缘上。 “姨,你可别摔着。” “没事,踩凳儿上还是不够高,胳膊老举着。把你手上浮头那几本递给我。”我伸手递书给她。 王敏两脚分开50多公分的距离,姿势当然不会太优雅,裙摆被撑开后,膝盖都几乎露出来。看着她裸露的肌肤,我吞了口口水,故意手一滑,两本书从手中滑落,我弯腰去捡,结果手中剩下的十几本书一同散落到她裙下的地面上。 王敏低头看了下,“没事儿!晨鸣,一会儿不用拿那么多书,少拿几本。”然后继续手中的工作。 “哦!”我低着头慢慢一本一本拾著书。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又往她裙下挪动了些,抬头往上一看,王敏裙下的风光毫无遮挡。虽然,这么多年,女人的性器官看了不知多少了,但此时此刻,而且还隔着一层遮挡,但却仍有一番情趣。一双曼妙的双腿前后跨在书架上,这双玉腿修长笔直、光滑细腻,那条淡紫色的内裤将她的关键部位整个包裹住,布料紧绷,整个下体的轮廓分毫毕现,两瓣浑圆翘起的臀部更是清晰,不由得让我浮想联翩。 “晨鸣,书捡起来吗?递给我啊!”王敏说着一直手伸向我刚才站的位置。 我在王敏裙下盯着看了好半天,想象着内裤里面让人垂涎的风景,对王敏说地话没有反应。 “晨鸣,晨鸣,”叫了几声我没回应,王敏这才把目光往下看,发现我正在偷窥她的裙底。王敏一惊,叫到:“晨鸣!你在干啥?” 我赶紧从她裙下缩回头来,抱着书直起腰来,“我,我捡书呢!” 王敏也从书架的层板上缩脚到凳子上,娇羞地问道:“只捡书来着?” “嗯!”我嗫嚅道。 “没说谎?” “没,没!我还,还看了看姨的屁股。” “你这孩子。不许这样了。听着没!”看着我无辜稚气的脸,王敏和缓地说道。 “嗯,姨的比画报上的好看。”我低着头小声地嘟囔着。 “啥比啥上的好看,啥意思。”王敏不解地问。 我抬起头,看着王敏清澈的双眸,“姨的屁股比刚才我看的那张画报上都好看。又圆又翘。” 王敏听完,脸一下子涨红了许多,嘴唇动了半天,才道:“真的?”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嗯!真的!刚才我杜鹃婶儿也说了,说敏姨漂亮,敏姨的腰身屁股在咱们这几十里地内都数得着。” 王敏听完,脸更红了,“好了好了。赶紧帮我前面拿书去吧!还想吃雪糕不!”说完从我手里抢过那几本书。 “想!”我飞快地又跑到前面去了。 王敏听到我说得话,马上想起,刚才杜鹃最后假装成她,嘴里喊着“敏姨让你操让你操”的那些淫荡的话语,满脑子又出现刚才小屋里那看到的画面,那种肉与肉的冲撞,也让她心里也升起一种极其饥渴的感觉,此时她的这种感觉比起刚才小屋外面的感觉仿佛更加强烈,浑身似乎都在发热。刹那间,她十分希望,刚才杜鹃没有假扮她,而真的是她。如果那根让人心痒难耐的肉棒真能插进她的下面,那滋味该是什么样呢?想到这里,王敏的双腿不由得加紧了一些,她清晰地感到自己下体内部湿润了起来,一种轻微的快感之后更强烈的饥渴感也随之而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天娇谱TXT下载】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