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边喂奶边中出的人妻】欲恋 (64-65)

欲恋

【欲恋】 (64-65) 作者: 爱夜夜夜夜 第六十四章·谢谢 和任沐雨关系缓解,心情属实好了不少,只是,不知为何,跟郁晓伊像是又回到了以前的相处模式,自从她那句抱歉后,就在没有找我说过话。 一直持续到晚饭时间,打好饭找到位置坐下,才发现对面并没有紧接着坐下一道熟悉的倩影,我微微愣了愣,莫名有种奇怪的感觉,然而满打满算,我和她也才坐一起吃过三次饭,前几次,她坐我对面的时候,我还很不习惯,可这次她不在对面,反而……我自己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那种不适应感却是绕着心里无法散去。 有些心不在焉的拿起筷子,只是下一刻,我对面又一次出现了餐盘,心里还没来得及发生变化,就看见了面前那满是荤肉的餐盘。 一脸肥肉的朱洪明端着餐盘放在我对面,没多久,周飞也挤了上来,他俩先是疑惑在周围左右看了眼,似乎是没有找到目标,朱洪明才忍不住凑上来问道,“宇哥,郁晓伊怎么不来找你了?”我收起那种莫名的失落感,笑笑道,“你在说什么?她干嘛来找我”周飞也好奇问道,“你俩吵架了?”“啊,没有吧”我感觉他们的语气怪怪的,我跟郁晓伊能吵什么架。 “好啦,你就别装了,她吃饭都没跟你坐一块了,你俩准有事”“我们为什么要坐一块?”朱洪明吧唧着满嘴的饭,摆着手道,“还装呢,班上现在谁不知道你俩在谈对象”我愣了下,“你们听谁说的?”“还用听人说啊,害,宇哥不是我说你啊,吵架归吵架,你总不能不去哄别人女孩子吧?”“就是,中午都还见你们好好的,这才多久就这样了”“……”他俩叽叽喳喳着,只是我并没有太多心思跟他们瞎扯,从一开始都不在一个频道,说什么都白搭。 整个晚自习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他们说自己跟郁晓伊在谈对象,这……不太清楚他们是以什么为依据,自己和她的关系,也说不上多好吧?等下晚自习到家,我还一直琢磨着郁晓伊的事情,她怀疑自己那晚是跟任沐雨在一起,只是这件事知道的只有我和任沐雨两人,她不可能有证据,并不用在乎这一点,可她……很难弄懂一个人的想法,更别说是郁晓伊了,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她又认为自己给别人带来了麻烦。 可这……已经到家,我也不想继续想这事了,和言氏集团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妈妈今天没有加班,不过也因为这件事情的后续问题,她依旧很忙,等我把作业赶完的时候,她还在书房里忙着工作。 任沐雨说明天帮我补课,这事倒也得跟她提前说一声,不过现在我跟她关系虽然缓解了,但毕竟冷战了那么久,而且她也总是清清冷冷的样子,所以面对她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习惯。 在楼下帮她泡了杯清茶,其实她因为经常熬夜加班的缘故,是比较喜欢喝咖啡,只是一直喝咖啡对身体不好,也就给她泡了杯茶。 端着茶上楼,推开书房的门,开门发出的声音自是惊扰到了埋头忙着工作的妈妈,她偏头看了我一眼,视线一如既往的淡然,见我进来也没有说什么,继续低头看起了桌上的文件。 毕竟已经习惯了,我对此也没感觉有什么,上前将她桌上那喝了近一半的咖啡杯挪开,把泡好的茶杯放上去,“给您泡了杯茶”妈妈微微抬头看了眼,点了点头,“嗯”我见她又开始低头工作,只好开口说出了来的目的,“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妈妈困惑的抬起头,视线望向了我,没有开口问,只是静静的等待我的下文。 “明天我可能要晚点回来”妈妈闻言眉头微皱,“有事吗?”我回道,“就是找老师给我补下课”她莫名的看我一眼,“班主任?”“啊?”我有些困惑她怎么知道的,不过也没多想,点了点头,“是班主任”“嗯”妈妈深深的看着我,然后轻嗯一声低下了头,就不在多言语。 她这眼神让我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不过这就只是次补课,自己又没干什么亏心事……“主要是马上就考试了,我还有一些题目不是很懂,所以才麻烦老师补下课的”“嗯”妈妈头也没抬,仍就只是淡淡的轻嗯。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并不需要多说,看着她很忙的样子,也不想多打扰,不过想了想,还是多问了句,“你最近工作还很忙吗?”她淡淡的回了句,“忙”我问道,“还是因为那次假药的事情吗?”妈妈翻着桌上文件的纤手顿了顿,再次抬起了头,表情不起波澜,只是眉头却是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的?”“额”我错愕了下,好像妈妈的确不知道自己早就从头到尾,了解过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上次跟她说过馨姨告诉我的,不过馨姨显然是不知道内情的,看着她那蹙眉困惑的眼神,本就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也就解释了句,“那天跟小姨出去,她跟我说的”妈妈眉头微锁,沉吟片刻道,“你带她进的鼎然?”我有些尴尬,“……你怎么知道的?”妈妈回道,“有人入侵他们公司系统,自然被发现了”我心虚道,“姑姑也知道了?”“她告诉我的”妈妈的话打破了我最后一丝侥幸,自己帮小姨盗取姑姑公司的机密,然后已经被姑姑知道了,那下次见到她……我感觉自己都没脸见她了。 “你那天一直跟着冰妍的?”“嗯”我尴尬点头。 妈妈皱眉,“为什么?”“……上次因为我才让你计划落空,小姨说能帮你,所以我就跟着她去了”妈妈轻轻摇头,“我说过跟你没关系”“就算没关系,如果能帮到你,我也想帮你的”妈妈平静的目光直视着我,一直看得我视线不好意思的开始飘忽,她才转开目光,也没继续这个话题,缓缓回道,“没有证据,对他们没什么影响,暂时只能趁机抢占市场,站稳脚跟,应付他们下次反扑,所以最近会很忙”证据是什么我自然知道,想了想问道,“市场上真的找不到他们假药的证据了吗?”“找不到”我皱了皱眉,其实这个答案我也很清楚,不然小姨上回也该早就发现了,知道是废话,但我还是多问了句,“是什么假药?”妈妈顿了顿,回道,“康品,治疗感冒发烧的”感冒发烧?我愣了愣,突然面色一震,那晚自己可是帮任沐雨一股脑买了一大堆感冒药,而那家店也恰好就是卖过假药的,那这……有没有可能我买到过那假药?“怎么了?”妈妈察觉到我脸色的变化,开口询问了句。 “没什么”我压下了心里的想法,毕竟这还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可能性也不太大,我现在没准备跟她说,必须得明天跟任沐雨确认一下,不然空欢喜一场就不好了。 妈妈看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嗯,早点去休息”“你也早点休息”她看了眼桌上的文件,“还有一点没处理完”我视线跟着望去,“很重要吗?”妈妈随口回道,“还好”“那等明天再处理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我提醒了句,感觉既然不是很重要,也没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妈妈想了想,放下了手上的事,站起了身,平淡的看着我,“好”本来我就只是试探性的提醒,没想过她真的会答应,但此时见她真的起身放下工作,心里莫名有种怪异的感觉。 ……第二天照常来到学校,和往常一样,又感觉和往常不太一样,因为昨天的事,郁晓伊仍旧是一脸恬然安静,埋着头在那补著作业,我的到来并没有使得她有什么动作上的变化,虽然平日里她也是这幅样子,只是我却总感觉有些不自然。 晨读早就已经开始,耳边环绕着念书声,可我静坐着,怎么也没心思跟着一起读,慢慢的,视线不由得望向了身侧,还是那熟悉的蓝白条纹的校服,一头普通的马尾扎在脑后,两颊散着的些许碎发撩着她的耳畔,她也并末有过多在意,仍就保持着低头写作业的姿势。 感觉是因为昨天的事才变成的这样,想开口缓解下关系,但又发现自己跟她貌似一直都差不多是这种相处模式,似乎又没什么好缓解的。 上午的课就在这种气氛下过去,期间自然少不了任沐雨的英语课,姑且算是关系缓和,她看上去脸色没有那么难看,虽然还是冷冰冰的就是了,但至少没有故意针对我,看来她还没有那么不可理喻。 而和郁晓伊确实是恢复到了最开始的样子,整个上午她都没有像前几天那样,会找我聊上几句,露出那种妖媚甜美的笑容,感觉有种莫名的不习惯,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出,明明平日里跟她也没有那么亲密吧。 中午吃饭对面坐的自然也不是她,朱洪明和昨天一样,坐下后就是东张西望的四处看,“你真和郁晓伊闹矛盾了?”没有矛盾,哪来的闹矛盾,“你想多了”一旁的周飞朝一个方向努头示意,“呐,她坐那边的,你不过去吗?”我视线下意识的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郁晓伊独自一人坐在食堂的角落,周围并没有多少人,有也都是三两成群,只有她是孤零零一个人,原先我是以为她性格孤僻,不合群,但经过最近这些事情,我发现,她似乎并不是性格不合群,而是本身不同于其他人的特别存在,她年龄比同级的女生大,打扮得普通让人认为刻意,加上家境的贫困,种种的表现,足以使得她成为人群中的异类,奇怪的动物会被保护,而奇怪的人,会被排斥,而郁晓伊,没有意外的被排斥了。 我并没有过去,也没理会他俩没有任何依据的瞎扯,照常的吃完饭,回了教室。 “同学们,周四考试,今天先模拟一次,占一节你们的体育课啊”下午数学老师来了次测验,很正常的行为,每次正式考试前也几乎少不了这种名义上的模拟考试,然后占掉其他课。 题目并不是多难,至少我做起来没有感到太多的压力,一节多课的时间就已经做完,没什么检查一遍的心思,接下来就是漫无目的发呆。 因为考的并不是很严,班上已经有不少的人已经做完,然后同桌两人就悄悄摸摸的凑到一块,对起了答案。 我目光撇了眼身旁的郁晓伊,她也早就停笔,明显就是做完了,只是还在那认真的低头检查。 我想了想,然后舔着脸凑了上去,淡淡的女孩清香立马就在鼻尖萦绕,嗅入鼻内,让我神经都微微有些迷醉,只好又挪开了些,压低声音道,“那个,要对下答案吗?”她手上的动作微顿,然后偏头看向我,“对答案吗?”我点点头,“嗯”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她没有丝毫扭捏,拿起自己的试卷,挪动了下身下的椅子,紧接着,整具娇躯也往我身旁凑了上来,她脸颊的发丝微微飘动,在我脸上滑过,也带来一阵沁人的清香。 郁晓伊并没有跟我多做什么言语,而是对照起了我和她的试卷,一下子离近,眼前就是白净的肌肤,鼻端就是股股清香,让我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避让一下,但看着她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感觉她一个女生都不在意,自己要是躲开,多多少少有点假惺惺的意味,最后也就这样,反正嗅着跟前女孩子香味,也算是一种……享受?“这里不一样”没过多少时间,一根修长纤白的手指就出现在答卷上,郁晓伊的低低的声音也紧接着响起。 “啊?”我闻言收回心神,视线看去了答卷,而她的手指正好指在一道选择题上,我目光从她纤指上撇过,停留在了题目上,这题是我跟她唯一不同的选择题,我选的A,她选的C,我皱眉仔细看了看,还没来得及分析,她就从自己桌上拿过了草稿纸,随手翻开,然后指着其中一个草稿计算,“我是这么算的”我认真对照了下,然后看清题目之后,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额,我错了”她只是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然后又继续往后对照,就这么一连又找了五处不一样的地方,其中三题都是我的做错的,就一题是她错的,剩下一题则是我跟她都不确定。 “好了”她抬头看我一眼,然后收回了自己的试卷,座椅也重新挪了回去,一直萦绕着的香味也紧接着消散。 讲真我不太习惯她这种样子,或许有些好笑,明明开始自己还很反感她故意挑逗媚笑的样子,现在这……我沉吟许久,才犹豫着开口,“那个……你昨天不应该对我道歉吧”郁晓伊愣了愣,再次偏头看向我,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是我给你带来麻烦的”“哪有什么麻烦,估计只是任老师昨天心情不好,你看她今天不也没针对我吗?”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显然是并没有信我这句话。 “那天晚上我俩都收回自己的话了吧”她不解道,“什么?”我脸上咧开一个笑容,“你的那句抱歉”郁晓伊想了下,想起了那晚的事,只是并没有弄懂我话里的意思,蹙眉道,“怎么了?”我笑道,“既然我们都收回了道歉和谢谢,你昨天还要对我说抱歉,很奇怪吧?”郁晓伊神情微愣,只是没多久就又摇摇头,“这不一样吧”“为什么不一样,没有你带我走,哪还有接下来的事情,归根到底不该是我谢谢你吗?”郁晓伊没说话,只是目光却紧紧的盯着我,片刻之后她笑了,没有任何征兆的笑了出来,浅浅的梨涡点缀在上翘的唇角,她轻轻抿着唇,“谢谢”“额,你谢我什么?”虽然这莫名其妙的谢谢打得我措手不及,但既然她笑了,那么昨天的事情,貌似是说开了。 “代替你谢谢我”“哈?”……晚饭时间对面再次出现了那道俏丽的倩影,然后朱洪明和周飞两人就露出一副会心的笑容,朝我挤眉弄眼的,就差把果然如我所料,你还不承认的话写脸上了,真是……莫名其妙的。 当然,他俩是背对着郁晓伊的,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察觉得到,只是看着又出现在自己餐盘上的白菜叶,那她应该是没察觉到吧……这种相处模式有些小尴尬,总有种怪异的感觉,但的确是比重回以前那从末有过交谈的同桌关系要好的多。 “过两天考试,你有把握吗?”又互换了一次菜后,郁晓伊像是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回道,“还好吧”郁晓伊又问道,“英语呢?”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个,不过还是如实回答,“应该没问题”对于这次的考试我确实没太多压力,以前只是为了跟妈妈较劲才故意考差,但基础的知识我还是掌握得有的,现在自是不可能还故意,加上还有任沐雨这个炸药桶在,感觉自己要是再考差,她准不会放过我。 “要我帮你复习一些东西吗?”“啊?不用了吧”我客套了句,一方面感觉是没什么必要让她帮。 只是等吃完饭回到教室,郁晓伊却挪动座位凑了上来,还带了份她平时做笔记的笔记本,“一起复习吗?”额……别人都已经主动过来了,我自然不可能拒绝,只好点了点头,“好啊”考试前少不了抱佛脚的,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晚自习开始后,就有三两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讨论的,当然也不乏焦急请教问题的。 我和郁晓伊位置靠着角落,凑在一起讨论也没谁会没事注意我们,其实说是讨论,讲道理也都是郁晓伊指点一些我平时没怎么注意过的题目,她说是重点,考试可能考得到,我也就仔细听着了。 很快第一节晚自习就下了,等到第二节自习开始,照常又凑到一块探讨,当然还是她给我划一些重点,只是距离上课时间并没过多久,门外突然传来了高跟踩地的踏踏声,这熟悉的脚步声渐近,也让教室立马安静大半,不过晚自习本就是安排学生自主安排学习,只要不大声喧哗讲话,是不限制学生讨论问题的,当然声音就不能太随意了,所以我和郁晓伊的声音也跟随着压低了些。 任沐雨高挑性感的身姿很快也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习惯性的冷着脸,双手抱胸,视线在教室里扫过,没发现有人吵闹,面色才稍缓了些。 她来了教室,我目光也自然的抬起看了眼,感觉她是很爱干净的,每天都会换洗衣服,只是上次我可是见过她衣柜几乎空空如也的,所以换了昨天的那身衣服,今天她又穿上了经常穿戴的职业套裙,上身一件白色衬衣,紧着她那柔软的细腰,袖口往上挽了些,露出一截皓白的雪腕,看上去充满了干练严谨,此时靠在门上双手抱着胸,倒是很好了挡住了她完美性感的身材中最遗憾的地方,下身黑色套裙紧贴着翘臀,因为一脚上前小步,鞋尖轻点着地,所以裙上微微有些起褶,不过却是把她性感的臀部曲线很好的勾勒了出来,裙下自然是紧裹着她那条细直修长的美腿,只可惜前面都是人,挡着我也欣赏不到,微微有点可惜。 她视线环顾了教室一遍,自然也从我脸上扫过,只是当她看向我时,感觉她目光似乎在我这块多停留了一会,然而也很快就挪开,像是个错觉,我也没多在意。 不过,想起今晚上又能跟她单独在一起相处一会,心里就不自觉的升起一股浓浓的兴奋感,还隐隐有几分期待,说只是补补课,不想占点美女老师便宜那都是骗鬼的,即便她美腿我也摸过两次了,但我对再次碰到她腿的期望可是一点没低,要是等下补课时能偷偷碰碰她丝腿的触感,光想想小腹就忍不住涌起一阵燥热,望着门口那道高挑倩影的目光也微微有些火热。 然而在全班都老实的低头做着自己事的教室,我这么肆无忌惮抬头欣赏美女老师身材相貌的眼神多少有点突兀了,只是任沐雨却像是没有看到我一样,目光只是死死的盯着某一处地方,只是慢慢的,不知为何,她本就板着的脸,愈发的冰冷了起来,俏脸上似乎还有某种羞恼的神色一闪而逝,最后像是突然想起被什么事惹火了般,轻咬着牙,怒道,“都安静点!”这话出口立马就把那在小声讨论的人给吓了一跳,顿时什么声气都不敢发出了,好在任沐雨说完就踩着高跟离开了,这才让气氛开始凝滞的教室稍微缓解了些。 “你在看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 我回神,侧头看去,才发现我此刻几乎都快和郁晓伊的脸贴在一起了,有些尴尬的挪开稍许,“没什么”“是吗?”郁晓伊撇了眼任沐雨离开的方向,然后饶有深意的看着我,我也没理会她这种眼神,反正看几眼美女老师又不能代表什么,而她倒是没多说什么,挪了下放在我们桌椅中间的笔记本,“还要看吗?”我想了想,点头道,“好”……等到晚自习下课,教室里的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才偷偷摸摸的往办公室的楼层走去,想着等下又能跟任沐雨独处,心里就按捺不住的悸动,两栋教学楼的低年级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不过高三的还要接着上,所以校园里还是比较吵的。 来到办公室的时候,里面也还有几位老师没有走,任沐雨自然是其中一位,她看到我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也已经站起了身,拿起手挎包走了出来,“任老师”我笑着打了声招呼。 “嗯”任沐雨应了一声,板着张脸,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好在也习惯了,她要是笑脸相迎,我还不适应呢。 她踩着高跟,迈起她那双长腿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面问道,“任老师,我们去哪里补课?”任沐雨不耐烦的回了句,“教务处”“啊?不去你宿舍楼吗?”其实因为昨晚的事,我还想趁着补课的机会,确认下买的药里面有没有可能买到了假药。 任沐雨下楼的脚步顿住,回头羞恼的瞪着我,娇嫩的脸颊上也莫名染上了些酡红,“你什么意思!”我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她误会了,赶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上次给你买的药不是在你宿舍楼里吗,我是去找那些药的”任沐雨愣了愣,收起那副羞恼的表情,板着的脸也稍微缓和了些,不过却是撇着眉头,眼神躲了下,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抿了抿唇,低声嘟囔道,“我说了等发工资会还你钱的”她这幅样子我知道她肯定又误会了,有些无语,“我不是问你要钱,我想找一下那些药里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任沐雨抬头看我一眼,又飘忽的移开,轻抿着唇确认了句,“不是问我要钱?”“不是”任沐雨又问了句,“那药里面有你要的东西?”我回道,“不知道有没有,得看了才知道”任沐雨蹙了蹙眉,看我的眼神开始有些怀疑。 自己这理由深思确实有点像个借口,加上有前科的缘故,感觉目的还有点不纯,不过我真的是为了确认有没有买过那假药的,只好再次申明道,“真的是找东西”任沐雨蹙眉看着我,不过也没在多说什么,转头继续往楼下走。 我还以为她不信,只好追在后面再次开口道,“真没骗你”任沐雨瞪我一眼,“知道了”“那我们去哪?”“宿舍!” 第六十五章·不去 再次来到这间宿舍楼,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望着前方任沐雨高挑性感的倩影后,多多少少有点让人心跳加快的感受。 挺翘的美臀紧裹在丝质套裙之下,与细直的黑丝长腿形成一道性感的弧线,大腿被丝袜复着,看上去充满着紧致的肉感,小腿细又长,下面那双高跟鞋更是将她腿部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此刻她走在前面,抬腿迈步都会使得翘臀轻扭,而一侧的臀瓣自然而然的绷紧,导致套裙微微往上撩上些许,露出套裙下面些许私密的大腿,或许在低下些视线,两腿之间那神秘地带都能看见。 这样跟在后面,视线的余光也总是不自觉的往那黑漆漆的裙底瞟上两眼,但感觉自己这样有点像个变态的痴汉,还是稍微的克制住了那种多看两眼的欲望。 只可惜,走在前面的任沐雨在上楼走了没两步,突然就像是意识到不对一样,回头瞪向我,开口道,“你走前面”我,“?”看着她那浓浓的不信任几乎是写在脸上了一样,我顿时无言,但也懒得跟她计较这些,没好气的撇她一眼,就走在了前面。 今天才是周二,所以教师公寓并不像那晚节假日,整个楼层都是冷冷清清的,此刻倒是不时会有声音传出,很快上了三楼,来到任沐雨房门前,她也就跟在我后面,刚准备上前拿钥匙开门,我就先一步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任沐雨看着打开的房门先是愣了下,然后顿时瞪大杏眸,“你哪来的钥匙?”我也微有些错愕,自从那晚拿走她的钥匙就一直没有退,现在看到门锁着的,下意识就拿出那把钥匙开门了。 看着任沐雨那羞怒的表情,我尴尬解释道,“那晚拿走之后忘了还给你了”见她依旧一脸羞恼,我赶忙又道,“我可不是故意的要拿的”任沐雨呼出口气,摊开手,瞪着我道,“拿过来”“哦”我极为不舍的递还给她。 看到我老实的把钥匙还给她,任沐雨脸色稍缓,走进玄关,“进来”刚想弯腰换下高跟,动作就又顿住,起身看我一眼,“你先进去”我对她这种不信任的态度极为不满,但想着自己确实没安过什么好心思,只能先一步进门,不过看了眼她收拾干净的客厅,我又指了指自己的鞋,“我要不要换?”任沐雨蹙了蹙眉,想了想还是在鞋架上找了找,只是这里本就是她一个人住的,基本也没什么人来,所以就只有她一个人换的鞋,给一个男生穿自己用过的鞋多多少少让她有点不习惯,不过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给我拿了双淡粉色的拖鞋,递到我脚下,“换这个”我没有丝毫客气的脱鞋换上,我的脚自然是比她大的,所以穿着并不合脚,不过就暂时穿穿,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换好鞋就走了进去,身后也紧接着响起脱掉高跟,鞋跟哒的碰地声,任沐雨换好鞋又顺手带上房门,就跟在我后面进了来。 对于此刻又和美女老师独处一室,心里自然少不了兴奋悸动,不过在正常情况下,任沐雨冷冰冰的气场还是很强的,我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任沐雨走来我身边,指着客厅的沙发,“你过去坐着,我去拿那些药”看她那皱眉的表情想来还是不怎么相信我刚刚说的话,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我那话太过离谱,正常人都会以为是在找借口,不过她虽然不信任我,却也还是把我带来了,现在也是进卧室去拿那些药。 进卧室没多久,她就提着一大包装着药的塑料袋走了出来,往我跟前一递,“给”“麻烦了”我想着昨晚妈妈说过的那个药名,拿过袋子放在矮桌上就在里面翻找了起来,任沐雨蹙眉凑了过来,轻轻弯下腰,那张疑惑的俏脸也无意识的离我很近,淡淡的幽香气息顿时就钻入我的鼻尖。 我在一大堆药品里翻找的动作稍稍一顿,斜眼偷瞟了任沐雨脸蛋一眼,好像这也不是第一次离她这么近,前几天甚至还抱着她在一个被窝里睡过,但这么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跟自己离的这么近,还是会忍不住的心跳加速。 她也才二十四五来岁的年龄,外表自然没有馨姨姑姑那样的成熟韵味,不过也是以严厉著称,整天板着张脸,看上去虽然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样子,但这样反倒是让她很有轻御姐气质,很是撩人,特别是现在板着脸皱眉怀疑,薄唇轻抿的样子,更加勾的人心魂不凝。 “你是不是在骗我?”任沐雨见我半天没动静,突然不耐烦的开口,说话的同时也转头看向了我,然后就对上了我偷瞟她的视线。 我怔了下视线立马偏了开,装模作样的翻着药,掩盖刚刚偷看她的事情,“啊,不知道有没有,还没找到”任沐雨在愣了下后也反应了过来,俏脸掠过一丝羞红,也发现现在自己离我有多近,赶忙挪开了些,只是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又见我这装模作样的样子,顿时气不过的在我脚上踩了一脚,“你给我赶快找!”脚上一疼,我吸了口凉气,不过自知理亏,也没好意思计较,一个个挑着确认,“我在找,在找”任沐雨呼了两口气,虽然心里还很气,但也没继续踩我,就这么在边上看着,不过见我一个个翻过,最后翻完也不知道我是要干什么,她眉头皱的更深了,大概是彻底认定我是在骗她,脸色也紧跟着沉了下来,那瞪着我的眼神就差再给我来上两脚。 对此我也很无奈,那晚买的药其实没多少,现在翻完了也没找到妈妈昨晚说的那叫康品的假药,不过这也确实,哪里来那么巧合的事情,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但总归还是忍不住生出失落的情绪,把所有药重新装进袋子,才抬头看向任沐雨,“找完了,麻烦你了任老师”任沐雨皱眉看着我,“没你要找的?”“没有”我摇头回道,免得她以为我故意找借口骗她,又补充了句,“不过我真没骗你”“知道了”任沐雨应了声,就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过来补课”她这样子也不知是信还是没信,不过我也没什么心情继续解释了,跟着过去坐下,倒是没故意占她便宜刻意挨着,离了她一些距离。 任沐雨边拿起桌上的英语书,问道,“周四考试知道吗?”我心不在焉的回道,“知道”“这次你要是在考那么差,别怪我家长会找你的麻烦”“嗯”任沐雨看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翻开书页,“这里是今天讲的考试重点,你看下还有哪里不懂的”现在早就没什么补课的心思,我也就随手指了个地方,“这里”任沐雨看着我指的地方,顿时俏脸一黑,“你不会?”“啊?”她这突变的表情让我微愣,看了看自己指的题目,才发现手指的这题是她今天反复强调过的,还说过是必考题型,谁要是错就别怪她不客气。 “额不是不是,指错了”我匆匆忙忙的挪开手指,指向下一题,“是这个”任沐雨稍稍缓了缓脸色,视线顺着看去,然后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狠狠的瞪着我,“让你抄了一百遍还是不长记性吗!”我低头仔细看了看,还真是一模一样的题型,顿时尴尬道,“啊不是……”只是任沐雨已经没了耐心听我解释,啪的把书往桌上一扔,狠狠的瞪着我,“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讪笑道,“要听,要听”任沐雨恼怒的瞪着我,气不过的又在我脚上来上一脚,“要听态度就给我放端正点!”我倒吸一口凉气,赶忙缩脚,“嘶,我认真听就是了,你别踩我啊”我发现她真的有动不动就踢人腿,踩人脚的坏毛病,而且用的力还丝毫没有留情,那踩上去的感觉是真的疼。 她见我缩脚,坐在沙发上也不好踢,瞪我一眼后就重新拿过扔桌上的书,也没在问我哪里不懂,纤手指向其中一道题,“看这里!”我视线连忙看了过去,“哦,好”任沐雨指着题目,冷冷道,“我告诉你,这是必考的题型,你考试给我做错就继续给我抄题目!”“嗯嗯”我立马点头,只是想了想发现有点不对,试探性的问道,“那其他人错了要抄吗?”“就你做错了要抄!”我顿时不服气道,“凭什么啊,说好的不玩针对了”任沐雨瞪着我,“因为我现在在给你补课,别人没有!”“额,咳,那,那好吧”仔细想想,好像也不亏。 “来看题目!”“好的好的”任沐雨板着张脸开始给我分析着例题,不过这都是上课讲过的,而且晚自习郁晓伊还帮忙辅导过,所以现在讲的东西我早就懂了,加上没有找到假药心情郁闷的缘故,自然没什么心思听,只是这么坐一起,嗅着边上淡淡的香味也不失为一种享受,不时偷撇她两片薄唇一张一合,认真讲解的严肃脸蛋一眼,慢慢的也就心不在焉起来。 然而没多久,耳边的讲解声突然停住了,微愣的同时也侧头看了过去,然后就对上了任沐雨冷冰冰的俏脸,眼神也不知是怒是气的盯着我。 我大感不妙,立马表态道,“我在听”然而出乎我意料的,任沐雨没有抬脚踩过来,也没大发雷霆的训我,而是就这么板脸盯着我不说话。 她这态度反倒是让我感到更加不妙,小心翼翼的开口,“任老师,我有在听的,不信你可以考我”见她还是冷冷看着我不说话,我赶忙又开口道,“我刚刚是开了点小差,不过这题我已经会了,比如这个语法……”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这道题该如何作答的方法全部解释了出来,表明自己是会做的,然后又立马保证道,“考到同类型的我肯定不会出错的”“你会不会出错那是你自己的事!”任沐雨这回总算是开口了,虽然话语很不客气,但却让我松了口气,总比板着脸不说话来的好多了,“是我自己的事,不过辛苦你帮我补课,我肯定不会在这里出错的”任沐雨神色稍缓,不过却也没在继续讲题目,而是莫名的撇我一眼,然后似随意的开口问道,“你刚刚要找什么?”也不知道她突然问这个干嘛,不过本就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加上现在也已经确认那晚买的药里没有那假药,我便回道,“找一种药”任沐雨手指着桌上装药的袋子,“就你给我买的这些?”“嗯,不过我记错了,那晚买的药里面没有我要找到”想起这事就又忍不住失望,毕竟找不到那假药,也就没办法为妈妈的工作起到什么帮助。 任沐雨皱眉问道,“你要找的药叫什么名字?”“康品”我随口回道。 “康品……”任沐雨低声重复了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又往卧室走去,“你等我一下”我一脸困惑,不清楚她是要干什么,不过她进自己卧室我也不好意思跟进去,只能在原地等待,好在她进去没多久就走了出来,手上似乎还多了个小药盒。 我都还没来得及想她拿的是什么,她就伸手递了过来,“是这个吗?”“啊?”我愣愣的伸手接过,低头一看,然后就见着这个药盒上面,赫然写着康品两个大字,我满脸震惊的看着手中的药盒,视线又投向了旁边的任沐雨,感觉她像是在变魔术一般,莫名的就把我所需要的东西给变了出来,“任老师,你,你这是哪里的?”任沐雨俏脸闪过一丝不自然,“感冒时候买的”我心里咯噔一下,“你吃过了?”任沐雨点头道,“嗯”得到她确认的答案,我刚刚还因为见到这药的欣喜立马被冲散大半,我可是知道这是假药,虽然小姨说过只对部分敏感人群会有影响,但保不准这种假药还会对人体造成什么隐性的危害,顿时焦急道,“你没事买这种药干什么!”任沐雨被我这突然的态度吓了下,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顿时为刚刚被我吓到的行为感到恼羞成怒,小脸羞恼的板了起来,“我感冒了不买感冒药买什么!”我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点过激,语气稍微缓了些,“不是有那么多感冒药,你买这种新药干什么”任沐雨有些莫名的偏开视线,抿了抿唇,声音也压低了些,“这个便宜”“这……”我发现她这个理由有些无懈可击,虽然我还是没搞不懂为什么一个老师会穷的连药都买不起,但以目前我对她的了解,她确实很穷。 而她显然又因为在一个学生面前丢脸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俏脸上也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看上去娇俏诱人,只是现在我也没心思欣赏美女老师难得的羞赧表情,手掌下意识的牵起她的柔软的手儿,就往门口快步走去,“跟我来”“诶,你,你干什么?”任沐雨呆呆的被我拉到门口才恍然回神,感受着自己手心传来的异样触感,立马又慌乱的挣开手,然后眼神含着些许羞恼的瞪着我,“你干什么!”虽然刚刚本就是一时心急才拉起她的手,但现在被她甩开手,还是难免有些小失望,毕竟温温软软的触感握在手心当中是很舒服的,不过现在免得她追究,我只好装作淡然自若的表情,弯腰换鞋,“去医院啊”被我岔开话题,她也没理由继续计较我为什么要牵她手这个问题,只是还有些不愤的瞪着我,“去医院干什么!”我现在也已经换好了鞋,起身晃了晃她给我的药盒,没好气道,“你知不知道你买到假药了”任沐雨面露错愕,“假药?”“当然……”我晃着手中药盒,却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不少没吃完的药片,我可是记得上回她说过自己药吃完了的,“你没吃完?”任沐雨回道,“吃过之后头更难受了,所以就没继续吃了”我说那几天她买了药吃,气色为什么还越来越差,不由得埋怨了句,“吃了难受你怎么也不去医院看看”任沐雨没说话了,就这么微抿着唇瞪我,我感觉自己也是说了句废话,“那你换下鞋,现在去医院检查一下”任沐雨看我一眼,接着偏过视线,脚步也往后退一步,“不去”我皱眉道,“你干什么?”“没干什么,我不去医院”“任老师,你知不知道你可是吃了这假药的,你不去检查,万一留下什么病根怎么办?”任沐雨板着脸,“不会”我看着她一脸不愿的样子,想了想,迟疑道,“你该不会担心没钱吧”这句话像是又戳中了她的短处,顿时就羞恼的瞪眼道,“要你管!”看她这表情就知道说准了,便说道,“我可以先借你钱,不管怎么样,这总得先去医院检查一下”任沐雨皱眉问道,“你一个学生哪里来的钱?”“你先别管这些,反正我可以先给你垫付检查的钱”“不去”任沐雨还是果断的拒绝。 我脸色沉了下来,“你到底去不去?”任沐雨态度也很强硬,“说了不去!”我冷眼瞪着她,我真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对待这种事情是闹小脾气的时候吗?见她也还不服气的板着脸回瞪的样子,我心里忍不住的恼火,特别是跟她对视的时候,因身高的缘故,我还要抬头仰视,她却能居高临下的俯视我。 心里似乎是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我往前逼近一步,任沐雨刚刚还板着脸瞪我的架势微微瓦解,强撑着脸色道,“你,你干什么!”我没说话,只是继续冷着脸往前逼近,最后把她逼到背后墙上,她脚步微微踉跄了下,手扶了下墙才稳住身形,俏脸浮上一丝慌乱,却还虚张声势的的的的的警告道,“你,你要还敢乱来别怪我明天对你不客气!”我也不知道她说明天对我不客气有什么用,斜了她一眼,就蹲了下去,伸手去拿鞋架上她进门换下的黑色高跟。 任沐雨见我蹲在她身下,两腿紧张的往后缩,可是后面就是冰凉凉的墙壁,她避无可避,只能慌乱的开口道,“你,你要干什么?”“换鞋,去医院”我拿过高跟放在她的脚下,然后伸手握住她的一只脚踝,丝袜的柔滑触感以及腿部肌肤透出丝袜的温热立马就在手心当中传开,只是现在我也没占她便宜的心思,没等她做出缩脚阻拦的动作,就一用力,把她藏在棉拖下的丝袜纤足给抽了出来,虽然她今天穿的是深色丝袜,但丝袜紧贴在纤足之上,还是能看出她完美的足型,足底微拱,一排修长的脚趾紧紧抵着丝袜的前段,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甚至也还能透过丝袜隐约看见前段淡粉色的指甲,诱惑至极,而且此刻蹲在她身下抽出她的秀足,离的近了,似乎都能闻到下方散发出的淡淡异香味,不同于其他气味,这种足香味就如致命的毒药,无比的刺激我的鼻蕾,挑逗脆弱的神经,让我控制不住深深的吸了口。 “你,你给我放手!”一直到任沐雨羞恼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手上也传来想要挣脱的力气时,我才从迷醉中清醒,好在时间没有过去多久,加上我蹲在身下,她看不见我的神情,自然不知道我刚刚还在贪婪的嗅着她丝足散发的香味。 “别动”我捏着她脚踝的手微微用力,不让她有机会挣脱,也没多少时间留恋她纤足的气味,拿起地上的高跟从她足尖轻轻的套了进去,这只穿好,另一只又用同样的方法给穿上了,而她本来力气就没多少,又是被我逼在墙上抬起一条腿,根本没有地方借力,只能羞恼着脸任由我摆布。 “你个混蛋……”最多就是来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将她高跟穿好,就从她身下站起了身,此刻的任沐雨俏脸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布上一层红晕,却还美眸含羞带怒的瞪着我。 我也懒得给她什么好脸色,“去医院”“不去!”她脚步飞快的往后退一步,态度甚至比刚刚还要强硬许多,那瞪着我的眼神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羞辱和委屈一样。 我眼神渐渐变得危险起来,“真不去是吧?”“不去!”正在气头上的任沐雨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我语气的变化,还是一脸恼怒的瞪着眼。 只是在她这句话说完之后,那瞪眼的表情立马就变了,整个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往前倾倒,只能被动的迈起自己的步子往前才不至于摔倒。 我什么话也没多说,直接就牵住她的手儿,拉着她往门外走,任沐雨在被我拽着往外走出几步时,才终于反应过来挣扎,“你,你干什么,你放手!”我不为所动的拽紧几分,走到门口还用力一扯,让她踉跄着走出了房门,然后直接带上房门,“你不想去,我带你去”“你个混蛋,我不去!”任沐雨发现自己一只手根本挣不开,只能用另一只手压在我的手背上使劲的推,一张俏脸都不知是羞红的还是涨红的,变得绯红一片,银牙紧咬,最后发现无能为力后,只能满脸羞怒的瞪向我,“你给我松手!”我没好气的回瞪道,“你声音小点,想被其他老师听见吗?”“你……”这句话还是有点效果的,任沐雨立马就不敢大声说话了,只能用杀人般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我,手上也一直徒劳的在那挣扎。 反正她挣不开,我也懒得理会她这种无意义的举动,牵着她软嫩的手儿,强硬的拉着她往楼下走,而她也就只能被动的一步步跟在后面。 一直到拉着她出了教师公寓,她才像是认命般的放弃反抗,只能没意义的冷着俏脸一言不发。 现在还是高三的晚自习时间,而高一高二的则早就放学离开,四周空无一人,让这空旷的校园显得格外寂静。 我手中握着任沐雨的手儿,满是她纤手柔软的肉感和那肌肤滑腻的手感,开始只是有些生气所以不管不顾的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加上她一直在挣扎,所以根本没什么感受,但现在这么把她的手儿握在手中,总让人有种心痒痒的感觉。 我斜眸偷瞥了眼被我拉着,就离我一个身位远的任沐雨,此时的她俏脸冷冰冰一片,美眸一个劲的盯着一侧路边看,没在瞪眼挣扎,但那银牙暗咬的小表情彰显著她是有多么的生气,不过却只能是独自生闷气,但那感觉似乎只要再敢惹到她,绝对是一点就炸。 我稍微琢磨了下措辞,然后开口道,“任老师,你总不能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吧”见任沐雨仍旧没有任何反应,我只好又苦口婆心道,“毕竟你是吃了那些对身体有危害的假药,就算现在可能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我们总得检查确认一下不是吗?”她还是没回话。 “求个安心又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反正我们出都出来了,这医院去一趟也不用太久时间……”“啊,我刚刚态度是不是又很差啊,那个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一路走,我就在那磨嘴皮子,感觉什么好话都说完了,而任沐雨却还是那副样子,什么多余的举动都没有,什么话也不说。 一直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手上才传来一股拉力,任沐雨突然就站在原地不走了,我疑惑回头,她仍旧板着张脸,看也不看我,更别说有得到她任何回应。 没弄懂她怎么突然不走了,感觉自己刚刚的话也不可能刺激到她啊,而且都被我拉到校门口这了,也不存在她现在才反水,于是就试探性的问了句,“怎么了?”见她不说话,等了片刻,也琢磨不透她的想法,只好又扯了扯她的手,想继续拉她往门口走,然后这下她总算有回应了,一双好看的杏眸立马就愤愤的怒瞪过来。 感觉她像是马上就会要炸毛,一下子就不敢乱动了,任沐雨狠狠的瞪着我,“放手”我手指了指校门口,干笑道,“那个……都到校门口了,总不能还回去吧?”她俏脸开始变得恼怒,又重复了句,“放手!”“不放”我决定还是继续耍无耐好了。 任沐雨美眸含怒,抬脚就往我腿上踢来,“你给我松手啊”这可是尖头高跟啊,踢到可不是一般的疼,赶忙躲避道,“任老师,校门口人多啊,会被看到的”任沐雨一脚踢空,俏脸变得更为羞恼,甚至还有一抹羞红浮现,“那你还牵着我的手,混蛋!”“额,咳”我说她怎么突然就不走了,自己倒是一时把这茬给忘了,男学生拉着女老师的手走出学校,这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只是松手之前我还是叮嘱了句,“那个,我放手了你别跑啊”见她似乎又要有发火的迹象,我还是忍着不舍的情绪放开了这嫩滑的小手,好在松手之后任沐雨倒是没有往回走,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往校门口走,我也不急不缓的在后面跟上,只是等出了校门口,她却是等都没等我,就往一处路口走,我赶忙快步走到她身旁,“任老师,在这里等车啊”“我要回家”任沐雨冷冷的留下一句就继续往前走。 “先去医院”只是她刚走出一步,就直接被我伸手抓住了那只手儿。 “你!”任沐雨顿时羞怒的瞪向我。 刚刚说了那么多好话她一句都听不进去,我知道现在跟她讲道理是没办法的,见她眼神瞪过来,我干脆也板起脸,把头扭到一边不理她。 这个方法显然是很有效的,刚刚还准备跟我大吵一架的任沐雨见我把头扭到一边,顿时发现自己没了吵架的对象,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只好自己恼怒的挣了挣手,然后再次发现徒劳无功的她,咬着牙瞪了我侧脸好一会,才忍着一肚子的火扭开了脸蛋继续独自一人生起闷气。 好在现在也没多少人注意到我们这里的奇怪动向,而且很快就有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我伸手拦车,等车停稳我就拉着她准备上车,只是任沐雨还在那怄气,开始还跟我较劲以至于没拉动。 不过在我稍微使力之后,她也只能被我连拉带拽的给拖进车内。 “师傅,去第一人民医院”“去合府小区”我和任沐雨的声音同时响起,而且令我感到诧异的,她竟然说的是合府小区,这可是我家住的地方,不过班主任知道学生家里地址也没什么奇怪的,我也没多想。 驾驶座的司机大叔一脸懵逼,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你们这,到底是要去哪?”“去合府小区”任沐雨先我一步开口了。 “别闹”我捏了捏她的小手一下,然后笑着对司机大叔道,“去第一人民医院”“啊行”司机大叔点点头。 任沐雨咬牙瞪着我,“不去!”见司机大叔被她这句话弄得又有些迟疑,我只好又笑着解释道,“师傅你别理她,我们去医院”“行吧”司机大叔这下终于是回过头启动了车子。 只是等车开了,任沐雨还是一脸气恼的瞪着我,我没办法,只好安抚道,“好了好了,这都在车上了,就去一趟吧”任沐雨瞪我良久,才偏开视线道,“去第二人民医院”“啊?”我没弄懂这是什么意思,哪个医院不都一样的,而且第一人民医院还比第二人民医院近,跑远的干嘛。 “为什么?”任沐雨又回头瞪着我没说话。 “行行行”也不懂她想表达什么,但既然同意去医院总归是好的,便开口对司机大叔道,“师傅,麻烦去第二人民医院”“行”司机大叔应了声,微微偏头看了我们一眼,笑道,“小两口吵架了?”“哈?”我愣了下,压根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只是看见身边任沐雨那明显开始变得羞恼的表情,我知道现在不是思考这种事的时候,赶忙摇头解释道,“不是不是”只是司机大叔显然没明白我说的那不是指的什么意思,又语出惊人道,“害,这有什么好掩饰的,吵个架嘛,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没什么大不了的”“呵呵”我干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感觉要是说我们是老师跟学生的关系,估计得把这司机吓一跳。 “不过小伙子你看呐,人家跟你吵架手还让你牵着,你还不赶紧找机会道歉认错”这话一出,任沐雨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赶忙想要缩回手,不过这要是让她缩回去,指不定又会被这司机大叔脑补出什么东西出来,以防万一,我只好用力的握住不让她挣开,只是这样带给我的就只能是恼羞成怒的任沐雨把火全部给撒到我的身上了。 我的脚被她高跟鞋狠狠的踩了上来,瞬间就是一股剧痛袭来,忍着脚上的疼,还得笑着回司机大叔的话,“是,是啊,我会道歉的”“嗯,我看你小伙子就很……”司机大叔在前面边开车边滔滔不绝的说着话,或许他真的是那种很健谈的人。 而我则因为他随口说的话,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任沐雨羞恼后无尽的怒火,脚都快被踩到断掉一样。 又怕讨饶会惊扰到前面在那一个劲说话的司机大叔,只能凑到任沐雨耳边轻声求饶道,“任,任老师,疼……别,别踩了……”见她不为所动的踩着我的脚,反而还变本加厉的狠狠碾了两下,我只能无奈的伸来右手一把放在了她的丝袜大腿上,起初只是想把她腿抬开,只是在享受到了这条美腿的柔滑手感之后,那带给我的极致体验,甚至让我神经都有些飘飘欲仙,突然就感觉被她踩着的也不错……反正是她先踩自己的,反正自己占着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摸她腿找合理的借口,而任沐雨却是在开始的浑身一僵后,俏脸唰的绯红一片,容颜娇艳如画,就连那似羞似愤的表情也如在散发无穷的魅力,美眸含羞带怒,彷若要泌出丝丝水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边喂奶边中出的人妻】欲恋 (6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