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老鸭窝】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7)

虞夏群芳谱

. 【虞夏群芳谱】 作者:好色真人2022.3.26首发于sis001 ——————- (中十七) 宵明得到了大九阳流光剑一走了之,这也是没有办法,她还有帝舜交给的使命,后面她不是也暗中保护了启。 舒窈的人设是我前期还算满意的,毕竟她就是那种人,所以启掌控三苗,她就要遭到报复,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因为启打不赢她,免得狗急跳墙。 伯益光环的问题,因为他们是命运双生子,当然不是说他们是兄弟,而是对照面,伯益没有对不起过启,而启负了他。哪怕是最后启能翻盘,也是因为伯益在乎他这个兄弟。对于我来说,伯益不算是男二,也不是反派。而是另一个主角。 最后要说一下,启破处要在第二十章,所以肉快了。 三苗平定之后,夏伯自然继续前去治水,按照夏伯的规划,如今要治兖州这里的水患,寿星国的人也到来了。 寿星国的一位都令告诉夏伯,这原本寿星国又一条水路,名叫兖水,这也是为什么帝舜要改这里叫做兖州。 这兖水发源于王屋山,不算很大,这因为洪水泛滥,淤泥沉淀,这旧时的水路已经消失了。 夏伯开凿出九河之后,这兖州的洪水退了不少,但还是湖泽纵横。 要解决这个问题倒是问题不大,寿星国基本就是平原,只需要人员疏导就可以了。夏伯用三天安排,然后告诉大家,这既然是兖州,那么还是有兖水比较好,于是夏伯决定带人前去寻找兖水,希望能够将旧道疏通。 这时候,幽冥仙子前来求见,这寿星国的圣女本来是武罗仙子,这一次江离仙子求见,夏伯也是意外。 夏伯接见之后,得知江离仙子这一次前来,是因为帝舜的命令,帝舜已经得到消息,五族遗民已经要对夏伯下手了,其他圣女也有各自应对之策,江离仙子来这里,就是了保护夏伯的。 夏伯感谢了帝舜的关心和江离仙子的到来,然后询问江离仙子是否知道关于兖水的事情,江离仙子说自己倒是知道,于是夏伯请求江离仙子带着他们前去寻找兖水。 当天晚上,启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烛九阴的声音,烛九阴让启明天离开夏伯身边,自己有事情交代。 翌日,启还没有开口,夏伯告诉启,他们去寻找兖水,这里治水不能不留下人,希望启能留在这里监督。 关于这件事,启自然没有拒绝,顺便留下了箕。 夏伯等人离开之后,启告诉箕,自己要出去办一些事情,希望箕能够帮自己看护一下这营地,箕脸上露出了明白的笑容,并且告诉启,这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城池,里面据说有女儿国来的商人。 启谢过箕,转身离开这里,他走了没有多久,就接到了指示,他放出了双双,按照那指示飞行,这飞着飞着,启察觉到了,自己这是前去共工之台了。 果然,到了共工台,启落地收下双双,进入到女娲洞,就见到了烛九阴,烛九阴看着启,声音有些迟疑地说:“毕方,你帮寡人做了这么多事情,寡人还没有好好赏赐你。” “小人只求能够帮助大人,不求赏赐。” “有功便有赏,当初猰貐在这里想要塑造你后天五德之身,寡人阻止了你,今天,寡人就弥补你这个遗憾,传授你这三天子心法。” 启连声道谢,说自己不敢当,烛九阴没有理会,继续说:“这三天子心法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人三魂七魄,这三天子心法就是将自己的三魂分离出来,形成三个人。” 烛九阴说到这里,感叹说:“这是务成子传授给我的,他这些年游戏人间,全是凭借这个本事?” 启心中一愣,他察觉到不对,他没有说出来,他在等烛九阴的解释,烛九阴继续说:“这三天子心法分为上下两卷,这下卷我当初让你传授给你鬼国那位公主,让她调解阴阳,至于上卷,就是这分化之术。” 说到这里,烛九阴继续说:“下卷虽然可以统御五行,但是需要长时间修炼,如今你不能离开夏伯太久,这下卷你可以日后慢慢修炼,至于上卷,你且听好了。” 烛九阴开始说这三天子心法的上卷,这个法子就是将自己的三魂给抽离出来,烛九阴解释了一个时辰,然后告诉启,如今启没有那个能力分出自己的两道魂魄,只能烛九阴来帮忙了。 烛九阴告诉启应该怎么做,启按照烛九阴的指示,闭目冥想,如同做梦一样,让自己的魂魄离开自己的躯体。 启的魂魄离开身躯之后,看着自己躺在那里的身体,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反应,而这个时候,烛九阴手中刀光一闪,启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他如同被一把利刃连续砍了两刀。 这样的剧痛让启瞬间疼醒,在醒来之后,启看着四周,四周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妥。 这个时候烛九阴站起身来,带着启离开这里,他们回到了柜山,这五族遗民的所在。 烛九阴带着启到了一个山洞,见到了毕方鸟,看到毕方鸟,他就想到了那个颛顼国的公主公孙冰。 如今这毕方鸟病恹恹的站在那里,无精打采,好像要死去的样子,烛九阴看着毕方鸟,对着启说:“毕方,如今是你真正成为毕方的机会了。” 烛九阴说完,让启看着毕方的眼睛,启看着这毕方的眼睛,这双目交接的一瞬间,启只感觉自己好像从眼睛射出了什么。 毕方突然大叫一声,身上冒出红色光芒,光芒如同烈火一样将毕方笼罩,在烈火之中,毕方不断发出尖叫。 这声音一声尖过一声,好似惨叫一般,等到声音消失之后,启看到了一个头发花白的独脚老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来这老人嘴角挂着笑容,怎么看都让人生厌,不过启在看他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个人是自己。 毕方最先看着启,有一些疑惑,过了一会,才说:“汝既吾,吾既汝。” 说完之后,毕方放声大笑起来,笑容之中充满了阴狠,让人不由脊背生冷。 这时候烛九阴对着毕方说:“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食物,你可以享用了。” 毕方没有说话,径直走了过去,启发现了,这毕方虽然是走,但是脚压根没有动。 启知道这个是御大块于无形,是仙位会的法术,就和御风而行一样。 只不过自己这个化身似乎比起自己这个正主来说,懂的更多。 到了最底层一件房间前,启听到不同的畏兽的吼叫声,启没有理会,这时候毕方大开这大门,走了进去。 启在外面看到毕方走到了那个从泰山解封就出来的狪狪面前,二话不说,张大嘴巴,一口咬了下去。 狪狪发出惨叫,身体颤抖,不断抖动,但却无法摆脱毕方的控制,毕方就这么一口一口吮吸着狪狪的鲜血。 等到狪狪不断动弹,毕方用嘴用力一撕,将狪狪连皮带肉撕下来一块,毕方也不管这些毛发,就这么咀嚼起来。 毕方吃完之后,继续撕咬,这吃到肚子的时候,狪狪的体内出现了一个碧绿色的珠子,毕方如同看到一件稀奇的物品,拿在手上仔细打量。 等看了一会儿,毕方就将这东西塞入口中,吞咽下去,然后打了一个饱嗝。 不过毕方没有就这么满足,他继续一口一口将狪狪吃干净,就连内脏都没有放过。 在狪狪就剩下一个骨架的时候,毕方才动手,他将骨头一根根取出来,然后用牙齿一咬,这骨头就被咬破,毕方开始饮用里面的骨髓。 就这样,狪狪那么一只畏兽,被毕方花了一个多时辰吃得干干净净,没有丝毫残存。 不过这样一只畏兽尚且不能让毕方满足,毕方继续前进,启就看着毕方如同野兽一样,将关押在这里的最后六只畏兽给吃完。 “舒服,舒服,终于吃饱了。” 毕方拍了拍自己并没有隆起的肚子,看着烛九阴说:“水王,看来是要我来分出第三个人了。” 烛九阴听到这话,声音有一些冷漠地说:“不错,既然你吃饱了,那应该干活了。” 毕方听了之后,弯腰作揖,然后他身上冒出了绿红两道亮光,这两道亮光不断旋转,最开始启还能看清楚光芒之中的情况,但是很快,他就分辨不出来,只剩下了黄色的光芒。 这光芒在最快的时候,突然分开了,这一次,一个青年人出现在启的面前,这人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齐身黑发长发,衬托出他如玉的肌肤。 这样的美男子唯一的缺点就是只有一只腿,若是双腿具在的话,可以说十全十美了。 看到这个男子,启神情一愣,然后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毕方看着启脸上的痛苦,讥笑说:“启,这就是你期待的容貌,有这样的容貌,就算缺少一条腿也不碍事了。” 启没有说话,在无人的时候,他总是会思考,自己若是有这样的容貌,那么自己是否会输给伯益,是否得到宵明的青睐。 不过当这样的人站在启面前的时候,启心中情绪却是复杂的,他感到一阵难受,这一种难受,是那种不真实感。 那人看着启,对启说:“如今你如愿了,你为什么会难受。” 启没有回答,这时候烛九阴说:“夔,从今以后,你就是夔了,时候差不多了,启,你也应该离开了。” 启没有在多问,他在回去的路上,他发现了一件事,自己丝毫不知道自己分身的情况,哪怕是他们的情绪。 但是从刚才夔的话,夔他们是可以探知启的情绪。 “原来,你是这样的打算。” 启心中明白过来,只不过有一件事他还需要证明。 这回到了营地,启没有看到箕,启不由皱眉,启等了三天,箕才优哉游哉的回来,他看到启,脸上露出一丝说不出来的笑容。 当天晚上,启准备休息的时候,箕走了进来,坐在了启的身边,对着启说:“阿牛,在城里玩的如何?” 启知道箕来着不善,告诉箕:“我并没有去城里。” “没有去城里,那是去了什么地方,我最近可是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 “什么消息?” “当然是阿牛你的消息了,江离仙子在临走的时候吩咐我,一定要好好看住你。” 启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对着箕说:“这,这怎么会,圣女怎么会让箕你看住小的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想必阿牛兄弟,也不想江离仙子她们回来之后,询问你去哪里吧。” “还望箕大人救命!” 启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这时候箕得意地笑着,对着启说:“阿牛兄弟,你有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真是让人羡慕,这肉你也吃了这么久,早就吃腻了,也应该给兄弟们尝尝鲜了。” 听到这话,启有些惊恐地说:“这,这,不好吧。” “那么阿牛兄弟,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圣女交代吧。” 箕说到这里,神情冰冷,似乎转身要离开,启连忙抱住箕的腿说:“别,箕大人,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圣女。” “我也不想,只不过这是圣女交代我的,我也没有办法。” “可是,我就算有心,也无力呀。” “这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妻子喝下这一瓶水,哪怕就是一滴,就足够了。” 箕说到这里,早有准备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瓶子,启没有立马接过,胆小地询问:“这,这是什么?” “落红,不管你什么圣女仙子,只要一滴,就只能乖乖落红。就是因为这个玩意,我才被君子国的人给赶出来,成为一个侍卫的。” 箕说到这里,眼中露出了一丝仇恨的目光,他放在地上,对着启说:“若是等到他们回来,我还不能得偿所愿的话,那么你就乖乖和江离仙子解释吧。” 箕离开之后,启拿起了这一瓶子,低声说:“用这种东西,真是一个小人。就算用这个得到了又如何,真是让人生厌。” 启将这东西收好,第二天告诉箕,自己先去将蕙芷公主给找回来。 箕自然是答应,告诉启这治水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 启于是点点头,然后寻找起来,如今这寿星国的人都在治水,想要找到夏伯的消息也不难。 启到了河水之滨,遇到了夏伯等人,见到启到来,夏伯有一些意外,询问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告诉夏伯,自己这是闲不住,想要来看热闹,夏伯点点头,告诉启,他们这一段时间,发现了一件怪事,就是这兖水好像是连接的,又好像是断开的。 如今在这里又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南岸有荥泽,这荥泽好像是兖水径直冲过河水,堆积在这里形成,但是夏伯他们去南岸考察,却不尽然。 如今河水已经连同西北部,这河大而兖小,自然是兖水融入到河水之中,绝不可能冲到南岸。 夏伯说完,敖烈决定下去看看,很快敖烈去了就回来,然后让夏伯用赤璧二珪照一下,大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那就是兖水在河水下面往南方流。 这样的奇景让夏伯等人感觉好奇,夏伯等人于是继续前进,这走了一阵子,夏伯他们突然听到了荥泽旁边的一处宅子金石之声。 夏伯于是好奇吗,对着四周的人说:“嗯?这个乐声,不比寻常这,必是非常之人,既然遇上,不可错过,当见上一见。” 夏伯说完,启上去叩门,这金石之声就消失了,一个中年人前来开门,夏伯一看,不由一惊,诧异说:“这不是伯夷兄吗?你怎么在这里。” 伯夷笑着说:“夏伯,此次在下是奉帝舜之命,前来请一位贤人前去朝中为官。” 夏伯点点头,说自己也想要拜会一下这个贤人,伯夷没有阻拦,夏伯众人到了堂外,就看到这四壁全是金石竹丝这些乐器,其中一人端坐在那里,身边也是放满了乐器。 “夔兄,这位是夏伯。” 夔听到这话,站起身来,跳了过来,夏伯见夔单着一只脚,连忙上前,对夔行礼。 众人行礼完毕,夔让夏伯坐在首席,伯夷坐在次席,至于夔自然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 因为这里面充满了乐器,这三人坐下之后,四周已经没有空位了,剩下的众人就坐在原位上。 夏伯先恭维了一番夔,:“先生音乐极为高明,可谓感鬼神,通幽冥,不知道是自己天赋所至,还是名师传授呢?” “是某自己研究的,某生不幸,身体不全,不能外出求师,只好随性而为了。荷承奖饰,惭愧之至,尚乞教诲。” 夏伯自然说不敢当,这伯夷是管礼的,和夔自然有话题,夏伯和他们谈论一番,白马过隙,夏伯为了治水,只好先行告退。 “在下今日得遇二位,不胜荣幸,极想侍坐,久聆教益,奈受命治水,不敢延迟,日后定当再来叨扰。” 伯夷和夔说不敢,和送夏伯到门口,才和夏伯道别。 夏伯和两人道别之后,再次前行。 这三日之后夏伯他们到了共山,看到了这兖水在这里分为东西两个源头,这东边深不可测,就算是用赤碧二珪都无法照亮,至于西边这个源头如同一个小池子,周围不过六百八十五步,深约一丈,夏伯继续一照,见到这岩石之中还有水流,于是继续寻找。 这一路顺着上山而来,只见一个大池,夏伯等人准备收回赤璧二珪的,天空突然出现异样,整个天空被染成青红色,说不出的怪异。 众人不由戒备,这时候一道碧绿色刀气从空中斩来,黎娄氏、陶成氏下意识挥动气兵阻挡,不过这气兵势不可挡,一刀之下,两人竟然吐血。 江离仙子和伯益不由出面,护卫在这两人身边。伯益对着空中说:“是谁?” “天无二日,唯吾旷照!毕方东升,万物来朝。” 一个癫狂而自负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大家定睛看去,只见红云之中落下一团红光,这红光如同太阳一样耀眼,这池子中的水在热量作用下,也逐渐冒气了白烟。 “装神弄鬼,阁下何必露出原型。” 伯益见到这个情况,冷哼一声,这池中之水形成一道水龙,撞向那团红光。 这红光之中,一道碧绿刀气再次斩出,水龙被一分为二,威力不减,杀向伯益。 伯益看着这刀光,也顺手也使出了万古神木刀,两道刀气相撞,四周顿时产生一股气浪。 蕙芷公主连忙挡在启的身边,为他抵挡这一股气浪。 “万古神木刀,你是?” “我乃毕方,今日前来,只是向夏伯要取两样东西。” 红光散去,毕方出现,众人望去,只见这人年貌苍老,眉宇之间,充满了邪气,最为奇特的就是,和三日所见的夔一样,都只是一只脚。 听到这人是毕方,蕙芷公主和江离仙子都看着身边的启,有一些不可置信。 不过启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看着毕方,毕方的气质眼神比起自己上一次见到,更加种癫狂,更加危险。 伯益听到这话,对着毕方说:“五族余孽想要拿这件东西,先要问问我手中的剑。” “伯益,哪怕你是五德之体又如何,你一个仙位,难道还能和太仙位一战吗?” 毕方说到这里,这一片天地变成了青绿色,毕方讥讽说:“看好了,这昔日木族第一绝学的威力。” 说罢,毕方身边出现了浓郁的青气,这青气不断实质化,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树木,这树木枝干迅速生长,要将这共山给遮蔽。 伯益出手攻击,发现自己的刀气斩上去,反而化作了其中一道枝干,这时候,树木摇动,伯益只觉得四周全是刀气破空而来,他挥刀迎击,这刀气源源不断,生生不息,一道道气旋似乎要将他割裂。 不过伯益依仗对万古神木刀的了解,还能抵挡一阵,至于其他人,陆续败下阵来。 最后大树的一根枝干化作长刀,劈了下来,伯益奋起五行之力抵抗,五色光芒闪动,也不过阻挡了十息功夫。 啪! 伯益直接被砸在地上,顿时受了重伤。 “寡人如今以木火之德,进太仙之位,神位以下,皆是蝼蚁,哈哈哈哈!” 大树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出现的毕方,放肆大笑,四周的人只觉得刺耳异常。 启看着那不熟悉的自己,心里默念:“这是我?还是兽化的影响。” 启心中没有答案,但是他知道,毕方这一出来,有一件事自己就好办了。 毕方大笑之中,突然附近出现了五道光芒,这五道光芒杀向了毕方,毕方双手一挥,青红两道光芒如同两道盾牌,挡住了这五道攻击。 “哼,五族圣女,终于出来了。” 这五道光芒消失,五位圣女站在毕方四周,将毕方包围。 “孽畜,还不伏诛。” 云华仙子声音冰冷,如同万年不变的寒风。 “寡人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能够伤到寡人。” 毕方说着,右手出现了一把木刀,看到这一把木刀,青萝仙子面色一沉,毕方挥舞刀气,攻向青萝仙子。 青萝仙子步履蹁跹,施展天璇剑舞,在刀气纵横之间游走。 这时候冰魄仙子的水剑也施展开来,不过毕方看到了这个丝毫不慌乱,左手出现了一枚铜镜,在水剑靠近的时候,毕方手中这一枚铜镜,光芒一闪,这水剑倒转回去,攻击冰魄仙子。 其他三位仙子也同时出手,不过毕方丝毫不慌乱,只见他这一枚铜镜光芒闪烁,四位仙子的攻击只要被那光芒照到,都被反弹回去。 这一敌五,毕方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杀的五位圣女节节败退。 见到这个情况,绛霞仙子和青萝仙子点点头,在毕方刀气要斩下来,劈到青萝仙子的时候,青萝仙子却消失无踪。 刀气却没有落空,承受这一刀刀气的却是绛霞仙子,绛霞仙子再一次施展先天罡气,挡住了这一刀。 至于青萝仙子,已经施展了大九阳流光剑,九个一模一样的青萝仙子拿着剑指着毕方,这九道身影没有存在多久,等到九道身影消失,青萝仙子的长剑剑尖勉强刺入到毕方的腹部。 “砰。”本来收腹弯曲的毕方瞬间打直身体,一声巨响,青萝仙子顿时如同短线的风筝,被弹飞出去。 毕方也一刀斩了过去,见到这个情况,启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大喊一声不可。 不过这一声不可,本另外一道声音给压过去,原本重伤的伯益,一飞冲天,接住了青萝仙子,残存的力量,撞在了伯益的身上,伯益在一次重重摔在地上。 卿云仙子见到这个情况,立马前去救治,而绛霞仙子再一次将手中的桃花枝给丢了出去。毕方于是再一次用镜子罩住这桃花枝。 不过这一次被镜子罩住的桃花枝没有被弹飞,而是缓慢前进。 见到这个情况,毕方赞赏地说:“不愧是我族圣女,哈哈哈。可惜在这流霞幻电镜下,你们是没有用的。” “是吗?” 云华仙子拔出了自己的长剑,这一方天地顿时布满了乌云,见到这个情况,毕方眯着眼,看云华仙子,颇有兴趣的地说:“五雷气兵,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修炼这气兵。” 云华仙子没有说话,闭上双眼,只见她那头秀丽的长发突然立了起来,而这时候毕方的长刀挥动,刀气挡住了一道道落雷。不过这雷霆逐渐密集起来,一道道电蛇飞舞,毕方的镜子因为要阻挡那桃花枝,无法使出,逐渐落入下风。 这时候冰魄仙子身边那一层雾也融入黑云之中,很快云朵之中,出现了一道道水剑,这水剑上面闪烁电光,颇为吓人。 而卿云仙子那边,已经稳住了伯益的伤势,她双手画圆,形成了黑白二气,这黑白二气旋转飞向毕方,这黑白二气虽然前进缓慢,但是却充满了压迫感。 大家知道,这黑白二气撞上毕方之后,毕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到这个情况,毕方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只见毕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身边右边出现了青光,左边出现了红光。 两道光芒出现之后,毕方左手使用镜子照向天空,这些水剑电蛇顿时反弹冲向冰魄仙子和云华仙子。 两位仙子躲闪不及,反而受伤。 至于那桃花枝,被毕方的一刀斩断,绛霞仙子不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毕方一举伤了三位仙子,身体化作了凤凰,冲向黑白二气,冲破黑白二气,毕方再次回到原位。 顷刻之间,五位圣女全都败北,毕方再次得意狂笑说:“神位以下,无人能与寡人一战。” “毕方,休要猖狂,我们五个老东西来会会你。” 再次出现五人,众人认出来了,正是五正,发言便是木正。 这五正都是太仙位高手,见到这五位到来,众人心想毕方在厉害,也是没有用的。 六位太仙位站在空中,这一方天地在他们真气波动之下,变成五色,毕方率先出手,只见他右手使用万古神木刀,左手使用炽凰指,两大气兵,挥洒自如。 外加他有两大神兵在手,挥舞纵横,如入无人之境。 至于五正,有意消耗,任由毕方挥舞,防守如山,毕方就算辗转挪移如意,但和五位长老的距离没有改变过。 毕方丝毫不在意,这样恶斗了一个时辰,土正看着气势不减的毕方,开口说:“如此使用两伤法术,你就算今日能胜过我们,也难逃一死。” “寡人不死不灭,区区小伤算什么,来来,寡人倒要看看你们五个老东西,有什么本事。” 毕方这么说着,身上的青红两道光芒更加强的了,一刀斩向了土正。 见到这个情况,土正也无暇说话了。 在这共山不远的地方,帝舜和夔坐在那里,帝舜看着毕方,开口说:“如今,能杀的他就只能是你。” 夔看着那青红二色的光点,对帝舜恭敬说:“臣不明白,为什么帝你不亲自出手。” “朕若是出手,对你不是一件好事,聪明的你,应该明白了,烛九阴如此苦心积虑,是为了什么?” “臣不明白,既然一切都在帝你的掌握之中,为什么,为什么……” “朕能够你的就是这后天五德之身,这对你是好是坏,朕也不知道了。” 帝舜说到这里,双手一挥,只见夏伯身边的四块玉珪飞了过来,帝舜身边出现了一块白色玉珪。夔一样就认出来了,这一块就是三生石。 “这五色石能够补天,自然也能够补身,你若是想要后天五德之身,依靠这五色石,在行玄女心法,自然可以成就后天五德之体。” 帝舜说到这里,看着共工之台那边,平静地说:“猰貐以为女娲石这样的功效,若是这后天五德之身那么容易修成,也就没有那么多人趋之如骛了。” 看着这五块石头,夔先没有说话,犹豫了良久,才对着帝舜说:“臣不明白,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然是因为朕的那两个女儿,大九阳流光剑,换取这五块石头,似乎也不亏。其实朕看到你的时候,想到了朕,只不过朕做出的选择和你相反。” 帝舜说到这里,看着夔的眼睛,然后对着夔说:“这就是你希望的样子吗?朕在见到你的时候,明白了一件事,你比伯益更爱宵明,可惜,宵明适合的是伯益,而不是你。” “臣不明白,臣缺少的是什么?” “是你的信念,你既然要抛弃一切,那么你又怎么会拥有她。” 听到这话,夔没有说话,他拿起了那五块石头,放在自己身边,夔想到了宵明吹奏那一首韶,他敲动起来。 他的手指灵活,这五块石头就如同五音,在他敲击之下,开始演奏起来。 声音最开始很低沉,然后逐渐高昂起来,不远处的夏伯等人听到了这个声音,如沐春风,身上的伤势也减轻了不少。 毕方听到这个声音一愣,而这个时候,四周突然跑出来数百只畏兽,没有人知道这畏兽是怎么出现的,但是这些畏兽生活在天南地北,都不在这共山附近生活。 五正见到这个情况,退了下去,这些畏兽如同跳舞一样,将毕方包围,毕方挥刀进攻,结果这些畏兽根据音乐,躲开了攻击。 这些畏兽靠近毕方,毕方手上的流霞幻电镜已经对这些畏兽没有用,这些畏兽最多就是因为惧怕镜光而退下。 不过毕方还有碧海长生刀,神兵之威,还能护住毕方,毕方也察觉不对,准备离开。 这些畏兽在乐声的指导下,巧妙的阻拦。 毕方脸上也露出了恐慌之色,在这之中,乐声进入第二章,这一次畏兽的进攻更加井然有序了,攻防有序,而且就算受伤,在乐声的作用之下,也慢慢恢复。 乐声进入第三章,这些畏兽精神万分,在进攻之中,如同跳舞,让旁观的人感觉到美观。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 随着乐声进入到高潮,畏兽已经全面占据上风,毕方已经被压制在一丈大小的空间了。毕方见到这个情况,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不了。 毕方这一次身上在一次出现了青红色光芒,这一次他露出了自己的兽身,这兽身出现,毕方长啼一声,鸟中王者风范尽显,四周的畏兽都惧怕的退回几分。 看到这个情况,乐声进入到最后一章,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清脆的鸟啼之身,只见一只硕大的凤凰出现。 这一只凤凰出现,毕方的气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夔说出这一句话,凤凰和毕方搏斗在一起,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毕方,没有支撑多久,就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悲鸣,倒在地上。至于那两道神兵,化作流光飞走,五正也没有出手阻拦。 随着这一道悲鸣,韶已经演奏完毕。这一声悲鸣也掩盖了启的惨叫,在毕方死的瞬间,启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剧痛,这一种剧痛,就如同是他战死一样。 不过他也只嚎叫了一声,然后他紧紧咬牙,目光带泪,控制自己,将这股疼痛给忍了下来。 等到五正前来治疗的时候,启才发出呻吟声,装作自己刚才受伤了,这一切自然是被蕙芷公主看在眼中。 幸运的是,他们一行人,除了伯益之外,都没有受到多严重的伤势,木正给伯益服下了自己的百草丹之后,带着伯益前去帝舜那里,让帝舜帮助治疗。 至于其他人自然现在这里驻扎,当天晚上,蕙芷公主看着启,轻声询问说:“夫君,这是怎么回事,毕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如今毕方死了,天下终究是少了一个祸害。” 启这么说着,江离仙子走了过来,看到了启,对着启微微行礼,启自然还礼,然后江离仙子对着启说:“阁下,是否能问你一个问题。” 启点点头,告诉江离仙子,自己其实不是毕方,那一日,是猰貐强迫自己冒充的,至于猰貐的目的,自己也不知道。 自己当时配合猰貐,不过是因为想要活命,关于这件事,还请江离仙子不要说出去。 江离仙子松了一口气,对着启说:“果然是那猰貐奸计,这些时日,妾身一直在想,若阁下毕方,那么猰貐就这么说出来,不太合理。” “就妾身看来,想必这猰貐故意这样陷害阁下,若是我等告诉了夏伯,夏伯害了阁下,到时候猰貐再让毕方现身,我等就只能身败名灭了。” 江离仙子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拉起了蕙芷公主,和蕙芷公主到了一旁。 过了一刻钟,蕙芷公主这才回来,她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眼神,告诉启说:“其实那一日之后,这位仙子想来想去,自己已经答应,并且已经吃下了那个东西,她就只能嫁给夫君你了。” “这?小的怎么敢当?” “江离说了,这事情虽然外人不知道,但是她无法欺骗自己,而且如今你在夏伯手下,日后也少不了封为诸侯,嫁给你也不算屈辱。” 启没有拒绝,在刚才,他得到了夔的想法,后天五德,自己终于可以得到了。 对于这个功法,启倒是没有犹豫,首先自己的心法是狐燕和猰貐给的,两家就算想要暗算自己,自己也可以对照找出来破绽。 至于帝舜,估计也不知道自己有两家心法的事情,这是三个人给自己的,就算他们都有歹心,自己也无须担忧。 而且今天的情况,让他明白,自己也需要一点修为了。否则,有些事情自己也做不了。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老鸭窝】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