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江湖遍地卖装备】与母相爱的日子

与母相爱的日子/

与母相爱的日子
我能顺利地娶到我母亲,这完全得益于老天的巧妙安排。
我的妈妈名字叫做苏美雪,她真可说是天生尤物,虽然今年37岁,但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动人的长卷发,把妈妈的高贵和女人味完全演绎,同时也为这个经历曲折的女人增加了些许神秘感,让她静静的散发光芒。有如明星温碧霞般艳丽。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爱的女人。记得汉武帝刘秀在不得志时曾说:『娶妻当娶阴丽华;为官当作执金郚。』我虽不像刘秀那么伟大,但我也希望〞娶妻能娶我妈妈;我俩今生共白头〞。只可惜,我知道我对妈妈的爱是古代允许的,因此我满腔炽烈的爱意一直都深藏在我心底。我知妈妈一直很孤单,有一段时间,情绪很低落,我知道这是因为缺少爱造成的,因为妈妈这个年纪的女人是离不开爱的。在我的内心深处。不过,我常常感到妈妈仿佛有一点忧郁。我们家的环境,比起其它的家庭还应当说是贫穷的,妈妈才有时候忧心,我会隐隐的听见妈妈在她的房间里面偷偷地哭,我的心里就会很难过,我知道她 觉得很辛苦,所以我想尽一点我的能力,想要让她开心一点。因为妈妈的确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好女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便因为另有新欢而和妈妈离了婚,是妈妈独立抚养著我。妈妈独立支援一个家庭,日子过得相当贫苦,一家人亲密无间。我俩因此培养患难与共、互相慰藉的感情,一直到长大后,仍未改变。
我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离家前都要吻一下妈妈的脸颊。现在年龄17岁,但每天仍然这样做,大家都习以为常。最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格外明亮、亲切,充满一种我无法表达的神韵。每次吻她时,她身子有些颤抖,有一次她甚至搂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几下。
  还有一次,她甚至搂著我的脖颈,颠起脚尖,主动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觉对妈妈的感情与以前不同:我开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红润细嫩的肌肤,特别希望多吻她几次。而我们深吻时间每天渐渐拉长了 !
世上没有怀才不遇,只看你有否百份百争取过。爱,并不是说说而已,它还要用实际的行动去表达、去体会。所以,为了妈妈的 爱,为了爱妈妈,我要改变,一定要改变!
   为了追求真正的爱情,我超越了世间的规范和常理。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将自己的全部青春无私的给予了自己至爱儿子的母亲,她的明天将会是什样的,她从没有关心过。但她的儿子关心,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是一场赌博,那我的母亲正是在用自己的青春赌儿子的明天!
所以,我暗下决心,这场赌博绝不能输!为此,我也要参与这场赌博,我要和自己的母亲一起把这场赌博进行下去,我也要用自己的青春赌母亲的明天!──但上天会让我们赢吗?
从偷偷炒股到现在已经有一年了,开始,我还不敢用真钱买卖股票,只是进行模拟炒作。也许我天生就是炒股的天才,也许是妈妈多年来对我的严格教育,一个月的实验期结束时,当我看到自己的模拟炒股的结果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我毅然用妈妈平时给的零花钱作为股本开始了实现理想的冒险。
可前些日子我用自己新拿到的身份证开了一个新户头后,却因证券所打来的确认电话而露了马脚。
  妈妈显然不赞成我炒股︰「苍天,你可知道,炒股带有太大的风险性,而且家中也不富裕,根本玩不起股票啊!」
我没有辩驳,但当我将自己的银行存折拿给妈妈看过之后,妈妈一下子看到存折上那 170万时,也懵住了。也许炒股真的改变了我的性格,也就默许了。但她要我保证,炒股绝对不能影响身体和学习,而且还要多学一些金融方面的书──在炒股上,只有一时的运气,不会有永远的运气。
  我一一答应了。妈妈微笑著告诉我,其实妈妈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见到儿子长大了、成熟了、懂事了,她的心中也很欣慰。
也许别人会说是炒股改变了我,但我知道,真正改变我的不是炒股,而是妈妈,因为我接触得越多,越能体会妈妈的爱的伟大,她为付出了太多、太多。我如果还要继续封闭自己的心灵,我又如何对得起妈妈的爱呢。
  「妈妈,这些年辛苦你了,让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为了我,你受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妈妈,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动了感情,深情的望著妈妈,而妈妈也很感动,眼中又留下了泪水。
而妈妈轻轻地对我说:「我知道你喜欢妈妈,从小就知道,可是你知道在正常的社会里,这种感情是不被接纳的。妈妈愿意给你信心和力量,你可以对妈妈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好。妈妈又何尝不对你有特殊的感情,尽管这种感情超出了正常的范围。因为你童年时就开始充当妈妈的保护神。」
「不,妈妈。因为有你.这个世界变的精彩,今生最幸运是爱上您这世界我什么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你.就是不能放弃你.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就是身边不能少了一个你.因为我爱你!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愿意用生命来证明。因为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妈妈张开了嘴,让我深深的吻下去。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吻融化了相拥著的我们。
我们的唇终于分开,彼此喘著气,妈妈的脸红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们凝望著对方,许久,妈妈在我耳边像呼气一般的低语说:「妈特别为你喷了香水哦!」。
我忍不住又吻下去,妈妈轻笑著躲开,更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乳房,妈妈竟然不阻止,并且羞红著脸向我说:「我的好儿子,不要著急,妈愿意给你,妈的身体早就给你…不会食言的,不过对男人来说,每天性交的话,长久下来对身体不好,况且妈需要你是永远,而不是短暂的,你能了解吗?」
这一天,我和妈妈不停的性交,妈妈 了一次又一次,也因为妈妈告诉我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也毫无顾忌的将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里面,浇烫著妈妈的子宫,那个曾经孕育我的地方。妈妈大胆的淫叫声似乎从没断过,喊出她所知道的所有淫荡字汇,加上我的引导,更是淫靡到了极点。
这样的女人,自己的亲生妈妈,完全解放的性爱伴侣,我心里已经笃定,至极的性交快感全部在这里,我还求什么天仙美女?
我们母子的性交,一直到晚上12点才告一段落,我们的淫液都快流干了,梳发上,地板,妈妈和我的床上,到处都是淫乱的痕迹,尤其在我的床上散落著我和妈妈激烈性交后掉落的阴毛。
吃过点心之后我们母子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副丰满的臀部,穿著一件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紧紧的包裹著中间凸起的肉片,肉片中间深陷成一条裂缝。
「哦…妈…早….安」妈妈用手不断的套弄我的阳具,时快时慢,逗得我快忍不住的想抱起她大干一场。
看见妈反而闭上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样,接著用脸颊在我的阳具上摩擦,最后看她缓缓伸出舌头,开始舔著龟头,接著又张开口将阳具整个含进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觉,妈妈的嘴像吸盘一样,上下的吸吮。
「滋…滋…」从妈妈的口中不断发出吸吮的声响。一会儿她又往下含住我的睾丸,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没几分钟我再也忍不住了,趁著妈妈又含住阳具时,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口中。
只听到咕一声,妈妈把它吞了进去,又在我的阳具周围舔了干净,然后我们又是狂乱的性交以后才吃早餐。
特别新闻报告
20xx年xx月10日,该日晚上6时15分出发的士,由41岁男性王xx司机驾驶,载著2名乘客从新界驶往海天皇宫。于晚上6时30分左右,该辆的士于屯门公路的汀九高架桥近3号干线入口的慢线行驶,准备进入3号干线往大榄隧道。同一时间,一辆由53岁男司机李xx驾驶,并没有拖有货柜的货柜拖架沿中线驶至。李声称因闪避尾随快线切入的轻型客货车而急速刹车 ,货柜拖头向左失控与的士尾部发生碰撞,的士车尾的保险杆被扯脱,继而撞向高架桥的护栏。虽然的士短暂停在高架桥边,但最后车头向地直堕35米下的汀九村山坡翻侧  。的士损毁严重,2名乘客被抛出车外或被压在残骸之下。由于冲力猛烈,的士司机和1名乘客当场死亡,另外李xx在医院抢救无效中身亡。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捉弄我?」
我趴在一张医院的病床旁边不停的哭喊著。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吗?我们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吗?我们不是说了好多好多的梦想吗?...为何妳先离我而去了?...为什么老天要开这种玩笑给我?...」
在病床上躺著的是妈妈,真可说是绝色美女,正值她人生中最灿烂的一段时光, 只见一头乌黑的头发,如同飞瀑直下飘逸,瓜子的脸庞显得精致,媚眼如初春绽放,樱唇娇艳迷人,挺直的瑶鼻,凹凸有致玲珑的身体,在她的胸前挺立著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肌肤晶莹剔透,光滑、细腻,洁白;修长笔直的玉腿散发著美丽的光泽。一身白衣裙袭身,显得素雅大方高贵,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韵和灵性,整个人就是一个天仙下凡一般。可惜的是,配著她的,不是红润的肤色,而是无生命的惨白...及身上散发的淡淡防腐药水味
这时一名老先生走到我身边。「你就别再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我知道你很爱我女儿,我也一直将你看成我的孩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的心中都不好过,但我相信我女儿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想先一个人静一静...我想多陪陪她...多陪在她身边...她最怕到医院了...她最怕打针跟看医生...真像个小孩子...」我苦笑的说著。
「嗯..好吧。那你自己的身体你也要顾好,知道吗?」老人家知道是不可能劝我离开的,也只好让他继续留在她的身边。
「我会的。你别太担心。」我回答著。
就在老人家缓缓走出病房外,慢慢的将房门关上。
外头的护士在看到老先生走远后,便在一旁滴滴咕咕的咬起了耳朵。
「妳知道那间病房的是怎么一回事吗?」
「不太清楚!妳知道吗?」
「嗯!那天就是我接急诊的。」
「是喔!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啊?妳快说啊!」
「嗯!那天是大约十一点多的事吧,那时外面正在下大雨,突然就电话响起,说有救护车要送急诊病人进来,结果载回来的是一名女子,好像是出车祸吧,不过没什么外伤,结果是内脏全部破裂,来不及抢救后,失血过多而死了。」
「喔!原来是这样喔!那那个男子和刚那老先生是??」
「那满身酒气的老先生好像是女子的爸爸,而那英伟男子像是她的未婚夫,不过看登记是儿子,好像那名女子已经要论及婚嫁了,听说好像就是在他们去挑完婚纱后,在路上被撞的。」
「啊!那不是很惨?」
「是啊!很讽刺啊!都已经快要结婚了却发生这种事...真的让人很无奈...」
两名护士说完后,也就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在病房内,我温柔的握著妈妈的手,亲亲的在自己脸颊旁摩擦著。「妳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走的不是我呢?...妳可知道我多希望能代替妳吗?..不过放心吧!我好快下来倍伴妳!妈,嫁给我好?」我左手正大量留出血在妈床上…………
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悄悄的打开了。某位人士像是怕去吵到床边的人,而刻意的减小自己的脚步声。
这时我也像是发现了对方的到来,但,我并不想将头转过去看对方,依旧默默看著床上的女子...
「医生,我知道是你,同你儿子十几年交情的朋友了,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想在今晚,再多陪陪她...放心吧,我会顾好我自己的身体的。」
我头也不回的说著。
「唉!...发生这事大家都不好过,这...大家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我也只能说,如果连你也倒下,那大家真的会更不好受,你...那么多年的老友了,我相信你也懂我的意思,我今晚值班,有什么事你就请护士通知我一声吧。」站在男子背后的医生也颇为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改天,我有空再好好喝一杯吧。」我仍是头也不回的答著,能占据我目光的,只有床上那妈妈绝世容颜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很快的,窗外的天空从午后的黄昏转变成闪闪星空,房间之人的姿态却不曾改变,这时,病房的门再度的打开了。
「是你吗?放心吧,我没事的,别担心我,你没事要忙吗?晚上医师不是应该要再寻一下房的吗?」我没气回答,没有回过头去。
「呵呵!这位先生,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爱她对吧?」但后头传来并非医生的声音,而是一种飘飘渺渺、空空洞洞,像是回音一般不真切的声音。
我也发现不是好友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去。
我回头一看,发现站在我背后的是一名身高不满150公分的人,一张甜甜的娃娃脸,但却有著不合称的成熟眼神,一双像是能看透人心的诡异双眼。脸上虽然挂著微笑,却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身上穿著一套合身的西装,露出在外的双手,一手是如孩童一般的稚嫩,另一手却是像百年老朽般的枯瘦,在在的让人感觉整体的不协调感,但又有一种莫名的一体性。
「你...你...你是谁?」一同每个人碰到我的情况一样,我结巴的问著每个人都问的问题。
「呵呵!你别太紧张,我是来帮助你实现你心中最希望实现的事情的人啊!我很清楚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 神秘人物说著。
「好!你说你知道我最希望的是什么!那你就说出来给我听啊!」我也不知为何的吼著眼前之人,或许是本能之下,觉得不想被看透的关系吧。
但,再怎么不想被看透,眼前这神秘人物仍旧缓缓的说出了我心中的愿望。
「你现在最希望的是床上这位你的妈妈及爱妻能活起来对吧!另外你死前说要妳妈的答案,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本来听到关于妈妈的事时,还不是那么的惊讶,毕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当眼前之人说出关于我自杀及对妈的事情时,我真的吓到了,毕竟知道的,就没人知罢了。
那眼前之人又是从何得知此事的?还是八卦新闻的狗仔队?
「呵呵!你别太紧张!更不是那些无聊的狗仔队!我说过了,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人!」神秘人物如同看穿了我的想法说著。
「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更是讨厌那种赤裸裸的感觉,更是不安的吼著。
「别那么紧张,来,这是我的名片!请多指教!」神秘人物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了男子。及他扶著我大量出血的左手.用手指便能为我止血….
「Ominous?!」我看著名片上方的名字念道。
「呵!一点也没错!我是人生交换公司的公关经理!很荣幸能接到您这位客户!」Ominous透露出诡异的笑容。
「人生交换公司?!不用付任何费用,即可交换想要的人生?!代价是人生的一部份?!」我拿著名片,念著对于公司的简短介绍。
「没有错!您念的都很正确!代价要人生的一部份是因为我们会给您一个新的人生,但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两个人生,所以,您需要将您旧有的人生当做代价。」Ominous解释著。
「嗯!好!我决定换!」听完后,我马上做出了决定。
「嗯!您不再考虑看看吗?」Ominous说道。
「不了!反正没有她的日子,跟死没什么两样!要是能换回她!要我付出什么代价都行!」我十分坚决的回答。
「好的!那...您抱著你妈妈这边请。」说完,Ominous回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将我引导往病房门口的方向。
这时病房的门外,已不再是平常可左右转的走廊,而是变成了一条向前行的暗紫色的诡异隧道,而四周的隧道不知是否是错觉,感觉上好像有在做著蠕动的感觉。
当我跟著Ominous走出隧道之后,处身在一处十分古典的欧式茶房,上好精美的家具和茶俱组,一壶清香的水果花茶像是刚泡好的放在桌上,如同主人早已预知今天会有人来一般,但这对我而言,已不是去在乎的事了。
「来!您请坐。这是上好的水果花茶。」Ominous替我拉开椅子并倒上一杯花茶,一杯看起来鲜艳似血的花茶。
「不用了,我只想赶快交换人生,赶快去陪她。」我并不领情的回著。
「呵呵!您不用急,因为有些事情我要先,先将你妈妈放在房间那边床吧!和您说明一下。」见到一位金发美女忙为妈妈打扮,她立即指示我出去。
「就是关于您这件case因为牵涉到一位已经去世的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有些改变。」Ominous不急不忙的说著。
「改变?什么改变?变成不是同一个人?」我不解的问著。
「呵!这到是不会,只是回到你俩做爱前一天,需要将你妈妈弄到处女时代时期.妳妈妈将有举世无双的美貌,但性格是妬忌心极重的人!而你俩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而不再是儿子和母亲。 不然您的妈妈会记得她死亡的情况,而四周的人也不能接受。」Ominous回答著。
「这可以。但她这样一个月后就不会死吗?」我问道。我俩做了爱一个月!
「是!您会记得一切,只要您记得今天的情况,不要让照著同样的情况再发生就可以了,我提意你俩在邮船过一个月,出事原因就没有了。还有每天要用你要自己的精液滋润她生命喔!你不可离开她视线范围内,及她身上散发的气味会今其它异性反胃感觉…..你还想要她大便失禁……好吧」Ominous微笑的回答著。
这时的我顾著思考酌磨著那天的情况,并没有看出Ominous这时的微笑是多让人感觉可怕...
「好吧!那天她会去到被撞的地方的原因就是我和她求婚后,她去看婚纱,大不了提前和她求婚就好了。」我最后也接受了这个条件。
「呵呵!本公司为了表示歉意,所以在您想要对妈妈的,额外多给予您妈妈重做选择性记忆和铁处女之身及你的阳具,让您能够令妈妈性福人生,财色两得。另外有一位魔女会仕奉你们一切。」Ominous说完便从身后拿出了份契约。
「请您看看这份契约的内容是否都能接受,如果都能接受,请再将注意事项的部分看一看,如果都没问题,就请在这签名及滴血为盟吧。」
我看了看契约,觉得一切正确,就往注意事项看去。
『一、 顾客不可在交换过人生后又再来要求交换回原本的人生,交换后的原人生将为本公司所有,本公司有著所有的使用权。二、此次顾客只能对其所爱之人形影不离。更是妳所有一切!三、如有违背以上事情,则顾客乙方苏美雪会自行用手段报复,负担所发生之责任与问题,而一切发生的责任和问题皆与本公司无关。』
我看了看,除了第二点有特别要求些什么外,其他的都很正常,而想想自己都希望和她走一辈子了,而对她也没什么怨言,应该也是不成问题,一切看看后,便在签名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及血手印。
「呵呵!很谢谢您的惠顾!那么,就请您好好享受您的新人生吧。」
Ominous说完之后,便叫我入房将看妈妈。我看见一位女雇那妈妈面上遮面纱,这时妈妈身著鲜黄绣花的罗裙,足登丝织锦花绣鞋,头上的钗簪以珍珠镶嵌,双耳戴了明珠做的耳坠,粉颈挂上宝石缀成的珠链,混身光环流转,配起她颤颤巍巍的耸挺酥胸,纤细得仅盈一握的腰肢,洁白如丝锻的皮肤,胖瘦适中的身材,妖艳婀娜,动人至极。整个发型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一挥而就的大发卷刘海,这一状容仿佛如艳阳初升,光华夺目,均被妈妈那美绝当世的扮相震慑得不能自控。只是依旧在熟睡状态遣容…
女雇一见我微微笑说:「可否拉起你妈妈的面纱,我告诉你一个梦想不到的秘密。」
  我皱眉:「我这么做,不影响她吧?」 
 
  揭起了妈妈的面纱,一张宜喜宜嗔,充满成熟美女风韵的俏脸,呈现眼前。
  妈妈的玉脸稍嫌长了点,可是由于粉颈像天鹅般优美修长,却配合得恰到好处,形成一种特具魅力的吸引力。
  再加上下颔一颗有如点漆的小小美人痣,把一切都平衡得完美无缺。
  她的浅紫色眼影在大面积涂抹在眼窝,并以紫色眼影在下眼尾处加强。下眼尾的眼影切记也是要画在睫毛根部的位置,再轻轻向左右晕开。淡紫色诱惑唇色,可令任何男人见而心跳。
  古典的美态,却多了妈妈本来所没有的野性,使人生出一见便和她上床的冲动。
  难怪她要以面纱遮脸了。
  那女雇见我目不转睛打量妈妈,大感满意,含羞说:「先生觉得你的妈妈人间绝色尚可入眼吧!」
  我回神说:「请问有什么注意事项及秘蜜呢?」
  女雇眼中掠过惊异之色,轻轻说:「到这刻我才明白为何连Ominous都对先生惘开一面,你说话正代表一个人的胸怀修养,只听先生谈吐别出枢机,就知先生非常人也。」
  我暗叫惭愧,苦笑说:「我只对妈妈情像深海,其它一无事处。」
  女雇掩嘴媚笑说:「唉!世间竟有你这类倾心的男人,说出去绝不会有人相信呢。」之后她便叫我站在一旁,任何事也不准再走近妈妈身旁……她先用手指爆开妈妈身上衣服,回复赤裸的身体……….
她便说:「我,夜魔女莉莉亚公认你,现在,为了完成和我的契约,从地狱回到这个世界吧!然后,用这生证明人间有爱哦!」女雇的表情此刻居然变得如同圣人一样的纯洁,在他说完这番话的瞬间,她的身体就散发出了黄色的光芒,在这道光芒中,女雇的身体就像被扔进了火炉的蜡烛一样溶解掉了,而被她扼住喉咙的妈身上,那些致命的伤口却在慢慢的恢复。
突然之间,她的身体像是整个炸开一样爆发出了强烈的光,当这道光散开以后,看见那女雇居然从这个房间之中消失掉了。刚才已经确切无疑死掉的妈妈,却从床上坐了起来,虽然身体依然湿漉漉的充满淫荡气息的液体,脸上也满是便精液的痕迹,但是满身的淤青和伤痕也不见,明明已经被无呼吸也恢复了过来。
只是现在妈妈的眼眸已经不再是漂亮的棕色,而是变成了妖冶的鲜红色。
「已经完成了吗?」坐在床上的妈妈抬起了自己的手来看了看,然后活动了一下刚才应该已经被扯断掉的肩膀说:「契约居然真的完成了啊……」
她的口唇放送出是女雇缥缈优美、如云似水的声音,似乎上了妈妈身体一样,但是笑容却浮现在妈妈的脸上,妈妈的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揉弄起那两团似乎比刚才变得更大的乳肉,她的手指才稍微一用力,一股白色的乳汁就从少女的乳头上被喷了出来。
「变得好敏感啊……这就是我的新生吗?」妈妈看著沾到自己手上的乳汁,妈妈露出了痴迷的表情,慢慢把手放到了唇边伸出舌头舔著沾在上面的乳汁,而另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小穴外面,然后直接将手指对准自己的尿道就捅了进去,
「呀啊!啊!已经……已经被完全开发了吗?连这里也……」
车祸被彻底破坏掉的尿道也已经恢复了过来,不,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恢复了。因为现在,妈妈那原本娇嫩脆弱的尿道里,居然已经可以塞得进两根手指了!依照妈妈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尿道现在恐怕已经可以放进我的肉棒了才对。一想到这种情景,妈妈的身体就猛地抽搐了一下,从已经闭合起来的小穴肉唇之中,一些透明的液体就慢慢流了出来。
但是,就在妈妈打算把手指塞进小穴里面的时候,她发觉到了,在自己的脖子上有点异样的感觉。她连忙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此时,妈妈的鼻子上已经多了一个沙粒钻石及颈上的项圈,在项圈上铭刻著古老而神秘的标记。
「这个……就是和夜魔女完成契约的标志吗?」妈妈原本优雅的笑容瞬间变得狂妄起来!
「就是这个了!和莉莉亚完成契约的标志!我,已经和他成为一体了吗?哈哈哈哈哈!」
妈妈大笑著,在床上快乐地打著滚,就像是其他天真的女孩子一样。
在宣泄了快乐以后,妈妈大开双腿伸开了双手在自己的床座躺开了。叫我跪在地上。
「我跟妳妈妈订契约内容有三件事.1.你以后只能喝我的尿,2.你要重新追求及绝口不提今天发生的事,我会随时读你心中话3.变心妈妈立即死亡,听见了吗?」
      「知道明白,妈妈。」妈妈把我放在阴唇上,直接在我脸上撒起尿来。
  金黄色的高贵液体,冲击著我的口、我的心。
  我忙张开嘴,但妈妈却故意晃来晃去。最后我嘴里还是积满了满是泡沫的尿液,发出散发出甜水果的味道。
  我兴奋的一口口吞下,妈妈羞赧的回答:「苏美雪的肉体……从现在起是属于…你……一个人所拥有的。」
  妈妈叫全裸我坐在床上为我医好阳具。妈妈口含一粒小小钢珠放在我的小小包皮上贴著,我立即有了重生感觉…
她仿佛知道,闭上双眼,妈妈用细长的手指不断地套弄著我的阴茎,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身体后褪、微启粉紫色的双唇,终于她的唇碰触到那昂阳之物,最后更将我的阴茎整个含进了她的樱桃小口。我顺势一送,将青筋暴怒的阳具,挺入她的小口。
  「哦」她轻轻的咳了一下,低吼声从喉头溢出,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顶到她的舌根。为我品尝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而妈妈以舌头正上上下下舔弄著龟头,沿著龟头的边缘,绕著伞状的帽缘,做圆周运动,再来含住我硕大的龟头,再以指甲搔弄包皮,左右刮弄。最后绕行沿著包皮继续向下舔吻,直到含住整个阴囊,我椭圆的睾丸在梦璇嘴里滑溜著,一左一右的撞击她的口腔。
  我感觉妈妈手指正仿佛弹琴,仿佛按萧,或轻或重,或快或慢。明显的感受到她灵巧的手指,正竭力的为我服务,最后终于含住我整支粗大的阳具,暖温的热度,逐渐在我下腹蔓延开来。
  我低头看著妈妈,正在欣赏这一幕景象,仔细的观赏人间绝色美女以火热的唇吞噬我的一切。妈妈正贪婪的吸吮著它,舌尖直接伸入刺激我最敏感的部位,我心跳加快,呼吸也急促了!我却也感觉到粗大的阳具在她嘴里的膨胀快撑爆了妈妈的樱桃小嘴,我只感觉到完全的快感!麻麻的、涨涨的,我的屁股却已经开始扭动呻吟起来!
  「妈妈∼好舒服!别停!别停!」
   没想到我会有这样激动的反应,我低沈的吼声,夹杂著无异识的呢喃。涨大后的阴茎,布满著一条条青筋,好似一条巨龙,在妈妈的嘴里钻动。
  我的腰愈动愈快,她的舌尖在我的最敏感顶端游移,妈妈含著我充满黏液的阴茎,早已分不出这味道是来自于她还是我。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我的下腹,我知道要免一下以免射出太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江湖遍地卖装备】与母相爱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