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生命中的好日子 电视剧】无防备堂姐隐奸记 (7-10 全文完)

无防备堂姐隐奸记

. 【无防备堂姐隐记】 作者:楚九声(应相和)2022-3-19发表于春四合院2020/10 首发于:PO18 (七)青 回程我没走原路,而是从另一条通道爬了出来,悄悄从桌缘探出头,只出一双眼睛、监视岳伯他们。 爷爷就甭提了,从头到尾都没发现我,还在自顾自的下着棋;岳伯似乎心有余悸、四顾张望,视线碰巧跟我对上。 我朝他比了一个“赞”的手势,他又愣了一愣,想了快十秒,最后也微笑回我一个“赞”。 对!这就对啦!不愧是岳伯,连鳄鱼侠的暗号都知道!赞! 这时岳伯松开原本摀住堂姐嘴巴的左手,大掌往下到她的口,开始玩弄那光的小脯;而堂姐则主摀住自己的嘴,轻轻上下摆体。看他们又继续做游戏,我也回去玩小汽车了。 没想到才过了几分钟,就听到岳伯在叫爷爷:“学长、学长……学长!” “……啥?”岳伯喊了好几声,才把爷爷从棋局里唤回来。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脚步声?” “啥?” “……不会是又有哪个警察来了吧?”岳伯语气里掺杂些许愤怒和无奈。 咦?奇怪了,我根本没听见什么脚步声啊? “干!”但爷爷信了岳伯的话,飙出一连串脏话,手中棋子一摔,“啪!”地立刻站起来:“妈的!不下了!不下了!俺回家吃饭去!” 听到爷爷要走,岳伯语带惋惜,但表却好像有点开心:“啊、这样的话,学长你先走,小毓、小和他们就给我顾啦!” “爷爷……” 堂姐也跟着开口:“等……等一下妈妈他们会来这边接我们嗯……啊、我们跟岳伯在这哼……这边等…就啊、等就好……你可以先回去啦啊!” 堂姐一边说话,体一边轻轻上下晃,话声也断断续续的。 “贺啦、”爷爷完全没发现异状,拄着拐杖就往外走:“听阿岳的话、不要乱跑,等你妈来接,知道没?” “嗯……嗯……” 目送爷爷的影离去后,岳伯他们又坐在原地等了几分钟。好像是确定爷爷不会折返,两人互望一眼,岳伯便拉着堂姐站起,两人的下面还是紧紧贴在一起,漉漉的泛着光泽。 岳伯搬起堂姐的右脚放到棋盘上,堂姐顺势弯下腰,一手扶着石椅、一手扶着石桌,摆出公狗撒尿的姿势。岳伯俐落的掉上所有衣服,一手托着她的腿弯、一手着她小巧的房,从她后狠狠地抽了起来。 爷爷离去之后,他们两人再也没了牵挂,作变得非常大胆,每一下都撞出啪啪啪的声音。 “呜!嗯、啊……啊………”堂姐纵浪叫,尚未变化完全的声线带点尖锐,彷佛尚未离巢的雏鸟。“啊、啊呜、啊、啊……”随着岳伯每次强烈的撞击,堂姐也断断续续发出高昂的娇喘,体因兴奋而泛起红潮,双眼紧闭,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中,似乎完全忘记自己初体验的地点是随时都有人会出现的公,也没发现我已经悄悄绕回他们两人后、蹲了下来。 “……” 由下往上看,堂姐两片鲜嫩娇艳的瓣被岳伯粗壮赤紫的巨撑开,淋淋的一片,不停喷溅出零星的水。 而或许是堂姐的蜜壶很紧,岳伯的又超常的粗大,即使有水的,的进出却仍有着微妙的窒塞,特别是往外抽出时,道口恰似钳般咬住头不放,冠状总是卡在将出未出的界处,巨便只能再度往内刺入径之中,九深一浅,宛如打桩。 纵使抽不顺,但也正因这样,自己的小老弟更能享受少女蜜壶内的搔刮,岳伯貌似兴奋异常,塞运不停,右手沿着堂姐的大腿上、把玩着:“呼、呼…不愧是年轻小母狗,里边他妈的有够紧……小毓、爽不?” “嗯……嗯啊…………”堂姐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只顾一劲儿地喘息叫…… “啪!” 没想到岳伯却突然搧了她的一巴掌! 力道不大,但雪嫩的上立刻浮出浅浅的红印:“俺在问你话!回答!爽不爽!” “嗯!啊!”右传来的疼痛与刺激让堂姐浑一颤:“爽!我很爽!” “嘿嘿……”堂姐的回答让岳伯很意,把她翻了个,让她变成大字型躺在石桌上,随后自己也爬上桌子,跪着用传教士体位持续挺进戳刺。 “啊、啊嗯……”堂姐边着边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不要……这个姿势……好、好丢脸……” “呼…呼……”岳伯呼嗤呼嗤的喘着气,鼻孔一开一合,彷佛犁田的公牛:“丢脸?丢你妈个脸!看你这浪样,巴不得全世界都盯着你的屄瞧吧!说!刚才在自己爷爷面前爽不?下边是不是破了个洞似的拼命流水?” “呀!啊!才…才没有……”堂姐嘴上反驳,但下面的蜜却不由自主的一紧。岳伯的也觉到了,脸上出笑:“俺明白的,小毓你就是那种给别人看会兴奋的暴狂!” “不……不是……嗯……”堂姐躺在石桌上拚命摇头。 “看啊!你堂弟正盯着咱们瞧呐!”岳伯扶着她坐了起来,把她遮住脸的双手拉开,堂姐的视线就和我重迭了。 “咦!?”她似乎现在才想起我在旁边:“小和!你……你别看!” 眼见她又手要遮,岳伯用单手就抓住她的两手、高高举到头上,另一手又把她的腿掰开了一点:“来、小和,靠近些、仔细看!” “不、不要……呜……”三点全,堂姐死命地扭体,眼中已有泪光闪。 堂姐的反应让岳伯更加兴奋,腰得更快了:“呼…呼……小和,你知道俺跟你姐姐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你们在做。” 我说。 “哎……!?” 岳伯好像没料到我能答对,先是一愣,旋即出笑容:“对!小和你很聪明嘛!俺跟你姐姐现在就是在做,俗称打啦!岳伯正在用大肏到你姐姐爽歪歪喔!”说着又把堂姐翻过,让她趴在石桌上。 “不、不要说了啦…呜…嗯……啊、”堂姐虽然嘴上说不要,但就连我都看见她下面的出水量更多了,随着岳伯抽发出咕啾咕啾的声响,也硬硬的了起来。 “呼……呼…才刚破处就这么…真是天生的浪货…真爽、俺十几年没肏过这么嫩的屄了……”岳伯腰得越来越快,一手握住堂姐的部,一手在她充血的来回搓。 “啊、啊!伯…伯伯……嗯、呀、啊、”一连串的刺激让堂姐也没力气理我了,只是自顾自的。 “啪!”堂姐的又出乎意料地挨了一巴掌。岳伯抬起手说:“别叫伯伯、叫爸爸!” “……哎?”堂姐还没反应过来,上又吃了一记。 “啪!” “呀!伯……爸、爸爸!别打了!” “好、很好!”听到堂姐叫自己爸爸,岳伯又把手放下、继续搓弄她的核:“说!爸爸现在是用什么在肏你?” “啊、啊……是……是小……” “什幺小!是大!”岳伯用力一顶,整条粗长的全塞进堂姐的道里,只剩一丛油黑的毛和两颗在外面。 这一下的很深,堂姐又放声大叫:“啊!……是……是伯…是爸爸的大、大在肏我!” “呼、呼……爽……乖女儿…你的屄很……爸爸干得很爽喔!” “啊、啊嗯、哼……爸爸……小毓……小毓也很爽……” 岳伯好像很喜欢堂姐叫他爸爸,腰跟手都的越来越快,响亮的体撞击声不绝于耳。 老实说,就算我当时年纪还小,甚至还不能起,但男女媾的场景却已看得不少,对眼前的春也没什么兴趣,索先到游戏场用水冲洗体、穿回了衣服。 我整理完毕、回到棋盘那边时,两人还在原地打,只是换了个姿势。 “嗯、嗯……爸爸……有、有什么要出来了!”忽然之间,堂姐浑颤抖。 “呼、哼、爸爸也要了!”岳伯的腰的更加厉害,要不是有他撑着,堂姐肯定会被直接顶飞。 “呼、哼、全部进你里面!” “哎、啊……那、那样……啊、……会不会怀孕……?” “……不用担心啦……第一次……都不会怀孕啦……” “喔、嗯……那……啊…”背对岳伯的堂姐没发现他闪烁其词。“那…就进来……” “好咧!”岳伯又全力抽了五六下,最后狠狠一顶:“来啦!全部进你子里!” “呜呀啊啊啊啊~!”堂姐蓦地弓起体、大叫一声,随后两个人就都趴在桌上喘息,偌大的公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唔……呼~”岳伯体力比较好,伏在堂姐上过了一会儿就起后退,一吋一吋慢慢地从道抽出稍微变的,上沾着水和的白混合物。退到半途,头的部分又被道口住,岳伯稍微用力,我彷佛听见啵的一声,堂姐的道就像开香槟似地,有不少白混合汩汩流出,空气中弥漫的腥臊味更浓了。 这副景好像让岳伯非常意,欣赏了好一阵子才翻过堂姐体,扶她起。 “来、舔干净。”岳伯说着就把半的朝向堂姐。 “哎……不……”话还没说完,只见岳伯又扬起手、作势要打,堂姐连忙凑上去、出舌头,对着上残留的又吸又舔、吃得一干二净。 “嗯、很好。”岳伯意地堂姐的头,下面的小头也跟着又了起来。 “哎……伯……爸爸、那根又变大了……” 堂姐讶异的表让岳伯很是得意,屌一甩,说:“当然!俺可是金枪不倒的老岳!来!” “咦、咦?要去哪里?”衣服还没穿上就被拉着往外走,堂姐有点抗拒。 “带你去洗香香啊!”岳伯走了几步才想起我一直在旁边观战,便转头说:“啊、对了、小和,伯伯有个‘机任务’要给你……” “喔!?”听到“机任务”四个字,我赶紧凑上前去,岳伯一脸神兮兮的在我耳边悄声说:“你有没有接过看守的任务?” “看守?” “对、”岳伯指着公入口的方向:“你就在那边躲着,注意有没有人来,有的话就赶快到游戏场跟我报告,可以吗?” “Yes,Sir!”原来是卧底加通风报信的间谍任务啊,这我很有经验! 互相行个举手礼之后,我就往公入口走去,而岳伯则又把他硬硬的大塞进堂姐的下面,两人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嗯嗯啊啊地消失在游戏场的方向。 (八)阿姨 我躲在公入口旁边的丛,执行岳伯指派的看守任务。不过等了半天,附近却半个人影都没有,唯有疏疏落落的蝉鸣以及热的要命的天气。兴奋渐渐消退,我开始觉得无聊了。 要不要回去找岳伯他们呢?正当我准备折返时,一阵轰隆的低鸣从远处倏然靠近。 转头一看,有辆银色的轿车已停在公入口。 一名形高䠷的少妇走出副驾驶座,朝公入口的方向走来。水钻高跟凉鞋在石砖上敲出清脆的喀喀声;绕颈小礼服肩又背,几乎遮不住前两粒巨,随着步伐颤颤巍巍地晃着;朱淡妆,衬着左眼角下的泪痣更显妩。 糟糕!是阿姨! 我没料到才一晃神,阿姨就来了,要快点去通知岳伯跟堂姐才行! 我赶紧往回跑,但才跑没几步就被眼尖的阿姨给发现:“小和……小和…等一下……!” 清脆的呼声越来越近,想不到其他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转:“阿、阿姨……” 和阿姨靠得近了,我才发现她礼服前隐约有两点豆子大小的凸起。 ‘阿姨没穿内衣吗?’明明是紧要关头,我脑中却冒出这个不合时宜的疑问。 “呼……呼……”阿姨跟堂姐一样,体力好像也挺差的,跑没几步就弯下腰、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说:“小和……呼……别玩了、快点、你叔叔在车上等……呼……路边不能停太久……” 阿姨喘了一阵,又问:“你姐姐呢?” 这时我才想起自己的任务:“啊……她、她还在里面,我去叫她,阿姨你先回车上等就好……” “没关系…呼~”阿姨深深吸了一口气,直起子:“我也一起过去。” “哎!?……喔……” “叩、叩、叩、” 后不停传来水钻高跟凉鞋敲击石砖的声音,彷佛定时炸弹引爆前的倒数计时。 我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只见阿姨一脸好奇地东张西望,似乎对这破旧公很有兴趣,但我的心里却七上八下,额头微微渗出冷汗。 ‘再这样下去就要任务失败了!’切体会到卡通英雄们拆炸弹时忐忑不安的心,但我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能摆阿姨。 糟糕了、糟糕了…… 或许是上天听到我的祈求,阿姨突然“哎呦!”一声,我回头就看见她面色痛苦地蹲了下来。 “阿姨!?你还好吧?” “嘶……脚好像扭到了……” 我走近一看,阿姨抱着左脚踝蹲在地上、眉头紧皱,凉鞋的鞋跟卡在石砖地板的缝隙里。虽然脚没肿起来,但她好像很痛,连黑色蕾丝小走光了都没发现。 虽然阿姨的内我也见过不少次,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看了几眼,才突然想到:大好机会就在眼前! “那阿姨你先在这边等,我去叫岳伯伯来帮你看看!” “岳伯伯……?”阿姨好像不认识岳伯,但我也没空跟她解释,转就三步并两步跑向游戏场。 “……嗯……啊……”有些零碎的从公深处传来,我跑进游戏场,果然发现岳伯跟堂姐还在做。 堂姐光溜溜地撑着墙壁、撅起,岳伯抓着她的子用后入式拼命抽着。堂姐细的肌肤上泛着浅红,面朝墙壁、视线涣散,嘴边着唾和发丝,从脸颊、背部到小腿上斑斑点点散落着半干的,看来是从我们分开之后就被岳伯肏到现在的样子,全上下几乎布手印,我看要是再让他们继续搞下去,堂姐的部跟迟早会被烂。 “伯伯……伯伯!” “喔……?”岳伯听到我的声音回头。 “不好了!阿姨来了!” “喔?来了啊……”岳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惋惜:“到公门口了是吗?” “不是!她已经在半路上了!” “什么!”岳伯吓了一跳,赶紧啵的一声、拔出沾水跟的,抄起旁边的水管就往他自己跟堂姐上疯狂地洒水:“夭寿!不是跟你说他们到门口就要赶快来跟俺说吗?” “我、我就不小心被阿姨发现嘛……啊她就硬要跟来……”我越说越委屈。 “啊、可是阿姨刚才扭到脚、现在蹲在半路上,应该没那么快……” 听到阿姨扭到脚,岳伯喊声“太好了!”就开始用手拼命搓洗自己的体。 堂姐被冷水一冲,好像也清醒不少,迷迷糊糊地问:“有没有毛巾……?” “没有啦!大小姐你嘛帮帮忙,这里哪来的毛巾?”岳伯一脸无奈,递给她一块布:“用这个擦。” “……哎!?这个不是我的内吗?” “不要就拉倒。”岳伯三两下就冲洗完毕,原地跳了几下把水甩掉,也不管体还的便套上衣服。 现场只剩堂姐还光着。她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妥协了,把内沾水、仔细在全上下抹了一轮,擦干之后才套上连裙。 这段期间岳伯一直忧心忡忡地盯着游戏场入口,不过直到堂姐穿好衣服,阿姨都没现。 “……伯……爸爸……”堂姐扭着递出答答的内:“这个要怎么办?” “穿起来啊!……在别人面前还是要叫我伯伯,听到没!”岳伯嘱咐着。 “喔……伯伯、可是内掉了……” “啊不然送我当纪念啦!”岳伯抢过内、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反正小母狗不穿内也没差!” “啊……嗯……”出乎意料的是堂姐也不抗拒,只是红着脸跟在岳伯后面往外走,真像只被调教完毕的乖巧小母狗。 (九)推拿 回到刚才的石砖路上,我们发现阿姨还蹲在原地,似乎是痛到连都没办法。岳伯一见到阿姨,眼睛顿时一亮,殷勤地上前招呼:“是小毓的妈妈对吧?俺姓岳,今天负责照看小毓他们……” “啊……”阿姨蹲在地上抬头,额头上是汗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岳先生您好……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什么见笑不见笑我是不知道啦,不过阿姨的裙底风光倒是历历可见。岳伯肯定也看到了,色眯眯的在阿姨前蹲下,说:“别先生不先生的啦,俺大老粗不懂那套……来、先把鞋子了吧!” “啊……看我痛到都忘了,真是的……”阿姨原本扶着左脚的手才刚放开,岳伯就迫不及地接、轻地上那纤细白皙的足踝,彷佛捧着一件易碎的古董瓷器。 “哎~这鞋子要怎么来着~?”岳伯看似认真在研究阿姨的脚踝和凉鞋,但我发现他其实偷偷让阿姨左脚张的更开,这下连光都能直接照进裙底了。 阿姨水嫩的大腿被光一照,泛着淡淡的橙红色,缀上点点香汗,看起来非常可口。两腿界处的私处被小小的蕾丝内包覆着,布料有些透明,隐约可看见底下的毛与色,但布料两侧却没有多余的毛出,看来阿姨平时有勤加修剪。 岳伯肯定也看见了,视线呈3:7的比例在阿姨的脚踝跟裙下游移,裆又慢慢膨起,最后一颗大如的头居然从他短的管钻了出来! “啊……”站在我旁边的堂姐也发现了,轻呼一声,旋即红着脸摀住嘴巴。阿姨不晓得有没有发现,只是闭眼皱眉,任岳伯索了一阵,才彷佛突然想起似的说:“扣、扣子在侧面……” “噢、噢……”听阿姨这么说,岳伯就慢慢解开搭扣,轻轻把她的玉足捧了出来。 阿姨闭着眼睛,觉鞋子被掉,就作势要起,岳伯连忙制止她:“哎呀不行!扭伤的时候最好先维持原本的姿势,要是乱只会更严重喔!” “喔、喔……”阿姨听了就又恢复蹲姿,体稍微后仰、没碰地,两手往后撑住地板。 岳伯捧着她的左脚慢慢压,说:“没肿起来都不严重,俺帮你推过血一下就行。” “呜……嗯……”随着岳伯的推,阿姨的眉头渐渐舒展:“岳先……岳大哥您手法挺好的……” “嘿嘿、那是当然!”被阿姨夸赞,岳伯好像很开心,一边推拿,一边慢慢地让阿姨的左脚张的更开,礼服的裙䙓逐渐到腿根,整件小都出来了,可是阿姨自己好像完全没察觉,就这么摆出毫无防备的姿势让岳伯按摩。 另一边,堂姐的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出罕见的生气表:“伯伯…伯伯……!” “干啥?”岳伯头也不回:“俺在帮你妈推拿,有事等会儿再讲。” 岳伯这句话让堂姐气得鼻孔都快冒烟了,跺了跺脚、说:“这里热死了!我先回车上等!小和、来!” “……我要跟阿姨和伯伯一起。” “随便你!”堂姐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岳伯愣了一下、抬头望着堂姐,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目送她裙䙓翻飞、不时出小的背影渐行渐远,消失在转角。 “……呜……岳大哥…这推过血差不多了吗?我们的时间有点赶……”堂姐刚才那些话好像也让阿姨回过神,眼微睁、神迷茫的问。 “啊、嗯……大概好了……你起来走个几步看看?” “好……” 没想到阿姨才起走没两步,就突然往前仆倒,而岳伯像是早料到会这样,一个箭步就冲上前、揽住阿姨的纤腰:“喔唷、好险!”说着就把环抱阿姨的手臂往上提了提、抵在那两粒巨的下方,明显是趁机揩油。 “哎呀、真不好意思……虽然不痛,但好像不太稳……”阿姨害羞的说。 “没事没事、”岳伯拉过阿姨的左手、环在自己的腰上,自己的右手则环着阿姨的腰,说:“血气顺了,可是要再几分钟才会完全恢复,俺扶你到车上吧?” 阿姨点点头:“真是不好意思……”两人就互相搀扶着慢慢前进。 才走没几步,岳伯就又开始不老实,环住阿姨纤腰的右手蓦地上、捧住她挺的右房。 “呀!”突然被袭,阿姨吓了一跳。 “啊、抱歉抱歉……”岳伯的手往下挪回原位。 又走了两步…… “呀!”阿姨又被袭了。 “抱歉抱歉……真的不是故意滴。你这衣服质料太好,不溜丢,俺抓不住手……” “呜……嗯……没关系……”阿姨脸红红的,突然跟走在旁边的我说:“小和,你先去车上跟叔叔说我脚扭到,走比较慢,叫他在车上等一下……” “喔……”我点点头,转往入口跑。 “……你阿姨拉个屎怎么那么久?都快来不及了……”驾驶座上的叔叔盯着左手腕上金色的机械表,右手食指不耐烦地敲着方向盘。车内唯有古典乐和叔叔时不时的咂嘴声错着。 “……不知道耶……”我望着窗外万里无云的天空,不敢看向叔叔。 刚才一上车我就被堂姐拉住,在耳边悄悄嘱咐,叫我别提到岳伯的事,配合她说阿姨去上厕所就好。 尽管不明白、也不太想对叔叔撒谎,但我更怕堂姐突然翻脸,所以还是乖乖照做了。 说曹曹到,阿姨喀喀地踩着凉鞋出现,步伐轻快,看来左脚已经没事了。 堂姐的表好像有点疑惑,大概是看到只有阿姨一个人出现,在想岳伯跑哪去了吧? 我正想跟她解释,阿姨已打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座,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去,说:“……呼、抱歉久等了,出发吧!”我发现阿姨礼服的前布料稍微歪了一点,浅褐色的晕从衣服边缘钻了出来,而且前两点激凸好像更明显了。 但叔叔好像没发现,看阿姨上车就迫不及的猛踩油门,直奔宴会场而去。错失解释的时机,堂姐也恢复平时的表,我就把那些话又回肚中,思绪已飘到宴会场内那些香甜的果和美味的料理上了。 宴会过程很顺利,没什么好提的。硬要说的话,就是在场男人约有一半的时间盯着新娘、另外一半的时间则是盯着阿姨猛瞧,特别是她的部。假如视线能溶解衣服,阿姨肯定已经一丝不挂了。 相较之下,这位美丽少妇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堂姐,表现得就彷佛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发现她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抓了好几把瓜子、塞进自己口袋,到后来连裙两侧都膨了起来,简直就是松鼠嘴边的颊。 “贪吃鬼。”我戳了戳堂姐鼓鼓的裙子口袋。 “要你管。”堂姐不理我,起到隔壁桌继续搜集瓜子了。 谁都没想到,这些瓜子正是后续小曲的起因…… (十 尾声)犒赏 酒足饭饱,宾客纷纷散去,宴会厅里剩下服务生跟工作人员在收拾善后。叔叔先走一步,去停车场把车开来;阿姨、堂姐跟我就先留在宴会厅里等他。新娘子的送客喜糖也发完了,阿姨正在和她开心聊天。 叔叔要开车、不能喝酒,阿姨刚才帮他挡了好几杯,这时从脖子到耳根都红通通的,笑起来格外娇艳。如果她也穿上婚纱,肯定没人分得出谁才是真的新娘。我发现有些服务生一边收拾一边偷看,还不小心弄破了几个杯子,有够蠢的。 这时新郎从后面走出来接新娘,新娘就跟阿姨说:“好啦、我也要去整理一下了。” “OK、辛苦你们啦、改天再聊~” 堂姐看大人们的话说完了,新郎新娘也回到后面的更衣间,就走上前、好像想对阿姨说什么。 但也不知怎么搞的,她居然一个重心不稳,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板上被自己绊到、摔了个狗吃屎! “嘎噗!”堂姐发出虫子被打扁的惨叫,说时迟那时快,“啪唰~~~”数以百计的瓜子气势磅礡地从连衣裙两侧口袋喷出、洒一地,彷佛什么道士的“撒豆成兵”戏法,不同的是法术神气、堂姐却是凄惨无比。 而为她的好堂弟,我当然是先士卒,放声大笑了起来。 “噗、噗哈哈哈~~~姐…姐姐……啊哈哈哈哈~~~”我笑弯了腰。 这一连串的,也让那些在打扫的工作人员纷纷回头,看到地的瓜子跟扑倒在地的少女,有些人忍不住也噗哧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哎?”我擦干眼角笑出的泪水,这才发现堂姐倒地时裙子翻了起来,有小半个在外面!而且只要站对位置,还可以直接把她的下面看光光! ……哎呀糟糕,要是阿姨发现堂姐没穿内,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耶…… 我本来打算笑完就上前救场的,不过阿姨抢在我前头,快步走到堂姐旁边蹲下、帮她捡拾地的瓜子,一脸尴尬:“小毓你在做什么……” ……哎呀?阿姨好像没发现? ……喔!等等!阿姨不但没注意到堂姐走光,更没注意到自己也走光了! “……想吃瓜子直接跟妈妈讲,妈妈买给你就好了啊……真是……” 阿姨一边叨念,一边捡起瓜子。不过瓜子散布得广,加上她穿着高跟凉鞋、又已经是半醉状态,作变得非常笨拙,原本并拢的双腿又慢慢张开,最后几乎是M字开腿蹲在地上。 想当然耳,男人们朝思暮想的阿姨私处便大剌剌的秀了出来。更幸运的是,阿姨原本穿的那件黑色蕾丝小内居然不见了!她现在也没穿内! 阿姨的私处跟堂姐的不太一样,阜比较饱,两片大特别厚,外型看起来颇为扎实,汉堡似地住小,蜜缝的正上方延出一小片约两根手指宽、一根手指长的纤细耻毛。看来阿姨是天生体毛稀疏,加上细心修整过,才会有那么整齐的一线型黑色毛吧。 “嘶……”附近那些男员工也发现阿姨的美景,其中一人倒抽了口凉气,轻声说道:“居然是馒头屄……极品……”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确实阿姨的下面的外型用“馒头火腿”来比喻更恰当。 就算她现在是M字腿,两片大还是得很紧,只微微透出里面的一线粉色,让人心难,恨不得上前翻开来细细品尝一番。 男人们暗自赞叹不已时,堂姐慢慢爬了起来:“呜……” “小毓、没事吧?”阿姨问。 “没、没事……”堂姐也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依旧死死的低着头、不敢看向阿姨,跪着用四肢着地的母狗姿势收拾瓜子。 也因为低着头,堂姐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妈妈走光,更不知道自己的裙子后面还挂在腰上,下面真空完全被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自顾自的收拾,作比阿姨俐落,但也跟着转来转去,几乎全场360度都能欣赏到她光溜溜的和刚破处的新鲜小了。我想,这或许也算是某种母女连心吧? “……” 此时宴会场里所有男员工都停下手边的工作,全神贯注在那“母女齐心、一同屄”的世界奇观,心里肯定认为阿姨母女俩都是货。现场一时竟无人出声,彷佛只要一开口,如此奇迹般的春色便会如海市蜃楼、化作泡影。 好景不常,这时一位女员工经过,也发现了。但她好像是个菜鸟、没见过大场面,愣了几秒,也没尖叫或是高声提醒,而是又站在原地想了半天,突然往回走,过几秒又出现,手上多出扫把和畚箕,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小、小姐……要不要用扫的比较快……?” “啊、不用了、”阿姨蹲着抬起头,看着她的工作证,微笑着说:“廖……小姐?没关系,廖小姐你们整理会场就好。我家孩子闯的祸,就让我这当妈的和她自己来收拾。” “喔、喔……”没想到会被婉拒,那个女员工尴尬的拿着扫把畚箕,不知所措。 “小廖,客人都那样讲了,你就快去做你该做的事啊。”这时某个在场的男员工对那女员工说:“外面庭院没整完,今天就又要加班到半夜啰。” “噢……好……”被叫做小廖的女员工再次看向阿姨,恰好阿姨正对着她、堂姐背对她,两人一蹲一跪,下体一览无遗,两个小嘴一齐对她微笑。 小廖羞红了脸,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小廖走掉之后,在场员工纷纷对刚才说话的那个男的比了个赞,那男员工则是一脸得意,走向阿姨,假意询问:“小姐、需要帮忙吗?” “啊、不用、没关系……” 那男员工似乎早料到阿姨会婉拒,故作殷勤只是为了站得更近、看得更清楚,这时当然也不坚持帮忙,默默地站在摇区、欣赏阿姨和堂姐的母女春光秀。 “小毓、你捡右边的,我捡左边的,这样比较快……小和、你也不用帮忙,小毓闯的祸,她自己收拾。”阿姨背对堂姐发号施令。 哎呀,糟糕…… 阿姨原本那个蹲姿的视线比较高、比较广,就算没人提醒,她也迟早能发现堂姐。可是一旦她们背对背、分工合作,谁也看不到谁,春光秀就这样奇迹似地持续下去了。 这时其他男员工也或远或近、靠了上来,隐隐围成一个圆圈、圆圈中心是半的美少妇和美少女。那些男员工的跨下已纷纷鼓起,脸上完全不是员工对客人该有的表。有些比较大胆的人还拿宴会桌当掩护,手在桌下来去,搞不好已经掏出、打起飞机了。 阿姨可能是酒喝多了,蹲姿又加速血流,酒的效力发挥得更快,体逐渐开始摇晃。 “小姐、真的不要紧吗……?”那个男员工又走上前、蹲在她旁边、右手轻轻放上她的背。 “没、没关系、你们忙你们的……”阿姨喝醉之后虽然变得粗心又无妨备,但紧戒心却不减反增,用不失礼数但意志坚定的力道拨开那男员工的手。 “噢……”男员工鼻子、正准备站起来时,目光倏地落在阿姨礼服后腰部的丝带蝴蝶结上。 犹豫不到半秒,他的手已住丝带的末端、眼角余光观察阿姨的态,接着缓缓起,礼服的蝴蝶结就顺势被解开了。 “……” 蝴蝶结无声无息地变回两条缎带,不过阿姨的礼服跟我想得不一样,没有整件掉下来。 然而,从我的角度来看,蝴蝶结解开之后,阿姨的礼服裙子似乎变松了?原本能盖住的裙子往下,出一截深深的,再低一点点就是眼了。 可是那些男员工们纷纷发出“““哇赛……”””的赞叹声,又好像不只是看到而已,怎么回事? 好奇心起,我悄悄换了个视角。往旁边挪几步一瞧,这才明白他们赞叹的主要原因: 从正面看阿姨的礼服,上半布料是从脖子开始、延出一个三角形,三角形底部再连接丝带跟裙子,一体成形,正面出肩胛骨,后面背,侧边则是出腋下、双手和一点点的侧。那条丝带的功用一来是把礼服的布料拉紧、贴在阿姨前,二来是顺便当作裙带、把裙子系在腰际。 如今丝带一松、拉力消失,礼服上半的布料变得浮贴,阿姨稍微个几下就会大走光。像现在我从侧面看过去,那粒泽饱的雪以及上头点缀的浅咖啡色头尽收眼底。 阿姨明明穿着衣服却三点全,看起来有点奇怪,却又散发出不同于全赤的美,令那些男人们兴奋不已。 “噗嘶、噗嘶……”这时男员工们不晓得为什么,开始和刚才解开丝带的那名勇者玩起比手画脚的游戏。 他们的题目很简单,连我都能看懂:矮胖大叔比的作是“把阿姨扒光”、高瘦竹竿男比的是“把堂姐的衣服也了”、那个平头仔则是秀出空干王的电绝技…… 可是解开阿姨丝带的那个勇者却摇摇头、指了指阿姨,比出的手势好像是“不行、那样已经是最高”之类的意思吧?我看不太懂。 员工们自顾自的比手画脚,完全忘记我也在场……嗯?等等喔,难道说其实是我的存在变低了?白天的那些间谍任务让我的潜行技能升级了?好耶! 当我沾沾自喜的时候,勇者男员工不晓得从哪又弄来半包吃剩的瓜子,抓起一把、悄悄放在阿姨视线外的地板上,然后跟她说:“小姐、这里也有……” “喔?……哎呀、我也真是的,醉到都看漏了……”阿姨妩一笑,视线因为酒意而涣散,完全没察觉那是员工偷撒的,转个又继续捡了起来。 其他员工见状也跃跃试,半包瓜子在他们手里传来传去,堂姐朝西捡,他们就撒东边;阿姨朝北捡,他们就放南边…… 半包瓜子居然又硬生生的让母女春光秀不停加码、安可再安可,男人们越靠越近,但也没胆子再做出更进一步的举,只是欣赏着、视着、意着。奇怪的是,居然也没人掏出相机或手机拍照留念,可能是员工规定禁止携带电子产品之类的吧? 假如把这些员工换成宴会上那些色大叔,别说是拍照录影了,阿姨跟堂姐或许早就被肏到哀哀叫了也说不定呢。 几分钟过去,加码的半包瓜子也快被捡光。有人作势要再补,但被周围的人制止。他们大概也觉得再撒更多下去,迟早会被母女俩发现,所以见好就收,人群散开、各自退后几步,又装出认真工作的样子。 堂姐的进度比阿姨快了一些,说:“妈妈……我捡完了……” “…喔……好、你先去门口看爸爸来了没……记得下次别再这样了、知道吗?”阿姨背对着堂姐、还在捡瓜子,堂姐面朝阿姨的背后,跟刚才的我一样,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妈妈三点全,这时听到阿姨原谅她,松了口气,逃命似地离开现场。 阿姨慢了几秒、捡光瓜子后也站了起来,不晓得是酒醉还是姿势贫血,摇摇晃晃又快摔倒的样子。那个勇者员工见状又冲上前扶她,右手趁机放在她赤的美背上来去,趁隙揩油。 “哎呀……谢谢你呀~嘿嘿~” 假如阿姨她“醉后反应”有分等级的话,现在肯定已经进入下一级:刚才的警戒心完全消失,任凭男员工搂着她,不但不抵抗,反而还出妩的笑容。 “有绅士风度的弟弟,姐姐我很喜欢呦~说、你想要什么奖励?” “哎?”男员工傻眼。其他人见状纷纷用语和手势提醒他:部!!部!上她!!…… 男员工了一口口水:“……什么都可以?” “当然呀!什~么都可以唷~” “那……我想看你的部。”男员工终究败给了。 “哎~部啊……”阿姨接下来的反应,直接跌破全场众人的眼镜。 “……只要看部而已吗?你好、可、、呦~”阿姨说着,两手拇指轻轻勾住前三角形的布料的侧边,往中间一拉,两粒巨就当场弹了出来! “嘿嘿~好看吗?” “好…好看!”在场的男人目光全被那对白炽灯下闪闪发亮的房给吸引了。 阿姨嗤嗤的笑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这时堂姐的呼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妈妈!小和!爸爸到了,快点过来!” “哎呀……看来今天就这样啰~”阿姨妩一笑,拎起小皮包往外走。 然而或许是察觉男员工们的失落吧,阿姨走没几步就又转向他们说:“对了!多亏有你们,好姊妹一生一次的婚礼很成功,我要好好谢你们才行呢~”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阿姨就突然撩起礼服的裙䙓!而且还不是稍微掀开、出春光的那种,是豪放的一路往上掀、直接把裙䙓拉到腋下,在大庭广众下,把女人私的、只有男友跟老公才能看的那些体部位,毫不保留地全秀给素昧平生的十几个男人看了! “呵呵,小小谢礼、不成敬意,犒赏你们的辛劳~Bye Bye~”阿姨用腋下把礼服住,三点全、踩着高跟凉鞋、扭着,彷佛模特儿时装秀,千娇百地走出门外,留下堂员工又惊又喜,愣在原地目送女神的离去。 堂姐跟我的假期就这么结束了。 几个月后她考上了重点校,举家搬到了另一座城市;我也因为父母调职的缘故,搬到南边的大城。从此之后我们就都鲜少回到老家,自然而然地分道扬镳,一如世上多数的亲戚,随着年岁增长而逐渐疏远。 直至拆开厚磅信封上的锡金蜡条,展开作工巧的喜帖,这才蓦地回忆起儿时种种。 犹豫良久,我还是在“不克参加”的栏位上打了个勾。 一厢愿地祈望,任凭时序更迭、韶光荏苒,回忆里的我们仍是那般天真的模样。而家乡,依然有着最灿烂的光。 【本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生命中的好日子 电视剧】无防备堂姐隐奸记 (7-10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