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少妇饥渴偷公乱】[炉鼎真修 ](苟道中人二创同人)第三章 花姝

[炉鼎真修

炉鼎真修(苟道同人)第三章 姝三首发:禁忌书屋字数:7293 听到门外传音,沉浸在余韵之中的晏明婳,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 “师妹且稍等片刻,容我梳妆” 随手施展净恢复的术法,把周的污秽和伤痕都一一涤清。 忽的,福临心至,出指甲从识海中捞取一条神念,正是刚才的室中幻想。 开双臂环看周,觉得还是大腿内侧为好,于是晏明婳用指甲在自己大腿内侧抠挖掉一条丝,把幻想铭刻在伤口之上。 想象着日后,自己大腿内侧刻了米粒大小的正字,每正字包含五个不同的景,不由得周一阵燥热。 从储物袋中摆出各色妆面与服饰,简要挑选一般,梳了一个妇人髻,这才传音乔慈光入内。。。。。。。。 乔慈光步入静室,见晏明婳端坐榻之上,把玩一卷画轴,四周再无任何物件,连个矮凳也没有,只能呆呆立在地上,低头不敢看那画卷。 “哎呀,是我的疏忽,都没有给师妹安排座位,失礼失礼。” 乔慈光只觉得师姐话里古怪,似乎是着重咬字于“妹”字,连连摆手,“不必不必,师姐贵为天姬,诸事劳,不必劳烦”回答中,不自觉的在“”字上加了重音。 晏明婳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悦耳如珮环叮当,全然不闻刚才的嘶哑秽。 笑眯着眼睛,步履款款,走到乔慈光边,“你呀,这是做什么,往日晏师姐,晏师姐多亲热,怎么这几天张口天姬,闭口天姬。” 乔慈光不声色的退了半步“今时不同往日,天姬为我素真天下一届掌门之人,如今正值正魔大战,天姬为正道领军人物,更是不可轻慢。” “哎呦呦,圣女大人,好明事理”晏明婳用那画卷在乔慈光手背上敲了敲。 乔慈光如坠冰窖一般,已经被探究到了,晏明婳贵为天姬,想要整治自己不要太过容易,气势立刻弱了下去。 “以后就不要天姬天姬叫个不停了,还是叫晏师姐”晏明婳开始绕着乔慈光转圈,嘴上却是不停。 “日后,裴圣子要是转到我们正道这边来了,份不能低了,可是我们素真天不收男修,我是天姬,太过惹眼,乔师妹的份就不错,让裴圣子以新份做乔师妹的道侣,再让他做哪个附属宗门的宗主,就很好了。” 乔慈光听了心中一喜又一沉“师姐谋划致,师妹佩服,但是师姐所图又是什么,师姐现在是以素真天为优先考虑?还是,裴郎?” 晏明婳正转到乔慈光后,听到裴郎二字,眼中闪过一到凶光,转过去,却又笑颜如的看着乔慈光。 “乔师妹这是什么话,当然是为了我们正道,为了我们素真天,才要考虑这裴圣子归正事宜,至于我,不过是与那裴圣子有一段水缘罢了,师妹又何须挂怀,如今有了这一层关系,我们也该更加亲近才是。” 说完,牵起乔慈光的手,轻轻扶拍。 乔慈光只觉得浑寒气,不想多呆“我还有物资需要准备,晏师姐请容师妹告退。”。。。。。。。。 晏明婳目送乔慈光一道遁光飞去,转笑容全无,只剩冷(这婢还真敢想,裴郎?她也配,居然起了夫妻相偕,一双一对的心思,找死!) 手下意识的到大腿内侧的伤痕上(这些流莺根本靠不住,是个什么东西,拜过堂却未圆过房,笑死人了,还是我这样的炉鼎对圣子才是真的一心一意,啊!圣子,你到时可要狠狠的赏赐婳奴啊!)。。。。。。。。 乔慈光飞于空中,牙关紧要(晏明婳这个货欺人太甚,当其妻其夫,什么狗天姬,不过仗着比老娘出好,入门早罢了,心里指不定是什么龌龊谋划,早晚扒了这个下胚子的皮做灯。) 乔慈光不由得紧握口暗藏的一枚传音符(还好我有一张谁也不知道的底牌,此事要尽快告知裴郎,裴郎啊,你要知道奴家的苦心呀!)。。。。。。。。 传音符发热,裴凌此时正隐蔽在正魔大战已经扫过的某处残破荒村中,皱眉看着手中的这一枚传音符。 神识一扫,乔慈光的声音传来“裴郎,天姬晏明婳已经知道了你的份,眼下正在不知道谋划些什么,你可要千万当心呀” (裴郎?前几日不还是裴道友吗?这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还是说心魔大衍咒的影响越发深入了。) “裴郎?你在听吗?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五大正道宗门都在追捕你,不如到素真天治下的城池中暂避一时,我向宗门申请管理一座城池,可以暂时庇佑你” 裴凌心下,再称呼乔道友似乎就太生分了,称呼师姐更是离谱,两人压根不是一边,无奈回到。 “乔姐姐,你这是受心魔大衍咒的影响越发深入,赶快想办法规避,过几日我便去找你,到时候再行联系。” 一声乔姐姐传来,乔慈光整个人酥一滩倒在卧榻上,恍惚间听到裴凌要来找她,更是喜不自胜,中间的话全部被过滤掉了,欢欢喜喜的去找宗门接领任务去了。。。。。。。。。 天姬中,晏明婳一项项的处理挤压下来的事务,在念取一片玉简时,突然怔住了,又反手从暂不回复的玉简中取出一片念取,脸上出了然的笑意。 暂不回复的玉简是阮芷师妹发出的,申请为一边远小城支援一名元婴修士,如今人手短缺,所以暂不回复。 最新的玉简是供给堂发出的,要为前线输送物资,押运队伍由乔慈光师妹带队,正巧返回途中要经过这座小城。 这种萝卜坑式的计策瞒得过谁,晏明婳不禁失笑,不过也好,将计就计,乔慈光果然有手段探知圣子的下落,也省得自己到处去找。 想到这里,随手从暗匣中取出一枚玉简,里面记载了各正道宗子和年轻长老的往来下落,已经经过她反复筛选,最终还是圣子来定夺为好。 手拂过大腿内侧四个正字,二十幅形态各异的画面从脑中划过,晏明婳赶紧咬住下,以免当众失态。。。。。。。。。 一段时间后,素真天治下,安雅城官道旁,一位俏丽女修正焦急的在原地踱步,正是乔慈光。 她不时施展水镜术查看自己的容貌可有不妥的地方,她今日着鹅黄对襟衫,腰腹刻意收线,显得段玲珑窈窕,裴郎日常穿着全黑,应该是不喜欢繁杂的色,鹅黄刚好,单色却又不会太过素雅,那魔宗圣女不带头饰,她今日也没有带,只是简单一只玉钗。 第不知道多少次检查姿容后,一道朝思暮念的影,浮现在地平线上。 裴凌脸佩面,正以一副青年书生的姿态慢悠悠的在路上走着,后跟着妖宠-妖狐玉雪照,外加几个被迷惑了意识的凡人,以为自己是家,实际上不过是路上偶遇的难民。 “裴郎!”裴凌闻声忘去,只见一曼妙女郎正在路前招手,秋风渐起,吹她的发丝和衣裙,日影斜照,映的一服饰如重时节绽放的菊,只叫人心里暖洋洋。再看眉目如画中仕女,肌肤胜月下白玉,更是令人陶醉。 “乔姐姐,你怎么迎出城来了,不必如此客气,你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忙吗?”裴凌对于乔慈光能够分辨出自己,已是见怪不怪,当下也不在掩饰,四下无外人,展出了本来面目。 原本狠可憎的面目,在换上了儒雅的学士袍服,头戴方巾之后,也显得戾气尽去,平和淡然。 乔慈光大步迎上前来,心疼的出手去,轻按裴凌眉间的褶皱,好像要把那眉间无尽的忧愁都一并消去。 “我有什么可忙的,我如今不过是一区区真传,万事自有天姬劳。倒是裴郎,你这些日子东躲西藏,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吧,快随我入城歇息吧”说完也不等裴凌反应,拉着手就沿着官道往城中走。 裴凌连忙招呼旁人员跟上,并向乔慈光介绍,又引起佳人一阵,“裴郎自都朝不保夕,却还不忘这些难民,真是宅心仁厚啊。” “宅心仁厚”的裴圣子也觉得乔慈光夸的妥当,如知己般与她十指相扣,两人并肩向城中行去。。。。。。。 乔慈光为裴凌在城中挑选了一处僻静的富人宅邸,原主早已举家逃去了大城,大宅四处红墙绿瓦,后宅自带林假山,各式家什一应俱全。玉雪照来回走安排,把一应仆从安排妥当,乔慈光与裴凌两人端坐于正堂之上。 乔慈光只觉得下的座椅有些发,看着仆从里里外外的忙碌,自己与裴凌并排饮茶,好像当家主母一般,不禁有些陶醉。 “后宅还有一处室,可以为裴郎日常修行所用,不如随我去看看”乔慈光向裴凌发出邀请,“好,有劳乔姐姐带路”两人一路协行入后宅,在照壁的后面,有一处机关室,室之中,是原主人的书房,长案矮几,茶炉水壶,卧榻书架。该有的家一样不缺,在两侧还有两处耳房,平日仆人可以等候在其中,看到室中场景,却不会干扰主人的视线。 两人把室转了一圈又一圈,都有些累了,并排坐在卧榻之上,乔慈光觉得此时气氛恰好,轻轻地往裴凌的旁凑了凑,肩膀顶在裴凌的肩膀上,受他的肌突然紧绷,而后又放松了下来,正打算进一步往他怀中靠一靠,师门的传音符却突然发热。 乔慈光皱眉,拿出传音符,无可奈何的听了片刻,向裴凌告辞,“师门传召,不敢不去,今晚我设宴,款裴郎” “不敢耽误乔姐姐的正事,乔姐姐请自便” 乔慈光匆匆而去,留下裴凌在室之中,裴凌的目光陡然锋利,看向一旁的耳房“晏道友还不出来相见吗?”。。。。。。 耳房中的空气一阵扭曲,一副姣好的美人躯显现出来,正是素真天天姬晏明婳。 看她影浮现出来,裴凌只觉得浑热血狂涌。 明明是素真天天姬,却是一副天生教的魔教装束,头戴金环,正中一颗粉色宝石,上一件米色肚兜外白色飘带,下超短纱裙配白色长靴,腿上是色金边丝袜,面上一条不透光的白色面纱,可以说除了面上遮的严实,哪里都漏。 “裴道友莫要奇怪,我刚刚去天生教执行了侦查任务,还没来的及更换装束,就匆匆赶来了,毕竟裴道友反正不是小事。” 裴凌面色有几分难看,他虽然口上说说什么心向正道,但是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是说说而已。 如今晏明婳却是直接找上门来了,自己的份已经暴,也不知道她有些什么谋划。 念及此处,裴凌的目光已经是带上了几分审视,直盯向晏明婳。 晏明婳深呼一口气,平息绪,语气却依旧严肃“裴道友既然入了我素真天的地盘,就在此地安顿下来吧,寻一修士夺舍,我们素真天自会为道友安排。” “哼,晏道友这是不讲往日面了呀,真要如此这般,我一修为全部付诸东流不说,此后人生更是处处受素真天摆布,不可能,我绝不接受如此条件”裴凌心下火气,语气也越发恶劣。 晏明婳眸光摇,语气却依然平稳“此事裴道友怕是做不了主,这周围几百里的地界都是我素真天的地盘。” 哈哈哈,裴凌仰天大笑,“是你素真天的地盘又如何,且看我擒下素真天天姬,天姬在手,你门中修士还不是乖乖为我开路。”说话间,一手画爪,猛然朝晏明婳抓去。 不成想,晏明婳几乎没能抵抗几下,就被裴凌扣住了脖颈,裴凌心下诧异,晏明婳嘴上却是不停“好你个裴凌,果然是卑鄙魔子,我诚心来与你谈判,居然趁我有伤在,虚弱无力之际偷袭。” “不过,你怎么就觉得我会愿意带你出去呢”晏明婳一脸挑衅的看着裴凌。 裴凌嘴角起“我自是有办法制天姬一番,天姬最好快快低头,免得受不堪之辱。” 一边威胁,一边在晏明婳周打入禁制,推在太师椅上,扯下她上飘带,把两只手腕绑在一起。 “晏道友呀,你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裴凌嘿嘿怪笑两声,故作凶狠,把晏明婳的双手捧了起来。 “瞧瞧这一双妙手,指心瑰红,嫩如葱根,韧如细柳,可惜喽,今晚我便要把它一根根啃下来下酒,让晏道友见识一下我们圣宗的手段” 一边吓唬晏明婳,裴凌一边把一根根玉指含入口中吮吸,别说,系统托管采补时不曾注意,如今细细品来,裴凌只觉得这天姬体质何其特殊,遍体香,肌肤吮吸起来还有淡淡的蜜甜味,想来是及其特殊的体质。 晏明婳哆嗦着低下头,不看裴凌的脸,在裴凌看来这是极度害怕的表现。也是,名门正派相比很少见到如此阵势,被吓到了也是应该。 (这天姬也是硬气,看来要更进一步才行,要好好吓唬吓唬她,我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把别人家的手指头啃下来下酒)裴凌作势在晏明婳的每个指根处都咬了一下,就慢慢的把晏明婳的手指抽了出去,还不忘在掌心多舔一口。 晏明婳平复了下来,抬头看向裴凌的目光中似乎带着几分求不,裴凌觉得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看来是个硬骨头)裴凌觉有些难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晏明婳的肚兜揪了下来。 两团粉嫩跃出,形状挺立,头是漂亮的色,裴凌也不客气,直接俯下去又啃又咬。 “卑鄙,无耻,你这魔头,不得好死”晏明婳一边作势躲避,一边斥骂。裴凌反而更来劲了,不断的用牙齿去戏弄两个头,手上也不忘个不停。 这对双是如此的有弹,让裴凌浑然忘我,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双被裴凌玩的是又青又紫。 裴凌觉到下已经鼓胀起来了,甩开腰带套在晏明婳的脖子上,再把渎直接套在了晏明婳的头上,整个蒙住。 “天姬大人,你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就让你见识见识魔宗的手段” 刺啦,裴凌把晏明婳下的短裙与渎直接扯烂,雪白的部直接暴在空气之中,皮肤是如此细腻,是如此美观。 可就是左边大腿内侧有五个细小的正字显得有些奇怪,裴凌也懒得管,或许是素真天的什么传统。 眼下也顾不得怜香惜玉,裴凌在自己的根上搓了几把,便直接顶了上去。 冠粗暴的顶开瓣,顺着紧窄热的甬道一路向前“这是闷,想不到天姬大人居然如此水,我还以为会很干涩呢,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呜呜呜,被套住头的晏明婳发出了在裴凌听起来很痛苦的声音,体开始抽搐,两条修长的丝美腿,围在了裴凌的腰间。 裴凌深吸一口气,开始大开大合的前后抽,挺进的越来越深,抽的越来越快。 突然,顶到了最深处的口处,心绽放,像小嘴一样吮了裴凌的冠一口。 嘶,裴凌倒吸一口凉气,一阵阵的酥从冠导遍全“想不到呀,天姬大人的小心还会咬人。” “真是个货,看不出来,堂堂的天姬,内里竟然另有乾坤”裴凌紧贴到晏明婳的耳边“可惜喽,如此美人落入我的手上,天姬小心,裴凌来漏” 然后猛地一把拽过套在晏明婳脖子上的腰带,晏明婳的子被整个拉成了弓形,双手无助的挥舞,脚尖紧绷,靴子都被踢飞。 裴凌到晏明婳的下收紧,深吸一口气开始疯狂发力,把太师椅直接阵散架。 晏明婳四肢着地,裴凌像骑马一样,一手拽着腰带,一手在晏明婳的部左右扇,控制着自己的“坐骑”向床榻边行进。 刚行至榻边,晏明婳吃不住力气,半扒在床头,尿水水一齐喷发出来,她高潮了。 裴凌显然还未尽兴,不的哼了一声“真是废物天姬,这就不行了吗?”出双手在晏明婳胯部上下来回乱,真气灌注齐中,让她赶快回复。 右手无意中过晏明婳大腿内侧细小的正字,一幕幕场景猛地冲进裴凌的脑海里。 裴凌迅速闪后退,以为遭了暗算,定神一过,却发现一幕幕场景,全部都是晏明婳与自己欢好的场景。 两人穿着各种服饰,扮演不同角色,在不同环境下欢,裴凌脸上透出震惊不解的神色。 他手拽下了晏明婳头上的渎,晏明婳的脸上并不是裴凌以为的痛苦屈辱的表,反而是享受兴奋的样子。 晏明婳也明白裴凌看到了什么,张嘴剧烈喘息,缓解窒息的觉“圣子。。饶恕。。婳奴,婳奴实在是。。太兴奋了。。” 她抬起部,用弹的去拨弄裴凌胯间的根。 裴凌的太一阵阵抽,他算是知道了晏明婳的“谋划”了。“你这货,看我肏不死你” 说完合压上,按住晏明婳的肩头,大力的顶弄,晏明婳也不在掩饰,发出兴奋的浪叫“太舒服了,圣子把婳奴肏的好爽,啊要飞起来了” 晏明婳回头亲裴凌的手臂,发现师妹乔慈光居然在书架后面偷看,手上拿着一件素真天特有的遮蔽神识的神树种。 裴凌觉得晏明婳的眼神有些奇怪,想要转头顺着她的目光去看,晏明婳猛地一把拦住裴凌的头,了上来。 两人舌织发出滋滋的响声,过了一会儿两分开,挂了几行银丝。 “圣子怎么对婳奴如此温,莫不是刚才第一下太过使劲了,损了腰力” 莫名被嘲讽的裴凌怒火上涌“好个货,婊子,今日不把你肏晕过去,我不姓裴了”说罢拽起晏明婳的头发。 “我把你这货挂在梁上如何”晏明婳兴奋的点头,裴凌觉得晏明婳兴奋的过分,浑“你这货,偷偷吃了药了吧” 晏明婳干脆顺势应下“是的,婳奴服了好几种春药,现在想要的不得了,圣子,把婳奴吊起来吧”她把脖子上的腰带递到了裴凌手上。 “什么天姬,该叫你天婊才是”裴凌甩手把腰带往房梁上一挂。 “师妹,你男人好呀,他好大,肏的师姐好舒服呀,你看他还要变着样的玩弄我”晏明婳暗中传音刺激乔慈光,这让她越发的兴奋。 乔慈光狠狠的瞪着晏明婳,传音辱骂“你这没人要婊子,勾引别人的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嘴上骂着,可是乔慈光脸上却显得非常兴奋,一只手深入裙下疯狂的搓。 裴凌也没有闲着,把晏明婳拴好后,直接掰开她的两瓣,却不急不患的把冠隔到了晏明婳的后庭处。 “你的这里,我还没有玩过吧”裴凌坏笑着把冠扣入晏明婳的菊口,受那紧致的压迫和弹。 “啊,是的圣子,圣子还没有用过婳奴的后庭,婳奴已经做了准备,灌了香,圣子请,啊!” 话音未落,裴凌的就重重的顶了进去,受那一层层的突破,晏明婳早已辟谷多年,灌香的后庭炙热腻,爽的裴凌浑发。 “乔师妹,你看呀,你的裴郎在玩师姐的后庭,你们两个到现在嘴都没亲过吧,真可怜”晏明婳还不忘继续挑逗乔慈光。 “混,婊子。。”乔慈光一边断断续续的传音回复,一边手上也没停。 室内的三人都在向巅峰节节攀升,最先到达顶点的是晏明婳。 啊!天姬再次潮喷,她受到了裴凌也即将到达顶点,迅速挣束缚,带两人转,朝向乔慈光的方向,一指破开了乔慈光的遮蔽。 “乔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会?”裴凌和乔慈光都在震惊中瞪大了双眼,呆立当场。 “圣子,给婳奴吧,给婳奴吧”晏明婳下蹲,口含住裴凌的,头发快速的甩。 裴凌的大脑已经僵住了,任由晏明婳口舌的侍奉,最终的在了晏明婳的嘴里。 晏明婳站里起来,一瘸一拐的向乔慈光走去“师妹,师姐有好东西给你” 乔慈光处在恍惚之中,晏明婳毫不犹豫的住了她“乔师妹,你的裴郎把师姐的三个洞都玩透了,裴圣子能来,有你一份功劳,他的华也分你一些。” 晏明婳按住乔慈光裙下的手,一块使力,乔慈光只觉得晕晕乎乎,看着赤的郎和师姐,到一阵阵刺激,很快也达到了巅峰。 晏明婳转,掀开乔慈光的罗裙,出水淋淋的娇艳口“裴圣子,我正式邀请你,留在素真天这边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少妇饥渴偷公乱】[炉鼎真修 ](苟道中人二创同人)第三章 花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