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人妻绿帽YIN乱】[淫荡的不眠之夜][完]【少妇之白洁全文90章】

[淫荡的不眠之夜][完]【少妇之白洁全文90章】/

[的不眠之夜][完]
发布于:2022-05-29

,

快到下课的时候,陈老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着慌慌张张地头也不回就冲出了教室。教室里瞬间闹腾腾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尤俊平从后面紧跟着出了教室。看到陈一路奔出教学楼,直接去了化工学院,尤俊平这才折回教室。

,

原来陈接到学院王院长一个电话,说陈正在出差的丈夫在湘西遇到一点烦,要她过去详谈。陈意识到不好,于是直奔院长办公室。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迎面而来是一阵奇异的清香,

,

院长正多坐在办公桌前,他朝陈摆摆手,示意她坐下。

,

陈急切地问道:「我丈夫他怎么了?」王院长说:「你先不要急,听我慢慢说。」他的声音平缓而有力,压制住陈的急躁。

,

陈只得点点头。

,

王院长又说:「据说你丈夫在湘西那里遇到了劫匪,现在联系不上,体的况还不清楚。」陈说:「我昨天就联系不上我丈夫了,因为他说过是在山区可能没手机信号,我也就没太在意。」王院长点了点头:「现在事态的发展还不太明了,我已经积极跟当地联系了。

,

你这几天先呆在这里,时刻保持联系。」两人陷入了一段长长的沉默,王院长摆弄着手中的笔,而陈也在焦急地思索着。

,

王院长突然又发话:「小啊,你是个很出众的女人。」陈抬头望着王院长,等着她的下文。

,

王院长又说:「上次开会,你说有人利用学校的资源办自己的私事,陈同志,你这是在说谁啊?!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啊!」王院长接着压低声音说:「现在有人说,你丈夫这次是携款潜逃……」「什么?!不可能!」陈大声辩解。

,

「诶,你别急。」王院长不急不缓地说,「你丈夫主管的实验室现在有八十万资金下落不明。」「那也未必是我丈夫干的啊!」陈反驳道。

,

「可是他为什么去长沙开会,人却跑到湘西去了呢?」「她跟我说去那里调查一点事……」王院长不客气地打断了陈:「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跟你说了。其实学校已经因为经济问题调查你丈夫很久了!」陈瞪着王院长:「为什么?为什么要调查我丈夫?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王院长看着陈凶狠地眼光,不以为意,反而出了邪的笑容,他的目光在陈全上下扫视着,接着说:「小啊,只要你跟我好好地近距离的流一下彼此的,你丈夫的事我给你摆平。」陈听到王院长的话,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痛恨,没想到这位平时仪态堂堂的院长大人居然会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她心跳急剧加速,部也微微地颤。

,

陈注意到了王院长的邪目光,不由得厌恶地转过头。她早就听说临江大学有「二王」,一个是师范学院的王副院长,一个就是面前这位化工学院的王院长,二王都是以「」「色」而闻名。临江大学的整体实力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化工学院却能在全国排上前两名,这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王院长有着很强的科研能力。但是这个王院长却酷玩弄学校里的女老师,听说被他看上的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

陈心想着,不由得害怕起来,她甚至怀疑,一切都是一个谋……王院长站起来,一步步走进陈。

,

陈的心已经乱了,她看到王院长向她走来,害怕地向门边退去。

,

王院长又说:「小啊,其实你丈夫跟我要系主任这个位子的时候就答应让你给我爽爽了,哈哈!只是一直没机会罢了。」「你放,我丈夫才不是这样的人。」陈大声喊道。

,

「怎么,你不信?你不信也没关系,反正他现在也自难保,救不了你了!」「你卑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了!」陈无望地威胁着。

,

王院长笑了:「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得掉么?现在是中午,没人会来我这里。

,

我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的,会儿我干你的时候你可要放声喊啊,哈哈!」陈想要冲出办公室,却抬不起腿,她的心很乱,很烦!她无力地瘫地靠在墙边。

,

王院长走上前去,一手搭在陈的肩头,欣赏她饱含痛苦的美态。他出右手一把抓住陈的房,隔着衣服狠狠地。

,

陈痛苦地低下了头,却分不出一丝力量去反抗。

,

王院长左手托住陈的下巴,欣赏着陈痛苦的表:「我最喜欢在我这间办公室里面干像你这样的大美人。」陈一口唾沫喷向王志强,骂道:「姓王的,王志强,你这个禽兽!」王志强擦了一把脸,冷地笑了:「会儿我要得你哭爹喊娘,也不知道你的那些暗恋你的学生看到你的样子会有什么想法,嘿嘿!」陈看着王志强冷的脸,真想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却没有力气去抬起胳膊。

,

王志强贴在陈的脸旁,朝她的耳窝轻轻地吹着热气:「是不是觉有心无力?我在门口的铁树上为你准备了一点小小的礼物,是我亲自研制的神经醉剂,你一推门,一阵风吹到你的脸上,那醉剂就开始慢慢起作用,侵蚀你的体和神,咯咯……」说着发出冷的笑声。

,

陈无助地任由王志强在她上肆意地索取。很快,衬衣就被粗暴地撕扯开,扔在地上。

,

王志强一边玩弄陈的体,一边不忘羞辱她:「你子蛮大嘛,是不是被很多男人玩大的啊,哈哈!」说着,单手到陈背后轻轻一挤,扣子就被解开了,王志强一挥手把它扔到铁树上,高高地挂着,无力地晃着。

,

王志强也算阅女无数,不过这对房还是让他欣喜若狂。他握住陈的美,又舔又啃,好像是一个恶鬼,时而又将枣红的小巧头含进嘴里用舌头咂咂地品尝一番,弄得房上口水连连。

,

陈痛苦地承受着,她无法想象,这个丑恶的男人还将无耻地进入她的体,霸占她,她……陈正想着,这事就发生了。王志强的大手已经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入了她的套裙,隔着薄薄的丝质内轻轻地挤压。陈体暗暗一颤,这正是她最的地方。

,

不知不觉之中,陈的小内也被王志强剥离了体,尽管还有套裙和丝袜,她的下体也受到了空气的清凉……还有,王志强的大手正在她的上轻轻地研磨……「唔–」尽管是被迫的,陈还是不自禁地发出了,这王志强果然是采老手了,陈已经觉到体内的在澎湃汹涌,她的两条大长腿甚至叠在一起不停地摩擦。

,

王志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再客气,褪去了陈的套裙,扯烂了她的丝袜,把她推到自己的办公桌边。

,

陈上趴在办公桌上,一对房垂着,几乎碰到了桌面,雪白的大高高地挺起,一对修长的玉腿分开,站在地上。

,

她只觉得一根粗长的棍已经侵入了她的双之间,却又不敢回头望去,深怕再对上王志强那沉的目光,看到那丑恶的进出她的体。

,

陈的心里在滴血:「难道贞洁就被这个丑恶的男人给坏了么?亲的丈夫,你在哪里?怎么还不来救我!」王志强好像读懂了陈的心思,巨大的顶在她的源入口,一边向深处挺进,一边说:「大美人,是不是想你的丈夫了?」陈无力地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王志强大笑着,巴狠狠地朝前一,完全地没入了道,狠狠撞在雪白的大上,发出巨大的「啪」的一声巨响,他心中暗暗称爽:「真他妈的紧啊!」陈只觉得一根火热的棍入了自己的体,似乎要将自己撑开,好粗,好壮,好硬,比她以前经历过的一切男人都强。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滴泪珠落下来,心中哀痛:「就这样被占有了啊……」道还略显干涩,还是无顶开,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反复地在道中进进出出。陈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粗长的,和道之间剧烈的摩擦带给她阵阵难忍的痛楚,不过这痛楚之外,尽也有些许快。

,

随着王志强大力的抽,陈一对而圆的球也随之跳,如同两只小兔子,王志强一手一个,抓在手里,肆意,好像是孩子的玩。

,

陈的心中在悲鸣,她从来没有试过如此屈辱的做姿势,而且是由一个卑劣的征服者尽的玩弄;居然让这样一个混从她的美妙体里攫取快,她愤怒而又无可奈何。而体内泛起的阵阵,甚至要淹没体的痛苦和神上的愤恨,这让她格外的恐惧。

,

王志强哈哈大笑:「母狗发了吧,哈哈!」陈羞愧难当,却不能抵挡体本能的反应,洁白如玉的娇躯越发的潮红。

,

王志强放弃了陈两个大子,一手狠狠抓起一把陈的长发,向后拽去,引得陈玉首高高抬起,曲线愈发诱人。

,

王志强另一只狠狠地拍打在陈的雪白大,的如同波浪一般漾开来。他死了这肥,愈加凶狠地拍打,无的抽打中也带着愤怒。

,

他对这对给他带来诸多烦的叛逆夫妻十分恼火,还好他的人已经控制住了方伏虎,收服方伏虎只是早晚的事。现在摆在王志强面前的就只有陈了,他相信陈并不是个很大的钉子,相反的,还可以痛痛快快地享受她的美体。

,

王志强一边想着,一边加紧干。他对自己的器十分意,也有十分的自信。那粗壮有力的,势大力沉,每次都能直抵芯,凶狠地干让陈的体阵阵摇晃,弱的陈甚至不能支撑住自己的体,上被干得完全趴在了办公桌上,一对房在冰冷的桌子被体压的扁平。

,

又经过数百下的抽,王志强突然到快如潮,一对大手狠狠抓住陈的,手指深深陷入,如同机器一般疯狂地冲刺。

,

陈也忘乎所以地发出大声的,她已经忘记了正在被强的事实,完全的陷入了的快乐之中。她觉到道中的突然又膨胀了数倍,充实而又有力,紧接着,停止了冲击,源源不断地注入了她的体内,像是化剂一般,同时诱发了她自己的高潮–被强诱发的无奈的高潮。

,

不过说真的,在婚前,陈并不是特别深她的丈夫方伏虎,否则,她也不会跟她的学生在外面厮混。只是跟她丈夫在一起久了,难免有些依赖。但是结婚以后,经过丈夫的洗礼,也对他有了不少恋与亲。

,

诚然,她的丈夫很她,可是在当中,她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也从来没有达到过那样被粗暴时的快。

,

她婚前玩闹,也与各色男人有过云雨之欢,但那些男人大多把她奉为女生,从来没人像王院长那样粗鲁地对她,这粗鲁带来的快对陈而言甚至远远超过温和体贴。

,

正当陈还沉浸于高潮中的时候,王院长一把将她拽起扔到沙发上,随后拿出一个黑色布带把陈的眼睛严严实实的蒙上。临走前,王院长说了一句:「醉剂还有八个小时的效果,你给我老实点!」说着就是「砰」的一下关门声。随后陈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寂静之中……

,

(四)曲终人散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的心又砰砰乱跳起来。

,

当她听到进来的杂乱的脚步声时,她的心沉了下去,「自己还是光着子,怎么能被外人看到!」陈小心地问道:「你们是谁?」没有人回答她,或者说回答她的只有行。

,

无数双大手将陈腾空架起,扔到办公桌上,这一双双大手肆意地在陈上,。

,

陈眼不见物,留给她的只有黑暗与恐惧,她大喊喊道:「你们放开我!」一个男人「呵呵」地笑了,骑到了她的上,高高地架起她两腿修长的玉腿,高举着的,熟练地分开大小,顶在了道口。

,

「不!不要!」陈发出无望的呼叫。她下体的却没有丝毫的犹豫,毫不留地直直刺入了陈的体深处。

,

「啊!!」陈发出了一声痛苦地惨叫。这绝不是王志强的器,陈一边无奈地想着。这器粗长与王志强的相若,但是更加坚硬,上还有些许可怕瘤,撕扯着陈的未经的道,痛彻心扉的觉,差点让陈昏死过去。

,

没有给陈任何喘息,弄伤口的机会,棍开始了机械的抽。黑暗带来的恐惧紧紧地攫住了陈的心,被未知的男人玩弄,让她说不出的害怕,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

「为什么?」陈喃喃地说道。

,

「嘿嘿,这是我们替你丈夫教训你呢,谁叫你结婚以前给你丈夫带了那么多绿帽,嘿嘿!」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陈听得心中悲愤,却又无言,因为下的抽让她无法思考,她逐渐怀疑自己,是不是热着凌的觉。

,

经过几轮抽,道里逐渐分泌出丝丝水,陈也适应了下的巨大,被它的节奏带的快如潮。突然,加快了数倍的速度,疯狂的进出,枪枪到底,两分钟内足足干了三百下。

,

陈大张着嘴,水的鱼儿,如此的暴,甚至比中午还要强烈的多,却让她的高潮无止尽的迸发出来,一波一波接着一波。她的全浸出了汗珠,皮肤更加的腻。

,

眼前一片黑暗,陈却受到了这辈子最强烈的快,如同大海上的波涛,无边无际。与快相对应的,就是无边无际的羞耻,在被人强的时候,居然也达到了高潮。

,

她不愿意再去想,更愿意放纵自己的体,享受这快。

,

下的抽还在继续,不断撞击到她的上,陈仿佛失去了意志力,不顾羞耻地发出大声的:「啊–啊–」她摇摆着纤腰,努力向上拱着,以迎合那下有力的撞击。

,

周围的男人们似乎也被她的所染,更加卖力地她的体。

,

一张张流着口水的罪亲她的秀美的脸,一只只粗糙的大手搓着她坚挺的房……这些,陈都已经不在乎,不愿下的高潮来得更猛烈一些!

,

又经过数百下的猛干,陈再次攀上高峰,高潮如同飓风席卷而来,如同洪水一般,汹涌流出。她瞬间瘫在桌上,不愿意再弹。

,

黑暗中,陈听到周围的男人在吃吃地笑着,一个男人说:「看着货,被强也会高潮。」陈在这一刻才恍惚发现自己体里受的因子。

,

骑在陈上的那个猛男在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猛烈冲击之后终于达到了高潮,出了他宝贵的子,凶猛的在道内弹了十多下才慢慢退了出去。随后,猛男离开了她的玉体。

,

在那一刻,陈几乎想高喊「再来一次」,这种居然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快,她自己也不禁为之慨。如果不是眼睛被布条遮住,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几个跃跃试的大男人,陈也许会冲到那男人边,哭着喊着让那男人再干她一次。

,

猛男在说了一句「不虚此行」之后,穿上衣服飘然离去。

,

陈的下迎来了短暂的空虚,不过很快,这群男人就把陈从桌上抬起扔到了地上,摆成狗趴的姿势。陈的双腿跪在地上,雪白的高高撅起,两条胳膊支撑在地上以保持平衡。

,

一个男人摘取了陈眼睛上的布带,瞬间的明亮让陈一阵目眩。她看着拉起的窗帘和屋内的灯光,意识到已经是晚上了。

,

陈艰难地摆着玉首,知道屋内有四个赤的大男人,居然都是她系里的同事和领导。

,

不过从他们的器看来,一开始狂她的猛男已经走了。即便如此,陈还是没有得到什么喘息的机会,一个坚硬火热的再次毫不留地进入了陈饱受的体。

,

陈突然意识到,这些如狼似虎的大男人并不仅仅因为她是大美女而对她有如此高昂的趣,也因为她是方伏虎的丈夫!自己光着子被同事们肆意把玩,不知道以后还如何面对他们,要是丈夫知道了又该怎么办……那些曾经的同事,不再道貌岸然,下了伪善的外衣,在陈的体上尽享乐,发着原始的望。

,

劳德行,一个干瘪瘦小的猥琐老师,经常有传说他在夏天偷看女生的部,他正用他那粗糙的双手摩擦着陈光洁无瑕的子,他地笑着,一丝口水落在了陈上。陈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

黄文化,也是应用化学系的老师,曾经跟她丈夫方伏虎竞争过系主任的位子,现在正快意地朝她脸上喷着黄的,既且浓,在她的头发上,眼睛上,糊成一片,就像她的未来,一片模糊……她突然受到一种说不出的耻辱!

,

方证!一个成天看起来一本正经,老实巴的老师。现在正如同一头燥热的公狗,趴在陈背上,巴在她体内快速地进出。

,

当然还有王志强,正淡淡地笑着,拿着一台摄像机记录着这房间内发生的一切。

,

刚开始的快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所摧毁,陈必须面对这个严酷的现实,她望快,但是当轮来临时,她得到的更多却是痛苦。

,

陈的心理已经接近崩溃了,她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非现实。然而眼前黄文化正举着他腥臭的拍打着她的脸,将她带回了现实,刚刚完的送到了她的嘴边,让陈几呕吐,她知道黄文化的企图,连忙将脸转到一边。

,

黄文化那肯罢休,拽着陈的长发,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秀美的脸上瞬间出现一个鲜红的五指印,他恶狠狠地说:「美人,想要少受苦就乖乖的给我含进去。」陈痛得差点哭出声来,再也不敢忤逆黄文化的作,乖乖的把他丑恶的含进小嘴里,那咸咸的味道差点又一次让她吐了出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

黄文化的笑着,双手抓住陈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大巴顺势长驱直入,直接顶到了陈的喉上。

,

「唔–」陈的胃一阵翻,差点呕了出来,还好她以前有过一些口的经验,她不敢咬到黄文化的,深怕受到更大的羞辱。她已经顾不得方证在她下狂风暴雨般的抽,双手牢牢地支在地上,以保证口的顺利进行。

,

虽然刚刚过,但是这样一个大美女的口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在0。1秒内再次迅速起。他的头一次次地压过的舌头,刺向喉,又粗又硬的毛狠狠扎在陈吹弹可破的肌肤上。

,

方证的抽很快到了尽头,在一阵野兽般的怒吼中,无数的进了陈的道,他暂时无力进行第二发,退到一旁,玩弄起了陈的房,而陈心里面甚至到了一丝安:终于又结束了一个啊。

,

陈的幻想很快破灭了。劳德行举着他细长的巴很快接替了方证的位置。

,

他没有急着开始,只是出肮脏的被香烟熏得黄黑的食指,缓缓地弄这陈的菊门。

,

陈差点哭了,她的后门还没有被人玩过。她想要高声大叫,无奈嘴里被巴填充的的。她只得摆着纤腰,摇晃着,企图摆那可恶的手指。

,

陈的菊门很紧,劳德行的食指只入一个顶端,括约肌就开始剧烈地收缩,阻止它进一步向前。劳德行冷冷地笑了,他居然拿来了一根化学实验用的细细长长的玻璃,冰冷而洁白。

,

光而细长的玻璃毫无阻力的进入了陈的菊门,深深地了进去。那冰冷刺痛的觉,瞬间让陈五官挪了位,而王志强举着摄像机,适时的给她的面部表来了个大大的特写。

,

王志强这时也颇有些犹豫,如果听任劳德行对陈进行,说不定会激起陈的强烈反抗之心,和对他本人的愤恨,而且也会弄得办公室里脏乱不堪。不过,王志强也实在想看看陈被强行时的痛苦神色和凄美的表,想到这里,于是他并没有阻止劳德行。

,

劳德行一边拿着玻璃抽陈的谷道,一边戏谑地说:「小母狗,你老公还没过你的眼吧?哈哈!实在太可惜了啊,这么紧致的小眼就让我给你开苞吧!」陈的喉咙里发出无助的「唔–唔–」的声音,反而激起了她面前黄文化的,凶猛地摆,差点断了陈的喉咙,庞大的袋一次次撞击在陈的下巴上。陈只得通过不断地来克制反胃的觉。

,

劳德行当然不会足于玻璃对陈的进攻,很快他又拿出了一个细头漏斗,「小宝贝,再让你试试这个吧!」说着把漏斗的长长地管子缓缓挤进了陈的门。

,

陈觉得下几乎快要被扯裂了,门周围一圈的肌纤维正在一点点的断开。这时黄文化的也不期而至,一波波打在她的喉咙里,她再也忍受不住,昏死过去。

,

陈很快被下体剧烈的撞击惊醒过来,「还好是道,不是后面」,她心中暗自庆幸由于自己的昏迷,后门终于勉强保住了。

,

可是还远远没有结束。陈却已经失去了意志,不愿意再想太多,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

行持续到了深夜,虽然醉剂早就没了药效,陈还是又一次被干得失去了知觉。当她从昏迷中醒来,浑上下只有说不出的痛!被四五个男人轮,无论是哪个女人也受不了。

,

陈抬起头来,失神的看着。屋子里男人们就只剩了王志强,他正端坐在沙发椅上,静静地看着她。

,

王志强发话了:「陈啊,我们其实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今天的事我很对不住,但是只要你以后不再介入我的事,我保证,没有人会找你烦。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告,那结果也很明白……」陈看着王志强,仿佛看着天神,对她的命可以生杀予夺的天神,天神的任何话,对她来说都是圣旨。她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她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

「对了,你的丈夫现在很安全,过几天就会回来。他也已经答应为我做事了,还有什么问题你找他说吧,现在你可以走了。」王志强目送陈穿好衣服,离开了办公室。「终于搞定了她……」他点燃了一支烟,心想着,看着悠悠飘起的烟圈,陷入了沉思。

,

啊!未来的路还很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人妻绿帽YIN乱】[淫荡的不眠之夜][完]【少妇之白洁全文9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