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铂金价格今天多少一克】[武侠玄幻] 旗袍教师四美图【12345是什么电话号码】

[武侠玄幻]

[武侠玄幻] 旗袍教师四美图
发布于:2022-05-29

,

贵州西部,群山蜿蜒,天清水碧,经济虽不发达,但也粮牧足,自古为休闲天堂,养生胜景。在龙门山脉的怀中,有一所静水中 学,中 学不大,靠山傍水,不过20亩大

,

学小寄宿制初中学校,学生全部来自当地周围村镇,初 中三个年级加起来也就100多点学生。尽管这样,学校教师也严重匮乏。外地老师很少有调进来的,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因必须服从分配而不得不在这里上班,但也是在曹营心在汉,想方

,

这不,学校今年又分来4位女教师:张,李芳,林芝,于英。这4位女教师刚20来岁,一个比一个水,一个比一个娇艳,各有各的味道。张才,长着典型的古典美女的脸庞,穿着条蓝色的连衣裙,把包得紧紧的,要命是的那条连衣裙居然有点薄透,在光的照下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的内。,李芳是4个美女中部最的,鼓鼓的部把衣服都要撑破了,谁从她边经过都忍不住要瞄上几眼。林芝则是最高的,1米72,材略瘦,不过很大,腰细,走路时一颠一颠,让人直口水。于英中师毕业,是年龄最小的,也是最矮的,皮肤白嫩,五官清秀,属于可型。这4个美女教师一来到这个山村小镇,立刻成为明星人物,男的议论,女的也议论,平静的小镇也似乎因美女教师的到来而热闹起来。

,

学校条件很简陋,4位女教师住在学校的单宿舍里。当地俗称“狗钻洞”,里面一间作寝室,外面一间作厨房。一排平房列在场旁,场外就是荒凉的河滩地,杂丛生。

,

浴室风波(一)

,

累了一周,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四姐妹这才想起几天没洗澡了,可学校没澡堂,去哪里洗澡呢?学校年龄大点的女老师告诉她们,附近有座矿粉厂,有职工浴室,而且免费,条件虽然简陋,不过总比没有好。

,

四姐妹还是很高兴,总算可以洗澡了。夜幕降临,她们拎上换洗衣物,在别人的带领下来到矿粉厂浴室。浴室果然简陋,就一间平房,中间用红砖码了有一米多高,算把男女浴室隔开,浴室甚至连门都没有,里面就靠墙挂了几个水龙头,对面墙上订了一排钉子,作为衣架。这怎么洗啊?张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将就下吧,这厂里面本就没有女工,清一色的男工人,只有几个女家属,怎么可能那么讲究呢?”林芝说到。

,

“管他呢,有热水澡洗就好,真舒服啊”,于英已迫不及光了衣服,站在水龙头下,任水流冲刷着骄挺的房,闭着眼享受道。

,

四位女教师都光了衣服,在水气朦胧中,在200瓦的灯泡的照下,白的晃眼。

,

几个女老师刚把洗头抹在头发上,就听见浴室外有女人说话的声音,抬头一看,一位女家属带着自己的孩子来洗澡了。

,

“啊,”李芳一声尖叫,“你怎么把这么大的孩子带进来了,快出去。”

,

其他几位女老师也慌了,忙用手捂住部。

,

“出去什么出去,我这孩子才12 岁,一直都跟我们在这里洗的澡,要出去你们出去。”女家属没好气的说,“来,小宝,衣服了,妈妈给你洗澡。”

,

原来在当地农村,妈妈带孩子洗澡,一般都不怎么避讳。

,

这下几个女老师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张看了下小孩,一脸稚气,可高却不矮,发育得也早,小足有10几厘米长,张不由得脸色发红,毕竟这几个姐妹都还是未婚少女啊,在一个男孩面前赤条条的,能不难为么。

,

“妈妈,这个阿姨好像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张老师,”小 男孩看了眼张,悄悄对他妈妈说到。

,

听到小 男孩的话,张更不好意思了。自己刚上班,还没记住学生,反而被学生记住了,而且还是在浴室,光溜溜的被自己的学生看了个遍。想到这里,张红着脸,转过,把背影留给母子。

,

“小宝,来,给妈妈背上抹点香皂,妈妈够不着。”女家属对小 男孩道。

,

“好的。”小 男孩走了过来。

,

由于浴室很小,中间没有隔断,女家属本来就挨着张,小 男孩站在站在张和他妈妈之间,手作稍微幅度大一点,就碰到张的。张很紧张,也不敢转过来,那等于把最隐的部位直接展示在小 男孩眼前。

,

小 男孩倒也老老实实的抹着香皂,虽然免不了碰下张的,但也没其他作。

,

“好了,不抹了,”女家属道。

,

“哎呀,”小 男孩一不小心,香皂居然到地上,恰好掉在张两腿之间。

,

“你真笨,还不快捡起来,”女家属骂到。

,

小 男孩俯去拾香皂,抬头时,正好看见张老师间淋淋的两片缝,鲜嫩饱,小 男孩也不由得脸色一红,小不知为什么向上了起来。由于背对小 男孩,张还不知自己洞门打开,被小 男孩看了个彻彻底底。“死娃子,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过去自己洗澡,”女家属也注意到小 男孩胯下的变化,骂道。

,

“嗯。”

,

小浴室只有最里面还有个空位置。小 男孩慢慢的走过去,这次他走得很慢,边走边还在想刚才的画面,“她们会不会一样呢,”小 男孩心想。路过林老师时,他看到林老师下面几乎没几根毛,缝鼓鼓的,李老师背对着他,看不到前面,不过肥肥的下面也能看见一条宽宽的缝儿和里面红亮的肥。于老师正蹲着洗头,不知小 男孩从边经过,两腿张得比较开,小 男孩甚至能看见里面的小洞一张一合。“这个老师的子比我妈妈的小多了。”小 男孩暗暗地把于老师的和妈妈的作了个比较。由于不知道小 男孩在自己面前,于老师拿着水龙头冲下面,一边冲一边用手拨弄着,嘴里微微的发出了。小 男孩看到这里,觉得小更涨更难受了,不由自主的用手把持着小,又怕被于老师发现了,又回到妈妈边。

,

“洗完了吗?”妈妈问。

,

“完了,就是这里难受,”小 男孩嗫嚅到。

,

“啊,”女家属看到小 男孩暴涨的小,也不由得惊 出声来。

,

“小宝,你怎么啦,来,妈妈帮你看看。”

,

女家属为了掩饰尴尬,用香皂在小 男孩的上涂抹着。

,

“啊不行了,妈妈,我要尿尿了。”话还没说完,小 男孩一挺,出一,刚好喷在女家属的头上。

,

几个女老师还是第一次看见小 男孩,都看呆了。

,

浴室风波(二)

,

自从浴室碰见几个女老师洗澡后,小宝上课时老走神。尤其是上张老师的课的时候,一看见张老师,小宝总觉得能看见衣服里老师白白的部,即使张老师穿着牛仔,小宝也觉得跟没穿一样,那白的,淋淋的缝总在眼前晃,成绩也一落千丈。后来小宝干脆开始逃学,经常到镇里的网吧上网,不是打游戏就是浏览色网站。

,

一天下午,小宝又没上学,溜进了小镇的网吧。找了台靠里面的机子,小宝玩起了英雄联盟。“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小兄弟吗?怎么,也来玩啦。”说话的是3个和小宝穿着一样校服的学生。小宝一看,原来是初三的几个大学生,这几个学生经常逃学,在校会上被公开处分过,是学校的名人。“叫我强哥,”其中最高的那个学生叼着烟,“今后有什么事哥你。”

,

“ 强哥,”小宝点头到,心想,这些人可惹不起,转过小宝继续打起了游戏。

,

强哥他们则在旁边的电脑上浏览起美女图片,看着电脑上的一幅幅肥,几个学生不由得起了口水,只听一个叫小伟的说到,“强哥,今年学校新来了几个美女老师,材不错哦。”

,

“那又咋样,哥也只能意下打手枪,要是能一睹几个美女老师的体,老子就是少几年也值了。”强哥看着电脑上的美女,裆顶了起来。

,

“这有什么难的,我就看过,”小宝不由口而出。

,

“你看过,”强哥半信半疑,“快给哥讲讲。”

,

小宝知道说漏了嘴,但也不敢不讲,就把和妈妈在矿粉厂浴室洗澡的事讲给他们。

,

“你小子运气真好,那四个老师哪个子最大”。

,

“李老师的”。

,

“你过没有?”

,

“没有,只碰到过。”

,

“那手肯定爽啊!”强哥把手进裆里,打起了了手枪。“可惜哥几个没机会啰。”

,

“那也不一定,”其中一个叫小马的道,“强哥,我们晚上去考察考察。”

,

“要得,”几个眼里放着绿光。

,

晚上8点过,几个学生悄悄溜进了矿粉厂,来到浴室。今晚浴室没人洗澡。几个人在浴室外转了几圈。发现浴室虽然没有门,但出口出有两堵墙,一左一右刚好错开,即使站在外面,也也无法看到里面的状况,站到里面的门口又容易被发现。

,

几个学生又来到男浴室,发现隔断墙是用红砖砌的,虽然简单,但也没有漏洞可以看到对面。如果钻个洞,很容易被发现。强哥这时注意到排水,发现排水与女浴室是相连的,而且排水很宽很高,把头埋下,完全可以看清女浴室里面的况,而且男浴室不开灯的话,从女浴室里根本就不会注意到男浴室的况,非常安全。几个学生通过小宝了解到,男浴室在晚上8点到10点之间是没有人的,因为早班的早就洗完了,上夜班的要晚上11点才下班。几个学生一切准备妥当,就等周末猎物上鈎。

,

星期五晚上,4位女教师累了一天,早早就来浴室洗澡。3个学生一早就潜伏在男浴室,每个人还把手机拿在手上,把拍照声音关了,平心静气的等着。

,

“来了来了,”强哥激起来。只见得对面灯光一闪,然后就是女教师衣服的声音。

,

“了了,”强哥又一阵激。看着平时高傲冷艳的女老师在眼前一件件掉衣服,将的玉体展示在自己眼前,几个学生的裆都撑起了帐篷,打起了手枪。同时也没忘手中的相机,快门按个个不停。

,

四位女老师排成一排,站在水龙头下,尽的释放着自己的体。灯光很强,照在女教师白的体上,甚至有点炫目。

,

那林老师刚好站在最里面,强哥抬头望去,正见林老师玉藕似的的两条白长腿,小肚儿雪白如玉,肚脐下三寸之地微微隆起,两片莲瓣,芳依稀,莲瓣中玉滴滴,微微张开,娇艳滴。再看张老师,浑白玉一般,无半点瑕疵。香含腰,粉颈朱,玉,抖抖可人。雪白上一双酥,红艳艳的头,鼓蓬蓬呼之出。水流顺着腰腹下来,淌过间缝,又嫩又,外面两片玉色水搭在浓黑的毛上,溢出腻腻的小水流。于老师正在洗头,只见前光油油酥如覆玉杯,两点头一般猩红可,灯光辉映下,更显白嫩红。李老师刚掉衣服,出那葱白蒜色的体,仿佛出泥皮的嫩藕一般光鲜,前嫩呵呵的两个豪如丘陵般秀丽可人,比前3个老师更为美。又如那倒转玉杯,两点头似秋日山顶上之一株红枫令人见色心。李老师下面的那一团小丘,高耸直抖,毛覆盖,颤垒起,中间一道细缝,宛似幽小径,光亮乍现,两片随呼吸而颤。

,

见此景,几个青春期的少年早就张挺,头暴,不停的搓起来,只几下便陡。

,

当晚强哥他们在网吧泡了个通宵。当然上的色论坛。他们把手机中的照片处理了下,发到群论坛中,不一会儿就收到大量回复。网友们纷纷点赞,还有的非常羡慕,直夸他们好福气。

,

过了几天,几个学生回到学校上课。在课间,看着几个美女教师在校内走来走去,几个学生相视一笑。甚至在美女老师后,他们还把手机拿出来,一边看着手机里几位教师的照,一边对美女教师的背影评头论足,当然,几个美女老师可不知道这一切,她们的“体写真”就在这几个学生手中。

,

浴室风波(三)

,

前面说到,小宝自从迷恋上女教师的体后,一发不可收拾,经常逃学旷课,成绩直线下,在月考中科科挂科,这下急坏了张老师,她决定找小宝好好谈谈。放学后,张老师把小宝喊道办公室。

,

“小宝,你最近成绩下降得很厉害啊,上课经常走神,心不在焉的,怎么回事?”张老师问道。

,

小宝也不吱声,埋着头。见小宝不说话,张老师急了,用手敲着小宝的头,“你说啊,怎么回事?”

,

“我也不知道”,小宝头被敲痛了,说道。“我不喜欢读书!”说完,小宝拿起书包就往外走。“回来”,张老师手去拉。小宝使劲往外拽,没想到脚底一,摔倒在门口的里,头磕在水泥地上,鲜血立刻冒了出来。这下张老师吓着了,急忙找校长,一起把小宝送到医院,结果鉴定为中度脑震。这下小宝的家长不依了,到学校又哭又闹,要求赔钱和处理老师。

,

校长铁青着脸,把张老师叫了过去。

,

“你知道体罚学生是什么行为吗?你还没转正吧?”

,

张老师都要哭了,“校长,我不是故意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

“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家长天天在学校闹,我也没办法。民不告,官不究,这个道理你懂吧。”

,

林老师也过来,拉开了张老师,“我们走吧,回去看有什么办法”。

,

回到宿舍,四个老师聚集在张老师宿舍里,帮张老师想办法。

,

“我看要不这样,明天你去买点礼物,到小宝家里去求求,也许有用”。李芳老师道。

,

“我也这样想的,”于老师道。“只要家长不去找学校了,学校也就睁之眼闭只眼了,”

,

“可以吗?”张老师有点犹豫。

,

“应该可以,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李老师道。

,

“那好吧,只能这样了。”

,

第二天晚上,张老师买了些烟酒茶,和李老师一起来到矿粉厂,去找小宝的家长说。

,

小宝的妈妈在医院里照看小宝,家里就小宝的父亲一人,正在家里喝着闷酒。

,

“朱哥,确实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宝的医疗费我全部承担,还请你多多包涵”,张老师小心翼翼地赔笑道。

,

“包涵,怎么包涵?万一小宝落下终残疾,你包涵得了嘛?”小宝的父亲,朱哥眯缝着眼睛,看着张老师。

,

“真的对不起”,张老师又要哭了。

,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

“那还要怎样?”

,

“我还没想好,为表示诚意,你给我把这杯酒喝了”。朱哥红着脸,指着张老师。

,

“可我不会喝酒啊”。

,

“那你就回去,明天我找你们校长去”。

,

李老师悄悄地扯了扯张老师的裙子,“不就一杯酒嘛,也许喝了他就真的改变主意了呢。”

,

张老师想了想,也是。就硬着头皮把一杯酒喝了。

,

“这才是像有诚意的样子嘛,来坐下,我们聊聊”,朱哥有点不怀好意的看着张老师。

,

事已至此,张老师只好坐了下来。张老师今天穿着件白色的连衣裙,裙子下摆不及膝盖,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就了出来,朱哥坐在对面,不由得了下口水。

,

“张老师,你知道我们小宝为什么成绩下降吗,就是因为你啊?”

,

“因为我?为什么?”

,

“嘿嘿,自从我们小宝在澡堂见过你洗澡以后,就不学习了”,朱哥歪着脑袋,看着张老师。

,

张老师想起了第一次到浴室洗澡的景,不由得脸色发红。“小孩正处在青春期,这个你们家长要好好引导?”

,

“怎么引导啊,张老师,你教教我。”朱哥看着张老师前突突跳的两只小鹿,呼吸有点不自然了。

,

“没什么事我走了”看着朱哥的眼睛,张老师突然有点害怕,站了起来。

,

“怎么,事还没解决,就要走了”。朱哥脸一沉。

,

张老师只好又坐了下来。“你说吧,怎么解决?”

,

“其实啊张老师,不仅我儿子想看你的体,我也想看你的体。这样吧,今晚,你只要让我好好欣赏你的体,我就不找你们校长。”

,

“你这个流氓”,张老师羞愤加,站起来拉住李老师就往门外走。“想走,没那么容易”。朱哥一把拉住张老师,把门关起来。“怎么,不怕我明天告你们校长?”

,

“你——”,张老师气的浑发抖。

,

“哎呀张老师,我不就看看嘛,又没其他要求,你让我看看,就保住了一份工作,赔偿我也不要了,这多划算啊,过来我们再谈谈。”朱哥说着把张老师拉回沙发。

,

“李老师,你先回去吧,我保证一会儿把张老师送回来……”

,

李老师看着张老师,张老师咬着嘴,“那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回来。”

,

李老师迟疑了一下,“好吧,我先回去,你注意点。”

,

“对了,我又不会吃了你”。朱哥皮笑不笑道。

,

等李老师走了,朱哥把门关上,“张老师,吧,让我好好看看,是什么让我家小宝魂不守舍。”

,

张老师站在沙发前,慢慢去了连衣裙。穿着一条天蓝色蕾丝内,出修长白嫩的大腿。上戴着色,长长的头发披下来遮住半边部。“你洗澡还穿着内洗啊,继续”。朱哥早已看得口水直流。

,

张老师无奈,只好慢慢掉,涨挺白嫩的房没有了的束缚一下弹了出来,头如两颗刚摘下的那么红嫩,。朱哥看得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张老师继续缓慢地抬起腿,把内慢慢褪下,出茂的毛。看着张老师把两腿得紧紧的,朱哥不耐烦了,“把腿张开点”。

,

张老师只好把腿往两边分开了点点。朱哥已能清楚地看到张老师两片洁白肥厚的大包着层层叠叠粉红色的嫩,道微张着小口,如熟透了的子一样。“难怪我儿子不思进取,原来是看了这么美好的尤物啊,换成我也一样啊”。朱哥呼吸已经急促起来。

,

“看完了,我该走了”,张老师迅速的提起裙子。“走,这么容易啊”。朱哥挡在门前。

,

“你还想怎样”。张老师又惊又怕。

,

“想和你”。朱哥一把抱住张老师,摔倒在沙发上。

,

“救命啊”,张老师奋力反抗。“叫吧,今晚家属区就我们两个人,你喊破喉咙也没用”。朱哥把张老师压在下,把裙子翻上去,盖住张老师脸和头部,一边用手撕开,把嘴凑上去,猛猛地含住两颗头,吮吸起来。

,

“你这个流氓,我要告你”,张老师使劲的反抗,体不停地扭,用手拍打着。

,

此时的朱哥,借着酒劲,下体早已立将起来,又粗又大,坚硬如铁,用手一把又将张老师内拔了下来,白生生的大腿间出毛茸茸的户来。朱哥坐在沙发上,掰开张老师两腿,架在两肩上,右手扣着张老师的小,在里面翻江倒海的折腾。张老师一个劲的反抗,无奈娇弱之躯,哪抵得了强力壮的中年汉子。不一会儿,小里被扣出的体来。朱哥挺着子,端住物,往小里使劲一顶,痛得张老师“哎呀”尖叫起来。朱哥一边用力抽查,一边用手使劲搓着张老师的房,房被搓出一条条红印。了有几十下,张老师早已昏迷过去,朱哥又把张老师体翻转过来,从后面入,只几下,便把持不住了,一泻千里。

,

不一会儿,张老师缓缓醒来,一丝不挂躺在沙发上,朱哥靠在旁边,已鼾声大作。张老师羞愤加,“啪”的扇了朱哥一巴掌,“流氓,我要报警”。朱哥被打得眼冒金星,一把将张老师从沙发上拽下来。“告我,告我什么,这是我家里,是你自己跑过来勾引我的,还告我,小货!”

,

“你这个禽兽!”张老师哭道。

,

“老子是禽兽,老子喜欢做禽兽,怎么?不过能和你这样的美女做,老子做一辈子禽兽也愿意,哈哈哈”。朱哥得意的笑到。“真爽啊 ”,朱哥一边说,一边用手了张老师的头。

,

“我要告你,呜呜”。张老师哭着拉开门,消失在夜色之中。

,

回到学校,张老师睡了几天,其他三姐妹来看她,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就陪着她。考虑到自己的名声,也确实是自己主找上门的,张老师最终也没有勇气报警。朱哥再也没来找过学校,时间慢慢逝去,冲淡了大家一切美好的和不好的回忆。

,

剪彩仪式(一)

,

转眼四姐妹在学校工作一年了。到了秋季,学校新修的大礼堂终于竣工了。校长很高兴,说一定要隆重举行个剪彩仪式。剪彩仪式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要请上级领导来剪彩,需要几位礼仪小姐。可学校地处大山深处,去哪里找礼仪小姐呢。校长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四姐妹的笑声从办公室外传过来,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正在做的四姐妹,校长机一:有了,这四姐妹要材有材,要脸有脸,又年轻,让她们做礼仪小姐,说不定效果还更好,还可以为学校省下一笔费用。

,

想到这里,校长马上派人把四姐妹找过来。

,

“校长,你找我们?”四姐妹来到校长办公室。

,

校长笑嘻嘻地看着四姐妹,“来,你们四个转一圈我看看”。四姐妹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原地转了一圈。

,

“好啦,就是你们啦”。校长一拍大腿,兴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

“校长,到底怎么回事啊?”四姐妹不着头脑。

,

“哦是这样的,过几天学校有个剪彩仪式,学校想请你们做礼仪小姐,接下领导,最重要的是参加剪彩仪式。”

,

“礼仪小姐!”四姐妹很突然。“可我们没有服装啊”,于老师说道。

,

“服装好办,学校给你们买一套,完了后就送给你们,作为奖励!”

,

“谢谢校长”,听到可以免费得到一套服装,四姐妹很是开心。

,

剪彩仪式安排在国庆进行,已经早上8点了,衣服还没有到,四个美女老师着急了,问校长,校长说不急,正在路上,一个小时准到。无奈,几个女老师先去理发店化妆。按照一般礼仪小姐的样子把头发盘起来,其实也就是新娘妆容。等她们化妆完,衣服也到了。礼服就是典型的礼仪小姐的旗袍服,大红色的绸缎布料,雕刻着牡丹纹,腰收得很紧,把部托得鼓鼓的。旗袍不长,刚到膝盖,就是两边开叉开得很高,一直开到腰部。这时几位女老师才发现问题,由于山区的秋天很冷了,她们早就下裙装穿上了秋装,根本就没有准备丝袜。而这时离剪彩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广播里已经在欢迎领导剪彩了。来不及多想,女老师们只有光着腿穿上旗袍,出去参加仪式。

,

谁都知道高叉旗袍从侧面看是什么效果,再来加上没有丝袜的保护,步幅稍微大一点,就是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的内。四个女教师着菜带,站在舞台下,由于穿着一样的服饰,化的一样的妆容,简直就根四姐妹一样。台下的观衆早把眼睛盯在四姐妹上,哪里还听得进领导的讲话。

,

“下面请教育局孟局长为我们剪彩,有请礼仪小姐。”

,

四位女教师排在舞台下面,听到讲话后就托着盘子上台。舞台较高,必须跨过几层台阶才能上去。女老师跨台阶的同时,旗袍就完全分开,几位女老师修长白嫩的大腿全部了出来,再加上舞台较高的原因,前排的观衆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女老师们的内。尤其是林老师,由于来不及准备,居然穿的一条浅色T型,从侧面看,几乎就跟没穿内一样,甚至可以看到高高隆起的光的。台下的观衆都看呆了,都没想到四位美丽高雅的女教师会如此大泻春光,让他们大饱眼福,都一起喝彩起来。

,

局长简短的发言后,就开始了剪彩仪式。顿时礼堂内音乐大作,彩带纷飞,文艺节目表演也随之开始。四位美女教师分立舞台的两侧,随时为前排的领导倒水沏茶。

,

第一个节目是魔术,大变人。就是电视里常见的那种,箱子里进去一个人,出来时变成另外一个人。刚变完第一个魔术,魔术师见大家反应平淡,于是指着台下说,“下面我们来个挑战更大的,我们请现场的一位观衆到舞台前面来,接受大变人的挑战,谁愿意,请举手。”观衆一下就安静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变,因此谁也不敢举手。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志愿者。魔术师很尴尬,这时他把目光投向了舞台一侧的林老师,“小姐,请你过来一下好吗。”他把林老师当成了真正的礼仪小姐。林老师本来不打算上台,可观衆的掌声又让她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

“哇,小姐,你长得真漂亮,请你站进这个柜子里面去。”林老师看了下柜子,和冰箱差不多。魔术师把箱子转了几圈,让观衆看箱子里有没有什么物体。确认后,就让林老师站在箱子里面,魔术师关上了门。箱子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这时魔术师喊道,“关灯,”礼堂内登时漆黑一片。魔术师接着说到,“接下来我们将看到奇迹,刚才我们进去的是位女士,我将施展魔法,将这位女士变成男士。更不可思议的是,我要让你们亲眼目睹这一变化过程。请看我的箱子。”

,

这时箱子居然慢慢亮了起来,越来越亮,最后可以清楚的看见箱子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和透明玻璃一模一样,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林老师体的每一个细节。而箱子里面的林老师却什么也看不见,还是黑咕隆咚的。这时林老师的耳边想起一阵低沉的声音,“这位女士,接下来我们要把你变成一位男士,为了强化效果,他需要穿着你的衣服,包括你的内衣内,现在请下你的衣服,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从箱子里面出来,我们会有一位男士进去代替你,当我再次数到3的时候,你又进去把男士替换出来。听清楚了吗?”

,

“听清楚了,可————”。

,

“别担心,箱子里面什么也看不见,你自己看,能看见吗?”

,

林老师看了看,确实,箱子里什么也看不见,于是就放心的衣服。

,

除了箱子里的林老师外,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箱子里林老师的衣秀。只见林老师从背后拉开旗袍的拉链,从肩上把旗袍拉下,箱子里的林老师只剩下和内。舞台上方的大屏幕还同时进行着现场直播。林老师先解开,出挺拔的房,微微颤。

,

“啊,”下面的观衆都开始躁起来,发出一声惊叹。

,

接着林老师开始内,其实就腰间一根布线。林老师把腰间的布线一拉,内就掉了下来,由于林老师背对着观衆,整个的部就展示在所有观衆前面。那部又大又圆又挺,嫩得像白白的馒头似的,两间一条缝,黑糊糊的。突然,林老师居然弯下腰来,好像脚有点不舒服。这下全场观衆又一声惊叹,这样就把后面的两个洞完全呈现给观衆,尤其是那粉嫩的菊,一松一紧,菊下面的户,肥美幽深,泛着点亮光。不少男观衆已悄悄打起了手枪。

,

“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们再看。”魔术师也语无伦次了。“1——”,灯光熄灭,舞台上漆黑一片,“2,3——”。数到3的时候,灯光大亮,再看箱子里的人,已变成了个大男人,穿着和林老师一样的旗袍。观衆们口哨声不断。

,

灯光再次熄灭,等再次亮灯的时候,又回到了林老师,穿着旗袍,婷婷玉立在箱子中间。

,

“谢谢这位小姐,谢谢。魔术师把林老师从柜子里拉出来,你的表演太完美了,再次谢。”

,

林老师当然不知道箱子外所发生的一切,微笑着向台下的观衆挥了挥手,台下观衆又是一阵哄笑。

,

第二个节目叫“挑战不可能”。上台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抱着一条黑色的小狗。“今天我要挑战的是,同时眠两位同志,而且是让我的小狗眠,谁愿意上来接受挑战。”

,

同时眠两个人而且用小狗眠,这真的有点“不可能”,一位男青年举起来了手。“很好,现在还差一位女同志,有没有愿意的?”

,

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校长看着边的李老师,“要不,你去试试?”。

,

李老师心想,不就眠睡觉么,去就去,就举起来了手。

,

“好了,现在有位美女愿意来,我们用掌声表示鼓励”。

,

男青年和李老师坐在台上的两条凳子上,面对着观衆。“好,现在请你们两位注视着我的小狗的眼睛”,女眠师发出指令。44李老师注视着小狗的眼睛。奇怪的是,这只小狗眼里只有黑,没有白,看了有1分锺,李老师和男青年就打起了哈欠,再过一会儿,居然相互头靠在肩膀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

“啊”。全场观衆都发出了惊叹,“真不可思议啊”。

,

“现在请你们坐在家里的沙发上”。

,

李老师和男青年从凳子上了下去,坐在地上。

,

“男同志,你已经几晚没睡觉了,睡得真香啊,现在你正躺在家里的大床上,手里抱着枕头,做着美梦”。

,

果然男青年的倒在地上,手抱着凳子,口水都流了出来。

,

“这位美女,你也有点困了,觉有点疲倦,现在坐在垫子上打坐休息,就是你以前练瑜伽的姿势”。

,

李老师果然坐了起来,盘腿而坐,两手合十放在前,保持着练瑜伽打坐的姿势。那旗袍本来就很短,盘腿的时候,旗袍的下摆就卷了起来,出雪白的大腿。红色的内也若隐若现。

,

“好了,现在开始练功”。

,

只见李老师站了起来,弯腰像后倒下,两腿如弓一般弯着,两手向后触地,头也后仰,这样一来,李老师的旗袍完全到腰部以上,把腰部以下完全展示出来,红色的小三角内紧紧包裹着前面突起的三角地带,几缕稀疏的毛从两边不安分的挤了出来,中间的内有点,紧紧的陷进去。“对了,就保持这样”。眠师很是得意。

,

这是,突然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上台,手里拿着一叠钞票,塞给眠师,然后在眠师的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眠师一边听一边点头。

,

“好了,现在休息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有点热啊”。毫无知觉的李老师顺从的点了点头,“那就在自己家里洗个澡吧,现在下你的衣服”李老师顺从的把旗袍了下来,接着把和内也了。

,

现场的观衆可以清楚的看到,李老师闭着眼,头歪向一边,两个白嫩坚挺的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俏丽的头和浅褐色的晕别提多诱人了;下稀的毛遮不住微微隆起的户,双腿张开,毫无遮挡作用。

,

“把腿张开”。

,

李老师的膝盖分向两边,双腿张得更开,小凸高挺起,粉嫩的搭向两边,立刻引得观衆发出一声叫。就在这时,眠师拍了拍小狗的脑袋。只见小狗直接跑到李老师的两腿之间,出舌头,舔弄着李老师的小。小狗把舌头进李老师的里面向上一挑,找到李老师的又舔又吸。李老师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受不了,嘴里不停发出诱人的,上不自觉地扭,两个子在空气里不停的晃。在小狗的舔弄之下,不一会李老师的下面就水汪汪泪盈盈,外翻,溢出许多水和白浆,头也高高地立起来。

,

这时,刚才塞钱的中年男子走上台来,掉子,出又黑又长的大巴,台下的观衆轰起来,都想看刺激的一幕,也就无人制止。这边张老师、林老师、于老师她们看到,立即站了起来想去制止,被校长和局长他们按住了。只见中年男子走过去,将头顶在李老师的小口上下摩擦,弄得李老师再次叫起来。只见中年男子下一挺,将头挤进李老师的小,毫不客气地压了下去,把整根一口气都塞进李老师的小里,李老师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搞得大叫一声。中年男子入后立刻快速抽,每一下都干进李老师的深处,干得李老师不停。中年男子抓着李老师的腿弯缠在自己腰上,双手着李老师有些发红的子肆意搓,观衆可以看到他的大在李老师的小里迅速进出,把都干得翻开了。狂猛干了四、五十下后,中年男子把李老师体翻转过来,白白的对着又黑又粗的。中年男子把头顶在李老师的菊门上,摩擦了几下就硬生生的挤进去,李老师立刻痛得惨呼一声。还好刚才流出很多水,早将菊门给了,不然非被干破不可!大概李老师菊门太紧,中年男子忍了一下,接着继续挺进,李老师不停着,口水顺着嘴角流出,体扭着不停地颤抖,小也涌出更多水,真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中年男子入一半时再也难以寸进,干脆就这样抽起来,虽然作缓慢,每一次进出还是干得李老师大声娇呼,这时只见中年男子作猛然加快,趴在李老师上紧紧抱住腰,下一阵狂猛干,抽了几下便在李老师的菊门里了,了两下还抽出,塞到李老师嘴里继续。这下李老师两个洞都被灌。李老师也突然全颤抖,无力地瘫在地上。中年男子心意足的结束了战斗。

,

这时眠师又拍了下小狗的脑袋,小狗听话的跑过去,居然用舌头舔李老师的嘴,把李老师的嘴里的洗得干干净净,接着又舔李老师的菊和户,把战场打扫得一滴不剩。观衆给小狗出色的表现以热烈的掌声。

,

在眠师的指令下,李老师慢慢穿回了衣服,坐到了凳子上。眠师开始倒计时。“8,7,6,5,4,3,2,1—–”。眠师刚数到1的时候,李老师和男青年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李老师眯缝着眼睛,“我刚才睡着了吗?怎么一酸疼?”

,

“你刚才睡得很好,还做了个美梦”,眠师别有用心的笑道。“你表现得很好,谢谢你”。

,

“哦”。李老师只觉得疲惫极了,刚站起来就浑无力地坐了下去,观衆又是一阵大笑。

,

剪彩仪式(二)

,

晚上,学校在镇上的仁和酒家设宴招来宾和领导,四姐妹被领导叫去陪酒。四姐妹都不怎么喝酒,可领导的安排又不好推辞,只得强装笑脸。客人不多,就教育局孟局长,镇上领导杨镇长,建筑商老板谢老板,加上学校校长,一共8个人。四姐妹来得较迟,进来的时候几个领导已酒过三巡。看见四个美女教师进来,几个领导兴致陡增。

,

“哎呀,这不就今天下午的几位礼仪小姐吗,没想到还是学校的老师,我们这位校长艳福不浅啊。”孟局长着张老师的手,看着旗袍下鼓鼓的部,色迷迷的看着张老师。

,

“张老师,还不给孟局长敬酒,人家局长很是关心你哦”。校长忙不叠的把酒递给张老师。

,

“校长,我——”,张老师向校长投去求助的目光。

,

“张老师,今天的表现可能会决定你一生的命运哦”校长低声对张老师耳语道。

,

张老师也不好再说什么,给局长盗了慢慢一杯酒,“局长,谢你对我们学校的关心,敬你一杯酒。”

,

“美女倒的酒,就是药我也要喝。不过张老师,敬酒得有敬酒的规矩,我干了,你也得干哦。”

,

“我——”,张老师话还没说完,孟局长已一干而尽。“张老师,该你罗!”。张老师没有任何退路,也只得给自己倒了一杯,刚递到嘴边,孟局长就一手扶着杯子,一手扶着张老师,给张老师一口就灌了下去,张老师呛得连咳几声。

,

这边其他几个领导也一人搂着一个美女老师,猜拳喝酒。建筑商谢老板趁于老师喝酒的时候,不失时机的把手进旗袍里,了下于老师的。杨镇长搂着李老师,一边灌酒一边用手去李老师的部,校长也没闲着,让林老师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腿不停的抖和摩擦。不一会儿,一件白酒就喝了个底朝天。

,

从酒楼出来,杨镇长提议去唱歌,几个早已色胆攻心的男士连声附和。8个人来到贵妃OK厅,点了间大包间,等服务生出去后把门紧紧的关上了。

,

“我们要回去了”,几个美女走路已有点踉踉跄跄,但神智还清醒。

,

“还早哩,唱几首歌再回去”。校长把她们拉回到沙发上。

,

喇叭里放着劲爆的摇乐,几个男人们拉着美女老师,在里面跳起了贴面舞。美女们都喝得较多,上无力,把头搭在这些色狼的肩上,任他们东拉西拽。

,

歌厅里本来灯光就很暗,孟局长他们又把灯光调暗些,几乎只有电视的灯光可以看清里面的状况。

,

孟局长搂着张老师,把手放在张老师的上,慢慢地摩挲着。见张老师没有反应,把旗袍的下摆掀了起来,出张老师白的大腿和粉色的三角小内,接着又慢慢把手从腰上进内里,把手掌盖在张老师的户上,手指探着蜜的位置,刚探进去一手指,被张老师一把把手推开,“孟局长,你这是干什么?”。孟局长紧张了一下,不过张老师马上又把头绵绵的搭在肩上,嘴里嘟哝着什么也听不清楚。孟局长胆子更大了,干脆把张老师的内慢慢退了下来,就这样,张老师白的就全部暴在大家的视线中。其他的所有人都累了,都坐在沙发上休息,李老师、林老师、于老师则昏昏沉沉第倒在沙发上。剩下的三个男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张老师光亮肥厚的,杨镇长把灯打开,包房里一下明亮了许多。孟局长的双手贪婪的在张老师的上按着,时不时的把手进张老师的小里掏挖,当旋转到沙发前的时候,则用两手指分开张老师的两瓣,让大家欣赏得更仔细。只见张老师分开的粉红的缝里面到处都是水,芽也了出来,缝边是黑黑的毛,再往上是洞,已经张开了。

,

孟局长一只手继续缝,另一只手移到了张老师的洞的地方,在的洞门口转了几个圈,就用两个手指头到她的洞里面去了,张老师喉咙里发出一声。孟局长的手继续在洞里面搅,小张老师左右摆,体弱无力。孟局长腾出一只手来,拉开张老师背部旗袍的拉链,把旗袍慢慢的到地上。再解开扣子,随手一扔,把仍在沙发上。现在张老师已是一丝不挂,依偎在孟局长的怀中。高耸的酥,富有弹的,在明亮的灯光的照下,白的刺眼。

,

杨镇长看得忍耐不住了,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到张老师的后,下子,用在张老师的上摩擦着。孟局长则顺势把张老师移到沙发边,自己做到沙发上,张老师则弓着腰,撅着,跪在沙发边沿。杨镇长把张老师的腿往两边分开下,再把往上抬了下,这样,张老师的缝充分暴出来,杨镇长忍不住出舌头去舔了几下。孟局长把子解开,出黑黑的巴,头上分泌着体。孟局长用手一按,把张老师的头按在自己上,从张老师的嘴里把巴进去,自己摆着一一缩,享受着口的快。杨镇长也掏出早就发怒的,两手使劲掰开张老师的,对着红亮的缝,使劲了进去,一下就没到的根部。杨镇长一边抽查,一边用手着张老师的,把张老师的出各种形状。只过了一分锺,杨镇长就了。校长又立马挺枪过来,对着张老师的小就一阵猛,了有几十下缴枪投降。谢老板挥舞着杀将过来,前赴后继,又是几十下,就这样一轮过后,张老师的嘴里、缝里填了白色的,白白的上、房上是咬印和抓痕。棍们哪能放过其他几个美女老师,他们每个人都拿出几粒伟哥服下,不一会儿,一个个又下面又成了擎天一柱。他们给每个美女老师戴上眼,然后把灯开到最大。把所有美女衣服光后,他们把美女老师们在沙发上依次排开,趴在沙发上,撅着,从前面看去,4位女老师的齐刷刷的排成一条线,高低起伏,从后面看,前面4条缝、4个洞依次排开,随着呼吸一张一合,有大有小,香艳无比,的一幅教师四美图。4个男人整齐地排在白的后面,用暴涨的棍对每个缝进行检阅。他们一边抽一边整齐的喊着口号。“一二一,要举起”。每一轮口号喊毕,接着换下一个洞口。累了就暂停,了就服药,一直折腾到大半夜。可怜四个美女老师,每个人都成了领导的奴,被领导们轮流着。每个人的红肿的缝里都塞了,分不出谁是谁的。这些领导还真会玩,他们还拿出相机,把整个过程都拍下,说是回去后慢慢欣赏。就这样在半梦半醒间,四位女教师完成了人生第一次A片的拍摄。当然是在毫不知的况下。

,

字节数:30367

,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铂金价格今天多少一克】[武侠玄幻] 旗袍教师四美图【12345是什么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