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殷秀梅歌曲】[少年阿宾]美人计

[少年阿宾]美人计/

●少年阿宾系列一 16 ~美人计 接近暑假了,这天课间空堂的时候,钰慧和淑华,还有另一个女同学叫陈丽芳的在一起闲聊。这陈丽芳重考了几年才考上学校,所以年纪比钰慧她们都要大几岁,她们都当她老大姐。丽芳嫌自己的名字俗气,要大家叫她英文名字Cindy。 淑华这几天和阿辉吵著要分手,丽芳则是先前过几个男朋友都没有结果,所以纷纷的指责起男生的不是。钰慧默默的没表示意见,淑华和Cindy就不意了。 「钰慧啊!」丽芳说:「妳可别对男人太大意哦!」 「这妳就不知道了,Cindy姐,」淑华酸溜溜的说:「人家钰慧和他男朋友可是要好的很哪,那像我们这么可怜!」 「没有啦!」钰慧不好意思的说:「不过,他真的很好。」 「哎呦!」Cindy说:「还替男人说话。」 钰慧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后来就上课了,淑华和Cindy坐到一起,偷偷的在谈。 「我们应该要让钰慧看清楚男人的真面目!」Cindy说。 「嗯,对!但是要怎么做呢?」淑华赞成,不过她是有私心的,如果钰慧和阿宾吵架,她正好可以乘虚而入。于是她们便计划著。首先,淑华是认识阿宾的,所以让她出面约他,但是淑华住在校舍,因此她们打算将阿宾约到Cindy在学校旁租的房间,再由她们一起引诱他,他必然难以抗拒,然后钰慧刚好出现看到,那么她和阿宾铁定会翻脸,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切安排妥当,便依计行事。 第二天中午,淑华找到阿宾,跟他说晚上有事要他帮忙,阿宾对这个小浪货印象深刻,光和她谈几句话,想起上次的香艳镜头,当场就起了。他立时答应,并跟她约定傍晚六点见面,然后想了个借口推掉和钰慧的约会。 Cindy则是在下午上课的时候,跑去跟钰慧说有几本有趣的书要借她看,约钰慧晚上七点去她的房间拿。钰慧问她地点,原来她和文强住同一栋楼。 六点的时候,阿宾和淑华在约定的地方会面,阿宾提议先去吃饭,淑华却说有事要先去见个朋友,阿宾为难起来。 「或是..」淑华说:「我们买便当去她那里请她一起吃!」 阿宾还是不愿意,淑华撒娇的说:「好嘛!吃完我可以陪你整个晚上。」 阿宾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去,想了一下勉强答应了,她们在餐店随便包了些东西,往Cindy住的地方去。Cindy住在那栋的四楼,淑华在房间门口敲敲门,Cindy就来开门,招呼她们进去房间。 学生的房间都很小,阿宾将餐盒放在桌上,不知道要怎么办。 「这是阿宾,这是Cindy姐。」淑华为他们介绍,却没提Cindy也和她同班,阿宾以为她是一位学姐。 Cindy显然经过刻意的打扮,嘴涂著粉红色的彩,线划得清晰明白,她的皮肤虽然比一般女孩子的颜色深,但是散发出健康的味道。她穿著一件贴T恤,把她那并不大的部都衬托的很明显,下头是一条膝上的短裙,出细细的腿。 淑华就穿得更凉快了,薄衬衫领口大开,里头一件小可,又短又紧的茶色短将包得绷绷的,连三角的痕迹都很明显。 阿宾和Cindy互相点头招呼,Cindy说:「我冲杯咖啡,你们坐一下。」 可是哪里有座位,阿宾和淑华就坐到Cindy的床上,Cindy冲的是三合一的随包咖啡,马上就端来了。 三人就都坐在床上说话,阿宾只是急著吃完了饭盒要走,淑华和Cindy却聊天起来。这其实是她们的计策,后来丽芳假意说:「啊!妳看我们只顾自己谈话,把阿宾都疏忽了!」 阿宾干在心里口难开,连忙说不要紧,Cindy就提议,为了大家热闹,不如来玩扑克牌,而且马上拿出牌来,嗟嗟的洗著牌。 Cindy问说:「三人桥都会吧?」 说完也不管阿宾和淑华有没有回答,就发下牌了。阿宾无可奈何,看样子今天的艳遇大概泡汤了,想要编一个理由赶快逃走。 他心里考量著,嘴上胡乱叫牌,结果牌被淑华喊走了,于是他和Cindy变成对家。Cindy移了移位置,盘起腿坐在阿宾对面,结果阿宾就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 丽芳大喇喇的张开腿,阿宾面对著她,自然会瞧见裙里的景像,Cindy穿了一件色的内,洗得颜色有点褪了,肥肥的阜处,有一点淡淡的污迹,一两根不听话的毛,从缝跑出来,阿宾眼尖,全看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Cindy长得并不娇美,却是刚健婀娜的那一型。阿宾少年气盛,看见穿梆的女当然会有所反应,而且老是把视线移到丽芳的裙底,恨不得透视过去。丽芳和淑华相互会心一笑,第一招已经成功了。 这局阿宾和淑华大输特输,便由淑华来洗牌,淑华收牌的时候故意弯下腰去,小可短短小小的,没办法包住她的房,因此好大一片白跑出来,同时形成一道深深的,阿宾看得简直目不转睛。 发牌的时候,淑华又故技重施,阿宾只觉得巴在档里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这次Cindy叫到牌,所以淑华与阿宾对坐,她也一样盘起腿来,虽然她穿的子不像丽芳那样可以看见内,但是那白嫩嫩的大腿和膨起的包子,还是很有吸引力,而且子上的车线还深深陷入成为一道缝,比没穿还要诱人。 几局下来,阿宾老是输,两个女生都笑他,阿宾也不介意,反而觉得他赚到了。忽然Cindy说要去上厕所,然后便开门出去,留下阿宾和淑华。 这是她们的第二招。 淑华扑到阿宾上搂著他,要阿宾她,阿宾迟疑著这是别人的房间,淑华却主上来了。阿宾当然不会客气,马上也将她拥住,热烈的吸著她,而且双手在她背上到处著,俩人倒在床上。 Cindy走回房间,他们正得忘我,她将房门虚掩,然后开口说:「哟..当我是木头人啊?」 阿宾不好意思的立刻放开手,一脸尴尬。淑华却说:「Cindy姐,要不然分妳一点好了。」 Cindy走到床边,笑著说:「我可不稀罕!」 淑华突然将她一拉,Cindy失去重心倒在阿宾上,阿宾呆呆的自然将她抱住,淑华吃吃的笑著,Cindy惊慌失措,这一段并不在排演之中啊! 起先她们只说由淑华「假装」和阿宾亲热,Cindy负责将门打开,然后等钰慧来捉在床。可是淑华这小浪货岂肯自己一个当坏女人,不免连Cindy也要拉下水。 Cindy一倒在阿宾怀里,阿宾原先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淑华在他耳边说:「她啊,笨!我们是故意的你看不出来吗?」 阿宾大喜过望,本来以为连淑华都吃不到了,现在却一箭双雕,毫不考虑便对著Cindy下去。 Cindy突然被阿宾到,全痉挛,忘记了反应。原来她已经许久没有再男朋友,生疏了有关男人的一切,临时之间理智全失,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反抗。 阿宾哪里还容得她怀疑犹豫,舌头马上撬开她的牙齿,并且深入敌境,四处扫,Cindy被得发晕,双手不自主的勾住阿宾的颈子,回起来。阿宾看她有所反应,更确定是两个浪蹄子设计他,想要来个双凤戏龙,便不再客气,手在Cindy的房上乱。 Cindy真著急起来了,再离谱她也不会第一次见面就让男人到这里,可是阿宾以为她和淑华一般的风,所以就直接的灌下猛药。 反而淑华大吃其醋,她摇著阿宾说:「你别放著我不管啊!」 阿宾嘴上放开Cindy,回头和淑华著,两手却仍然留在Cindy上,同时在各地要塞游走。Cindy被所害,有口难言,阿宾又把她得到处不堪,要死要的,她想要出言制止,只是说出来的却是:「嗯..嗯..」的声音。 阿宾的手隔著T恤按著Cindy的可部,Cindy手来抓,却没有力气将他推开,还是被了个够本。 淑华不甘心Cindy受到比较好的遇,挺起脯在阿宾上臂磨著,要他也,阿宾这边正忙,没时间管她。Cindy闭眼呵气,莫名其妙被卷进激的漩涡,她猜想已经逃不出去了,也不想逃出去,半推半就的体验阿宾带给她的快。阿宾从衣服外的侵犯已经挑起她深层的望,她觉得前的一对蓓蕾被他弄圆弄扁的,有无限的舒畅,脸上烧得又红又,心里告诉自己不要,但是体却一直要。 阿宾心想,淑华反正是一定尝得到,还是新鲜的Cindy先上手比较要紧,所以又回头过来Cindy,而且这次下足了功夫,温的著她的颊、耳、颈,到处都照料到了,才再印回到上。他考虑著,既然她们俩人这么多心思来诱惑自己,应该要给人家足够的回馈才是。 Cindy也立刻出舌头和他搅和在一起,她想反正都了,也了,不如顺水推舟享受一下,只愿他不要再过份就好。而且,钰慧马上就会来了,在此之前他也做不了多少事。 阿宾见Cindy眼如丝,整个人都娇在他怀里,眼看是全任凭他摆布的样子,他唯恐自己作得不够,辜负了Cindy的期望,于是左手枕著Cindy,将右手从她的腰潜进T恤之中,到外面,而且迅速的将杯剥开,直接掌握那不大不小的房,还住尖,逗弄个不停。 Cindy作样的抗拒几下,心里又拿「钰慧就会来了」来安自己,并且瞇著眼睛和他对,一对手掌也在阿宾的膛弄起来。 这显然是对阿宾的鼓励,阿宾发现他的手在衣服内孤苦无援,干脆撩起T恤,让Cindy的一对房都显出来,Cindy因为皮肤颜色深,尖晕都是深褐色,阿宾住右,手掌捂住左,双管齐下,忙得不可开。Cindy被舔虽然知道不对,但是仍然在欺骗自己,想说只要再享受一下就好,阿宾则是吃得津津有味,把Cindy对小头舔得直直站立,Cindy舒服起来,下就不免水患频传了,阿宾辛苦半天,想要验收成果,魔掌一,就朝Cindy的裙底去,Cindy被得紧张的哇哇大叫。 Cindy心里茅盾极了,她不愿再深陷下去,于是挣扎著要爬起来,阿宾老和她纠缠不清,等她终于坐直子,却看见一幅离奇的画面,她看见..看见淑华居然在舔阿宾的巴!  她难以置信的了眼睛,的确没错,阿宾一条又粗又大的巴直截了当的矗立在那里,淑华正在头上又吸又含。 原来淑华见他们初见面就打得火热,反而冷落她,她撒娇了几次都得不到效果,索另辟战场,俯起阿宾的巴。那棍本来就硬著,被她一更是悸不已,淑华得寸进尺,解开阿宾的带炼,扯下内头,让巴出来,玉手轻套了几下,就舔舐起来。阿宾被上下攻,自然爽得不亦乐乎。 Cindy发现淑华在舔阿宾,忽然恍然大悟,这该死的丫头怕不早就和阿宾有一腿,否则哪会这样驾轻就熟,她看著淑华贪婪的仿佛要把阿宾吃掉,不禁自丹田升起一热流,她已经快一年没见过男人的巴,阿宾那雄壮威武的模样,让她觉得口都要窒息了。 阿宾根本不知道Cindy心里面一下子有这么多事想著,反正她呆呆的坐在那儿正好让他为所为,他往Cindy的大腿往上直,到一小片潮温暖的布料,布料底下按一按是有弹的小丘。阿宾有趣的在上面搽来搽去,水份就渗的更多出来了,阿宾找到一小块突出的地方,突出的下面低一些马上还有一处凹陷,阿宾都好奇的在两地搔著,Cindy要害尽落人手,舒服得无法言语,眼睛失魂地盯著大巴看,无奈的叹起气来。 「啊..钰慧快来啊!我快撑不住了!」她心里面喊。 其实钰慧真的已经来到她们这栋楼,沿著扶梯往上爬,走到三楼却遇见文强,文强高兴的拉著她说:「钰慧,妳来找我吗?」 钰慧说不是,是来找Cindy,文强对Cindy的印象不好,告诉钰慧别跟那种太世故的女人来往,钰慧笑著说已经跟她约好了,文强却说:「别管她!」,然后拉著钰慧到他房里。 不用说,文强不会乖到只和钰慧聊聊天,他将钰慧拥著,为她起来,钰慧喜欢他的,也不打算去找Cindy了。 但是文强这几天与女朋友已经和好,万一突然来找他,而钰慧正在房里那恐怕要糟,于是他就邀钰慧同去外面吃晚饭。钰慧点头答应,文强便带她到上次的餐厅去,当然他记得要到二楼坐「雅座」。 Cindy在楼上左等右等,不知道钰慧不会来了,淑华则根本都不在乎,她只是专心的去含心的巴。Cindy燥热难熬,阿宾的手指早就穿过内脚,钻进她的里,有力没力的掏著,她全就像重冒一样的发烧出汗,现在就算她真的想阻止阿宾,也生不出半点力气。 阿宾误以为Cindy已经就范,趁她又晕又浪,将三角一把扒掉,自己的子则双腿连蹬带踢,踹下床去。他将淑华拉到一边,翻骑上Cindy的体,就要下。 淑华急得大叫,那是她辛辛苦苦努力的成果,现在竟然要被别人抢走,阿宾的已经抵到Cindy的门口,她赶忙抓著杆子不放,害得阿宾只能勉强塞了一点点的前端进去,他回头对淑华说:「小华乖!放开哥哥,让我先肏肏这个浪Cindy!」 淑华不依,连声哀求说:「先我..先我嘛..」 阿宾压进半个头之后进不来,Cindy就像被人吊到半空中抓不著东西一样,已经得摆起,小洞口浪水连绵,管不得上的男人是谁,只盼望巴赶快来止。她听到淑华要求改变次序,也连忙说:「不!..我先..我先的..」 阿宾向淑华说尽好话,答应只Cindy几下就来和她要好,淑华见阿宾今天如果没有先吃了Cindy大概也不成,只好悻然的放开小手。阿宾的巴刚一获得自由,立刻挥军挺进,Cindy早就流得又又,巴长驱直入,全根尽底。 「啊..哦..」Cindy美得不像样,大巴果然好用,深深的到眼儿的最尽头,从来都没有人拜访过那里,真的太充实了,她喔喔的啼叫起来。阿宾从心撤退,拔到仅留下头,才又突然狠进来,那粗大的磨擦在上,将浪水挤得吱吱作响,Cindy张开小嘴要叫,阿宾却了上来,而且飞快的扭,让巴像塞一样的作起惯运。 淑华在一旁得不可遏抑,赶快将全都光,下床把房门关好上锁,无论如何,就算钰慧来了也不开门,今日非和阿宾到不可。 阿宾见淑华慌得可怜,就招呼她过来,要她趴跪在Cindy旁边,自己也跪著挺起体,巴一边仍然抽著Cindy,一边手去掏淑华的,淑华得都已经大涨潮,到处都是亮亮的水痕,阿宾一进里,她就开始浪叫,Cindy现在没有阿宾封住嘴,也呼应起来,俩人叫声此起彼落。 阿宾一次同时与两个女生作,相当兴奋,他将Cindy的脚踝架到肩上,然后肏得深深的,享受她小而紧凑的,Cindy觉得从体深处发出源源的美,散播到四肢百骸,双腿不自主的紧阿宾,脚趾抽筋一样的曲起,每当阿宾一下心,她便「哦..」一声呼唤,脸都是春意,受惠无穷的样子。 淑华就伏在她边,发现她被男人得这样,便悄声的在她耳朵旁取笑的问:「Cindy姐,好美哦?」Cindy只是「嗯..嗯..」的继续叫著,也没回答她。淑华见她不理人,又低声说:「好爽哦..Cindy姐..真好哦..啊!钰慧来了..!」 Cindy一惊,忙说:「不能来..不能来..」 阿宾听她叫著,以为她要高潮了,马上尽起男人的义务,不再理会淑华的,双背撑直体,飞快的、专心的来Cindy,Cindy雪雪呼美,双手环抱阿宾的腰,脸儿往后直仰,真的被他到快高潮。 「啊..啊..好阿宾..好哥..好男人..哦..真美..哦..我好久..没曾..这样了..这么好..好深哪..唉呀..哎..啊..」 阿宾巴得更卖力,Cindy又叫:「死了..死了..哎..好哥..好弟弟..你真..啊..噢..噢..真好啊..啊..淑华..淑..华..」 她突然叫起淑华,淑华被阿宾冷落在一旁,正闲的发愁,便没好气的回答道:「干嘛!」 Cindy说:「好舒服..他..他..弄得..啊..好舒服..啊..」 淑华说:「谢谢妳!这不用妳来告诉我。」 阿宾不停的干,得Cindy腰杆猛曲,儿将巴咬得死紧,阿宾知道她这回绝对挺不过了,遂大起大落,用力的点在她心上,她果然完了。 「啊..啊..到了..要到了..啊..啊..」 Cindy全发抖,叫声高亢,然后突然一,力的昏死过去。阿宾看她高潮的模样吓人,正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办,淑华谨慎的问:「阿宾你了没?」 阿宾摇摇头,淑华欢呼起来:「哇!该我了!」 她一把将阿宾拉翻下来躺到她的上,她双腿张成M形,欢迎阿宾的光临。阿宾原来就沾了Cindy的水,像热刀切牛油一般,毫不吃力就穿进淑华体内。 「嗯..」淑华哼出意的声音,她浪了一晚,总算如愿以偿。 其实淑华和Cindy比起来,还是淑华漂亮的多,她年轻,材好,又够。阿宾边边不停的哄她,说和她作真舒服,但是和Cindy今天第一次见面,所以应该要礼让她才是。 「啊..啊..你..」淑华不高兴的说:「你..这是什么..啊..狗理由..啊..再深点..啊..对..哦..坏东西..放我在..旁边不管..哦..浪坏我了..啊..啊..我不管啦..你要..啊..和我..嗯..作到我意..哦..为止..啊..啊..」 阿宾不知道要怎样她才会意。 「要和我..哎呦..哎呦..再作..十次..啊..啊..」淑华说。 「十次?我会死的!」阿宾说。 淑华将两腿都缠到阿宾腰上,让他得更深入,阿宾每刺一下,就被她浑浪弹回来,可真舒服得难以形容。 「爽死你..还不好..?」淑华说。 阿宾低头在她腮上著,她美得闭起眼睛。阿宾说:「三次可不可以?」 「唔..」她摇摇头,差太多了,她不同意。 阿宾更勤奋的为她服务,又说:「五次?」 「嗯..嗯..再用力点..哦..哦..好美..哎..」 「六次?」阿宾再问。 「啊..啊..好舒服啊..」淑华说:「八..八次..」 她们在床上讨价还价起来,阿宾说:「八次我怎么作得完?」 「啊..唉呦..啊..让..让你欠..」淑华说:「啊呀..死人了..要死人了..哥哥..再快点..我好像..不好了..啊..啊..」 既然可以欠,阿宾就不再啰嗦,趁著淑华正浪的机会狂不停,淑华的小口像紧箍圈一样,紧紧的捋著阿宾的根处,他的卵拍打在淑华的粉嫩,受到美妙的反弹。 「啊..啊..哥啊..好哥哥..好好哦..嗯..嗯..我..我..啊..出来了呀..啊..啊..」 淑华头儿猛摇,秀发四散,全禁不住连抖,浪水「噗!」的喷在阿宾的上,阿宾被她口箍得舒服,又几十下深,然后直挺挺的抵在心上,有一阵没一阵的喷出。 她们搞完,在床上休息,才看见Cindy躺在一边傻傻的看著她们,阿宾好意的跟她打个招呼说:「Cindy姐!」 Cindy却眼泪簌簌的哭了,阿宾无辜的爬起来,过去想要安她,Cindy只是掩脸一直摇头,淑华一把将阿宾推开,抱著Cindy温言相劝。阿宾喃喃的说:「过河拆桥..」 后来,淑华这妮子不知道在Cindy耳边嘀咕了什么,Cindy才破涕为笑,阿宾只是讪讪的也在一旁陪著笑。 「好了,没事了,」淑华说:「我们来吃饭吧!」 阿宾忙不叠的将餐盒捧过来,Cindy在床上铺了旧报纸,就摆在报纸上一同吃起来。她们一面吃著,Cindy看她们两女一男赤体的一起吃饭,忽然噗嗤笑了起来,淑华知道Cindy笑什么,就说:「来,Cindy姐,请妳吃香肠!」 说著就要用筷子来阿宾,阿宾吓得连连后退,两个女人是笑得前仰后合,阿宾只恨得牙的。 吃完了饭,Cindy娴慧的收拾起残肴,淑华忽然跟阿宾说:「哥,您吃饱了吗?」 阿宾对于她的慇懃大为担心,呐呐的说:「吃饱了..」 淑华笑著说:「那..来还帐吧!」 阿宾吃惊的说:「没有人逼债这么紧的!」 「呵呵,」淑华说:「债主有两个,先讨先赢。」 「两个?」 「我分了四次给Cindy姐。」淑华嘻嘻的笑著。 阿宾无助的苦著脸,淑华已经慢慢逼近,而且Cindy也在一边笑著。======================================================<<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殷秀梅歌曲】[少年阿宾]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