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原纱央莉的告白】[少年阿宾]理发

[少年阿宾]理发/

●少年阿宾系列一 08 ~理发 冬天就是这样,可怜好端端的一个假日,整个台北却飘著绵绵细雨。钰慧参加班上的郊游,爬三貂岭去了,阿宾一个人在公寓里无聊著。这种天气,他不禁担心起钰慧来了。 阿宾实在找不到事做,「去理个发吧!」他想。 外面答答的,他可不愿意还走到学校的福利社,想起后面巷子有一户家庭理发,便撑了一把伞过去了。 阿宾走到那儿,推开玻璃门,一个人也没有,糟糕的天气连带也没什么生意。 「有人在吗?」他问。 「啊!请稍等一下!」后头跑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妇人,笑著招呼著:「理发吗?请稍坐!」 这妇人很客气,阿宾先就有了三分好。她小心翼翼的从后面推出一部娃娃车,车里躺著一个小Baby,睡得正沈。 「好可!」阿宾称赞著:「多大了?」 「四个月,」那年轻妈妈说:「真抱歉,家里没有人在,要让他在这里。」 「哪里!不影响!」阿宾说。他坐上理发椅。 「请问头发要怎么剪?」这女人问。 「剪短修整齐就好了,谢谢。」 那女人为阿宾围上布兜,开始推起发推为他剪去脖子后的头发。她习惯的和客人闲聊家常,阿宾就和她搭著腔。 这女人实在年轻,顶多廿岁出头,虽然一家庭主妇的打扮,但是掩蔽不了青春的气息。她穿著一件又宽又大的厚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一条简单的白短裙,被衬衫下摆遮去大半。 她不断的移位置工作,一边和阿宾说话。阿宾听她说话带有尾腔,原来她是南部嘉义海边的人,最近嫁到台北来,和丈夫家人住在一起。阿宾问起她的名字,她说叫做阿莉。 「妳先生呢?」阿宾问。 这时候阿莉正好在为他剪著前额,自然地弯腰俯,因为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作又使得门户大开,阿宾自然的就收看了她前的彩节目。 「在金门当兵!」她说,而且维持著那个姿势。 哦!是一对小夫妻。 「那妳公公婆婆不帮妳带孩子吗?」阿宾问,眼睛可没离开过她的脯。算一算日子她应该生产完才不久,以还在哺期的妈妈而言,那房并不算很大,可能她原来就只是小巧的体型。不过现在也够了。 「会带啊!但是他们今天和游览车去进香了。」她说。因为握剪刀的作,使得房弹起来,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摇晃著。 她突然站直子,好像工作完成了,阿宾很失望。但其实她只是要换个边,于是便站到阿宾的右前方来。 她又弯下子,可惜这次的位置不怎么好,可以看得见的面积很小。不过真正更美妙的是,她为了方便工作,将体倚靠在扶手上,而阿宾的手正摆在那里,她这样一来等于把下凑到阿宾的指节上,阿宾的手指马上觉到一种温暖的觉。 阿莉继续工作著,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被男人吃了豆腐,直到后来才发现,好像这个小男生隔著裙子偷偷的在她的户,她也不敢肯定,因为那作很小,他的手又藏在围兜里面看不到,也许是自己多心吧! 阿宾的确在她,他尝试著假装无意的翻过手掌,让接触的部份由指节变成指尖,然后慢慢的磨著。他了一会儿,发现阿莉并没有表示不高兴,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显的搓起来。 阿莉糟糕了!她原先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而放任阿宾去著不管,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岂有不受影响的,那轻轻的真的是很舒服,更何况丈夫服役已经许久不在家,这块田地荒废了一段时日,受到刺激之后的反应可想而知。所以当阿宾明目张胆侵略起来的时候,她就傻在那里任人宰割了。 阿宾看她停下作,失神的立在原地,双手慢慢垂下,于是色从心头起,怪手出围兜,进短裙里面去了。他沿著大腿往上,到尽头的地方是粗糙的觉,原来那是一件束。他隔著尼龙布索著底的部分,还是发现了潮的痕迹。 阿莉越来越不能自己,她虽然终于小声的说:「不..不要这样!」但是可没有一点要阻止阿宾的打算,她屈服在男孩的指头之下。 阿宾右手忙著,便用左手解开脖子上的布围兜,丢弃在地上,然后靠近过去阿莉的脯。 「当!」阿莉吓了一跳,手上的剪刀梳子掉落地上,她突然清醒,连忙要退后。阿宾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她便跌坐在阿宾的大腿上了。 阿宾这回顺利的握阿莉的部,而且去她的嘴,阿莉摇著头躲他,但是不多久还是被他著了。阿莉被男人的气息所迷惑,她配合的出舌头,和阿宾缠在一起。她的薄薄的,不过一条香舌却又又厚,阿宾有味的吸吮著,手头也不忘继续著房。 阿莉是被征服了,她现在连一点抗拒的企图都没有,所以阿宾很轻易的解开她衬衫的钮扣,正当要剥掉她上衣的时候,她指一指大门,提醒他那门还没锁呢。 阿宾只好先放她起来,跟著也一跃而起,然后将她按回理发椅坐著,自己则去把玻璃门上锁。这玻璃门附有一片白纱窗帘,从外面不容易看进来。 阿宾转回,站到理发椅背后,阿莉先是从理容镜里看著他,又马上害羞的低下头去,忽然间她惊呼一声:「啊..!」,原来是阿宾将理发椅的椅背放倒下来,她变成仰躺在椅子上了。 阿宾站在椅子边,俯下去她,将她已经解松了的衬衫掉,再下她的围,一对充母的房因此而现,她连忙用双手捂住。阿宾执住她的手,强她的头。那摇晃不停的房因为涨而肥,连带使得头变大、变黑又突出,晕也转为深褐色。他兴意盎然的吸著,吃到口。男人在吸著房的觉自然和Baby不同,阿莉「嗯..嗯..」的难耐起来。 阿宾接著又下她的裙子,她的束是穿到腹部的那一种,他费尽了力气才将那紧绷的束扒掉,椅子上的阿莉就是全的了。由于她现在正面仰躺,双手又要忙著去遮掩双峰,因此为了保护水源重地,阿莉便害臊的将两腿缩起,可是这种姿态反而使得阜以肥的形状从后腿间跑出来,阿宾蹲下来,用手指在上面划,那里本来就有水份,阿宾很容意就穿进了半截手指。 「嗯..啊..」阿莉怎么受得了,开始轻哼起来,两条腿也松了许多,阿宾缓缓将它们拉开,让户可以完整的显现。 阿莉毛发整齐,细细长长的带点黑褐色,有一点点暗红,儿口微微张开,浪水泛滥,反映著日光灯,都已经流到门口了。 最让阿宾兴趣的是,毛上面约五公分,有一条细细的刀痕,复原的伤口上长著红红的新。 「阿莉,妳是剖腹产的啊?」 「哎呀!」阿莉以肘遮脸,说:「你不要乱看嘛!」 阿宾出舌头,沿著在刀痕轻轻的舐著,阿莉想不到他会这样,小腹一阵,不禁「咯咯」的笑起来。阿宾见她发笑,舐得更厉害,阿莉因此笑到发喘,再也没有力气要去遮掩什么地方了。 后来,阿宾的舌头慢慢往下降,终于来到,他先在那小点上逗一逗,阿莉立刻紧张的双手捧住他的头,等他又舐得深一点,她就叫起来了。 「啊..啊..不要..啊..不要..」 阿宾嘴不离开那嫩,手去自己的长内,他光著坐在理容椅的脚垫上,一边舔小,一边套早已发硬的巴。阿莉一直无意义的叫著,脸红霞,眼半闭,双手自的著自己的头。 阿宾站起来,准备占有她。他将头在儿口磨一下,好沾。阿莉就受不了了,频频挺,阿宾故意不进去,留在门口徘徊,她真的无法忍耐,就把双脚一勾,将阿宾硬生生推进来。那儿久无人访,又紧又热,实在是好。 「哦..」阿莉发出足的呓语。 「好啊!」阿宾说:「妳这么浪!」 「死人!」阿莉的双拳不依的在阿宾膛搥著,阿宾不再取笑她,将她的双脚扛到肩上,落力的挺起来。 「嗯..嗯..啊..慢..慢..啊..」 阿莉太久没有了,有点承受不住的样子,于是阿宾又放下她的脚,让她的双腿跨放到扶手上面,这样巴比较好进出。她果然好受很多,磨擦没有原先那么激烈,而且巴头会深深的顶到子口,她最喜欢这种觉了。 「嗯..好哥哥..好舒服啊..好深好美..再我..哦..哦..哥哥的那个好大哦..啊..啊..」 「喜不喜欢?」阿宾问。 「喜欢..喜欢..啊..啊..最喜欢了..」 阿宾越越快,让她她浪哼不出完整的句子来。 「啊..哦..啊..」 阿宾和她在彼此的脸上到处著,室外有点冷,室内却春意正浓。阿宾又了一会儿,将她拉起来,要她站在理容镜前,起,阿宾让巴从背后再进小,重新抽起来,同时将自己的上衣也掉。 因为起先阿宾挑逗阿莉的时候,她一直扭扭地四处藏闪,所以阿宾也还搞不清楚她的材到底怎么样,眼下俩人都光溜溜的在镜子前面,就看的仔细了。阿莉的房肥胀但是不大,腰略粗,真正出色的是又圆又的,刚才没能看出来。她现在让阿宾从背后来著,更将高,展现子一般的线条,阿宾享受著那不停的反弹,一碰一碰的真是舒坦。 「哎呦..哎呦..好美..啊..」她无力的将上趴在镜台上,叫声越来越高:「啊..啊..要死了..啊..赶快..赶快..我..啊..死了..死了..啊..出来了..啊..」 她高潮了,小儿不停的收缩,连带使的阿宾一阵紧,巴有点收拾不住的觉,他连忙加快速度:「我也要了..」 阿莉一听,连忙叫道:「好哥哥..好老公..进来..进妹妹的里面..好舒服啊..」 她不晓得哪里学来的这些讨好男人的话,怪不得会这么早怀孕生子。阿宾被她哄得受不了,明知道她是故意叫来听的,还是忍不住将点点的播撒在她儿深处。 阿莉反正被人了,就不再怕羞,转让离小,双臂攀在阿宾肩上,仰起头要男人亲她,阿宾自然不客气的著。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厮杀声太吵了,睡梦中的娃娃突然「哇!」的哭起来。阿莉赶紧放开阿宾跑过去,她看看钟,原来吃时间到了。这下可好,阿莉一光不用再多一次烦,抱起Baby将头一塞,Baby就安静的吸吮起来。 「妳喂母啊?」阿宾有点意外。 「嗯!」阿莉点点头。 阿宾看著她喂孩子的样子,忽然发现那是另外一种很真很真的美。他扶著她坐下,让她可以喂得舒适一些,她对著阿宾笑,说:「你的头发还没理好呢!等我哦!」 阿宾愉快的等她喂完,那孩子又沈沈睡去。阿莉牵著阿宾回到理发椅上,扶好椅背,把他最后的部份剪好,这时应该要冲头发了,俩人索就这样光著子进到阿莉家的浴室鸳鸯戏水起来。 洗完澡,穿回衣服,已经中午了,阿莉找来两包泡面,一起冲著吃。 吃饱以后,阿莉不肯放阿宾回去,要阿宾下午陪著她。阿宾也无所谓,就陪她说话看电视,没多久阿莉说她累了,阿宾也陪著她将小Baby推回到房间,一起睡午觉。 后来大约三点半钟的时候,俩人被开门声音吵醒,房间外面有人问著:「阿莉!怎么没开店啊?」 「别出声,是我婆婆!」阿莉小声说。然后她走到房门口,隔著门说:「今天下雨没客人,就不开了!」 外面没再问什么,只听到大门又锁上的声音,再过了一会儿,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隐约的说话声,应该是她公婆都进房了。阿宾把握机会,正想要溜,阿莉却跟他做了一个等一等的手势,问:「有好看的,看不看?」阿宾不明所以,阿莉走到木板墙角,掀开月历的一角,出一个小洞来,阿宾好奇的走过去。 「这是我丈夫挖的!」阿莉说。 阿宾凑眼望上去,果然有好看的。 他看到一个矮矮胖胖的秃头男人,大约五十来岁,和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大约四十岁,这女人珠光宝气,穿著高叉窄裙,出一大截大腿,她们正搂在一起,男人的手在她的大腿上著。这是阿莉的公婆吗?阿宾原先听阿莉说他们去拜拜,这跟想像中的老公公老婆婆相差太远了! 「小莉,」阿宾问:「妳丈夫几岁?」 「小我两岁,廿一。」阿莉说。 这倒还像是,阿宾再看著,那俩人已经在互相衣服了。 「小莉,」他又问:「妳整天没事就看著个吗?」 阿莉一听,笑骂著他:「要死了,乱说。」 阿宾看见阿莉的公公下外衣后,肥挺挺的肚子长体毛,内掉以后,一根的巴垂在胯下。而阿莉的婆婆则还保持著相当盈的体态,只是部已经有些下垂,皮肤看起来松驰了点。阿莉的公公却是很意看著她,而且巴还开始举起。 阿宾让过洞眼使阿莉也看看,手掌在她房上搓著。阿莉看了一下,啐著说:「那老不修,有时候会偷我的。」 「那妳怎么办?」 「躲啊!」阿莉说:「我又不敢告诉我丈夫。」 阿宾不再说什么,他相信依阿莉的个,总有一天会被她公公干上的。他再凑眼去看,阿莉的婆婆正脸笑含著丈夫的巴,她老公则手扣著她的。 阿宾看得巴也起来,被阿莉到,她帮阿宾下子,低头去吸。 而阿莉的公婆这边,他们已经上了,阿宾这个方向没能看见太多,只是看到阿莉的婆婆张著嘴,哼哼唧唧的不停叫床。但是阿莉的公公却十分不济,不到五分钟就全颤个不停,然后趴在他老婆上不,显然了。 阿莉的婆婆愤愤的将他推下来,生气的背转体不理他,他也无所谓,爬起来穿回衣服,从他老婆的皮包中找到几张钞票,转离开房间,然后大门传来声响,想必是出去了。 阿宾等他走了一会儿,好像没什么静,再看看阿莉的婆婆,生气了一阵也睡著了,这真是个逃走的好机会,正要打开房间门,大门却又传来开门声,莫非是阿莉的公公去而复返?他和阿莉大气都不敢吭,安静的倾听外面的声响。 「有人在吗?」看样子是客人上门。 原来阿莉的公公出去后忘记上锁,有人要理发就推门进来了。阿宾和阿莉依然安静无声,那人倒也不像要走,半天都没听到离开的声音。 过了几分钟,阿莉的公婆的房间却传来开门声,阿莉趴到洞眼上去看,细声说:「咦?!是住隔壁的阿青!」阿宾也凑过去,看见那阿青大概是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他鬼鬼祟祟的走进房里,眼睛瞪得像铜铃,一直盯著床上赤的女人。他慢慢走近她,同时猛著口水,来到床边的时候,就坐上床沿,四处探头去检视女人的体。 阿青对女人那呼呼的房显然很有兴趣,注视了老半天之后,终于出手来,试探的去触,脸上出无法形容的表,他看阿莉的婆婆并没有什么反应,才缓缓的抓紧起来。 他了几分钟,又转去看女人的下体,而且还好奇的嗅著。显然他有点受不了眼前体的挑逗,自己不断的著档。再后来,他就拉开拉链,手到里面索著,然后掏出一根硬梆梆的巴来。 阿宾知道彩的部份来了,让过洞眼给阿莉,阿莉一看果然被那边的好戏所吸引,专心的看著。阿宾便手去她的束,也将自己的子一并掉。 在这边阿青已经整个人爬上床铺,配合阿莉的婆婆侧躺的姿式而跨跪著,将巴对准户,慢慢的向前推进。大概是那户还很吧,他进行的非常顺利,没多久就整根都进去了,然后他便抽起来。 阿莉的婆婆在睡梦中被醒,还以为是丈夫,睁开眼一看却见到是阿青,很惊讶的说:「阿青..你..」 阿青手足无措,硬巴停在里不,讷讷的说:「阿婶..我..我..」 阿莉的婆婆觉到阿青的坚硬强壮,便微微一笑,揽住她的腰,说:「你喜欢阿婶啊?来..阿婶教你..」年轻的巴太好了,不像自己那老家伙那么不中用,害她一天到晚想偷人。但是想归想,偏偏一根都偷不到,而今日天堂有路你不走,却自己送上门来,非好好的吃他一个饱不成。于是她热的教导阿青怎么她,阿青不知厉害,也努力的干著,搞得她浪水四溅浪哼连连。 另外这头阿莉仍然瞇眼看著,阿宾正从她背后也她的不亦乐乎,她很辛苦,不敢出声呼叫,只能咬牙硬撑。 两个房间四条虫打得火热,阿青毕竟没有经验,被阿莉的婆婆的神魂颠倒,无力的了,他抖了几下,趴在她的体上喘气。阿莉的婆婆将他翻落,然后伏去舔他的巴,不一会儿他就又硬得直挺挺的,她赶紧跨上去,将巴套进里,不停的上下摆,起男人来了。 阿宾和阿莉则放弃了偷窥,专心去作自己的,她们倒到床上,阿宾疯狂的著,阿莉也热烈的回应,虽然俩人闭口不语,还是「啪啪」「吱吱」的响起肏声。后来阿莉高潮了,阿宾连忙住她的嘴以免她叫出来,阿莉小越缩越紧,阿宾终于也忍受不住了。 休息了一下,他们起来穿衣服,再偷瞧那边阿莉的婆婆和阿青还在著,看来她今天没那么容易放过阿青,阿宾摇摇头替他可怜。 这次真的安全了,阿宾走到前厅,取回雨伞,阿莉抱著Baby出来送别,她要他常来理发,阿宾自然答应,然后顶著细雨走回公寓。====================================================== <<全文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原纱央莉的告白】[少年阿宾]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