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寄生虫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八)【芭乐视频APP】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八)【芭乐视频APP】/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八)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85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眼白白地看着奥利奥逃,心中的确不甘,但此刻的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办法将牠打倒,要不是刚才我突如其来的一招,都不能打跑牠。

,

虽然受了伤,但最关心的,还是她们。

,

「Yen!你怎样呀?」我勉强地爬了

,

受了伤的Uffy,在阿莲的搀扶下艰难地站起来,向我说︰「你没事吧?」

,

「我没事…」此刻的我,根本做不了甚么,怀裏的Yen已经奄奄一息︰「Yen,你要振作。」

,

寻找『道』,可是没有『回血剂』,这是要我眼睁睁地看着Yen死在我怀裏吗?

,

「来,让我看看。」依高捂着口,向我走来。

,

只见依高跪了下来,口中唸唸有词,然后把手一张,一道绿色光芒照到Yen的脸上,良久,Yen的脸色终于回复血色,血量也渐渐回复。

,

「多谢,多谢…」我紧紧地拥抱Yen,生怕会失去她似的。

,

「放心,我们也是懂得『治疗术』。」依高说罢,也替Uffy施展『治疗术』。

,

经过今次的偷袭,我们总算成功阻止了兽人军队与哥罗军队会合,让泰利那边的压力大为减少。不过在今仗中,大家都受了伤,尤其是Yen和Uffy,实在是无办法继续走下去,所以我们只能在这裏先行扎营,调整一下后再继续下一步行步。

,

「可恶!竟然被奥利奥逃走得了!」依高愤怒得拍了檯子一下。

,

「那真的没办法,即使明知奥利奥走了,都只得眼白白将牠放生。」我坐在布椅上,看着他摇摇头、摊摊手说。

,

「将军,那我们下一步…」与会的汤姆问。

,

「我们继续进攻?」依高提议。

,

「那就一定的了,乘胜追击。」我看了看地图说︰「兽人军队已经撤退,我们就直接攻击兽人一族的大本营。」

,

「不过现在我们所余下的兵力,恐怕不足以击退兽人一族。」汤姆担忧地说。

,

「兽人一族有勇无谋,现在瓦特和莉莉安…」一说起莉莉安,我的心有点戚戚︰「都死了,牠们更只是一盘散沙,即使牠们如何英勇,一个二个都落得死的下场,时下形势对我们有利,所以消灭兽人一族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一定可以消灭兽人一族。」

,

嘉从外而入︰「Yen和Uffy已经无恙,正在休息了。」

,

「烦你了。」我向嘉道谢说︰「大家都去休息吧。」

,

依高和汤姆点头后便离开休息,而我和嘉,走往Uffy和Yen休息的军帐,探望她们。

,

我们静静地走进Uffy和Yen的军帐,阿莲坐在一旁,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到底是要照顾她们,还是独自静静,她都像是进退失据,有点无地自容。

,

从这几天,阿莲跟了我,我从来都未曾见过她会如此慌乱,她平常很少说话,而且对着我刻意漠不关心,或者是她还未找到适合的与我相处方式而装作若无其事,但现在,她这种不习惯、不自然,却完全影响了她的自我。

,

我轻轻地走近了Uffy和Yen,见到她们都都在熟睡,此刻我总算放心下来。我轻轻地握住了她们的手,在她们的额头上轻轻一,真想她们能够安然无恙,陪着我安然渡日。

,

「我真希望她们所受的伤,全部都转移到我上。」在走出帐幕后,我慨叹地说。

,

「别这样说,我相信Uffy和Yen都不希望你受伤。」嘉安我说。

,

「见到她们这样,我实在很难安眠。」

,

嘉看着我摇头叹息,也不禁失落起来。

,

「我想出去走走。」阿莲说罢便逕自往外走。

,

「嘉,你先睡吧。」当我看到阿莲的表后,我马上追了出去。

,

出去军营后,看到阿莲走了出去,往森林方向,怕她有危险,当然马上赶紧追上去。

,

才到追上去,拉着阿莲的时候,她却甩开我的手、对着我咆哮︰「不要跟着我!」

,

「我怎么不要跟着你呢?是你说你以后要跟着我,既然你是我的人,我便有责任去保护你。」

,

她一边走,我一边说,越走越远,四周漆黑一片,生怕有危险,于是从后扑了上去,用力地抱着她。

,

「你干甚么呀?放开我!」阿莲挣扎。

,

「不放,我就是不放。」

,

她用尽全力气挣扎,我差点都敌不过她的力量,要不是我有嘉的『孔武有力』,恐怕我会被她一掌推开。

,

「你说,为甚么你要走?」

,

「你有那么多女朋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走就是!」

,

「你早就知道我有那么多女朋友,那你又为甚么要跟着我?」

,

「我…我就是妒忌!」她说罢便抿着嘴,别过脸去。

,

我曾经听说,如果一个女人因为其他女人对我好而产生出妒忌的觉,那么,这个女人一定是喜欢我。更何况,刚才她听到我的话后,原本已经很难看的表,变得更难看。

,

这刻,阿莲流下泪来︰「我知…我不够漂亮,我很肥…很丑,根本无法跟你那些女朋友相比…」

,

我没有说甚么,我只是惊讶,阿莲竟然会紧张我和她的关係,即使她明知道她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外型不亮丽,材无亮点,但她仍然求着我的,实在出乎我意料之外…不过我在想,她对我的,该不会是我的影响吧?

,

「我竟然要和那么多女孩,分享一个的男人…呜…」

,

阿莲抽泣地说,说得我心头都痛了,要知道我的确曾经想将阿莲变成我的SP(Sex Partner,伴),但这种有无的关係,根本不应该是我的本意,也不应该因为足体上的慾望而伤害到她。

,

「我喜欢…我就是喜欢…但我很妒忌…妒忌你的为甚么不只是属于我一个人?」

,

看着阿莲,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她…莫非是由怜生?还是我只不过是不希望边的人不开心罢了?其实,相处下来,我对阿莲的觉还不错,除了稍为有点啰唆外,她的确是一个挺温的女人。

,

我让她伏在肩膀上,尽地哭,唉,只怪自己实在太多,有道是「男人多而长,女人专而绝」。

,

我没有再说甚么,轻轻地用双手,抬起了她的脸庞,轻轻地下去。

,

谁说肥妹不能?

,

下去的一刻,阿莲稍有抗拒,她不知道我的,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逐渐喜欢上面前这个肥妹。

,

能够得到肥妹的青睐,我应该要嗟怨不幸吗?不…我可不能这样想,因为我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一个女生将一生倚靠到我的上,我岂能不负责任?更甚者我不能不付出真心,只有真心、全心全意去,才是真真正正的负责任。

,

她的妒忌,令我更清楚她的心意,于是我说︰「我清楚知道,我喜欢上你,我不是要补偿,也不是可怜你,我只不过是喜欢上你罢了。」

,

「你不会嫌弃我吗?」阿莲泣着说。

,

「如果是这样,我让你走就是了。」

,

「你不会是因为哥哥的关係吧?」

,

我没有答话,既直接又粗暴,来了一,那厚的嘴,硬而粗糙,真的不是一般少女所有的特质,那厚壮的手臂,粗壮的大腿,可谓是绝无仅有。说实在,我挺害怕她的大哥,但我对阿莲的喜欢是发自内心,和他人无关。

,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双手在对方的背项上,的背部,让我不择手地来去,突然很喜欢这觉,嘻…特大的房压在我的膛、快要喘不过气!

,

「你的脯很大哦…」隔着兽衣,我轻了她的头一下。

,

「哎哟…讨厌…」阿莲被我言语调戏,原本凝重而紧张的绪,都放鬆起来。

,

我轻轻地下了她的兽衣,而她也替我下了衣服,帛相见,一小麦色的肥,尽入眼帘,虎背熊腰这个形容词,真的可以用在阿莲上!我们拥抱着,厚实的,让我受到被拥抱的温暖,她一对有如棉糖的巨,给我一种亲切,炽热的体温,让我沉迷于拥抱之中,不愿放开。

,

为杀手的阿莲,虽然很肥,但材依然是有的,所谓「深深毁人一生、辣辣心狠手辣」,真不愧是腾腾杀手。幸好有我这个正义使者在,就让我用那条硬得不能再硬的,好好教训这个杀手!在阿莲的外面摩擦,磨着两块肥厚的,让一发不可收拾,猛然地流出来。

,

用被沛的沾了的,轻轻地进了阿莲的两腿之间,然后再往上轻轻一顶,便完全进了温暖的通道,迎来了美妙的之声。

,

「呀…」

,

之前因为我的任,而令她成为了一只没毛的白虎,相传白虎是剋夫的,不过我相信,任何诅咒,在奋力的抽下都会被破除!

,

「噢!原来没毛的觉,是那么…那么爽的哦!哈嗄嗄…」

,

「唔…啊…你很讨厌呀…不就是你…嗯…做的好事…啊啊…」

,

没有毛的户,就没有了毛的刺刺觉,可以作更实在、更亲近的接触。贴的亲近觉,体的炽热直接从肌肤传到对方,也将浓浓的意直接传给对方。

,

「啪啪啪…」

,

「聪仔…用力…啊呀…」

,

「好…好的!」

,

器间的激烈合,体间的猛烈相撞,发出了响声,在这个黑暗无人的树林中,显得特别响亮,阿莲的声迴四周。

,

肥厚的壁,紧贴着的四周,有如贪婪的嘴巴,在面对着美味的香肠时,也是咬着不放。那些,有如垂涎着的口水,流个不停。

,

「啊啊…好爽!呀…聪仔…你的好利害…好长…好深呀…」阿莲伏在我的肩膀上,享受着每一下的冲击︰「可以…可以再深入点吗?」

,

阿莲接受了我,也让我可以更深入她的神地带,她已经不能离开我的,恋上了的后果,可会是很严重的哦!看我你、得如此兴奋,连我自己都无法离开这种觉。

,

我用力地抬起了她的一条腿,肥肥的着,水声潺潺,赤祼祼的展现在黑夜之中。器碰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裏,清晰响亮,与越来越大声声互相织,有如响乐般听。

,

「好…好舒服啊…我快要…快要被…被聪仔坏了…啊啊啊…」

,

「这次…我不会伤害你…我会好好的护你…」

,

意乱迷的我,不禁已嗅起阿莲的头髮来,半长不短的及肩黑髮,散发着幽香,然后用最温的亲,她的耳垂和脖子,每一下抽配上每一下亲,下半的带与上半的带,杂出来的兴奋快,已经让她无法招架得住。我不再用残忍而粗暴的抽,所以她分泌出来比之前更多,的让畅通无阻,能够每一下比之前一下更深更入,直接刺激她壁的每一分每一寸,直接冲击她子口,直接佔领她心的每一个面。

,

我不讳言,我上了的觉,喜欢做,甚至沉迷于此,不能自拔,「唔理好丑,但求就手」,可能就是我现在的写照…虽然Becky曾经解释,那些觉是源自于『魔之』,但是,即使没有魔,我也一样会沉迷,皆因这个游戏世界,实在太多诱惑了。

,

不过当我拥抱着阿莲,我想我应该会明白,,应该是超出世上的所有物质的存在,而不应只是单纯的体享受。

,

「我你!」我对阿莲说了这一句,她更用力的拥抱着我。

,

我向阿莲表达了对她的意,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这绝对是我这一刻的真实觉,没有半点保留,也没有半点后悔。

,

「我也你…啊…」阿莲在快乐之中,勉强偷出一点空闲,从喘气之中作出了的回应。

,

得到了她的回应和原谅,我相信我也赚了,所以为了回应她,我更落力、更深入地抽她,每一下的冲击都深深进入到她的子口,进佔他的每一寸肌肤,把她的裏裏外外的霸佔,完完全全地成为了属于我一个的存在。

,

「快点…啊啊…唔啊啊…我去了…丫…」

,

随着阿莲体的抽越来越快,我的抽也跟着越来越快,已经数不清的猛烈抽,把她弄得摇头摆脑,持续地高叫着,响遍这个寂静的森林。

,

听得阿莲的尖叫,加上猛然地剧烈收缩,把得妥妥的,壁持续地抖震着,代表她的高潮来了。

,

「我想了…」我在她耳边询问︰「我可以进来吗?」

,

享受着的冲击的阿莲,已经无暇回应我的请求,而舒服的我亦无视阿莲是否答应,只管狠狠地再一次将她的,用填。

,

和滴到地上,发出「答答」声,像是宣告我和阿莲,正式成为侣。

,

「你…好调皮呀…了很多…到我的肚子…都胀胀的。」阿莲倚在我肩膀上,喘着气,着肚子,佻皮地说。

,

我们合而为一,就像滴到地上的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者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

「你相信嘛?」

,

「相信甚么?」

,

「我真的喜欢了你。」她在我耳边轻轻说︰「自从那次你对我的凌辱之后…」

,

我没有答话,只有再一次的热,以回应她对我的青睐。

,

「有人!」警觉高的阿莲,突然从我怀裏挣,小猛然吐出,入面的都喷到地上。

,

「沙沙…」一阵声响从不远处传来。

,

「嘿嘿嘿…你们两个做的好事。」

,

我们连忙望过去,才发现原来一直有人在这,欣赏我们上演的春戏。

,

「卢比度!」被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祼体,阿莲到十分不好意思,只好用双手勉强掩着自己的体,即使那位是她的男友…不,是前男友。

,

原来是一个壮汉偷偷地躲在树后,他的手中拿着长枪,那根神出鬼没的长枪,月光下来,洒到银色的枪头上,格外闪亮,亮得我的心从本来的激,马上都凉了一半。

,

「我早就说过,我不会让人欺负你,可是…」卢比度对着阿莲,轻蔑地笑了一下︰「你犯。」

,

「喂,你这个甚么鬼卢甚么,在这裏干甚么?」

,

「你不听哥哥的话,硬要独个儿离开陵格尔堡,出去闯天下,那就算了,我说过要让我跟着你,你又不愿。没有我的保护,就会有这种混欺负你。要不是嘉伦回来跟我们说你有难,求我们去救你,我们都不知道你出事。」卢比度稍为激地说。

,

「我和嘉伦出外闯,也想见识一下,好让哥哥和你知道,我是可以照顾自己。」阿莲不甘示弱地说。

,

「可是呢?你不就被这混糟蹋吗?」卢比度真的是老实不客气!

,

「喂,你可不可以不要混前混后吗?我叫阿聪。」我有点气愤,但他说的也是事实,我真的是一个混。

,

「嘿嘿…要不是阿莲替你求,以堡主的格,你会有命站这儿吗?」卢比度挥一挥他的手中枪,指着我说︰「堡主最着紧他的妹妹,要是他知道有人对她的妹妹不好,他一定会把那人碎尸万段。」

,

说到这,我的心从凉了一半,变成凉了全部!

,

「那你想怎样?」我厉声问道。

,

「我想怎样,你还不清楚吗?」卢比度色瞇瞇地看着阿莲的体,我见状便挡在她的面前,这时卢比度才续说︰「我从来都是喜欢阿莲,你胆敢抢我女朋友,你会死得很惨。」

,

Lv 60的卢比度大喝一声,撚起手中枪,飞扑过来…「噹」,一支箭笔直地中枪头,迸出火,被这一阻,卢比度只好止住攻势。

,

「嘉!」我看到一个人从不远处走来,原来是嘉,想必她看到我去追阿莲,她不放心,于是跟上来…那不就是把我和阿莲合的盛况都看在眼内吗?果然,当我看到她的盯着我的眼神,我就知道,她在呷醋。

,

「卢比度!」阿莲喝住了卢比度︰「我已经不你了!我们分手吧!」

,

阿莲说罢,脸上却出现了不捨的神,卢比度没有说些甚么,只有脸上出现了一闪即逝的杀气,哼了一声后便独自离去。那人走后,嘉愤怒地怒瞪着阿莲,因为刚才的一幕,全都被看到,让她萌出极大的醋意。

,

「哼!」嘉生气地瞪着我和阿莲,我自然不好意思,但阿莲却完全不在意,一副胜利者的样子,牵着我的手,我完全呆立当场…糟了,以后恐怕家无宁日。

,

我只好对嘉好言安,然后赶快和阿莲穿回衣服,牵起二人返回军营。可是才踏入军营,嘉呷醋,阿莲不以为然,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喝着水,还不时若无其事地与我卿卿我我,吓得我马上尽力气,努力地…不不不,是用力安嘉的绪,总算化解了嘉的怨气…

,

我在想,即使不是午夜偷袭,卢比度的出现让我出现了危机,于是我着汤姆加紧营地的防卫。

,

翌日。

,

由于早一天的战斗让我们损失惨重,尤其是Uffy、Yen和依高的伤势未癒,所以我们逗留在留地扎营,多休息一天再出发。

,

「Yen,你觉得如何?」我拿着麦片餵着Yen。

,

「还可以。」倚在床边的Yen,脸色苍白、脸倦容,艰难地呷下了我递给她的麦片︰「咳咳…」

,

「你没事吧?」Yen被麦片弄呛到,咳嗽大作,我连忙往她的背项扫扫。

,

坐在Yen旁的Uffy,面带倦色,至于嘉和阿莲,就在营外戒备着。

,

「聪聪,我没事,你还是去看看Uffy姐姐吧。」咳好了的Yen勉强地挤出笑容说,我点点头。

,

正当我走近Uffy的时候,她却一脸生气地转过面去,我是知道的,她是妒忌、是呷醋。

,

我放下了麦片,从后搂着Uffy,温地在她耳边说︰「我的好妹妹,不要呷醋嘛,我是你。」

,

「那你又为甚么要留下阿莲?」

,

「傻猪,这都是我的错,我必须对她作出弥补嘛,对吗?」我偷偷地嗅了嗅她髮梢渗透出来的髮香,好香!再吸了口香气后续说︰「而且,我的心,依然在你上。」

,

Uffy娇嗔了一下,装作生气,在我怀裏扭来扭去,呵呵,真的很可。

,

「好了,快睡吧。」我扶了Uffy上床,和Yen睡在一起。

,

正当我要拥着Yen和Uffy入睡之际,突然,杀声大作!

,

「甚么事?」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个激,马上从床上的温乡,冲出军帐外。

,

「将军,敌人从前方杀来!」提着剑的汤姆,马上跑来向我报告。

,

甚么?午夜偷袭?是谁那么聪明?

,

「报告!营的后面出现了敌人!」另一名士兵,气急败坏地走我的面前。

,

前后攻?怎么会这样的?

,

阿莲和嘉早已经全副武装,严阵以,汤姆和依高也领着士兵抵挡。这时,我才发现,军营的四周,都是兽人的蹤影,可谓漫山遍野,牠们排山倒海的朝着我们攻过来,士兵们匆促应战,嘉举起弓,奋力守卫军营,而我和阿莲,也加入防御的战团之中,把敌人挡在营地的外围。

,

数百只兽人和哥布从刺斜裏杀来,虽得汤姆和依高领着们抵挡着,但是兵力悬殊,恐怕…

,

只见依高再次杀得起,把兽人士兵砍得血模糊,血四溅,让大家士气都涨了不少,我也奋力将眼前的数只兽人士兵斩杀,可是,后面的兽人士兵又马上补上,再后面还有大量的兽人士兵,数量之多,恐怕打到疲力竭都无法打得完。

,

「依高、嘉、阿莲、汤姆,你们守着军营,不要让牠们攻破我们的防线!」我朝着他们大喊。

,

这个时候,一道剑气,从前方来,我连忙避开,剑气直劈到大树,大树立刻被砍成两半,应声倒下,吓得我连忙凝神聚气、严阵以。

,

「你以为打败我们?」一把很熟悉的声音,从兽人士兵们的后面传出来,一道熟悉影走出来,我定神一看,那人不是谁,正是瓦特。

,

「你未死?」看到瓦特,我惊魂未定,正因如此,我被兽人士兵一拳打开,撞到树上。

,

瓦特提着剑,一步一步地走到我面前,面上毫无血色,冷冷地说︰「狮子扑兔,都用全力!」

,

我没有答话,奋力地站了起来,高速地跑到瓦特面前,举剑猛劈,牠轻鬆横剑一拦,便挡下我的剑。正当我大吃一惊的时候,瓦特的后面走来了另一头巨大的兽人,看到那张脸,我哑口无言…就被瓦特一脚把我踢开,我定神地看着面前的两头兽人…

,

「没可能…没可能…」是兽王奥利奥!看看牠的右手,丝毫无损︰「怎么会是这样?」

,

「兵不厌诈。」奥利奥一脸严肃地说。

,

站在我面前的是本应已死的瓦特和理应逃走的兽王,那么,之前断了手的奥利奥,到底是谁?

,

突然间,脑后生风,我觉后面出现了猛烈的威胁,连忙侧一避,一把巨斧便从我脑后劈过来,要不是我警觉高,早就被巨斧一分为二了。

,

只是那巨斧的主人,并没有打算放过我,我连看也未看得清楚、神也回不及,巨斧已经再一次袭来,往我口横劈而至!我马上屈仰脸避开,顺带一脚,往敌人的脚踝扫去,只是力度不足,被反震开来,我马上地而走,退到安全地方,站了起来。

,

「你…怎么会…」

,

在瓦特后的,是奥利奥,至于拿着巨斧的,也是奥利奥,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了右手的奥利奥。

,

太多疑团,我还未来得及思考,就得要以一敌三,我命恐危矣。

,

四处都是激烈的厮杀声,我知道依高和汤姆,他们正在奋力地与兽人军队对战中,但是Uffy和Yen伤病卧床,失去了战斗力,这个时候的她们,绝对是需要有人守护她们,只是现在的我分不暇,因为我要面对着瓦特、还有两个奥利奥…

,

「杀!」奥利奥一声令下,在兽王和瓦特后面、成千上百的兽人士兵和兽人兵长,还有哥布,如狼似虎,有如洪水般,排山倒海地涌过来。

,

只可惜,牠们连我的衣角都不到,就已经被我一剑一只,斩在脚下。我挥舞着利剑,将敌人阻在军营之外。

,

只见有数头兽人士兵突破了我们的防线,往军帐方向冲过去。

,

「可恶!」我马上『分』,让分截杀那些突破防线的兽人们。

,

「影武者…」瓦特看到我的分后便说。

,

「甚么影武者?那是我的『分』!」在这个危急关头,我竟然纠正瓦特起来,然后我指着断手的奥利奥说︰「莫非牠是你们的影武者?」

,

「你猜对了。」奥利奥笑着点头。

,

兽人的进攻并没有停止过,持续地向我攻过来,单凭我一个人,即使有分的帮助,仍怕守不住。但是,我绝对不能就此倒下,因为我一倒下,Yen和Uffy就会有危险!阿莲和嘉都随时会落入兽人一族手中!

,

「呀!」才刚刚把面前的兽人士兵砍死,左边突然杀出一头兽人兵长,一拳正中我的左胛,我猛然吐血,要不是分马上补位,一招砍死那头兽人兵长,我一定会死在牠手上。

,

「你有多少血可以流?」瓦特平静地说。

,

我没有答话,只用行来证明,即使流尽我上的血,我都要守住这裏,我不能让女朋友们有任何损伤。随着倒在我面前的兽人,堆积如山,杀得牠们尸横遍野,我的级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提升至Lv 46了。

,

单手奥利奥见到手下无法将我击倒,唯有再次举起巨斧,向我袭来,我双手握剑,挡下了巨斧,但力量大得让我双手抖震,踉跄后退。

,

「可恶…」我喘着气地看着面前这个单手奥利奥。

,

「我要报断手的仇!」Lv 50的单手奥利奥向我抢攻过来!

,

没想到,连一个影武者的实力都那么高强,那我凭甚么和真正的奥利奥打?只见单手奥利奥横着巨斧,以自己为轴,拼命地转起来,就像一个夺命陀螺般杀过来,我左闪右避,周遭的树木都被巨斧砍得七零八落。

,

我和分一左一右,飞快地从低位往单手奥利奥攻去,但是牠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样做。

,

「聪仔!小心!」警觉高的阿莲早就发现单手奥利奥暗藏杀招,我闻言只得狼狈后退,分已来不及反应,却见单手奥利奥抡起大斧,横扫千军,分马上被拦腰劈成一半,灰化而去。

,

如果这个单手奥利奥只是影武者,假货都那么难缠,那么真货又会有多利害呢?

,

「为了引出所有对我们虎视眈眈的敌人,我便让影武者领着军队先行。」在后方看着我和影武者战的真货奥利奥,神气地说︰「你知道嘛?从一开始,我就做了一场戏,为了让人相信影武者是真的,我刻意让菲女王成为我的玩,之后影武者出发的时候,我就让牠带着菲女王出去。」

,

这刻我恍然大悟了,报说菲女王与兽王形影不离,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兽王引蛇出洞的计划,目的是引我们出来。真的看轻了兽人一族,还以为牠们是有勇无谋…只是,就连瓦特都有影武者。

,

「失策…」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埋怨地道︰「我真失策!」

,

「那么,你的死,应该没有甚么遗憾吧?」真货奥利奥说。

,

「莉莉安呢?」我一剑劈向影武者,影武者横剑挡住。

,

「你说她?哈…也是我的计划,为了增加可信,我当然要作出些许牺牲了。」奥利奥狂笑道。

,

奥利奥的话令我更愤怒。我真的猜不透牠的心思,到底牠有多冷血,牠为了让人知道影武者是真的,竟然选择牺牲自己的女儿,还利用了菲女王这位无辜的人质。可怜莉莉安被父亲利用,而且临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自己那么狠心。

,

「竟然这样的对自己女儿,实在太可恶了!我要为莉莉安报仇!」我一脚踢中了影武者的小腹,飞弹开去,然后再一剑刺向奥利奥,被瓦特一剑拨开。

,

「报仇?嘿…」奥利奥似乎瞧出些端倪︰「想必你就是那个杂种的父亲,是吧?」

,

我怔了一下,牠怎会猜得出来?这个时候,瓦特加入战团,以一敌二的我,勉强支持得住。

,

木无表的瓦特完全不比影武者,实力更强,只是轻鬆一斩,便将我击退。

,

「既然你在这,再给你多说一个吧。」奥利奥煞有介事地说︰「那个杂种,早就死了。」

,

「甚么?」我不禁震惊了一下!

,

「是我下令,将他剁成酱,哇哈哈…」奥利奥仰天大笑。

,

「甚么!竟然…你!」

,

实在不能够原谅!我奋力将瓦特和影武者逼开,猛然向奥利奥飞去,奥利奥见状,便举斧一劈,只是牠没想到,我祭出了『穿墙』,从牠的体穿过去,然后再从牠的背后一剑刺去。

,

奥利奥反应够快,只是回一招,便化解了我的杀招,再来一脚,拦腰踢来,被我一手拦下,但踢得我手臂发。

,

瓦特见机不可失,刺斜裏杀来,从下而上,挑剑而至,我勉强避开,但大腿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即使我连忙反击,瓦特早已退到老远!此时影武者竟补位而来,我朝牠吐出一口浓痰,影武者当头中个正着!那是从莉莉安上偷来的『溶解』。

,

「呀…救…」影武者发出惨烈的叫喊,连救命未来得及叫出,牠的头就已经被彻底溶解,再也叫不出任何声音,而我,级数再升一级,Lv 47。

,

「我就用莉莉安的这一招,去替她报仇!用你们的血来祭莉莉安!」我愤怒地瞪着瓦特和奥利奥。可是我知道,即使我杀了牠们,莉莉安都是不会复的,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

瓦特没有反应,只有冷冷起提起剑,架好姿势,準备迎战。

,

我运尽全力,握着剑往前冲,往奥利奥的心坎刺过去,如此凌厉的一招,应该可以杀死奥利奥…可惜,事与愿违,我来不及反应,早已经被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拳,正中心坎,像是拉不住的风筝,飞撞到树榦上,出拳之中,正是奥利奥。

,

「太快了…」我摊在地上,捂着口,忍不住,口中一甜,又喷出一道血。

,

「你想杀我,你行吗?」奥利奥横斧笑道。

,

军营内杀声震天,战况极为激烈,依高、汤姆、阿莲和嘉正奋力作战,至于我,独自面对两个可怕的对手,即使我已经将影武者消灭,但面前还有正货兽王和瓦特,以一对二,况不乐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寄生虫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八)【芭乐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