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肥女巨肥BBWBBWBBWSEX】[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六十二至一百六十五)【穿瑜伽裤爬山是什么梗】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六十二至一百六十五)【穿瑜伽裤爬山是什么梗】/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六十二至一百六十五)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第一至七十七回的检视已经完成,字数亦有所增加。届时老公会把新稿以覆盖的方式修改,而旧稿就会放到回覆栏去,到时大家就可以同时对比新旧的不同。

,

初稿总回数为330回,字数约550000字。

,

二稿总

,

三稿总回数为360回,字数约670000字。

,

四稿总回数为360回,字数约850000字。

,

五稿总回数为360回,字数约900000字。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诗诗倚在我的肩膀上,静静地睡着了,脸上的两行泪痕被我轻轻的拭去。

,

「如果你不是那么刁蛮、那么残忍、那么目中无人,其实都挺可的。」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是一位多么可的美人儿,緻的脸,的材,细緻的肌肤,都轻易让人迷上。只可惜,相比起Yen,两位都是公主,怎么格会差天共地?

,

看着诗诗,一份罪恶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是否是『魔之』的影响,令我不时想出这种可恶又卑劣的计划…阿莲如此,诗诗如此…可是这样,我又可以怎样做才能补偿到诗诗的创伤?

,

「唉…对不起,我知道我太坏,令你受了不少伤害。」我轻声地对着睡在我肩上的诗诗说︰「如果可以,我愿照顾你一生一世。」

,

我叹了口气,望着夜空,一片寂静,漫天星光,却没有欣赏的余暇和兴緻,我反而更有心,去欣赏睡在我旁边的诗诗。

,

「喜欢你…似乎是我唯一的选择。」我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我?」

,

「我又怎会喜欢你这种民丫!」诗诗突然睁开了眼睛,原来她早已醒了,听到我刚才的话。

,

「哼!」我别过脸去,避免与她有任何眼神接触,让她知道我喜欢上她,那就糟了。

,

既然诗诗醒了,我便站了起来,思考下一步要往哪裏去。

,

「全靠班顿将军的牺牲,我们才能逃了出来,请受在下一拜。」我朝着维克斯方向,拜了三拜。

,

「叔叔以『暴雨梨针』来换我们逃走的机会。」诗诗幽幽地说︰「如果可以,我也会以这一招,来换取叔叔的平安。」

,

「『暴雨梨针』?甚么来的?」

,

诗诗没有答话,我只好查一查她有没有相同的技能,果然,诗诗都是懂得这一招,只是这一招的描述,令我觉得十分心寒,以后还是不要用为妙︰

,

「暴雨梨针︰充东方色彩的名字,是玉石俱焚的一招。针藏于体内,用时从体内爆出,向四面八方,自己也会殒命,与敌俱亡。威力4,能让敌方『中』100%」

,

「看来摩根死定了。」我猜猜说。

,

「中了『暴雨梨针』,非死即伤。」诗诗说道。

,

果然是很可怕的招数,可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招数,即使杀伤了敌人,自己都会死,这种牺牲的打法,真的要慎重使用。

,

「这次牺牲实在太大了,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再有。」

,

「嗯…」难得诗诗会认同我的话,点头起来。

,

经过两次被人以命相救,我觉得生命可贵,必须要珍惜,我明白了,我以后都不会再轻言放弃,只要我仍有命,我就得坚持奋斗下去,不会辜负那些为我们牺牲的人。

,

天亮了,休息了一夜,我们整装发。

,

「民,我们去哪?下一步我们要怎样做?」没想到诗诗会先开口。

,

「又民吗?」我举起手,作状要打她,但她不闪不避,厉眼瞪着我,我只好放下手来︰「算,好男不与女斗。」

,

现在的形势,兽王和瓦特死了,兽人一族已不成威胁,我可算是完成了目的,但下一步到底要怎样做?回去?继续上路?只因诗诗在边,我不得不考虑这点…嗯…呀!对了!

,

我突然光一闪,于是说︰「现在我们往北走,去泰利那处。」

,

我的想法是,既然解决了奥利奥和瓦特,兽人一族不足为患,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哥罗,所以我决定向北走,看看泰利他们有甚么需要帮忙。

,

也不由得诗诗同意与否,我都拉着她起程了。

,

路上诗诗对我仍是颐指气使,她依旧是那个趾高气扬的公主,不可一世,但是,在我的调教下,她的格出现了改变,当然,只要她一有甚么不对的地方,我便明明白白的,用我最利害的宝剑,好好地教训她的小数百下,直到白色的从小流出为止,只是我不再打她,只会用代替。

,

走了数日,沿途摘了些果子吃,但单靠吃果子实在不饱,上的粮食也差不多吃光,太也下山了,还好『道』中有烹饪工,捉了一只山猪,做了些便当。这时我们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镇,于是加紧脚步,往市镇走去。

,

只是甫一走近,便觉到一阵森的觉,再看看,市内空无一见,就像一个死城。我和诗诗都警戒地走着,紧握手中的剑,做好战斗的準备。

,

这时,我到有一阵恐怖的气氛,瀰漫着四周,诡异的气氛,压得我们心惊胆战,神经马上绷紧起来,我和诗诗都警戒地瞪着前方。

,

我煞有介事地说︰「有人。」

,

突然间,面前凌空出现了一团紫气,一个人影,从紫气中步出,正眼看着我们。

,

「你是谁?」我横剑厉声问道,但手心却不停地冒汗。

,

「哥…罗…」

,

呀?他就是哥罗?脸无血色、全瘦削、矮个子、没有半点毛髮,灰黑色的皮肤,上穿着的,是千疮百孔的黑色斗篷,靠着手上的枯木,一拐一拐地走着,形象和我平时游戏中的大魔王相差得远。

,

「你是哥罗?不要引我发…」正当我轻视面前的人时,我查了查他的级数后,只得硬生生将最后的一个字回肚裏,Lv 99!简直就是这个游戏世界的颠峰,可谓是无敌的存在,面前的人,真是哥罗吗?

,

「你不信?」那人笑了,笑得很虚弱,还有几下咳嗽。

,

一滴、两滴,汗珠缓缓地从我额头划过,双手控制不住地发抖,手心的汗不停地冒出,原本绷紧的神经更为绷紧,手中的剑,也快要握不稳,就连双脚,也觉得有点发,快要站不稳。

,

「…信信信…」怎么这个时候我会变得口吃的呀?实在太紧张了。

,

我终于知道,为甚么哥罗可以横行天下了,因为他靠的就是无人能及的恐怖实力。我未敢鬆了一口气,诗诗也吓得不轻,手中的剑仍然紧握着。

,

的确,许多勇者都是Lv 1起家的,最后还不是把大魔王打败,所以即使这个哥罗有Lv 99,我最终都一定能够打败他!但是…现在恐怕未练到Lv 99就已经要死在大魔王的手上。

,

「哦!Lv 50?嘿嘿…」哥罗缓步走近︰「摩根以命去换取有利的报,果然值得。」

,

「摩根…报?」摩根果然死了,但是他死前,有办法向哥罗报告我的报吗?

,

「我向来都喜欢主出击。」哥罗大笑︰「如果让你练到和我一样的水平,我不是烦大了吗?造就一个有机会将自己打死的对手出来,很好玩吗?」

,

「不不不,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为免惹上这种利害的敌人,我还是先退了。

,

「我不会看轻任何人,所以我会在敌人还在萌芽之际,就扼杀在手,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威胁到我。」哥罗用沙哑的声线说,说得我有点害怕︰「防範你们这些人,也是我的乐趣哦!所以,死吧…」

,

迅雷不及掩耳,哥罗已经闪到了我的面前,在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之时,他手掌中生出了紫色的球,魔法球早已结结实实地印在我的心坎上!痛楚还未传到我的脑部,我已经跪在地上,狂吐鲜血,血量大减850,只余下14…

,

面对如此恶人,我完全无还手之力。

,

糟了!

,

面对如此可怕的强敌,还未对上一招,我就已经跪在地上,完全无还手之力,恐怕只能任由哥罗鱼矣…可是诗诗,她正处于危险之中,我怎能够…不过…

,

「虽然只是两成,但已经耗了你半条命,呵呵。」哥罗笑了一下,看着我无力地跪在地上。

,

「你到底是谁?」诗诗不知好歹地问。

,

我顿时觉得她实在太蠢了,内心不停地对着她说,走吧,走吧,可是她偏偏不为所,以娇弱小的躯去面对世界上最可怕的大魔王。看到这一幕,我就知道我到底有多没用,之前只不过是面对兽王而已,却不是哥罗,都已经令我如斯慌张,甚至懦弱得找了个暗杀奥利奥的藉口来当一个逃兵。

,

其他人会怎样看我?我的女朋友们又怎样看我?

,

诗诗在后面看着,哥罗瞄了一下后,便指着诗诗对我说︰「她是你的女人?」

,

我没有答话,因为现在的我,连答话的力气都没有,根本就是苟延残喘。

,

「放心,我会送她先走一步。」哥罗越过了我,出了他的鬼爪,袭向诗诗︰「死!」

,

「停手!」我用尽全的力气,都只能从口中吐上这两个字,接着无以为继。

,

「你可以吗?」哥罗停手,回首一笑。

,

我朝着哥罗大喝,血都喷向哥罗上︰「我不准…你伤害她!」

,

哥罗没有介意,只是挥一挥衣袖,把血迹都甩走,接着看者我,若无其事地说︰「既然是这样,我让你先死吧,反正你们都会下地狱。」

,

「我不会死…只有她,才可杀我!」我猛然地抬起头,指着诗诗、看着哥罗大喝。

,

诗诗听到了这一句,口惊叫了一下,愕然地看着我。

,

「你…没想到你会记住对我的承诺。」诗诗有点地说。

,

「是…」她没想到我会记住,而我也没想到,原来在重伤的况下,要说一个字都那么艰难,本以为电视剧上的都是骗人,这刻我才真正的体会。

,

这时,哥罗转走过来,出了手搭着我的肩膀。

,

「或者,我送你…唔?」原本哥罗一脸沉,突然间,目兇光,瞬间又变得平静,再来便是一副兴奋的样子。

,

我垂下头,跪在地上,气都快要断了,根本无法理会哥罗将会有甚么举,不过即使我是处于血状态,都只能任他鱼。

,

「噢噢噢,我明白了,我明白你的苦心了。」哥罗说了些让我不着头脑的话︰「先放你一马。」

,

「甚么…」

,

「后会有期咯。」哥罗说罢,边紫气再现,他走进了紫气团之中后消失得无影无蹤。

,

我再也忍不住,昏倒在地…

,

我的意识变得模糊,在朦胧之中,我彷彿听到有人对我说了以下的话。

,

「起来!我不准你死!」

,

「起来!只有我命令你死,你才可以死!」

,

「你说过只有我才可以杀你…所以我不准你死!」

,

「不要死!你不要死…你答应过班顿叔叔,会保护我…」

,

「我从来都是父皇的掌上明珠,他们所有人对我都必恭必敬,但你不同,你没有对我恭恭敬敬,反而对我呼呼喝喝,你是第一个胆敢打我的人…」

,

「父皇母后、就连叔叔都死了…你死了,我就无人可以依靠…呜…」

,

「我知道我很刁蛮任,我答应你,只要你醒来…我会改…」

,

「你快点起来教训我吧,我会听话的。」

,

「主人醒醒吧…呜…我等着你…小等着你来教训…」

,

「醒醒吧…」

,

「主人…」

,

听到这些话,真的即使睡着都会笑醒,我很想马上捉着诗诗的手,对着她大笑,笑她十分傻,无奈双手太重,重得连抬都抬不起来,眼皮更像被超级万能胶在一起,无法睁开,我躺在地上,苟延残存着。

,

「答…答…」

,

是水滴声,是水珠打到我脸上的水滴声,下雨了吗?不,应该是泪,到底是谁的泪?是诗诗吗?没想到这傻妞竟然会为一个强姦了她的人流泪,她真的很傻,傻得有点痴。

,

说到底,我实在不对,之前是阿莲,这次是诗诗,根本就不应该作出伤害她们的行为,即使这只不过是游戏也罢,那到底是要如何补偿诗诗,让她原谅我?我要怎样做?唉…

,

「呜…呜…」

,

她哭了,诗诗哭了。

,

我的内心突然一阵悸,还有一阵悲痛…是心酸,是伤心,是心痛,是千万支针,突然刺到我的心上来,有那么痛。

,

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人会为我而哭,也没有人会上我,但在这,我已经令过许多女人为我而哭,开心、伤心、痛心,一一都有过,或者,我如果今天就死在这裏,我看,都无所谓了,呵呵…

,

不,我还不能死,因为,还有一个人需要我的安…

,

我想把手抬起,去抹诗诗脸上的泪痕,但是,手就像绑上了石头一样,即使用尽全的力量,只不过是足够把手勉强给抬起了,抖震地碰上了她的脸,她赶紧把手捉住,生怕会失去似的,我到指尖的冰凉,是她的泪水沾到我的指尖。

,

「不…不要哭了…」我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

,

「我不杀你了…我不杀你了…」诗诗摇着头,捉住我的手,往她脸上︰「主人…我不杀你了…」

,

突然,哭得厉害的诗诗,一下子扑到我的上,噢!很,一对酥马上将我带往快乐的天堂,我的手轻轻地着她的长髮,艰难地安着她。

,

这时,我想到一个很差劲的笑话,想逗诗诗笑。

,

「谢…谢公主饶我一命,放我一马。」

,

说罢,我昏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自癒』的作用,我的血量渐渐回复了,意识逐渐变得清醒,但是体仍然很疲累,只得无力地躺在地上,忽然…

,

「唔…」一阵酥的觉,从袭向全,只觉得心舒畅。

,

其实我的血量已经回复得八八九九,稍稍睁开了眼睛,隐约看到诗诗在吐那条40厘米长的。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打扰她,任由她继续落力地吐吧。

,

「唔…唔…」

,

不知道从哪裏学的,诗诗的口技竟然如此高超,这时我忽然记起,我第一次强姦她的时候,她并没有落红,难道她早就不是处女?

,

为高贵的公主,诗诗竟然不是处女?那成何体统呀?嘿嘿…不过,是不是处女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到底自己是不是面前这个女人。从开始的时候,我对诗诗的觉就只有讨厌,但现在我的心好像懂得着紧她,会担心她的安危、会在意她的哀乐、会挂念她的影,莫非我喜欢上她?呸!怎么可能?这种刁蛮的女生,我又怎会可能喜欢她?

,

不,我是喜欢她的,我的心真的靠近了她,看到她,无形中产生一份心跳的觉…既然她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我就有责任保护她,不能够让任何人,从我手上夺走她。

,

我眯着眼看她,只见她集中神,张开小口,头髮顽皮地跳起来,在她的嘴裏进进出出,吸吮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有如美妙的天籁。

,

舌头是多么的,小口是多么的温暖,吸力是多么的强大,令我乐不思蜀,忘记一切任务,忘记一切不快,让我尽地享受这份快吧!

,

在摩打般的舌头,绕着头地疯狂地旋转,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直至…

,

「呜呀…」那是内心的吶喊!舒服得令我叫起来,往诗诗的嘴裏,出了一大泡,是前所未有的多,口也接不下,挤喷出来,甚至有不少白色的体,从诗诗的鼻腔中爆发出来!

,

喷发过后,我马上转入贤者模式。细想为甚么诗诗会主为我口?我百思不得其解。

,

就在我还在想的时候,又一暖流,从袭向全,温暖的觉,完全包裹着,爽!一阵舒爽瞬间袭击我全!我张开了眼,原来是诗诗,一言不发,便扯起了自己的裙子、拉下了小内,用小将鲸!

,

看着诗诗跨坐着我,她的正对着我,看到她戮力地策骑着,优美的上下摆,十足,视觉享受极为刺激,皆因两块又白又的肥在不停地冲撞我的大腿,传来的让我到一阵阵刺激,当碰撞到大腿时发出「啪啪啪」的碰撞声,更是美妙,加上她迷人娇俏的声,令我陶醉得快要叫出声来。

,

一连串快,上的痛楚和不适逐渐消失,痛苦的心也逐渐转好,让我在触觉、视觉和听觉上,都有着至高无上的享受,实在令我乐而忘返,我不由自主地一下…

,

「你捨得起来了吗?」就在我还在沉醉于体的欢愉时,诗诗闻得我的声而突然转过来,小仍咬着不放,坐着正对着我,一脸兇狠,吓得我马上醒了。

,

「噢噢噢,不好意思,我还打算享受多一会!」我了舌头,只不过是半秒,就被诗诗一口含住。

,

两条贪婪的舌头,不停地在对方的口腔内探索。而我的,又与诗诗的小紧紧地连结在一起,根本分不开。

,

「啊…啊…你…得好深…呀…」

,

「嗄嗄…当然深了…我要…彻彻底底的…佔有你!」

,

「来吧!呀啊…」

,

一脸陶醉的诗诗闭着眼,任由我着她那个又又弹的,往我的下半送过来,让可以更深入她的体内,进佔内的每一寸壁,佔有她的所有。

,

她主地摆下半,在我上策骑着,浑圆的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加上鼠蹊部与毛构成的美丽,让我不禁要讚叹起来。

,

「诗诗公主…你好紧呀!」

,

「你好讨厌呀…嗯噢…」诗诗娇嗔地用拳打了我两下,打得我咳了出来,吓得她马上温地询问︰「你没事吧?」

,

「你竟敢打你的主人?看来要教训一下你!」我坏坏地笑了。

,

「不要…啊噢啊…」

,

我连忙坐了起来,乘势将她抱在半空,捧住了她的,奋力地往她的小狂抽猛,得她完全无法自已,只能闭着眼,双手绕着我的脖子,默默承受我给她的冲击!

,

「啊啊…好舒服…」

,

「舒服就好了,以后,你要被我得更多,到怀孕为止!」

,

「…啊啊呀…」

,

诗诗在凌空被我抽着数百次后,终于仰天狂啸起来,全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双手也跟着僵住了,拼命地捉住我,双脚更是紧紧地箍住我的腰部,疯狂收缩从她中一波又一波地传来,壁一浪接一浪地吸吮,快瞬间传到上,再送到脑海中,我差点忍不住在她的体内疯狂发。

,

「好爽…」我不禁讚叹诗诗的小起来。

,

「民…快点给我…啊啊…」

,

「我偏偏不…你奈我如何?啊…」

,

突然间,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压迫,想必是诗诗的小用力,把住,要让我忍不住,到她的裏面!可是我偏要拗气,死命地忍着的冲,一下一下地到诗诗的深处。

,

「啊啊嗄…丫…我要去了…」诗诗发出高潮的咆哮。

,

面对壁的律,我已经无法忍得住︰「我要了!」

,

「快…把我的小得的!」

,

听到诗诗如此乱的台词,我只好乖乖地将一抽,括约肌一紧,一缩,大量的马上喷出来,瞬间灌注到她的子内,灌得的。

,

诗诗伏在我肩膀上喘着气,浑发的我们,没有放手,只有紧紧地拥在一起。

,

「嗄…了好多,到本公主的肚子都胀。」诗诗突然地抬头,嗔怒的盯着我,盯得我冷汗直流,她才说︰「嗯…你好了没有?」

,

「好了,我没事了。」我连忙把她放到地上。

,

我们整理好后,诗诗便站在我面前,叉着腰地看着我。

,

「你知道我为了救你,消耗了本公主多少气力?」

,

「救我?」我一脸茫然。

,

「对!我们泰铁国的女人,可以透过欢去治疗人。」

,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用你的体,来救我?」

,

「嗯!」诗诗一拳打到我的肚子上,续说︰「以后你便欠本公主一条命了!」

,

「呵?我欠你?你欠我的尚未还呢?这次只能算是扯平。」我装作肚子很痛的样子。

,

「你!」诗诗鼓着腮地看着我︰「好…这次就扯平。」

,

「不过…」

,

「不过甚么?」诗诗向我反了一下白眼。

,

「我说过,我的命只有你才能取去,这个承诺,我会遵守。」

,

诗诗对我哼了一下后,没有说话,转便走了,但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她是开心的。

,

其实即使诗诗不救我,我也懂得自回血,只是我不好说给她知悉而已…咦?她刚才的说法,难道是在解释她为甚么不是处女吗?嗯嗯,一定是了。

,

「人!还不走!」就在我还在原地沉思时,诗诗已经走远了,她的一声令下,我白了一眼后,马上追上去。

,

我们继续向东北方进发。

,

我们走了大半天,一路上,诗诗一改之前颐指气使的态度,只有默默地跟着我走。不过她始终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走不了多少步,便经常要停下来休息。

,

「好累…」诗诗坐在树下,口中埋怨着为甚么要这样受苦。

,

「先喝口水。」我向诗诗递上了水壶,她一手接过来,大口大口地喝。

,

看着诗诗的汗珠,从额头流过她的脸庞,再过她的脖子,在光的照耀下,显得份外迷人,一双纤纤玉手拿着水壶,让水流到娇艳的小嘴之内,水流过喉咙而发出「咕噜」的声响,让我不禁也跟着「咕噜」几声地下口水。

,

「看甚么!」当我还在发呆地看着诗诗之际,她的一句大喝,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

「没甚么…」我看她真的看得呆了,口地说︰「你喝水的样子,都挺漂亮…」

,

「哼…」诗诗哼了一下后便别过脸去,把手上的水壶丢回给我。

,

「休息够了吧?我们走吧。」我站了起来,向诗诗递出了手,尊敬地说︰「公主殿下,请。」

,

她没有客气,一下子便拉着我的手,借力地站起来,我了口袋,突然地笑起来。

,

「笑甚么?」

,

「对了,这裏有些果子…」我摊开手掌,有几颗有如乒乓球大小的圆形果子︰「你好好替我保存吧,今晚我要吃的,记住呀,我不吃生冷东西哦。」

,

「荒谬,你要本公主替你保存?你疯吗?」诗诗生气地说。

,

「唏,连保存都不懂…」我一手把诗诗压在树边,了她的内,拿起了果子,在她的上来回摩擦︰「这裏不就可以保存啦。」

,

「不要…髒…啊…」就在诗诗来不及反抗的时候,我便把果子逐个塞进了她的小内,她发出了的。

,

如是者,终于把六七颗果子都塞进了诗诗的小中,她喘着气地瞪着我,我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她,心想,今晚又有好东西吃。保存好果子后,我们继续往北方进发。

,

根据我的推测,这两天依高和汤姆应该已经攻到维克斯,奥利奥和瓦特的死亡,让兽人一族变成一盘散沙,这个时候全面进击兽人一族,一定会大获全胜,如此一来,哥罗便会失去了支援。

,

现在我开始挂念起Yen她们,不知道她们是否安然无恙?好寂寞哦…幸好,现在有诗诗的陪伴,令我在这趟路上不会觉得太孤单。

,

「喂,民,我饿了,找点东西吃。」只是…诗诗的刁蛮不时令我吃不消。

,

她的喝令,我只能耸耸肩,无奈地到蹲到她的胯下︰「好吧,现在就拿食物出来。」

,

我轻轻地手指向诗诗的小之中,她发出了迷人的,然后我扮开了她的,着她把果子吐出来,只见她用力,一下子便把所有果子都吐出来,我连忙捡起果子,那些果子沾上,变得晶莹亮丽,小的温度把果子暖了…我把那些果子抹了抹,给了她吃…

,

「嗯…好暖热、好吃!」我舔了舔果子上的潮、一下子把果子放到口中咀嚼,哗,有点酸。

,

「哗,好酸!」诗诗连忙把咬在口中的果子吐出来,兇狠的眼神瞪着我︰「你想害死本公主吗?」

,

「哎呀,我的好公主,你就将就点吧,现在我们还未到下一个城镇,找不到补给就得想办法填饱肚子…」

,

突然间,我浑一凛,因为诗诗盯着我的眼神,像要杀死我似的…就在这刻,一道光束直过来,还好不中我,否则我肯定变焦尸!真的很要命,原来她真的想杀死我!

,

「你想怎样?想谋杀主人呀?」我气愤地说。

,

「主人?哼,想得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诗诗不甘示弱地回驳。

,

「癞蛤蟆?好,我就癞给你看!」

,

我一个飞便压着诗诗在地上,一手掀开了她的裙子、拉下了她那条早已沾了的内,到现在还是的,有点噁,难为了诗诗还要无时无刻地穿着它,所以我只好一手将内扯烂,然后用力将之抛到老远。

,

「我岂非没有内穿?」

,

「那就更好,方便我嘛!」

,

「人!」

,

虽然诗诗的口中骂着我,但体却十分配合,微微地举起了她的圆浑,我忍不住便一掌拍了一下,雪白的应声弹。

,

「讨厌呀。」诗诗娇地埋怨。

,

我轻轻地拨开了两片红红的,现出了引人入胜的洞,洞之中充气,而且还发出高热,于是我便用手指进了这个迷人的洞,诗诗发出了微微的声。

,

诗诗也不甘示弱,一下子转过来,与我一左一右地躺在地下,然后拉下了我的子,长长的应声弹出,直直地竖立在她面前。她运用双手随意玩弄,熟练的技巧,显示出诗诗的非凡决心,誓要狠狠地将弄出来,要我难看。

,

可惜,可惜呀!她面对的是谁?不是谁,正是有「床上小王子」之称的本大爷我呀!就这点手技就想收服我?没那么容易!我只消一会儿,便弄到了她的G点,在我疯狂的抖下,她已经忍不住,喷到我一脸都是!

,

「哼!人!」诗诗喘着气,都不忘要骂我两句。

,

我乘胜追击,将诗诗一个反,大字形的躺在我面前,抬起了她的双腿,然后瞄準了她的小,一,呜呀!爽呀!充的小,很容易便接纳了我的,诗诗也发出欢愉的声。随着腰部的摆越来越强烈,诗诗的声也越来越利害。

,

「民,用力点!呀啊…」

,

「还叫民?看我不死你!」

,

我们就在树下,激烈合,此起彼落的声,在夕之下,显得更浪漫醉人。

,

「啊啊…你那么久…还不…啊呀喔噢…你是怪物吗?」诗诗一脸享受,却又带点痛苦。

,

「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着一位如斯的美人,可谓乐此不疲,再久一些都可以。

,

了不知多少次,突然我觉到小出现了剧烈的抽搐!看来应该是诗诗的高潮快到了!

,

「嗯啊…民…唔呀…不错呀…」

,

「以后不准许你再叫任何人做民。」我实在忍无可忍!

,

「我就是喜欢叫,…啊啊呀!」

,

未等诗诗说罢,我马上祭出『高速移』,往她的小,持续抽,一时间被我上数百次的小,变得极度。

,

「呀呀…嗯丫…就快…就快被你死了…丫丫丫丫…」诗诗一边搓着她的巨、一边大叫,全都抽搐起来︰「来了来了…丫丫丫…」

,

不停地摩擦着,头不停地冲击子口,还有凸起来的青筋连环刺激着G点,为诗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喷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造成连环潮吹,弄了我和她的衣服。

,

「我命令你…啊…要将…你所有的…啊…通通给我!」

,

「遵命!」

,

呜呀!诗诗来到了高潮,上下左右的壁同时一压,便将内的,通通都榨出来,灌到她的子裏头了。

,

事后,我和诗诗,又再继续斗气。接着下来的日子,每当我们斗气,我们就会用尽技巧去臣服对方,还好,每一次都是诗诗先到达高潮、以我胜利作结,诗诗显得十分不忿。

,

「我记得有人说过会改改刁蛮任的态度呢!」我一边摆着腰部、一边笑着说。

,

「哼…啊呀…丫…」诗诗抿着嘴地看着我,任由自己的下半被疯狂进出。

,

我们的相处方式,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连我自己都意想不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肥女巨肥BBWBBWBBWSEX】[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六十二至一百六十五)【穿瑜伽裤爬山是什么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