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阳神TXT下载】[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七至二百零一)【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七至二百零一)【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七至二百零一)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这是头一遭到如此多的份量,而且是到致死的份量,实在是很可怕。虽然被而杀死的事很荒谬,但这裏是游戏世界,有甚么事是不可能?

,

我艰难地爬了起来,看看四处都是块,菲女王被我的猛灌而胀至爆炸,四分

,

「Uffy、嘉、Yen、阿莲、诗诗!」我逐一把她们唤醒,可是她们没有反应,莫非是同化时间太长,导致她们已经被同化,可是中枢已经消灭了,难道她们从此都醒不过来?

,

我只好尽快把她们送回去再作打算。就在分把女朋友们盖上布料、送回旅馆之时,我走近了梅子…

,

「可怜梅子,竟然被破处…」我一边说,却一边色色地看着她的美丽体,突然间,她睁开了双眼,看到我,又看一看自己后,便用双手掩着自己的脯,大叫起来,我连忙安她说︰「冷静…冷静点…你已经没事了。」

,

「发生甚么事?」梅子忘记了那夜被丧尸们侵犯的一幕,那真是太好了。

,

「你已经没事了,你被人抓到这裏来。」我刻意不提那夜的事,以免引起她的伤心,我紧紧地抱着她说︰「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

梅子也紧紧地抱住了我。这刻我才明白,她的存在,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在我有危难的时候,她没有放弃我,依然尽力地寻找我,我觉得她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贤妻,我很想把她纳为后…嘿嘻哈哈哈…

,

「让我照顾你吧。」我在梅子的耳边说︰「一生一世,我答应你,这是我的承诺。」

,

「真的吗?」梅子高兴得抱着我,我们拥抱着,没有放开对方。

,

「发生甚么事?为甚么我会…」这个时候,泰利也醒了,他看了看自己,才发现全没有半块布,雄纠纠地站着,然而依高也醒了,在你眼望我眼下,场面十分尴尬。

,

只见其他人都如梦初醒,我问泰利记得这段时发生甚么事,然而他完全没有印象,也记不起,其他人同样记不起这段日子发生的事。

,

「大家醒来就好了。」我从『道』中拿出几块布料,递给泰利等人。

,

「阿聪?」依高走近过来说。

,

「是的。」我替梅子盖上布料后,再扶着体虚弱的泰利站起来,说︰「你和依高都回去军营,好好的休息一下,其他的事容后再说。」

,

这个时候,彼德也带着人马,赶到过来,看到这个场面,他的脸都马上红起来。

,

「大家没事吧?」彼德别着脸问︰「刚才我听到一声巨响,所以才马上赶到这边来。」

,

「没事。」我向彼德说︰「你带你的手下,去协助其他市民吧。」

,

彼德便马上带着人马,协助那些刚从梦魇中醒来的市民,而泰利和依高在士兵护送下,返回军营。至于梅子,我亲自送她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

在别过梅子后,我当然要急不及,去见见我最可的美女们咯,所以我匆匆忙忙地跑向旅馆。

,

在路上,在想,终于解除了这次的危机,我也安心下来,所以我急步走向房间。甫一开门,马上看到四个上赤祼的美女,穿着高衩内和黑色丝袜,一下子拥上来抱着我。

,

「阿聪…」「…」「聪聪…」「聪仔…」嘉、Uffy、Yen和阿莲唤了我一声…不,Uffy依然不肯叫我。

,

「哎哟,怎么你们全部都变成白虎?」她们的高衩内又薄又窄,差不多可以看到了她们最迷人的神地带,都是无毛的?再加上她们的四对房压过来,压得我下体又马上起了。

,

「你这样对阿莲,我们都替阿莲不值,所以我们决定与她共同进退,全剃了。」嘉红着脸说。

,

「即使后来阿莲的都长出来,她仍然觉得还是无毛易打理,所以我们就…」甜笑的Yen解释道。

,

「好…好…」我一边讚赏、一边低头欣赏。

,

「已经有四个月没见面了!」阿莲用上十分娇嗲的声线向我埋怨。

,

「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呢…」Yen捉着我的手,向她的小位置︰「没有你的,很空虚呢。」

,

「你当日丢下我们,自己去冒险,太过份了。」Uffy有点怒意,我只好用去平息她的怒火。

,

就是这一,虽然平息了她们的怒火,却点燃了她们的慾火!一下子便将我推倒在床上,来了一场四打一的床上大战,虽然让她们喷了好几次、高潮迭起、叫声连连,但最终还是以喷、被榨乾作结。

,

激过后,我还是有些事要问。

,

「在你早我们一步到达维克斯、把奥利奥和瓦特杀死之后,两日后我们也领军到达了维克斯。」嘉抱住我说︰「由于兽人一族没有领军的人物,所以我们很快就把兽人一族打败,也把哥布消灭。」

,

「那怎么不见Li、宝、陵格尔和汤姆的蹤影呢?」

,

「哥哥在击退兽人一族后,早就和卢比度及嘉伦回去了。」阿莲伏在我口上说︰「亏本的生意他是不会做,要不是你是他妹夫和加上我的说辞,他才不理你呢。」

,

「汤姆将军驻守在那边,继续扫蕩走漏了的兽人。」Yen绕着我的脖子说。

,

「至于Li和宝,他们再次去修行了。」Uffy一边套弄我的一边说。

,

「那么,聪聪,你这几个月去了哪?」Yen好奇地问。

,

这时,门被突然破开,走进了一人,不是别人,是诗诗。哎呀呀…

,

「人,你这阵子去了哪?害本公主担心死了!」诗诗的公主病又发作了,当她看到我在床上,左拥右抱的时候,她顿时怒火中烧︰「现在你竟然背着我、抱着其他女人?」

,

「她是谁?」Yen一脸惊恐,我赶紧抱着她。

,

「你竟然这样叫阿聪作人?」急的嘉,一跃便下床,冲到了诗诗的面前,想给她来一巴掌,惜被诗诗一手挡下。

,

「我早就说过我有很多女朋友,你只不过是她们的妹妹!」我朝着诗诗大声说道。

,

「…你…」诗诗竟然哭了,她颓然跪在地上,掩着面哭了︰「你不要我了…」

,

嘉和Uffy见到都不知所措,Yen还在惊慌,还是阿莲懂得大体,她下床走去扶着诗诗起来,拖着她来到我的旁边坐下。

,

「不要哭了,妹妹。」阿莲轻轻地抹过诗诗眼角的泪痕,却被诗诗一手拨开。

,

「我不要你们装好心。」

,

为了安诗诗的绪,我没有等她同意就抱住了她︰「不要哭了,我喜欢你是事实,我喜欢她们也是事实。」

,

「我不依,我只怕你从此不会喜欢我、嫌弃我!」诗诗鼓着腮、假惺惺地号哭起来。

,

「哎哟,我的宝贝…别哭了…」我着诗诗的脸说︰「我对每一位人都是很公平,不会亏你的。」

,

「真的吗?」平时倔强的诗诗,顷刻变得温起来,霎时间我不习惯︰「但我要你最我一个。」

,

「那怎可以呀?」嘉马上跑过来,一对酥压在我的手臂上︰「阿聪最的是我!」

,

「是我!」Uffy也加入战团,走起来,一对巨上下颠簸,看得我眼了乱。

,

「行了,每一个都是我的最!」我将她们一拥入怀︰「先此声明呀,你们不得争宠呀。」

,

「当然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嘉笑了。

,

「放心吧,聪聪,我会好好的对妹妹,诗诗,是吧?」Yen握着诗诗的手,微笑地说。

,

诗诗「哼」了一句,别过面去,但体却没有行。

,

「诗诗,既然大家都会好好对你,你就别拿出公主的样子了!还有,你不准再贬称其他人,知道嘛?」

,

诗诗没有答话,我只好用长长的,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她教训了一遍又一遍,弄得狂喷,床都了。不过为了公平起见,于是我又将她们每一个都个遍,直到她们的子都灌了、小都流出了白色的体。

,

总算化解了她们之间的矛盾。

,

哥罗的军队撤退了,兽人一族被彻底打败了,总算收复了收复了菲、安鲁和亚利亚斯尔帝国的土地,至于菲女王的谋亦被我瓦解,这回,曼菲斯王国是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但恐怕哥罗会捲土重来。

,

翌日。

,

我走到街上,见到一切已经回复正常,接着又我来到城头上,发现依高正在吩咐士兵们在收拾。

,

他见到我便走过来,兴奋地握着我的手︰「阿聪,多谢你!要不是你,我就不能把兽人一族杀光!」

,

我愕然,既不知道他要多谢我甚么,更不知道依高真的如此憎恨兽人一族,要把牠们灭族。我知道是他带领军队,成功将哥布消灭,攻下兽人一族的大本营,但我却认为不是所有兽人都是邪恶的,至少我认为,莉莉安还是有救的。

,

「我终于替狄亚报了仇了!」依高举臂,向着天空,咆哮了几声后,颓然跪了下来︰「狄亚…狄亚…我终于…替你报了仇了…」

,

依高再次流下男儿泪,看来他对狄亚的真的很深,这刻我明白,我会理解为甚么他会那么执着,要把兽人灭族。

,

我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站了起来,真诚地向我道谢︰「要不是你把奥利奥和瓦特杀死,我还真的无法为狄亚报仇,多谢你。」

,

激流涕的他,紧紧地捉住我,再一次流下泪来,他的悲伤打了我的心,让我也差点哭出来。这时我发现了,狄亚的那枚戒指,已经戴在了他的手上,是无名指…

,

我默默地退下去,回到旅馆。

,

甫一进去,又是五个在正争风呷醋的小娃在等着我…完事之后,我开始说起这段时间的经历,接着又问起她们有关菲女王的事来,她们犹有余悸地看着我,要我三番四次追问,她们才肯把菲女王的事告诉我。

,

「我们把囚在兽人皇内的菲女王救了出来。」Uffy阐述事发经过︰「之后我们商量到底要到哪找你。」

,

「我们在想,你会不会去了帕鲁图呢?」Yen接着说︰「于是我们决定前往帕鲁图。」

,

「当时我们在路上,还未察觉菲女王有古怪,是阿莲率先发现。」嘉接话。

,

「我发现有些士兵变得怪异,于是开始留意起来,但是已经太迟了。许多士兵都已经变异起来,就连依高也…我们只好马上逃走,然而…」阿莲说到这个点上便停了下来。

,

同化需要透过,难道…我惊愕地看了看她们,她们怏怏不快地倚在我怀裏。

,

「我不依呀!」Yen哭了起来︰「我要聪聪的来安我们!」

,

「行行行…」我着她们的秀髮说︰「不过诗诗她还未说…」

,

「泰利将军见到依高将军的到来,以为是援军,结果…」诗诗恼怒地指着大家说︰「不就是她们了!把那个女王带进来!把泰利给染…」

,

「不要怪谁了,现在你们不就没有事了吧?」我连忙安她们说,希望减轻她们的不悦︰「放心吧,你们全部都是我最的女朋友,我会好好的护你们…」。

,

她们听到我的承诺,都开心地拥着我,于是整个晚上,都是高潮迭起…

,

又翌日。

,

在成功瓦解了人口贩场后,安道臣的生意应该会一落千丈,没有新血,他们自然无法再经营下去。只是不知道那天被卖的少女,现在是不是安好?自从那天遇到她…

,

现在,我正带着士兵在巡逻。

,

「将军大人。」我走到了街角,突然有一位少女向我行礼,吓得我整个人都跳了一下,她见状,腼腆地笑着说︰「你没事吧?」

,

我定神一看,原来是那位少女,是那天在红灯区呆坐的少女,是被人捉去选魁的少女,是在魁会场因为逃走而被打的少女,是被我从人口贩场中救出来后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放的少女,是在丧尸围城时侥倖逃过被强姦一劫的少女。

,

「原来是你。」如此印象深刻,竟然三番四次遇到她,莫非是上天注定的缘份?

,

少女衷心地向我道谢︰「谢你多次救我。」

,

「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罢,看到少女的手紧紧拴着,脸通红地低着头,眼神闪缩、不敢看我,一副言又止的样子,我不好意思打断她,便假装要带队离开。

,

「我…」少女在我背后叫了一声︰「别走。」

,

「甚么事呢?」闻得少女呼唤我,我稍稍回过头来。

,

「我…我愿意当你的僕人,让我好好服侍主人吧。」

,

「哦?」我望着低着头的她,擒故纵地说︰「别这样了,我救人不求回报。」

,

「自从主人救了我,我的心,都已经属于主人了。」她不避他人眼光,就已经拥上来抱着我。

,

「慢着。」我轻轻的推开她︰「我有很多女朋友,你不介意吗?」

,

「不,只要能够服侍主人,我已经心意足。」少女的话很坚决。

,

算了,我只不过是多一位后而已,何乐而不为呢?这时,系统音响了︰

,

「阿怡︰Lv 8,房级数︰D,好度︰90(慕),高︰161cm,体重︰58kg,年龄︰23,状态︰正常」

,

「阿怡?」

,

「主人知道我的名字?」阿怡显得有些惊讶。

,

「哈哈哈…我有读心术嘛。」我胡乱吹嘘自己拥有特异功能。

,

「好利害呢!」阿怡被我哄得傻傻地甜笑,这一笑,可而不失大方,把我的思绪都抛到九重天外。

,

就这样,我着其他人先回军营,然后我便牵着她的手,往酒店方向去了。

,

突然间,又有一名少女扑出来,挡在我面前,叉着腰笑着说︰「聪头!」

,

「梅子,你没事吧?」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那位豪爽的梅子,虽然前几天才…不过现在看到她一点事都没有,爽朗豪气,举手投足,都充了青春的气息,那就太好了。

,

「哈哈哈…」梅子无视阿怡的存在,倚在我的手臂︰「你不是说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吗?」

,

「当然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容许我照顾你。」我了梅子的短髮,她高兴得倚偎在我的手臂旁。

,

阿怡害羞地看着梅子,而梅子也脸红地看着阿怡,二人对望,相视而笑。

,

这时,梅子悄悄地把头哄到我耳边,悄悄地说︰「聪头,我是你的人,你想怎样就怎样!」

,

「真的吗?」我听到梅子的话,瞬间兴奋莫名。

,

「当然了…」梅子说罢,还特意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吹得我浑酥︰「你要好好的对我哦!」

,

我到下半跃不停,当然要急不及,马上拖着梅子和阿怡,直奔远处的酒店,好让无人能打扰我们。

,

坐在房间内,左拥右抱,谈天说地,有说有笑,气份不错哦。

,

梅子笑着说︰「我认得她,她是上次在人口贩场被我们救出的少女。」

,

「对…她叫阿怡。」我握着梅子的手搭到阿怡的手上︰「以后,你们就是好姐妹了。」

,

「知道,主人。」阿怡微笑地说︰「梅子姐姐。」

,

「阿怡妹妹。」梅子高兴地握着阿怡的手︰「以后,我们就好好服侍聪头咯。」

,

「知道!」

,

说罢,二人便往我脸上了一下。

,

红卜卜的脸庞甚是可,让我瞬间放下了所有道德的枷锁,双手疯狂地兜搭着二人的脯,惹得二人害羞地扭来扭去,接着,我们陷入了热之中。

,

看到她们二人和睦共处,我真心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

梅子和阿怡,给我的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

爽朗、充朝气,是我对梅子的印象。忧郁、多愁善,是我对阿怡的觉。虽然我对她们二人的认识还不是很深,但已经觉得,她们都是不可多求的好女孩,我当然好好的护她们了。

,

只是不知道她们在床上,又是不是一样呢?现在是时候来亲验证一下。

,

轻解罗衣,梅子和阿怡将上的衣服逐件下,羞羞地坐在我的两边,帛相见,二人都害羞得低下头来。为免她们不好意思,我只好抱住她们,目不转睛地欣赏面前这道风景。

,

「呀嗄…聪头你就别瞪着人家嘛,人家害羞的!」梅子捂着发红发热的脸庞,羞涩地说。

,

「傻猪,你的祼体,我都不知见过了多少遍。」我刻意提及梅子之前的遭遇,让她更害羞。

,

「主人…我来替你宽衣。」阿怡默默地,替我解除上的束缚。

,

炽热的体之间多了一支坚硬笔直的,又长又粗,引发了她们的好奇心。

,

「真不愧是经百战的将军,连都那么长!」梅子惊叹地说,然后随手捉着套弄起来。

,

「主人很利害呢!」阿怡也上一手,和梅子一起套弄着。

,

两只纤纤玉手,梅子的快速,阿怡的缓慢,一快一慢的攻,销魂的快,实在可遇不可求!

,

「好美,你们真的好美…」我一边享受二人的手技,一边讚叹着。

,

「谢谢聪头。」「谢谢主人。」二人不约而同向我道谢。

,

英气美丽的椭圆形脸,不高的额头、稍尖的下巴,配上清爽的短髮,虽然是单眼皮,但一双圆眼可不小哦,神神,小小的尖鼻,棱角分明的小嘴,一副雪白整齐的牙齿,小小的耳朵,微黑肌肤,苗条清瘦,修长的段,以及平坦且纤幼的小蛮腰,浑上下都没有一点赘,就是小偷梅子。

,

脸型较圆稍阔,配上微褐亮丽的秀髮,好看极了,微的型,虽然不高,但很容易抱在手上,全起来的,这份的手十分不错,稍圆的鼻子,圆圆的大耳朵,微微渗透出秀气的脸,带点些许忧愁的眼睛,似乎有点愁眉难展哦,不过我一定会令阿怡开开心心,尤其是在床上,嘿嘿。

,

梅子和阿怡的手在下面努力,我的手就在她们的酥上用力,一C一D,手,果然是极品,梅子的头又小,但晕却大,我贪婪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下去,弄得梅子轻轻呼叫。阿怡的就相反,头颇大,但晕却小,将之咬在口中,阿怡默默承受。

,

「哎呀…好佻皮呀!」梅子轻轻地娇起来。

,

「啊…」阿怡只是轻轻地一下。

,

二人的反应,真是相映成趣。

,

这时,我站了起来,挺着,神气地说︰「怎么样?大吗?想嚐嚐吗?」

,

「好大!」梅子和阿怡都异口同声讚叹︰「我们当然想嚐嚐了!」

,

于是我着二人跪在床上,让她们张开了嘴巴…

,

「好好地舔,这是味道很好的!」我出言挑逗地说。

,

二人点点头,便出了舌头,开始慢慢地舔起来。两个都是没有经验的处女…虽然梅子被破处,但她根本未曾尝过的好,所以她打从处女没甚么分别。只见二人用着笨拙的口技,从头开始舔起,要知道头是十分,两条不的舌头,不停地刺激着的头,是很容易走火的。

,

这时,梅子鼓起了勇气,一口气把头含在口中︰「唔…好大…」

,

当然大了,般的头,随着邪气的增长,它只会越来越大…这好像是一个大问题,那以后我的女朋友们不就要被这可怕的巨死吗?

,

阿怡也不落后于人,同时间用上手口,一边磨擦着,一边用舌头舔着余一的部份!

,

「好爽…好舒服!」我不禁要讚叹起来︰「来,是时候让我服侍你们了。」

,

我着二人转过来,用对着我,她们含羞答答地伏在床上,高高举着两个圆浑诱人的,梅子挺调皮,还懂左摇右摆地诱惑我,阿怡则是紧张得菊都紧攥着。我打开她们的双腿,轻轻地掰开二人的鲜嫩小。

,

「好饱鲜嫩呢!」我出了舌头,去舔起她们的、和门去︰「我要舔了!」

,

每当我的舌头,触碰到她们的位置时,都可以觉到她们的躯微微颤抖,但她们的反应各有不同,梅子会放声地,相反,阿怡就默默地忍受而不作声。我稍稍把舔的力度加大,梅子马上大叫,阿怡却是强忍。

,

我出了手指,轻轻地掰开了她们的,舌头往裏面得更入…

,

「呀啊…」阿怡已经忍不住,叫了出来。

,

「你还是忍不住呢…很快,更舒服的在后头呢。」

,

二人害羞得没有答话,我缓缓把手指同时进了两个迷人的小中,凹凸不平的壁,加上温暖,弄得我手都了,触碰二人的G点,两个都不约而同地叫起来…

,

「啊啊啊…」二重奏般的,此起彼落,听得我越来越兴奋,而我也开始用上『高速移』…

,

「梅子姐姐…噢喔啊丫…丫…」

,

「阿怡妹妹…噢喔啊丫…丫…」

,

抱在一起的二人,已经被我弄得一同高潮,热炽的躯双双紧贴在一起,全猛然抽搐着,不能自已,二人的香汗混杂起来,既香艳又刺激。二人的高声尖叫,有如天籁之音,我心弦,让我意乱迷。

,

两道沛的泉水从二人的下剧烈喷出,洒到地上。我默默地抽出手,二人乏力地趴在床上,喘着气,紧紧地抱在一起,回味刚才的高潮。

,

「接着下来,我要来咯。」她们乏力地回头,只见我握住了,在她们面前摆来摆去。

,

当阿怡知道自己要被这么粗的东西进体,想到破处一刻带来的痛苦,让她不禁担心得哭起来。

,

「放心,我会好好的护你们。」我为了安她们,在她们的额头上了一下,然后拿出我最利害的武器,看着梅子和阿怡的小,蓄势发。

,

还是梅子知道这是快乐的泉源,所以连忙反过来,自行张开双腿,等我的到来。

,

「聪头,不用客气,即管来吧。」梅子的神,充着开放和激,让我彻底迷上。

,

「主人,请好好锡我的体,我心都是属于主人的。」阿怡见到梅子如此主,于是也转过来,甜丝丝地看着我说,她的害羞样子让我顷刻恋上。

,

的小分泌着大量的,是助我入的好帮手,不过,此刻的我却不打算立即入。

,

轻轻张开梅子的腿,在小上磨来磨去、不时又挖又顶,又在她的菊上顶了几次,惹得她大呼没趣。为了勾起她潜藏于体内的,我绝对不会轻易就进去。

,

「聪头,人家受不了,快点来吧!」我没想到才失去处女之的梅子会变得这么蕩,莫非她和宝玲一样,天生就是一枚娃?

,

「来?来甚么?」我装疯卖傻地说。

,

「哎呀…我要你进来呀!快点啦!」梅子有点不耐烦。

,

多到已经出来,沾得整个头都是,为了足梅子的慾望,唯有遵从她的意愿,轻轻地将头进去。梅子脸上有点痛苦,那是初尝禁果的后果,虽然小曾经被无数的折磨,但紧緻依然,每一寸都让我到寸步难行,了多大的力气,终于将大部份都进了她的体内,她亦鬆了一口气,直至我轻轻地抽时,她的脸上再次出现痛苦,平坦的腹部缓缓起伏,呼吸也变得强烈起来。

,

「痛吗?」我温地问。

,

「不…不痛…」梅子的眼角流下了泪珠,我替她抹下,亲着她,她的指甲已经陷入到我的背部当中,而我的下半亦开始抽。

,

粗大的进了娇嫩的小之中,要承受如此强烈的痛楚,梅子已经早有心理準备,她放开了心的包袱,就像她的双腿一样,张得开开的,容许我作更深入的探索。

,

「啊啊…好深…顶到我的内脏了…」梅子的叫声,引起了阿怡的不安,她在我们旁,看得有点惊心魄,用她微微抖震的手,捉着了梅子。

,

「放心,我会好好的护你们。」安阿怡的心,也是我要做的事,我紧紧握住阿怡的手。

,

梅子的叫声,渐渐从痛苦变得欢愉起来,开始发出愉悦的娇,每一下都让人为之销魂,体也进入乱的状态,下半自地配合我的抽,自然而然地迎接每一次的入,真是一枚天生小娃。

,

这时我脑海裏突然出现了某首流行曲的音乐,突发奇想,我要对着她们使坏呢…哼着歌曲、随着节奏、摆体,就连抽的节奏也是一样。

,

我在瞬间又加快了速度,时慢时快,令梅子的时高时低,面上时而欢愉、时而痛苦,让她徘徊在痛苦和快乐之间。

,

「停…停…」

,

「哎哟…你好坏呀…」嘟着嘴的梅子,娇嗔地用拳打了我一下︰「这样不够过瘾…喔噢啊啊啊…」

,

看到梅子的不,我当然马上纠正自己的作了。但是,她的小,实在是很窄很紧,巨大的压力让无从放鬆,只不过是数百下,便到一暖流往下半聚集。当我还想集中神之时,我冷不提防顽皮的梅子,笑了一下后用力收紧了小,害得我关大开,猛然往她的小猛喷!

,

「呵呵呵…想不到经百战的将军,都被我玩弄呢…嘻…」梅子调皮地、了舌头说。

,

「你这个梅子丫…」我没有责怪她,只有甜甜的和她在一起︰「会儿我把你到高潮不断,到时你向我求饶,我也不会停呢。」

,

又有新『技能』了︰

,

        『飞拳飞腿』︰攻击技能。将自己的手脚分离飞出,向敌人施以突袭,出奇不意。上限5级,初始威力1(每级+0.5),气力消耗为50(每级+10)。

,

        『盗窃』︰辅助技能。从敌人上偷取任何指定的道,成功率70%。上限1级,气力消耗为80。

,

        『分体』︰可以将体任何一部份暂时分离,距离不限。

,

从梅子的小抽出了,白色缓缓地流出来,她甜丝丝地倚在我的旁。

,

「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我点了点头,和梅子相拥在一起,舌头又在缠绵了一会。

,

放下了梅子,抱起了在旁观看的阿怡,準备第二个回合了。

,

我抱着阿怡,让她坐在我大腿上。未经人事的阿怡,刚才看到梅子又痛苦又快乐的样子,心中有点不安。为了安她的绪,我用力地搓她的房,好让她的心安静下来,渐渐地,阿怡发出了微微的声。

,

「你害怕吗?」我一边着阿怡的耳垂,一边在她的耳边说。

,

「不怕…主人的,阿怡不怕。」阿怡肯定地点头,但她因为害怕而抖体,前巨因此而微微抖。

,

含蓄的阿怡未有放胆叫,看来我要加把劲。弄起她的头,又舔又啜,逐渐变硬,就连她的体都开始微微震。阿怡闭目地享受着的样子,十分可。

,

接着,我手向阿怡的下半,她稍稍吃惊一下,下意识出双手抵住了我的手,于是我的贴上了她的嘴,稍稍安她紧张的绪。手继续往下方去,终于来到了那个未曾有任何人踏足的神,起她的,随着她的缓缓流出,她开始进入状态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

乘着的,我轻轻把手指进去,就在的一瞬间,阿怡抿着嘴,浑颤抖。

,

不安本分的梅子,想必是尚未足,她爬到我的胯下,轻轻挑起了半不硬的,无惧上沾了和,开始玩起来,又吮又舔,弄得马上又硬起来。

,

「哗,聪头,你好利害呀!这么快又硬起来。」

,

「这都是梅子你的功劳呢!」我摇了摇,神气地对梅子说︰「来,赏赐给你的!」

,

「谢谢聪头!」

,

梅子说罢又继续吃起来,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也加紧弄阿怡的绪,不断刺激着壁上的G点…果然没多久,阿怡便高声大叫,全抽搐,又一道泉水疯狂地涌出来,蹲在我下胯的梅子,被泉水当面喷个正着,从头到脚都浑了。

,

「哎呀,阿怡妹妹,你好坏哦!」梅子的口中虽是埋怨,但她的笑容却丝毫没有减退,她佻皮地出了指头到阿怡的小上,掰开了阿怡的小︰「你那么坏,我要好好教训你。」

,

「对不起,梅子…姐…姐…」阿怡的声线提高了八度,原来她的小,已经被四只手指所佔据了︰「主人…啊啊…梅子…姐姐…啊啊…」

,

我和梅子合作无间,一起「指导」阿怡来,终于令在我怀裏的阿怡再一次高潮,手脚不自控地痉挛着。为了庆祝,我又和梅子热起来。

,

后再次起梅子来,这次的小仍然十分紧緻,不过,我不能冷落阿怡,所以我加速抽,让梅子再次到达高潮后便马上抽出,来到了阿怡面前。只见阿怡紧张地双手放在前,在我和她的紧紧地贴在一起,偷偷地将,往她的小缓缓地去,阿怡痛苦地叫了一下。

,

虽然只不过把头到阿怡的小中,她已经受不了,只是她拼命地忍着因为下被粗大的撑大的痛苦而抿着嘴,头上流出来豆般大的汗珠。看到阿怡如斯辛苦,我的内心不禁对她怜起来。

,

「阿怡,我你。」我向阿怡作出的宣言后,便用力地抱住了她。

,

下半持续用力,每进去一分,阿怡都痛苦地叫了出来,原来闭起双眼的她,完全不敢望向我,却偷偷地瞄了自己的下半,看着进自己体的一剎那。

,

「勇敢点…你可以的!」我鼓励着阿怡,勇敢地接受的到来,她肯定地点点头后,便稍稍放开怀,让我可以长驱直进!

,

「到了!丫…」

,

「对,入了,全入了…」我宣告着阿怡已经被我佔领了︰「以后,你就我的。」

,

「主人…嗄…啊丫…我是你的…啊…」得到阿怡的认同,我开始抽起来︰「我…主人…」

,

她的小和梅子的一样,非常紧窄,而且更有趣的是,阿怡的紧张,令小有规律地收缩起来,一吸一放,就像是替按摩一样。

,

「主人…啊呀…」

,

着着,少量血丝从阿怡的小渗出来,她的眼角,也流下了的热泪,她捂着口,我知道此刻的她很想哭出来,所以我让她放胆地哭,因为我知道,这是快乐的眼泪。

,

阿怡紧紧地抱着我,她的手指,在我背上刮得出现几道血痕,虽然很痛,但我没有抗拒,任由阿怡用力地刮,甚至她还在我膀臂上,咬了几下,我依旧剧烈地抽她,不愿分开。

,

「主人!我你!啊丫…」

,

「我也你。」

,

她的小拼命地紧缩,挤压着我的,让我到了大量的快乐,不自觉地越越快,她的表从原来的很难看,逐渐放鬆过来,口中发出迷人的起来,体也开始迎合的进出。

,

「好利害…主人的好利害…阿怡的小…快要坏掉了…」

,

「嗄…阿怡的小也很…主人好舒服…」

,

我们的合,看在梅子的眼裏,让她瞬间慾火焚,坐在一旁,开始自起来。

,

「啪啪啪…」与户碰撞的声音,响遍了房间,在声的合下,演奏着一齣听的音乐。听到如此悦耳的音乐,我自然更卖力地抽阿怡,让她无法自已,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抽,已经令阿怡高潮得乏力地摊在床上,我也往她的初处小,喷发出大量的。『技能』又多了一项︰

,

        『再生』︰每三秒快速回复血量及气力。上限10级,初始为血量0.1%(每级+0.1%)及气力0.05%(每级+0.05%)。

,

现在连回复气力的能力都有了,我还不是天下无敌?哇哈哈!

,

才抽出了,杂着初红、和的体,从阿怡的小缓缓流出来。

,

「阿怡要怀孕了…要怀上主人的孩子…」阿怡捂着嘴、流着泪说。

,

虽然看到阿怡如此,但我看到她们二人的小不停地流出属于我的子,我甚为兴奋。

,

激过后,当然要更深入地了解梅子和阿怡了,于是先问起梅子来。

,

「我是安格斯王国人,数年前因为哥罗的侵略,所以父母便带着我往南逃走。」开朗的梅子说着,眼眶中竟然泛起了泪水,她擦去还未掉落的泪水后,继续振作地说︰「在我们前往曼菲斯王国的途中,却遇上了山贼,我和父母失散了。」

,

梅子说到这点,无可避免地伤起来。

,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后来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帕鲁图。只可惜我无分文,为了温饱,只得无奈地做一些偷狗的事。」

,

「那么,你是怎样认识史历克的?」

,

「北部城市的冬天真的寒冷得要命,就在我饿昏、倒在街头的时候,史历克把我救了回去。」梅子的眼神充了激︰「所以我便住在他的家裏,认识到他的太太和女儿,只可惜…」

,

梅子的话,让我到惭愧,因为我救不了史历克。

,

「虽然我并不是甚么正义的使者,但看到有人干起人口买卖的生意,我就生气了。」梅子说着说着,都说得有点生气,她续说︰「史历克的太太和女儿被人拐走,我们了几个月时间,都没能找到她们,后来我们得知原来安道臣是拐子集团的首领,同时又干起人口买卖的勾当,于是我们设计…」

,

「这个我知道,不用再重覆了吧?」破坏了梅子的计划,我深歉意,实在太不好意思了。

,

「要不是聪头那一次阻止了我,我们就能抓住那个胖子了,就能寻回姬丝和阿冰回来。」梅子一脸慎怒地看着我。

,

「哦!」我一副坏坏的表地看着她︰「怪我咯?我又不知道你这个小偷是为了甚么偷人家的东西…而且,你当小偷,作为将军的我,我一定要制裁你,嘿嘿…我就罚你被我抽上千下吧。」

,

「哎呀,你好坏呀!」梅子用粉拳,作状搥打我的口,我笑了出来。

,

「怎样呀?我不会冷落你的。」和梅子打骂俏后,我转头向阿怡,搂着她问︰「那么你的家人呢?」

,

「主人…我…唉…」阿怡叹了口气。

,

本来,阿怡有一个姐姐,和父母一同住在安格斯王国北面的城市,可是因为哥罗军队的来袭,把她们的村庄给毁灭了,后来她的父母为了生计,只好把她卖到人口贩子手上。话虽如此,阿怡却没有怪他们,只嗟叹自己的命运的不幸,自己只好随遇而安。

,

「放心吧,我会照顾你们的。」听起来,她们都曾经经历过很惨的事,不过,现在她们有我照顾嘛,我答应她们,不会再让她们吃苦的了!

,

听到我的承诺后,她们都十分高兴,高兴得马上将争先放入口中,噢噢喔…爽!

,

在接二连三地用填了梅子和阿怡的小嘴和小后,我们一同回去旅馆,一路上甜甜蜜蜜,很久都未有试过这种幸福的觉了。

,

「我们回来…了?」

,

甫一踏进去,嘉和Uffy不约而同地出了不悦的神色,厉眼瞪着我,反而阿莲和Yen,一个老神在在、毫不在意,另一个就高兴不已,至于诗诗,不又是一副不屑的面色嘛。

,

向大家介绍一番后,我当然免不了被人教训了一顿,不过,梅子和阿怡,很快就被大家接受了…

,

「梅子妹妹,阿怡妹妹,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这个家庭哦。」Yen高兴地拉着二人的手说。

,

「聪仔,你要好好的对人家哦。」阿莲说罢便呷了口水。

,

「都不知道这个人有甚么好,那么多女生扑过来…哼…」诗诗别过脸去,看窗外的风景。

,

那表示大家都接纳了么?呵呵呵…

,

一夕无话。

,

战事终于结束,危机总算解除了。

,

看着城墙下的荒芜,我记想起这段日子以来的经历,被凌辱、伤了芬的心、救不了史历克和阿冰,顿时明白自己实在是太弱小了,再如此下去,恐怕我这一生都不用回到自己的世界去,即使我愿意留在这裏,与自己相的女朋友们生在一起,可是,我只怕到时我连自己所的人都保护不了。所以,我必须要加强锻鍊,增强自己的力量,这样才有足够的力量,才能保护得到自己边的人。

,

「阿聪。」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泰利。

,

「怎么了?」

,

「虽然哥罗军队已经撤退,不过,我们暂时未知哥罗的军队会不会再来,所以依高决定暂时守在这裏。」泰利说。

,

「依高?他…」我对依高的决定到有点不可思议,莫非狄亚的死,令他对生变得心灰意冷?

,

「对,所以很快,我们就会回去了,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吧。」泰利吩咐说。

,

「那么公主呢?」于是我向他说出了发现公主蹤影的线索。

,

「我们先回首都向国王陛下覆命吧,尔后再找寻公主的下落吧。」泰利若有所思地说。

,

我不置可否地离开,回去旅馆了。得知即将回去的消息,大家都雀跃不已,开始收拾起细来。

,

「各位姐姐,让我来帮你们吧。」阿怡主替各位收拾行装。

,

「不用了。」Uffy冷冷地拒绝热的阿怡。

,

「阿怡妹妹,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们习惯打仗了,所以只有自己才知道要收拾些甚么。」嘉解释得很清楚,真不愧是独立的嘉。

,

「那么Yen姐姐和阿莲姐姐呢?」

,

「妹妹不用了,你是我们的妹妹,我又怎能让你这样卑微地服侍我们呢?」还是阿莲懂得大体。

,

「我也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收拾的,我总不能整天依赖聪聪和大家吧,是吗?」十指纤纤的Yen虽然不沾春水,但也没有指使阿怡为自己服务,在我的帮忙下自行收拾行装。

,

看到Yen笑得十分甜,甜得我恨不得要往她脸上亲去。

,

「那个谁,你过来帮我收拾。」听到诗诗的使唤,阿怡甘心地为诗诗收拾。

,

看到每位都是独立收拾,反倒是患公主病的诗诗,对着阿怡颐指气使,气得我真想马上用教训诗诗。

,

「梅子姐姐,我来帮你。」虽然年纪上,阿怡比梅子和诗诗都大,不过她甘于卑微,加上认为自己入门最迟,所以愿意当大家的妹妹。这可不是我乐意见到的,于是我拉着她,教训起她来。

,

「阿怡,当我的女人,每个都要不卑不亢,平起平坐,绝对无分你我和高低。」

,

「主人,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听你的吩咐。」真的被阿怡气死,令我一个头两个大…真的很头痛。

,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阿莲叫住了我。

,

「聪仔,你记着要收拾好衣服。」

,

「是,我的阿莲。」

,

才走不了几步,阿莲又走出来,叫住了我。

,

「聪仔,你记着去把梅子的家收拾好,我们可有段日子不会回来了。」

,

「是的,我记住了。」

,

又走不了几步,阿莲又走出来,又叫住了我。

,

「聪仔!」

,

「是的,阿莲大人,又有甚么吩咐?」

,

如是者,阿莲三不五时就叫唤我,提醒我收拾甚么,不要忘记甚么,这刻觉得她,真的好像我妈妈一样,不过也挺有趣,让失去了母亲的我,可以再次受到母…

,

和梅子返去史历克的家,怀缅了一会后,我们收拾了些重要东西,便离开了这个以后未必会再有人住在这裏的温馨的家。回到旅馆,大家都收拾好了,睡了一晚后,翌日,我们便出发前往军营集合。

,

离开这间住了一段时间的军用旅馆,有点不捨得,不过我也不想再回到这裏来,除非是渡假了。

,

「聪仔,你还在等甚么?我们走了!」阿莲见我看着旅馆的大门看得呆了,于是叫了我,就这样,我们準备回去了。

,

除了Yen的是我主替她拿之外,其他人都是自己拿着的,只有诗诗把包袱都给我…

,

来到了军营,泰利和彼德已经在等着,士兵们亦已经整装发,我们把装备都放到马上,準备起行了。

,

「依高,这裏就给你了。」泰利对着依高说。

,

我从马上跳了下来,握住了依高的手说︰「你好好保重。」

,

「你们也是。」

,

在话别之后,我们领着军队,返回首都去了。

,

这行的收穫不错,收了几位后,呵呵呵…只可惜有负国王所托,未能找到公主的下落,虽然之前曾经听到杏里和阿亮说过公主的事,但根本不知详细,所以线索还是没了。更可惜的是,芬的离开,令我有点遗憾,还有史历克和阿冰的死亡,令我到痛心。

,

沿路上有人道欢迎外,庆祝我们打胜仗,不过我知道,危机并未真正解除。

,

浩浩蕩蕩,大批军队在回去首都上途经好几个城市,是故我带着嘉、Uffy、Yen、阿莲、诗诗、梅子、阿怡几个游山玩水,泰利深知我的格,自不便打扰,和彼德领着军队先回首都去了。

,

除了在市集补充了些道、诸如打火石、指南针、帐幕等外,还买了些鲜(好度+5)、项鍊(好度+10)、香水(好度+20),送给她们!她们笑不拢嘴。

,

「老闆,有戒指吗?」我们来到一间珠宝店,我走到老闆面前问。

,

「当然有,将军大人,你看看。」老闆从玻璃柜子裏拿出了数只戒指出来︰「这些款式都很好。」

,

「嗯,很好。」

,

「那么,将军大人,哪一只比较合心意呢?」

,

「既然如此…」我指着柜裏的戒指说︰「这些我全包了。」

,

老闆被我如此大手笔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笑容可掬地替我把戒指一一包好。

,

「大家快来试试吧。」我拿出了戒指,让女朋友们都试戴一下,看着这个温馨的画面,我不禁笑了起来…

,

买过戒指,我们又在回去的路上。

,

虽然Uffy比较寡言、Yen比较害羞、诗诗比较高傲、阿怡比较文静,但有主的嘉、老成的阿莲和开朗的梅子在场,大家相处尚算融洽,气氛尚且不错哦!

,

已经好几个月,不知道我的孩子们出世了没有?一想到孩子,我的心有点兴奋过头,独个儿在马上笑了。

,

「你看,阿聪一定是在想孩子了,他一个人骑在马上傻笑呢…」嘉一边偷笑,一边对着Uffy说。

,

「哎哟,嘉,你看不出我们的大人,那个意气风发的样子吗?」Uffy嘟着嘴,揶揄我一番。

,

「各位姐姐,先喝口水吧。」阿怡从背包拿出了水壶,递给Yen。

,

「谢谢阿怡。」Yen正要接住水壶…

,

突然,诗诗发作了,吓得阿怡和Yen都怔了一下︰「你为甚么先递给她?不是要先给我吗?」

,

「诗诗,你又发甚么脾气呀?」我听得诗诗又耍脾气,立马站在原地。

,

诗诗哼了一句,没有作声,阿怡不敢递去,Yen就不敢去接,二人缩在马上,不敢弹。

,

「你看,吓着Yen和阿怡了!」我马上走到二人旁,着她们的头,安她们的绪︰「你以为你自己是公主就可以为所为吗?Yen都是公主,她可没有你这般蛮不讲理!」

,

「聪聪!」Yen有点嗔怒,因为她实在没想到我将她的份说出来,嘉、Uffy、阿莲和梅子一脸疑惑地、好奇地看着Yen。

,

「对对对,她是公主,我就不是公主!」诗诗又哭起来了,天啊,我是找了个甚么样的女人回来?

,

相比之下,诗诗比Uffy更傲娇、比Yen更公主,我快要被她气死了,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

「傻猪,你是公主,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公主。」我跃到她的马上,坐在她后面,从后环抱她说︰「但是你别耍公主脾气了,我的女朋友们,每一个都是平起平坐,绝对无分高低。」

,

「我不依…」诗诗向我撒娇,看来她想我将她当成至高无上的宝贝,实际上,每一个都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

,

「乖乖的,不要再闹了,回去后,我会好好的护你的。」

,

了诗诗一下,诗诗才没有继续闹下去。为表公平,我也了嘉她们一下。我们又继续上路。

,

走了几日,终于临近首都了,路上虽然偶有少争拗,不过大体都相安无事。

,

「快了,快了,很快就到首都了…各位,我们回家了!」嘉指着前方的城廓,兴奋地说。

,

越接近首都,我的心跳得越快,不知道是思家切,还是其他原因,总觉得一切并非那么简单,直至…

,

「你回来了?哈哈哈…」一把声音然从我脑海中响起!

,

我忽然有个不祥的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阳神TXT下载】[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七至二百零一)【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