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电影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七十一至一百七十五)【抖音无限次短视频老司机APP】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七十一至一百七十五)【抖音无限次短视频老司机APP】/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七十一至一百七十五)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五光十色,缤纷灿烂,是我可以想得到,用来形容魁大会的词。

,

「不用见怪,到了这裏,你可以放任自己,尽享受。」安道臣神态自若地说︰「要知道,这回事,是人的必需品,所以这盘生只赚不赔。」

,

,

四处都是衣着的美女,有的在男士们之间左穿右,有的围着男人转,亦有的在挑逗男人。

,

四处尽是色心尽现的男士,有的在女士们两腿之间左右,有的围着女人舔,亦有的在女人。

,

「啊啊…我要去了…」

,

「嗄…好爽…要了…呜呀!」

,

四处都是春光,声此起彼落。就连我这个怪兽,见到这个场面,都不禁面红起来,有点难为,实在是可怕。

,

这个场馆只接受被邀请的嘉宾到来,并採取封式的保护,因此外面的人入不到来,也看不到这裏的春。

,

「咦?那是?」眼角的余光,好像见到有一个影,趁着我们大伙人走进会场时,门外的保安没有留意下,闪进了会场。

,

「甚么事?」安道臣问。

,

「没甚么,可能是我看错。」

,

一行人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包厢,甫一开门进去,果然是非同凡响。包厢位于一楼,可谓一枝独秀,宽敞的落地大玻璃,正对着楼下广阔的舞台,可以一览无遗地看到整个舞台的所有角落,要挑选属于自己的魁,这实在太方便。包厢内有两张大梳化,坐在上面…噢,真是这段时间最舒适的享受,有四名穿着十分的女侍应在命,蕾丝的薄纱,仅仅覆盖她们的曼妙材,她们会提供各种服务,当然包括服务…

,

包厢的下方是几个小得多的小包厢,相比之下,这个包厢就是VVIP,超级VIP,真不愧是业王国的老闆。

,

「阿聪,看中了哪个女孩,你都可以上,不过价钱就得谈谈了。」安道臣坐在梳化上,随着抓住了两个在命的美女侍应,握弄着她们的头,安道臣的手下们,雄纠纠地站在他的后,看着老闆和外面的春色。

,

「呵呵呵,我看看就好、看看就好。」虽然春色无边,但我却不是如此滥之人,不会为了这裏那么多的美女而就此放蕩…才怪。

,

「哦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看中了刚才的少女。不过你有没有足够的钱呀?」安道臣坐着,两名侍应便拉开了他的子,出了又短又幼的,侍应用上手和口,玩弄起来。

,

这时安道臣拍了拍手,另外两名侍应点头,便唤了几名少女走进来,替安道臣的手下们拉下了子,随即将们,一口一条的含在口中,以示劳他们。原来是老闆劳员工,所以有这种福利。

,

这时一名少女靠近我,隔着子起我的来,我示意拒绝,只要求她坐在我旁,即使如此,她的手仍然不规矩地在我上来回扫蕩,我只好无视她。

,

「各位先生,你们等了很久的魁大会,现在正式开始。」在舞台上的主持人欣然宣布大会的开始,瞬间让现场的气氛推至高潮,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而安道臣和他的手下们,同样亦到达高潮,少女们的口中,都含着他们出来的,有的嘴角还渗出了一点来。

,

在她们将口中的都下肚子、收到安道臣的手下打赏后,徐徐而退,我也赏了些钱给边的少女,让她跟队离开了。

,

几个少女慢慢地走上舞台,一字排开,她们的颈上都挂着一块牌子,牌子上面写着编号,觉好像猪栏裏的猪一样。环肥燕瘦,有的浓妆艳抹,有的不施脂粉,有的国色天香,有的不堪入目,然而她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脸上都没有点的笑容。

,

对此我好奇地,再一次问了安道臣,终于我得到了答案︰「她们是买来的。」

,

「买来?」我惊愕。

,

「对,买来。」安道臣淡然地说。

,

想不到竟然有人做起了人口贩卖的勾当?虽然说这裏是红灯繁荣,但逼良为娼实在是不要得,想不到安道臣竟然是这一路的人。

,

「嘿…要知道,人们就是贪心、自私,为了自己,就算是自己的亲人、朋友,甚至是人,都可以用来出卖。」安道臣得瑟地说︰「而我,就利用了他们这种心态,来建立自己的王国。」

,

听安道臣解释,现在哥罗在北方,灭了好几个国家,许多人流离失所,有些人无办法,只好卖出他们的女儿,除了得到一笔钱外,还有机会让自家的女儿得到安稳的生。

,

「要知道打仗,就是乱世,我乘势而起,只是刚好而已,而且那么多战事,士兵们要离家出走,他们都有需要,如果能够搭上这门生意,我还不发财吗?」安道臣越说越兴奋!

,

我想到这我就火大了,这个安道臣,根本就是卑鄙小人!利用各种人来赚钱,而且还堂而皇之、恬不知耻在我面前炫耀,我真的很想一拳打死他!不过此时发难,脸上又不好看,他的手下又多,我没有太多把握可以把这么多人打倒,虽然从外表看来,他们不怎么样…

,

说回来,哥罗也是帮兇、是造成人口贩卖的帮兇。要不是他,人们又何须干起卖女的勾当?实在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消灭哥罗,让这个世界重回正轨,不再让少女们继续被卖到火坑中。

,

至于那些难民们也太过份了吧?竟以女儿得到安稳为由,出卖女儿,实际上是他们自私,只顾自己得到生的保证,而将她们丢到一个出卖皮的火坑中,让她们变成人尽可夫的妇!

,

此时猛然记起,诗诗应该等着我,她竟被我抛诸脑后了,算了,会儿回去再解释吧。

,

看到台上的少女们,我不禁慨叹起来,内心出现了哀伤的觉,总觉得我应该要做更多的事,去避免及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

这个时候…

,

「啪…」一名少女突然从门外闯进来,神慌张,当她看到我们的时候,面色更难看。

,

「你是谁?」安道臣的手下把一挡,便拦下了那名少女。

,

她的眼神很熟悉,呀?我认得那个少女,不就是早前我在街上看到,坐在屋前的那一位哀愁少女吗?慌乱的眼神中渗透着求救的讯号,换来的,是安道臣冷漠无的眼神。

,

这时,两名大汉从外而入,将那少女紧紧捉住,那少女极力反抗,无奈弱质纤纤之女流,怎敌得过两名孔武有力的男人呢?她只得被乖乖地压着、跪在地上。

,

「噢,对不起,安道臣先生。」其中一名大汉,战战兢兢地说。

,

「甚么事?」安道臣缓缓地说。

,

「没甚么,这少女竟然偷走。」那大汉回话后,便一巴掌打去那少女脸上,吓得我「呀」了一声。

,

「别打伤她,要知道她们是我们的生财工,她们的脸就是她们的本钱,而且,我看中了她。」安道臣笑了,笑得很!令我真想一拳打死他。

,

「哦哦哦,好,那我们去安排一下。」两名大汉听到安道臣的话后,如释重负,押着那少女,马上退出房间。

,

少女临离去之时,回头向我一望,双眼充了无奈和悲伤,看着我,看得我心头一凛。

,

看到这一幕,我该如何是好呢?

,

魁大会开始了,刚才被捉走的那名少女,都被安排站在台上。

,

「十号…」她的牌子是十号,也是魁候选者中的最后一个。

,

本来最后一个,应该是最后才会被选中的人,可是,心应该是最为紧张,因为她必须逗留在台上,在台上越久,看着其他人被买走,心就会越低落,前面的买卖,就是自己的命运的写照。

,

主持人开始大喊,他按照少女们牌子上的编号次序,介绍起她们起来,然后让在场人士喊价。

,

「一号货,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物!」主持人把人当作货物,实在令我到气愤,此时他又继续介绍下去︰「看她的眉清目秀,青春可人,要知道她还是处女,才十七岁而已。」

,

台下的一班色客,闻得如此年轻的处女,无不狼叫起来,随着主持人说「开始」,叫价声便此起彼落。然而安道臣并没有参与其中,即使现场的叫价如何激烈,他都不为所,我知道,他是在等。

,

虽然我不是甚么正人君子,但我也耻于与这些靠着贩卖人口、逼良为娼的人为伍!心中已经盘算着,如何破坏这种勾当呢?虽然凭我的能力,要将安道臣一伙撂倒、救走少女们可谓易如反掌,但是这样做,岂不是我和他们都是一丘之貉?不行,我得想想办法。

,

「看看这对子!」主持人把一号女生的衣服扯开,白白地出了一对子出来,如此一来,台下更为暴,主持人还着女生的头,看得我们热血沸腾,可是女生羞羞地掩着脸、痛哭起来。

,

「怎么了?看得入神?」安道臣见到我对台下激烈的竞投看得入神,便笑着地说︰「这种香艳的场面对胃口吗?」

,

「没甚么…」这个安道臣,我已经不太想理会,早就让那女生把他的钱包给偷走好了。

,

台下的气氛越激烈,我的内心就越气愤,杀意也越来越强,牙齿也咬得更紧…

,

「叫价第三次!成!」主持人推着一号货品,就是属于…」

,

「轰隆!」

,

才刚开始了不久,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在场所有人都惊声尖叫,原来是舞台的一边冒出了大量浓烟,这个时候,又接连传来了第二下、第三下爆炸声,都是从下方包厢传来,许多人争相逃难,疯狂地涌向出口。原本坐在梳化上的安道臣都变得紧张起来,可是我反而鬆了一口气,因为在这个况下,魁大会只好腰斩,女生们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不用被买卖。

,

「老闆!」一名男子,慌慌张张地跑进包厢,向安道臣说︰「有人捣乱。」

,

安道臣愤怒地大喝︰「去!去找他出来!」

,

我默默地祭起『透视』,把整个场所都看一遍,果然,我见到一人,鬼祟地在包厢间出入,他的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个黑色的东西,想必这东西就是炸弹。

,

不知道那人是何方神圣呢?这个问题,就留给他们去想好了,我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

「阿聪,让你看到这幕,真不好意思。」安道臣瞬即恢复平静,真不愧是自私自利的商人,变脸的绝技不是谁人都可以学的。

,

「没甚么…」看到大会被捣乱,我的心裏或多或少都会到安,看到他不开心,我反而更心凉。

,

「如果没甚么,阿聪,你先走吧。」安道臣下逐客令,看来他很想马上找那个滋事份子出来,所以先把我赶走︰「下次,下次再让你参与。」

,

我点点头,便默默地离开了,回旅馆去了。可是才走到半路,才发现钱包不见了!还有军令和军牌,没有了这些,我怎能调军队?又怎能当将军保护曼菲斯王国?于是我只好回头走,沿路看看有没有弄丢还怎样的…但没有就是没有,要怎样找都是找不到的…想必刚才是落在包厢裏,于是我又返回魁大会会场。

,

「臭小子,你竟敢炸了我的魁大会?」

,

才走到会场、步行上一楼,差不多来到包厢,裏面就传来安道臣愤怒的大骂声。我偷偷地躺在外面,从半掩的门缝中看进去,瞄了几眼。果然是安道臣,只见他的手下押着一个人,那人的型不高大,觉很熟识,穿薄衣长、无袖薄褛,头戴着啡色帽子,呀!不就是那天偷了安道臣钱包的少女!我用『透视』察看,我的银包、军令和军牌,果然遗漏在梳化上,幸好安道臣没有发现。

,

「啪!」

,

安道臣奋力往那少女的脸上掴上一巴!就这一掴,便掴走了她的帽子,出一头清爽的偏红短髮,以及清丽的脸容,他们才知道少女的真。

,

「哦,原来是个女的。」安道臣看后马上出了色色的神。

,

「老闆,刚才魁大会没搞头,现在不如…」他的手下亦口水直流。

,

「你们想怎样?放手!」娇俏迷人的声线响起,那少女表变得慌乱了,拼命挣扎,可是被人狠狠地押住不能。

,

「呵,那就随你们的便吧!」

,

安道臣的手下个个眉飞色舞,一窝蜂便拥向那少女,少女尖叫反抗,但双手难敌四手,根本无法抵挡,几名大汉作十分迅速,已经将少女的四肢紧紧地扯住,然后一下子将少女的衣服扯下,出一小麦色的肌肤,一对随着急促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的双峰现于人前,原本英气的脸孔顿时显得慌张,红肿的双颊就变得更红。

,

「不要呀!」几名大汉着少女的体,少女不快地反抗着。

,

我实在按捺不住,正当我想现在他们面前时…

,

「哎呀!」

,

几名手下突然叫了一下,因为原本在他们手上的少女,全、手脚、头颅,一瞬间分裂开来,被这个恐怖境一吓的手下和安道臣,霎时间无法反应过来。肢体分离的少女,马上飞舞着分散的肢体,横冲直接,给他们杀个措手不及,不过…

,

「我捉住了!」一个手下抓住了少女的手。

,

「我也捉住了!」另一个手用网子抓住了少女的躯。

,

当然了,在这个细小的包厢空间内,即使有这种技能,要逃出绝对不是易事,良久,安道臣的手下,在跌个七零八落下,终于吃力地把所少女分裂的体捉回来。

,

「嘿嘿…没想到你竟然用魔法…」安道臣一边抓住了少女的一个房,一边踩住了少女的脸庞说︰「但你还不是落在我们手上吗?」

,

另一个手下,却捉住了少女的下半,着少女的户和,少女有觉,呼吸急促起来。看来还是要我出手…

,

「安道臣。」我故作轻鬆,打开门进去,走到了他的面前。

,

「哦?阿聪?你怎么会在这裏?」安道臣笑着说。

,

「哦,没甚么,我只不过是漏了点东西未拿走而已。」

,

「甚么东西?」

,

我二话不说,一拳将安道臣打得牙飞血喷,吃了一惊的他,命令手下要将我制住,但他们又怎会是我的敌手?只消三数下,一拳一脚,便将众人打倒在地。安道臣怔立着,看着我完全不懂反应。

,

「你…放过我…」安道臣见我倒戈相向,只得跪地求饶︰「你要那个女生,我都送给你。」

,

「当我知道你的勾当后,我就开始讨厌你了。」我否决了他的提议︰「我不是要女生。」

,

「那你要甚么?」他慌慌张张地问,刚才分裂的少女,也慢慢重组起来。

,

「讲,那帮要选魁的少女,她们在哪?」

,

「可以不告诉给你吗?」一脸狼狈的安道臣还想跟我讨价还价。

,

「不说是吧?」我握着他的手腕,轻轻一,安道臣痛得大喊,大叫救命。

,

「我说我说…」安道臣受制于我,只得乖乖把位置告诉给我。

,

「还有,把你做人口贩卖的地方告诉给我。」

,

「饶命。」安道臣一脸担忧地说︰「她们…那些少女的藏地方,也在那个人口贩场。」

,

「当真?」

,

「真的,选魁的少女都是会安置在那边…」

,

当安道臣说罢,我便一脚踢向他的肚子,一下子便昏了过去。回头一看,那少女已经回复原来模样,神智恢复过来,只是全赤祼,清爽的短髮,配上英气的脸庞,还有纤瘦的材,看得我心猿意马。

,

少女见有人如此瞪着自己,害羞地喝住我︰「看甚么看?」

,

我取回梳化上属于我的钱包和军令,然后从昏倒的安道臣上下衣服,想递给少女披上。少女有点不解,但十分警戒地看着我,和我保持距离。

,

当我想走近一步时,少女瞬即从地上拿起了匕首,想刺过来,当然被我一手绰住,再往她手腕轻轻一搁,匕首手,再把她往后一推,失去了武器的她,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睁大双眼,向着我怒目而视,我摊开了双手,无奈站着。

,

「穿好衣服吧,我走了。」我只好把衣服扔给她,然后打开了门,打算离开。

,

「你不是安道臣的一伙吗?」少女错愕地说。

,

「你误会了,我…」我叹了口气,无奈地解释︰「我不是他们一伙。」

,

「那为甚么上次钱包的事…还有刚才你和他在一起…来魁大会?」

,

被少女问得哑口无言,真是有理说不清,我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

「算了,我就算说再多,你也是不会相信的。」我转走向门,準备走出去︰「我走了,你自便。」

,

离开了会场,看着这个漆黑、空蕩蕩的街道,我摇了摇头。

,

心想,我又遇到了一个倔强的女孩。

,

现在已经是夜深了,想必诗诗已经睡着了…吧?

,

「啊…嗄…」我才走上一楼,途经诗诗的房间,发现裏面传出一阵微弱的声︰「轻点…」

,

「公主殿下…啊…」十分熟悉的声线,不知道我在哪裏听过呢。

,

「你…停呀…啊呀…主人回来了…丫…」上气不接下气的诗诗,断断续续地对那个人说。

,

「将军大人没那么早就回来…嗄…他去了…」将军大人?奇怪了,到底是谁呢?他接着说︰「不如…让我进去吧。」

,

「不行…小只属于主人一个。」

,

「那我…可以你么?」听到这句话,我便运起『透视』来,一看入面的境。

,

赤祼的诗诗正躺在床上,她的旁,是…是阿金?他赤祼着,硬梆梆的,正被诗诗套弄着,他的手正着诗诗的及房,潺潺水,缓缓地从诗诗的小流出来。阿金和诗诗的舌头叠在一起,热烈地起来。

,

见到这一幕,我的心异常平静,完全没有半点被背叛的觉,因为我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对不起诗诗,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她的。而且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即使结了婚,都可以有权选择属于自己的,所以我不怪诗诗,也不怪第三者,只是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包容程度会那么高,高到容许自己的女人与其他人接,甚至上床。

,

不过这刻总算弄清阿金的目的,原来是为了这样。难怪他会那么积极地向我提出要追随我,想必是为了诗诗罢了。

,

「嗯嗯…啊…要了…」

,

只见阿金呼吸越来越急促,诗诗的双手也越来越快,硬梆梆的也忍不住,不住地抽搐,出了白的,沾了床铺、诗诗的手,还有地板。

,

「将军大人,你回来了?」后面走来了一名侍女,她是公主边的侍女,是泰利聘请回来的。

,

只听到房间内一片凌乱的声音,我没有推门,因为我要给予他们时间去收拾。

,

「公主殿下在房裏?」

,

「是,公主殿下正在睡觉。」

,

这时,只闻得房裏传来了诗诗的声音︰「将军来了吗?进来吧。」

,

侍女打开了门,只见诗诗盖着被子,头大汗,神色有点慌张,房内已经不见了阿金的影蹤,看来是走了。我跪在诗诗面前,少不免被她责骂,问我去了哪,生怕我会出去拈惹般。

,

旁人不知道,会以为我是高贵的诗诗公主的奴僕呢,实际上,我真的是她的奴僕,只不过是奴僕而已。

,

侍女被令离开后,只余下我和诗诗在,我走到她的旁坐下,问︰「刚才…做甚么?」

,

「没甚么…」诗诗结巴地回答。

,

「没有吗?」我拉开了被子,诗诗一雪白的美肌尽现眼前,我二话不说,出了巨大的。

,

这晚,她根本就是娃转世,再次疯狂地在我上策骑,在她的小进进出出,直到她高潮迭起,水猛喷,弄得床都是,而我,在壁的刺激下,终于忍不住,将体内的子,通通都给公主,让公主能够收多点兵…不,她的子是我的!

,

翌日,我来到了军营,和泰利商量军队的部署。这几天,哥罗的军队都没有进攻,但是我们都没有放鬆过,至于东城那边,彼德也配合着泰利,调兵遣将坚守着。

,

在完成部署后,我便离开了军帐,此时阿金已经在军帐外等着我。

,

「将军!」阿金见到我,马上敬礼。

,

「嗯…」此时我想起昨晚,他背着我,与诗诗偷的一幕,我不禁对他产生更大的戒心来(是戒心、不是厌恶)。

,

「将军,今日有事要吩咐我吗?」

,

这时我想起安道臣所说的人口贩场,看来要前往一趟,探探路,于是我说︰「今天我们有任务,你就跟着我吧。」

,

「是,将军。」阿金肃立敬礼,接受任务。

,

人口贩场就是人口贩子进行买卖人口的地方,这个地方极之神,地处偏僻,十分隐蔽,平常根本无法察觉,而且作风及行事十分低调,不是清晨就是午夜才会有。

,

我前往安道臣给我的位置,但是找不到人口贩场,即使我们寻遍整个树林,都没有收穫。正当我打算放弃回去之时…

,

「将军,那边有人。」

,

这时,有一队车队,为首一人,骑着马,领着后面的手下,押着几部囚车往前走,囚车裏面尽是少女,有的沉默、有的哭泣、有的愤怒,但更多的是无奈,想必这队车队就是人口贩团。

,

「是兰妮!」为首一人,正是那个双人兰妮,天娜的手下,没想到这盘生意,哥罗都有沾手。

,

「将军,我们怎样做?」

,

「跟着他们。」于是,我们偷偷地跟着车队。

,

只见车队来到了一座营地前,我们躲在树后,监视着他们。兰妮来到大营门前大喊一声,大门徐徐而开,车队便进去了。

,

在大营大门旁边,有另一道大门,那边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看到几个人进去,同时又有几个人走出来,进去时两手空空,出来后后面跟着几名少女,看样子他们一定是买主。

,

「将军,我们冲进去?」阿金的提议真是十个我都不够死。

,

「这裏就是西城之外,是哥罗的势力範围,不能轻举妄。」我决定混入买家行列,于是对阿金说︰「阿金,我要想办法进去,你先留在这裏,如果有甚么事,你来接应我。」

,

「将军,我怎样才知道是时机接应你?」阿金问道。

,

「简单。」我从『道』中搜出一支黑色状物…是讯号弹,宝玲给我的︰「从这裏拉一下就有烟,到时我会把它放上天空,到时你来接应我。」

,

阿金示意明白后,我一跃而起,飞到半空,察看这边的地形,果然是易守难攻,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山上也有多个哨站,可以很有效地监察四周的静,只要有风吹,他们一定会知道。

,

「能这样的规模,这门生意一定有人在幕后控。」我是如此自忖,为了踩点,我『穿墙』而入,决定扮作买家,先混进去再说。

,

贩场的中央是一个广场,有许多人站在那裏,他们都围住了中央的一个大舞台,舞台上面站着许多神慌张的少女,她们的手脚都被重重的铁铐锁住,脖子也被戴上颈圈,被几个卖家牵着,上的衣衫不整,甚至可以用滥褛来形容,破洞处处,让人可以通过破洞看到内裏乾坤。舞台的下边,也有几个被綑绑在一起的少女,等自己被卖出。

,

舞台下都是兴致的买家们,他们不停地指着各自的目标来叫价,有的很快就被买下来,有的因为稍有姿色而竞争激烈,有的却乏人问津。

,

我运用起『透视』,察看四周的环境,才发现我踩着的,正是困住少女的牢房上面!牢房的环境十分骯髒,卫生恶劣,少女们被安置这样的环境,实在太过份。

,

通往地下牢房的出入口就在广场的左侧,有几个孔武有力的守卫守住,他们手持武器,任何人出入都要被他们查验一番,右侧就是守卫们的住所,北翼看来是高层的所在地,南翼就是贩场的大门口。

,

大致了解环境后,再细心观察人力调配。原来守卫们会有轮休替调,以三人为一队,轮休是以四队为单位,守卫森严,单凭我和阿金两个人,真的很难解决这个问题,看来要解决此事,一定要找上泰利和彼德。

,

「哎呀!」一名戴着帽的小伙子撞上了我,我连忙向他道歉,他却没有回头地急步走过,在他旁有一个高大健的人跟着,那人比我还高出了一个头,和兰妮差不多。

,

「怎样了?好像在哪裏见过?」多么眼熟的影,呀!她不就是昨晚遇到的那个小偷啦!

,

我马上『位移』到她们面前,截住了她们,她们看到我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静下来。

,

「你来这裏干甚么?」我装作望向台上的魁、低声地问。

,

「与你何干?」她木无表地说。

,

「他是谁?」那个材高大的人问。

,

「他是安道臣的一伙。」少女不屑地说。

,

「喂,我不是解释了吗?」我指着舞台上的少女们说︰「我来是为了救她们。」

,

「真的吗?」她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

,

「对。」我挺起膛说︰「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安道臣的一伙了。」

,

「我怎知道你是不是他们刻意派来要抓我们?」少女平淡地说。

,

「如果我是他们一伙,昨晚你就不会全而退了。」

,

少女想了一通,突然恍然大悟,然后一脸歉意,想开口说话。

,

「道歉一事迟点再说。」我轻鬆地出了笑容︰「想必你们在这裏,都是为了救她们吧。」

,

「这裏说话不方便,来。」那高人拉着我们到一旁。

,

「他是谁?」这回轮到我问。

,

只见那人低着头、看着我说︰「我叫史历克,我的妻子和女儿,被人拐走…」

,

未等到史历克说罢,我便略知一二,马上话道︰「所以你来这裏找你的妻女?」

,

「是,他拜託我去找这个人口贩场的位置。」少女说︰「当日我偷安道臣的钱包,就是打算把他引到我们的埋伏地点,打算对他严刑迫问,可是你…」

,

我登时愕然,没想到我竟然破坏了她们的计划,我只好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

,

「没关係,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多亏你逼到安道臣把位置说出来,要不是我们也找不到这裏来。」史历克替我解围说。

,

「那你真的是来救她们吗?你到底是谁?」少女问。

,

「我叫阿聪。」

,

「阿聪?」史历克惊讶地说︰「难道就是那个成功击退兽人一族的少年将军?」

,

「正是。」我也没想到我的名声连北方都有人知道。

,

「我天盼地盼,总算盼到了。」史历克一脸地捉住我,说︰「拜託你,请你和我们合作,救出我的妻女。」

,

「只要破坏这个人口贩场,所有人都会得救。」我说︰「你们有甚么计划?」

,

史历克和少女一脸惆怅,看来没有甚么想法。

,

「我有计划,不知道你们愿意听我说吗?」

,

他们听到我的话后,登时两眼发光,用上充期的神看着我。

,

能否救出少女们,就得看看这个计划是否行得通了。

,

我看了看四周说︰「你们有办法製造混乱吗?」

,

少女思前想后,突然光一闪︰「有!」

,

她从袋子拿出了一个手掌般大小的物体,递到我的手中,黑漆漆,重甸甸,闻起来有一阵硫磺味,还有些铁鏽的味道呢,觉有点像手榴弹。

,

「这是我自己研发出来的武器,以咒语发就可以炸开任何东西,你要小心使用哦。」

,

没想到这位少女竟然可以製作出这么现代化的武器,连宝玲也没有製作过这样的武器,我实在对她由心的敬佩。

,

我拿了几个炸弹在手︰「我们就利用这东西来製造混乱,然后我乘机放出那些被困住的少女。」

,

「但是他们守卫森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史历克一脸担忧说。

,

少女看着手上的炸弹,有点疑惑地说︰「而且台上的少女呢?」

,

「放心,我有办法解开她们上的手铐和脚镣,你看…」我运用『溶解』,吐出一口淡绿色的口水,在地上溶出了一个小洞︰「只消『溶解』,甚么东西都能一下子溶掉。」

,

所谓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所以我又分出『分』。她看到我的技能后,眼前一亮,连她看着我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份敬佩。

,

「有分,我们的胜算又提高了不少,而且外面已经有接应。」

,

「没想到你那么利害,又懂分、又懂瞬间转移!」少女惊讶地讚叹。

,

「过奖了,这只不过是很基本的能力而已。」他们当然不知道,我这些能力都是透过做而得来的…

,

盘算一下风险,虽然连同分,我们只有四个人,不过观乎于守卫的级数才Lv 13,以我一个人的实力,足够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

于是,我们分配好炸弹后,便各自偷偷地将这些东西放到四处,準备製造混乱。

,

这时,少女站在原地,一不,再次发挥那晚使出来的技能,一瞬间,她的双手不见了!不一会,她的手又出现了,又一会,双手又不见了!如是者,她很快就能把炸弹都安放好。我和史历克也偷偷地把炸弹安放。

,

「各位,是时候把我们本日最高质素的货物拿出来了!」台上的主持人的话,让站在台下的买家都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我看到这帮人口贩子的丑陋表就想吐了!

,

这时,一名女子被推上台,我猛然一怔,因为那女子就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那名少女,她选不到魁,就被安排到这裏被人贩卖!只见她的眼神十分哀伤,两行泪痕未曾乾过,但她只得默默地站着,任由台下的色鬼对她指指点点。难道她始终逃不过成为奴僕的命运吗?不行,我们要快一点行!

,

终于,炸弹已经安放完毕,而且,我和分还暗地裏将锁住了人质们的锁以『溶解』破坏了,就连牢房的门都被我暗裏破坏了,只消一推便可以出来。

,

「完成!」少女对着我说,而我也完成了摆放,来到了她的边。

,

「下一步我们怎样做?」史历克问。

,

「一会儿,我们先引爆所有炸弹,接着我的分负责挡住守卫,史历克跟着我,去将救出地牢的少女,你就负责放烟火,然后打开大门。」

,

「不行,这样的话,你会很危险。」少女接过我递过来的讯号弹后担心地说。

,

「不怕,我经百战嘛!而且我们得快一点!」我看到台上的女子正被人激烈竞投。

,

看到少女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真的惹人垂怜,秀气的面容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小小的鼻子,配上棱角分明的小嘴,还有大大的圆眼,额不高、脸不长,下巴稍尖,耳朵细小,虽不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但总算是美人胚子。

,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

「小心点。」史历克说。

,

「好吧,那我们开始了。」

,

正当大家还在投入于竞投的时候,少女口中暗念咒语,不一会,爆炸声处处!吓得众人争相走避,慌忙离开贩场,有些卖家就连他们的货物都丢下不顾,逕自离开,只余下慌张的守卫们。

,

「机会来了!」

,

我的分早已一马当先,将舞台上的守卫们逐一打倒,少女拉开了讯号弹,然后引着人质往大门撤离。至于我和史历克,当然马上冲进牢房,把所有守卫打倒。

,

史历克在牢房中寻觅,不停地大声呼喊︰「姬丝、阿冰。」

,

可是并没有回应他,人质中没有一个是姬丝或阿冰,人质们只如潮水般,从我解开了的牢房门涌出来,奔向出口。

,

「姬丝和阿冰是你的妻女吗?」我也向着人质们大嚷,可是没有人理会,看来她们不在这裏。

,

「姬丝、阿冰!」史历克仍然在竭力寻找。

,

「她们不在这裏,先走!」我当着史历克说,他只得依依不捨地引着人质走。

,

甫一出来,就见到守卫都倒在地上,在场的守卫实在太差劲了,一个分就已经搞定,根本就不用我手。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原本在山上和楼上的守卫们,闻得巨响,通通都往这边来!人数庞大得令我立刻紧张起来!

,

「将军!」大门已经开了,原来是阿金把外面的守卫打倒︰「这边。」

,

少女和史历克带着人质赶紧往大门走出去,而我和分就应战冲过来的守卫们,不消一会,他们瞬间被我们如斩瓜切菜般打倒,此时我又升级了,Lv 52。

,

「放开我!」突然间,少女被一名守卫从后捉住!吓得容失色。

,

「你们走丫!再走她就会没命!」那守卫用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我们不敢轻举妄,突然间,少女笑了一下,全突然四散,支离破碎!飘在半空!对着守卫咧齿一笑。

,

又是那一招,守卫被如此一吓,差点心脏病,机不可失,我猛力一拳,正中他的小腹,他倒地不起。

,

「终于搞定!」我看着倒在地上的守卫,拍了拍手说︰「人质都救了出来,她们离开了吗?」

,

「是的,将军,她们已经离开了。」阿金回答说。

,

「Good Job!」在看着人质们的背影越来越远,不用再被卖到火坑,我不禁兴奋得烙英文起来。

,

「甚么?」少女不谙英文,那是很正常的事。

,

「没甚么。」我抓抓后脑,装傻地说。

,

「只可惜还未找到姬丝和阿冰。」少女一脸可惜的说。

,

「放心,我相信她们吉人天相,一定没事。」我安着史历克说︰「史历克,终有一天,你一定能找回自己的妻女。」

,

「但愿如此。」史历克幽幽地说。

,

看到史历克一副忧心的样子,我明白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我的女朋友们。如果要是我的亲人被拐走,我一定会穷我一生,寻访至天涯海角,都要找到我的亲人,因为我知道,没有甚么比我的亲人重要。女朋友们就是我的亲人,所以我一定不可以让她们受到任何伤害。

,

「谢谢。」一位少女走到我们面前,衷心地向我们道谢。

,

原来是那日在街上遇到的少女,她没有急着离开,她看着我的眼神是万分激,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着我的分带着她离开,只见她依依不捨地看着我,被分拖着走。

,

我对着阿金说︰「我们把这裏烧光,到时他们就无法再重开。」

,

「好提议!」少女、史历克异口同声地赞成。

,

于是我们便开始往四处泼洒酒和油,走到大门,点起了火把。

,

「只要这火放下去、一点燃,所有罪恶都会马上消失!」

,

原来倒地的守卫们,一闻得我要放火,都吓得马上爬起来,慌忙地从我的边离开。

,

「哈哈哈…早就知道你们这帮人是诈死的。算了,他们只不过是受人钱财而已。」

,

笑罢,我便举起了手,準备要丢火把了。

,

正当我们要一把火把这裏烧光的时候…

,

「你们破坏了我的生意,还想走?」一把的女声从天上传来。

,

我抬头一看,只见四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吃了一惊,因为挡住我们的,正是那名妇天娜和她的手下三胞胎!

,

「噢?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发着的天娜搓着前的两个大球,一脸意地看着我。

,

她的手下,个个都材出众,扭着充诱惑的体,脸蕩,慑人的眼,似乎要把我吃掉,从那薄如蝉翼的衣裳中,看到美好的段,我不禁要狂口水,心跳加速,也微微地硬起来。不行,她们是敌人,我怎能够…

,

现在看来,敌强我弱,看来一番苦战在所难免,就算是床战的话,恐怕我也会败在她们手上。但是大敌当前,我又怎能退缩呢?我们摆好架势,準备迎战。

,

慢着,一、二、三、四,只有四个人…兰妮呢?

,

正当我疑惑之际,后面传来了一声惨叫…

,

「呜呀…」惨叫声原来是来自阿金,一只血手,从他的口穿透出来,只见他口中呕血,一脸痛苦。

,

「你…」我正想冲上去的时候,阿金已经被人高举起来,举起他的人,正是那个双人兰妮,不知道她从哪裏窜出来,就知道她突袭成功,把阿金重创。

,

「嘿嘿…」兰妮足地笑了,只见他一手举起阿金,阿金挣扎却于事无补,鲜血从伤口中流到兰妮的手臂上,滴到地上,史历克不禁后退了︰「死吧!」

,

「呜…啊呀!」阿金被兰妮双手,拦腰撕扯成两半!血四洒,上下半一左一右地飞开了,阿金仍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很快就不。

,

「可恶!」看到阿金死在我的面前,我登时愤怒得握紧拳头、咬牙切齿!

,

「哎呀,真的不好意思,是我叫兰妮杀死你的手下。」天娜得意地说︰「破坏我们的生意,你们得要用体内偿还。」

,

「别妄想!」史历克拿出了小刀,準备战斗。

,

天娜瞄了一瞄我边的少女,笑地说︰「咦,还有一个妹子哦!看来她有份破坏这儿呢。」

,

「你别想打她的主意!」我厉声大喝。

,

「嘿嘿嘿…好姐姐,你弄坏了我们主人的生意,你就得用你的体来赔偿咯!呵呵呵…」那三胞胎姐妹笑着说。

,

我衡量过当下的形势,战力上已经不及对方,而且人数也比对方少,胜算实在太低。

,

「我会找个机会,让你们离开这裏。」我低声地对着他们说。

,

「怎可能让你独个儿面对?」史历克说。

,

「对,我们不能让你一个孤军作战!」少女说。

,

「我并不希望你们留下来,因为她们实力在我之上,所以我绝不能让你们冒险。」我从道栏拿出了军牌,给少女︰「带着我的牌子,去找泰利将军!」

,

「我不走!」少女朝着我坚定地说。

,

「我也不走!」史历克附和说。

,

「你们谁都不用走。」天娜笑着说罢,便指令手下︰「抓住他们!」

,

我随手一张,『棱镜空间』再次出,将天娜她们抵住!兰妮从后面攻过来,我只好一记『火球术』打过去,兰妮狼狈地闪过。

,

「你们快走!」我拉着少女和史历克往大门走去,然而一条长矛向我们飞来,我转一剑,把长矛斩下,原来是天娜打破了我的『棱镜空间』,正往我们攻来。

,

「嘿嘿…上!」天娜一声令下,三胞胎瞬即向我们攻来。

,

「走吧!史历克,拉她走!」我认真地对着少女说︰「我一定会没事。」

,

少女只得依依不捨,被史历克拖住,离开现场。此刻只听到一声系统音︰

,

「梅子︰Lv 27,房级数︰C,好度︰40(普通),高︰169cm,体重︰53kg,年龄︰19,状态︰正常」

,

原来是叫梅子吗?梅子…梅子…这个名字真不错…放心吧,我要是有命,我会回来找你…

,

「烈斩!」一道烈炎红光,从剑刃发出,横扫千军,把三胞胎拦了下来。

,

三胞胎打算再接再厉,却被天娜拉住了,她一脸气,瞇着眼说︰「小子,他们,我们就不会去追了,你,跑不掉的…嘻嘻…」

,

天娜和她的手下,各挺个巨,把我围住,出姣的样子,向我步步进逼。

,

「主人,你说他抵受得到主人的技巧吗?」兰妮偷笑地说。

,

「不知道哦,主人或者试一下?」里向天娜提议道。

,

「正好,就看看他能有几多能够出来。」天娜笑得开怀,她有成竹地盯着我。

,

我就被五个女人重重围住,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调戏,我的差点…不,我是说我忍无可忍!

,

「来吧,让我们将你每一滴的都榨乾吧,哇哈哈…」突然,天娜目兇光,飞快便扑过来!

,

我二话不说,往地面便钻,马上潜到地下,钻地而走!

,

「哈…掘地吗?嗟!」天娜大喝一声,往地面打上一掌!猛烈的震波产生了强大的震力,我钻不了几多米,就把我抛出地面,跌到地上。

,

「你跑不掉的。」兰妮正走向我︰「乖乖地出你的吧!」

,

看着静静地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阿金,我觉得实在对不起他,他才第一天跟随我,就已经死于非命,莫不是我成为了他的人生终结因由?

,

「你们知道嘛…」我看着天娜说︰「有时一个人,会愿意用他的生命来实践他的使命。」

,

「你想说甚么?」天娜轻蔑地说︰「别转移话题。」

,

「我曾经说过,我不希望再做逃兵,但这一次,我不逃不行。」我把心中的话,对着沉默的阿金说出来,可是他已经听不到。

,

「不用逃,你只消当我们的奴隶,勇敢地用你的来我们,你就是床上的勇士。」天娜用语来挑逗我,换来三胞胎和兰妮的点头赞同,以及我的摇头否定。

,

就在她们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我猛然跳了起来,忽然往大门口跑过去。

,

「不要让他跑了!」天娜马上向着兰妮大叫。

,

兰妮本就守在大门,挡在我的逃走路线上,但是,我靠着『高速移』,瞬间闪过兰妮的截杀,在后面的天娜她们更是追不上来,我一支箭般飞往山中躲藏。

,

阿金,对不起,我不是你所说的那么利害,我只是一个懦弱的逃兵。

,

阿金的牺牲有意义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一定要为他报仇,杀死他的是兰妮,害死的是天娜,真兇是哥罗!只要哥罗一日不死,人口贩场这门生意有可能死灰复燃。

,

我跑了一段路远,本应把天娜她们甩在背后远远的,但山中的树林实在太大了,绿油油一片,看得我完全不辨东南西北,完全失去了方向,就如盲头苍蝇随处飞,我也只好见到有路便走。

,

这个时候,后面传来了一阵,看来是天娜带着人马来捉我,我只好加紧步伐,远离天娜。

,

本来我想『飞行』,但是天娜投掷长矛的技术如此利害,我根本难以逃过她的长矛,所以只好躲避一下,直到她们找不到我,我才离开。

,

但天娜似乎对我有着异常的执着,后面的一直没有停下来过,我只好不停地往前跑,更不巧的是,现在是正午,我跑得浑是汗,又没有补给,『饱值』持续下降,步伐逐渐慢下来。

,

走着,一时腿,我失足倒在地上,更不巧的是失足之处竟然是一段小斜坡,我整个人都下山坡下,浑伤痛,痛得我完全无力再站起来。

,

听到声似乎越来越远,我顿时放心下来,可是我不了,算了,我懒得了。

,

入夜了,我敌不住睡魔的侵袭,双眼忍不住阖起来。

,

也就这样,我在战战兢兢的况下,在地上睡着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电影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七十一至一百七十五)【抖音无限次短视频老司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