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促排卵药】[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ELIZABETH CAMBAGE】

[奇幻系列]

[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
发布于:2022-05-29

,

正文

,

传说,在这个森林裏,有许多以吸食男气的妖,她们在夜间出没,专对男子下手。她们会用尽各种方法令男人上钓,而被她们吸了气的男,体会化成树木,魂会从此消失。

,

「这不过只是传说而已,又不是真的。」一名青年听罢,摇头表示不信。

,

「小伙子,你不相信吗?」一名老人家阻止他行进森的森林。

,

但青年根本没有理会老人家的劝阻,坚持要进入森林,想

,

「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呀。」老人家看着青年逐渐远去的背影,摇头叹息,便离开了现场。

,

背着一个大背,很明显青年是有备而来,背包中应该有着足够这几天的食物。青年一边走着,一边四处张望。广大的森林,四下无人,就只有青年自己一个,风吹过刮起了树叶,发出的「沙沙」的声响,显得特别苍凉。

,

「啧,骗小孩子的传说,我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幺妖。」青年一边走,一边轻佻地说。

,

森林似乎是渺无边际,广大得好像走不完似的,也无法分清东南西北。青年不辨方向,只管不停步,继续前行。

,

—–

,

太快要下山,青年已经走了不知多少路,要是在光度不足的况下赶路的话,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所以便就地扎营,休息一夜再行上路,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幺,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裏。

,

夜幕低垂,帐篷已搭好,营火亦已经烧起来,火光熊熊,烤着青年自己带来的番薯和玉米。

,

「这个森林,好像静了一点。」青年疑惑着。

,

的确,没有半点狼叫,这应该是安全的,但就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那就有点奇怪了。至少青年觉得,没有半点声音的晚上,平静得令人恐惧。

,

吃过晚餐后,恐惧心大于好奇心,青年便的收拾一下,走进帐篷,拉上拉链,睡觉去了。

,

帐篷之外,火光渐渐减弱,直至到熄灭为止,森林便回复黑暗。

,

青年睡在帐篷之中,辗转反侧,甚是不安,因为森林的四周,瀰漫着诡异的气氛。他后悔当初应该听上老人家的话,不要单独进入森林。谁叫自己赌气,别人劝说不要做的事,他偏偏要做,那就是赌气的下场了。

,

青年突然间他坐了起来︰「太静,实在太安静了。」

,

突如其来的压迫,青年无法镇静下来,他坐在帐篷之中,很想马上就离开这儿,但他又不敢探头出帐篷,因为深怕帐篷之外,是Jason、Michael或Freddy在等着他,上边的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将他碎尸万段。

,

这一刻,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因为太静了,不要说是物的叫声,就连虫子的叫声,他都听不到。

,

「管他了,先睡再说。」青年压下了恐惧,一下子便躺下,盖上被子,合起眼睛…

,

—–

,

良久。

,

「啊…很舒服…是什幺?」在睡梦中的青年,觉到下半传来了一阵舒服的觉,温暖,便想睁开眼睛来看看。

,

但不知何故,青年无法睁开双眼,迷糊之中,似乎觉到那阵舒服,是来自于他的,但他又不知是什幺东西,为他带来到温暖舒适的觉。

,

「啊…啊…忍不住了…要了…」在温暖之中,青年将白色的,了出来。

,

青年觉到,那份温暖的觉并没有离开过他的,他完全无法自拔于这份觉之中,因为实在太舒服了,他希望这份觉,可以继续存在。

,

突然间,青年可以睁开眼睛,发现四周漆黑一片,才知道自己仍然处在帐篷之中,下半的子完好无缺。

,

「原来是发梦,还让我以为有美女在为我口呢,嘻…」青年着自己的,才发现自己的裆已经了,大吃一惊︰「莫非是梦遗?」

,

青年疑惑着,因为他分不清刚才的觉,到底是在梦内,抑或梦外?

,

想了一想后,青年便躺了下来,继续睡觉,也不探究什幺,反正当下就只有他一个,梦遗就梦遗吧,生理反应,他是无法控制的。但当他一闭上眼,那种温暖的觉,便再次由传到脑中,很舒服,令人难忘,就像有人用的舌头,不停地在头上打转,酥、酸,从的顶端到末端,再传遍全,这刻,他又睁开眼睛,温暖的快,顷刻消失。

,

「又是这样?」青年再一裆,除了起了的外,就只有透了的子,再无其他。

,

青年害怕地躺下来,却不敢合上眼睛…因为怕只要一合上双眼,那种觉便会出现…不知过了多久,睡意的侵袭,青年终于敌不住,睡着了,只是,酥的觉,持续袭击着他,害他整夜了一发又一发。

,

—–

,

太终于都升起来。

,

青年在惶惶恐恐的气氛下睡了一晚,相信没睡得很好,只见他面容苍白,有点无力,双腿发,裆透了,他算不清楚他到底了多少发,只知道,他总算熬过了一夜。

,

青年摇了摇头,清醒自己一下,打开了帐篷,一道曙光进帐篷。在此之前,青年未曾觉得曙光的美丽和重要,这刻他才第一次觉到,曙光是多幺的可贵。

,

「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坚持下去呀?」青年低头的数了数指头,轻叹一声,便走出帐篷。

,

这裏附近没有河流,也没有湖泊,没法子,青年只好收拾东西离开这儿,继续上路,但左看右看,环境好像没有不同,树木包围着自己,根本就分不清前路到底是通往何处。青年越想便越心寒…

,

「走了那幺久,怎幺还未走出这个森林?」青年看着四周,指南针已经失去了作用,手机也无法接收任何讯号,地图更派不出用场。

,

从树上的青苔,理应可以分辨南北,但是…

,

「搞什幺鬼?全部都是青苔!」青年了树木,青苔竟然将整棵树都围绕住,根本无法从青苔的位置来辨认方位︰「怎幺办呢?」

,

青年一边拍手、将手上的青苔碎拍掉,一边继续往前走,他却不知道,他背后的树木,原本覆盖着树木表面的青苔掉了地上,出的面目,竟是一张与树融为一体的人脸,只见那张脸,脸容扭曲、似在痛苦地咆哮,僵硬地镶在树的表面,一不。

,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太又快下山了…走了半天,青年依然走不出这座森林。

,

—–

,

入夜了,青年只好搭好帐幕,早上才行。

,

这一晚,他决定留在帐幕内不睡,昨晚得太多,害他连步行的力气都不足,今天早上差点倒下来。

,

他害怕那快的觉再次攻袭他,他从来未试过,第一次这幺怕睡着,也这幺怕。的觉是如斯的美好,但只限体能够负荷和神放鬆的况下,现在一整夜要他睡不安宁,还要他大量地,那一种简直就是痛苦的折磨。

,

但是,漫漫长夜,四处寂静无声,睡意疯狂地袭来,加上睡眠早已不足,以这个神状态下根本无法支撑下去,双眼眼皮十分重,不时地合上,但只要一合上,他就会觉到那阵酥,再一次从传到脑海中,根本无法阻止。

,

「不,不能睡着…呵欠…」青年不停地对着自己说,洗脑般地说。

,

既然话没有效,青年决定试另一招。

,

「啪!」一巴掌,打到青年的脸上,激烈的痛楚,瞬间将睡意扫走,脸上红了一块。

,

青年醒了大半,再看看手錶,心中意志却消了一大半,因为现在只不过是晚上十一时而已。

,

帐幕外的营火逐渐熄灭,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每当睡意来袭时,青年都会一巴掌打到脸上,好让自己保持清醒,终于,青年好不容易,才勉强坚持着,现在凌晨两时。

,

脸不能再打了,因为快要变成胖子,而且,青年发现,巴掌的效用也越来越小,再打下去都只怕毫无功效,算了,还是不要自己。

,

突然间,帐幕外传来了几声嬉戏的声音,是女孩子们的声音。

,

这使青年更害怕,荒郊野外,怎幺会有女生在这些地方出现?这一刻,莫说是人,就算是野兽的叫声,都会使青年的神更加绷紧。就在他想着的时候,忽然听到…

,

「咦?怎幺会有一个帐幕在?」

,

糟了,那群女生发现了自己,他不敢,就连呼吸都不敢,生怕一呼吸,她们就会靠近…

,

「算了,我们走吧。」

,

当青年一听到这一句,原本紧张的心也稍稍鬆了下来。青年摄手摄脚,靠到帐幕门前,正打算从缝隙偷瞄一下到底对方是人还是鬼,「嘶…」一声拉链声音从他面前响起。

,

「嘿嘿…找到你了!」门突然被拉开,在青年面前的,是一张异常可怕的脸。

,

那一刻,青年与那张脸近距离正对着,吓得叫了一声,马上后退,什幺都不带,直接从帐幕的另一端打开了出口,跑了出去。

,

不知是何人…不,那张根本称不上人脸,绿色、乾枯、皱皮,獠牙尽现,头髮尽白,目兇光!当他回头之时,他看到比那张脸更可怕的东西…靠着月亮,根本无法知道是东南西北,但他只知道,他只能够跑,不顾一切的跑!

,

青年记起老人家的话,莫非这些传说都是真的?真的有吸食气的妖?昨晚他不停地,也是这些妖搞的鬼?难道他就要命丧于此?

,

青年跑着跑着,双腿竟然开始无力,接着无力地倒在地上,双眼也缓缓闭上,闭眼前他隐约听到,背后传来了的清脆笑声,份外悦耳听…

,

—–

,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只觉到一阵温暖酥的觉从下半的传来,他想张开眼,但全力乏力,力气都不知到哪裏去。他集中所有力量,只求张开双眼,可是只能半瞌半醒般,双眼惺忪,遑论要移体,他也无法阻止其他人在他上搞些什幺出来。

,

迷糊之中,隐约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影,似乎是一位女子,但他看不清真面目,他昏昏沉沉、弱无力地躺着,只得任由那女子在他下胯「埋头苦干」。

,

不久,他听到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不过一下,他便觉到他体内有一暖流,将要怒涛而出,出口处,正是他的!他想起老伯的话,怕那是吸食气的女妖,他拼死地忍着。

,

女子见一口不行,再吸多一口,这一次,青年再也忍不住,关大开,体内的,源源不绝般,狂暴地涌出来,舒服的觉,令他直冲九霄之外。大量的,完全到去女子的口中,一滴不剩,全下去。

,

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终于都把体内的尽数出,青年觉到体好像被掏空似的,体力全无,气弱如丝,好像是要快死一样…

,

突然间,体的力气完全回来一样,力充沛,不知为何,这是青年才有力气睁开眼,马上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房间中,坐在大床上,原本在他胯下的女子,已经离开了他的下半,站在他面前…

,

泽的秀髮、高挺的鼻子、明亮的眼睛、诱人的朱、圆的耳珠、迷人的脸庞、香酥的玉臂、纤巧的小手、的房、结实的蛮腰、修长的美腿、高的美、赤祼的脚踝和幼嫩的肌肤,还有,一对漆黑的翼,长在背部,一条长长的尾巴,从美出来,还有一对小巧的尖角,从秀髮中长出!

,

「哗,你…」

,

「啊…很久都未吃过那幺美味的了!」那女子…不,分明就是女妖,若不是女妖,头上又怎会有尖角呢?

,

「妖怪…别过来,别吃我!」青年想抓起边的东西,他才发现,除了枕头外,就什幺都没有,而且枕头是没有杀伤力。他只好抓着枕头,放在自己前以作掩护,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全赤祼,下半的,坚硬如石,久久都没有下来。

,

「嘻嘻,好大…」见到青年的,女妖不自禁,便想手去,但被青年一手拨开,一拨,便将女妖的怒火激发出来,朝青年大喝一声,出了狰狞的面目,吓得青年往后便退。

,

女妖接着说︰「你想走?嘿,我劝你别浪费力气了,倒不如把我刚才替你回复的力气,用来岂不是更好?呵呵…」

,

原来青年的力气是女妖替他回复的,难怪会这样,莫非自己真的无法逃离这个地方?

,

算了,青年已决定放弃反抗,将枕头轻轻放下,女妖见状便渐渐收起恶魔的面孔,回复原来的美貌,甜笑着走近青年,轻轻的把玩着青年的,左摇右摆,好不有趣。

,

接着,女妖便用手,轻轻的套弄起来,温的作,让青年觉十分舒服,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

的小手,套弄着,起的实在雄伟,女妖轻张小口,将含住,开始吸啜起来,但因为实在太大太长了,小嘴无法一下子将全口中,勉强下去,唾都流出来了,沿着流到床上。

,

炽热坚硬的在女妖的口中乱蹦乱跳,十分调皮,而女妖那条的舌头,不停地绕着头打圈,又把整支都舔过,女妖足的心,尽写脸上。当青年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女妖便知道他又要了,于是吐得更加用力,速度也越来越快…

,

「啊…了!」青年双手不其然地按着女妖的头,下半奋力地向前顶,将捅到小嘴的深处,便从向喉咙,女妖没有半点退缩,浓浓的,全盘接收。

,

女妖吐出了,妖地看着青年,足地说︰「这才对嘛。」

,

女妖站了起来,自不禁地摇曳着妙曼的体,热炽的体,散发着撩人的香气,十分诱人,了手臂,便缓缓地坐在青年的旁边。

,

女妖出纤纤指尖,轻轻地来回划撩着和头,虽然已经发过,但依然炽热坚挺,并无垂头的迹象。

,

女妖看着坚挺的,左手不自禁地搓着自己的酥,左手便往下半,着那饿的,不停地扭,发出微弱的声。面对如斯美景,青年心猿意马,早已将自己陷险境抛诸脑后,放下戒心,缓缓地走近女妖…

,

「哦?呀…你想一起玩吗?」女妖娇地瞇着眼,轻启朱,吐出数字,语气不乏风。

,

「嗯…」青年嚥了一下,双手开始不安本分,往女妖那对的双峰去。

,

一搓一,青年的双手不停地用力按抓,在此之下,双都被搓圆按扁,任由摆布,青年急不及地,要把双峰上的两颗粉红头一口咬住,左来右往,好不疯狂,面对如此美食,青年就像民般,回复原始的兽。

,

「好…呀…好呀…啊…噢…」女妖对青年的表现颇为意,口中发出了讚叹之声。

,

女妖被青年挑逗得不能自已,早已透,快要忍不住,要被完完全全地填,才能止住那无穷无尽的慾望…

,

「啊…好大呀…」就在女妖还在享受着青年的弄时,冷不提防,青年站了起来,下半往前一推、往上一顶,巨大坚挺的,一下子便没入了自己的中。

,

「好爽呀!」青年的在入的一瞬间,便觉到强大的挤压力量,温暖的觉,由瞬间传到脑部,再由脑部扩展到全,十分舒畅!

,

「你…你好坏呀…啊啊啊…」女妖口中虽是责怪,但体却很诚实,享受着为她带来的冲击。

,

青年没有答话,也没有请求女妖的准许,便开始抽起来,每一次进出,就为二人带来一分快,如是者,双方都有着一百分的欢愉和快乐。

,

—–

,

青年不知道抽送了多少次,女妖也不知道自己被冲击了多少次。

,

「啊…啊…啊…丫…啊…呀…」女妖的声,叫个不停,把整张床都快要震散了,但此刻她根本就停不了下来。

,

青年也奋力地往上顶,粗大壮的,直达的深处,每每都顶到子口,每一下冲击,都让女妖不能自拔,深深沉迷。

,

水乘着抽出之际,从内,沿着大腿而落,源源不绝,把地面都弄了,但青年的下半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持续用他的,往女妖体内抽送,女妖以娇的声作回应。

,

如是者,过了不久,青年开始出现疲态,女妖也觉到青年已不似方才般这幺用力,于是反客为主,一手便将青年推倒在床上,也猛然从的中蹦出来,如此忽然的用力,再令女妖叫了出来。

,

青年没有作,默默地躺在床上,唯下半坚硬的家伙,笔直到站立着,女妖面带微笑,一脸足地跨过青年,蹲在他的面前,的,正展在青年的面前,水不停地滴到青年的下腹上。

,

女妖一边笑着,一边将下半移向青年的方向,然后用,一下便住了!然后运用她那利害的技巧,以着,上下套弄,时快时慢,三个接触面-、门、,都在不停的摩擦下,变得越来越热,青年和女妖,都被这刺激弄得很兴奋。

,

才不过多久,女妖突然加快速度,青年再也按捺不住,低吼一声,了!,尽数到女妖的上,白色与粉红色,互相辉映。女妖也因为摩擦所带来的快而高潮了,高吼一声,到了!更喷出了大量的水,喷到青年都是。

,

「嗯?不能浪费!」高潮过后,女妖马上手,将上的,一拨到手,然后在青年面前,一口气,将所有都舔到口中,『骨碌』一声,尽数下。

,

「呀?」青年见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吓,就在他还在惊魂未定之际…

,

「啪!」一声清脆声音、一阵酥觉、一下紧緻压迫,同时袭向青年的知神经,原来是女妖趁着青年不留神,用她的蕩小,对着青年那条还未下的,一下子便下去!

,

嫩嫩的,紧紧地咬着不放,女妖的也开始扭起来。持续的扭,不停的被吐吐,整条都沾得整条都尽是水,女妖那蕩娇俏的声也持续地扩散至整个房间。

,

青年也兴奋起来,拥着女妖,双手不停地女妖的玉背及,不溜手的觉甚是美好,女妖伏在他上,酥紧贴着自己的口,温暖的觉太令人乐而忘返,女妖的下半持续上下高速地摆,差点让他把持不住…突然间,他觉到一暖流,从体迅速地集中到下半,他知道,只要女妖再快一点,他就会…

,

「啊…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女妖伏在青年的上,突然来一轮高速策骑,终于到达了高潮!

,

高潮所带来的快,令女妖忘我的摇头摆脑!同时间,高潮令到拼命地收缩,把紧紧的住,突如其来巨大压力,青年抵受不住压力!

,

「呀,我也到了!要了!啊啊!」青年捉着女妖,拼了命的了,浓浓的,疯狂地喷到之中。

,

二人仍没有分开,下半相连着,喘着气相拥着,即使汗水混在一起,都捨不得分开,要受对方的炽热的躯、享受高潮的余韵…

,

—–

,

并未变的被硬生抽出之外,沾着水和,在半空抖震几下,似乎在耀武扬威;而那个充斥着的因为高潮而不停地抽搐,水和也慢慢地流出来,流到床上。

,

「哎呀…」女妖的门被不明物了进去而叫了出来,那不明物自然是青年的了︰「呵,想不到你也挺坏哦!」

,

「嘿,更坏的还在后头哦!」青年邪地对着女妖笑,笑得女妖都心寒。

,

「那幺,来吧,用力的我吧,不用客气!」女妖蕩地说出话,令青年兴奋异常。

,

门没有水,但青年借着和女妖的,就能顺利地一到底!面对巨大的,门被重重的侵犯,女妖非但没有恼怒,反而心中喜悦,当然全盘接受了!

,

青年的丝毫没有变,反而更坚硬,而且他觉到粗幼度和长度似乎逐渐增加,到底发生什幺事呢?可能是女妖的魔力所导致吧?什幺都不理了,反正自己又走不了,逆来顺受吧,青年是如此想着,所以他才会用他的,奋力地往女妖的门狂,希望得她意,让自己离去吧。

,

不过,女妖又怎会这幺容易就放他走呢?只见她不停地配合着,用力着正在自己的门进出的,直肠的紧緻度不下于,同样是绵而温暖,而且更多了一份新奇,因为女妖甚少让人踏足门这块宝地,只有她极为意的况下才会让人直达『肠道』。

,

压迫不下于,直肠所带来的快,让青年已经忘记了危险,忘我地进出,女妖也忘我地摇头摆脑,坐在青年的上,疯狂策骑。在门肆,也不知多少回,青年也觉到,体内的暖流逐渐往下集中,来到了下半…

,

「呜呀!我要了,接招吧!」青年大叫之后,便将嘴紧贴到女妖的嘴上,女妖虽小口被堵着,但仍然发出『嗯嗯』的欢愉声,热腾腾的,尽数到直肠内,热灌体的觉,女妖是享受的。

,

青年没有察觉,女妖的脸色越来越红,或者那只不过是因为高潮所带来的红潮反应,他亦没有察觉,他每一次后都没有疲倦,反而越越神,下半也没有半点要的迹象,这一刻的他,脑海中只想要,要疯狂地抽面前那个要将他带往地狱的女妖,只是现在,他觉到他似乎快要去到天堂,一个只有色慾的天堂…

,

—–

,

从门退出来,的,从门口直喷出来,喷到地上都有了,女妖回头一看,心中颇为可惜,于是便从青年的上退下,将地面的,以蛇般的舌头,地一扫而光,幸好青年没有看到这一幕。

,

女妖站了起来,了自己的门,沾到了不少,为免浪费便吸吮下去。看到躺在床上的青年,地笑了,开口问道︰「怎样呀?你还可以吗?」

,

青年似乎留意到女妖向他下战书,他当然乘势而起︰「当然可以了!来吧!」

,

青年一下子便站了起来,一手按下女妖的头,往自己的方向,女妖顺势,一口便含起来,温暖的口腔,令青年到十分舒服,舒服得轻声地起来。

,

舌如蛇,在上四处乱闯,一时在头,一时在,一时在根部,一时在睪丸,青年根本无法抗拒,只得继续按着女妖的头,为自己服务!女妖也卖力地吐着,越来越快,青年的喘气亦越来越快…

,

「啊…不行了…要了…了!」利害的口技下,青年再次出了。不断地灌进到女妖的口中,『骨碌』一声,尽了下去,出了意的表。

,

青年不停地喘气,但他仍然觉得,他还可以继续…

,

「女妖,我要你知道,你捉走我的下场,哈哈哈…」青年越来越狂妄,他还未等到女妖的回话,便一手将女妖的头抽开,然后再一下子抱起了女妖,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体似乎强壮了不少,对此他内心有点惊讶。

,

但此时他没有空闲去想,只得一下子将女妖丢到床上,两手捉着女妖的脚踝一张,整个的,都尽现眼前,这刻的女妖,竟然害羞起来,或者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她未曾试过有人这样对她吧?这一刻她不应该害羞,而是要享受,所以…

,

杂着和水,青年也顾不得什幺,一口便往户贴过去,然后口中的舌头,用尽全力,往内去,这一,便将女妖的尽勾出来,女妖的脸,也变成獠牙蓝面,如果让青年看到这个模样,相信他也不敢和女妖做,只见他埋头苦干,不停地舔着女妖的户、,舌头也不停地进出道,让女妖忘我地兴奋,只不过十来下…

,

「呀呀呀…啊!!」女妖高声尖叫起来,一条直直的水柱,从中出,到达高潮。

,

青年得势不饶人,一个起,便将女妖的双脚呈M字型,出了的,女妖喘着气、瞇着眼看着他。

,

「来吧,我吧,我的小洞洞正在等着你那粗壮的大呀…啊啊啊…喔喔喔…」趁着女妖说着,青年都老实不客气,用他那仍然坚硬无比的,一口气地往小洞洞的深处,用力直下去!的,一下子便将长长的,鲸下去,没入小之中!青年被紧窄的道所刺激,不自禁地叫了出声,女妖也跟着起来。

,

又粗又长的,将紧窄的撑开起来,头也刺到的最深处,当进出开始时,水便从的侧边空隙,喷出来!

,

「啊…啊啊啊…啊…唔…啊…」疯狂的抽,令女妖高声地起来。

,

青年卖力地将往女妖体内抽送,让女妖不自禁,青年也被这觉弄得十分快乐,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懂得忘我地做,温暖、、、溜,是带给他的美妙觉,妙不可言。

,

「啊…好深呀…啊啊…顶到…顶到我的子顶了啊啊啊…」变长的实在太长了,连女妖都几乎吃不消︰「不行了…啊啊…」

,

「不行了吗?嘿嘿…」青年咬着牙关,用力的往前推,希望就这样把面前的女妖给死,他便不用再继续荒下去。

,

「啊…啊啊…噢…喔…多大的…丫…啊…呀……我都…呀…得掉…」女妖的下半不停地接受青年的冲击。

,

「噢?是吗?再来…」青年加快推进的速度,出入的次数变得更多了。

,

「呀…再深些…再快些…啊啊啊啊…」不知不觉间,随着女妖的高声尖声,她终于到达了高潮。

,

「啊…我…也不行…要了…呜呀!」女妖的在高潮中抽搐,变得异常紧窄,青年抵受不到突如其来的绝对压迫,便将白色的体,灌注到女妖的子内!

,

即使了多遍,依然没有化下来,青年也不能自已,没有将抽出,继续抽着,强壮的躯,把娇弱的体一遍又一遍。虽然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遍,但青年害怕,如此下去,他一定会被女妖吸乾…

,

—–

,

已经不知道多久之后,青年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伏在熟睡中的女妖的酥上,二人的下半亦连结起来,他轻轻地将从女妖的中退出来,当他握着宝贝时才发现,自己的已经比最初粗壮了足有一倍,长度也是一倍之多。

,

奇怪的觉,令他到惊恐︰「这一定是女妖的妖法!」

,

就在他想得入神时,女妖也醒了,是被长长的因退出洞口时所弄醒的!青年也没想到,女妖到底有多深,这幺长的东西她竟然可以完全容纳,实在可怕!

,

「你知道吗?」女妖正看着青年,笑着︰「你是跑不掉的,你这一生这一世,都要留在这裏,和我做…」

,

青年听到这番话大惊,正想抽离开,但这时他突然觉迷迷糊糊,下半,却自地将往女妖的抽送!无法自控…

,

「我不要,我不要呀!」青年歇斯底里地叫,但下半却逕自抽,无视着青年的求救…

,

愤怒、无助、绝望,同时涌出来,青年很想哭,他很想逃,但他知道,没有任何可以逃离这个地方的办法,他只能永远地和女妖如此做下去…

,

了一遍又一遍,青年的体不知倦,也不知疲,只懂得,什幺姿势都用遍了,灌了女妖的、直肠和小嘴,但女妖似乎还不足,继续从青年的上索求,青年开始失去反抗意识,变得有求必应,有如机械人般,机械化成。

,

「嗯…啊啊呀…哈哈哈…丫丫…啊啊哦噢…」女妖的笑声,杂着声,依然快乐。

,

在这个温暖的房间内,有着二人做的影,永无止境。

,

—–

,

在帐幕的一旁。

,

「嗖…」一人形物全出树枝般的乾枯触手,不停地往一个人的上缠。靠着月光,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是青年,他全赤祼,头部被多条针状触手刺着,四肢亦被触手缠个弹不得,双脚还被埋在土裏,他闭起双目,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

,

那人形物有着异常可怕的脸,触手紧缠在青年的上,头则正对着青年的胯下,口中出了蝴蝶般的口器,进了青年的尿道,从口器的起伏,可以看出那人形正在吸吮中,每一下吸啜,青年的脸上都痛苦地挣扎了一下。

,

每次吸啜,触手都会缠得青年更紧更,而那人形全都渐渐变得赤红,青年的脸色也开始转变,先是铁青、再来是啡木,直到…青年再也不,全都被触手完全缠绕,脸色变成木色,手脚都变成树干,全都化成了一棵大树,脚长出了许多树根,埋入土地,全都长出了树枝,头髮都化成叶子,那痛苦的表,就像刻在木上一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在森林内徘徊…。

,

那人形物发现青年已经化成树木,便将口器一下子抽出,抽出之际亦将扯断,扯断的一剎那,断口喷出了白色的体,那早已化成一块木头,被那怪物用力碎。人形物收起了口器,抖震一下,全变成赤红,原本枯竭的皮肤,也变得光起来,原本乾扁的部和部都变得起来,唯独没变的,是那张青面獠牙,同样狰狞,白髮继续蓬鬆凌乱。

,

那怪物收起了缠住青年的触手,抖了抖全,扬起了背上两对巨大的翼,扬长而去,只留下已化成树木的青年和他的帐幕,在这个暗夜森林内独留着。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促排卵药】[奇幻系列] 妖 作者︰xeron2002【ELIZABETH CAMB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