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YOUTUBE网站】[古典修真] 淫纪元【麻豆CHINESEHDXXXXTUBE】

[古典修真]

[古典修真] 纪元
发布于:2022-05-30

,

,

公元20XX年,一场浩劫几乎摧毁了人类社会的全部文明。

,

浩劫过后,残余的人类刚刚要在废墟之上重建家的时候,一种无法豁免的可怕病忽然像燎原之火般迸发开来,短短时间就波及到整个地球。科学家们对这种病束手无策,唯一发现的治疗办法就是——每天至少达到一次高潮!

,

否则,必死!

,

由此,人类的社会形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类的基因组织也在悄悄改

,

公元21XX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中随时、随地、随处都会发生的事件。为了种族的延续,一系列法规政策相继出台,人类纪元开始重新计算,所有人都把这一年称为——纪元?零年!

,

「起床了!起床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悦耳的闹铃声中,自纱窗缓缓升起。微风吹拂,和煦的光照进屋子,给房间中镀上了一层明亮的光辉。

,

这是一间很干净的四人房间,除了四张床外,还安装了一应的学习、健、娱乐设施,五脏俱全,显得温馨而舒适。在房间正中的屋顶处,好听的语音闹钟继续响着:「一寸光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希望大家在崭新的一天中,都能过的充实而快乐……」古易懒洋洋地翻了个,下意识地手朝着边去,却一把了个空,不由无奈地睁开眼睛叹道:「唉……住在学校,就是没有住在家里方便。」「腾!腾!腾!」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边响起,却是睡在古易旁边的室友王枫第一个跳下床冲出了寝室。边跑边叫道:「兄弟们,我先去占位置!」「切……等你占位置,只怕又得迟到了……」寝室里的老大徐治冷哼一声,也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

古易想起王枫的好,不由苦笑一声,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叫道:「老四,我也去了!」寝室老四李渊涛懒洋洋应道:「三哥,帮我占个位置。」古易应了一声,迈开大步朝外走去,却见王枫和徐治早就跑得没了人影。

,

顺着走廊前进一段距离,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同学从各个房间中走出来,彼此招呼着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条人龙。大多是睡眼朦胧,头发蓬松的样子,多半人连衣服都没有穿,就这样赤条条地走出寝室。其中一些男生一边走着,一边用手套弄这胯下的巴,有已经一柱擎天的、有半不硬的,也有干脆绵绵垂头丧气的,一看就是最近发的太多……众人对这样的景习以为常,笑嘻嘻地一边手,一边前进。

,

「咱们学校的洗漱室该扩建了……每天早上都得排队,真烦!」「是啊,我听说贵族学校那边,都是室内洗漱,还可以带私家的洗漱用品呢……」「呵呵,不知道今天都是谁值日?开学典礼上的那批新生素质不错呢。」「是啊……那天肏的真爽!」走廊的尽头是一座宽敞的洗漱间,仅仅门口的宽度足以让三个人并肩而入。

,

门上方有一排指示灯,显示出洗漱间内还有多少空位。每当一盏绿灯亮起,就有一个男生急匆匆地走进去。从绿灯亮起的速度来看,似乎每2、3分钟,就能空出一个位置。不过进入其中的男生却迟迟没有走出来,显然从洗漱间又去了另外的地方。

,

有一盏绿灯亮起,古易缓步踱入洗漱间。

,

门口的电子眼闪烁一下,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学号9392,古易……请问您需要小解还是大解?选择哪种方式?」古易抬眼望去,在他面前正对着的是一排长沙发,五名全赤的少女并排或仰躺、或跪趴在沙发上,雪白曼妙的娇躯微微起伏——这是洗漱间的小解池。

,

其中三名少女的体前后已经各站了一个男生,正将粗长的巴齐根在她们体内,不过却没有进行肏屄的作,看上去就好像AV电影中导演喊「暂停」的瞬间。

,

仔细观察,会发现站在少女后的男同学,都是将巴进她们的直肠里。

,

巴根本被粉嫩的门紧紧勒住,显出一道红印,男同学牢牢抱住女同学的,尽量将巴到最深处,便不再,静尿排出。

,

而站在女同学前面的男生也是一样,将粗长的巴进女生口腔后,就静静酝酿着。古易看见有两个女生用芊芊小手捧起男生的睾丸轻轻搓,同时喉咙一鼓一鼓地不住,知道这两个男生已经尿了出来,马上又要有两盏绿灯亮起。

,

在房间两侧,是一个一个三平米左右长方形的小隔断,其中放着改良型的座便器。男生坐在上面大解,巴可以到座便器前方,让女生跪趴在他双腿中间探头含住,或者直接踩着座便器两边的踏板蹲在他上,用门套住巴——这就是洗漱室的大解间了。

,

不过,骑在男生上方等他小解出来,是一项十分高难作。对女生的体力、体协调,还有门的紧度都有严格要求,通常只有毕业班的学姐中才有部分能做到。正常况下一旦采用这种姿势,就意味着男生的尿会在灌进女生的直肠后,又好像喷泉一样落下来,重新洒回自己腿上……所以大多数男生不会选择这样大解。

,

因为几个小美眉伏在男生腿间卖力吸吮,后摆的圆实在可,所以很多男生都选择了她们为小解对象,笑嘻嘻地走到她们后,手按住那的小,将大巴深深入直肠当中,灌注的尿。

,

不一会功夫,大解间前面几个女生的肚子就好像气球一样涨了起来,变得圆鼓鼓的,好像即将分娩的孕妇。小美眉们只得着,趁着偶尔闲暇的时间里匍匐在地,小心翼翼地爬到专门给值日生预备的排位置上清理一下,再急急忙忙跑回来承受下一轮的尿。

,

古易所住的这一层中,没有同或者异物、的学员。所以洗漱室中并没有出现女生直接吃大便、或者男生被人捅着眼小解的况。

,

洗漱室的尽头,是另一道宽敞的大门。门外两侧摆着几把躺椅,时而会有女生拉住刚刚在自己体内排完的男同学走到躺椅旁边,然后就着躺椅摆出各种姿势,让这个男生肏弄几下,然后或者羞涩,或者笑地跑回来继续工作——这是洗漱间值日女生的特权。当她们觉得某个男同学的样子比较顺眼、或者巴比较让自己舒爽的时候,就可以拉着这个同学到旁边简单「练」一下。如果仍旧觉得意,就会约这个男生在值日结束肏屄做。

,

古易也被一个圆圆脸,眼睛大大的小学妹相中了。

,

当他将最后一滴尿进小学妹的喉咙里,小学妹紧紧裹住他的巴不让古易抽。然后等后的男生一撤,就立刻拉着古易往边上跑:「学长,你的巴好硬哦!人家等了一早,可得让你狠狠肏几下,一定爽飞了……」说着,小学妹已经趴在躺椅上撅起了。她的毛稀疏,因为已经被人抽直肠半天,粉嫩的上还沾着晶莹的尿,道口微微张开,出漉漉的,仿佛无声的邀请。

,

古易也不客气,用手扶着头在她的道口蹭了几下,就噗哧一声捅到底,一边抽一边笑道:「也未必是我巴硬,可能是你被肏了一早,正好来觉了……现在咋样?」「舒服……得劲儿……」圆脸小学妹一声,用力耸了几下,将道调节到最方便古易肏弄的姿势,一边懊恼地说道:「可惜人家还得值日,不然真想现在就让你好好肏肏我……哎呦……学长你真好……等值日完了我就去找你吧……你叫什么?」「我是三年一班的古易。」古易掰开小学妹的美腿重重肏弄几下,抽出巴笑道:「不耽误你值日了,有空来找我吧。」说着起走进了漱洗室的下一个房间……「哦哦哦……好哥哥,你好猛!肏的人家好舒服……」「学长加油……你顶到我最里面了……嗷嗷……」一进门,各种声浪语、娇喘细细就充斥了古易的耳朵。

,

大小解过后的第二个房间比第一个房间足足宽敞两倍,房间里整齐地摆放着床、沙发、躺椅、吊环、高低杠等设施。每件设施前都守着一位青春俏丽的女学生,多数都被一名、两名甚至三名男生按倒在设施上,挺起粗大的巴进各个洞里狠狠肏弄着。

,

也有几个闲着的女生,显然刚刚承受过一轮的轰炸,此刻娇躯粉扑扑地,雪白的大腿之间一片泥泞,正用自己那纤长的手指扣弄着下体,将白色的送进红中吮吸着。

,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用各种姿势激烈的男女学生——这个房间专供学生排放积蓄了一夜的子。

,

「老三快来!这里……」古易顺着王枫的叫声望去,只见这家伙正占着角落处的沙发。一名头发很长的小学妹跪趴在沙发上,撅起圆挺的小,被王枫从后飞快肏弄着。

,

王枫就站在地上,双手紧紧把住小学妹的腰肢,不住朝后拽去。让学妹的子后倾,一下下撞击着他的肚皮,发出「啪啪啪」的连串声响。扭头朝古易笑道:「今天的值日生素质不错……这小妹的屄屄又紧又热乎……来……给你干前面,我试试她眼咋样。」古易上前两步,先朝着长发小学妹笑笑。长发学妹同样扬了扬嘴角。

,

王枫已经抱住小学妹翻坐在沙发上,手托住她的两扇,将巴从道里抽出来,然后朝着眼送去。坚硬火热的头撑开门,深深没入小学妹的直肠内,这样毫无准备的突袭,顿时让小女、孩的眉头微微皱起来。

,

「乖,我帮你……」古易见状走到小学妹胯间,将她的双腿到臂弯里顺势朝前一挺,大巴就齐根肏进了的道,隔着一层薄薄的膜,觉到王枫的巴已经开始不耐烦地耸起来。

,

「老三,你别总怜香惜玉了!难道这些学妹毕业以后到了社会上,还会有人等她们准备好了再肏么?」王枫看着古易的表,不禁哼道:「正经是咱们这些学长现在肏的越狠,小学妹以后才适应的越快……快肏!」古易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迎着王枫肏弄的节奏挺送腰杆。两人既是同班又是同寝,在双洞齐入的配合上早就炉火纯青,两根大巴飞快在小屄和眼里进进出出,几下功夫就将小学妹肏的眉头舒展、双眼迷离,小脸红扑扑地好像熟透了的苹果,原本被古易在臂弯的粉嫩双腿主弯曲,钩住古易的后腰,好方便他肏弄的更加深入。

,

就在这时,沙发旁边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忽然亮起一盏小灯,旋即传来一道和而清晰的电子音:「古易同学,您还有2分钟时间抵达值日岗位……如果迟到,将会被扣分……」「哎呀!竟然忘了……我今天值日!」古易惊叫一声,连忙从长发学妹上跳起,歉然看了她一眼,也顾不得多说,急匆匆朝着房间的出口跑去。胯下的巴还沾着的,随着他的脚步摇摇晃晃地摆着……「这小子……」王枫笑骂一声扭头四望,忽然眼前一亮,再次大声喊道:「来来来,老四!二哥这边还有位置!」

,

第二章

,

公元20XX年,一场浩劫几乎摧毁了人类社会的全部文明。

,

浩劫过后,残余的人类刚刚要在废墟之上重建家的时候,一种无法豁免的可怕病忽然像燎原之火般迸发开来,短短时间就波及到整个地球。科学家们对这种病束手无策,唯一发现的治疗办法就是——每天至少达到一次高潮!

,

否则,必死!

,

几乎所有的儿童、孩子、老年人,以及因为生理缺陷而无法享受高潮的中年全都在这场浩劫中死去,让人类种群产生了巨大的年龄断层。剩余人类在残酷的未来面前绝望,开始在糜不堪的生中醉生梦死,苟延残喘,等无法获得高潮的那一天。死亡的那一天。

,

科学家将这种病命名为——和谐病!

,

唯有高潮,才能拖延「和谐」的脚步!

,

时光飞逝,物竞天择。

,

当第一名有免疫能力的新人类婴儿诞生时,人类的总人口数目,已经不足两千万。这个婴儿,就是人类新纪元中的第一任元首。

,

新人类不断出生、成长,当体内的病抗体随着荷尔蒙发育而渐渐消失后,他们也只好学着父辈们一样,用每日不断的高潮来对抗和谐、对抗死亡……人类的社会形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类的基因组织也在悄悄改变着。

,

男人的肾脏越来越强壮,制造的能力与日俱增,几乎是原来的百倍;而女人的生理周期逐渐延长、消失,子内的卵子越来越强壮、厚实,即便被数亿子围追堵截,也懔然不惧。我自横刀向天笑XXOO……(huiasd按:哈哈,我死这个设定了!

,

公元21XX年,已经成为人类社会中随时、随地、随处都会发生的事件。为了种族的延续,一系列法规政策相继出台,人类纪元开始重新计算,所有人都把这一年称为——纪元?零年!

,

古易所生的时代,已经是纪元九十九年。

,

古易急匆匆迈出值日生专用电梯,宽敞的准备间内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墙壁上挂着两张巨型海报。左面一张是一处巨大的会场,其中有数万人正在进行激烈的,海报上用黑体字写着「获得高潮,是每一名公民的权利和义务」。

,

右面则是第一任元首的名言,用彩云体写着「我们的取向,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滴滴……9392号学员古易,准时到场!」一盏绿灯亮起,在古易上扫了一圈,然后是温婉的电子女声说道:「古易同学……您是最后一名报道的值日生,必须担任轮值工作……请赶赴洗漱间……」古易耸耸肩,推开左手边的房门,走出值日生准备室。

,

「咦?小易,今天是你值日?」刚进洗漱间,就听见有人叫自己。古易应声转,却见一对小麦色的高耸双峰几乎顶到自己上,两粒头坚硬挺拔,好像两颗出膛的子弹,正随着主人的形微微摇晃,在瞄准靶心。

,

巨之下是平坦的小腹,以惊人的弧度收拢起来,让腰肢显得盈盈一握。一双小手正随意叉在细腰两侧的胯骨上,而后又是奇峰突起,下方是浓的毛和的部,两条笔直的双腿之间严丝合缝,端是一副魔鬼材。

,

打量完对方的体,古易这才抬头朝她的脸看去。只见对面的女生正朝他轻笑,明眸皓齿,短发齐耳,配合健康的肤色显得像个假小子般英气逼人。尤其是两颗乌黑的眼睛仿佛星星一样明亮,正忽闪忽闪地瞄着他的下,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

这个女生叫李梅翔,却是学校中和古易关系最好的学姐。

,

「学姐,是你?」「是我怎么了?难道学姐就不需要解手的吗!」李梅翔叉着腰笑嘻嘻地应了句,忽然一瞪眼,嗔道:「还不过来伺候!」古易心中大喜,连忙拉起李梅翔的手道:「好,来了……学姐要怎么方便?」「这还差不多,抱着我小便吧……」李梅翔笑了声转过去背对古易弯下腰,两扇浑圆的起,出粉嫩的户和门。

,

古易上前一步,用手扶住巴拿头在的户口蹭了几下,「噗哧」一声,便齐根入道之内。

,

「嗯嗯……喔……」李梅翔受到古易的粗壮,道内充实无比,忍不住轻哼两声,旋即皱眉道:「错了……人家是要小便啦……你我前面做什么?还不拔出来!」古易嘿嘿一笑,先按住李梅翔的狠狠肏弄了两下,这才抽出巴顶住她的门,一边缓缓入,一边手抱住她的大腿根处往膝盖方向一提,同时腰杆一挺。

,

「哦!」大巴齐根入直肠的同时,李梅翔也被古易从后抱了起来。古易的双臂成环,她的后背压在自己前,手臂托住她的腿弯,形成一个传统中大人给小孩把尿的姿势。只不过这个「小孩」的姿与大人相差无几,而且两人的私处紧紧结合在一起。

,

古易微微侧头,从李梅翔肩头朝前望去,大巴一耸一耸地挺送,就这样抱着她行走到洗漱室中间的小便位置。

,

女寝洗漱间的布局和男寝相仿,在房间的正中立着五米长的台子,有些像是酒吧里的吧台。吧台两侧各摆着五个圆凳,凳子面上前后各有两个半圆形的缺口,就好像被从两头咬了一口的苹果。

,

女生坐上圆凳,这两个缺口正好便将前面的户和后面的门的位置让出来。

,

值日的男生站在女生后,将巴从下方进她们的直肠内,用手从两侧托住女生劈开的双腿伫立不。稍等片刻,当积蓄了整夜的尿从女生前方出时,男生才可以缓缓抽送。

,

当女生小便完后,会微微扬起。值日生便牢牢抱住女生的腰肢,将其固定在凳子上,然后猛然抽巴,只余一个头留在门内,咬牙切齿地瞪大眼睛狠狠一挺,齐根进底,用尽全的力气朝前重重撞击三下。

,

大巴好像长矛刺穿木板一样深深捅进,发出「啪!啪!啪!」地三声脆响。

,

女生的娇躯随着这个作一晃、再晃、三晃,连连颤抖,作用力传递到下体,小便后留在道口和在毛上的余像珍珠一样飞溅开来,抖落在下,颗颗晶莹。

,

小便结束,男值日生抽后退,迎接下一位女同学。原来的女生跳下凳子,或是意犹未尽地、或是急匆匆地跑开,到下一个房间去享受自己早间的高潮去了。

,

偶尔也有女生没坐上圆凳,就像古易和李梅翔一样,被男生抱着小便——在学校里通常只有遇见彼此认识的朋友,值日生才会采用这样的服务。因为根据规定,这样的姿势比较耗力,所以必须是值日生自愿才可以。

,

「小——易——你这样捅来捅去,还让不让人家尿尿了啊!」古易抱着李梅翔走向小便台的一路,大巴就不停肏弄,直到站定位置仍旧着双臂,让她的直肠在自己巴上套弄不休。当听见耳边气鼓鼓的喝问,这才放缓作,同时压低声音说道:「学姐……你小便完了,再去大解一下呗……」李梅翔一扬眉,嗔道:「你小子又想打什么坏主意?」「嘻嘻……我今天倒霉,安排了个轮值工作……还得靠学姐帮忙,好偷点懒诶……」「切……懒鬼!轮值就轮值……姐姐我现在没有便,帮不上你!」「帮忙啦……小弟晚上去你那边还不行么?」「哦?这可是你说的……」李梅翔双眸一亮,提高声音叫道:「值日生,人家好像要拉肚子哦!帮人家抖抖,然后抱我换地方!」「是,遵命!」古易双臂扬起,抱住学姐的出一道曲线,温的直肠从头一直压倒根部,将整根巴没。的重重撞击在古易的肚皮上,连续三次……「噢噢……你个小没良心的!人家还没尿完呢……」在李梅翔的叫骂声中,两人已经来到了洗漱室的大解位置。

,

古易大马金刀地往座便器上一坐,眉开眼笑地指指自己高耸的巴,笑道:「来来来,学姐,让小弟享受一会!」「你白痴啊!」李梅翔没好气翻个白眼,出小手一把抓住古易的巴硬生生将他薅起来,嗔道:「人家撅在你上面,后却没有粑粑掉下来,一看就知道是作弊啦!你不怕被扣分,老娘可不想被投诉——你在我前面挡着!」「哎哎哎……轻点!」古易呲牙咧嘴地让出位置给李梅翔坐下,手按下调节按钮。座便器缓缓升高,直到和古易的胯间平齐,他已经迫不及地上前一步,托住李梅翔充弹的双腿在腰间,大巴噗哧一声,便进了粉嫩的户当中肏弄起来。

,

「慢点慢点……当心被人看出来……」李梅翔笑眯眯地靠在座便器的背板上,房随着古易的作不住摇晃,波涛汹涌。犹自不忘手着古易的黑发调笑道:「别急别急……又没人跟你抢!现在太卖力,晚上去姐姐那里的时候可别脚哦……哦……哦……好爽!」「嘘……小点声……大解间里不许做的啦……」「呸!」虽然有李梅翔掩护,古易也不敢肏弄的幅度太大。因为大解间的隔断根本没有门,放眼望去,一目了然。可以看见一对对男女正结合在座便器上。

,

有女生坐着,微微后仰,男生将巴从前面入道。和古易与李梅翔的姿势一样;有的是男生坐着,女生骑在男生腿上,对面坐进男生怀里,抬起少许,正好从男生两腿间对准便池——这就是女生大解时候的两种常用姿势了。还有一种,就是女生正常坐着大解,不被入。而是让男生站在面前,含着男生的巴吸吮……不过这种姿势并不能给女生带来快,所以被采用的不多。

,

女生排完成后,还有一个清洁的步骤。

,

座便器外沿会升起一根橡胶制成的人造巴,调整好角度便径自从后方进女生的门里,并注入温水。在这期间,女生前或者下的男生就可以开始自由抽送了。不过这道程序只是为了清洁,耗时仅有一分钟左右,并非真正的浣肠。

,

当人造巴喷着水流从女生直肠里退出的时候,整个大解过程也就宣告完毕。女生们和男值日生告别,走出洗漱间,快步进到下一个房间获取早晨的第一次高潮去了……

,

第三章

,

在李梅翔上偷懒二十几分钟,洗漱间的女生渐少。

,

古易又为两名小解的女生服务完毕,兴冲冲地跑进下一个房间找李梅翔去了。

,

女间的格局和男生那边相仿,宽敞明亮,整齐地摆放着床、沙发、躺椅、吊环、高低杠等设施。因为这里是专供女获得高潮的场所,所以女上位的姿势最受欢迎,床在各种设施中占据的比例明显最高。

,

放眼望去,几乎全都是值日生们老老实实仰躺着,一柱擎天,让女生或者观音坐莲,或者倒浇蜡烛,雪白的影上下起伏,好像一名名美丽的女骑士,骑着小马驹在原上纵意驰骋。一根根林立的巴,就是她们的马鞍、是她们的缰绳、是她们的快乐源泉。

,

横着看,正面古易的,是一对对房在不停晃犹如海岸线边的波涛漾。

,

背对古易的,一扇扇盈的高高扬起、重重落下,婉如工地里的打桩机同时开;纵深望,香汗共水一色,秀发与香肩飞扬,青春靓丽的女同学们有的俏脸绯红,有的星眸半闭,有的娇躯微颤,有的香汗淋漓……全都沉浸在追求高潮的过程之中。粉嫩的道尽地套弄着一根根大巴,让快在整个房间中传递、漫延。

,

时而会有值日生经受不住轮番轰炸而,让房间中候补的其他值日生补上他的位置,承受了的女生则需要和的男生对接一下植入手掌中的微型卡片,监控智脑会将这次记录下来存档备案,如果女生怀孕,就可以通过DNA检测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

虽然纪元中的新人类已经有了延续种族的权利,但令人遗憾的是,和谐病抗体只出现在自然生产的婴儿体内。人工授婴儿的死亡率,仍旧高达百分之九十。偏偏新女那神出鬼没的排卵期,和异常强悍的卵子,更是让受孕几率大大降低。

,

所以政府不得不出台了一系列奖励生育政策,并且对每一次可能造成怀孕的行为进行记录,以方便总结出新人类的受孕规律。每一位成功受孕的女,以及让这位女受孕的男,都将得到不菲的奖励——奖金之厚,不亚于中了一次双色球头奖。

,

凡事有一弊必有一利——和谐病虽然让人类的受孕几率大降,但也改善了人类的体质,使其几乎可以无休无止地进行「造人」运。而且这种病之霸道,颇有「我开后百杀」的气势,不但噬了如艾滋、柳等所有与有关的其他病,甚至连号称死神的癌细胞也轻易拿下,让「绝症」二字在纪元里成为了历史名词。

,

当然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欢女上位。在房间外围,就是采用其他姿势的学生了。前入后入、2P3P、口……应有尽有。值日生按照女生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从各种角度入女生体内,尽职尽责地卖力肏弄着。

,

虽然纪元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高手,但因为体质不同,获得高潮的难易度也不尽相同。外围这些女生大多有一点特殊要求或者特殊好,所以的同时,还在轻声指挥着:「哦哦哦……后面的学弟,你再快一点……再猛一点行么?」「值日生同学……能烦你我的子么……我喜欢一边被肏,一边被子才能高潮……哦哦哦……」「哎呀……对……就是这里,就是这个角度……好爽……用力!」古易快步绕过几对即将高潮的同学,快步朝着角落里的强制高潮区走去,李梅翔和他约好在这个区域碰头。

,

「强制高潮区」是专供那些最难达到高潮的女生使用的,进到这个区域的每一名女生都需要出示医生开的证明,然后就可以得到值日生的针对特殊照顾。

,

例如,有高潮来得极为缓慢的女生,值日生就会拿出最佳体力来,轮流上阵,始终用最猛烈的作与频率肏弄她,直到女生高潮为止。还有程度低的女生,就要四、五个值日生齐上,嘴巴、道、眼一起肏,再留出一个人房,舔弄耳垂、手心等部位……古易走进强制区,就看见李梅翔正懒洋洋地撅跪在沙发上,挺圆的高高抬起,一耸一耸地让名矮个男生站在后肏弄自己。她的户而紧凑,每当矮个男生的巴抽出时,都会带得一翻,粉红色的嫩紧紧裹在巴根部外卷少许,几滴晶莹的均匀地漾出来,就好像给男生的巴擦了一层油,再次狠狠肏进去的时候,就格外有力!

,

矮个男生肏的兴起,狭长的眼睛死盯着李梅翔户紧紧套住自己巴的样子,双手狠狠拽住她的细腰往后拉,好像恨不得将这诱人的肥进自己体内一样。

,

浑然没注意李梅翔的子虽然晃,脸上似笑非笑,好像丝毫没有体会到半分快,正朝走来的古易扬起眉毛,眨着水汪汪地大眼睛。

,

「同学,快来帮忙……这女生马上高潮了!」古易正要朝李梅翔走去,忽然被人拉住。扭头看去,旁边床上三男一女,正在疯狂地耸着。那女生仰躺着,双腿大开。一名男生骑在她小腹上,将大巴埋进她深深的当中,双手住她房两侧朝中央并拢,将一对房挤得变形仍旧不肯罢休,急耸着用大巴狠狠摩擦她的内。

,

女生下,另一名高个男生被当成了垫子,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还咬牙用双手托着她的,抬出一点空隙,好让大巴进她直肠里朝上顶着。

,

女生雪白的大腿被人高高抬起,微微颤抖着,朝天的双足已经躬紧成月牙形状。呼叫古易的男生十分俊俏,无疑属于样美男的范围,此刻正大汗淋漓地跪在女生大腿中间,大巴进她的道内奋力冲顶着。一白色的随着他的作从合处飞溅出来,不知是刚刚,还是前任值日生留下的战绩?

,

「噢噢……」样美男两声,脸上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欢愉的表,抽出漉漉的巴,扭头朝古易急道:「你快来,发什么愣啊?」古易这才恍然大悟,连忙手在巴上套弄两下,使其坚硬挺拔,一边快步朝床上迈去,一边歉然朝着李梅翔望了一眼。却见李梅翔无所谓地撇撇嘴,两扇摇得似乎更快了。

,

「快肏……她的道已经开始收缩,很快就要高潮了!」样美男让出位置,看着古易的巴刚一入,女生就微微颤抖起来,两条大腿主勾住古易的后腰,迫不及地迎合着他的作,不禁悻悻地指挥道:「朝下点,用刨的……这位女同学喜欢下压式……我要是多支持两分钟就好了……」古易应声前探,大巴直上直下,好像锄头刨地一样狠狠刨进女生的粉嫩道中,觉到头隔着一层壁,不断撞击着另一个男生的头,两根巴就好像两条烛龙要在洞的薄弱处汇合一样。

,

「来了!」随着几下强有力的抽送,女生的大腿内侧泛起两抹娇艳的粉红色,一随着古易的肏弄喷出道口。三名男生闻言全都使足全力抽起来,糜的体从缝隙中围绕着巴根部呈伞状溅,滴滴晶莹,在明亮的灯光下,格外悦目。

,

女生高潮足足持续了三、四分钟,道和眼紧紧收缩,咬住古易和另一个男生的巴不放。好在值日生对这种况都习以为常,大多借机狠狠肏弄,一方面能够让女生的高潮更加持久,一方面自己忙碌了一早的巴……在纪元里,现象虽然好像握手一样普遍。但也不是所有人一见面就要握手,同样存在主与被、自愿与非自愿之分……对值日生来说,因为的对象大多不认识,姿势、方式、体位、节奏又是由女生选择,所以虽然也是在做,但肏弄起来总是觉得差了点什么,并不很爽。其实只是在完成一件工作罢了。

,

古易从已经瘫的女生上爬下来,朝李梅翔望去,却见她仍旧和那名矮个值日生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肏弄着。

,

矮个值日生已经到了冲刺的阶段,此刻瞪大了牛眼,把巴杵的像捣蒜一样,只是脸上却带着几分喟然气的神色。因为李梅翔被他肏弄了半天,虽然作很配合,道内的分泌却始终如一,不多不少,刚好是一个能够让男人舒适抽,却又让女人不会迈进临界点的尺度,道内更没有半分收缩扩张。任凭矮个值日生将巴抽的噗噗作响,也没有哼哼一声,显然距离高潮遥遥无期……这样的打击,对男人还是很严重的。

,

「学姐,又在欺负我们值日生啦?」古易笑嘻嘻地走过去,清秀的俊脸上带出几分古怪的表:「你没有告诉这位学弟,你是选择高潮患者咩?」「啊?选择……」矮个值日生骇然巨震,再也控制不住关,子朝前一耸,激而出。脸上的表五味杂陈,说不明是什么心。

,

选择高潮患者,是纪元中新出现的一种疾病患者。简单来说,就是无论用任何方式方法都不行,只能与特定的异做,才会有高潮!

,

这些患者对异的要求与限制因人而异,病严重的会局限到个体,也就是只能和一个人做获得高潮,和其他任何异做都没有效果。像李梅翔则只是轻度病患,平均每三十个男中,大概能找出一两个人让她高潮。

,

所以对矮个值日生来说,知道自己辛苦半天都等于做了无用功,当然会郁闷到吐血。

,

「嗯……得劲……小弟弟的火力很猛啊!」李梅翔利地收缩部,让体内的巴落出来,与脸色苍白的矮个值日生对接一下手掌中的芯片记录,看着他幽怨的眼神,不禁歉然解释道:「姐姐是选择高潮没错啦……不过我刚才看你挺有觉的,谁知你这么一进来,我就又没觉了……抱歉哈!」「没,没关系。为民服务……」矮个值日生苦着脸退开了。

,

「古易,该你了!」李梅翔再也不看矮个值日生,将的朝古易起来,微微张开的鲜红嫩中,一抹白色的正像珠一样流出来,娇艳滴,使她的部看上去就好像诱人的水果。

,

古易等候多时,立刻扑到李梅翔后,大巴就着矮个值日生的一挺,长驱直入地到齐根。噗哧噗哧肏弄几下,觉过于,于是巴一抬,改进李梅翔直肠里,狠狠肏弄起来,同时不忘低声提醒道:「学姐,你高潮了先忍着点……让小弟舒服够了再走哇……」「好啊……」李梅翔主抬高的,哼唧道:「嗯嗯……那你也悠着点……要是肏到我脚的上不了课,我拿你是问!」「嘿嘿……要不我先到旁边继续值日,回来再继续肏你?」「怕你啊!你以为除了你以外,就找不着别人能把我肏到高潮了?」「呃……我怕你还不行么!再抬高点,让我的更深。」「你们男人,真————烦!」

,

第四章

,

在李梅翔体内舒舒服服地了一发,顺便躲过被其他女生「骑着」的苦差,古易的值日工作也接进尾声。放眼望去,室内只剩十几对男女还在继续为获得高潮而努力着,其他人已经三三两两地朝下一个房间走去。

,

李梅翔被古易毫不客气地暴肏一番,接连达到两次高潮,此刻娇躯绵绵地有些慵懒无力,斜靠在古易旁,两人一起走进下个房间——学生浴场。

,

所谓浴场,其实就是一条长长的全方位淋浴走廊,纯净温暖的水箭从天板、地板,还有两侧的墙壁中激出来,打在青春健康的体上,有一种暖洋洋、酥酥的觉。学生们匆匆走过,将贴在肌肤表面的汗水冲掉,然后走过没有喷淋的下半段紫外线烘干走廊,体已经彻底干爽,可以穿上衣服或者换下睡衣。

,

走出更衣室就是住宿楼前厅,刚刚宣完的男女同学们纷纷汇聚在一起,三五成群的彼此招呼着。朝从高大的落地窗照进来,给每个人脸上刷了一层莹莹的光,五颜六色的服装聚集在一起,显出几分青春校的气息。

,

走出前厅,是一条宽敞的林荫过道朝着远处延,连接着食堂、自习楼和教学楼等。早晨的空气清新怡人,光透过树叶洒在地面上,如同无数金色的飞梭。

,

林荫下方的长椅上,有已经吃完早餐的单个学生正捧着书本安静地阅读,同时也有一对对男女边看书,边用各种姿势亲昵地结合在一起。

,

间或还有一辆辆电摩托车从旁驶过,无一例外地传来阵阵集度体撞击声和压抑的——这种摩托车由电脑控制,正常时速仅仅相当于普通人在慢跑。车经过改良,座椅很宽,两侧带有长长的脚踏,专供使用,无论多么激烈的作,都不会让摩托车的行进受到影响。

,

摩托车采用三轮构造,行驶的非常平稳。车体后部预留站位,宽敞的车体可以让男人躺在座椅上面,女人跨坐在他上;或者女人躺着,男人站在她胯间……因为时速过低,这种摩托只会出现在校和一些大型企业、工厂中,是专门为瘾患者准备的。

,

顾名思义,「瘾患者」就是对的需求成瘾,产生了极为强烈的依赖,几乎无时无刻都需要异的……这种疾病倒不是纪元特有,据说早在纪元前的医疗记录中就曾经出现过很多案例。只不过在纪元中,这类患者可以光明正大的足自己地特殊需要,并得到政府的帮助。

,

近年来,瘾患者的比例大幅度攀升,已经达到总人口数量的百分之五,对社会环境造成了一定压力。好在纪元时代开放的程度已经空前热烈,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中都能见到器紧结合在一起的男女,政府除了加紧建设公共场外,只能努力提倡「静默」,同时要求这些瘾者「安静一点、小声一点,不要影响到其他民的正常生!」「小易,晚上别忘了去找我哦!」走出前厅,李梅翔恢复少许体力,离古易的肩膀,笑嘻嘻地嘱咐他一句,跑到一边去了。

,

古易扫了一眼,发现寝室的老大徐治和老二王枫正站在一起,老四李渊涛却还没有出来,于是走过去汇合,三人并肩闲聊起来。

,

「老三,又有新目标了?怎么不带过来一起肏肏?」王枫远远就看见李梅翔和古易说话,这时看他单独走回来,立刻挤眉弄眼地凑过来问他。

,

「不久前认识的学姐。」古易不愿多说,笑着解释了一句:「选择高潮患者……恰好跟我合得来。」「选择高潮患者?这个好哇!」王枫欣喜的叫道:「岂不是咱们哥几个随便肏,最后留给你收尾就行了!」「你成天就知道肏肏肏,无聊不无聊啊!」徐治笑着拍了王枫一把,扭头朝古易道:「刚才有个圆脸,眼睛大大的小学妹到处找你……你看见没有?」古易恍然想起小便时候遇到那个娇憨可的女值日生,想来是她在找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小美眉的名字,顺口答道:「没注意。」徐治嘿嘿一笑,朝古易后努努嘴,古易只觉得后香风袭来,手臂一紧,已经被一个的娇躯抱在怀里。

,

「古易学长,你果然在这里!」圆脸小学妹笑嘻嘻地搂住古易的胳膊,的部紧紧贴在他上,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明眸皓齿,俏丽可人。手挽着古易,转探头探脑地朝王枫吐出小舌头道:「我欠你一次哦,你想什么时候要?」王枫神大振,摩拳擦掌地应道:「你不是要找古易做么,带我一个就行了……嘿嘿,我最喜欢俩打一!」「真的吗?人家也喜欢诶……还在想着除了古易学长,应该再找谁一起呢!」圆脸学妹惊喜地叫了一声,拉着古易问道:「学长,你们现在是要去吃饭吗?咱们一起去好不好?」古易看了看食指大的王枫,只得点头答应。

,

原来小学妹值日后找三年级学长打听古易的去向,问到徐治和王枫头上。

,

王枫见色心,自然将古易的行踪担保下来,却要和小学妹肏一下才肯说。

,

在纪元里,观念虽然开放,但也不是大街上随便拽住一个人了子就可以干。

,

政府为了足民群众对高潮的需要,特意开辟了随处可见的公众场和公共区域。进入公众场的男女,都是为了解决生理需要而去的,无需彼此熟悉认识,更不会拒绝异提出的要求,都会尽心尽力地为了自己或者他人的高潮而努力——这已经成为了社会公德的一部分!

,

在公众场之外虽然也可以,却需要经过双方同意,否则将会是一件很失礼的行为。如果发生强、,还是会对强、者施以不同程度的惩罚——这同样也是社会公德的一部分,已经融入了所有人的意识当中。

,

当然,如果有人在纪元的大街上看中了一位非常心仪的异,可以走上去彬彬有礼地提出和对方——被拒绝的概率很低。除非对方正巧有非常紧急的事需要处理,或者是体异常。就算当时拒绝,一般也会留下联系方式,以后有缘再「肏」。

,

只不过当成为了日常生的一部分,纪元的民反而不会过度追求能否与某位异发生一次缘。像王枫这样痴迷于没事「肏一肏」,偏偏又没检查出是瘾患者,也算异类了。

,

聊了几句,知道圆脸大眼的可小学妹叫玛丽,今年刚入学的新生,居然也是轻度的选择高潮患者。

,

只不过她的程度比李梅翔要轻——李梅翔是大概三十人中,只能找出一两个人将她肏到高潮。而玛丽正好反过来,平均三十人中,大概有一两个人始终无法让她高潮。排除某些环境因素,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

这时老四李渊涛也出来了,五人就一起朝着学生食堂走去。

,

王枫急,不知从哪里推来一辆摩托,就要拉着玛丽上去。

,

小丫头也不推迟,笑嘻嘻地骑上摩托,将特制校服的拉链一掀,将原来紧绷在子里的挺部解放出来。少女的光圆,就像没有任何瑕疵的苹果。王枫提枪就要上马,却被她一把推下,扭头朝古易嘟着嘴道:「学长,人家是冲着你来的,你先……」王枫撇撇嘴,朝古易起中指。

,

古易只得站到摩托车后面的脚踏上,腰肢正好与玛丽的对齐,从裆里掏出巴来用手扶着顶在玛丽稚嫩的道口研磨着,头过两片粉粉的,被的嫩擦拉擦去,一边笑道:「我还没准备好呢,要不还是王枫先……」「我不!人家就要你先!」「哦,哦……那你等会……」「人家已经了,学长好了就直接进来吧。」少女的,是男人最佳的剂。古易的巴飞快坚硬起来,闻言也不客气,腰杆超前一挺,进玛丽温暖紧缩的道当中。然后放慢车速,一边肏弄玛丽,一边和寝室中的其他三人并行。

,

玛丽虽然只有一年级,但是材发育的相当不错,所以趴伏在摩托车座上就能形成一道夸张的曲线。即便体大多被校服裹着,在外面的大半截雪白挺,就好像两堆白雪,在清晨的光下格外耀眼。

,

古易也觉得玛丽的十分好看,被光照着仿佛会发光一样,于是特意将她的抬高少许,让众人一起欣赏着大巴在这样美丽的中进进出出的样子。

,

王枫见状第一个赞道:「小玛丽的真白,好像纸一样!」「人家当然知道自己白!」玛丽扭头懒洋洋地应道:「你这马一点新意都没有……」王枫吃瘪,只得恶狠狠应道:「臭丫头,一会等我肏你,非得把你抽红不可!」「怕你啊!希望你不是那3% 里不能让我高潮的人就好,不然就有意思咯……」「好啊,敢小看我?古易,你现在下来——换我上她!」「不行!人家现在对你没兴趣……我只答应让你上一次的,体时间要由我决定!」「哇啊啊,臭丫头,气死我了!」

,

第五章

,

玛丽的材虽然凹凸有致,个子却不高,骤然看上去就像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再加上金色的波浪卷发,略带些少年肥的雪白致脸,给人觉像大号的洋娃娃,一路上十分吸引人的目光。很多男生特意放慢脚步,欣赏古易和她的景色。

,

因为晚上还要去找李梅翔,古易在玛丽上肏弄了一会就要把位置让给王枫。

,

玛丽撅起小嘴,口头抗议几句,却也没做出实际妨碍王枫进入的举,任由他兴致地托起自己的小大肏特肏起来。

,

「小心!让开!小心……让开,让开!」行进之间,前方忽然一阵,只见有学生抬着担架飞快跑来。众人侧让担架过去,却见上面躺着的女成熟美丽体态盈,大概有二十七、八岁,赤的下体鲜红一片血流如注,红色的体犹如喷泉般涌个不停!

,

「那不是芬妮老师吗!」立刻有学生叫了起来:「她这是被搞成这样?」「不能吧,芬妮老师可是能拿屄铁柱的狠人!筷子粗的铁柱都弯了,谁能搞坏她?我猜是和谁玩SM,玩大了吧!」「SM谁敢这么狠!我看啊……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女月经期吧?」「我靠,不懂别胡说。来月经要是都这样,古代的女人早就死绝了!」「你才不懂呢!芬妮老师这个属于特殊况,叫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叫——血崩!」「狗血崩,我看就是SM!」「是血崩!」「SM!SM!SM!SM!SM!SM!SM……」「血崩!血崩!血崩!血崩!血崩!血崩……」「够了!别吵了!」古易分开即将演变为武行的两方同学,大声说道:「芬妮老师还没有离危险,你们却在这里拿她的病吵来吵去,很好玩吗?」主张SM病因的学生讪讪道:「不就是出点血吗,有什么危险的……大惊小怪!」「白痴!你生理课是怎么学的?居然连失血过多会危及生命都不懂!」主张雪崩的学生立刻反相讥,旋即朝古易笑道:「学长,刚才是我不对……我这就去探望芬妮老师。」古易朝这个学生深深看了一眼,却见他虽然摆出一副很诚恳的笑容,目光却有些闪烁不定,仿佛在刻意回避着什么。正想再开口问话,那边的玛丽忽然叫了起来,一分神的功夫,这学生已经钻进人堆里去了。

,

原来却是王枫晕血,刚才见着一片红红的颜色,吓得巴顿时了。结果自然被玛丽一脚踢下车去,得意洋洋地宣告本次「肏屄易」结束!然后来找古易撒娇:「古易学长,你这值日生当得好威风哇!」古易笑了笑没有答话,心思却还在刚才的事上,忽然掌心一暖,已经被玛丽拽上了车。

,

「学长,你这位室友好怂哦,一见血就了!你来接着肏人家好不好?」「呃……老大,你来帮学妹爽爽……」古易心中有事,便想让徐治来做挡箭牌,谁知不等玛丽开口反对,徐治径自着肚子道:「早上还没吃饭呢,现在可没力气肏屄。要不,老四来?」李渊涛撇了气鼓鼓的玛丽一眼,笑道:「我也没劲了,还是三哥能者多劳吧。」玛丽这才转嗔为喜,撅起小反手握住古易的巴在自己道口蹭来蹭去,一边朝二人道:「这才像是学长的派头嘛,你们俩一会要是想肏我就来,我陪你们。」说着又白了王枫一眼,不屑地道:「你——除——外!」王枫气得一扭头,说不出话来。

,

玛丽见状愈发得意,主和古易、徐治、李渊涛三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就从小学妹升级成了小妹、妹。

,

行至食堂门口,玛丽虽然被肏的娇喘细细,两扇上的水渍好像地图一样,却还没到高潮。好在餐厅中摆着的都是各种为开发的用餐桌椅,专供学生一边肏屄一边吃饭,几人就随意选了个台子,继续肏弄。

,

餐桌的种类很多,玛丽选的是「V」字台,就是女生先坐在比较高的靠椅上劈开大腿,男生从她正面入,然后子后仰。两人的器紧结合,上半却呈「V」字型分开,有一条齐的履带从前过,上面摆放着食物以供取用。

,

几人刚刚坐定,只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清秀小女、生从侧方走来,奇道:「咦,玛丽?今天你怎么不去后厨吃饭?」「嘻嘻,人家刚刚认识几位好可的学长,舍不得离开他们。你……」玛丽笑着抬抬腿,出被得惨兮兮的部,粉嫩的好像沾水一样,「人家好久没被成这样了呢!凯瑟琳,要不要陪我一起?」被叫做凯瑟琳的清秀马尾辫出食指,在玛丽凸起的上按了按,换来两声娇入耳,不由掩着嘴浅笑,「的确很久没看你这样了。」目光在古易、徐治等人上扫过,眯着眼睛好奇地问道:「你们四个轮流上的啊?」凯瑟琳的眼睛眯起,就好像自家养的小猫儿一样可,让人生出欣喜回护之意。徐治便代表众人邀请她坐下一起吃饭,凯瑟琳犹豫一下,文文静静地坐到古易边左侧,侧低着头看他肏弄玛丽。

,

玛丽见状眼珠一转,叫道:「哎呦,凯瑟琳……我下面太了,你帮帮我。」凯瑟琳微怔,先朝古易抿嘴一笑,弯腰到两人胯间手抓住他的巴,仔细舔舐起来。

,

徐治见状大喜,抢着站到凯瑟琳后解开她的子,掏出半不硬的巴就着两扇雪白的摩擦——在纪元中,团体、群P虽然随处可见,但是并不等于古易他们随便找个女人就能一拥而上。不过像玛丽这样接受了古易,基本上也不会拒绝徐治、王枫和李渊涛三人……这是很基本的礼貌问题。

,

同样。玛丽接受这个团体,不等于她的朋友也必须接受。不过现在凯瑟琳应邀帮古易裹巴,却表示接受玛丽的新朋友,徐治正想要肏肏她,此刻却省了言语。

,

几下功夫,凯瑟琳已经把古易的巴舔的油光锃亮,重新塞回玛丽道里。

,

这时徐治的巴也傲然耸立起来,凯瑟琳刚刚直起子,觉到坚硬火热的头抵在自己道口上,于是扭过头朝着徐治笑笑,回手扶住他的巴撅起了。

,

徐治顺势一送,大巴破门而入,被温紧缩的壁包裹住。

,

凯瑟琳对陌生人似乎有些拘谨,每次说话之前都先要笑一笑,觉到徐治进入自己后不甚耸,自觉地将椅子降低少许,回歉然问道:「学长,是不是需要我配合一下?」徐治连说不用,双手一抱凯瑟琳的小蛮腰将她的娇躯固定住,挺起巴噗哧噗哧肏弄。这才解释道:「我是怕肏的太猛了,耽误你吃饭。」「嗯嗯……没关系……我刚才吃过了……」凯瑟琳将小脑袋伏在履带上,随口咬了块水果,扬着马尾辫笑道:「就是有点懒得……唔……学长好!」玛丽坐在凯瑟琳的斜对面,听到她赞扬徐治的声音,脸上显出几分古怪的表来,朝她挤了挤眼睛。古易在对面看得真切,不禁好奇地问道:「怎么了?」玛丽索咯咯笑着就是不回答,古易脑筋一转,想起李梅翔曾经和自己说过,学校里为了便于管理,大多把病症相近的学生安排在一起居住,心中有了答案,恍然低声问道:「你这位同学也是选择高潮患者吧?」「嘻嘻,是啊……凯瑟琳的症状比我严重。不过她就是喜欢装模作样,就算别人肏的她不舒服,也要夸人家几句……」玛丽笑嘻嘻答道:「相处的时间久了,我都能看出来。」古易愕然扭头看去,果然件凯瑟琳虽然张着小嘴不住夸奖徐治,眯起的眼睛却清澈透亮,没有高涨的味道,不禁心中暗笑。

,

徐治肏弄一会也发现不对,觉到凯瑟琳的分泌不多,腰肢扭的也不激烈,隐隐便明白问题。恰好看见王枫跃跃试的样子,便想把位置让给他。

,

「你们一起吧……学长不是还没舒服么,抱我……」凯瑟琳主弯起双腿将后背贴在徐治前,让他手抱起:「能把我顶起来么?」王枫顺势挤进凯瑟琳怀里,将她的粉腿抬到自己腰间,和徐治两人将她前后起,笑道:「别小看人,我们这个寝室可是全学年都有排名的!」说着子一挺,大巴毫无障碍地钻进去,两人一个肏前一个肏后,硬是用两根巴将凯瑟琳挑了起来。

,

凯瑟琳悬空搂住王枫的脖子颠了颠,觉到前后两个洞都充实无比,徐治只是用手虚扶着自己调整重心让子不往两侧倾斜,全部朝下的力量都被两根巴承受起来。不禁甩着马尾辫赞道:「学长真厉害……我好久没被人挑起来了!」「嘿嘿,小意思。比你再沉几十斤的,我们也顶起来过!」王枫一边吹嘘,一边捧着凯瑟琳的颠,大巴进出之间,问道:「学妹,你是哪个班的啊?嘿……你这真嫩,你是玛丽的室友么?」眼见徐治、王枫和凯瑟琳三人说说笑笑,李渊涛在一边闲得无事,刚想走到玛丽后顶住她的小把玩一阵,忽然发现玛丽边站了个人,不禁一愣。

,

这是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美妇,系着条厨房里的围裙,手里还拿着把炒菜的大勺。她的相貌和玛丽有七分相似,都是圆圆脸、大眼睛、皮肤洁白,只是材比玛丽腴很多。此刻正似笑非笑地站在履带旁边,斜眼看着玛丽。

,

李渊涛连忙在玛丽上捅了一把,她这才注意到边的中年美妇,立刻叫道:「妈妈,你怎么来了?后厨不忙吗?」众人闻言纷纷停下作,七嘴八舌地问候道:「阿姨好!」玛丽的母亲朝众人点点头,手在她鼻子上刮一下,嗔道:「贪玩……我要是不出来,你就又不打算好好吃早饭了吧!」玛丽撅起嘴答道:「人家脸都圆了,需要减肥嘛……」「圆脸那是遗传!看你瘦的好像未成年一样,还减什么肥!」玛丽的母亲把眼一瞪,手就去拉女儿:「跟我去后厨,妈妈给你做好小灶了……」「不要嘛,人家不去!古易学长还没肏完呢,除非他要我走,不然我才不走呢!」按照《纪元法》——在男女过程中,除非双方自愿,第三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强迫该次中止。这个条款此刻被玛丽搬出来当了救兵,说着还得意地劈开腿,让妈妈看见古易的巴还在自己体内。

,

玛丽的母亲杏眼圆睁,又朝着古易瞪去。

,

古易看看玛丽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好得罪她的妈妈,只得笑道:「阿姨你看我这肏的正舒服呢……要不,就让玛丽在这里多吃一点?我看着她!」「好吧……就在这里吃,我留下看着!」玛丽的母亲无奈叹了一声,在古易右侧坐下。

,

「嘻嘻,谢谢妈妈……古易学长,咱们继续!」玛丽主往前凑了凑,方便古易肏弄,一边扭头朝呆站着的李渊涛说道:「学长,刚才你想肏我后面吧?还要不要了?对了……要不你和我妈妈肏会吧,大家都说我们娘俩的里面可像了。」李渊涛微微一怔,却见玛丽的母亲已经把围裙解下来,出妇人特有的娇躯,下只穿了条不到膝盖的短裙,白的大腿让人目眩,正大咧咧地朝他招手:「呦……小孩!让我女儿好好吃饭,有求不的来找我好了。阿姨我一个搞定你们四个都行……」「呃……玛丽,你妈妈格和你蛮像的……」「呸!」

,

续

,

本楼字节数:38548字节

,

全文总字节数:7447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YOUTUBE网站】[古典修真] 淫纪元【麻豆CHINESEHDXXXX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