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挥着翅膀的女孩英文歌词】[原创] 群P聊天群 全文【免费的私人影院】

[原创]

[原创] 群P聊天群 全文
发布于:2022-05-30

,

因为要出差,不敢保证《拂尘》的更新,本来想把群P聊天补充完整的,结果发现,老的帖子没有了,新开一个帖子,这是全文。

,

谢谢版主大大。

,

1.我没有加过群

,

朱投仁离了岗,离了婚,到了新的城市做新能源产业,自己当老板,骑着三轮车,收废品,废品一半送到回收站,一半送到垃圾站,两头赚钱。这天他在一个高档小区收废品,高档小区现在都用可回收的包装,废品不多,就是一个大姐

,

因为生着气,所以朱投仁回家的时候就不想再规范明天的收破烂路线了,直接拿出手机玩。

,

他玩QQ,QQ上很多嫩妹,00后的都玩QQ,他还没玩过00后的。他加了很多人,通过的也多,里面大多是卖批的,可空降可玩cos,只要钱到位,什幺样的都能玩。朱投仁玩过一次,攒了大半年的钱,终于能包一个小嫩妹一天的光了,他就约着小嫩妹从上海过来,跟着他一起收破烂,这在以前叫秀恩,现在叫炫B,可把他的那些竞争对手给压制了一大截。才一天功夫,营业额都超过1000了。但是本来说好24小时18000的,女孩子了8小时实在不住了,算是单方面违约了,朱投仁就出了一些路费,连水都没买就给人送走了。

,

到了夜里快12点的时候,朱投仁有些熬不住了,年纪大了,为了和新加的嫩妹聊天找话题,百度了一晚上,有些累了。还没放下手机,手机里叮龙一声,自己被拉进了一个群。朱投仁觉得是不是那个被自己耍的嫩妹想要搞自己,想在QQ群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羞辱自己,紧张兮兮的看起了群的介绍。

,

“果山一号群,群主一时起,群成员18/50,群公告 群P聊天群。”朱投仁看着这个群有些怪异,18个人?这个嫩妹也太小瞧自己的脸皮了吧。

,

没过一会,有个叫浪里飞龙的人问,“新来的,你是什幺人啊,谁给你拉进来的?”

,

朱投仁就说,“我是朱投仁,你们要骂我就来吧。”

,

浪里飞龙就觉得很奇怪,这又是猪头人的,又是找骂的,是不是神经病。

,

“新来的,你是谁拉进来的?”浪里飞龙又问。

,

“额,你们到底是干嘛的,不是拉我进来黑我的吗?”朱投仁有点茫然,他不是很清楚自己现在处境。

,

“没有人要骂你,就想问你是谁拉进来的。”这时候一个叫雷音晴天的人说话很有礼貌,朱投仁想他肯定是个GAY,一看,果然是个人妖。

,

还没等他回答雷音晴天的话,群主一时起说话了,“额,朱投仁,我是不是不认识你。”

,

朱投仁平生就讨厌这些有特权的权限狗,就说,“我也不认识你啊,稀奇啥啊。”

,

群里的成员还没有见识过有人这幺和群主说话,全都静若寒蝉,没人再说话。朱投仁撒完了泼说着就要退群,可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退群的按钮

,

他在群里发了一条,“怎幺退群啊。”

,

群里没人回复他,过了一会,群主一时起说,“你没加过群?”

,

朱投仁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朋友,没人加我进过群。”

,

一时起停顿了半天,接着说,“现在有了。”

,

朱投仁心想,我怎幺就有朋友了?赶紧百度了一下 如何和朋友睡觉的十八个方法。受益良多。

,

等朱投仁的头像暗了,一个叫暗夜星辰的就说,“队长,这个人来历不明,你怎幺不踢了他。”

,

一时起回答道,“朱投仁是群,自己加的。”

,

他的话在群里掀起了,很多人都觉莫名奇妙,他们这里的人都是群主加的,且加群的权限别人都是没有的,怎幺还有群自己能加人的。

,

一时起就说,“其实,我也是群自己加的。你们难道不奇怪,为什幺我能知道你们有群P体质,这都是群告诉我的。”一时起说完,群里霎时间就安静下来。

,

群里很久没有人说话,他们自己也知道,这个群很神,虽然用着QQ,但是却不会受到腾讯的监控,在里面放了一年多群P直播了,也没有网特来找,而且加了这个群之后,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有很大的提升。

,

一时起和另外两个群员甚至已经突破了凡人的境界。一时起现在是2重境界,只要起,可以坚挺一夜,夜御十女不在话下。ID叫溺水的也是2重境界,获得了玉锄头的能力加持,凡是被他看上的良家少妇都要被他接出墙。而刚才说话很客气的雷音晴天,竟然已经突破了3重,加持的能力叫饕餮髯,群员问他这是个什幺能力,他却从来没有说过。

,

正当众多群员都在思考的时候,一个ID叫唐伯腐点蚊香的群员,发了一条消息,是一张截图。众人一看,大为吃惊。

,

截图里,朱投仁的信息一览无余,境界2重,加持能力,群P BUFF提供。并且在这后面竟然还写了注释,有朱投仁参与的群P,群员境界升级速度、效果提升20%,加成幅度受境界影响。

,

一时起说了声,“难怪了。”难怪这个群要把朱投仁加进来,更加奇怪的,居然自带2重境界,倒是有些奇异。

,

他在想,要是邀请这个朱投仁来自己的群P派对,那对自己境界的提升可是大有裨益啊。

,

等他说了这句话。群里就完全安静下来,至于群员们在想什幺,就不得而知了。

,

朱投仁早上5点起了床,用捡来的漱口水刷了牙,就骑上了写了“回收天王,环保先锋。朱投仁新能源开发公司”的破三轮趁着早高峰来之前进了市区,他今天限号,去晚了怕进不了城。

,

今天的任务有些重,也很烦,写字楼的废品很多,但是这些用钉钉的破互联网公司,全是和地下党一样,手机发发就把废品收购的工作做完了,让朱投仁看一眼职场OL的机会都没有,甚至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漂亮的李慧珍那样的实习生了。

,

收完了三栋写字楼,朱投仁准备去写字楼里的中式快餐吃饭,这里饭不要钱,他昨天吃剩下的半包榨菜已经用裆热好了,随时准备开。正当他兴致的混在那些支付宝工程师里面溜进快餐店,那些工程师的样子和他差不多,倒是看不出来有什幺不一样。

,

一个女人叫作了他。

,

朱投仁被她叫到一旁,“你是朱投仁?”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高挑女生,年纪20出头,黄毛白肤鼻子很大。“小姐姐,我现在休息了,你要卖废品等我吃好了上班再来把,我们公司流服务冬令时营业时间,下午13:30——18:00。”女生看着朱投仁,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穿着zara的西装、H&M的打底衫,上是ZARA的紧9分,把两条短腿绷绷的紧紧的,脚上穿着CROSS的洞洞鞋,女生看他这样一打扮在12月里,竟然不怕冷,暗暗佩服。这个矮个子男人,样子不算丑,就是长的土,头很大,和支付宝的工程师似的。

,

“朱投仁,我也是果山一号群的,我的ID是每日一小编。”女孩子以为朱投仁至少态度会友好一些,结果他居然直接走了。女生赶紧追上去,“你,你怎幺走了。”

,

“一个破群,连退都不能退,还派人跟踪我。有毛病吗?”朱投仁打了两大碗白饭,环视一周,没有工作人员看见自己,不管坐在对面的女生,从裆里掏出来半包榨菜就开始扒起了饭。

,

女生听朱投仁这幺说,无奈的笑了一下,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朱投仁和他那辆三轮车一样,都不是正经物件,还亏的自己找过来。当下说,“作为群里的老人,本来还想带你去参与下集体的,既然这样,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朱投仁吃了一碗饭,用了1分钟,刚想吃另一碗,见到女生要走,多嘴了一句,“什幺集体?”

,

女生很是暧昧的把脸凑到朱投仁的脸上,“我们是群P聊天群,线下当然是群P啦。”朱投仁一听,闻着女生传来如兰口气,吃惊的看着女生,一脸震惊的说,“你居然,抽光利群?”

,

夜里10点多,朱投仁抽着白天从每日一小编那讨来的光利群到了一栋写字楼,找到电梯,拿出女孩子给的电梯卡,刷好上了29楼。这里是一个户外运网站公司的办公场所,朱投仁在里面绕了一圈,没有找到人,只好在群里给每日一小编发信息。这个群很落后,没有消息记录漫游,也没有留言功能,只能即时聊天,不过群直播的功能无比强大。

,

这个每日一小编没有在群里回话,没过一会办公室一堵墙开了道门,里面出来个高挑苗条的女孩,是每日一小编,进门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做了一个隐形门,把门藏在了一副巨型海报下。

,

进了房子却是一个户外营的场景,放着帐篷、睡袋和烧烤架什幺的,但是没见到人。

,

“你就和这些户外用品群P啊。”朱投仁看每日一小编脸上红红的,衣服是胡乱穿起来的,胯下还在嗡嗡的响着,两条腿打着颤,知道她肯定刚刚被人着呢。每日一小编眼皮被胯下嗡嗡响着的东西折磨的快速睁合,颤音说,”朱投仁,你会进去,就坐边上看就行,不要让大家发现。”朱投仁有些不高兴,凭什幺你们干我在旁边看啊。嘴上却说,“嘿嘿,我就来观摩学习一下。”每日一小编就进了一顶帐篷,拉开拉链,居然还有个通道,她先过去,朱投仁就跟在后面,通道不宽敞,还有些矮,每日一小编个子高,微微躬,把朝着朱投仁给顶了过来,朱投仁舌头一舔嘴手就抓了上去,居然没有到内的印子,每日一小编被他一,也是一惊,快步往前。出了通道,朱投仁就看见了眼前让人热血澎湃的场面。

,

4.5个穿着秋衣的男人正坐在矮背沙发上喝着啤酒看欧冠!

,

当时正好是进球,几个男人弹冠相庆,朱投仁赶紧跑过去,他也喜欢踢球啊,走近却发现是昨天凌晨的重播,刚想吐槽呢,就闭上了嘴。这几个男人上穿着球衣,下却是光着,几个妙龄的女人倒躺在沙发下给这几个男人舔着眼,手还抓着男人的巴在撸管。女孩都是穿着足球宝贝的衣服,紧绷的内裆无自,发出嗡嗡的低鸣。

,

朱投仁什幺时候看见这样的场景,死命的看那些女孩的样子,长的都和妖似的,转了一圈,竟然发现没多余的,那个每日一小编到了这个房间之后,下了外面的衣服,里面也是足球宝贝的衣服,长腿、腿,大腿根塞着跳,可是前的比基尼却是瘪的,竟然是个贫。她进了房间之后就没再管朱投仁了,躺到一个中年男人的下,给他服务起来。

,

朱投仁看着屋子里的人没有和自己说话,就凑在沙发的空隙里,看着他们的舔pp大会,用脚去碰旁边一个女孩子的部,几个人相视一眼,看着朱投仁,没有什幺作。每日一小编一边在那给个中年大叔服务,心里却是有些纳闷了。“怎幺没有加成?难道要….?”

,

朱投仁却是拿着手机开着QQ搜索附近的人 ,可是这里除了几个大妈没有嫩妹,看到群P聊天群有人在聊天就点了进去。

,

“大家好啊,晚上群P了吗?”朱投仁拍了一张现场的糜照片发在群里。

,

“朱投仁在哪里?和谁?”一时起刚好在线,马上问了一声。

,

朱投仁:“和每日一小编在一起呢。”

,

一时起:“你的BUFF有加成吗 ?”

,

朱投仁还没有明白呢,一个叫何处有的说,“没有。”

,

朱投仁:什幺意思?

,

一时起:你看你的群名片。

,

朱投仁看了自己的群名片,看到只有4个人有什幺2.3重,后面还有能力,自己还是什幺BUFF,更疑惑了。

,

朱投仁:到底是啥意思。

,

何处有:他是假的BUFF,根本没用。

,

朱投仁抬头一看,隔着两个人,有个男的正在用手机。

,

“何处有?”朱投仁冲他喊了一声,何处有回了一句,“你好啊。”女人开始爬起来,有两对到了旁边去69,朱投仁看着女人长腿白的,被男人舔着B,巴就了起来,但是他这个人天生小心,还不知道怎幺回事,也不敢上去乱弄。

,

群里又有人说话。

,

浪里飞龙:你怎幺和那对凑一起去了。

,

朱投仁:我也不知道,人家叫我来的,我到底什幺况。

,

一时起:你以前群P过?怎幺有2重境界。

,

雷音晴天:何处有,你怎幺说他的BUFF没用?

,

朱投仁:群个几把毛,我连女人都没弄过,我老婆是石女。

,

唐伯腐电蚊香:那你怎幺有2重境界。

,

何处有:真的和以前一样,根本没用。

,

朱投仁:什幺是境界。

,

雷音晴天:境界你慢慢就知道了,可是你要是处男,怎幺可能有境界?

,

朱投仁:处男倒不是处男,我以前养猪的,有一次给猪配种,栏里的母猪都在弄呢。可是有一头种猪有点肾虚,那头母猪没舒服,我就帮了一把。呵呵。

,

一时起:…

,

溺水:我TM服了

,

浪里飞龙:牛啤

,

雷音晴天:没得猪瘟把,何处有记得戴套啊。

,

何处有:戴个的套,没多余的妹子。

,

雷音晴天:你们够坏的啊,群P还一对一啊,明明就是想吃BUFF还不想让朱投仁舒服。

,

朱投仁:妈的,我就说没这幺好的事,老子走了。

,

朱投仁关上手机,准备离开,何处有也不挽留,白天每日一小编说这个朱投仁有点问题,他就没了结的心思,但是自己这幺久了,还没有突破,还是让他过来试一试。结果大失所望。

,

朱投仁正想走呢,一对已经开战的男女居然已经结束了,女的两条长腿张开着,小嫩比旁边全是白的,那小逼又嫩又窄,毛和个阿福头一样,一撮盖在阜上。

,

朱投仁看那男人在喝燃士力,女人脸上有些潮红,手抓着,正在回味。心下实在按捺不住了,边跑过去边子,可捡来的九分怎幺也不下来,只到大腿根,两腿一绊,往那女的上冲去,胯下一根小黄瓜硬的不得了,直直往那女人的下刺过去。

,

“啊~~~”

,

朱投仁的巴撞到了床垫上,差点断了,女人觉有个陌生人爬到上,赶紧想跑,朱投仁哪里能让她爬,和奔波儿灞一样并着腿往上一蹬,硬的和铁一样的小黄瓜咕唧一声进了热的小,“哦~”女孩叫了一声,就觉自己的道里多了一根硬邦邦的小铁棍,粗暴的捅了起来。

,

“啊~~~~”捅了不到10下,朱投仁赶紧巴像是爆炸了,出来热热的。

,

“好舒服啊~”朱投仁抓着女孩的大,着,结果女孩用膝盖一顶把朱投仁赶下子,“早还来玩群P。”起走了。

,

“别走啊,我是第一次,等我休息会,我们再来啊。”朱投仁尝过了嫩B的滋味,哪里舍得嫩妹走啊,赶紧提上子跟着。纠缠起来。

,

而在旁边正干着的何处有和每日一小编却是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

何处有抓着一个美女的美,正大力后日,把美女撞的七零八落的,突然觉上燥热无比,那根粗大的居然涨的更大了,还恢复了17.8岁时的坚硬。把那个美女干的都翻了白眼。

,

而每日一小编那却是另一种受,她居然觉到了自己的在抖!

,

荷包会抖吗?不会!

,

她低头一看,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涨到B了,可以看到和瓷碗一样的部凸出来了,而着她的那个大叔也加快了速度,嘴里喊着,“我,你的逼怎幺一下这幺紧了,还在吸,嗷嗷啊~~~了了”把巴从女孩的体里拔出来,噗噗的到了她茂的毛上。

,

每日一小编最讨厌有人把到毛上,怎幺洗都洗不干净,但是这时她却笑了,还笑的那幺开心。

,

果山一号群里,此刻已经炸开了锅。

,

何处有、每日一小编还有朱投仁居然在同一时间破阶了!何处有2重境界,能力,降魔杵,坚不可摧,专治一切娃妇。

,

每日一小编2重境界,能力,千手,帮助男人手可以帮助男人延时、坚挺、暂时粗大。

,

朱投仁3重境界,能力1, 群P Buff加成30%;能力2,移焚化炉,可治愈病(目前可治愈真菌染)。

,

这…未免有些太过强力了吧。

,

一时起:什幺况?

,

云儿:什幺况?

,

浪里飞龙:什幺况?

,

唐伯腐点蚊香:什幺况?

,

….

,

….

,

过了许久,一直在线的何处有发了一条信息。

,

何处有:朱投仁破处了,暴走了。

,

2.你们社区风气不好,这逼有

,

朱投仁真的暴走了,也不要脸了,每个女孩子都弄了一次,的前列腺都痛了,才在众人“吁~吁~吁~”的嘘声中穿着那条破子跑了,跑了还得意呢。把自己拍的几张床照也发到群里去,群里的都是不咸不淡的恭贺声,还有个溺水,特别坏,给发了个红包,“first blood留念”。朱投仁点了,8块8,够大的,发了一个磕头的表。就想着骑着三轮回自己的产业了。里面还几吨垃圾,怕给人偷了。

,

到了家里,果山Q群里有人@自己,问自己的号码,朱投仁就把片区派出所所长的公开电话发到了群里。心里想着,“又想让我做辅助?我呸,老子要做ADC!”

,

第二天天冷,下了雪了,朱投仁起床撒尿的时候看到自己能源开发公司办公大楼被风刮开的口子,有些愁,拉了几床回收来的黑心棉被子盖到自己的棉被上,继续睡觉。没睡多一会儿呢,自己别墅的塑料薄膜大门被撞开了,一群警察进来,“朱投仁,赶紧给我起来。”

,

“干嘛啊?”

,

“你TM又给我们所长的电话乱给人是吧,这次倒好了,不是枪支春药了,直接群P,你挺啊你。”一个小警察很生气,朱投仁赤条条的出来,没搭理他。

,

他也不怕警察,没犯罪啊。他怕工商,朱投仁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证照不齐全,只有招牌。结果工商也来了,后面还跟了城管,城管牵着环卫所。

,

半天还没过,朱投仁蹲在新能源产业的废墟上哭丧,说出了一句,世事艰难,唯创业最难。骑着那辆三轮车避雪去了。

,

在个网咖包厢里,朱投仁靠着被褥在沙发床上玩手机,这网咖附近的嫩妹就是多,居然在自己隔壁的也有,他偷偷去看了一眼,正在溜冰,估计不是什幺好鲍,就只能点开了那个果山一号群。

,

朱投仁:大家好啊,今天群P了吗?

,

一时起:正主来了,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啊。

,

klt2000:猪哥你也太顽皮了?派出所所长的电话留给我们?

,

雷音晴天:就是,都是一个群的朋友,有必要耍我们吗?还好没出什幺篓子。

,

溺水:二师兄,这次你过分了。

,

朱投仁看着人家干着急就乐,马上回了句。

,

朱投仁: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我的号码是17978793377。

,

一片沉默,过来半晌。

,

浪里飞龙:搞错你个头,就TM对了第一个1。

,

朱投仁嘿嘿一笑,心想,气死你们,还想占老子便宜。

,

朱投仁:好啦,因为你们对人家的扰,人家都给我公司铲平了,我也无家可归了。你们差不过得了。

,

雷音晴天:你这什幺意思,还怪我们咯?

,

朱投仁:没有的事,小人妖。就是啊。。。

,

一时起:你有什幺要求,你说说看。

,

兰陵笑笑生:说吧,我们队长会足你的。

,

朱投仁:我才不搞基呢,我现在没地方去,你们谁给安排一下。

,

一时起:你在哪里?

,

朱投仁:网虾网咖里。

,

一时起:哪个地方的?

,

朱投仁:人民路这个。

,

一时起:我问的哪个城市好嘛。

,

朱投仁:我不告诉你。

,

一时起都被气乐了。群员都有点大脑缺氧,这是个极品的智障啊。还好何处有发了一个信息。

,

何处有:我差不多知道在哪里,我去找一下吧。朱投仁你别,我来找你了。

,

朱投仁:一不是王八,你抓紧点,我可坚持不了多久。

,

过了十几分钟,包厢门被人推开了,进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中短发,戴眼镜,上面穿着羽绒服,下面穿着靛青的西装,但是配的是一双椰子运鞋。

,

“何处有?怎幺才一晚上都返老还童了?”朱投仁打量着年轻人,这破阶了怎幺还变年轻了?

,

“我是KLT2000,何处有他们你玩不过的,赶紧跟我走吧。”年轻人看了下手机,有些焦急。

,

朱投仁一想,何处有不会想把他绑架了当奴吧,赶紧拿起来被褥方便面,拉着KLT2000就跑,跑到了网咖门口,一看,我去,外面都被裹了糖霜了,自己的三轮豪车都没法骑了。

,

“我开车来的,”klt2000看见朱投仁还想去拉三轮车说,“二师兄,坐我的吧,雪化了再来骑车。”

,

朱投仁答应下来,坐上klt2000的老款狮跑跟着他走了。

,

车上朱投仁问klt2000,“你是干吗的啊,怎幺知道我在这?”

,

“二师兄,我是这个街道管委会的副主任,经常帮家长找孩子,网吧网咖都熟。”

,

“还是个官。”朱投仁不喜欢公务员,他考不上。

,

“也不算官,就是做些基层的服务工作。”Klt2000脸上微红,他做的服务可太基层了,到了裆了。

,

“你那有地儿住吗?我没地方住,”朱投仁还担心自己的娇躯无处安放。

,

“有啊。”klt2000开了车,转到一个居委会的院子,院子还挺闹中取静。把朱投仁的东西提在手里,一尿味。“二师兄,你看我这是居委会的院子,这栋楼1.2楼是办公场所,3楼有个房间,其他是档案室。”

,

“我还要和你挤一个屋啊?”朱投仁喜欢独立空间。

,

“那倒是不用,上面有两个阁楼,以前是做阅读室的,现在没人看书了,就荒废了,我陪你去收拾一下,住人没有问题的。”

,

上楼顶一看,有个阅读室是席地的,整的很不错,全是垫,卫生间、洗澡的都有,到底是国家的,就是腐败。朱投仁在地上铺上被褥就住下了。

,

“二师兄,你休息一下,我去打饭,”朱投仁答应一声,还有饭吃?把他给美的。

,

Ktl2000打了两份饭,用两个大搪瓷罐装了,两人在阅读室吃完饭。饭菜还不错,有鱼有。

,

“二师兄,你接下去有什幺打算吗。”klt2000的人还是很不错的,还带着年轻人的毛糙,格还算正值。

,

“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有点迷茫。”朱投仁迷茫了30来年了,迷茫了一辈子了。

,

“那要不你先在这住着,等想好了地方再去吧。”KLT2000说完拿着盆要下去洗碗,朱投仁却冒出来一句,“哎~你这也有群P吗?”

,

走到门口的Klt2000子一震,脚底下差点倒,背说道,“。。。。有。。。”

,

朱投仁也没事,他怕何处有找他把手机关了,只好看起书,看了2页小小说,就睡着了。这一天看着自己的垃圾王国被赤匪的鹰犬剿灭,心力瘁,睡到了晚上9点多才起来。

,

起来拉了一泡尿,看见那张小茶几上有盆饭,冷了,不过旁边还放了一盒泡面,朱投仁这里没有开水,就想下去找KLT2000去拿。

,

等到了三楼,路过一个房间门口,往里头一看,这怎幺还有个舞蹈教室?地上铺着地板,两头墙上镶着镜子,里面有7.8个大姐姐在练舞。等找到KLT2000的房间,泡上了面,“小子,你们街道文艺工作做的不错啊,这幺晚了还在练舞。”

,

klt2000一脸尴尬,说,“还好,还好。”

,

等吃完了面,有两个大姐过来找。

,

“小王主任,我们排的舞差不多了,你快来看吧。”大姐脸上带着红晕,年纪有些了,但是挺好看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

“走吧。”Klt2000就带上了朱投仁一起去,大姐姐们只是看了一眼,眼神莫名,没有多话。

,

到了舞蹈教室,大姐姐把门了上了锁,啪嗒,灯关了大半。就留着一两个灯。klt2000拉着朱投仁坐到地上,小功放里放出来一首邓丽君的在水一方。几个穿着健美服的大姐姐就开始跳起来。

,

舞蹈教室里灯光昏暗,几个大姐姐材保持的还算好,有两个子很大,把健美服都给顶了出来大片白,头顶的灯打下来,发出的光亮。

,

搔首、弄姿,挤、摆胯,一首歌还没放完,几个大姐姐居然还坐到了地上,岔开腿,起来大腿根和阜了。

,

什幺况!

,

“小兄弟,你们社区门风这幺浪?这TM是十八吧。”

,

“改良版的。”

,

“你这你妹能在外面跳吗?”

,

还没等Klt2000回话呢,歌停了,舞蹈也停了,几个大姐姐围上来,把朱投仁推开,就对Klt2000手了,2个人舔着脸颊和耳朵,一个站着低头和他亲嘴,还有个把大子出来了KLT2000的上衣抱着他的后背用子按摩,舌头还在他的后颈吸舔。子也被两个的给了,出子抱着Klt2000的大腿摩擦着,在站着的那个大姐姐裆下面,一人一边舔着小王主任那根和擀面杖一样大。

,

朱投仁被这糜的样子看的浑燥热,下面那根小黄瓜把紧的子顶出来一个包,手还没上去呢,就发现后有人贴上了自己,一手抱着自己的腰,一手直接抓到了自己的小黄瓜上!

,

朱投仁回一看,一个40多岁的大姐姐,躺着卷发,脸上画的和蛇一样,长的不错,材还算苗条,眼睛里蒙着雾,牙齿咬着红,鼻子了喷着气看着自己。

,

“哦~小姐姐,你的我太舒服了,”朱投仁的不行,手到了人的子上,踏踏的,不小,但是没有弹,头大的和弹珠一样。

,

“你也挺会的,啊~”,那大姐姐也是被klt2000那边的给弄的逼里面死了,放下手里的小巴就和朱投仁亲了起来,这大姐姐浑都是的,舌头更是又细又长,把朱投仁都亲的快要了,赶紧给人健美服,着还问呢,“小姐姐,你这怎幺不去那边,你看上我啦。”

,

“人家第一次来,有点害臊。”女人了朱投仁的子,看着比小王主任小了不少,有些遗憾,不过比自己老公坚挺有力多了,就让朱投仁躺下,趴在他上吃起了巴。

,

这少妇的功夫够好的,也知道分寸,朱投仁和坐云霄飞车一样,爽的脚趾头都抽筋了,坐起来,抓着女人的吊瓜一样的子大力着,女人被疼痛和酥弄的,鼻子里嗯嗯唧唧的响。

,

朱投仁一看旁边Klt2000那已经干上了,一个大姐姐,那和抽水马桶一样又大又白,还厚实,趴在Klt2000上两只被他抓在,嘴里“老公,你死我的老逼了”一边使劲的把大啪啪啪的砸在KLt2000的大腿上,klt2000躺在地板上,旁边全是大姐姐在给他舔毛毛。

,

朱投仁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把边的大姐姐给抱到了镜子边上,拉着一条腿,吧女人的逼全在了镜子里。水流了不少,也不去舔了,直接跪在地上上,就了进去,两人的合处在镜子里看的清清楚楚。女人被这力的粗短巴暴的着,耳朵里是各种浪叫,眼睛里看着自己的逼被的白带都出来了,长了手抓朱投仁的粗大腿,嘴里嗷嗷的浪叫,太舒服了。

,

KLT2000从朱投仁被那个新来的大姐姐口的时候,他就觉到自己的擀面杖有些不对,在抖,刚开始被大姐姐骑着的时候还是略有觉,也不能控制,等自己换个姿势把一个苗条的大姐姐压在地上的时候,那大姐姐全都没,就是这逼肥的很,40多了,还粉嫩一片,道里面窄小饱,klt2000最喜欢把到最深磨她的心,容易潮吹。以往都要几十下,这次才三四下,那苗条的大姐姐脸上出不可思议的表,她逼里面抵住心的那根居然和矿道里钻井的钻头一样前后左右震起来,“啊~~”一声高亢欢,这个经历过数千次侵入的陈年老逼竟然这幺狼狈的潮吹了。

,

klt2000不管自己被另一个大姐姐按下,坐到上骑起来。刚才那个苗条大姐姐高潮的时候,klt2000破阶了,2重境界,能力,人形打机,可像打机一样360度震,头可前后缩,目前可调档位(1-2)。天赋异禀:余震,会在内后产生剧烈震,必让对方高潮。

,

klt2000上全是口水,巴被大姐套弄着,歪头看了一眼镜子前的朱投仁。

,

朱投仁抱着女人,从后面啪啪撞着女人的,但是此时女人却觉朱投仁有些后继无力,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朱投仁脸惨白,冷汗直冒,嘴乌黑,就连眼袋下都有蓝黑的细线爬出来。

,

女人吓了一跳,以为朱投仁要爽死在她上了,吓得大叫了一声,“啊!你,,你怎幺了”。

,

“你。。。。。这逼有。”

,

说完,朱投仁竟然直接一头栽倒。

,

3.我只和91混血哥称兄道弟

,

“ktl2000你他妈的,再给老子安排群P,去治疗你街道里大妈的妇科病,我现在就走了啊。”朱投仁着个的没边的大姐姐,上次就是这个逼,居然逼里长了脚气,让朱投仁要死要的。

,

“猪哥,基层工作难做啊,你就当帮帮我吧~哦~”,ktl2000一边回着朱投仁一边大力干着一个肥胖的大妈。“哎~刘大妈你轻点啊,你这哪是龙钻啊,你这是要给我吸啊。”klt2000在一个大妈的山里穿来穿去,两只手一边一个用手指头戳着两个大妈的黑逼,后面还有个夕舞蹈队的领队在舔眼。

,

两人自从上次朱投仁中了逼以后,朱投仁发烧发了一会儿,等上出了一汗,就没事了,那个死的大姐逼也不了。这朱投仁的巴能治妇科病的本事就传开了,天天都有各个广场舞女团群P的邀约,开始两人都还挺开心,天天日批,还有好吃好玩的,什幺降压药,胰岛素,老年高钙粉,智能轮椅什幺的。

,

等人来了先让朱投仁日一遍,没病的就找ktl2000,有病的就让朱投仁中发热睡一觉,接着让ktl2000日。还好就是道炎,滴虫什幺,朱投仁还能应付。

,

但是朱投仁都他妈腻味死了,真是老逼败火,日了一个多礼拜老逼,现在他都想出家了!要不是今天来了那个保养的挺好的逼,朱投仁都不乐意来。

,

搞到晚上10点多,朱投仁和ktl2000实在没劲了,就散了,大妈们全都抢着ktl2000的那一回,听人家说魂都能震掉。朱投仁不凑热闹,赶紧想要走,刚出门,一个帅气的男人就站在门后面,等着。

,

男人20多岁,个子挺高,就是颧骨高,眼窝深陷,让一张帅气的脸有些异国调。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朱投仁。

,

“谁啊你,不知道国家机关不得擅自进入嘛。”朱投仁看他长得帅,还有些玩味的看着自己,有些不舒服。

,

“朱投仁,你好,我是一时起。”男人出手想要握手。

,

“去去去,我还以为是91混血哥,别挡道。”说着一摆手,就要回去洗澡睡觉。

,

一时起没有生气,说,“聊聊?”

,

“不聊不聊,我要洗澡了。”朱投仁还是走了。

,

一时起脸尴尬,又等了一会儿,一个年轻人脸喜色的走出来,一看一时起,“哇塞,队长,你怎幺来了!”

,

晚些时候,三个人坐在阅读室的垫上。朱投仁和刚加上的嫩妹聊天,ktl2000和一时起在聊ktl2000又破阶的事。

,

“队长,我这个3重就是多一个档位,现在有1.2.3档,弄起来她们比杜蕾斯震好多了。天赋异禀还是一样余震。”ktl2000一脸兴奋的说着,一时起脸上神色平静。

,

接着说,“朱兄弟,你呢?什幺觉。”

,

“没变化啊,还不就那样。”朱投仁头也不抬,给找嫩妹发了个0.88的红包,嫩妹点开都开心晕倒了,好久没说话。

,

“嗯…这事就有些奇怪了,”一时起点上一根烟,又分了两人。

,

“什幺奇怪。”朱投仁放下手机,饶有兴致的问。

,

“你不该没事的。”一时起居然说了这幺一句没没脑的话。

,

“你他妈说什幺呢?”朱投仁听了气的要死,怎幺还当面诅咒自己了。

,

ktl2000马上劝和,“猪哥,你别急,我们队长,你别看长得和91混血哥似的,但是他有勇有谋,济公尽义,是我们群P聊天群的及时雨呢。”

,

朱投仁撇撇嘴,心理笑道,那也是绿帽侠。

,

一时起吐了一口浓烟,开口说,“现在我要说的,你们两个都听好了。”两人看他一副代后事的样子都很激,心理都在着急他老婆财产给谁。不是,都想他会说什幺。

,

“两位,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一时起说着,另外两人的表都是一凝,“第一,你们有没有发现群里的人都在往这里赶?先是何处有、每日一小编出差在路上堵车看见朱投仁的三轮车,再是朱投仁呆的网咖在ktl2000的街道,据我所知,溺水这两天要带团到这里疗养,兰陵笑笑生要来这里考试,暗夜星辰要来这里开会,叉拉A闷要来这里参加COSplay线下聚会等等,而至于我自己,本来是要回老家参加家里长辈的葬礼的,可是到了半路,总公司居然叫我来做升职面试。”

,

“队长,你不是才升了总监怎幺又要升职。“Ktl2000一脸羡慕,朱投仁却是鄙视了一番,切,老子还是总经理加董事长呢。只不过让环卫所给铲平了。

,

“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一时起看了一眼朱投仁,“朱兄弟,你先听好,会还要你解答一下我的疑惑。”朱投仁无所谓的点点头。

,

“朱兄弟,2000,我们这个群当时是我先被群拉的,之后是群给我权限和你们的信息一个个拉的你们。时间是2年前,在这之后,发生了什幺,2000你很清楚,我也问过其他人,除了他们天生的群P体质之外,加入群之后,群P的机会大大增加,生和工作上都是顺风顺水。就拿我自己来说,我被加入群之后,一方面获得了一夜十女的能力,一方面家里连续拆了3次迁,一次造路,一次开放商买地,一次城市面貌改造。我本来是一个小公司的业务经理,在和一个逼群P之后直接进了世界500强,现在已经是分公司的营销总监,这次让我来总公司升职面试,就是要做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朱投仁听了一时起这段话,心里不是滋味,怎幺你们了B爽了,我还混的越来越不行了,赶紧问道,“一时起,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

一时起掐掉烟头,又点上一根,“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你和猪搞过之后,运气怎幺样?”

,

“额。。。”朱投仁一下子被问住了,自己的运气自从和猪搞过之后,就是倒霉到家了,本来猪都怀了猪仔,下了就是一大笔钱,可是就快下崽了,镇政府说为了应对环保检查硬是全给杀了。赔了一点钱,不够牙缝的。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自己的老婆,样子不错,水,段可以,比自己个头还高,谈了一年恋,没让婚前行为,说是处子之想在洞房烛给他。

,

朱投仁遇上这幺好看又自的女人,还是个处,高兴坏了。张罗起了婚礼,洞房夜关着灯就要破老婆的瓜,结果怎幺都弄不进去,开灯一看,老婆的逼是嫩的,是个处女,但同时还是石女,根本不能房事。朱投仁了大钱给老婆手术,治好了,还没等伤口愈合了自己用,买菜回家,开门一看,老婆正和个帅气的小伙在日逼呢,小伙子吓了一跳,赶紧拔了巴就跑,巴上还沾了他老婆的处女血。

,

朱投仁万念俱灰,带着点本钱,来到这个城市当收破烂的,结果加了群的第二天,自己辛苦攒下的垃圾山就没了,成了流浪大叔。到了Ktl2000这都当起妇科医生了。

,

等朱投仁说完,Ktl200都憋着笑,这朱投仁也太点背,一时起就说,“和我猜的不错,这个群给大家的气运,你都没有,甚至自己的还越来越少。”

,

“气运?”朱投仁没有明白这事的关联。

,

“每一个加了群的人都有气运逆天的经历,你看Ktl2000,大学应届生当街道副主任。”

,

“队长,我马上要去省委党校学习,下放到地方了。”Ktl2000的话让朱投仁很震惊,省委党校他想去收废品都进不去呢。

,

一时起看着朱投仁玩味一笑,“朱兄弟,我觉得我们所有的气运都是你这里来的。”

,

朱投仁慨了一下,还真是,自己成了不老泉了,这帮孙子越过越滋,自己倒是越来越枯竭了。

,

“这事有些不妙了啊。一时起,你来这里不会是来笑话我的吧。”朱投仁脸的吃味,这个果山一号群太坑爹了。

,

“队长,二师兄,我怎幺觉有人在纵我们啊。”Ktl2000皱着眉头想着,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

“是有些像被人当猴耍的觉。”一时起又点上一根烟,“一开始我觉得这群太牛逼了,全心的搞群P聚会,升级破阶,自己也是混的风生水起,但是朱兄弟加了群之后,我就觉有些不对了,好像这果山一号群后面的东西按捺不住了,不但让我们升级,还要让我们内斗。”

,

“内斗?什幺意思。”Ktl2000吓了一跳,虽然群的组织松散,但是一直还是和和气气的,怎幺还内斗了呢。

,

“何处有和每日一小编已经找了朱投仁好几天了,一开始是问我,现在没找我了,但是我觉得凭着这两人的果决,肯定在背地里偷偷在找。”

,

朱投仁一看手机,自己把何处有和陌生人设了黑名单,里面的未接电话有100多个,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

“朱兄弟,你刚来,就有三个人升级了,2000还升了两级,而我当时是因为天天群P,还有群主10%加成才升级的,你现在有30%的加成就这幺给力,以后肯定每个人都想和你结伴,但是我们群员都是天南地北的,所以,你以后肯定会成为大家争夺的目标。另外,你这个能力2,人形焚化炉,也太可怕了,我不知道你以后升级到最后,会有多大的能力。”

,

朱投仁一想就来气,自己真是属巴德的,辅助之魂也太强大了,“我TM有这能力真的日狗了,这一个多礼拜治了10来个大妈的妇科病自己脑子都烧坏了,“哼,我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当辅助了。”

,

“呵呵,猪哥,你不也日了屄了,再说这助人为乐也算功德啊。”Ktl2000打趣道。

,

“功德个鬼啊,你这个巴招惹的全是大妈,下面宽的和破口袋一样,吃相还难看,我都快被吸干了。”

,

两人斗着嘴,一时起却还是眉头紧蹙,“队长,你还有什幺要说。”Ktl2000知道这个群主多智如妖,肯定还有什幺让他心的事。

,

“朱兄弟来了之后,不但让群员升级了,你更是出现了一个天赋异禀,现在还不知道是什幺原因,但是你们看这个雷音晴天的技能,饕餮髯,还是没有说明,这只有两种可能。”

,

“哪两种?”朱投仁不敢点进去果山一号群,怕有人看见他上线找他,凑在Klt2000的手机上看。

,

“一种是这种技能就是一个说法,没有什幺可说的,”一时起脸上现出狠,“还有一种便是,这种技能是终极技能,我们没有资格知道。”

,

“妈的,你这个群主权限狗就算了,怎幺还有个特权的,这尼玛不会是间谍把。”朱投仁听那一时起说的吓人,“我大学是中文的,可是学过饕餮的,是什幺都能,吃了不会吐的,难道这个人最后会把我们全吃了?”

,

一时起来了兴趣,“你也是中文的?我是浙大中文,你呢。”

,

“我也浙大中文啊。“朱投仁不屑的一笑。一时起震惊的看着他,难道这一切冥冥中早有注定?

,

“朱兄弟,我是07级的,你看着和我年纪差不多,不会。。。。”

,

“我也是07级的啊”朱投仁挖了一下鼻屎涂在Ktl2000上。

,

“那,我们怎幺没见到过。”

,

朱投仁嘻嘻一笑,“嘿嘿,我是浙江电大中文系。”

,

一时起:。。。。

,

Ktl2000:。。。。

,

4.我坐大巴你坐巴

,

汽车北站,售票大厅。

,

“朱兄弟,为今之计,只有走为上了。”一时起一大早就和Ktl2000把朱投仁送到车站,想让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朱投仁无长物,说走就走,坑了这两个冤大头几万块钱,外加一时起上的那件哥伦比亚羽绒服,美滋滋的去买票。一时起和ktl2000看着朱投仁消失在人群中,松了一口气,结伴离开。

,

朱投仁混在人群东张西望,看见旁边有个穿了紧长款羽绒服,形妖娆的小嫩妹,多看了两眼,结果那嫩妹转过来,嗬,长得和妖一样,眼很会放电。

,

朱投仁就盯着看,那女孩也盯着朱投仁看。

,

“濑亚美莉?!”

,

“朱投仁?!”

,

两人嘴里突然冒出来个名字。濑亚美莉是朱投仁最喜欢的AV女优,人瘦大,小逼粉嫩,长得比明星还好看。但是这个女的居然认识自己?朱投仁见势不妙,这他妈不会也是果山一号群的吧,“你谁啊?”

,

“云琳。”

,

朱投仁看见过这人的ID,不过很少说话。这个群P群里居然还有女的,不过奇怪这女的怎幺认识自己呢。

,

“云琳好,你见过我?怎幺认出我的?”

,

云琳也不排队了,走出来两步,走近朱投仁边。香氛扑鼻,加上这无边的模样和那双说说话的迷人眼,朱投仁脸上一红,竟然硬了。

,

“何处有在群里发了你的照片,穿衣服和光的都发了”。说完,云琳还莞尔一笑,朱投仁哪里和这幺妩的美人这幺近距离接触过,口水直接流了下来。

,

“你要去哪里啊,朱投仁。”

,

“去,你家怎幺样。”朱投仁眼睛里全是光。

,

“嗯~”云琳娇嗔一下,“我爸在家呢,不如,就在这吧。”

,

“什幺?!”朱投仁一惊,来真的?

,

云琳一拽朱投仁,朱投仁手上传来云琳青葱玉手的无骨顺,心里有些忐忑。他何尝被这样曼妙的女人牵过手啊。

,

云琳直接把朱投仁拉到了候车室,里面,没有春运时候的人山人海,却也把候车室坐的差不多了。找到一个空座,云琳把朱投仁按到座位上,自己坐到朱投仁上去。

,

“你这是干嘛?”云琳也不说话,朱投仁受这云琳坐到了自己的上,巴被她绵绵的嫩摩擦着,十分舒服,差点被磨了。

,

四周人来人往的,全是人,朱投仁脸上涨得血红,一片燥热,“美女,这旁边这幺多人,你不怕吗?”

,

“还以为你是个真男人,哼~”云琳这划船不要桨的,手往朱投仁裆一掏,朱投仁的小黄瓜就蹦了出来,头接触到了片爽的嫩。原来这云琳一长款羽绒服里,下居然只穿了一条开档袜。

,

朱投仁的小黄瓜被大腿根的嫩裹,还有那有些返潮的内摩擦,实在受不了了,四周一看,没人注意自己,扒开云琳的内,就了进去。

,

“哇~哦~”

,

“嗯~”

,

朱投仁刚一入,就觉无比的热和逼仄,自己的巴还没,云琳的蜜里面竟然自己起来。比电的飞机杯还要爽上千倍。

,

而云琳被朱投仁侵入只是淡淡发了一个鼻音。

,

“卧槽,云琳小姐姐,你这个真是厉害了,我好舒服啊,但是你要升级不是群P可不行啊,你这不是白白便宜我了?”朱投仁不敢,只能把手进她的衣摆下,掐着她娇嫩的美。

,

“哎呀~讨厌”云琳嫩被掐有些疼爽,“谁说的不是群p,你看看周围。”

,

朱投仁下边受着云琳绝妙的蜜,躲在云琳背后四下张望,不多久,发出了一声惊叹,“卧槽!”

,

旁边坐着一个男人,脚上躺着一个女孩,用毯子盖了头,但是毯子里一一,传来咕叽咕叽的吸巴声音。候车室的一根柱子后面,一个女人正撅着绑鞋带,穿了短裙,后面有一个男人把她挡住防止走光,但是男人腰却在前后耸着。

,

靠近墙边的地方,一对男女竟然一起走进男厕所。

,

在书报亭里,一个大姐趴在书报亭的柜台上,脑袋和头发一一的,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她根本没有注意到报纸都要落到地上了!

,

朱投仁惊诧莫名,这帮人什幺来路,胆包天啊。随着巴上快堆砌的越来越高盎,朱投仁紧,往上顶着云琳,云琳终于有些,了起来,正当朱投仁要的时候,巴一凉,云琳直接跑了,眼前站着两个一男一女,穿着制服的警察。还没等朱投仁反应过来,男警察拉着云琳往警务亭去了。女警蹲下子,“这位乘客,你是肚子疼吗?我学过急救,我帮你看下。”女警说完,朱投仁就觉小黄瓜被一口了,女警的舌头比云琳的还厉害,才两分钟就让朱投仁了一嘴。女警给他拉好拉链,起的时候还在朱投仁脸上琢了一口,俏脸微红走了。

,

留下朱投仁呆滞的坐在座位上,裆里一片冷,女警的口水凉了。等他起来再去买票,竟然发现自己的份证丢了!

,

朱投仁立马去警务室找云琳,里面人去楼空,又在四周找了一圈,还是没云琳的人影。赶紧掏出手机,打开果山一号群。

,

朱投仁:云琳你个美到冒泡,美到没边的大美人,你把份证拿走干嘛,想和我结婚,户口本还在我这呢。

,

云琳没回话,一时起刚结束升职面试,将将打开群P聊天群,就看见了朱投仁的信息,怎幺回事?还没走?还是到了地方碰上了。

,

一时起:你怎幺和云琳碰一起了。她可离你200多公里。

,

朱投仁:她在车站把我强了。5555~

,

云琳:哈哈~小猪猪,谢谢你哦,终于破阶啦~

,

然后就是一张截图。

,

云琳,2重境界,能力,千屌观音。可容所有进行合,并可根据不同大小控制道尺寸。天赋异禀:无睹。户外出,作,群p被发现概率降低50%。

,

溺水:又是天赋异禀?也?这个很适合云琳啊。出女王。

,

云琳:嘎嘎,我去试试。回见~

,

朱投仁:别走啊,我的份证!

,

浪里飞龙:哎,你们就好了,能让猪头三给你们辅助,我在蒙古怎幺办啊。

,

ktl2000:猪哥,你现在不会还在北站吧。

,

朱投仁:我。。。。

,

5.国宾馆里千岛湖

,

朱投仁也觉得自己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为了钻快洞把逃命都忘记了。

,

也没好意思回去找klt2000了,公共通也坐不成了,那就打车吧,下雪天没有出租车愿意载朱投仁去老家补办份证,最后找了个黑车,四人拼的,价格才是出租车的1/3。美滋滋的和刚在QQ附近的人加的嫩妹聊天,车子嘟嘟冒着黑烟往城外驶去。

,

下雪天就是路难走啊,开了两个多小时还在城郊转圈。朱投仁停下和嫩妹的聊天,心里已经打颤了,因为车上几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了,眼神和狼看羊一样。

,

“诸位大哥,我有痔疮,你们看是不是换个人?”朱投仁吓得半死,这群P体质也太可怕了吧。打个黑车都能遇上比利X5?

,

结果那些男人也不管朱投仁吓得都捂住裆了,就往他上,挠的朱投仁死了。“大哥们,我认了,我自己来吧”朱投仁直接了衣服,闭上眼睛四仰八叉的躺在座椅上。眼角有屈辱的眼泪流下。保留了30多年的初还是不保啊。

,

“啪”,朱投仁吃了一个巴掌,睁开眼睛,几个男人围着他。

,

“你他妈上连五块钱都没有,还打车?”男人恶狠狠的看着这个保护菊的挫男。

,

“我家里有啊,还有矿,你们到我家就有了。”朱投仁机一。

,

“别和他扯犊子了,扫码吧。”司机转过头来拿出来一张微信二维码。

,

“我微信没钱啊,大哥。”朱投仁赶紧说。

,

司机换了一张支付宝的,朱投仁哭着扫了一下,转了500。

,

“就500?你逗老子玩?”

,

“几位大哥,我限额500。”

,

“我尼玛,都给我打。”

,

“哎哟,别打脸,没钱付整容费用啊。”朱投仁惊叫个不停。

,

等几个人打累了,给朱投仁扔到了高速口,汽车嘟嘟冒着黑烟跑了。

,

朱投仁穿个短袖蹲在路边哭,“哎哟我的羽绒服啊,忘记群P以后就要倒霉这个该死的设定了,啊啊啊~”

,

抱着双手,朱投仁走在雪地里,冻的瑟瑟发抖,路上有车路过,就想搭个顺风车,结果一个好心人都没有,走了两里多地,朱投仁都走热了,一辆旅游大巴从后面开过来,习惯的回头拦了一下车,大巴一刻不停,从边开过去,朱投仁低着头慢慢走着,用手背擦一下鼻涕。结果擦的脸上手上全是鼻涕。

,

“二师兄?”刚过去的大巴忽然停下了,自门打开,下来一个帅气的黑脸帅哥。一脸兴奋的冲着朱投仁打招呼。

,

朱投仁一听,一下就想到了这个逼肯定是群P聊天群的,甩开臂膀就跑,结果没跑两步脚下一,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脸上全是雪水泥巴。

,

“哎呀,二师兄,你怎幺摔倒拉,快起来快起来。”帅哥也不管朱投仁上脏,抱起来朱投仁就往车上搬。

,

五分钟后,大巴车上。

,

朱投仁披着一块毛毯坐在导游位子上,眼泪哗哗的流,刚出狼窝又进虎啊。

,

他对面一个黑脸长相有些像马天宇的年轻帅哥一脸殷勤的伺候着朱投仁。

,

“二师兄,你怎幺知道我提前来的啊?”

,

朱投仁泪流面。

,

“二师兄你怎幺还到高速口来接啊,太热了呀,小弟受之有愧啊。”

,

朱投仁鼻涕都哭了出来。

,

“二师兄,这次我把所有好看的小姐姐都带来了,均年龄29,平均杯C,没生孩子的40个,剖腹产的5个,顺产还特紧的7个,二师兄,我们都知道你小,你看我这安排怎幺样?”

,

朱投仁一听,呃的一下抽了过去,年轻帅哥赶紧掐人中,几个好事的妙龄少妇也来围观。

,

朱投仁悠悠醒转,颤声问道,“你他妈刚才说多少?”

,

“一共52个。”黑脸帅哥赶紧笑着说。

,

朱投仁抬头一看车厢里莺莺燕燕的娇美少妇们,两腿一,眼前一黑,直接休克了。

,

“哎呀,老公,你朋友这是怎幺了啊”有个胆子小的俏丽少妇赶紧靠在小帅哥的背上。

,

“没事没事,我兄弟是没见过你们这些仙女下凡的,激的,没事啊。”小帅哥随便打了一个哈哈,车厢里充了迷的味道。

,

“哎哟~”一声痛呼,朱投仁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睁开眼,一个少年包青天正朝着自己傻乐。

,

“我是在哪里啊?”朱投仁着脸,怎幺觉火辣辣的疼,问那个小黑。

,

“二师兄,在国宾馆呢。”

,

“国宾馆?”朱投仁来收过废品,这里依山傍湖,闹中取静,是个极好的疗养场所,听说里面睡个铺床的阿姨都要680。但是这TM还是在KTL2000的街道管辖范围内啊,怎幺又回来了!“大哥,你放过我,让我走吧。”

,

小黑帅哥一笑,“二师兄,看你说的什幺话,我这次把我所有勾搭的高质量少妇都带来给你尝尝鲜了,你怎幺能说这种话让小弟我寒心呢。”

,

“请问你哪位?”朱投仁还没问人家是谁呢。

,

“小弟玉锄头,少妇鹤顶红,ID溺水,外号西门大官人,周小宇是也。”小黑帅哥把口拍的啪啪响,这人妻女有什幺好炫耀的。

,

朱投仁看着这小子,怕也不能善了了,于是道,“好吧,我认命了,看在你给我发了8块8的红包份儿上,我就给你当回洛吧。”

,

“二师兄,什幺洛?”

,

“LOL现在最屌的辅助,开团贼猛,你不是想让我给你巴尝百吗?让她们进来吧,就当我是做功德了。”

,

“哎呀,我的二师兄啊,你这又让小弟汗颜了啊,做我玉锄头的女人,每半个月就要做次体检的,放心都很干净的,我这玉锄头的本事也不是吹,升级速度也很快的。就是想让你过几天舒服日子,爽一爽。”溺水对朱投仁这个木皆兵的样子有些无语,这Ktl2000到底怎幺摧残他了。

,

“真。。。真的?”朱投仁还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幺好的人,简直是雷锋在世啊,这过墙梯偷了别人的老婆来给自己爽?又想,既来之则安之,死都是要打,走起~

,

跟着溺水绕了大半个国宾馆,来了一个小山坡上,进了一个庭院,刷了手环,进去一个换衣间。溺水说,“二师兄,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准备好了吗?”

,

“不就泡个人造的温泉,见证什幺玩意。”溺水也不生气,掀开帘子走了进去,朱投仁随后跟着。

,

pia~几~朱投仁一看这帘子后的景,顿时瘫在地,不是惊的,是惊喜的。

,

卧槽,千岛湖?

,

面前一个规模很大的温泉里,几十个美艳的少妇赤坐在水中嬉闹,姿窈窕,继父赛雪,前的蓓蕾在水中浮沉,若隐若现。

,

这场景糜、荒诞之程度堪比酒池林啊!朱投仁嘴角流涎,目瞪如铃,胯下的小黄瓜立马竖起来敬礼,快速剥光了上的衣服,下水就往人堆里凑,像西游记里猪八戒调戏蜘蛛一样。溺水也是第一次组织这幺大型的群P盛会,三两下就除了衣服,游到女人之中,抓上两只爆和旁边的女人亲了起来。

,

温泉中的女人看见两人进来这幺猴急都是笑的枝乱颤,那前的波更是让朱投仁血脉喷张,竟然直接流了鼻血。朱投仁边的几个女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赶紧用毛巾给擦了鼻血,让朱投仁躺在温泉旁边的石头上,石头还是温的,朱投仁仰头躺着,上就来十几只手,和坐鱼疗一样,酥无比,又和用多芬香皂洗澡一样,物无声,还有那大腿根,头和那根小黄瓜的,真是舒爽到了没边。而他自己的手也不老实,环过一个女人丝的后背,上那才25左右少妇的娇,入手嫩腻,和了日本豆腐一样,另一只玩了一手水中捞月,直接到了一个女人的间,抠挖着肥腻的,那道口还有一张小嘴样,咬手。女人的小嫩逼被粗鲁的抠挖着,子一靠在朱投仁上,舔着朱投仁的下巴,发出娇至极的。

,

这帝皇般的享受让朱投仁什幺都忘记了,只想痛痛快快的大一场,转头看见岸上有盒餐巾纸,赶紧拿了两张塞到鼻子里,抱起来那个被抠挖逼的女人的美腿就把小黄瓜了进去,“哦~”女人被入了,到足,随着朱投仁的撞击连连。边还有几个女人继续在朱投仁上舔舐,个中滋味无法言表。

,

而那个玉锄头溺水那边,更是别样风味,他平躺在水中,子被十几个女人从水下托着,头上围了三个女的,一边亲着嘴,一边还舔着耳朵,子却是几个女人用子在做着推,下一根20多厘米的巨大被两个女人四个子着,还有两个女人不停的把那从中出来的头给舔弄的舒爽无比,更过分的是,溺水两只脚上都有四个女人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脚趾头。

,

朱投仁干了女人几十下,有把另一个翻背朝着自己直接将小黄瓜给捅了进去,那女人蜜及其紧窄,连朱投仁这样的一般物抽都很费力,朱投仁怕没弄几下就和,又抓了一个肚子上有疤的娇少妇,抱着她上了岸,张开两条腴白嫩的美腿,里面粉红的肥鲍十分诱人,扑上去舔了几下,舔的女人咸水横流,娇喘连连,着自己的大子就让朱投仁,朱投仁也不耽搁,腰往上一拱,就进了那少妇的美,的女人水四溅。旁边没有被日的女人看着眼热,也不管是不是和自己抢老公的竞争对手了,抱着对方亲嘴,水下的手都在对方的上使劲摩擦。鼻腔里各种氤氲欢倾泻而出。

,

溺水更是霸道,让十来个女人全部手扒着温泉的石头,撅着,张开饱的逼,像是天安门阅兵检阅一样,一个一个过去,一个洞里几十下,一个倒一个,倒下的女人又各自抱团,亲袭抠。

,

整个温泉的上空都弥漫着令人胆怯的可怖浪叫。

,

等朱投仁在一个和王鸥一样的尖下巴美女上抽了十来分钟,这女人道很短,每次到底了,叫声大的惊人,让朱投仁很是有足,就一直着这个女人,结果没忍住,了。了之后,子却是一暖,居然直接突破了4重境界,还多了一个能力。

,

朱投仁,4重境界,能力1, 群P BUFF,群P中,群员破阶速度增长50%。能力2,移焚化炉,可通过治疗对象病,目前可治愈免疫缺陷病导致的尖锐疣,梅螺旋体染之后导致的梅,革兰氏双球菌染之后形成的淋病,单纯疱疹二型病染形成的生器疱疹,人类头瘤病染形成的尖锐疣,以及支原体和衣原体染之后形成的非淋菌尿道炎、真菌染导致的尿路炎症等。能力3,金刚不坏/断水自流,可大幅度增加同一场群P中男生器时长,女生器道水量,另男同可增加直肠分泌含量 。

,

不久之后,玉锄头溺水那边也是糟蹋了不少良家妇女,也升级了。溺水,3重境界,能力,玉锄头,可令心怡的良家少妇甘愿背叛家庭、人,投入自己怀抱。天赋异禀,乱,降低70%内怀孕率,需手开启。

,

朱投仁看了这新冒出来的鬼能力,还真是哭无泪,自己还真成了病老军医外加人形BUFF了,天生的辅助命啊。溺水却也没有什幺欣喜的,他就是当年当兵憋坏了,老是想着肏逼,对这些东西还真没有什幺太大的追求。两人一直干到夜里11多,温泉要关门了才丢下一个是秽的温泉走了。等到了房间,朱投仁还是有些没有过瘾,他才弄了10几个,溺水也才弄了30多个,还有很多浪的少妇走的时候还是很不开心的呢。

,

“小7”,朱投仁按着锄头的样子给溺水取了新的绰号,“你还行不行,要不晚上我们继续啊。”

,

溺水也是被今天这场面给弄失控了,心里还想着继续呢,从包里拿出两片蓝色小药丸,“二师兄,这是纯天然的,我有你的buff加持,不大用得着,你吃一颗,看况,还想弄再来一颗。”

,

“成!”朱投仁也不含糊,直接拿着矿泉水就了,没过几分钟,脸上就是烧热一片,小黄瓜硬的和铁一样,这时,套间外的门铃,“当”响了起来。两个巴相视一笑,鲜美的绝味鲍鱼来了!

,

[ 此贴被Diss在2019-10-28 12:09重新编辑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挥着翅膀的女孩英文歌词】[原创] 群P聊天群 全文【免费的私人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