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做T是什么意思】(六之一) 噩梦开端

(六之一)

「小嬿∼∼这边!这边!」小月拿著手机朝我猛招著手。  多亏月救了陷在人群中、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我!天晓得妈咪为什么忘记生 方向给我…  「呼呼∼不好意思哟…人家临时有事…所以迟到了!大家都到了吗?」都怪 我那色公公杰杰!出门前还跟人家毛手毛脚的……这要是给月知道那不就羞死人 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校庆运会的日子,小女子我跟小月所属的的啦啦队热舞表 演,一如往常的受到场观众们热烈的欢迎!就在表演结束后、社团的公关小芳 搭上了特地来啦啦队致意的X大医学系帅哥高材生,被男色所诱惑的小芳、就这 样擅自答应我们女社员今晚跟他们系上的帅哥到KTV去唱通宵!  更过分的是、小芳还特地将社团里有男朋友的几位社员刻意挑在跟她同一包 厢里,天啊!小芳根本是把我们当成诱饵吗!想借此机会物色物色更多帅哥!『 好一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想到我就像是鱼儿眼中那挂在鱼钩上诱人的 肥美蚯蚓、倒是有几分好笑又有几分无奈。  「嬿∼∼妳在傻笑什么呀?」小月一边向服务员询问小芳订的包厢号码、一 方面打量我脑筋是不是有些不正常!就连男服务员也对我投以好奇的眼光…  「厚优∼∼人家哪有!」哎呀,月没事干猛盯著我瞧…  「唔…是204VI包厢吗?谢谢你欧∼∼嬿、快走吧!」小月拉著愣在一 旁的我连忙往楼梯走去。  这超顶级VIP包厢…我说这小芳家境富裕也不是这样乱挥霍的啊,这VI P包厢的价位她大小姐几乎可以把一般包厢全被她给包下了!不过这也不是她让 我们惊讶的头一件事了,印象最深的就属上回游会表演、她嫌校方准备的舞台 实在太寒酸、居然自己掏腰包请来天王、天后御用的专业舞台公司,连服装、化 妆一手包办,就连当红的小天后都能靠关系在百忙之中请来当神嘉宾、最 后办了一场不输售票演唱会水准的采演出!  听说前前后后了一两百万之多、大小姐她倒是面不改色开心得很!不过你 可千万别误会小芳是哪种仗势欺人的千金娇娇女,小芳跟我们相处起来没有任何 隔阂与差别对,傻大姐的直爽个跟大伙都很合得来!就连这莫名奇妙的联谊 ,大家除了被小芳准备的五星级饭店主厨特制私房甜点给『稍稍』打之外 (哎呀∼女孩就是嘴馋…)、更是不忍心瞧她苦苦哀求的模样!就是她小姐见一 个帅哥一个的毛病让大家都有点受不了!  「真不晓得为什么我还会答应小芳来?还不如在家舒舒服服休息呢!」今天 不但社团累了一上午、刚才色老公又的人家脚都要站不稳了…  「唉啊∼妳知不知道多少男生是冲著妳的面子来的耶!咱们社团的『红牌小 姐』!还是妳也想挑几个帅哥趁机偷吃偷吃啊?人家可不准妳这样欧!」  「哼∼人家才不像小芳那样水杨呢……(我想,大概是吧…?)」人家 有最我的杰跟最疼我的孙伯伯就够了,不是有句话说『两个老公恰恰好』吗? 想到这人家心里就甜甜的……  不过经过刚刚那一阵手忙脚乱的折腾、让上搭著件风衣的我可是香汗淋漓 、浑发热的不得了!这时眼见四下无人、便将那件风衣给了下来,呼、谁想 要大热天跟个暴狂一样穿了件风衣呀!只不过……  「呼∼人家都快中暑了说…」如释重负的我像是捡回一条小命似的。  「我的天阿!嬿妳就直接穿这样过来啦!?」月惊讶的看著我、一付不敢相 信的惊讶模样!  今天小芳答应对方要办一场主题PARTY,因为主题是『俏皮美女啦啦队 &帅气白袍医师趴』、所以希望我们都要穿啦啦队服来赴约,本来人家是想带著 到洗手间后再替换的,没想到臭老公……小杰他却坚持一定要人家直接穿著过来 !  妳也知道人家拗不过那个色狼、就只好乖乖就范了……于是我上穿了件无 袖亮橘色紧短上衣,闪亮的金属亮片与抢眼的鲜艳文字掩饰下,希望不会让人 发现人家没有穿著内衣、有点而激突的尴尬……搭配著一条根本就只能说是『装 饰』用的象牙白小短裙,透光的质材更是挡不住底下的黑色小春光,让我有一 种让人直接看到毛毛般的羞耻!而且…里还残留著人家的与公公赏赐 给我的融的觉……  虽然人家本来就穿的很辣、不过在根本不熟的男生前穿成这样、害人家等 会真不知道是该把手著遮著前头还是该档著后头好!哼、最讨厌色老公了!  「呃…这样、这样比较方便啊!?」我只能随边找个理由搪塞一下。       「厚优∼妳穿这样不怕会被那些臭男生给生剥欧?」小月没好气的看著 我。  「等一下妳还是别管小芳的先把大衣披上啦、就怕妳被人给怎么了!」  「欸∼我们这么多人、他们应该还不至于乱来吧!?」月没事老朝坏处想 !  「算啦∼谁叫姐姐妳本钱好、让人忌妒哟!」月总算是不再像个嫌女儿穿太 少的老爸对我碎碎念著、双手一摊的装起无可奈何的模样让我『噗滋』的笑了出 来!  就这样一路边走边聊的嬉闹到包厢前时,不知怎的一阵天摇地晃、我的头突 然就晕了起来!让我连站都站不稳,旁的小月都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吓了一 大跳!  「嬿!妳还好吧?快先把子蹲低休息一下?」小月紧张的扶著我让我不至 于失去重心跌倒。  「嗯……」这时虽然有稍微舒适些,眼前却浮现了、像是幻觉却又无比真实 ,让人错愕的画面!这…究竟是??  模糊中我看到一个到处杯盘狼藉、凌乱不堪的昏暗房间,数名衣衫不整的年 轻女孩子,玉体横陈的躺在地板、沙发以及堆啤酒瓶与保险套的大桌上!当我 仔细的看清楚这些熟悉的脸孔时,让人无法置信的居然是包含我自己在内的啦啦 队社员们!  公关小芳、经理美美、队员里的小茹、双子姊妹汝霜、汝雪、奈奈与我全 都是一付神智不清的恍惚模样,好几个赤的男人发了疯一样的在我们上… 在我们毫无抵抗能力的赤上无的搓、舔舐或…抽著!让我更恐惧的是 ……  我可以清楚看到那些男人的嘴脸是多么的秽,小芳正替个戴眼镜的男生口 的同时、另一个壮壮的男生贪婪的用著DV拍著小芳神智不清吐著的脸 部表!材比小月更娇小的奈奈正被个高大的黑人粗暴的举起并……  用那巨大乌黑的猛烈地抽著,后还被一个白人男狠狠地侵犯著 弱的小菊……  美美与小茹则是浑的痕迹、伤痕累累地昏睡在沙发上,四个男生正像 是摹仿镜子反般、分成两组的玩弄著可怜的霜雪姐妹!而那个正奋力以粗大 抽送著我小的男人、邪的脸上眉心之间清楚的一颗黑痣、还可以嗅到他不 断吐出令人做恶的恶臭气息!  上流著无数的触灼烧著我的体,耳边都是此起彼落的 与喘息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就当我正想要再仔细看清楚这可怕的一切时、眼前又变成小月那张紧张而迫 切的俏丽脸,刚才我所看到的可怕画面……那群对我们如此恶心又下流的男人 又是谁?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的任人糟蹋凌辱?好多好多的问号没有随著那消失的 画面一起消失、反倒是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在我的心中!  「嬿、嬿∼妳没事吧?要不要我陪妳回去休息?」月的声音将我的意识拉回 现实。  「晤……可能是温差太大、突然觉得不舒服吧!不过我…」我不知该如何跟 月说起这……幻觉吗?  「妳乖乖把衣服套上!不然就跟我回家!」见月有点生气、我只好乖乖照办 。  「小嬿、小月!妳们终于到啦!」像是算好时间的、小芳出了包厢迎接迟到 的我与月。  「嗯∼不好意思欧、有点儿耽误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呵呵∼不会啦人家也来一下下而已、快进来吧?大家都在等妳呢!」  小月示意要先至洗手间更衣,于是小芳热地拉著我一同进入。  「让我们为今天校庆成功好好疯狂庆祝一下好不好啊?」里头传来高亢 的欢呼声、气氛可以说是high翻了。  我一进门、昏暗的灯光让我有种强烈的似曾相似觉!日侨生奈奈正唱著拿 手的日剧主题曲博得堂采,小茹跟美美正跟著穿著医师白袍的高大帅哥玩著游 戏、我老是分不出来的汝霜与汝雪自顾自的玩著自拍,一切都很正常、很欢乐… …但是我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让我浑不舒服起来。  「各位、各位、让我们欢迎我们社团之∼彭芊嬿小姐!」小芳大声介绍著 我。  「初次见面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小嬿、让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欧!」虽然 有点对不住小芳、我心想等等还是跟小芳请个假先回去好了。  只见大家都穿著啦啦队服、就只有我一人穿著风衣实在有点格格不入,我只 好勉为其难的将外衣先下先应个景,那些男生大声赞美叫好,而其中有两位停 下了手上原本的事,直瞪著我瞧、让我有点后悔正想穿回时。  「小嬿妳穿这样很呢!要是我有妳这样辣的女朋友不知有多好?」带著眼 镜的男生热切地说著、让我下意识的用包包遮著大腿之间。  「对阿、对阿、今天早上看妳表演真是彩!我还拍了不少小嬿的美照欧! 晚点上传到网志点阅数一定爆高的!」这个男生手上总是拿著DV猛拍著…  「唉呀、你们手脚太慢了、人家小嬿早就名有主了!嬉嬉∼」小芳坐在两 位男生之间、笑的枝招展的。  我正到坐立不安的同时时包厢的门突然又开了、我想是月回来了正回头一 看…  「嘿∼大伙!睿老大他们还在停车、我先拿酒回来啦!」一个带著英文腔的 高壮男生拿著两打啤酒、引起一阵欢呼。  一看到那男生的脸、原本我脸上的微笑僵硬在那边,只觉得全上下的血 瞬间都凝结的冰冷觉!他…不就是刚刚幻觉中压在我上污辱著我的那个人!  「嘿、我是麦可∼妳是小芳说的小嬿吧?果然是个小美女呢!」麦可放下了 啤酒、手就无预警地搭上了我光的腰上!让我有种想吐的莫名恐惧!  「我…有点不舒服、我去洗手间找月一下!」说完逃命似的逃出包厢。  月正巧换好了衣服、朝包厢这来瞧我慌慌张张的快走著,正想要开口问我、 就被我给先打断。  「呼!呼…月、妳…肯相信我吗?我都看到了!」我没头没脑的说了这句、 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月是不是听得懂我想表达什么!  「嬿、先别急、冷静下来慢慢说好吗?」月的话让我稍稍定下了心、将这 不可思意的经历说给了月听。  月仔细的听完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要我不声色的将姐妹们一一借故约出 讨论。小茹、美美与奈奈都觉得不太对劲想先离席,而汝霜、汝雪跟小芳却是觉 得是我们大惊小怪、执意继续留下。  「嬿、妳没必要这样捉弄我吧?我快被妳吓到了?不要再玩了好吗?」小芳 以为我是在跟大家开玩笑、吓唬吓唬大家。但我千真万确看到了…  「那麦可的特征妳要怎么解释?我还是觉得嬿所看到的是个坏预兆!」月激 的帮我辩驳著。  小芳眼见况越来越僵持、在这样下去也无济于事,只得说:  「没关系、小嬿妳们要是不舒服那就先回去休息吧?不要影响我们的心了 !」  「我很抱歉…不过小芳你们还是多注意点…真的…」我也很自责为什么把事 弄成这样不愉快…但是我又没办法解释我所看到的景象!  就这样留下了执意留下的小芳、汝霜与汝雪三人继续联谊,而到不可思议 的奈奈、美美与小茹则是与我及月相是逃离魔掌般地逃离了。  「唉…人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小芳解释…而且从头到尾为什么我没有看 到月?」我还是相当无法释怀这一切!  「嬿、没有人会怪你的!妳也是好意要提醒大家不是吗?刚刚我老觉得那D V男色瞇瞇的一直想朝我短裙里偷拍!只是刚刚不方便说而已!」小茹的发言让 大家对她的遭遇义愤填膺了起来!  「算了!别再说那些家伙了、大家回家也要注意安全!OK?」月在一阵七 嘴八舌之后告诫著大家。  「嗯∼那大家掰掰了哟!」奈奈拦了台小黄与同住的美美一同搭车离去。  小茹说她想去逛街杀杀时间、便与我及月在KTV前告别了,这时几个嘻皮 笑脸的大学生正由我旁走过、其中一黑一白的男让我吃惊!难道我的幻觉又 ……映证了!?  「巴比、刚刚麦可说全部已经搞定了是吗?」白人男子愉快的问著  「YES、我们今天搭档让那些黄种小人爽上天吧?Hey give  me ffive!」叫巴比的黑人跟那白人开心的互击了掌、像是即将要进行 一场刺激的比赛前互相激励!  「你们别玩太过火了、上次搞到那女孩闹自杀、害我老头子费了点关系才压 下来!低调点搞、这次别再给我找烦了?understand?」走在最后 抽著烟的型男不悦的说著。  这男生我一眼就认出是来搭讪小芳的医学系班代!枉费他们读那么多书、原 来他们的行径如此目中无人又这样的恶劣!眼见他们快快的步入KTV、我害怕 的紧紧抓著月的手不放!  「月…就是他们!我之前看到的人也包括他们!现在怎么办?小芳她们又不 知道怎么了…」当下我急的乱了方寸、向小月求助著。  「快!我们先联络小芳她们看看!」  不管小月与我打了多少通电话、她们三人的手机居然都是处于无法接听的状 态!这实在太不寻常了!事不宜迟于是我与月马上跑到KTV寻求工作人员帮助 。  「小姐、VIP室是严拒外人打扰的,您不能就这样闯进去!」这时换了个 新的工作人员、跟我们解释他们的立场。  「我们是一起的!先不管这个、问题是我们朋友可能处于危险之中啊?」月 不理会服务员的劝阻执意要跟我上去、惹来大厅内其他客人的注目。  「没事没事、她们刚刚是一起的、就让她们上去吧!」幸好刚刚的服务员来 作证!留下搞不清楚状况的众人、月跟我便直奔VIP包厢而去。  「可恶!门锁上了!这下怎么办!」任凭我与月如何努力、就是无法打开这 扇该死的门、怎么办…  「你们要是再不开门就要报警了!快开门啊!」月高声喊著。  这时被麦可突然地打开了门、另外又跑出两个男生想将我与小月拉入包厢内 !幸好这时KTV的经理跟著几位服务员上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才救了拉扯中的 我们免于遭到他们的手!  「误会、嘿、都是误会一场!OK?」麦可却依旧档在门口不让我们进入。  「小芳呢?汝霜跟汝雪她们怎么了?」心乱如的我急著要见到我的朋友们 倒底是不是平安无事、用力的想推开麦可健壮的体却无济于事。  「她们刚刚『玩游戏』玩累了、正在休息了!有什么事吗?」麦可出猥亵 的笑意意有所指的说著、后的两位男生会意的大笑起来。  「客人、这样实在是让我们很困扰,如果不让她们进去、她们说要通知警方 来处理了…」肥头肥脑的经理似乎是怕惹事、声音细的跟蚊子一样。  「OK、OK!让你们看看也没关系!」麦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实在是太 可恶了!  当我们入内,只见汝雪跟汝霜上只有件单薄的上衣披著,底下的衣物早就 被褪去!内双双被拉到大腿之上、隐约的出让人难为的耻毛…没有意识地 躺在数位嘻笑怒骂的男生腿上,那些人双手不规矩的在衣物掩饰下继续玩弄著姐 妹俩的娇小房!小芳更被那黑人搂在怀中、房被黑人的大手取代了的位 置!而两人下半什么都没穿的合在一起…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放开她们!」我实在无法相信……他们居然真的如此 毫不在乎!  「嘿、小嬿妳误会了!我们只是在进行游戏处罚而已!大家都成年玩点限制 级『游戏』没必要小题大作吧?」事到如今、麦可居然还如巧狡辩!  「王经理!我朋友们也许玩的过头了些、等等我们就会收敛些可以吗?」那 带头的可恶男生像是认识经理、居然想要『河蟹』掉这件事!  「陈睿少爷…我拦不住她们还请您不要见怪…」等等…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你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见他们一鼻孔出气,小月拿出手机、作势要打 电话召警。  「算了、大伙闪了!」那个带头的示意之下、麦可哟暍著一群人起离去。  「小嬿小美人、后会有期啊?」麦可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月狠狠的推开。  「月、快来看看小芳她们怎么了!」看到小芳她们如此被人侮辱、我急的都 快哭了出来!  就这样、那伙人浩浩的当著我跟月的眼前大摇大摆的离开,又惊又恨的 我根本没有办法抬头看他们那一张张气焰嚣张的脸孔,只能替小芳她们简单的穿 起衣物遮掩、接著搭经理召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观察…  「嬿、妳别再自责了!至少妳警告过她们了不是吗?要怪就怪那些浑!」 月安著不断低声哭泣的我。  「可是…我…」我难过的无法自己…  不一会医生说她们喝了酒又加上镇定剂作用以致昏迷了过去,经过紧急处理 应该没有大碍了,不幸中的大幸小芳她们并且没有遭到侵害的迹象、才让我跟 月稍微放下了心。  直到她们家人匆忙赶来、我跟月才放心离开了医院返家。  夜里,躺在公公旁我却怎么也睡不著,这件事有好多我无法理解的地方、 我为什么会看到预见的幻象?为什么是我?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又看到了新的 画面…  我看到一个熟悉的、像是计程车后座的画面,车上的广播声与香水味仿佛就 在边般的真实,依稀还能听到司机与乘客有说有笑的谈笑声,接著眼前转成漆 黑几乎没有一丝光线的狭小空间、只有微弱的哭泣偶而『呜』『呜』的悲鸣、与 引擎怒吼的轰隆声!  接著我又只看到杰公公赤的膛、刚刚那一切又都消失了!难道…这一切 都还没有结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做T是什么意思】(六之一) 噩梦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