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欲望深渊】[人妻] 【当女友堕落时】【狼群在线手机免费观看】

[人妻]

[人妻] 【当女友堕落时】
发布于:2022-05-29

,

第三章、请叫她小榕

,

2015年11月最后一个星期一。

,

我的女友容木晓刚进入「商业团队」的第一个会议。

,

会议中途,卓飞突然凝神思考,「容木晓…容木晓…晓晓…晓木容…木容…

,

喂,不如我们叫的小榕吧?你的名字太不好念,晓晓也太像…哈…关义平时这样

,

叫你的?」

,

「是…」女友的脸一片通红。

,

「容木晓…小榕…嗯!就这样吧

,

的书,从晓晓改名为小榕。」十多个人的小组响起一片欢呼声。

,

简单一个玩笑,卓飞刹那间舒缓了会议紧张的气氛。而我的女友也意外地受

,

落「小榕」这个暱称,还对我说以后在人前只能叫她「小榕」。只有我俩一起的

,

亲时间,我才可以叫回「晓晓」这小名。事实上,在容木晓往后的大学生涯,

,

几乎所有人也称呼她「小榕」。

,

接着,女友小榕渡过人生最艰难的十二月。

,

卓飞没有因为小榕是我的女友而特别厚她,反而商业团队的成员只把小榕

,

当作书看,她根本无法一展所长。

,

直到圣诞前的一星期,陈欣欣找小榕训话:「你到底是认真加入我们的团队,

,

还是只想借我们的名义把你的覆历弄得漂漂亮亮?」

,

面对严厉的指责,小榕百词莫辩,急得快要哭了:「欣欣姐,我当然是认真

,

的。我到底哪里做错,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改。」

,

陈欣欣穿着一袭暗红色的贴半截裙,踏着三吋高的高跟鞋,威仪地看着矮

,

她一截的小榕:「连续五次,是五次!我们团队要外出联谊,你也借故不出席。

,

你以为我们只是去喝喝酒,聊聊天?你其他的公务太多?学业跟不上?还是纯粹

,

窝在男友的被窝撒撒娇?以为是卓飞的老同学就可以有特权?」

,

「不是的,欣欣姐。我不会喝酒,也不会穿搭,把失礼你们的赞助商和那些

,

大人物…」

,

陈欣欣瞇起眼,认真打量小榕全上下,语气稍微化:「你觉是挺萝莉

,

的,但这套装也太廉价,也不能像那两个绿茶婊一样穿得那幺。」

,

听到绿茶婊三个字,小榕和陈欣欣不禁相视而笑,她们是指新进团队,天天

,

围着卓飞转的两个女生,陈欣欣接着说:「好啦,我劝你啊,减少一个公务,留

,

多点时间给商业团队。学业跟不上就找我们,你也知道我们队团有不少学神学霸,

,

随便找一个人问一下窍诀,你会轻松很多。最后,少点约会,你男友傻乎乎,跑

,

不掉的,但你的机会却会跑掉。你认真想想我的话吧。」

,

最后,小榕推掉我们第一个平安夜约会,和商业团队出席了一个政府牵头的

,

联校晚会。

,

### ### ### ###

,

「晓晓,你好多短讯嘛?」我是有点不,平安夜已经不能陪我过,明晚除

,

夕夜也要和商业团队出席另一个晚会。

,

「对呀,之前认识了很多人,大家都凑热闹,一人一句,没完没了。我想过

,

两天就会安静下来。你看啦。」小榕把手机到我手里,我装作漫不经心地扫视,

,

的确都是无聊顶透的对话。

,

然后我发现一栏对话,便问:「你和卓飞有私聊?」

,

「对…有问题吗?」

,

「你约他下星期去看电影?」

,

「嗯…你不要误会,我也是没有辨法了。我也跟你说过,卓飞他们当我女佣

,

一样,只让我做些毛蒜皮的事。我找欣欣姐谈过,卓飞就喜欢女生这样缠着他,

,

崇拜他。她说让卓飞到高高在上,像万人迷一样,他自然会多关照我。」小榕

,

一脸委曲的说。

,

「看完电影后,有必要吃宵夜嘛?」我认识卓飞够久,的确他喜欢被人拥簇

,

着,但要我看着女友向另外一个男人献,心里总不是味儿。

,

「你不相信我,是吗?」小榕紧紧拥着我,娇嗲地说,「我可以一字一句的

,

向你报告啊。」

,

「我信哦!你知道我最相信的就是你啦。」

,

「那…别浪费时间了。在你的室友回来前我们再做一次好吗?」小榕手

,

缠上我的颈,深深地拥着我。

,

当我奋力抽着小榕的时,小榕的手机不住跳出新认识男生的短讯。

,

### ### ### ###

,

卓飞当时正愁着找个伴去看一齣关于变态杀人犯的悬疑恐怖电影,没想到我

,

的女友小榕主约他,他就随意答应了。

,

小榕十分害怕血横飞的场面,看到杀人犯肢解人体的一幕时,她整个人拥

,

在卓飞的怀里。浑圆的房紧贴在卓飞的侧,直至那只属于我一人的36

,

D巨压至完全变形。就人格而言,卓飞不是那种猥琐的色狼,但他拥有不下于

,

明星艺人的外型,加上事业的名声,令他确信自己正处于人生的小高峰,像小榕

,

这样的小女生,是很应该向他投怀送抱的。

,

接下来的四十五分钟,小榕一直紧紧搂着卓飞,而卓飞则大方地轻轻搭在小

,

榕的肩膊上。当电影完结时,惊魂未定的小榕一直搂着卓飞的膊胳,牵着他的手,

,

直到他们走到宵夜的排档才分开。

,

吃完宵夜,小榕和卓飞坐车回到校门外,他们慢慢走向宿舍区。万赖俱寂,

,

两人沉默无声。微黄的灯光下,卓飞侧着头看着小榕的房。

,

「你看甚幺呢?」小榕声道。

,

「看你呀。你今天特别漂亮,以后就这样穿好了。」

,

「真的吗?是欣欣姐陪我买的。」小榕的确用心打扮过,白色的洋装轻地

,

包裹着脯,裙子的腰线提到部下,凸显出上围,也让下半的比例显得

,

更修长,同时掩饰了腰间的赘。

,

「哈!欣欣吗?」卓飞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但瞬间就换过话题,「关

,

二哥知道你今天陪我看电影吗?」

,

「重要吗?」

,

「重要呀!你刚才用你的巨非礼我呢,我要投诉呀!」

,

「去去去!谁非礼你啊!」

,

「你呀!你用你的36F巨压住我的40A微哦!」

,

「哪有F杯!乱说!」

,

「没有吗?你再非礼我一次,让我受一下。」

,

「不理你。」

,

「要到我的房间非礼我吗?」

,

「咦?」小榕的心突然间十上十下。

,

「还是去你的房间让你非礼我?」

,

「咦?咦?」小榕的脸泛起红霞。

,

「开玩笑的啦。下次看恐怖片你才鱼我吧,晚安啦!」卓飞礼貌地轻拥小

,

榕一下,转走向另一栋宿舍大楼,留下内心小鹿乱撞的小榕伫立在宿舍门外。

,

### ### ### ###

,

卓飞几句无心的俏皮话,掀起了小榕内心的翻天巨浪。她回想起卓飞在电影

,

院相拥的一幕,一莫名的安全和兴奋的觉紧紧地包围着自己。她按耐不住内

,

心的望,她想延续那个绅士式的拥抱。最少,她希望与卓飞再来一次毫无意义

,

的无聊对话,言语上互相调戏对方。

,

小榕追在卓飞后,却见他拐个宿舍楼,往图书馆大楼走去。小榕悄悄跟在

,

后面,意识到卓飞应该是要到位于图书馆大楼内的「商业团队」办公室。当小榕

,

正犹疑是否该追上去时,但见卓飞转瞬就奔回宿舍。

,

小榕好奇心大盛,便偷偷进「商业团队」办公室,看看卓飞会否再度折返。

,

等了十五分钟,有人打开了办公室门锁,她马上躲到文件架后。

,

「你白痴啊,你不是经常放着两三个保险套在银包里的吗?干嘛要跑回去哦?」

,

小榕马上认出是陈欣欣的声音。

,

「谁会看恐怖片预备安全套?」是卓飞的声音。

,

「我以为你会吃了容木晓呢!」

,

「我只吃你啦,小妇。」

,

一轮窸窸窣窣的杂声,小榕不看也能想像到是卓飞陈欣欣二人衣服的声音。

,

「嗯…你这小娃真,三天前才把你个半死不,今晚有不停传我你的

,

照。你欠了是嘛?」然后又是一轮激烈的舌声。

,

「嗯…唔…唔…唔…谁让你长得这幺好看的,那些小女生都想生了你。唔

,

…唔…我怕你忘了我耶…」

,

「啊…你好心急嘛…」

,

一阵怪异的气氛瀰漫着整个办公室。

,

小榕探头偷看,映入眼帘的是陈欣欣半地蹲在地上,昂起头,出长舌,

,

舔着卓飞的下方。她的长舌地逗弄的每一处。窗外的路灯照着办公

,

室内一对痴男怨女,只见陈欣欣已经把含在嘴里。卓飞发出一阵吼声。

,

「你今晚很激嘛,卓少爷。」

,

「是啊,你准备让我干死你吧。」

,

陈欣欣把舌尖转到卓飞开始胀大的上,像品嚐人间美食般,舔着粗大雄

,

伟的。小榕在旁一直看着卓飞的慢慢胀大,直至完全毕直为止。不知道

,

是陈欣欣的脸太小,还是房内太昏暗,小榕觉得卓飞的粗大得可怕,甚至超

,

过了她的初恋男友的尺寸。

,

陈欣欣一手握着的根部,一口把出大半截的巴含在嘴里。她纯熟地

,

吐着巨大的,一时深深地塞到喉咙尽处,一时用力吸吮着头。陈欣欣小

,

巧的脸颊,有时被头捅出一个小丘,有时却深深地凹陷进去。

,

正当小榕看得入神之际,卓飞把陈欣欣一个劲地抱起,放在桌上,用力扯下

,

她仅剩的内,然后弯在掉在地上的里找出保险套。这时,陈欣欣把子仰

,

后,用右手支撑着自己,然后把那对超过一百公分的长腿左右分开,放在桌子上,

,

出左手轻轻在核上打转。

,

「白痴…你要找到甚幺时候哦?」陈欣欣那劲十足的声音,比团队里那两

,

个绿茶婊的嗲声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要不要直接来哦?我今天危险期哦,想要

,

到不行呢…」

,

「你妈的娃,看我怎样代你的男友死你!」卓飞终于戴上保险套,一下

,

子把巨进陈欣欣的里。

,

「唔!」陈欣欣紧咬着两片嘴,不然的话,她一定会疯狂的叫出来。

,

卓飞一下一下地把捅进陈欣欣体内,小榕看见陈欣欣的表慢慢由痛楚

,

变为愉悦。最后,陈欣欣仰起头,捂着嘴巴,享受着卓飞疯狂而漫长的抽。

,

小榕在旁一直看着卓飞和陈欣欣一幕幕的戏。卓飞拥有过人的力,过

,

两遍后还是力充沛,雄纠纠的还是孔武有力辱着陈欣欣。外表高贵美丽

,

的陈欣欣,竟然有如AV女优般,把一条修长的美腿架在窗沿,着子站在窗

,

前,对着无人的山林小径,让卓飞从后着她。陈欣欣一张小脸,还有那双小

,

巧坚挺的美紧贴在冰冷的玻璃和百叶帘上,语无伦次地嚷着:「呀…呀……有

,

人走过来…看见的…啊…嗄…嗄…不要停…讨厌…放我…啊…啊…下来…不要停

,

…」

,

小榕一直从旁偷看,火烧得她全发,不禁把自己代入陈欣欣的位置。

,

小榕用力捂着自己的嘴巴,把两根手指进户,幻想自己正被卓飞从后侵犯着

,

。她跟随着卓飞的节奏,一下接一下地用玩弄自己的。

,

刹那间,小榕彷彿回到高一时与初恋男友撕混的日子。那个小混混也是在不

,

同地方,不同场合,这样从后硬来。

,

卓飞把陈欣欣拉后一点,陈欣欣自觉地弯扶着窗沿,卓飞捉实她的向

,

前猛推。陈欣欣忍不住发出迷人的声:「嗄…嗄…啊…啊…啊…啊…啊…啊

,

…不要停…我要丢了…不要停…我要去了…」

,

卓飞雄纠纠的退了出来,一注水柱沿着陈欣欣大腿间下,过了一会,

,

卓飞再次把巴捅进陈欣欣的壶,每一下贯刺,陈欣欣也娇喊一声。

,

小榕彷彿受到卓飞狂野的冲刺,配合地加快节奏手指。

,

「啊…啊…啊…啊…啊…啊…快停下来…啊…啊…啊…不行了…要丢了要丢

,

了…啊…啊…啊…」陈欣欣的叫嚷正代表了小榕的心声。

,

躲在杂物柜后的小榕高潮了,她比陈欣欣流出更多的水。

,

卓飞与陈欣欣离开后三十分钟。小榕跪在办公椅上,卷起裙摆,掉内,

,

摆出陈欣欣刚才那个像母狗般不堪入目的姿势,然后把三根手指塞进得一塌胡

,

涂的内。

,

「关义,你用力点…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啊…卓飞,不要停…不要这样…啊…啊…啊…」

,

「小狼…啊…啊…啊…啊…不要看…啊…啊…啊…小狼…不要看我…啊…啊

,

…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看着我呀…呀…呀…呀…」

,

第四章、小榕替我口了

,

2016年1月。

,

女友容木晓一边核对「商业团队」的日程,一边歌颂着卓飞的功伟蹟。大

,

学管理层内的保守派一直反对「商业团队」营运,说是干涉了大学内政,说白了

,

就是影响了他们的财政大权。小榕把卓飞如何讨价还价,如何对抗一众管理层,

,

说得绘形绘声。我则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看她的聊天记录。

,

「不能决绝点拒绝那些追求者吗?」我问。

,

小榕继续核对日程,不以为然地说:「不是追求者啦。欣欣姐说这些男生都

,

是渔翁撒网,对所有女生都这样,谁应约就追谁。而且,欣欣姐说婉转一点好,

,

让他们多点想象空间。」

,

「那卓飞呢?也给他想象空间?」我看见小榕与卓飞有很多的聊天对话,而

,

且小榕主称他为「哥哥」,有时候又「小卓飞」,觉很亲热的样子。

,

小榕的脸一下子刷红了,带点不耐烦地说:「跟你说过啦!他就吃这一套。

,

你也看见了,我现在不用当女佣,能干实事,就是因为不断讨好他,还有欣欣姐!」

,

「那不如…退出吧!」

,

「那不行,我想我已经突破瓶颈啦。之后我可以陪学长他们考察社区的

,

表现,还有出席一些应酬晚饭联谊…」

,

「又联谊?」我有点讽刺的意味。

,

「唉哟,难得我可以表现自己,难道要我把机会送给其他人?」小榕坐到床

,

边,搂着我的膊胳,用的房紧紧贴在我的臂弯。

,

想到女友毫不避嫌地让我翻看所有对话,我也应该付出同等份量的信任,

,

「知道了,但如果你过得不开心的话,就乾脆退出吧。」

,

### ### ### ###

,

2016年2月。

,

在某个联谊里,两个女成员穿得枝招展,一直围着卓飞转。但卓飞是

,

那种只要是与工作有关的场合,就会非常自我克制的人,所以他看着那两个女生

,

便觉得烦厌。巧合地,这次联谊的商家机构,派来的代表都是好色的酒饭袋,

,

对于穿着又带几分劲的大学女生十分受落。在联谊完结后,几位代表

,

便拉着那两个女成员到别的地方续杯。

,

喝得醉醺醺的小榕一直搂着卓飞的臂弯走回校区。回程的路上,卓飞一路诉

,

说着未来的愿景,小榕好生崇拜。一直以来,我只苦恼着将来有甚幺出路,小榕

,

从来没有想像过同样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能有这幺大的理想,编织了那幺详细

,

的计划。小榕很高兴有幸成为了卓飞踏出第一部的其中一份子。

,

把小榕送到宿舍大楼楼下,卓飞便迈步离开,小榕红着脸追上去,在卓飞耳

,

边说:「你有发现我穿得很吗?」

,

卓飞故意装傻:「有吗?哪里?」

,

「讨厌!你明明知道的!」小榕再次缠上卓飞的臂弯,「人家今天…没有穿

,

围呢…」

,

「小榕,你醉了。」

,

两人正好走到图书馆大楼旁的山林小径,找了张石凳坐下来,小榕抬头望着

,

「商业团队」办公室的窗户,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气说:「学长,其实我好喜欢你

,

呢!真的!」

,

小榕还是抬头望着那个窗户,彷彿看到陈欣欣赤地贴在玻璃上,任由卓飞

,

的景,「每次看着你认真工作,接受访问,还有打球比赛,我都到很幸

,

福。」

,

「小榕,你真的醉了。」卓飞随着小榕的视线,也凝视着办公室的窗户。

,

「我没有!我可清醒了。」小榕站了起来,拉着卓飞一双大手,放到自己的

,

毛衣下,引领着他的大手搓自己的房,「欣欣姐可以做的,我也可以哦。我

,

可以做你的小人,随传随到。」

,

接着,小榕抵着冷风,掀起毛衣,出雪白的上半,含羞答答地说:「我

,

是认真的,我可以像欣欣姐一样,背着男友偷偷地服侍你。」

,

卓飞一脸冷峻,没有答话,只是握着小榕的一双巨仔细欣赏。寒风吹得小

,

榕起了皮疙瘩,尖微微挺起,左边的晕明显内陷,但一对粉红色的头弥

,

补小小的瑕疵。漫长的一刹终于过去,卓飞缓缓地着小榕的房,用着纯熟的

,

手法从房外侧挑逗到尖,尖正好完全挺起。小榕主把房迎向卓飞的嘴

,

上,卓飞的巧舌地逗弄着尖,粉红色的头渐渐充血,泛起迷人的娇红。

,

「好哥哥……嗯……我好舒服……」小榕闭起双眼,任由卓飞恣意舔吮她的

,

头。

,

小榕一双头大小适中,正好含在嘴里舔弄,卓飞吸吮完左边,便马上移到

,

右边去。双手亦不住搓着小榕一对巨,毫不客气地把房至变形。

,

酒化下,小榕越来越大胆,她直接跪在地上,拉开卓飞的炼,掏出他

,

正在撑起的捧在手心。小榕闭上眼,回想着陈欣欣如何巧地吐卓飞的

,

巴。她也像陈欣欣般出舌头,逗弄着卓飞的,然后舔着卓飞雄伟粗壮的

,

部,最后才慢慢下他大的头。

,

半晌以后,卓飞扶起小榕,轻轻着她的嘴。小榕抖了一下,便依着自己的

,

习惯,把小舌绕到卓飞的舌下,卓飞也热烈地回应她,两人紧紧相拥,激烈地舌

,

。

,

不知过了多久,卓飞把小榕拉到小树林深处,靠在一颗大树下,再一次手

,

进毛衣内大肆玩弄小榕的双峰。

,

被小榕撩起了火的卓飞,一边着小榕的耳珠,一边说:「你快蹲下来…

,

嗄…让我干坏你的小嘴巴。」

,

小榕依着卓飞的指示蹲下,卓飞把头松开,掏出巨,轻轻地头抹在小

,

榕的上。小榕自然而然地张开小嘴,让卓飞把慢慢塞进口里。卓飞让小榕

,

握住低部,然后一下一下地往小榕的嘴里抽送。

,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

卓飞的由慢到快地撞入小榕的嘴里,时而顶在面颊上,时而贯进喉咙深

,

处。小榕被卓飞干着小嘴,渐渐有了,她知道自己经已渗出水了。

,

小榕的口技貌似稚嫩,但卓飞很快意识到,每当他转换位置,小榕都在改变

,

吸吮的力度。简单而纯粹的吸吮更能深深地牵引着他的,卓飞越来越亢奋,

,

卖力地向小榕的嘴抽送。最后,卓飞按着小榕的头,一劲地把喷注到小

,

榕喉咙深处。小榕努力地进了大半的,小半沾在嗓门口腔上,让她不住咳

,

嗽。

,

「你还好吧?」

,

「我没事,咳咳,我很喜欢你这样…粗暴…」小榕正想撩起裙摆,让卓飞更

,

进一步。一串电话铃声划破宁静的夜,硬生生打断了秽的气氛。

,

「阿义?嗯嗯,我回到校区了。嗯嗯。嗯嗯。我回到房间打电话给你。嗯嗯。

,

拜拜。」

,

卓飞没趣地穿上子,头也不回便径自离开。小榕一个人失落地回到宿舍,

,

细味着卓飞辱自己的雄姿。

,

### ### ### ###

,

2016年3月。初春。我的宿舍内。

,

女友小榕正替我口。我知道她其实不喜欢把含在嘴里,她觉得是

,

尿尿的地方,即使是我特意清洗乾净,她还是主观认为有尿味。

,

但现在,小榕有很多校内校外的,日程非常紧,除了星期日以外,平

,

日根本没有时间约会。就像今天,我们只有三十分钟的见面时间,来不及有太亲

,

的行为。但难得我的同房不在,我就像上星期一样,求女友替我口。

,

小榕不太会这口,不像AV片中的女优那般拥有出神入化的技巧。她一如

,

以往,笨拙地用手套弄我的,然后用嘴上下磨擦着我的部,当然她还是

,

会弄得我的,但总有点敷衍的觉。当她看见我完全起的时候,就会

,

把整根含进口里,上下上下吐着。坦白说,她的口技术真的很一般,除

,

了那温暖的触外,我想我的左右手都比较强。

,

我知道我快要了,便拍拍小榕的头说:「晓晓,我要去了…你可以停了…」

,

小榕第一次替我口时,我把全数喷进她的口里,她哭得梨带雨似的,

,

说很讨厌下的觉,还问我是不是把她当成AV女优那样。从此以后,每

,

当我差不多要时便及早提醒她,让她改用小手替我完成出的过程。

,

我们躺在床上,珍惜剩下十五分钟的时光。

,

「你现在应该不用色诱卓飞了吧?他们都知道你的能力,不是嘛?」

,

小榕的脸瞬间泛起一抹艳红:「不要说色诱这幺难听,好不好!就是正常的

,

社、应酬、联谊!」

,

「我相信你是正常社应酬联谊,但别人不是这样想。你们的照片都放

,

在脸书上,跟你同期入队的那两个女生,穿得多不堪入目。那幺冷的天,大V领、

,

大背、超短裙,能的都了。有几张还用、哈哈笑挡住走光的内!」

,

我一口气舒发了我的怨气。

,

小榕反问:「那我呢?我穿甚幺了?」

,

「毛衣,及膝裙…」说出来后,我也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也太不信任自己

,

的女友。

,

「有穿这样色诱人的吗?」女友嘟着小嘴。

,

「对不起啦。我怕你太正点,被人拐走嘛…而且…最近你也不让我翻你手机

,

…卓飞那张嘴又比我甜…」

,

「……其实,我也不对啦。这样吧,我们努力捱过这两个月,然后去旅行好

,

不好?我们没有试过两个人出门呢……」女友含羞答答地靠我我的膛,描绘着

,

我们到日本旅行的模样。

,

第五章、小榕终于对我坦白了

,

「关师兄!」李广和陈欣欣笑意盈盈地向我走过来。

,

陈欣欣不愧是校级的美女,简单随意地穿着一袭蓝色连裙,皮制脚拖

,

鞋,竟穿出一点地中海风,同时巧妙地凸显出她修长的材,「甚幺风吹你过

,

来这边?」

,

理学院和我的宿舍都在另一个院区,离开图书馆大楼三十多分钟脚程,从图

,

书馆大楼到小榕的宿舍也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我的确很少过来图书馆大楼,尤

,

其是这幺晚的时候。

,

「没有啦,我刚想去找晓…小榕,但她同房说她不在,所以我想到你们的办

,

公室看看。最近她不是经常窝在你们的办公室嘛?」

,

「哦?办公室没有人呢…我们是最后离开的,刚刚锁门。」李广说罢,便转

,

头望向陈欣欣。陈欣欣挂着一张迷人的笑脸,微微点头。

,

我们走到大楼前的小径,李广肚皮说:「我去找胖子要个特大杯麵,师

,

兄你陪欣欣姐回宿舍楼?」

,

要和大学有名的校并肩而行,我到很有压力,正要拒绝之际,陈欣欣剔

,

着秀眉,拉着我的衣角,「现在快十二点了耶,你送我回宿舍吧,师兄?」

,

没想到校忽然对我撒娇,我顿时手足无措,连忙陪着她走回宿舍,之后才

,

慢慢沿着小径回到自己的宿舍大楼。

,

### ### ### ###

,

就在此时,「商业团队」的办公室内。半的小榕正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双

,

手扶着卓飞的腿,而卓飞则按住全包裹着卓飞的,渗和着从男的口水,

,

沿着小榕的嘴角滴到房上。接着,卓飞的靠在办公桌上停下来,小榕见状,

,

便自地追上来,头部一前一后地起来,用力吸吮着卓飞的。

,

良久,卓飞把全数喷出,小榕用力吸,用力吮,直到将最后一滴子也

,

进肚里,才放开卓飞的巨。

,

「小榕,你的一张嘴真厉害,关二哥应该好开心吧?」

,

「我只替你一个这样啊。」

,

「小榕,我们再来吧,让我破你的喉咙。」

,

「你说到底都不会和我做,是吗?」

,

「小包,我是给你留个退路!可以偷吃朋友妻,让我是很兴奋的。但我怕

,

你离不开我和我的巨呢。」卓飞自信地出招牌笑容。

,

「讨厌!我已经离不开了。」说着小榕已经埋首卓飞的前,出小舌舔着

,

他的头,一直落到他的腹肌上。

,

「妈的,小榕你真。」他奋力抱起小榕,把她放在桌上,握着她的双,

,

一口含住起的头用力吸吮,直到小榕喊痛才换到另一边头。这样吸吮三次

,

以后,卓飞一手扯掉小榕的内,先是出整齐的毛,然后卓飞扒开小榕的腿,

,

看见那早已得不堪的户。

,

「小包,你就这幺想要吗?」卓飞的手指在上扫来扫去。

,

「飞…我想要…」小榕拿开自己挡在户前的小手。

,

卓飞把一根手指在小榕的里,快速地进进出出,小榕渐渐发出恼人的

,

声。

,

「还要吗?」

,

「要哦!快来干我。」

,

卓飞把原本的食指抽出,拼起食指和中指,一下贯穿缝,直抵壶尽头。

,

小榕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刺激,弓起子,享受着突刺的快。

,

卓飞一下一下地抽送,小榕不自禁地把自己代入成为陈欣欣,学着陈欣欣

,

的痴态,把腿分到尽处,让卓飞任意抽送。

,

「好舒服哦…好有觉…啊…啊…啊…飞…你来啊…干我吧…」

,

卓飞却不搭话,一直观察着水不住涌出的户。直到小榕完全发,拼命

,

扭摆的时候,卓飞突然抽出手指,检起桌上不停闪的手机,翻阅着短讯,接着

,

便开始穿回衣服。

,

强烈的空虚侵袭着小榕内心深处,她哭着哀求卓飞:「飞…呜…不要这样

,

…你快我吧…我很想要哦…我可以像陈欣欣那样,趴下来让你干啊…不要这样

,

…呜呜…对我…呜呜…」

,

「今晚我玩够啦…下次再玩吧!阿广发短讯说,他和陈欣欣在楼下碰见关义

,

了,不过给他们栏下来,你回去做个乖乖的女友吧。记得锁门哦!」说罢,卓飞

,

头也不回地走了。

,

小榕呆了半晌,才擦乾了眼泪,穿回衣服追了出去。

,

### ### ### ###

,

当晚,小榕跑过来我的宿舍找我。我看到她泛红的眼眶,马上问她发生甚幺

,

事。室友知趣地让出房间,我向室友打个非常激的眼色。然后紧搂着小榕,听

,

着她的哭诉。

,

小榕告诉我,她和卓飞日夕相处,让她不自禁地上卓飞,但刚刚卓飞拒

,

绝了她。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反应,我吓得想马上打电话给我大哥商量。

,

「阿义…你不生气吗?你不恨我吗?」小榕两眼汪汪地看着我。

,

「不!一定是我不够好…我会对你更好…不再让你伤心。」我紧紧抱着我的

,

女友,紧紧拥着我的初恋。

,

「义…我们做吧!你尽我!干我!好不好?我们一边做,你一边告

,

诉你有多我!」

,

小榕二话不说,便下我的子,把我推倒在床上。她跪在我的腿间,温

,

地握住我的巴,出小舌,一下接一下地舔舐。小榕的舌尖一直挑逗着我

,

的头,由马眼到包皮边缘也彻彻底底地舔乾舔净。我的头从未试过如此集中,

,

如此极致的挑逗,刹那间,我的巴已经充血立正。小榕用一种奇怪,又难以形

,

容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缓缓地闭起双眼,把我的进嘴里。

,

我第一次知道小榕原来有着高超的口技巧。她用嘴紧紧地包裹着我的

,

,深深地往下一推,我的皮肤血筋被拉扯挤压,直到头刚好触碰到她喉咙尽

,

处,然后她用舌头顶在上,再慢慢地吐出半截。小榕如此反反覆覆地吐弄,

,

渐渐发出让人羞愧又疯狂的吸吮声,彷彿要通知隔壁的宿友们,她正替我剧烈地

,

口。小榕每一下吸吮,每一次吐,都恰似要直接啜饮我里的一样。

,

不到五分钟,我忍不住在小榕嘴里出一泡浓浓的。小榕若无其事地下我

,

的,光自己上衣服,躺在床尾的那端,张开雪白的双腿,等我完全佔

,

有她。

,

我尽我所能全力地佔有小榕,用她最喜欢的方式去她、干她。虽然小榕紧

,

紧地搂抱着我,不断在我耳边,用最浪的声调语气,讚赏我的勇态,但她却

,

一直不知疲倦地需求着。

,

「嗄嗄……晓晓,我不行了,让我躺一会…嗄嗄…」大战两回合后,我摊

,

在床上。

,

「义…我还想要…我要你知道我有多你!」小榕坐起来,爬到床尾的位置,

,

高有如蜜般的,她那的户,还有紧紧闭锁的菊完全曝在我眼

,

前,「来嘛…阿义…用手指干我的洞洞…让我一直高潮吧…」

,

经过那漫长的夜,我只知小榕重新回到我的边。久久以后我才发现,这是

,

小榕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向我展了她深藏在骨子里的态。

,

### ### ### ###

,

自从那个晚上以后,小榕无时无刻地向我汇报行踪,她也向我坦白了她的心

,

路历程。她了解到对卓飞只是一种错觉,误把偶像般的崇拜当成男女间的慕。

,

她说卓飞也明确表示他只当小榕是嫂子、妹妹,所以她绝对不会再误会了。

,

「对啦…讨厌…嗯嗯…今天考完试,我会和卓学长、欣欣姐、广哥还有其他

,

团员去唱歌庆祝。你乖乖的啦…我你哦!」商业管理系比物理系早完成期末考,

,

所以,当小榕完成了大学第一个学年,我还要继续窝在宿舍里准备考试。

,

K房里,小榕和李广坐在一角窃窃私语。

,

「关义完全信任你了?」李广轻声说。

,

小榕摇着头:「不知道,但觉上比以前更相信我。」

,

「关义很单纯啦,没事的。」李广呷了一口威士忌。

,

「广哥,多谢你的意见。」小榕拿起尾酒杯,碰碰李广的威士忌杯。

,

「没甚幺啦。主要还是那个晚上,你能平静下来听我的话,向关义演了一场

,

戏。我一直奉行享乐主义,开心就好啦,男女朋友甚幺的太无聊了。」

,

小榕沉默起来,久久才垂头着头,低声问,「你不会觉得我很吗?」

,

「唔……怎幺说呢……我觉得你还不够,但我喜欢你的坦白。这样说吧,

,

就外型说,你不是卓飞的菜,所以他始终没有干你,对吧?但他没玩过朋友妻倒

,

是真的,你不再一点的话,是勾引不到卓飞的。」李广顿一顿,续说:「不过

,

哦,我和你打赌一千元,你男友比你更。」

,

「咦?」

,

「我百分之一百肯定,就算他真的看见你和卓飞做,他也会忍下来,默不

,

作声。甚至,你跟其他男生在他的睡床上鬼混,他也会忍过去。」

,

「哈!你那幺肯定?为甚幺?」小榕觉得不可思议。

,

「因为你太正点了,他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所以舍不得失去你。他得宁愿

,

亲眼看着小榕下流地吃卓飞的巴,也不会舍得分手。」李广若无其事地说。

,

小榕没想到李广如此赤地回答,口而出地说:「不可能!」

,

「哈!告诉你…」李广的视线落在陈欣欣的上,「我肯定她的男友知道她

,

在背后乱搞男女关系,正如卓飞知道她和李教授也有一腿那样。绝大部份时候,

,

男女都很。」

,

小榕惊讶得合不上嘴,她只知道陈欣欣有一个银行家男友,哪里想到背后还

,

有这幺多男人。转念间,小榕终于了解到为何一直大力反对「商业团队」运作的

,

保守派代表李教授突然一反常态,不再高调反对他们了。

,

看到小榕恍然大悟的表,李广语重深长道:「绝不要搞混和。就是

,

。要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甚幺,在追求甚幺。如果在足以后,还能再加上

,

一定价值的话,一点也未尝不可。」

,

小榕看着李广,表慢慢变得坚决起来:「学长,你能告诉我…如何再一

,

点…好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欲望深渊】[人妻] 【当女友堕落时】【狼群在线手机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