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北京大学】(非原创) 天武记

(非原创)

作者:紫屋魔恋第一章 吓得双腿发,跌坐在地上,一青衣的小书僮牙齿打著颤,连逃开的力气也没有了。 眼看著一直以来尽力服著的公子爷,竟被一刀横劈成了两段,血泊之中的下半僵死在那儿,只剩下伏地的上半以双臂努力地爬著,拼命地想要爬出山贼的眼。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所做过最累的事就是在护院的陪衬下练武,打著好玩而已,连汗也没曾流过,在这血腥的况下,怎么跑得远呢?很快的他就也不了,只留下那看来还颇顺眼的书僮瘫著。  「不坏嘛!」手中的大刀在地上,那看来为首的山贼嘻笑著,材高壮的他连手也比常人大得多,大手轻轻一扯,包袱就给扯破成了两半,掉出了金光耀眼的珠宝,在日光照耀下光亮环生,格外诱人心魄。  「这一票可赚了真不少。喂!大家都来看看,光这串珠子…嗯,难得难得,都一样大小,只怕光这个就可卖个三五百两银子喔!好肥的家伙,喂,小子,乖乖得在那儿不要跑,很快妳就可以去陪你家公子了。」  「不..不要..」吓困了的小书僮连站也站不地来,光只是山贼的眼神彷佛就可以将他钉死在地上,那些护院们闲著无聊时也教过他几手,但看著这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算有几分武功也早吓飞了。  「别玩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材高壮的山贼好像听到了雷鸣似的,整个人登时直挺挺的站稳,其他人也像是回过了神来,连手上的珠宝落到地上也不管。另一边的山道上,一个山羊胡的老人慢慢走近,那书僮原想告诉他这儿有山贼,叫他走远些,奈何声音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可别留下,走上了这路子,可是随时有命之忧的,像你们这样不当回事,怎么可能得久?」  连句是都不说,那高娙的山贼举高了大刀,逼向小书僮,刀上的血不断地滴下来,小书僮吓得两眼发直,连也不敢一下,眼看著就要被一刀两段了。  看那小书僮吓得瘫在那儿,完全没有挣扎或者逃走的作,那山羊胡老头向著他,眼神微微一瞥,只当这小子已经吓破胆子,死了七八成了,别过脸去检视著战利品,似乎对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趣。  突然间,那山贼手上的刀落了下来,砸在石上横跌开去,迸起的金星之中,小书僮只觉眼前突地一阵腥风血雨,山贼们好像被雷劈过一般,在一阵剑风飘飞过后都倒了下去,只剩下那山羊胡的老头子恶狠狠的看著来人,按著左手上臂的右手指间,汩汩的鲜鲜正向外流著,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挨的剑。  「姑娘是华山门下的孙香。」手中沾血的长剑映日生光,闪得那女子的脸上一片亮,英气逼人而威风凛凛,若她方才不是一声不吭,突然出手,而是逐一对战那批山贼,大概也不可能会输吧!  拣回一命的小书僮摒住呼吸,一口气也不敢出,倒在地上,脸都半埋在沙土之中,装成一副半死不的样子,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带著剑的好子,但他可不敢好奇,只想等著两人打完,离开现场之后,再趁夜偷偷的爬出去。  「算你们运气不好,小小的一批山贼,原也不配由本姑娘手,只是可惜..姑娘我已经碰上了。」  那山羊胡老头听到孙香之名,自知已无幸理。她是华山门下的高手,威名只在华山掌门傅华之下,不只人美,剑法更是出神入化,武功之高、出手之狠早已扬名武林,黑道份子闻之色变,他虽然武功也是不弱,却绝不是她的对手,偏偏在干事时遇上了她,真是只能怨老天爷不保佑了。  陡地,那老人脚一踢,一尘土飞向了孙香眼前。其实,那老人也知道,这招绝不可能伤得到她,只是想趁她分心之际,抓了那个缩地上,已经吓破胆子,离死不远的小鬼做人质,先逃得一命再说吧!  没想到孙香虽是年轻,武林经验的确不足,却也不是这种小手段可已撂倒的,她形微,当那老头发现时,孙香已闪在那小书僮后,只俯冲来的老头子一到,一剑就向著他口刺下去。  那老头子这可是奋力一搏之下的全力施为,加上孙香的行又快,得他看到时,剑尖距他口已不过三尺之遥,剑失虽还未至,但剑风所及,前已痛得像是被刺穿了,要逃开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已经无幸,那老头恶向胆边生,对飞来的长剑竟连避也不避了,手挥处漫天红雾飞出,瞬时就将孙香给在其中。  说时迟,那时快,孙香眼看已来不及闪开了,她急生知,脚下一挑,已将那小书僮挑了起来,让那红雾整个打在他上,同时皓腕一振,长剑化做一条长虹疾飞而出,将那老头穿喉而过,钉到了远远的树干上。  「你..你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喉中鲜血喷出,声音急速嘶哑,那老头的眼睛却发著亮,孙香这才发觉,方才出手太疾,两相距又太近,虽说她反应极快,但右腕上已沾上了些许红雾,而且那红雾不知是什么药物,一沾上手竟是立刻就消失了,一热燥登时从皙白如玉的皓腕传了上来。  「那【梦仙散】可是老夫穷尽一生心血所研制出来的,一旦沾上,不管你是三贞九烈的烈女也好,甚至是小孩子也罢,立刻都会火焚,缠绵至死方休。这里全都是死人,连我也要死了,哈..哈哈!」  「看你..看你要找谁来解?老夫倒要在鬼门关前等著,看武林出名的冷艳魔女,给火煎熬到而亡到底是什么模样?」咳声之中,最后的几个字已经是声若游丝,还没说清楚,那老头便已断气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孙香点了手上的几个道,将那燥热之气止于小臂,从那炽热之气看来,药力绝对不弱,但以她孙香的功力,无论什么绝顶仙药,要压抑个一时三刻甚或硬是逼出,绝非难事。  「姑..姑娘..仙姑..救我..」小书僮似是呆傻了,直到这时才敢说出声来,他看到那女子一白衫,皎洁白净清冷高雅,竟当成了下凡仙女,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他抱住了孙香的脚,拼命的恳求著,「我好..好热..那坏老头..的药..弄得我..好热...」  看著他乞怜的模样,孙香心中一,没有一脚踢开他。  「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孙香蹲下了子,轻轻扶起了那瘫的小书僮,如果不是他挡住了大半的药雾,只怕孙香也要遭殃,因此孙香的声音极其温暖和,完全不像她以往的样子。  只是孙香的冷艳魔女之名绝非幸致,她一向冷面冷颜惯了,要摆出温和神色真是困难,那种僵硬模样使得小书僮退了几步,怯生生的是弹不得。  「我..我十六了..还没有名字..公子都叫我小子..」  心中苦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难不成练武久矣,她真变成了夜叉样儿,怎么连这么一个小孩子都会怕成这样?  孙香慢慢步向那老头子,拔回了长剑,拭了拭剑上血迹,转慢慢走向那小书僮时,突然上一热,浑一阵虚,差点站不住,靠著长剑拄地才不至于倒下,一强烈无比的热流,奇快无比地在上盘旋著,本来被孙香以高绝功力压制住的药力,没想到竟会这么快就爆发开来,而且来势是这么火烈,竟是完全抗御不住。  「仙..仙姑..神仙姐姐..」看著孙香拄著剑,额上汗珠一颗一颗地落下地来,那小书僮鼓地了勇气,爬了起来,走到孙香前三尺才停住,发颤的手想出去,想要扶住摇摇坠的她,却又不敢。  「你怎么了?有没有..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扶..扶我一把..这些..这些山贼的贼窝子应该..就在那儿..烦你..先扶我过去暂休一下...」  将纤纤素手给了小书僮,离了长剑的孙香整个人几乎是登时瘫,靠著那小书僮搀扶著才不至于倒下。  「我..我中了..不能走路烦你..能..能不能背我一下..对了,你中的怎么样?」  「还是..还是很热..不过还好..」到孙香皙白如玉琢的素手,小书僮吃了一惊,畏怕的神色减了几分,担心的表倒占了大半,「怎么..怎么这么?我都没什么觉呀..神仙姐姐你别用力..我背著就好..」  他看似小孩,背起人来倒还有几分力气,孙香只觉他的背上舒服之极,体内如同火燎般的她被灼得娇慵无力,真想就这样瘫著算了。  一边运功压药力,孙香一边寻思,这才想到了其中关节:这药想必是那老头子炼来专门对付武功高手用的,中的人不运功压抑则已,一旦运功,虽然可以暂时压制住,但随著药力逆功而入一旦爆发时便更为难抑,孙香也不是不曾遇上此道高手,只是没想到山贼群中竟有如此人物。  睁开了眼睛,看著背著她的那小书僮小小心心的走著,生怕震到了她,孙香心中一阵叹息,没想到一时大意,竟造成如此结果,那药力爆发的力道之强,显然不是孙香的功力可以压得住的,看来自己的贞泺之躯,是注定要给这小书僮占上大便宜了。  孙香成本是想强压著药力,赶快回华山去,将自已的体献给一直和她相恋著的大师兄博华,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一思及此,孙香不禁一阵娇羞,若不是那药力的影响,大概自已还不会这么快就投降,只希望这小书僮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就好了。  短短的路似是走上了好久,当走入山贼那小小的山村时,孙香已被体内药力煎熬得玉体酥,若不是那小书僮紧紧抱著她的腿,而她又抱得他那么紧,怕才在半路上,孙香就要下来了。  「再..再扶我一把吧..走到那间..那间屋里去..」  孙香喘息得很辛苦,这药力实在太强烈了,加上从未和男子触碰过的体被这小书僮紧紧地背著,初次接触的男体味也强烈得教孙香心生漾。  幸好孙香中不算太深,这小书僮又是老老实实的,对她又敬又怕,一路上连话也不敢多问一句。  已耐不住娇喘嘘嘘的孙香很清楚,只要这小书僮有那么一点儿想头、那么一点儿胆量,在半路上就对她上下其手地挑逗的话,孙香一定会在路上就恳求著他的侵犯,一定会的,即使到现在,孙香也不曾丢下想被他强的心,只希望自已不要成为光天化日下需求男人的妇就好了。  「神仙姐姐..他们的屋里有解药吗?」怯生生地问著,小书僮的言语之中担忧的神色是那么明显,孙香一路上喘息嘘嘘,连话都说不出口来。  不知怎么的小书僮就是知道,这下凡的神仙姑娘,现在可是在辛苦地忍耐著药的煎熬,她那火热的呼吸、灼的肌肤,使得一路背著她的小书僮也是心的,却没想到自己怎么会这样没什么事。  「不..不会有的..」心慌意乱的孙香娇滴滴地著,她已经热得受不了了,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作崇,她真的好想他把自已剥得光光的,至少也凉快一点。「这种..非常害人..绝对不会有解药..」  「那..那怎么办?我现在还没什么事,可是神仙姐姐你..你烧得好厉害..而且还好难过的样子..要不要到山下去看医生?」  「医生没有用的..」看那小书僮转回头来,担心地看顾著她,孙香只觉得羞赧,整个脸儿都埋在他背上,温温凉凉的,好舒服好舒服。  虽然孙香实际上极为不舒服,难过得真想好好发一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孙香现在只想安这善良的孩子。  「你..嗯..放..放心好了..你不会有什么事的..这种药只..唔..只是用来..用来害女人而已..」  「那你怎么办?」小书僮急得快哭了,若不是还背著她,不敢乱转,只怕他已经慌得到处乱跑了,「神仙姐姐...」  「放心..呃..我..我知道该怎么解的..所以要你抱..抱我进去..放我下来吧..慢慢扶我进去...」  孙香颊上一阵甜美的晕红,美得让小书僮差点止住了呼吸,从来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尤其是她方才圣洁得像仙子一般,手握长剑、睥睨四方,风凛凛的像神仙一般,现在却又是这么虚弱。  「那么..我能不能帮上忙,神仙姐姐?只要可以..我一定帮忙的..」  「你..你当然帮得上忙..」孙香在他肩上,住他半扶半抱的走进了房间里去,看来这孩子还年幻,全然不解人事,恐怕..恐怕还得要自已来指导他呢!「唯一的解方...就是你这个人而已...」  「嗯..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会帮上你的,神仙姐姐..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你一定要教我才行...」  走进了还算可以的房间,孙香转过去,慢慢地褪去了衣物,将白净的衣裳铺到床上去,再转回头来的她不禁退了几步。  「神仙姐姐...你怎么了...唔...我又...好热喔...」  不知就里的小书僮拭著头脸的汗,但不知道为什么,汗水仍一直冒出来怎么都擦不干净。  不过,小书僮仍然没有移开目光,和他程相见的孙香真的好美好美,她白嫩的脸儿一片晕,红娇美无比,般的小嘴半开半阖,又好像想说话又好像在要求著什么,前那双白玉球儿又高又挺,上面两点色的红点,胀得好艳,随著她的呼吸轻微地抖著,雪白的玉腿轻轻地著,间那的乌黑,像是有点气在上头似的。  也不知是为什么,一看到眼前仙女这么美艳的模样,小书僮就觉到有一冲,好想要做些什么,自已的已经高高地挺了起来。  天哪!怎么会那么大?孙香真的吃了好大一惊,她虽不曾真的见识过,不过那么大应该算是异常的吧?看起来又硬又挺,前头还抽丝般地吊著一丝体,至少大概有个十来寸长,难不成为了解,自已要承受这种凶器进来吗?  「嗯..这个..」看著孙香似燃著火的眼光正目不转睛地看著自己的腿间,小书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师父在教公子爷武功的时候顺道也教了我几招,像什么呼吸吐纳的方法,还说..还说什么天赋异禀,不可以荒废的话...」  看来自已真的是在劫难逃,躲不过被这般异物占有的命运了,深知自己上的已经慢慢开始发作,孙香紧咬著牙,忍耐著火热的望爆发前的难受,她非常望被这男人给占有,却又害怕那般异约会把含苞初放的自已给弄坏了。  「你..」口干舌燥的孙香到自己体内愈来愈热了,就好像有一把火正灼烧著自己周一般,尤其是练武者要害的丹田处,彷佛已被火焰给融化了,连想以深厚功力强加压抑都没有办法。  运功本就是心中存想,将内息慢慢导引,偏偏孙香只要一想到丹田,那灼热便似火上加油似的更形强旺,孙香才试了一次,就已经火如焚,再也不敢试了。  娇羞地走到他的边,孙香双手搂上了他的背,将自已整个火的子贴了上去,边在他耳边说著,要他该怎么样为自己解去的肆。  天啊!怎么会这样的?一夜的疯狂欢后,被暖暖的日光映上来,赤祼著的孙香好不容易才张开了眼睛,往旁一瞧,边的小书僮已不知到哪儿去了,只留得枕畔的体温还暖洋洋地熨著她。  一边想著昨夜的种种,孙香嘴边涌起了娇的笑意,昨夜的他是那么温听话又不知要领,逼得孙香强抑羞意,以纤纤玉手将他那火热的引领著,慢慢地带入了自己已是水潺潺的中。  那灼的异物一开始便灼疼了她,要不是之前在孙香的引导之下,他的手已不知在孙香上巡游了多少次,遏得强抑火的孙香春心漾不已,直到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孙香才一面将他炎入自已体和自已做最亲的结合,一面运功到丹田处,让那火在体内体烈无比的爆发,弄得孙香口处泞无比,使他轻易深入,否则孙香武功虽高明,但以娇嫩弱的处子之躯,怎么承受得起那超乎想像的弱物的进入呢?  才一突入,那被撑裂的疼便让孙香枊眉紧皱,还疼的连眼浪都流出来了,幸好体贴她的小书僮悬崖勒马,否则,破瓜之痛该更是难受。  想到他那么的温,一旦孙香稍痛楚,立刻就悬崖勒马,直到得到了孙香的首肯才肯再作,孙香就忍不住甜笑。到后来她实在受不住那药力的煎熬,终于将他完全纳入体内时,痛楚和胀的饱实也达到了最高峰,超过她所能承受的官冲击,让孙香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结果小书僮竟也一直忍著本能的鼓,就那样著不,只是温地搓著孙香已被火烘得高挺的双,直到孙香酥得受不了,才开始轻缓的抽送。偏偏这种温顶挺,正适合为娇弱的处女开苞,加上强忍之后,爆发的药力又弄的孙香难自禁,虽然是他的巨伟异物,也能承受,很快孙香就稚拙地作起来了。  偏偏在春心方、热难抑的况下,孙香完全不能控制自已的官,连说的话也是乱七八糟,小书僮原本还听著她的话慢慢抽送著,到后来实在受不了她的捐说八道,加上那药力也逐渐起了作用,小书僮慢慢顺著本能作起来,双手扣著孙香的纤腰,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在孙香内干得愈来愈狂猛,愈来愈大力了。  那样强烈的冲击,里头虽然疼得孙香实在难过,但那本能的愉税,使得孙香也忘了形,顺著漾的春心、治的本能,态百出的顶挺迎送,享受著被他抽的过程,直到在那美妙无比的快之中崩溃,承受著男人那烈火般的冲击。  偏偏那小书僮年轻,虽然已经在她体内一如注,转瞬之间却又复刚硬,竟能鼓起力气再战,将未尽的孙香再次摆平。  大难刚过的孙香虽然难忍羞意,勉强想要抗拒,但那快仍盘踞未退,本能的求仍强烈无比,再加上又不忍拂他的意,只得搂抱著他,任他尽拖为,再次勇猛抽送,将她再度得舒爽已极。  才微微一就疼得难以忍耐,子好像快要裂开一样,一想到这是自已昨夜疯狂所致的后果孙香忍不住不羞红了宜嗔宜喜的俏脸。  微微环视了四周,自己上的薄被虽然轻暖,薄得像是不存在那样,孙香却是一点儿揭开的勇气也没有。  原本床上并没有被子,看来是那小书僮事后找来,为自已盖上的,他真的好善良体贴偏偏又那么大,那么能征服女的心,一想到日后的夜里,每次都要承受那快乐,孙香想得心里又甜滋滋起来。  娇地叹了口气,孙香真没想到,自己竟发出这么娇甜的声音出来,只是比起昨夜初尝的,为女人的觉,这种初次体验又算得什么呢?  鼓起勇气,揭开了被子,晕红登时烧得孙香整张仙般的脸儿全了,雪白的云臂玉间尽是落红和不用说了,垫在下的洁净衣裳竟也沾了昨夜的战绩,那面积之广、沾染之深,几乎整件衣裳都沾遍了,她昨夜到底浪成什么样子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北京大学】(非原创) 天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