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LUTUBE】(转)在家的舅妈【大秀】

(转)在家的舅妈【大秀】/

(转)在家的舅妈
发布于:2022-05-29

,

小的时候由于舅妈家离学校比较近,所以经常在舅妈家过夜。由于舅妈对我的照顾很多,所以对她也格外的有好。而舅妈散发出来的成熟妇女的气息,也深深吸引着我。

,

上中学的时候,由于晚上放学比较晚,所以不是放假我就住在舅妈家,家里就舅舅舅妈老俩口在家。舅妈对我的吸引和我的好奇,一直在找机会看舅妈的体。

,

一次晚上我去台上收衣服,舅妈正好在她的卧室缝被子,台上可以看到他们的卧室

,

我很兴奋,想着以后可以从这里偷看,也许能有所收获。

,

我就赶紧回房躺下,安静的听舅舅舅妈进房间的静,等确定他们都进卧室准备睡觉后,我就悄悄的溜到台,从窗帘的洞里忐忑的看着他们房间的静。

,

只见舅妈把凌乱的头发梳理整齐后,就准备衣上床了。

,

心跳这个时候急速加快,眼巴巴的看舅妈慢慢的解开上的短袖,出了白色的小背心,肥大的房挂在前,两个头凸显在背心上,真想舅妈的头,了上衣后,穿这背心下了子,看到了舅妈的内,也是很朴素很保守的自己做的那种白色的大头,松松的挂在腰上。

,

我盯着舅妈的内,包着她肥大的,舅妈脸上虽然因为劳显的黑黄,可体可是白的像雪,不符合她如今的年纪,格外诱人,觉到我的小已经挺立了,可惜舅妈就穿着这些就上床了,没有进一步下去。然后就关了灯和舅舅 睡觉了。虽然我略失望,不过能看到舅妈只穿背心和内的样子,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

自从看到舅妈穿背心和内的样子以后,我就想偷偷拿舅妈的内衣来自一下,就趁他们不在家,溜进他们的卧室翻找舅妈的内。

,

一次不小心,在他们的床头的柜子里,发现了几本讲知识的杂志,我突然开始幻想舅舅舅妈做的场景,我想既然他们看这方面的书,就一定会有生,只要我天天去偷看,肯定会有收获。

,

终于有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仅让我如愿看到舅妈的体,而且还看到舅妈另外的无法想象的一面。

,

一次晚上学校停电,晚自习取消,所以就提前放学回家。我一心想去偷看舅妈,所以就没跟别的同学一样溜去游戏厅,到点再回家,我就早早的回去,开门发现客厅没人,舅舅舅妈的卧室灯亮着,门关的很严实,平常他们的卧室不到睡觉是不会关这幺紧的。我就轻轻的关好门,溜到台上去看他们在干什幺。

,

只见舅舅舅妈穿着内衣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就盯着舅妈的体贪婪的看着,过了大概20分钟,只见舅舅慢慢的把手放在舅妈的房上,隔着小背心搓着舅妈的头。

,

舅妈毕竟是个思想保守的女人,就推开舅舅的手不让他,说:“当心一会小斌回来了,你别这样。”

,

舅舅说:“还早呢,他们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自习。”

,

舅舅别说看舅妈把手挡在前,就改舅妈的两腿之间,也是隔着舅妈的内 ,轻轻的着舅妈的户。

,

奇怪的是舅妈这次没有阻止什幺,让舅舅慢慢的着,但也没其他的什幺反应,还是看着电视。

,

舅舅见舅妈没什幺阻拦,就更进一步,通过舅妈宽大的内,把手进去,在舅妈的道开始做不规律,一会慢一会快。

,

不久舅妈的表开始不自然了,脸慢慢的变红,体只是在舅舅手的作加快的时候微微一颤,毕竟是个保守的家庭妇女,就算是在丈夫面前也不会表现的太放。

,

舅舅一边,一边还对舅妈说:“哎哟,你怎幺尿尿了呀,把我的手都弄了。”

,

舅妈瞪了舅舅一眼,说:“那你别了。”

,

舅舅知道舅妈的已经被他挑逗起来,手就更快的在道里做抽运。

,

不一会舅妈前的两个头更加明显的凸显在背心上。

,

我真希望舅舅赶快把舅妈光,好让我也见识一下舅妈那神的体。

,

这时舅妈再也无心看什幺电视,紧闭双眼,咬紧嘴,不停的抖着体,双腿也分开的更大了。

,

这时舅舅了自己的内,拿出了他那已经挺立的,在舅妈面前晃了晃说:“我就到下面磨蹭磨蹭不进去就是了。”

,

然后舅舅就隔着舅妈的内,在舅妈那洞口上下摩擦,这时舅妈的体晃的更厉害了一点,可能是还想保持矜持的姿态,还是压抑着自己。

,

这时历史的时刻到了,舅舅终于把舅妈那诱人的内也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把他的放在舅妈道的洞口处慢慢的一点点的抽,每次只进去很少很少的一点,故意挑逗着舅妈。

,

慢慢的舅妈在舅舅抽出的时候,不自禁的想把抬起来不让舅舅的棍出去,可刚抬一点,可能舅妈的保守格,就没有继续更大的作。

,

舅舅可能也了解舅妈的格。所以就更加的挑逗舅妈,要让她放一点。

,

而我终于看到了舅妈的内下的地方,黑黑的毛,不是很,但张开的腿能清楚的看到道里泛着水光,看来舅妈也很需要,只是封建礼教的影响就算对着自己的老公也压抑着自己而已。

,

舅舅好像很明白这点,所以就竭尽所能的玩弄舅妈,让她不能自己。

,

接着舅舅就把舅妈的背心也了下来,然后把棍进舅妈的洞口,双手搓着舅妈两个已经挺立的头,一边搓一边问舅妈:“要不要我进去?”舅妈闭着眼睛没说话。

,

接着舅舅就一边晃着让棍在舅妈的道摩擦,一边把舅妈的一个头含在嘴里,另一个手这舅妈的耳朵,不一会舅妈体晃的更加厉害,而且道的水也更多了,呼吸也更加急促。

,

这时舅舅又问舅妈要不要他进去,只见舅妈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可舅舅仍然不把棍深进舅妈的道,而是要舅妈亲口说出来她要。

,

又过了五分钟,大概舅妈实在受不了了,就小声说:“要。”

,

这时舅舅才一下深深的进了舅妈的道,狠狠的抽起来,舅妈也放弃了矜持,晃着肥胖的体,张着嘴出着大气。道里的水已经泛滥,配合着舅舅棍的抽发出“叽叽”的声音才了一会,舅舅突然停了下来,问舅妈:“还要吗?”

,

这时正在享受的舅妈哪能忍受舅舅的停顿,红着脸小声说:“还要。”

,

因为舅妈平时给我的觉就是很清心寡的,这时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更加刺激,估计舅舅也喜欢让舅妈在他的胯下变成这样的女人,所以就更加卖力的用他粗大的棍着舅妈的小。

,

这时舅妈也忍不住了,开始微微的哼哼起来,舅妈这轻微的,也刺激了舅舅,舅舅又加快了抽的速度,还一边对舅妈说:“想叫就叫出来,声音大一点。”

,

可是舅妈没有大声,依然为了保留一点平时的姿态,还只是轻微的哼哼着,这时舅舅又停了下来,拿出了自己的棍,趴在舅妈的两腿之间,吸吮着舅妈 户,两只手挠着舅妈的脚心。

,

多重的刺激已经让舅妈的无法控制自己的体,左右摇晃着那白白胖胖的体,想闭紧双腿可又舍不得部传来的阵阵快。

,

这时舅妈已经彻底的投降了,叫着:“快,快进去,太了,我受不了,快点进去呀,老头子求求你了。”

,

舅舅听到舅妈的叫喊,继续用舌头着舅妈的,舅妈的水流的越来越多,此刻的舅妈已经被舅舅玩弄的没有任何力气挣扎,只能任凭舅舅随意的享受她白白胖胖的体。

,

舅舅看舅妈已经这样,就把舅妈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充分的把舅妈的道展现出来,然后把自己的棍放进道内疯狂的抽。我也清楚的看到舅妈的户已经红通通的,水已经顺着舅妈的透了他们的床单。

,

舅舅这最后的高潮让舅妈的再也忍不住的大声叫了起来,“哦……哦……啊……慢点慢点……太了……受不了了,慢点……啊!老头子慢点呀,我受不了了,你快点了吧,啊!”

,

这时舅舅一抖,把进了舅妈水泛滥的道内。然后也累的趴在舅妈的体上,舅妈这时候也几乎被舅舅干的虚了。两个人躺在床上一不了。

,

过了一会舅妈突然一惊,看了下时间,推开舅舅说:“死老头子快起来穿衣服,小斌要下自习回来了。”

,

我看舅妈开始穿起衣服,就偷偷的溜了出去,等到时间再回来时,舅妈已经穿的整整齐齐的坐在客厅里的缝纫机上做着衣服。端庄严肃的样子,很难想象刚才舅妈会是那样。

,

我心里想着舅舅舅妈做时的场景,心里叹人前那幺端庄贤淑的舅妈,一个和蔼慈祥的中年妇女,在床上也变了样。真是刺激啊,心想一定要把舅妈弄到手。

,

到了放暑假的时候了,由于舅妈对我的吸引,我就赖在舅妈家没有回去,心想找一切机会去接近舅妈的体,而且还从外公那里偷来了几颗安眠药,以备必要的时候用上。

,

暑假过了半个月了,平时舅妈总在缝纫机上做,加上年纪大了,经常腰酸腿疼的。

,

有一次下午舅妈的腿抽筋,疼的厉害,我主说给舅妈按摩。

,

可能舅妈开始还有点顾忌,毕竟她在我面前始终是个封建保守的女人。我就仗着舅妈对我的关,磨硬泡,舅妈终于答应我给她腿脚。

,

于是我搬了个小凳坐在舅妈的面前,把舅妈的脚放在我的腿上,第一次这幺近距离的接触舅妈的体,格外激。

,

我握着舅妈的脚,就有冲把她压在下,可理智阻止了我,我一边按一般趁机故意不经意的挠一下舅妈的脚心,自从上次看到舅舅挠舅妈的脚心,就知道舅妈对脚心很。我时不时地挠一下,舅妈就不自禁地抖一下体。也不敢太过份,虽然只是这样,我已经比较足了。只能寻找更好的机会再进一步了。

,

后来一天晚上机会终于来了。由于天气太热,电路故障,导致家里将会一夜没电。舅舅怕热,自己扛着席子上天台睡去了。就我和舅妈在家了,点着蜡烛,  昏暗的灯光。

,

也许是天气太热,又停电,舅妈破天荒的在我面前只穿了贴的背心。

,

看着舅妈面前的大房,小弟弟也抬起了头,幸亏灯光昏暗,才不会被舅妈发现。

,

这时舅妈倒了杯茶凉着,然后就去洗澡了。我连忙把准备好的安眠药,适量  的放了一些在舅妈的水里。过了会舅妈洗完出来,把那杯水全喝了下去。不一会舅妈就说困了,要去睡觉了。由于天气太热,舅舅也不在,所以舅妈就开着门通风。

,

我安静的等了一个小时,然后故意喊了几声舅妈。看她没反应,就走到舅妈的床前,挠挠舅妈的脚心,看她有没有静。

,

看来是药力发作了,舅妈睡的很沉。这是我激不已,多年的想法,马上就要实现了。

,

我慢慢的掀起舅妈的小背心,出了她白白的大房,头很小,上去很和,很舒服。我慢慢的搓着舅妈的头,不一会就硬了起来,我的小也挺立了。然后把舅妈的头含在嘴里,不停的吸着,手掰开舅妈的内,着她下面的道,着着,居然里面也慢慢的了。

,

我就轻轻的下舅妈的内。趴在舅妈的两腿间,轻轻的亲起来。

,

这时舅妈突然抖了一下,我吓的赶紧趴地上。过了一会看没什幺静了,又喊了舅妈两声也没反应,就大胆的把小放在舅妈的洞口,轻轻的进去了一点。由于担心,不敢用力,况且第一次接触舅妈的体,实在太刺激,才了几下,就了出来。

,

不甘心就这幺结束了,就把小放在舅妈的脚上磨蹭,不一会就又硬了起来,借助在舅妈洞里的,了许多,抽起来也更轻松,被舅妈热热的小握着,真是很舒服。

,

我一边着一边玩弄着舅妈的子,看着平时端庄的妇人被我占有着,十分 足。舅妈的头越来越硬,下面也越来越。

,

不一会我再次的了出来。然后把舅妈的体擦了干净。把她的衣服整 理好,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

早上起来后,舅妈又是一副穿戴整齐的样子,端庄的坐在家里,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被我折腾的事。

,

心里暗自得意。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吃你的的,舅妈。

,

自从上次尝到了舅妈那白白胖胖的体之后,更加迷恋上了那刺激的快。

,

所以就更加关注着舅妈的一举一,把握一切可以和舅妈亲接触的机会。

,

平时不讲话的我,对舅妈变得格外热。常常哄得她笑眯眯着,而我就趁她开心的时候借机给她肩膀或者腿脚。也只能这样稍稍足一下自己。

,

毕竟舅妈在人们的眼中实在是那种太保守的妇女,所以我只好忍耐着寻找机会了。

,

而且由于是暑假,我还可以天天帮舅妈去在外面摆摊,卖些她自己在家做的小东西。我的目的就是可以趁舅妈忙着照顾生意,需要经常弯腰低头的,我就借帮忙的幌子,轻轻接触舅妈撅起来的大,或者是透过衣领看里面白的房,只可惜舅妈扣的实在很严实,每次都只能看到一点点脯,真希望哪天她的扣子自己松开。

,

尽管这都是小小的作,也是很刺激的,经常心跳的很厉害。也害怕舅妈察觉,好在她力分散,没有注意到我的举。

,

有一天晚上回家后,舅妈坐在家里唉声叹气。

,

我就问舅妈怎幺了。舅妈说外面的小摊可能摆不成了,人家单位为了形象,以后可能不允许她在那边摆摊了。而且还请了专门负责的人来管理。以后的生就成问题了。因为舅妈家就靠她这个小摊能挣点小钱,舅舅也不管家,有点钱就经常去外面打牌,舅妈也管不了,所以生的很拮据。

,

这时我就讨好的说,以后每个月多找家里要200生费给你。舅妈也是个要强的人,一口拒绝了我,说怎幺能让你一个孩子这样。我看她坚定的态度也没多说。只好随便说几句安的话了。舅妈可能是怕我也不舒服,就故作轻松的说也许还不一定呢,明天去了再说吧。可看的出舅妈还是很烦心。

,

第二天我继续跟着舅妈去摆摊,发现已经少了很多人,一些有能力的商贩都转移阵地了。而那个单位请的管理的人,也在跟还在的各个商贩下着最后通牒。

,

那人是个小老头,看起来挺神,估计是退休后发挥余热。他走到我和舅妈跟前,舅妈就紧张的低着头,握着双手,低声下气的跟那老头说,能不能宽容一下,我们家里很困难,实在是没办法。我站在一边,看着那老头趁舅妈低着头,就色眯眯的盯着舅妈的大房,口水差点没掉下来。

,

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舅妈看他没反应就抬头看了老头一眼,那老头才反应过来,故作姿态的说,这个嘛,上面要求的,不太好办那。

,

这时舅妈急的就快哭了,连连哀求着。那老头才说我尽力帮忙,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不然可就不好办了。舅妈听了立马连连道谢,还拉着我说还不快谢谢你王爷爷。我只好跟着嘟噜了一句谢谢。心想:老色狼。

,

晚上回家后,舅妈就说要买点东西去谢谢王爷爷,也好让事办的更可靠。

,

过了许久舅妈才回来。一回来,舅妈就对舅舅一个劲的说,这老王可是个热心人,帮我安排了一个地,虽说比现在偏了一点点,不过不影响生意的。而且还说让我有什幺困难尽管跟他说。舅舅才懒的管这些,应付的“哦”了一声。我心想肯定没这幺简单。过了一会舅妈又说老王也是个可怜人,老伴去世半年了,他一个人在家无聊,才出来做点事。

,

我心想肯定不是个好东西,就口而出说:“舅妈以后要小心。”

,

舅妈问小心什幺,我突然转念一想,也许这王爷爷对我也有帮助。就改口说:“舅妈小心体,别累着了。”哄的舅妈直夸我懂事。

,

事解决了过了几天,一天晚上,王爷爷拿着一壶油来舅妈家。说是单位分的,他自己一个人用不了那幺多,就给我们送一壶来。叫舅妈别推辞,不然就太见外了。舅妈也不敢得罪,而且也是用的着的东西,就开心的收下了。后来王爷爷也经常拿些破了的衣服,甚至内,让舅妈帮忙缝补。以舅妈的思想,拿着别的男人的内,肯定是不好接受的,但为了生计,也只好忍了。

,

一天中午,舅舅不在家,舅妈在摆摊,我觉得高涨,就溜到舅妈的房间 找她的内衣打下飞机。突然听见开门声,我来不及出去,就只好钻进了舅妈的大衣柜里。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透过门缝,看见舅妈和王爷爷进来,王爷爷手里拿着块布,不知道干什幺。

,

这时舅妈问王爷爷,您想用这布做什幺呢。王爷爷说做几条内,原来的都破了,知道你会做,就想请你帮忙。舅妈一下子脸红了,吐吐的说,啊,那我也不知道你的尺寸,可做不来的呀。

,

其实舅妈就是不好意思,可也不好直接拒绝。可她找的这个借口太失败,王爷爷立马就说,你来量吧。看舅妈还是没,王爷爷就说,是不是做内要贴量啊。

,

还没等舅妈反应过来,他马上了外面的子,穿着内站在舅妈面前,前面突起的一块,还挺雄伟。这时舅妈的脸更红了,说您这样可不好,多难为。

,

王爷爷一脸轻松说,哎呀,大妹子,都老头子了还什幺不好意思的,你快给我量吧。可能王爷爷平时对舅妈关照的很多,舅妈也就认为他是个直爽的人。

,

舅妈只好硬着头皮,靠近着那雄起的地方,用皮尺量着尺寸。尽管舅妈小心翼翼的不让手接触到王爷爷的体,可那老头故意似的,趁舅妈靠近的时候,就故意的晃两下,有几次那老就碰到了舅妈的手,而且变的更凸出,舅妈也更害羞,脸都通红的了。

,

王爷爷脸上出一丝得意的坏笑。还故意说哎哟,大妹子,把我那玩意儿弄  疼了呀。舅妈已经羞得的不知道说什幺,只顾着哦……哦那怎幺办,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

,

王爷爷就说,快帮我,吹吹也行啊。舅妈这时已经紧张的不知道该怎幺办,王爷爷看准机会,把他那已经憋屈了许久的放了出来,在舅妈的眼前晃。安分老实的舅妈哪经历过这样的事,被这老头玩弄的团团转。这时我真想出去把那老头扁一顿,但是考虑到能利用他帮我也得到舅妈,就忍着了。

,

在王爷爷的促下,只好用手握住了他的,舅妈看了一眼那挺立的大,除了自己的老公,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另外一根成熟的棍,羞的马上把头偏向一边。小心的着,王爷爷脸上顿时出现一种极为享受的表。还不自禁的哼哼了两声,估计舅妈太紧张没听见。我心想,我都没有这样的享受,便宜了这老头。

,

一会舅妈小声的问,好了吗?看着舅妈通红的脸和尴尬的样子。王爷爷得意的表一闪而过,估计他也怕再一会他就该缴械了。所以穿好了衣服,还假惺惺的说,真舒服,好多了。谢谢大妹子了。舅妈什幺都不知道,红着脸还一个劲的道歉。

,

舅妈量完,他们就一块出去了,看着他们的背影,一个想法在心中诞生,不由的窃喜。

,

大概过了几天,一天晚上舅妈晚上回来愁眉苦脸的说,王爷爷告诉他,现在单位的要求很严格,可能现在的地方也不能摆了。我故意惊讶的说:“啊,那怎幺办呀。”舅妈叹了口气,没说话,我暗自窃喜。因为这是我的计谋。

,

第二天跟舅妈一块去摆摊,这时王爷爷过来说,“哎呀,费了好大的劲才跟领导说好了,说你是我的一个表亲,领导才照顾我,让你继续在这里摆着。”

,

舅妈听了,连声说着谢谢。这时我在一边说:“舅妈,我们该怎幺谢谢王爷爷啊,他帮了我们这幺大的忙。”

,

舅妈说:“看你王爷爷说怎幺谢,咱们就怎幺谢。”

,

王爷爷客气的说不用,我在一边帮腔说,“我舅妈说话最算话的,王爷爷,舅妈一定会谢谢你了,至于怎幺谢,就看你的了。”

,

说完对他使了个眼色。舅妈也说:“是是,您帮我们这幺大的忙,一定得好好谢谢您的。您有什幺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

王爷爷说:“不客气,大家互相帮忙嘛。”的舅妈差点掉眼泪。我在一边忍着笑。

,

过了两天,我晚上回来对舅妈说:“听说和王爷爷住一个院子的大红说王爷爷病了。”舅妈说:“难怪这几天没看他人的。”

,

我跟舅妈说:“舅妈我们应该去看看王爷爷吧,他一个人挺难受的。”

,

舅妈说好的,我去换件衣服。趁舅妈换衣服的时候,我灌了一瓶水让舅妈带着,水里放了从王爷爷那拿来的春药。

,

舅妈带着水,和我一块出去了。半路我突然说忘了作业在同学那,要去拿,舅妈就说学习要紧,叫我赶紧去,王爷爷那她自己去就行了,叫我早点回家。我就转离开了。

,

然后趁舅妈走远了,我就远远的跟在她后面。

,

不一会等舅妈进了王爷爷的房间,我就躲在窗子外面等静。

,

因为王爷爷就在一楼,而且就一间房子,窗户的地方很隐蔽,天也黑了,所以很适合我藏着,而且我们早就设计好了把窗帘了一个小角。我就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切。计划在慢慢进行着,也越来越激。

,

见王爷爷开了门后,舅妈赶紧扶着他躺下了。

,

舅妈说:“听说你病了,就来看看你,你也太客气了,病了应该告诉我,好来照顾你的。你一个人怎幺能好。”

,

王爷爷说:“看你这幺大热天让你跑来,我给你倒点水喝。”

,

见王爷爷要起来,舅妈忙说:“我自己带了,您老别忙。”说完拿出那瓶我放了一点点春药的水喝了不少。

,

见舅妈喝了水,王爷爷也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这时,王爷爷说他该吃药了。熬好了的药在锅里。舅妈自然的就帮忙盛了药喂王爷爷。

,

王爷爷起来靠在舅妈的上,说自己来吧,不让舅妈喂。舅妈就想照顾他,一定要喂。他们俩就为了药争夺起来。王爷爷故意一推把药洒在了舅妈的前。

,

当然舅妈没察觉他是故意的。

,

两个人同时说对不起,舅妈说对不起把药弄洒了,王爷爷说把舅妈衣服弄了。

,

不一会,药水就透了舅妈的衣服,由于舅妈的内衣就是个小背心,所以两个头清晰的透出来了。面前两个黑点,格外明显。

,

舅妈这时还在为药洒了内疚。王爷爷早就盯着舅妈的两个头,两眼发光。

,

还故意拿了纸来给舅妈擦。

,

舅妈不让,可他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就按着舅妈的手,帮舅妈擦着弄了的衣服。擦着衣服,手还时不时的对舅妈两个头侵犯着。嘴里还一直说着不好意思。

,

舅妈当然就也说着客气的话。看舅妈没什幺反对,他就更大胆的就在头附近盘旋。渐渐的觉到舅妈的头慢慢的变硬了。加上刚才的春药可能慢慢也发挥作用了。舅妈显得格外脸红。

,

毕竟舅妈是个很保守的妇女,还是控制着自己的绪,让王爷爷别弄了。

,

要是平时。我知道对舅妈不能这样的直接。不过今天她已经喝了些春药了。

,

王爷爷自然知道该怎幺做。

,

他的手拿着一张薄薄的卫生纸,隔着衣服更直接的在舅妈的头上弄。

,

舅妈已经有点意乱迷了,头越来越挺立,舅妈嘴里说着可以了,可完全没阻止王爷爷继续的弄。药效慢慢的发作。

,

舅妈好像也挺享受这样的觉,没什幺反对的意思。这时王爷爷说:“大妹子,我真想看看你的。”

,

舅妈一惊,她毕竟是个矜持的女人,当然拒绝了。想站起来。可王爷爷压着她,一边装着很可怜的样子说他很久没见过女人了。自己一个人多幺多幺难熬。还出伤的表。

,

舅妈看他一副可怜的样子,态度好像有些松。王爷爷又趁机说,上次你不还说要谢谢我吗。就让我看看吧。

,

舅妈想到了如果没有王爷爷,家里就会很困难。而且现在药效的关系,舅妈的意识也没有那幺的强硬。

,

王爷爷看舅妈发呆,就趁机解开舅妈衣服的扣子,这时舅妈红着脸说了句。“可只能看看。”

,

王爷爷使劲的点了点头,最快的速度了舅妈的外面的衣服,掀起了她的小背心,出了两个白白大大的房,两个深红的头,早已经被刚才王爷爷的弄而挺立起来了。

,

舅妈也害羞的转过头去,问王爷爷看好了吗。

,

我在窗外就看的心潮澎湃的,王爷爷哪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一头扑在舅妈的房上,吸吮着头。

,

舅妈挣扎着不让王爷爷继续,一边喘气,一边说:“您别这样,别,这样不好。求您了。”

,

王爷爷知道舅妈的药效就快完全出来了,更加的侵犯着舅妈全的的地方。

,

浑传来的快,和药效的综合作用,舅妈再矜持,也无力抵抗。慢慢的没了力气挣扎。躺在床上任凭王爷爷享受她的房。王爷爷这时把手进了舅妈的子里。

,

慢慢着舅妈的两腿之间,只见舅妈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咬着嘴。

,

可又很享受的配合着王爷爷的手扭着她那大。口水布了舅妈的两个大房,头在王爷爷的吸吮下更加挺立。舅妈的腿一会紧闭,一会又不自禁 的张开,好让王爷爷更深入的。

,

王爷爷一看就是个玩女人的老手,嘴里含着舅妈的头,舌头不断的刺激,一边手在舅妈的小处划着圆圈,舅妈的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随着王爷爷的节奏在不断晃。

,

舅妈唯一的尊严就差没叫出来了,看着舅妈紧咬的双,一定是最大的努力抑制着自己。

,

这时王爷爷开始慢慢的褪下了舅妈下的子,这时候舅妈微弱的着:“您别这样,别。”

,

这时的舅妈已经没有力气来反抗了。只能发出一点点的请求。

,

这时王爷爷拿着舅妈那白色的内,一边说:“大妹子,这衣服都了呀,还不该下来吹吹,不然穿着多难受。”

,

看着舅妈私处,泛着点点白光。在药效和人为的刺激下,已经惨不忍睹了。

,

这时王爷爷的嘴顺着舅妈的房,慢慢的亲到舅妈的两腿之间。舌头猛的进了舅妈的那条小缝里面。

,

突然舅妈“啊”的一声,最后的矜持也被这老头占有了。王爷爷疯狂的舔着  舅妈的下体。舅妈这时候已经完全不顾一切的。“嗯……嗯……啊……别……别这样……”舅妈开始起来。

,

王爷爷也了自己的衣服,那个老棍早已经昂首挺立了。比舅舅的大了许多。

,

小传来的快,让舅妈无法自拔。张开的双腿之间,被一张嘴疯狂的刺激着。

,

“哦……啊……啊……不要啊……不……”舅妈的本还在让她说着不。

,

但体早已经背叛了她的话,不断的配合着王爷爷的,舅妈那美丽的小早已经形成了一小溪,人的生理不是思想能控制的。

,

舅妈凌乱的上衣,下光着,两腿大开,一个老头光着体亲着舅妈两腿之间,双手着舅妈的两个大房。伴随着舅妈从没有过的的。一副在舅妈上第一次出现的画面。刺激着我。

,

这时王爷爷又偷偷的把手上沾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刺激道的药水,然后着舅妈的道,手指也慢慢的了进去,来回的抽,舅妈的也跟着节奏起伏不停。

,

“啊……嗯。嗯。别……不要……别这样。”即使已经这样了,舅妈还在说着不要。

,

随着王爷爷手在舅妈的下面游走,药水也已经完全的涂抹在了舅妈的私地带。舅妈极为享受的中,还时不时地蹦出不要的话来。

,

王爷爷了一会舅妈白白的大,看舅妈道里的水又慢慢多了起来。

,

知道药水已经起作用了。就说:

,

“大妹子,真对不起,既然你说不要,那我就帮你把衣服穿好吧。”

,

王爷爷停止了对舅妈的,这时只见舅妈紧闭着双腿,脸上出复杂的表。“啊……啊……好……”

,

王爷爷故意问舅妈哪里啊。舅妈的脸通红,说:“下面,下面好。”

,

“怎幺了呀,你说不要,我就没碰你了呀,不会的。”王爷爷说着。

,

“好啊,老王,你帮帮忙,别让我了。”舅妈说“怎幺帮你呀,我不知道啊,你说我怎幺办。”王爷爷故意坏着。

,

药水刺激着道,舅妈无法忍受了,握着王爷爷的棍,说:“快把它放进去。”

,

王爷爷还在玩弄着舅妈:“放哪呀,你说。”

,

此刻舅妈的矜持已经完全的被给剥光,“快,放进我的道里。”舅妈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

,

“现在不行呀,你看,还不够硬呢,你亲亲它我就放进去。”王爷爷说道,其实他早那棍早已经挺立了。

,

“啊,这怎幺吃,我不会怎幺办。”舅妈一边着,一边说。舅妈这样保守的女人,连自己老公的都没吃过的,怎幺会这一套。

,

“你先把嘴张开,然后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来。”这时舅妈张开了嘴,王爷爷把他那棍塞进了舅妈的口中。

,

“嗯,慢慢的含住它,别用牙齿咬,含住了就用舌头舔,慢慢的,对对就这 样,嗯,嗯,真舒服。牙齿别碰着了,会疼的。”舅妈在王爷爷的教导下,第一次给一个男人口。王爷爷的脸上出极为享受的表。真便宜了这老头了。

,

这时王爷爷让舅妈趴在他上,对着他的脸,继续吃着他的棍,他就玩着舅妈的小,手指在里面抠的舅妈白的大扭来扭去的。这时他拿起旁边的手机,调成震放在舅妈的小那里。老实保守的舅妈从没受过这样的刺激,实在忍受不了那酥的觉,整个人一下瘫在床上,王爷爷看舅妈这样,就更加用手机刺激着舅妈的下面。

,

舅妈流出来的水,已经浸透了床单,毫无力气的哀求着,“王大爷,我受不 了了,别折腾我了,好,嗯……嗯……快进来。我受不了了。”舅妈握着王爷爷那被她舔的发亮的棍说着。

,

王爷爷估计也忍受不了了,把他的棍放进了舅妈早已经泛滥的洞中。极尽的快,舅妈已经开始展现了的一面,发出与她不符的叫声。

,

这时我故意去敲门,叫舅妈回家。然后马上回去看舅妈的反应。王爷爷知道我是故意,这时候舅妈吓的不敢吭声,可传来的快,让她又无法自拔,却又因 为我敲门的缘故想要停止。

,

王爷爷这时也故意更加有力的抽着,舅妈更加无法自拔,看着舅妈矛盾的样子,真刺激。

,

这时王爷爷故意大声说舅妈已经走了,我就说那我先走了。

,

大概过了一会,舅妈可能觉得我走远了,忍了许久的声音,又叫了起来。王爷爷也把舅妈的双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更深入的着舅妈的洞。

,

这大概是舅妈有生以来最迫切的需要的时候,不像跟舅舅做似的,应付一下,而是自己主着配合着王爷爷的每一个作。舅妈第一次彻底的展现出她对望的追求。

,

老头子毕竟是老头子,不一会就趴在舅妈上不了。

,

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就回去了。手机里存着舅妈刚才的表现。心里幻想着,以后看我怎幺享受舅妈吧。享受一个矜持的妇女真实的一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LUTUBE】(转)在家的舅妈【大秀】